本澤 朋美

本澤 朋美


東方女人跟西方女人不一樣,東方女人相對比較保守,這也正是讓 杰尼迷戀的地方, 張欣能夠為了自己做到這一步已經很不錯了。


  再說了,張欣的手指修長纖細,她愿意用手指幫自己解決也很不錯。


  “那也不錯,而且我愛你,我相信遲早有一天,你會答應的。


  ”杰尼雖然跟張欣認識時間不長,但已經能夠肯定自己的感情了,他是真的喜歡上了張欣,要是張欣愿意的話,他也愿意按照東方人的傳統,給(玉米地做爰全過程)張欣一個家庭。


  只不過他知道現在說這些肯定會嚇到張欣的,所以才準備慢慢來。


   男人的花言巧語張欣聽過不少,聽到杰尼這么說,她也沒有太當真,只不過依然有點感動。


  沖著杰尼說了一句謝謝,便伸出手開始幫著杰尼解皮帶。


  很快,那里便跳躍了出來,杰尼的尺寸她是知道的,可就算是這樣,依然還是再次驚到了張欣。


  張欣嘗試著小心的觸碰了一下,杰尼便一陣吸氣,那個地方就好像被刺激到了似的,還調皮的跳躍了一下。


  那可愛的樣子讓張欣也有了興趣,也沒有急著直接開始,而是握在手里感受了一番。


  跟看到的還是有區別的,張欣真的用手捂住之后,才發現那種大眼睛超出了自己的想象。


  “呼,張欣,你的手真滑。


  ”杰尼驚喜的發現,被張欣握著都這么有感覺,那種從骨子里蔓延出來的舒適感,讓他恨不得直接將張欣壓倒。


  幾乎是用盡了全部的忍耐,杰尼才放棄了這種想法,湛藍的眼睛有些泛紅,炙熱的盯著張欣。


  張欣的俏臉刷的一下就紅了,這才意識到自己做了什么事情,急忙低下頭不敢對上杰尼的目光。


  為了盡快結束這種尷尬的狀態,張欣開始認真起來,速度也開始一點點的加快。


  以前她幫李偉也這么做過,幾乎用不了多少時間就可以結束了。


  可這一次,張欣的手跟胳膊都開始酸疼了,杰尼卻依然還沒有要結束的意思,剛開始的那種好奇已經沒有了,張欣此刻只剩下驚訝于杰尼居然能夠堅持這么長時間,以及什么時候才能結束。


  “是不是累了,你再加把勁兒,我使勁,盡量快一點……”張欣羞澀的點了點頭。


  就這盡量快一點,她不敢想象,杰尼的正常速度會有多夸張,要是真的跟杰尼做的話,自己應該也會很滿足吧!“啊,寶貝,你太棒了,我太舒服了!” 就在張欣心猿意馬的時候,杰尼終于一陣咆哮, 身體使勁的顫抖了起來,差點嚇到蘇雪……一切結束之后,杰尼將張欣緊緊的摟在了懷里。


  “謝謝你寶貝,我太愛你了!”感受著杰尼那炙熱的身體,因為剛才的運動,有點汗淋淋的感覺,張欣 原本是很排斥的,卻在這一刻莫名的感覺到幸福。


  “應該是我說謝謝才是!”張欣原本想要拒絕杰尼的這種接近的,可是在這一刻,卻有點不好拒絕,甚至有點迷戀了。


  倆人就這么蜷縮在床上,過了許久之后,張欣才掙扎著起身。


  “對不起,我要回去了!”家里還有 孩子,孩子半夜還要吃,再說她也不放心將孩子放在家里讓 保姆帶著。


  “好,我送你回去!”杰尼知道張欣擔心孩子,也沒有挽留,將張欣剛才用來給自己釋放的小手拉過來親吻了一下,這才幫著張欣將衣服從地上撿起來……“這個……”之前張欣沒有留意到,此刻才發現裙子居然被撕破了,根本就沒辦法穿。


  “沒關系,穿我的吧!”說話間,杰尼已經將自己的外套脫下來了,因為杰尼身材高大的原因,他的外套剛好在張欣的大腿部位, 穿上之后只要不仔細看,還以為張欣穿著超短褲。


  張欣羞澀的點了點頭,將杰尼的外套穿上,好在杰尼還穿著襯衫,不至于光著膀子出去。


  杰尼的車子就停在酒店外面,張欣出去之后直接上了杰尼的車,杰尼直接將張欣送到了她們家樓下。


  “趕緊上去吧,回去之后給打打電話報平安,大半夜的,你家還有保姆,我不方便進去。


  ”來中國時間長了,杰尼對于中國的人情世故還是有些了解的,雖然他特別想去張欣家里坐坐,可還是忍住了。


  張欣感激的看了一眼杰尼,她原本還有些擔心杰尼會提出過分的要求,讓她為難呢。


  “謝謝你,改天我請你吃飯。


  ”杰尼的眼睛亮了,那是不是意味著,他也有理由來找張欣了。


  “好,如果是你親手做的,我會更開心!”這個要求對于張欣來說沒有難度,張欣的做飯技術還算不錯,請杰尼吃飯也沒有壓力。


  在杰尼的注視下,張欣進了電梯,很快,電梯便到了她們家那層。


  張欣原本是想要敲門的,但想到現在也不早了,保姆跟孩子應該早就睡了,要是把孩子驚醒了又要哭鬧,張欣便小心翼翼的走到門口,拿出鑰匙將房間門打開。


  進門的時候也沒有開燈,躡手躡腳的將拖鞋換上,然后才走了進去。


  可就在她走到客廳的時候,突然聽到孩子的房間里傳來了聲音,張欣以為孩子又鬧了,保姆抱著孩子又在唱那種她聽不懂的歌謠呢。


  于是便朝著房間那邊走了過去,想去看看究竟怎么回事。


  可越走張欣越是覺得不對勁,因為那種聲音太過怪異了,就好像男女做那事時發生的聲音,而且一點壓抑都沒有,聲音很大,很夸張的那種。


  等到張欣走到房間門口的時候,她幾乎已經可以肯定了,的確是做那事發出的聲音。


  而這個房間里沒有其他人,除了保姆之外,她想不到還有誰會發出這種聲音,可保姆一個人也不可能發出這種聲音呀,那就只有一種可能……一想到這里,張欣便不能忍受了,幾乎毫不猶豫的,直接一腳,便將房間門踢開,黑暗中,一聲尖叫,一個人猛地從床上下來站在地上,赤身裸體的樣子,警惕的看著門口。


  “你是誰?”看到這一幕之后,張欣的臉色就變了。


  她下意識的看了一眼旁邊的嬰兒床,發出這么大的動靜,孩子居然也沒有醒來,頓時便緊張起來了。


  親自看孩子這么久,張欣對自己的孩子已經很了解了,嬰兒的睡眠很淺,平時跟她一起睡的時候,只要她翻個身孩子都會感覺到。


  啪的一聲,房間里的燈被張欣打開。


  “啊!”床上的保姆一聲尖叫,急忙將毯子拿過來蓋住了自己的身體。


  而地上站著的 那個男人卻在看到張欣的時候眼神就亮了。


  張欣長得很漂亮,皮膚很白,身材也很苗條,可以說,跟 玲姐根本就是兩個極端,真要是比起來,玲姐連張欣的一根腳趾頭都比不上。


  難道之所以愿意跟玲姐保持關系,就是因為玲姐的臉蛋跟身材都不錯,可在看到張欣之后,男人瞬間就在心底將玲姐踩進了塵埃里。


  “張欣,你怎么回來了?”玲姐在看到張欣朝著孩子跑過去的時候便已經變了臉色,可以說比之前偷情被發現還有難看。


  “這里是我的家,難道我不能回來嗎?”張欣沒有理會玲姐的質問,此刻她的心思全部都在孩子的身上。


  甚至她能夠感覺到那個男人看向她是那猥瑣的目光,在這一刻也沒有時間去考慮,她的心里只有孩子。


  孩子看起來睡得正香,像是什么事情都沒有似的。


  “孩子睡著了!”玲姐有些緊張的跟張欣解釋到,然后迅速的穿上了衣服。


  張欣將孩子抱在懷里,在孩子肉嘟嘟的臉上摸了摸,甚至將他的身體小心的搖晃了幾次,可孩子依然在睡,一點都沒有醒來的意思。


  這反常的反應,讓張欣瞬間就開始疑惑起來。


  “怎么可能,小孩子怎么會睡得這么熟?你是不是把孩子怎么樣了?”張欣變得緊張起來,手上的力度也加大了,使勁的搖晃著孩子,可孩子依然一動不動,張欣開始緊張起來了,甚至用手在孩子的鼻子下面試探了一下,孩子的呼吸有些微弱,但卻不是沒有,這讓張欣懸著的心稍微的放下了一點。


  “沒有呀,可能是太瞌睡了吧!”張欣明顯的感覺到玲姐的眼神有些閃爍,意識到不對之后,突然想到了一個可能。


  “你是不是 給孩子吃了什么東西?”玲姐一個哆嗦,下意識的搖頭,可正是因為這種反常的慌亂,讓張欣的臉沉了下來。


  “告訴我,你給孩子吃了什么?”張欣近乎奔潰,今晚發生的一系列事情,本來讓她已經快要承受不住了,此刻,再次面對接著而來的打擊,瞬間就成了壓死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了。


  “我,我什么都沒有給孩子吃。


  ”玲姐拳頭攥在一起,一雙眼睛來回的閃爍,根本就不敢對上張欣的目光。


  “好,既然你不愿意說,那我就報警,到時候讓警察來問吧!”張欣覺得自己真的太善良了,善良到連家里的保姆都敢欺負她,她決定收起這該死的善良,讓作惡的人得到應有的懲罰。


  “行了,至于嗎,不就是給吃了一點安眠藥嗎,那么一點,也不會有什么的,等藥效過了 就會醒來,有必要大驚小怪嗎?”就在這個時候,站在地上的男人開口了。


  “什么,你居然給孩子吃了安眠藥,他才幾個月大,你居然給孩子吃安眠藥,你這是要害死我兒子呀!”剛好這個時候玲姐朝著她走了過來,張欣幾乎沒有猶豫,沖著玲姐就是一個耳光。


     初春明媚的陽光靜靜流瀉在馮海身上,但馮海卻沒有同樣的明媚可以回應,一副憂郁的模樣。


  得到允許之后,他點燃一支煙,臉上的惆悵隱匿在一片灰色的煙霧中間。


  15年了,愛她的痛苦煎熬遠遠大于快樂的享受。


  我明白等下去也還是無望,可我就是深陷其中走不出來。


  天不老,情難絕,心似雙絲網,中有千千結……只是我的情結系錯了人。


    19歲出來打天下,應付著商海的種種風浪,總覺得愛情是個遙遠的話題,但周圍的人卻樂此不疲地給我介紹著對象, 小雪就是其中之一。


  初次見面是在她表哥的店里,眉清目秀的她很會照顧人,但我渴望的卻是一見鐘情 的愛情。


    我當時就想,和她的緣分或許還不到。


  可是,因為生意上的往來,我們經常能在朋友的聚會上碰到,也一起旅游登山什么的。


  我能感覺到大家在有意撮合,但我們始終沒有太大的進展。


   我和女友 結婚只因 我愛上她姐  那年冬天,小雪的哥哥結婚,她邀請我們幾個朋友幫忙,我當然義不容辭地前往了。


  婚禮很熱鬧,新郎新娘一副甜蜜的模樣,讓人羨慕,可我的心卻被另一片風景所蠱惑。


    一個身著棗紅色衣服的女人闖進了我的視野,如熊熊火焰頓時燃燒了我那顆寂寞的心,我的眼光不能自已地追隨著她。


  也許,這就是一見鐘情吧。


    婚禮結束之后,小雪把她的姐姐 方語和姐夫介紹給了我。


  他們殷勤地向我答謝,而我卻愣在那里不知該怎樣回應。


  因為,我心儀的那個女人竟然就是小雪的親姐姐—(少兒益智故事)—方語。


  那一刻,我的心仿佛一下子被推到了冰天雪地中。


    我知道,投入一段不會有結果的戀情,是種痛苦,但我還是愛了,因為眼前心里晃動的全是方語的身影,我根本無法控制自己的情感。


  當然,我沒有告訴方語我對她的愛,也不想破壞她的家庭, 我只想能經常看到她的音容笑貌,在她需要幫助的時候及時出現。


  所以,我要和小雪結婚,只有這樣我才有見到心上人的機會。


  我和女友結婚只因我愛上她姐  1991年, 我和小雪終于走到了一起。


  老實說,小雪是個好 妻子,雖然嘴不是很甜,但是絕對孝順;雖然做飯一般,但勤快又體貼。


  同時,我們同心協力做生意,很快又有了天真可愛的兒子。


  應該說,我的家庭算是幸福美滿的,但我始終不能忘記方語。


    每隔幾個月我們都會回老家一趟,見見小雪的父母,當然也能見到方語,這是我最大的滿足。


  姐夫沒有什么本事,方語的 生活過得很拮據,所以我總是拿些錢給小雪讓她貼補姐姐家;如果方語喜歡小雪的什么衣服,我就勸小雪給她,然后回去再買給小雪;我們一起旅游回來,我總是把其他人的照片寄回家,而特意留下方語的……總之,我不需要方語知道什么,我只想用自己的方式愛她。


    生第二個兒子的時候,我和小雪跑回老家住在姐姐家里。


  那是我人生最快樂的一段時光。


  我能天天吃到方語做的飯,看到她忙里忙外,甚至還能主動幫幫她。


  妻子調侃地說:在家你就沒做過家務,現在做起來還挺開心嘛!我只能嘿嘿一笑掩飾過去,怕妻子看出我的心事。


  我和女友結婚只因我愛上她姐  轉眼間就是15年,日子就這樣悄無聲息地流走。


  本以為我會這樣默默地愛一輩子了,沒想到一次醉酒之后,我竟跟妻子吐出了真言。


  第二天我酒醒時,發現妻子已不在身邊,模模糊糊想到昨晚說的話,真是羞愧難當。


    我洗了把臉馬上出門,找了很多地方,終于在表哥家找到了小雪。


  我知道這一切都是我的錯,面對無辜的妻子我真恨不得找個地縫馬上鉆進去,但對方語的愛又讓固執的我什么甜言蜜語都說不出來。


    那天僵持了很久,小雪還是跟我回了家。


  日子好像恢復了從前的平靜,可是,有些東西卻怎么都不一樣了。


  我開始把自己放縱在酒精的世界里,只有這樣我才可以放松自己。


  我無法面對小雪,也無法面對自己的心。


  可是小雪卻那么寬容,她像從前那樣對我,給我家的溫暖,只是這樣更令我羞愧難當。


    今年春節,小雪還是像往年一樣把一家人約出來旅游,當然也包括方語。


  方語還像從前一樣親切、溫婉,她并不知我這里曾經翻江倒海。


  而我,也寧愿她平靜地生活,平靜地看待自己身邊的美好,以為妹妹、妹夫很幸福。


  我和女友結婚只因我愛上她姐  現在,我的生活似乎真的恢復了平靜,兒子懂事乖巧,妻子寬容大度。


  我也知道自己身上的責任,而必須把自己自私的愛深藏心底。


  回頭看這一路走過來的種種,我真的有點累了。


  我的腳步沉重,眼神渙散,現在我只想安靜地躺著,然后聽風在耳邊嬉戲。


    天黑了,會不會讓我忘了你是誰?其實我只想忘記自己是誰!我不抱怨生活讓我和方語的相遇如此錯位,因為至少我還能和她共同生活在一片藍天下,而那種日日思君不見君,共飲長江水的句子不是古人亦有的悲哀和浪漫嗎?   我2歲的時候,父母就離了婚,把我扔給奶奶。


  我16歲的時候,奶奶也撒手人寰,我連人世間最后的依靠都沒有了。


  我只能一個人堅強地活著。


  本以為這世界上再沒有什么事能打擊到我,可是殘酷的現實讓我再一次心痛欲裂。


    那是高考前的夜晚,我在教室復習到很晚才回家。


  路上,遭到一個男人的非禮。


  最后一刻,趁男人不備,我張開嘴巴死死咬住了這個長黑痣的男人的臉,直到有鮮血從他臉上流下來,那個男人才嚎叫著離開了我。


  我卻躺在那里,一直流淚到天亮,最后才發現,我的嘴巴里有塊東西。


  原來,我竟活生生地咬掉了那個男人臉上的一塊肉。


    很快就高考了,因為這件事情的影響,我發揮失常,只進了一所普通的大學。


  大學里,我更加沉默。


  跟所有的同學都不說話,他們都說我冷,叫我冰雪美人,可是,誰也不知道,每個夜晚,我回憶起那冷人恥辱的一幕時的黯然神傷和痛徹心扉。


  未來 公公竟是曾經強暴 我的男人  大四那年,有一次在超市買菜的時候,我神情恍惚,忘了交錢就往外走。


  報警器的聲音引來了保安。


  更難堪的是,我身上沒有帶一分錢。


  就在保安要帶我去辦公室的時候, 蘇明出現了,他說我 是他的女朋友,和他走散了。


  于是替我交了錢。


    誰知道,蘇明愛上了我。


  每天,他開著自己的車,在宿舍樓下等我。


  每天一束鮮花,竟然還有寫在五線譜上的情書,句句都如詩般優美。


  同學們都覺得羨慕極了,勸我接受他,我也在考驗了他幾次之后,接受了 這個男人


    跟蘇明在一起之后,我才發現,他比我想象中更加完美。


   我覺得,那一定是老天爺對我的補償。


  只是,那個夜晚像陰霾一樣,堆積在我的心頭,無奈之下,我偷偷去修補了處女膜,我覺得這樣才配得上蘇明。


  雖然我有過那樣不堪的經歷,但我的心靈是純潔的。


    答應蘇明的求婚后,他欣喜若狂,帶我回到老家見他的 父親


  見面的一剎那,我驚呆了,(瓶子塞下體小說)那個夜晚如惡魔一樣迎面而來。


  他臉上的黑痣和傷疤,都在提醒我,自己曾經經歷過怎樣的痛苦掙扎和恥辱。


  但他卻沒有認出我。


  而是那樣慈愛地招呼我們,看我的眼光里全是欣賞和疼愛。


  未來公公竟是曾經強暴我的男人  蘇明看我眼中有恐懼,就悄聲解釋,他父親的臉是有一年在城里打工,被工地上的狗咬傷了。


  我的心一點一點沉下去。


  趁著蘇明不在,我悄悄地問蘇明的父親:叔叔,你臉上的疤,不是狗咬的吧?蘇明的父親楞了一下,又恢復了自然:是狗咬的。


  我盯著他的眼睛:不,不是。


  是一個夜晚,被一個女孩子咬的。


  接著我說出了那個日子。


  蘇明的父親臉變得煞白:你,你……我冷冷地說:那個女孩子就是我。


  說完我轉身去找蘇明,沒看蘇明父親的表情。


     我跟蘇明回到城里,就聽到了蘇明父親失足掉進河中淹死的消息。


  只有我知道,真正的原因是他無地自容。


  半年之后,我跟蘇明結婚了。


  第一個夜晚,蘇明看到床單的落紅,流下了驚喜的淚水。


  我抱緊他,決定把這個秘密永遠留在心底,我也知道,自己永遠都不會失去這個男人了。


  未來公公竟是曾經強暴我的男人   閱讀提示:在公司里遇到什么不順心的事情,他會一言不發地把熱乎乎的身體貼過來抱著我,把大腦袋一頭扎進我懷里。


  我一看他的狀態,知道他心情不好,就會抱住他,一邊輕輕地胡嚕他的腦袋,一邊和他說些不相干的家常瑣事。


   女人私房話:老公為什么會對我 撒嬌  他竭力維護著 在你面前的 高度,時間久了,自然會受不了的,沒聽說現在男性得抑郁癥的人數正在大幅增長嗎?  丈夫是一個愛撒嬌會撒嬌的人。


    在公司里遇到什么不順心的事情,他會一言不發地把熱乎乎的身體貼過來抱著我,把大腦袋一頭扎進我懷里。


  我一看他的狀態,知道他心情不好,就會抱住他,一邊輕輕地胡嚕他的腦袋,一邊和他說些不相干的家常瑣事。


    過一會兒,他就會從我懷里抬起頭,用手一抹臉,深深呼出一口氣,說:“嗯,沒事了!”我一般不會追問他是怎么“消氣”的,但看到他如釋重負的樣子就知道他心里好受多了。


  我很高興我的懷抱是他釋放壓力的好地方。


  女人私房話:老公為什么會對我撒嬌  我很喜歡看他撒嬌的樣子,每次他撒嬌,總能勾起我內心深處的母性與溫柔—其實,每個大男人心里都住著一個小孩子!有一次我和女朋友閑聊,說起丈夫  撒嬌的事兒,她聽著聽著,突然說了一句:“一個大男人,成天跟你撒嬌,你習慣嗎?要是我,會覺得很難受的!”  我有些愕然:難道別的男人都不跟妻子撒嬌嗎?  后來我問過不少男人,回答基本都是:“從沒有。


  ”再追問原因,都說:“不好意思啊,一個大男人唧唧歪歪,哪像個男人?”我又追問:“那你想不想呢?”被問的男人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說:“要是有一天我跟老婆撒嬌,她會怎么看我啊?”  也許這就是原因—不是不想,而是擔心妻子會看不起自己。


  我發現很多 女性的擇偶標準是:一定要找個能鎮得住自己、讓自己 崇拜的,品位、收入和職位都比自己高的男人。


  可男人其實也是人,有優點也有缺點、有擅長的事也有不擅長的事,他們甚至也很脆弱。


  女人私房話:老公為什么會對我撒嬌  為什么女人對一個男人表達愛意的方式總是仰視和崇拜?你一崇拜(啊啊啊好棒)不要緊,這就意味著,那個被你崇拜的男人,已經被你架在了某個高度,他要竭力在你面前維持這個高度,甚至不能流露出一點點為難的情緒。


  時間久了,他會受不了的,沒聽說現在男性得抑郁癥的人數正在大幅增長嗎?  當女性在內心真的強大起來、可以平視男人的時候,我們就不會把自己的許多要求和期待都一股腦兒地壓到男人的身上。


  我們找男人,不是找一棵大樹來依靠,而是找一位伴侶,結伴來走人生這條路。


  歡樂分享、煩惱共擔,這么一來,他也會在你面前放松了,會卸下面具和重負,自然流露出性格里最本真的那一面。


    一個會和自己妻子撒嬌的男人是可愛的;一個允許丈夫向自己撒嬌的女人是智慧的;一個丈夫可以自如地、放松地和妻子撒嬌的婚姻是美妙的。


  文/卡瑪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女人私房話:老公為什么會對我撒嬌
https://twertgftyhu.weebly.com/1819877.html
https://twghyrwsejkmytr.weebly.com/9235827.html
https://twasasf.weebly.com/2218554.html
https://twfghtytjhn.weebly.com/6453758.html
https://twkhjuiykhjo.weebly.com/3293274.html
https://twgthrtwefvdxcgf.weebly.com/8342156.html
https://twgkjalsjd.weebly.com/8432474.html
https://twasfasga.weebly.com/8188468.html
https://twbnhfggesd.weebly.com/5482433.html
https://twergfvbhyu.weebly.com/215568.html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