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e 440

soe 440


可是,被 王潔拒絕了一次的他,心中多少有些忐忑。


   屢屢想要沖進 房間的時候,他都會想到昨天王潔說的話,然后止住腳步。


   直到王潔自己站起身來,走 到了他的面前。


   他本是可以悄悄回到自己房間,當做什么都沒有看到的,但他卻沒有那樣做。


   嫂子,你也 喜歡我,對嗎? 劉明說出了壓在心頭的問題,大膽的向前一步,將王潔摟入了自己的懷中。


   緊接著,他一邊等待著王潔的 回應,一邊緩慢的將雙手順著王潔的脊背下滑,勾住裙擺,輕輕掀起,探入進去,用力抬住了那高翹的 臀部,揉捏了起來。


   王潔雖然眼睛看不見了,但是平時卻沒有疏于鍛煉,海綿一樣的臀部,表面的質感卻又極其的光滑,有彈力。


   劉明忍不住加重了力道,恨不得將十根手指全都嵌入進去,徜徉在其中。


   咿呀。


   王潔暗哼一聲,只覺得臀部傳來一陣火熱無比的感覺,她幾乎是沒有做任何思考的,便跟著劉明的動作,扭動起了腰肢。


   她需要的,正是這種真實的,充實的感覺。


   至于她喜歡劉明嗎? 她不想騙自己,她當然是喜歡的。


   劉明對她悉心的照料,早已俘獲了她的心靈。


   昨天的表白,更是令她怦然心動,否則也不至于險些擦槍走火。


   只是,她仍舊沒有做好心理準備,開不了這個口。


   她只能用行動來對劉明做出回應…… 她一手摟著劉明,一手卻已經悄悄的往下摸了過去,觸碰到了那沒有任何意外,早已高抬頭顱的大家伙。


   嗯? 摸到那家伙的瞬間,王潔禁不住一愣。


   真切的將它握在手中,竟是比之前自己比劃的時候,還要大上許多。


   她嫻熟的順著它往下滑去,脫下了劉明的短褲,像是之前演習的那般,讓五根玉指游移在血脈僨張之處。


   嫂子……你這是…… 劉明萬萬沒想到王潔的回應亦是如此大膽,他的感受和王潔恰恰相反。


   王潔的手,如玉一般溫潤冰涼,觸碰到那滾燙的剎那,劉明的神經驟然如同炸響了鞭炮一樣,噼里啪啦的顫動了起來。


   不要說話。


   王潔豎起一根手指,擋住了劉明的嘴巴,另一只手,加快了速度。


   吭嗤……吭嗤…… 劉明沉重的喘息著,他再也無暇顧及王潔的回答是什么,全部身心都集中在了王潔的手上。


   嫂子,我忍不住了!我要你! 良久,劉明只覺得一股力量即將噴薄而出,可今天好不容易到了這個份上,他并不想這般結束,他一把抱起王潔,將她丟到了床上。


   隨即,就像是王潔幻想中的場景一樣,他跟著跳上了床,脫下上衣,露出一身的腱子肉,伏在了王潔的身上…… 幻想中的景象就在眼前,對王潔和劉明來說,都是這樣。


   兩個人的呼吸,不約而同的加快了不少,他們沒有急著進行下一步的動作,時間仿佛定格了一樣,兩個人就這樣相對望著。


   即使,王潔看不見。


   但她的心眼,早已將劉明的模樣烙印在了心底,無論何時,她都能準確的勾勒出劉明的樣子。


   而劉明,他還是第一次以這樣的視角,如此細致的觀察王潔。


   細膩的肌膚,沒有任何雜質,每一個五官都如同頂級藝術家雕琢出來的藝術品一般,無可挑剔。


   那略帶些羞澀的紅潤臉龐,更是給了成熟的王潔一抹青春的氣息。


   劉明忽然覺得,他和王潔的距離在這一刻才算真正的拉近了一步。


   他已經不需要再進行任何的試探,只要他愿意,他可以隨時將王潔變成自己的 女人


   嫂子, 我喜歡你


   劉明,吻上了王潔的紅唇。


   王潔,也同樣熱烈的回應著劉明的示愛。


   兩人翻滾在王潔的香榻上,越發熱情,就像一對熱戀中的情侶,久久不愿分開。


   然而,劉明的動作越是熱烈,得到的王潔的回應越是熱情,他的頭腦反而越是清醒。


   他的沖動,在一陣的纏綿后,竟慢慢的消退了下來。


   他還是沒有進行到最后一步,因為他沒有得到王潔最重要的回應。


   我愛你,我喜歡你。


   王潔不愿意說出這番話,并不是代表著她不喜歡劉明,而是她始終沒有過去心里那道坎。


   在剛才的纏綿中,劉明每一次觸碰的試探,也被王潔下意識的躲過。


   劉明不想逼迫王潔,他想著,既然他喜歡王潔,認定了她,就不該急于這一時。


   如果為了自己的女人,連欲望都壓制不住,這份愛或者喜歡,也太過淺薄了。


   對不起


   良久,在兩人赤誠相待,汗水淋漓,相擁睡在一起的時候,王潔終于開口了。


   此時此刻,她才是那個最糾結,最難受的人。


   她覺得她不止對不起劉明,也對不起自己死去的丈夫,仿佛沒有一條路,能夠讓她心安理得的度過以后的日子。


   嫂子,不用道歉。


  我喜歡你,是我心甘情愿的,不論多久,我都等你。


  我相信你的眼睛會有復明的一天,你的心扉也一定會有打開的一天。


   劉明難得動情的 說道,在他心中,王潔已經是他的女人了,他絕對不會讓自己的女人受到任何的委屈。


   更不會強迫自己的女人去做任何不喜歡的事情。


   阿明,謝謝你。


  雖然我還不能給你想要的,但我能幫你…… 王潔說著,臉上忽然飄過一陣紅霞,緊接著,她一個翻身來到了劉明的身上,再度用她那冰涼小手,握住了難以消散的滾燙。


   劉明面對這突如其來的一幕,驚訝的瞪大了眼睛。


   但隨即,那驚愕的表情就舒緩了下來,仿佛微醺一般,沉醉其中…… 清晨,劉明艱難的從床上爬了起來,只覺得腰酸背痛,精神困乏。


   昨天折騰了一晚上,饒是他身強體健,也不太吃得消。


   王潔更是付出了許多,足足花了半個鐘頭,才幫他發泄了出來,讓他頗感愧疚。


   然而,劉明起床的時候,王潔已經不在他旁邊了。


   難道又做飯去了? 劉明皺起了眉頭,不免又擔心起來,趕忙穿上衣服,準備去廚房看看。


   可他還沒行動起來,房間門倒是先打開了。


   穿著樸素長裙的王潔從門外走了進來,淡淡的日常妝容,一個淺淺的微笑,宛如鄰家大姐姐一樣,親和力十足。


   嫂子,你這是? 劉明看傻了眼,他還從來沒有看到過王潔如此清純靚麗的一面。


   在他的印象中,王潔一直都是成熟的女強人形象,當然在私下里,這種成熟更會散發出性感的味道。


   劉明最初折服于王潔的魅力,也是因為那綽約的成熟氣質。


   所以這反差感極強的青春打扮對劉明來說,才更具沖擊力。


   不過,劉明并不討厭王潔的這番打扮,他只是覺得眼前一亮,仿佛看到了幾年前學生時代的王潔,略施粉黛,依舊驚艷。


   怎么?我穿這一身不好看嗎?我還以為你會喜歡我年(大炕上性經歷)輕一點的感覺。


   新聞網12月21日報道 自從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喜歡上你了,我每天晚上滿腦子都是你,我愿意為你做任何事,你滿足我一次好不好?我滿臉通紅,激動萬分,緊緊摟抱住 陳藝瑤,不讓她掙脫,甚至一只手已經按住了她 的胸,隔著衣服玩弄她胸前的飽滿。


   即便有裙子和文胸阻隔,依舊能感受到那種豐盈挺拔和柔軟, 讓我 身體有了強烈的反應,正好貼在了她的翹臀。


   陳藝瑤沒法掙脫,臉色變得很難看,說道:鐘皓,你別這樣,我是有老公的人,我是不可能和你在一起的,你快松手,再不松手的話,我要叫人了! 即便現在我們身處的位置比較偏僻,視線所及,看不到 游客,但心里也很清楚,那些游客就在附近,要是陳藝瑤真的叫出來,我就完蛋了。


   我心中猶豫了幾秒鐘,最終理智戰勝了欲望,最后在她柔軟的胸上狠狠捏了一下,才依依不舍的把她放開。


   陳藝瑤像是受了驚的兔子,當我松開之后,便立即轉身通紅著臉跑開了。


   我怔怔站在原地,心里說不出的難受。


   這一次的表白徹底失敗了,說到底是自己太沖動了,根本不懂得循序漸進,估計是把陳藝瑤嚇壞了吧。


   也不知道以后,還能不能有和陳藝瑤獨處的機會了。


   我悻悻的回到他們休息的地方,陳藝瑤已經坐在了于弘逸身邊的石頭上,她看到我趕緊轉過了臉,臉色依舊有些紅。


   不過看樣子她并沒有將剛才發生的事告訴于弘逸,只見于弘逸笑著對我說道: 房東,真是謝謝你了,幫藝瑤找到了耳環。


   我有些尷尬,臉上擠出一絲笑容說道:沒事,都是鄰居客氣什么。


   眾人休息了一陣,起身和導游匯合,我跟在眾人身后,心里有些做賊心虛,不想多說話。


   陳藝瑤也有點魂不守舍,于弘逸說什么,她只是嗯或搖頭的敷衍,大多數時間保持沉默,不知道是不是在想我們剛才在密林中發生的事。


   反倒是常宇和范澤這對基佬,一路上有說有笑,范澤還不時在常宇身上輕輕拍打,引得游客都用怪異的眼神看著二人。


   和導游匯合后,導游又帶我們看了一系列景點。


   不知不覺天黑了下來,我們就在山上訂了酒店,明天一早和導游匯合。


   眾人玩了一天都累壞了,在酒店一樓吃了頓飯。


   其中只有我和于弘逸喝酒,其他三人不喝。


   雖然于弘逸酒量不行,但看得出他是一個比較好酒的人。


   陳藝瑤三人吃完飯便上樓回房間了,我和于弘逸還繼續碰杯。


   二人都喝多了,于弘逸醉醺醺的說道:房東,我比你大幾歲,叫一聲鐘老弟你介意嗎? 我說不介意。


   他又說:別看我老婆長得漂亮,對我卻有點冷淡。


   她對你不是挺好的嗎,怎么冷淡了?我疑惑的問道。


   于弘逸苦笑,說道:我是指夫妻生活那方面,你懂吧?鐘老弟,我也不瞞你,其實我……我每次時間都很短,不能滿足藝瑤,我估計這才是真正的原因,我想問問你有沒有什么好辦法可以讓時間變長的? 顯然,于弘逸已經喝多了,居然跟我聊起這種話題。


   不過他自然不知道,夫妻二人平常的生活都在我監控之中,他那點本事,我還不清楚嗎? 我說我還沒結婚,也沒遇到過這個情況,勸于弘逸可以多多鍛煉身體,吃一些補腎的營養品。


   我們東拉西扯,聊了很多。


   一箱喝完了又點了一瓶白酒。


   最后我倆都喝的暈頭轉向,迷迷糊糊中我都不記得是誰結賬的,只是和于弘逸勾肩搭背的上樓,然后進了房間,耳邊似乎還有迷糊的女人聲音傳來。


   我堅持不住了,一下子倒在了床上,然后便開始呼呼大睡起來。


   在我半睡不醒的意識中,我感覺到有人好像為我拖鞋,蓋被子,那種感覺真的很溫暖很幸福。


   不知過了多久,我醒了過來,周圍一片昏暗,只有洗手間的燈還亮著,提供了一些光亮。


   然后我就看到和我一起躺在床上的于弘逸。


   他睡得很香,鼻息聲呼嚕作(大炕上性經歷)響,像是打雷一般,讓我有些傻眼了。


   為什么于弘逸會和我睡在同一張床上? 難道二人喝多了酒,一起回到我房間睡覺了嗎? 正當我納悶間,我就看到了床邊打地鋪的陳藝瑤。


   我渾身一震,突然意識到了,這不是自己的房間,而是于弘逸夫婦的房間。


   大概是因為我和于弘逸都喝醉了,直接到了他們房間睡覺,而陳藝瑤一個人沒法抬動我,就只能讓我睡在他們的床上,而她選擇打地鋪。


   此時陳藝瑤睡得也很熟,剛好側著身面對著我這邊。


   她身上就蓋了條薄薄的毯子,大半個身體都露在外面,讓我得以看到穿著睡裙的她那豐腴曼妙的曲線。


   芊細光滑的玉臂就放在臉旁,似乎做了什么美夢,嘴角還帶著甜甜的笑意,緊閉的雙眼睫毛低垂,顯得很長,也很動人。


   因為側睡的姿勢,胸前的兩團被擠到一處,我很輕易的可以看到衣領下那深深的溝壑和兩團雪白柔軟。


   一時間我心頭火熱,有如此佳人在身邊,而且他老公一副爛醉如泥的樣子,我要是不做點什么實在覺得有點對不住自己。


   我看了看床上的于弘逸,又看看地板上睡著的陳藝瑤,一顆心砰砰跳了起來。


   我深吸一口氣,鼓起勇氣偷偷摸下了床,小心翼翼的躺在了陳藝瑤身后,然后從背后一把摟住她。


   那芊細柔軟的腰肢便被我緊緊摟住了。


   老公,睡覺……別胡鬧……陳藝瑤被我驚醒了,不過她并沒有睜眼,而是迷迷糊糊的回應了一聲。


   我原本心里還十分緊張和忐忑,但聽到這話一下子松了口氣,反而欣喜不已。


   陳藝瑤居然把我當成了于弘逸,這難道是上天賜給我的機會嗎? 我的手馬上伸到了她胸口,抓住了一團飽滿,那種柔軟細膩,一手掌控不住的美妙觸感,讓我當即有了強烈的反應,就貼在她翹臀上。


   我抬頭親吻了一下她的臉頰,陳藝瑤似乎有了感覺,臉色紅了,還要推開我,一邊迷糊道:我今天累死了,下次吧……好好睡覺…… 我興奮不已,哪里理會她的話,一口咬住了她的耳垂,用舌頭挑豆,原本在胸口的那只手已經伸進她的衣領。


   陳藝瑤睡衣里是真空的,讓我一下子就抓到了飽滿溫潤的一團,柔軟滑膩至極,一時間讓我堅硬如鐵,頂著她的臀部十分難受。


   我做夢也沒想到,自己有一天居然能夠摸到陳藝瑤的胸! 而我的另一只手已經忍不住探進了她的睡裙下,摸到了一條褲褲,一根手指探入其中,讓我激動的整個身體戰栗起來。


   我的手指動作了幾下,便感受了濕潤的水,陳藝瑤果然是個敏感的女人。


   她輕嗯了一聲,閉著眼說道:老公,用兩根手指。


  
https://twasfasga.weebly.com/1980781.html
https://twfghrtwefdsf.weebly.com/1846337.html
https://twkfujas.weebly.com/4353458.html
https://twergfvbhyu.weebly.com/7320257.html
https://twghjtryedrcs.weebly.com/1488617.html
https://twdertgfred.weebly.com/5539601.html
https://twcfdreaqwafg.weebly.com/3674548.html
https://twasasf.weebly.com/5241514.html
https://twerdfghtjyui.weebly.com/7662841.html
https://twretyoplkjmk.weebly.com/1582748.html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