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 a 動漫

免費 a 動漫


我不是盲人,但我開了一家盲人按摩店,村里的姑娘都是常客……我叫陳生,30歲了還是單身漢,因為天生眼白多看起來就是個盲人,村里的人都把我當盲人。


  隔壁的寡婦更是對我毫無避諱,她長得嬌艷,身材又豐腴,前凸后翹的,可惜這么個尤物竟然放著沒人要!天天大晚上的不曉得在屋里干些什么瞎事,那嬌嬌聲兒直勾著我的魂穿過那道墻,看看寡婦深夜中自我安慰。


  沒想到我的機會還真來了。


  今晚,我剛躺上床就聽到隔壁嬌柔的呼喊,那聲音在這寂靜的夜里,直聽得我心里發癢。


  這么晚了,叫我干嘛?難不成是寂寞了?腦中浮現出 李素英那極品身材,心頭一片火熱,我隔著窗問:“ 李姐,喚我有啥事兒?”“ 小陳啊,我衛生間的門好像壞了,你能幫我弄開么?你進屋摸到衛生間門,那有個 門栓,拉下就行。


  ”衛生間?我整個人頓時就懵了,喉嚨咽了口唾沫。


  這寡婦在洗澡,竟然讓我去給她開門,當我是真瞎吶!過去開門就能看到 李寡婦那妖嬈的身材,我幾年沒見過 女人身子了,這時候我激動地腳哆嗦,摸著進了她家。


  她家門沒鎖,村里人都曉得李寡婦的門天天都是敞開的,只要是 男人都可以進。


  我找到廁所,那亮著燈,一眼看到了門栓。


  抓著門栓,手不停顫抖,我朝里喊道:“李姐,是我,就是把門從外面打開就可以了么?”“啊…對的。


  ”李素英那聲音有些顫抖,似乎在興奮著什么。


  我看得見,自然是一下子就能打開衛生間,可是我還裝作在門上面摸摸索索的,最終放在門栓上,一拉,整個門微微晃動。


  居然沒有開。


  我再次用力拉拽整個門,門‘咔嚓’一聲,打開門來。


  我就看到李素英面色潮紅、上半身穿著遮羞布的站在我面前, 一只手拿個 膠棒,另一只手捏著圍在身上的浴袍,嬌滴滴的臉像成熟的蘋果,煞是好看。


  看到李寡婦那充滿著媚勁的眼眸,我心里一緊血液頓時沸騰起來,頓時就有了反應,我暗叫不好壓下心里的火熱。


  可那曼妙的身子就在我面前晃悠著,我一個大小伙子,怎么忍受得了?我注意到她手中的膠棒,上廁所拿個膠棒,難道……“多虧你啊小陳,要不然我還不知道怎么出去呢!”我點了點頭,心說不虧不虧,沒想到晚上還能看到如此美妙的景色,哪里會虧。


  (女同學兩腿之間被同桌摸出水)李素英朝我走來,一股迷人的芬芳撲面而來。


  當李素英靠近我,我清楚的看到她看向我下方那震驚的眼神,嘴巴大的差不多能夠放下一個蘋果。


  我從小天賦異稟,村里的男人無不羨慕。


  我連忙捂住下方,故作一臉難受的樣子。


  “李姐,我尿急,能不能在你這撒一泡尿?”“可以可以,需要我幫忙么?”“不用李姐,我自己可以的。


  ”我關門走了進去,側對著門,然后拉開拉鏈,我余光瞄到李素英將門偷偷的打開一條縫偷看我。


  我瞅見李素英目不轉睛的盯著我那兒,嘴巴張的老大,一臉驚訝的樣子。


  話說李素英老公也死去五六年了,這五六年估摸著都沒有男人碰過,這么多年她應該很寂寞。


  我故意沒尿進便池,再度看向李素英,卻發現她的一只手在自己身上游走,原本手上的膠棒也不見了……我見狀,內心更是像被火爐烤著一樣,渾身都發燙了。


  尿完我穿好褲子,拉上拉鏈,摸著墻壁走了出來,我看著近在咫尺的李素英,咽了一口唾沫。


  她目光火熱的看著我下方,捂著胸口的左手還在輕輕的動著,此時手上的膠棒卻是不知道哪里去了。


  “李姐,沒有事情的話,我就先回去了。


  ”我多想接著再看李素英那豐腴的身子,但是作為盲人的我不能在這多待。


  “要不進來喝口水吧!今天怪麻煩你的,大晚上的還把你叫過來。


  ”李素英見我要走,頓時就有些急了,連忙 開口說道。


  我聽到她說的話,心里頓時就樂開了花!大半夜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對象還是一個寂寞多年的寡婦,這怎么能不讓我樂開了花。


  我故作猶豫。


  李素英卻是雙手直接拉著我的胳膊,往屋里面走。


  她雙手拉著我的胳膊,緊緊抱著我的胳膊,溫熱、美妙的觸感把我的心都變軟了,止不住的掀起一陣陣旖旎。


  “李姐,你的胳膊好暖和。


  ”我歪頭看向李素英,說道。


  李素英低頭一看,臉瞬間再度紅了一個層次,因為她的胸口死死擠著我的胳膊。


  進了房間,李素英果真給我倒了一杯水,然后進入到房間,過了一會兒出來,穿了一身輕薄的衣服。


  坐在我面前,一雙媚人的眼睛水汪汪的看著我,跟我聊一些家常。


  “你冷么?”李素英眼睛瞥了一下我那兒,稍稍抿嘴,然后問道。


  我搖搖頭,緊了緊雙腿。


  我哪里是冷,我就是太熱了,渾身燥熱,滿腦子都是之前看到的李素英的跟棉花一樣的身子。


  “姐姐給你去拿件衣服,你等一下啊!”李素英站起身,沖著我說道。


  我一聽,連忙擺手說不用了。


  可這一松手,我壓著的地方登時就抬了起來。


  李素英眼睛瞪得老大,禁不住的捂嘴,似乎還在驚訝我的過人之處。


  “那…那好吧。


  ”李素英坐下,只不過一直在抿著嘴,眸子充滿著迷人的情意。


  我渾身酥癢難耐,心中那一團火起來了,越壓就越旺盛。


  李素英端起一杯水,遞到我面前,我剛打算伸出手去接,就看到她故意一歪,將整杯水倒在了我的大腿上。


  “哎喲哎喲!沒事吧小陳,都怪姐姐手笨,姐姐給你擦干!”還沒等我開口說話,李素英立刻就半蹲下來,用手拍打著我褲子上的溫水。


  我低頭看著李素英,那烏黑的長發披在肩上,身前的撐得衣服像要爆開一樣,隨著她的動作起伏著。


  看的我一陣晃神。


  少婦的身材就是好,這根本無法掌控吧?李素英拍著拍著就開始往大腿里走了,衣服不是寬松的,每一次拍打,我都能感受到一點點的牽扯感,讓我感覺越發的強烈。


  李素英渾身顫抖,我微微歪頭,卻發現她的手又開始在自己身上游走起來了。


  “李姐…”我叫了她一下,李素英卻是直接一把手抓住了我……“李姐…你,你在干嘛?”我脊背頓時就傳來一股貫徹全身的電流,讓我呼吸瞬間就急促了起來。


  “小陳…姐,單身很多年了…”李素英顫抖的幅度越來越大,另一只手也伸了過來。


  因為我那兒根本不是單手可以操控的。


  “不是,李姐…咱們兩個,不能……”我雙手扶著板凳,上半身僵直著,一動不敢動,聲音顫抖著。


  心頭仿佛有無數個螞蟻在亂爬一樣,全身的骨頭都要酥了!“姐真的受不了了…已經五年沒有體驗過那種滋味了…”我陡然間渾身一緊,感覺快透不過氣來了。


  “嘎咋!”就在這時,院子里忽然傳出聲響,原本蹲著的李素英忽然間站起身,一臉驚慌,小臉嚇的煞白,連忙把我拉起來,然后進入到她的房間,對我說了一句不要出聲,就立刻關門出去了。


  我一愣,心想發生了什么?環顧四周,屋里很整潔,床上就一個枕頭,一張涼席,桌子上面也只是一盞臺燈還有一本書,我走上前去,男女相擁纏綿的春圖展現在我眼前。


  居然是一本禁書!我還發現桌子下面有膠棒,此刻我瞬間就明白了之前剛出浴室的時候為什么李素英手里拿著這 東西了。


  合著這都用上這些假東西了!這得多寂寞啊?!正當我打算瞥幾眼那本禁書的時候,屋外突然傳來一聲碰撞聲音。


  我連忙跑到門前,打開一條門縫,赫然就看到村長的兒子 齊三站在門口。


  “你怎么又來了?我之前就跟你說過,我不會改嫁的!死了你的心吧!”李素英一只手緊捏著領子,面如寒霜。


  齊三一臉獰笑,竟是直接脫去了上衣,搓了搓那跟懷了七個月的孕婦一樣的啤酒肚,大步朝著李素英走過去,李素英步步后退。


  “讓你改嫁,嗝兒!是給你面子,別特么給臉不要臉,老子今天就強了你,讓你體驗一下男人的滋味!”齊三顯然是喝了酒的,面色潮紅。


  李素英眼睛瞪得渾圓,雙手捂著胸口,道:“你不要過來!你要是再過來,我就喊了!”齊三一把抓住李素英的藕臂,李素英用力掙脫,一個不穩,往后面倒去,后背直接撞在桌子上,‘啊!’的叫了一聲,隨后面露痛苦的表情,捂著尾椎。


  “你個小賤人!”齊三破口大罵,奔到李素英的面前,拽住那上衣,往兩邊一扯,竟是直接就扯開了。


  齊三頓時眼睛放光,一只手掐著李素英的脖子,另一只手在解褲腰帶。


  李素英兩個手瘋狂的拍打著齊三的粗壯的手臂,我看見了她眼角的淚光。


   “嘿嘿, 嫂子……舒服嗎?”趙大頭一邊動,一邊笑著問道。


   王雪沒回答,只是張開嘴,在他肩膀上輕輕咬了一口。


  這個傻小叔子,問這話讓她怎么好意思回答嘛?不過剛才王雪都感覺自己魂都快要飛升了似的,這是之前二十多年從未有過的感覺。


  這一回,王雪才真正明白,原來和男人做這種事,可以這么舒暢!不過她又看了一眼身下的趙大頭。


  看這樣子,好像小叔子連一點繳械投降的苗頭都沒有!“真是個怪物,以后哪個女人受得了……嚶嗯……啊……”王雪心里想著,身下又開始傳來了陣陣舒爽的感覺。


  “嫂子,我的還腫著呢!好難受……你得幫幫我!”趙大頭一邊說,身子卻根本停不下來。


  王雪也有點心急無奈。


  她生過孩子,當然知道男人一直這樣,肯定對 身體不好。


  “啊……真是個冤家,嫂子都要被你折騰死了……”嘴上雖然這么說,王雪的身子卻也開始迎合了起來。


  如此又過了幾十分鐘。


  王雪都不知道自己到了多少次的時候,總之現在趴在趙大頭的身上,連動一根手指頭的力氣都沒了。


  “嫂子,大頭要尿尿了!快……”這時,趙大頭突然一吼,劇烈的顫抖了起來。


  趙大頭癱軟在了床上,此刻他頭腦前所未有的空靈,似乎一下子又回到了在水潭下撿到那枚怪蛋的時候。


  而躺在趙大頭身下的王雪也早就沒了力氣,被趙大頭壓在身下一動不動,臉色泛紅的喘息著。


  趙大頭回過神來,看著身下的王雪,恍惚間似乎忽然一切都清晰了起來。


  心底更是泛出一種奇怪的感覺。


  趙大頭回想著以往的記憶,就如同是站在屏幕前觀看電影一樣,而電影屏幕中的那個傻子就是自己?此刻的趙大頭顯然已經恢復正常,不再是以往癲傻的趙大頭了。


  而且莫名的趙大頭腦子里也多了些的東西,這些東西告訴他,小時候他在水潭中吞下的那顆怪蛋。


  這是一條成了精怪的蛟蛇的內丹,也因為這樣所以趙大頭從那時候變得呆傻。


  龍性本淫,凡是和龍沾上丁點關系的都脫不了這一條。


  在第一次和王雪云雨之后,趙大頭才終于從癲傻的狀況中解脫出來。


  “大頭,你怎么?”王雪看著壓在自己身上的趙大頭愣愣的一聲不吭,身子也一動不動,只怕出了什么事情,王雪連忙開口詢道。


  和自己的小叔子發生這樣的事情,王雪心底也是極難為情的,不過好在這是個傻子,不然還不得羞的鉆到地縫里去。


  趙大頭沒有說話,反而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著王雪裸露著的身體,兩個人此刻還連在一起,片刻的功夫趙大頭似乎又有了反應。


  “大頭啊,你,你快下來。


  嫂子被你壓的不舒服。


  ”趙雪自然第一時間感覺到了,連忙害怕的開口說道,剛剛就已經被折騰的要死要活了,這要是再來次,王雪覺得自己非要死在床上不可。


  “哦,哦。


  ”趙大頭眼睛中神色一閃,裝作和以往一樣的樣子從王雪的身子上爬了起來。


  倒不是趙大頭刻意隱瞞自己好了的事情,只不過這事本來就有些匪夷所思,再加上現在這種情況,也不好立刻跟王雪說明白。


  不過在趙大頭的心底卻是把眼前的王雪當做是自己要照顧的女人來看待了。


  以往那個混蛋大哥欺負打罵自己的時候,王雪沒少阻攔。


  更不要說平日中對自己的照顧了。


  “你,你快回去把,身子沒事了吧,早點去睡覺。


  ”看著赤裸裸的趙大頭就站在那里也不說話也不懂,王雪臉上的紅暈更重了,心底想著自己是著了魔,怎么就弄出這么荒唐的事情。


  王雪的話有些語無倫次,趙大頭卻是心領神會,傻傻一笑,然后拿起自己的衣服就朝著自己的房間走去。


  王雪越是這樣,反而在趙大頭的眼中也就越是可愛,心底更是堅定了要照顧好王雪的念頭。


  見趙大頭走了,王雪這才松了一口氣,可腦子里卻總是忍不住的想著之前趙大頭在她身子上馳騁的樣子,暗暗啐了一口便急忙開始穿衣裳。


  而趙大頭回到房間里,第一時間便開始回想腦子里憑空多出來的那些信息。


  蛟蛇內丹的作用不僅僅讓趙大頭的身體比一般人不知道好多少,還讓趙大頭憑空擁有了一些人一輩子都不可能有的本事。


  不過按照腦海中的那些信息來說,這需要趙大頭不停的和不同的女人發生關系才可以解鎖,就好像是一個通關游戲一樣。


  至于原理是什么趙大頭也弄不清楚,只是隱晦的知道是這么回事。


  這倒是讓趙大頭有些頭疼,不過雖然對于腦子里那些奇怪特殊的能力十分向往,趙大頭到也不至于隨隨便便就去和別人睡覺。


  即便是不去解鎖,他此刻強悍的身體和已經恢復的癡呆就已經讓他十分滿意了。


  最后趙大頭也懶得再去想那么多,倒頭便睡了過去。


  在睡夢中趙大頭似乎見到了一條小蛇,這條小蛇在深山老林中不停的游走,捕獵吞食,漸漸的從一條小蛇變成了數十米的巨蟒,然后又從數十米變成了數百米的龐然大物。


  而最后,這條百米長的白色巨蟒,從趙大頭記憶中的水潭中迎(上課把女同學下面玩出水)風而起,卻不成想被一道從天而降的閃電劈成了焦炭。


  睡夢中的趙大頭忽然從床上做了起來。


  外面的天色已經亮了,趙大頭坐在床上回憶著自己夢中的東西,拿到閃電始終都在趙大頭的腦海中不停的回放著。


  “去他球的,狗屁閃電,反正和老子又沒有關系。


  ”趙大頭恨恨的罵了一句,然后再也不顧之前做的夢,起身從床上坐了起來。


  “起來了啊大頭。


  ”王雪早就已經起來了,此刻正在院子里忙著打水,看到趙大頭從房間里出來,臉上掛著笑開口喊道。


  趙大頭還不想讓王雪知道自己已經好了的事情,便裝作傻笑的模樣緊緊的盯著王雪的胸。


  趙大頭這到不是故意的,只不過不知道是因為內丹的緣故還是什么,讓他不自覺的就看了過去。


  他這一看不要緊,王雪的臉卻刷的一下就紅了,昨晚的荒唐事王雪本來就打算裝作什么都沒有發生的,可趙大頭火辣辣的眼神卻躲不過。


  就在王雪想要開口罵趙大頭幾句的時候,院子的門卻忽然被人從外面撞開了。


  王雪和趙大頭兩人都朝著門口看去,只見一伙人不分青紅皂白的就闖了進來,而王雪的臉色卻又是一下子變得蒼白。


  來的是人是外村的,趙大頭雖然不認識,但是卻也見過,以前趙鐵柱還在的時候,就經常和 這些人廝混。


  也正是因為這些人,趙鐵柱才欠下了不少了賭債。


  這些人來趙家,顯然是來要債的,要知道趙鐵柱雖然人走了,可欠下的債卻一分錢都沒少。


  “呵呵,嫂子,鐵柱欠的錢今天該還了把,這一拖都拖了有好幾個月了,我們這要是再不來要,嫂子你都快要忘了把。


  ”為首的是一個看著猥瑣瘦弱的男子,身后倒是跟著幾個強壯的漢子,一看就是不好惹的人物。


  王雪臉色難看,可站在王雪身后的趙大頭卻臉上神色淡然。


  猥瑣瘦弱的男子叫周強,是隔壁 村子的賭徒。


  周強不僅在隔壁村子臭名昭著,即便是趙鐵柱村子里的人見到這個家伙都會盡量躲著走。


  
https://munieniu.weebly.com/8517718.html
https://twbnhfggesd.weebly.com/1518218.html
https://twghjtryedrcs.weebly.com/3482176.html
https://twkgjhutnk.weebly.com/9707221.html
https://twghyrwsejkmytr.weebly.com/7230369.html
https://twhgfjmbnv.weebly.com/3771712.html
https://twkenaxg.weebly.com/8666015.html
https://twergfvbhyu.weebly.com/8983585.html
https://twmyufhgl.weebly.com/5050063.html
https://twfgfgsdfvcsg.weebly.com/8483662.html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