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omi motozawa

tomomi motozawa


楊羽就像一個白馬王子一樣粉墨登場,一下子亮瞎全部女人的眼。


  楊羽撿起了黑板擦,走到了講臺上,拿出了紙巾擦干凈了臉,絲毫沒有露出生氣,反而是微微一笑:“你們就是這樣歡迎新來的班主任嗎?”楊羽的微微一笑迷倒了所有的 女生,好幾個女生都快流下口水了。


  “是我扔的黑板擦,要罰就罰我吧。


  ”楊羽循著聲音望去,發現后排一位女生站著,一看是剛才逃課的姬茗,說道:“好啊!就罰你吃了這個蘋果吧!”說著, 不知哪里掏出個蘋果扔了過去。


  這個蘋果是鄭欣怡硬塞給他的。


  楊羽的‘懲罰’出乎了所有人的意外,更出乎了姬茗的意料,還沒有老師是這樣懲罰學生的。


  “哇!好帥哦!”片刻之后,臺下已經議論紛紛。


  “老師,你有女朋友嗎?”楊羽不知道是哪個學生喊的這句話,這句話惹得全班又一陣哄堂大笑。


  “還沒有,如果你們想談戀愛的話……”楊羽故意停了下。


  但是全班所有的女同學都知道老師要說什么話了,因為校長天天訓斥她們:不要談戀愛,不要找男生,不許牽手,不許接吻,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


  楊羽又笑了笑,其實楊羽笑起來還有兩個小酒窩,只是不太明顯,但是笑起來更讓女人著迷,可楊羽卻說道:“你們正好是處于戀愛的好年紀,現在不戀愛怎么時候戀愛?老師非常歡迎你們在班級,學校,村子里找男朋友,哪怕是你們的學弟都可以。


  ”這一番話當場雷翻了所有人,這話是從一個老師嘴上說出來的?真的嗎?我們沒聽錯吧?老師竟然鼓勵我們談戀愛?“當然,如果班級里有老師喜歡的女生,老師肯定追她!”這番話如同一個炸彈,讓全班的女生都熱血沸騰。


  其實楊羽只是換位思考而已,自己初三的時候就開始想女人了,但是他卻沒談,現在都還在后悔,為什么,一個花樣年紀的青春不可以談戀愛,為什么不可以?為什么老師不讓你初中談戀愛,高中也不讓,連大學還不讓,可大學一畢業,畢業證才剛拿到,父母就逼著你去相親!為什么為什么?為什么連愛都還沒學會,就要先學會婚姻?楊羽不知道!所以他不會如此約束他的學生,戀愛是她們的權利和自由。


  也包括自己的師生戀,楊羽的觀念非常簡單,我喜歡你,你喜歡我,就可以了,我管你是 表姐表妹,管你是老師學生,管你是屌絲白富美,只要彼此喜歡,就足夠了!“好了,大家安靜,我自我介紹下,我叫楊羽,是你們的班主任,教你們數學,自然還有體育!希望跟大家合作愉快!”于是,在興奮中,同學們也開始自我介紹,楊羽記不了那么多人,但還是有些讓他印象深刻,除了姬茗這個特別叛逆的學生外,李 蕓熙表妹也恰巧在這個班級。


  “我叫李蕓熙!喜歡爬山!”蕓熙在自我介紹時,楊羽一直 看著她,楊羽發現這個妹真不是一般的美,簡直就是美極了,看得如癡如醉,而李蕓熙被表哥這樣打量,臉羞得通紅。


  “李蕓熙同學,你臉這么紅干嘛嗎?是不是喜歡上楊老師啦?”惹得全部哄堂大笑。


  除了這兩人外,還有個女孩叫紫舒,紫舒起來時,直勾勾的看著楊羽,自我介紹也特別雷人:“我叫紫舒,喜歡楊老師,可以追嗎?”楊羽沒料到,初三女學生就有如此大膽不怕羞的,只能尷尬的以笑示答。


  還有幾個超級美女,楊羽也特別有印象,一個是村長的女兒,叫張美若,長得高高瘦瘦,身材可以和楊羽的表姐媛熙媲美,但是她可別媛熙年輕太多了,才十六歲。


  一個叫韓清芳,氣質超好,有175高,是全部最高的一個,不當模特真可惜了,這張恩雅一看就是出于富貴人家,氣度非凡,就是高貴!與別人就是不一樣。


  還有個叫白雪,長得超級有女人味,整個就狐貍精樣,眼睛超大,會放電,楊羽都快被電得全身發麻了。


  第一節就在認識和聊天中度過了,第二節課楊羽嘗試著講點東西,但是這些女同學壓根沒聽,不是聊天,就是拿楊羽調戲,哭笑不得。


  下午的課就沒那么滿,很多學生要爬山回家,所以放學都比較早,楊羽也帶著表妹回家。


  到了家里,發現空無一人, 小姨她們應該都去山上了吧,表妹見家里碗都沒洗,很乖的先準備做家務活,楊羽準備先上樓,備下課。


  可剛上了樓,走到表姐門口時,突然聽到房內傳來了呻吟聲,楊羽急忙肅起耳朵一聽,這竟然是表姐的聲音,表姐正在房內大白天的偷漢子?那呻吟聲起起伏伏,楊羽頓時熱血沸騰起來。


   楊羽急忙脫了鞋子,捏著腳,免得走路發出聲音(上門女婿的三姐妹),將耳朵貼在表姐的門上。


  這一聽,楊羽的身子都沸騰了,房間有節奏得傳來‘嗯,嗯’的呻吟聲。


  沒錯,這是表姐的聲音。


  表姐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趁著大家都不在,偷起漢子?那美妙的嗯嗯之聲越來越快,越來越響,楊羽的心都要跳出來了,太好聽了,心想原來表姐的叫喚聲如此銷魂。


  楊羽恨不得撞進門去,把表姐壓在身下。


  叫喚聲越來越急促,似乎快到了巔峰。


  楊羽再也忍不住了,心里早已經癢癢,下那里硬得都可以把門給頂開了,心想老子晚上一定拿你開葷,反正你也不敢喊。


  楊羽的心里是百般煎熬,倒是羨慕起房內的漢子,竟然可以弄自己傾國傾城的表姐,真是被占進了便宜。


  楊羽腦筋一轉,這二妹的房間跟表姐的房間不是同陽臺嗎,而昨晚二妹的鑰匙還在自己這呢。


  這么一想心里樂開了花,提著鞋子捏手捏腳得往二妹房間走去,輕輕地掏出鑰匙,小心翼翼得開門,不敢發出一絲聲音,現在表姐還不知道自己和三妹放學回了家。


  而這時,啪的一聲門開了,結果呻吟聲停了,楊羽那個后悔,糟糕,表姐一定發現家人回來了。


  正在楊羽懊惱之際,又傳來了嗯嗯的聲音,楊羽才松了口氣,悄悄關上了門,一步一步小心得走到陽臺上。


  楊羽心里樂開了花,不僅可以聽到表姐的叫喚聲,還能一睹表姐做那事的樣子,楊羽別提心里多刺激了。


  平時看這表姐端端正正,正想象不出來,在床上發浪的樣子會是什么模樣。


  正當楊羽幸災樂禍得意洋洋之時,一看窗戶,頓時從頭冷到腳,竟然拉著窗簾,楊羽失望至極。


  這正氣得要走時,突然發現,窗簾并沒有拉得那么緊,另一邊似乎還露出了點縫隙,這一發現讓楊羽喜出望外,上帝果然留了一扇門給他。


  楊羽整個身子趴下,像小狗一樣,從窗戶下面爬了過去,然后站起靠在墻上,這動作,活像個特工。


  他深乎了口氣,馬上就可以看到表姐的果體了,心里不知多興奮。


  楊羽一點一點的探出身子,屏著呼吸,心亂跳不止,眼睛離窗簾越來越近,終于楊羽透過窗簾的一點縫隙往房間內望去。


  視野有限,只看見了表姐的半個身子,房內哪有什么漢子,僅僅只是表姐一人,原來表姐在自贖!想到此,楊羽想死的心都有了,表姐你那么難受,表弟恨不得馬上沖進去幫你一把。


  表姐媛熙正背對著窗戶,平躺在床上,看不到臉,只看到個后腦勺,而她穿著上衣,而下,身卻是赤果,露著兩條析白賢嫩的雙腿,一手正在撫摸,嘴中正發著動人的呻吟聲。


  楊羽擦了擦眼,瞪大著雙眼,連眨都不舍得眨,以免錯過什么好戲,可楊羽無論怎么轉移視角,愣是看不到那性感的關鍵地帶。


  可惡的上衣,楊羽差點罵出來,表姐穿的上衣有點長,幾乎都遮住了整個關鍵地帶。


  楊羽彎著腰,目不轉睛得看著聽著,突然,表姐的聲音越來越快速,而整個身子完全顫抖起來,只見她那雙手頻率也是飛速,緊接著,一陣羊癲瘋的抽蓄,那抽搐都快要把床給震塌了。


  表姐整個人的身子都挺了起來,雙腿不斷地踢著傳單,一手緊緊得抓著被單,狠狠得抓著,顯然表姐要到快樂巔峰了了。


  楊羽看得早已經按捺不住,三步變成兩步,沒幾秒下,就到了表姐的門前。


  砰砰砰!楊羽呼吸急促,狠狠了敲了三下門。


  表姐媛熙剛興奮之,整個人軟癱在床上,像個死人一動不動,突然聽見敲門聲,活活被嚇了一跳。


  “誰?”媛熙吃驚得問道,急忙到處找內褲,卻不知被自己剛才踢到了哪里。


  “是我,表姐!”楊羽回答道。


  “哦,你回來了啊,我馬上開門。


  ”媛熙那個緊張,心中亂了方寸,心想剛才的呻吟不會被表弟聽見了,那要丟臉丟到家了,可該死的內內,卻在這時,怎么也找不到,也就沒多想,內內也懶得穿,直接穿了牛仔褲。


  門被打開了,媛熙頭發凌亂。


  “怎么這么早回來了?”媛熙故意笑著問,心里卻是驚慌不已,瞄了瞄兩眼自己房內,天啊,那內內就在床下,從這望去,正好看得清清楚楚,更要命的是,被單上還濕了一片。


  媛熙急忙站到了楊羽面前,擋住了他的視野,臉色洋溢著微笑。


  “表姐一個人在房內干嘛呢?”楊羽明知故問,本來是想直接沖進房內二話不說,強了她,可一看到表姐的可愛樣子,尤其是笑起來時,美麗至極,楊羽那禽獸的想法又放棄了,心道如此美麗的表姐如果不能心甘情愿的給自己,只強一次那太暴殄天物了。


  “沒,沒,我剛才睡覺呢,好了,醒了,我們下去吧。


  ”媛熙一直擋在楊羽面前,生怕表弟看見自己床下的內內和床單上的那一灘汁液。


  楊羽笑了笑,打趣道:“表姐剛睡醒的樣子可真美!”“你啊,嘴巴那么甜,還是快想想怎么幫表姐悔婚吧。


  ”女人天生就是喜歡被哄,喜歡聽好話,這表弟嘴巴那么甜,也聽得自己心里美滋滋的。


  楊羽看著表姐下樓的背影,那屁股一挪一挪的,恨不得自己有透視眼,好看看表姐的那里,現在是不是還濕著一片。


  小姨和 姨父都去了山上,還沒回來,三妹和表姐承擔起了燒飯燒菜的責任,在農村里,幾乎每個女孩子都承包家里的農活,而男孩子都需要上山砍柴,種田等重活。


  楊羽一直在思索著怎么才能泡到這個表姐,讓她心甘情愿,顯然楊羽已經有點等不住了,晚上,就今晚,楊羽決定用自己充滿男人味的身軀去勾引自己的表姐。


  姨父似乎每天的心情都不好,回來時,又是一陣怒火,這些怒火就會感染所有人,讓一家人的心情都會墮入深淵。


  “那魚苗絕對是那笨二牛偷的,哼,敢偷我家的魚,看我怎么收拾你。


  ”姨父咬著牙,被偷了魚苗心里極度氣憤,這魚苗剛剛用媛熙的彩禮買來的。


  “你又沒證據,不要亂說!”小姨卸下了柴火,顯然對姨父的猜測有所顧忌。


  “我怎么亂說了,我們家的魚田就在他們家下面,寡婦自從死了老公,生活本就拮據,那笨二牛又是個傻子,每次看見魚就呵呵地笑,早想偷了,只是沒料到,心這么狠,連魚苗都不放過,我非找那寡婦算賬去不可,不知生了個什么野種。


  ”姨父越說越氣,呸得吐了口痰,活得氣都喘不過來。


  “爸媽,先吃飯吧。


  ”還是三妹最乖巧,燒了飯菜,還安慰父母,要不是姨父脾氣太差,否則這日子過的會開心許多。


  飯桌上,大家都只吃自己的,沒人敢說話,生怕扯到自己身上。


  這時,三表妹夾了口菜放到楊羽碗里。


  “表哥,吃吃我燒的菜!”三妹露出害羞又可愛的笑容。


  “這么快就賄賂表哥了啊?”表姐也笑著打趣道。


  “哪有賄賂。


  ”三表姐紅著臉低著頭,心里美滋滋得吃著自己的飯,時不時得偷瞄一眼楊羽,每看一眼心里就暖烘烘的。


  “小羽,這三妹在你班級嗎?”小姨關心得問道。


  “嗯,我會好好照顧她的。


  ”楊羽笑著說道,同時看了看蕓熙,蕓熙也正好看來,兩人四目一對,蕓熙急忙低下了頭。


  “那就好,蕓熙趕緊吃,上樓做作業去,讓表哥好好教你,也許還能考了好高中,讀大學,像你表姐一樣。


  ”小姨越說越開心,整個人也樂了起來。


  “哼!就她考那點分數?塞牙縫都不夠,就算考全校第一,就我們村這學校,連續七年全校倒數第一了,正是丟臉丟到家了。


  哼!”姨父沒好氣的說道。


  “爸,那也不一定,我看好表弟。


  ”表姐媛熙插話道,唯獨二妹吃管自己吃飯。


  姨父看了楊羽一眼,不屑,又轉頭了吃自己的飯,夾菜時,突然說道:“對了,那隔壁村的傻二狗他爹,下周就來我們家提親,你們準備下。


  ”此話一出,所有人都放下碗筷。


  “你們干嘛這么吃驚?這是遲早的事。


  ”唯獨姨父還夾著菜,吃著飯。


  “我不嫁!不嫁!不嫁!”表姐臉色當即一變,放下碗筷,飯也不吃,哭著奔回了房間。


  “哼!由不得你!”姨父冷哼了一聲。


  楊羽看著表姐哭泣的身影,心中也非常氣憤,這姨父想錢想瘋了,這簡直就是賣女兒,完全不顧自己女兒的幸福,更何況,這么漂亮的表姐怎么可以嫁給那個傻二狗當媳婦糟蹋呢?不行,這絕對不行!楊羽決定一定要想個辦法讓這婚事給黃了。


    天又黑了下來。


  姨父白天幫弄了幾塊床板,小姨打掃了閣樓,整個地和玻璃都擦了一遍,拿了被子,把唯一的一間閣樓布置得清清爽爽,而楊羽以后就睡在這里了。


  三妹已經洗好了澡,正在自己的房間做作業;二妹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她的腿一直不閑著,跟家人楊羽都不太合群,老往外跑;而表姐一直躲在房間哭泣,楊羽幾次想進去安慰,但是在沒想到辦法前,也幫不上什么忙,看到表姐那個樣子,本來打算勾引的心情都沒了。


  而姨父沖了澡,就像豬一樣去了房間呼呼大睡,這可是才七點鐘了,小姨一直在忙著家務活,又洗澡又喂雞鴨還喂豬,忙得轉圈。


  楊羽再后院脫光了衣服褲子,就沖起澡了,夜色漆黑,什么都看不見,哪怕開著燈,這后院的門一關,也就啥也看不到了。


  后院本來就是和隔壁房相連,沒有圍墻,直通的。


  這時,隔壁房的后院亮起了一點微弱的燈光,走出個女孩子,那女孩子一見到楊羽在后院洗澡,便來了興趣,靠在墻上,吃著瓜子,欣賞起楊羽來了。


  楊羽當然不好意思,自己又沒穿內褲,這樣赤裸裸的被人看哪里自在,悄悄的側了下,身子,只讓她看到了后背。


  “洗個澡而已啊,害羞什么呢?”那女孩子吐著瓜子,倒調戲起楊羽了。


  “姑娘,這樣看,不太好吧。


  ”楊羽一個大男人當然不怕被人看,但是也不能太放肆了,矜持一點給點對方點想象才是最好的勾引。


  “哎呀,都是鄰居,怕什么,以前我沒見過你啊,你是誰?”女孩子一直盯著楊羽結實的后背目不轉睛得看著。


  “我昨天剛來,來村里教書,這絲小云是我小姨。


  ”楊羽如實回答。


  “哎呀,你就是那個高材生啊,我早就聽說了,我叫林 依娜,你呢?”女孩子聊得越來越有興致了。


  “我叫楊羽,你好。


  ”楊羽繼續沖著自己的澡,也偷偷看了眼林依娜。


  這林依娜看起來也就比自己小一兩歲,165左右的身高,只穿了件背心,胸前鼓鼓囊囊的,那溝遠遠望去都能顯而易見。


  這時,小姨正出來喂豬,見那林依娜正色迷迷得看著自己家的小羽,心里已經知道了這妞的想法,喊道:“小娜啊,你下個月都要結婚了,還出來勾引我們家小羽呢。


  ”“阿姨,你看你說到哪去了,我這不是還有一個月才結嗎。


  ”林依娜倒是撒嬌起來了,楊羽這才知道,這林依娜何止有男朋友,都要快結婚了,果然跟自己猜得一樣,騷貨一個。


  楊羽洗好了澡,穿了內褲,臨走時,朝林依娜微微一笑,還特意道了個別,可林依娜的眼睛卻始終看著楊羽那里的輪廓,那鼓起的樣子如此大差點看得她留鼻血,驚訝萬分,心到天那,竟然那么大。


     這個羅薇,是我的女人!很久以前,我在 哥們兄弟聚會時,常帶著 薇兒,并這樣自豪介紹她。


  她會假裝羞怯得往我懷里一靠,露出大大的笑容。


  在哥們兒艷羨的目光中,我就會有點小得意,自然 喝酒暢快,埋單也很爽快。


    我和薇兒大學開始戀愛,薇兒很漂亮,是中文系的系花,當年追求她頗為艱苦。


  畢業后的兩年里,我們一起來到北京,成為北漂的兩個成員。


  她在一個房地產公司上班,我則應聘到了一家雜志社主編,上班后,只能早晚見面。


  薇兒是個愛熱鬧又有點小情調的人,盡管我們工資微薄,還是選了一個比較寬敞明亮的 房子租下來,它幾乎耗費了我們一半工資。


    同居后我們朝九晚五見面,只有周末,才會在一起待一天,所以我格外珍惜,會提前計劃去看電影還是去打斯洛克,或者逛街,給她買漂亮的裙子或是別的。


  狠心 老婆出軌讓 閨蜜陪我同住(2/2)  有時候,她會叫上小潔,我們三個一起去逛街,逛累了就去肯德基海吃。


  有時候我不情愿小潔的加入,但是只要薇兒喜歡,就不去反對。


  小潔是薇兒的朋友,可以說親密無間、無話不說那種吧,我覺得她長的不好看,有時感覺怪怪的,最主要說話讓人覺得八卦。


    每個周末都會有小潔的出現。


    有一次周末,我們像往常一樣去逛街,我攬著薇兒,薇兒牽著小潔。


  小潔覺得口渴,打算去買三個椰子,就在小潔去挑椰子的時候,薇兒忽然問我:小潔不錯吧­我以為是自己的舉動有什么不妥,讓薇兒吃醋了,就半開玩笑的說小潔嗎­很不錯啊……不過,比你就差遠了。


    薇兒想說什么,小潔回來了,就沒說下去。


  小潔把第一個椰子遞給了我,又給我吸管,我趕緊把吸管插上遞給一旁的薇兒。


  我不喜歡這個細節,她不應該先給我的, 我想


  小潔把第二個再遞給我,我插上吸管,自己享用起來。


  狠心老婆出軌讓閨蜜來陪我同住(2/2)  不知道是在一起久了覺得平淡還是別的,薇兒開始回家悶悶不樂。


  薇兒是個喜歡熱鬧的人,以前在學校是藝術團的骨干,經常組織一些慶祝活動。


  我想兩個人是不是太過孤單呢,就組織北京一伙哥們經常聚會,薇兒很會猜拳,也會喝酒,和我一伙哥們混熟了就時常和小痞子一樣  哥倆好啊……五魁首啊……我就在旁邊笑:老婆,你淡定一點…別當悍婦呀……但那種興頭上,她根本聽不進去吧。


    恰好哥們里也有個很能猜拳喝酒的,他叫華易,是我從小玩到大的哥們,他上完高中就出來混了,現在當了少有的年青老板,經營一個咖啡廳。


  薇兒和他棋逢對手,很多時候,聚會的氣氛都是薇兒和華易來主導的,有他們在,氣氛一下子就熱鬧了。


  狠心老婆出軌讓閨蜜來陪我同住(2/2)  只是薇兒回家依舊表現的悶悶不樂,我問她怎么了,她很奇怪的反問:假如我想離開你,你會不會恨我我說:老婆你喝多了吧,沒事,睡一覺就好了。


  然后就把她扶到洗漱間,倒了熱水為她洗腳,再抱她到床上,為她蓋好被子。


    我隱隱覺得有點不對勁,又說不清是什么。


  就那樣心神不寧在下樓梯崴傷了腳,醫生說很嚴重,最短需要休息一個月。


  碰巧薇兒公司安排她出差,要去深圳,這樣一來,我躺在家里就沒有人照顧了,拄著拐杖走來走去又不方便。


  哥們兒有哥們的事情,不好意思叫來,再說一大男人照顧一大男人總覺得有點憋足吧。


  薇兒說,樓下(男女性故事)有個單間,租金不貴,租一個月,讓小潔過來照顧你吧。


    我說:不行,這怎么行呢?  薇兒說:這有什么不行,小潔都不在意,你在意什么­就這么定了,我要出差很久呢。


  再說,小潔人很好,你放心好了。


  狠心老婆出軌讓閨蜜來陪我同住(2/2)  薇兒把房子的事情搞定之后,第二天一早就走了。


  中午時分,我家的門突然開了,原來是小潔,她晃晃手中的鑰匙說,這是羅薇給我配的鑰匙,可別以為是賊哦。


  我說哦。


    雖然一開始我是對小潔有點不好印象,但是她天天勞累安排我的生活起居,為我做飯洗衣服,看她那忙進忙出的清瘦身影,我隱隱對以前對她不好看法有點歉疚。


  其實她也并不是怪怪的,就是喜歡講很多話,什么話題都能講,為我打發了無聊的時間,這也很好。


  其實她的樣子也不算壞,有著兩枚淺淺的虎牙,只是笑的時候嘴角的弧線很大。


    我一直打電話催薇兒:老婆你什么時候回來,我想你了。


  薇兒總是說:我很忙啊。


  是不是小潔沒把你照顧好,我現在事情還沒辦完啊,脫不開身。


  好啦,老公我愛你。


  乖。


    然后她就掛了電話。


    就這樣重復著每天的臺詞,有一天,臺詞突然就變了,沒有一點預兆。


    薇兒說:你掛了電話吧,我發短信給你,有事情要說。


  狠心老婆出軌讓閨蜜來陪我同住(2/2)  我隱隱覺得有什么事情發生了,只是我不知道。


    短信:我知道說對不起沒用,不是出差,是我要離開你了。


  來北京的生活很平庸,你知道我喜歡熱鬧,而不愛熱鬧的你一直在想方設法讓我開心,參加各種聚會,我都明白。


  也許事情發生總是突然的,原因都是事后追加的借口。


  是我愛上別人了,希望你能原諒我的欺騙,原諒我和華易。


  還有,小潔很喜歡你,也很適合你,你要珍惜她。


    手機屏幕已經看不清,小潔從廚房出來把盛好的飯菜放在我面前,被我一肘全部掃到了地上,我大聲咆哮:你滾,你也給老子滾……我想那個時候小潔應該收起一貫開飯前的微笑,哭了或者低泣。


  可是我怎么接受她們聯手騙我的事實,一個大大的騙局,全世界就我TM一個是傻啦吧唧的傻瓜,一群明白人都圍著我轉,知道是怎么回事,就我自己蒙在鼓里。


  狠心老婆出軌讓閨蜜來陪我同住(2/2)  小潔把碎盤子碎碗拾掇干凈,默默下了樓。


    快吃晚飯的時候小潔又悄悄上了樓,在她將進廚房的時候我說:小潔,我想喝酒,你去買些酒好嗎?要白的。


    小潔像是犯了錯的孩子得到了長輩原諒一樣,立刻下樓買酒去了。


  她回來時還買了熟食店的涼菜。


  我一個勁喝酒,滿口滿口的吃菜,小潔只是呆呆看著我,不知不覺我就醉了。


  我想當時我在哭,在一個女人窄窄的懷里,哭的淅瀝嘩啦,說亂七八糟的話。


  醒來大概是凌晨六點吧,頭很痛,我驀然發現小潔就在旁邊……我感覺神經緊繃了一下,隨時會像玻璃一樣碎掉。


  我怕她突然醒來,面對這樣的場景,會是怎樣的劇烈反應。


    最擔心的事最容易發生。


  小潔突然睜開了眼睛,我當時應該臉色鐵青吧­她拉被子蓋住自己,平靜的說:良,昨晚我沒喝酒。


  你不必自責。


    我看著這個睜著圓圓眼睛的小女人,有兩枚淺淺的虎牙,笑的時候,應該比薇兒還好看,只是我一直沒看到罷了。


  狠心老婆出軌讓閨蜜來陪我同住(2/2)  一個月后,我的腳傷還沒好,小潔續租了樓下的房子,繼續照顧我。


    一年后,我和小潔走到了一起。


    冬天的時候,我哈著白白的霧氣給小潔戴上了剛替她買的圍巾,她很開心,墊腳親了我的臉頰,像一只快樂的鳥兒。


  我才發現,她笑的時候露著好看的虎牙,雖然嘴角的弧度還是很大,但是真的要比薇兒好看得多。


  
https://twtgfbvvbfdfcf.weebly.com/7590106.html
https://twhjytujiop.weebly.com/3794588.html
https://twfghtytjhn.weebly.com/5695915.html
https://twkjhkhjdfuygdf.weebly.com/5624772.html
https://twfghthfvrfer.weebly.com/3380245.html
https://twkenaxg.weebly.com/1743445.html
https://twerdfghtjyui.weebly.com/8074401.html
https://twuyikjnmfgfrv.weebly.com/8654528.html
https://twdfgergwewhy.weebly.com/8853603.html
https://twghjtywecvs.weebly.com/7210492.html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