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fe porn movies

wife porn movies


  【網友來信241】  你好,我和 女友今年是戀愛第7年,17歲戀愛,今年同齡24歲,準備后年結婚。


  之前在外地做2年生意,事業還算不錯,可是因為一次錯誤判斷全虧了,現在回到家鄉。


  現在只能在一家民營公司做銷售。


  我是個事業心極強 的人,總想 的是先有事業再有婚姻,所以我現在迷茫,我對女朋友是百分百的真心,不然也不會談那么久。


  朋友也勸我,成家立業!先成家后立業,往往有了家庭對事業會有幫助!現在迷茫啊,求解~   妮夏回復:  你霸占 了你女友的黃金歲月,當然最好是先成家后立業了啊,算是給她一個交待,否則,你女友還能等你幾年?再說,既然你對女友是真心,結婚也會有助你事業的發展。


  成家立業,其實并不是完全 矛盾和對立的,對于有些 男人來說,成家之后反而更有責任感,會讓你更有拼搏動力。


  女友和 兩男  【網友來信242】  天下沒有不透風的墻,我今天才知道,清純女友竟然是個交際花,就在兩個月前,還一夜陪兩個男人睡,最惡心的是,他們三個人睡一起,還拍了照片留念,我是在女友手機上不小心打開那個郵箱郵件的,那個郵箱她很少用,我真后悔看到這些惡心骯臟的東西,現在腦子里亂極了。


  一方面,我特別特別愛她,一直呵護她珍惜她,也尊重她不(被同桌用震蛋折磨很爽)碰她;另一方面,我想不到我精心呵護的 女人,私生活竟然早就糜爛至極。


    我現在很矛盾,她為什么能和那些男人上床,卻連碰都不給我碰?如果看不上我,又干嘛要做我女朋友?她到底是怎么想的?這樣的女人,我是和她和平分手,還是先上了她再甩掉她,還是和她同歸于盡?  妮夏回復:  你女友是個情商有余智商不足的女人,她低估了你的窺探能力,的確,天下沒有不透風,她做的丑事終于曝光了,而她可能還自得其樂不知所以。


  女友和兩男  她和那些男人上床,卻不讓你碰她,原因只有一個,她和那些男人臭味相投,和你是兩個世界的人,她在你身上得到的是經濟和感情投入,在那些男人身上得到的是快感和高潮。


    不管她是不是把你當大備胎,反正你看不起她已成定數。


  既然如此,何必和這樣的女人計較太多?你想和她發生關系,不怕染病?和她同歸于盡,不覺得浪費生命?所以,希望你們好心分手吧,不要和一坨屎較真,否則臭了你自己。


   現在他一手受了傷,對自己的身手必然會有所影響的。


  陸旭拉著唐 冬梅興水村跑了過去,也不管胡堅強他們的死活。


  他對自己的手段很有分寸,說讓他們倒下,他們就絕對不會站著,說讓他們輕傷,那這傷害就絕對不會威脅到他們的性命。


   興水村就在眼前,只要到了興水村,那么就算是胡堅強他們追來,也不會有什么作為的。


   唐冬梅被陸旭拉著,雖然勉強能夠跟得上,但是腳步也顯得踉踉蹌蹌的。


  眼看就要到了,唐冬梅卻突然跌坐在地上。


   陸旭,我的腳崴了。


  唐冬梅慘叫一聲,可憐兮兮的 說道,你自己回去吧,他們不會把我怎么樣的。


   陸旭皺了皺眉,不由分說的抱起了唐冬梅。


   你干什么,快讓我下來!唐冬梅在陸旭懷里扭動了一下。


   陸旭一邊跑一邊說:如果你不想讓他們追上,或者是讓我失血過多的話,那就老實一點。


  他的聲音很冷,一點都不像唐冬梅認識的那個陽光一樣的陸旭。


   聽了他的話之后,唐冬梅很老實的停止了扭動,同時雙手環在陸旭的脖子上,以減輕陸旭雙手的負擔。


   冬梅姐?陸旭?你們這是怎么了。


  剛一進入興水村,便聽到了一個清脆的聲音。


   這聲音的主人就站在陸旭的面前,正是李 秀玉


   看到李秀玉之后,陸旭也來不及解釋,只是說了一句:帶著你的姐妹們都來我家,胡堅強帶著幾個人在外面,他們有刀! 李秀玉雖然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但是一聽陸旭這么說,立即便跑去招呼自己的姐妹們了。


  陸旭沒有停頓,直接抱著唐冬梅跑回了家。


   把唐冬梅放在床上,陸旭幫她脫掉了鞋子。


   你干什么!唐冬梅嬌咤一聲,連忙起身就要護住自己的腳。


   有句話是這么說的,男人的頭,女人的腳。


  說的都是不能碰的兩個部位,男人的頭自然 不用解釋了,腦袋代表著一個人的自尊,如果不是關系極好,碰頭還不是自討苦吃。


  據說在一個古國,頭碰頭代表著宣戰。


   同時,女人的腳也是完全摸不得的。


   古代女人對自己的腳很是重視,認為這是一個隱秘的部位。


  看那些古裝劇上,經常會有女人在小河里洗腳,同時一個男人就在一旁看著。


  這 也就是電視劇而已,看看就行了,真正的古時候,女人對腳的保護幾近變態。


   現在,陸旭直接脫掉了唐冬梅的鞋子。


  雖然這已經不是古代了,但是唐冬梅她們對自己的腳還是很愛護的。


   腳崴了,需要盡快治療!陸旭一手擋開唐冬梅,另一只手在唐冬梅的腳腕上不斷的輕撫著。


   唐冬梅的臉上露出了一抹潮紅,哪兒見過這么治療的啊,讓別人看見還不以為這是在偷情。


  但是,就在她害羞的時候,卻突然覺得腳腕上傳來一陣劇痛。


   啊!一聲慘叫聲從唐冬梅的口中傳了出來。


   也正是這個時候,李秀玉帶著興水村的女人們也剛好到了這里。


  聽到了唐冬梅的慘叫聲,她們立即沖進房間。


   陸旭頭也不抬的說道:秀玉,去打一盆涼水,越涼越好! 在場的每個人都是一頭霧水,她們本以為是陸旭在欺負唐冬梅,但是看眼前的場面,卻又不像。


  李秀玉立即拿上水盆,出去打了一盆冰涼的井水。


   陸旭把唐冬梅的腳放了進去,同時一邊小心翼翼的按摩。


  過了幾分鐘之后,他才站了起來,坐在床上,對唐冬梅說道:家里有紅花油么?四十八小時之后,抹上一些紅花油,會好的更快一點。


   唐冬梅卻早已愣住,雖然剛才一陣劇痛,但是現在不但劇痛消失了,她還覺得自己的腳一陣舒服,比原來沒崴到的時候還要舒服。


   噢。


  唐冬梅應了一聲,但是整個人還是傻愣愣的呆著。


   盆里的清水已經被染成了鮮紅的,眾人關心唐冬梅,卻是沒人看到。


  此時李秀玉一抬頭,看見那水之后,立即驚呼一聲。


   呀,陸旭你流血了!她指著陸旭的手說道。


   只見,一股股鮮血從陸旭的手上滴落在水盆中,濺起了一片血花。


   王鳳等人立即跑了上來,關切的問東問西。


  陸旭微微一笑,搖了搖頭,示意自己沒什么大礙。


   李秀玉默默的走了過來,手里 拿著一塊干凈的布。


   到底怎么了?李秀玉好奇的問道。


   陸旭的身手她自然清楚,但是現在竟然有人能把陸旭傷成這樣,她的心里充滿了疑惑。


  其他人也紛紛問道,畢竟陸旭已經是興水村的村醫了,也算是半個家人了。


   唐冬梅把之前的事情給她們解釋了一下,當她們聽到周莊攔住唐冬梅兩人的時候,臉上一陣義憤填膺。


  當聽到胡堅強他們九個大漢拿著柴刀攔截的時候,臉上又是一陣驚恐。


  當她們聽到陸旭為了保護唐冬梅,而不惜空手接住柴刀的時候,臉上又是一陣的欽佩。


   英雄,當之無愧的英雄! 這就是這些女人們心里的想法,在自己身邊女人受到危險的時候,能夠挺身而出,這當然可以稱得上是英雄。


   好了,冬梅姐的腳也治好了,既然他們沒有追過來,想來也是安全的。


  你們就帶著冬梅姐回去吧,不用太慌張。


  陸旭早已把自己的手包扎了起來,對著眾女說道。


   房間畢竟還是太小,難以容納五十多個人,直到此時,口口相傳,外面的人才知道之前發生的事情了。


   那你呢?你受了傷,一個人能行么?王鳳的眼中露出了一絲嫵媚的神色,對著陸旭說道。


  看她的表情,陸旭在心里笑罵一句小妖精,都這樣子了,她竟然還想著那事兒。


   我自己留在這里就可以了,一點小傷,沒什么大事兒。


  陸旭擺了擺手,示意自己可以,同時也開始整理起了自己的東西。


   李秀玉搶先一步,端起了水盆。


   今晚我睡在你這里!李秀玉口無遮攔的說了出來。


  聽了她的話之后,現場一陣喧鬧。


  所有人都想不到,一個黃花大閨女,竟然在這么多人面前說出來這么一句話。


   隨即,她又覺得自己的說法有所欠妥,一臉酡紅的補了一句:今晚我留在這里照顧你。


   這些女人們都知道李秀玉這 丫頭少不更事,笑一笑也就沒往心里去。


  倒是唐冬梅,意味深長的看了李秀玉一眼,說道:陸旭,既然這樣,就讓秀玉留在這里照顧你好了。


  你受了傷,干什么都不方便。


  本來應該我留下的,畢竟是因為我才受了傷,但是我現在這個樣子,留下來恐怕還得你照顧我咧。


   唐冬梅的話,她們自然不會有什么異議,只有陸旭,一臉無奈。


  山里人畢竟沒有外面的人那么開放,李秀玉如果真留在自己這里,恐怕就真的嫁不出去了。


   好了姐妹們,都回去休息吧。


  唐冬梅招呼一聲,在眾人的攙扶之下走了出去。


   王鳳扭頭朝著陸旭拋了一個媚眼,然后對李秀玉說道:玉丫頭,照顧好你的旭哥哥啊。


  說完,扭著自己纖細的腰肢,也離開了。


   如此一來,偌大的院子就只剩下了陸旭和李秀玉兩人。


   李秀玉滿臉通紅,站在陸旭的面前不知所措。


  她畢竟還是個黃花大閨女,未經世事,又怎么能不害羞呢。


   想什么呢丫頭!陸旭看著她這幅模樣,又好氣又好笑。


   至此,李秀玉才反應過來,一抬頭,卻對上了陸旭的目光,然后又連忙低下了頭。


  啊?我,我去把水潑掉。


  隨即,她端著水盆逃也似的走了出去。


   陸旭無奈的搖了搖頭,看著她的背影,不覺充滿了溫馨。


   和唐冬梅他們不一樣,唐冬梅他們雖然能夠挑起陸旭的欲望,但是卻一點都不會讓陸旭有這種感覺。


  陸旭皺了皺眉,這是個很危險的信號,他記得,只有當初戀愛的時候才有這種感覺。


   難道這么大了又戀愛了? 陸旭甩了甩頭,拋掉自己心里那奇怪的想法。


   李秀玉換了一盆清水,走了進來。


  她的手里還拿著一塊干凈的布,只是看起來這布的樣子有些奇怪。


   畢竟才是中午,時間還早,山里的溫度很高,陸旭洗了把臉,然后用那塊布擦了擦臉。


  抬頭看去,只見李秀玉滿臉羞紅的站在自己面前。


   好香啊,這是什么布?咦,丫頭,你的胸變大了!這塊布上有種說不出的味道,像是麝香,又像是香水,但是味道又不太對。


   李秀玉跺了跺腳,嬌咤一聲:要死啊!隨即雙手捂住了自己的臉,誰讓你用這塊布擦臉的,我是讓你包扎傷口的! 陸旭撓了撓頭,不知道這有什么區別,難道包扎傷口的就不能用來擦臉了么? 你就躺在這里休息吧,什么都不用管!說完,李秀玉便麻利的開始收拾了起來。


  看到這一幕,陸旭不得不感嘆,家里沒有女人就是不行。


  不說其他,就只是收拾房間,男人永遠都比不上女人。


   一下午的時間,李秀玉都是一個人在收拾,她不允許陸旭插手。


   好容易捱到了晚上,李秀玉又端了一盆清水過來,對陸旭說道:你該清洗傷口了。


  隨即,她解開了陸旭手上那塊布,然后把之前他擦臉的那塊拿來放在了旁邊。


   看著她嫻熟的動作,陸旭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吃驚的神色。


  他沒想到,李秀玉竟然如此的熟門熟路。


   李秀玉似乎是看出了他的疑惑,一邊為他清洗,一邊說道:不用太吃驚,以前我跟王婆婆在一起,也學了一些醫術。


  不過就是沒你精通而已,打打下手什么的,我還是可以的。


   至此,陸旭才恍然初醒。


  既然外婆能把那么重要的東西交給李秀玉,自然是對她很信任了。


  對如此信任的人,以外婆的性格又怎么會不教她兩手呢。


   諾,這是王婆婆留下的傷藥,你涂上去,很快就會好起來的!李秀玉拿出了一個小瓶子,小心翼翼的涂在了陸旭的傷口上。


   一邊涂著,一邊說道:這是王婆婆給我的,當時她告訴我,這藥一定要很好的保存起來,不能輕易的給別人用。


  我聽她的,就連我爹都不知道我有這瓶藥,你是第一個用它的人。


  說完,丫頭的臉便已經紅的跟蘋果似的。


   涂上藥之后,李秀玉拿起了旁邊那塊布。


   之前沒發現,等到李秀玉展開的時候,陸旭才發現,這塊布竟然這么長。


  粗略估計,這塊布的長度也在三米靠上。


  但是他之前拿在手里竟然一點感覺都沒有,三米長的布,如果是粗布的話,又怎么可能疊成那么小一塊兒呢? 李秀玉皺了皺眉自己的鼻子,沒說什么,撕下一塊,包在了陸旭的傷口上。


   陸旭越來越覺得,李秀玉胸口的起伏和往常不一樣,就像他之前說的那樣,兩座玉峰比原來大了好多。


  以前還沒覺得,現在一看,竟然比唐冬梅她們都毫不遜色。


   李秀玉被他看得不好意思,連忙捂住了自己的胸口,說道:大流氓,你看什么呢啊! 聽她這么一喊,陸旭猛地一拍腦袋,這才明白過來那塊布到底是什么。


  三米多長,能疊成一小塊兒,而且質地柔軟,有一種特殊的香味。


   他不懷好意的看著李秀玉的玉峰,他記得歷史書上說過,古代女人會用一種布匹保護自己的胸部,那種布,叫裹胸…… 好了,睡覺吧!李秀玉關上了門,便走過來幫陸旭脫起了衣服。


  這個院子雖然很大,但是能住的房間也就只有這一個,李秀玉要留在這里,就只有和陸旭睡在一起。


   丫頭,你不怕我壞了你的名聲?陸旭一邊脫衣服,一邊問道。


   李秀玉滿臉通紅,害羞的說道:你不記得我跟你說什么了嗎?我說,只要你留下來做我們興水村的村醫,我就嫁給你! 聽到李秀玉的話之后,陸旭只覺得自己一陣頭暈。


   這都什么跟什么啊,當時那情況,自己完全沒有在意! 他留在這里,也是為了修煉外婆留給自己的神秘功法。


   現在李秀玉提出這個要求,陸旭才猛地一拍腦門,才明白過來這丫頭誤會自己了。


   李秀玉滿臉通紅,她低垂著頭,兩根手指頭不住的繞著彎,似乎是在轉移自己的注意力。


  但是無論如何,她卻始終無法收攏起自己心里的羞澀。


   既然我決定要嫁給你,還有什么壞不壞名聲的!李秀玉的聲音雖然很低,但是語氣卻很堅定。


   陸旭啞然失笑,說道:丫頭,一句話而已,不用當真。


   李秀玉和唐冬梅他們不同,唐冬梅她們獨守空閨,長久下去就算是貞潔烈婦也忍受不了啊。


  但是李秀玉不同。


  李秀玉是一個正值好時候的小姑娘,她還有著大好的未來,自己不能因為一時糊涂而壞了她的名聲。


   聽他這么說,李秀玉水靈靈的大眼睛突然朦朧了起來。


   看她這副姿態,陸旭一陣心疼,女人還真是水做的,竟然說哭就哭。


   你嫌棄我?李秀玉楚楚可憐的看著陸旭說道,嫌棄我是山里人,沒文化?還是你覺得我長得不好看?配不上你? 陸旭現在可謂是一個腦袋兩個大,這丫頭的心思,他一點都猜不出來。


  自己不過安慰一下她而已,她竟然就能夠聯想到自己嫌棄她。


   李秀玉輕輕地扭動了一下纖細的腰肢,而后站起身來。


   如果你嫌棄我的話,我現在就可以離開!說著,她便要走出去。


   看到這一幕之后,陸旭連忙阻攔。


  李秀玉在這里過夜,也就那么幾個人知道。


  但是如果李秀玉大半夜的跑回去,恐怕到時候整個興水村的人都會認為是自己欺負李秀玉了。


   好了好了丫頭,別鬧了。


  陸旭連忙出聲阻攔。


   但是李秀玉卻絲毫不停,只是徑自的要離開房間。


  陸旭看著李秀玉不住扭動的腰肢,皺了皺眉,說道:丫頭,你這兩天有沒有覺得很不舒服?下面發癢的那種! 李秀玉本來已經打開門了,但是聽到了陸旭的話之后,她又扭頭走了回來。


  本來,她今天留在這里就是為了這件事情的,但是經過之前那么一折騰,她竟然把這事兒被忘了。


   現在,陸旭既然能夠清楚的說出自己的狀況,那么自然可以輕易的治療自己的病了。


   恩,很癢,就好像是蟲子在里面鉆來鉆去似的。


  李秀玉的聲音細弱蚊蠅,如果不是陸旭聽力驚人的話,恐怕還真聽不到。


   陸旭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神秘的笑容,他開口說道:丫頭,你有沒有按我說的去清洗啊?在檢查之中,陸旭發現了李秀玉的體內有潛在的病毒,一旦受到刺激,就會爆發出來。


  同時也會引起李秀玉的婦科病。


   不過因為并不嚴重,再加上李秀玉還是一個云英未嫁的姑娘,所以陸旭也就沒有動手給她治療。


   但是不知為何,病情竟然更加嚴重了,這一點,就連陸旭也想不通。


   有沒有按我說的去清洗?陸旭皺著眉頭問道。


   李秀玉滿臉羞紅,憋了好長時間才說道:我洗了啊,但是一點效果都沒有。


  原來還沒什么事,但是洗了之后卻越來越癢。


   聽了她的話之后,陸旭的眉頭擰在一起。


  婦科病一般是因為房事不注意,或者不注意清潔才造成的。


  李秀玉云英未嫁,自然不可能是前者。


  現在清洗了之后,卻更嚴重了,這和他在醫專學到的理論完全不同啊。


   你躺下來!陸旭起身說道。


   李秀玉對他的話自然是深信不疑,雖然害羞,但是還是聽話的躺在了床上。


  她解開了自己的衣服,雙手緊緊地捂著自己如蘋果般鮮紅的臉頰。


   陸旭掀起了她的衣服,還沒等正式開始檢查,便發現了一些不正常的現象。


   李秀玉的小腹上竟然也出現了一些紅斑,這些紅斑面積很大,顏色卻很淺,如果不仔細觀察的話,還真看不出來和周圍的皮膚有什么差別。


   接著往下看去,紅斑已經蔓延到了大腿兩側。


  一股淡淡的腥味散發出來,讓陸旭不禁皺起了眉頭。


   普通的婦科疾病,雖然也會出(老板和我在辦公室愛愛)現紅斑,并且伴隨著腥味,但是卻和眼前的狀況迥然相異。


  粘膜環境不潔,是導致婦科疾病的主要原因,李秀玉的病卻完全排除了這個誘因。


   怎么樣陸旭?我還有救么?李秀玉可憐兮兮的看著陸旭,低聲問道。


   陸旭啞然失笑,說道:你放心吧,我可是神醫,怎么會治不好這樣的小病呢?話雖是這么說,但是他的心里還是一陣沉重。


  這是他完全沒有見過的疾病,雖然暫時不清楚會不會威脅到李秀玉的身體,但是他卻拿著病沒有任何的辦法。


   即便是不會威脅到生命,但是一個云英未嫁的姑娘,整天那個地方奇癢無比也不是個辦法啊。


   凍瘡?陸旭沉吟了好長時間,才眼前一亮,想到了這兩個字。


   他還依稀記得,凍瘡常見于冬季,是因為氣候寒冷引起的局部皮膚出現紅斑、腫脹性損害,嚴重者可出現水皰、潰瘍,病程緩慢,氣候轉暖后自愈。


  
https://twhjkmyuytu.weebly.com/433955.html
https://twghyuiikytyujh.weebly.com/3355454.html
https://twnvmbnbcvhzxgd.weebly.com/4507396.html
https://twhgodkb.weebly.com/2125855.html
https://twfgduyjytg.weebly.com/1467222.html
https://twassad.weebly.com/9117154.html
https://twtyhuhjgvbfd.weebly.com/7700548.html
https://twbnhfggesd.weebly.com/6333834.html
https://xiaomifengokk.weebly.com/1461017.html
https://twhgfjmbnv.weebly.com/9912755.html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