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禁 動畫

18 禁 動畫


  閱讀提示:擔心沖突,我從路的另一側默默繞過,但她顯然不愿輕易放過我,從后面一把揪住我的頭發,“啪啪”兩記響亮耳光扇到我的臉上。


  我想反抗,但 交輝兒子反剪住我的胳膊,使我無法動彈,那 孩子只有十三歲,但身高已近170cm,儼然成年人的體格。


    查看更多網友 口述>>  網友傾訴:沅欣女33歲  東方今報記者彭艷  兩情終相依  的確,我曾扮演過一個不甚光彩的角色,但往事并不如煙,它留下那么一大片陰影,讓如今的我仍埋身其中,走不出去,看不到光明。


    認識交輝是在2010年。


  當時的交輝有老婆、兒子,還有個女兒,他們的家庭讓很多人艷羨。


  交輝經營著一家印刷廠,生意不錯,掙錢不少;交輝的妻子是個小學老師,受人尊敬的職業;交輝的兒子已是一名初中生,女兒正讀著小學。


  一家人看似其樂融融。


  但交輝告訴我,那是海市蜃樓般的假象,妻子早與他貌合神離,兩人分居長達五年, 兩個孩子在媽媽的教唆下對交輝充滿仇恨,他們的家中鮮有笑聲,幸福背后是一片狼藉。


  口述:我從小三變成 后媽 慘遭兒子 痛打小三離婚后媽  我開著一家小店,跟交輝有些業務來往,幾次接觸后,交輝向我表明心跡。


  那會兒我已經30歲了,因為種種原因始終沒有邂逅愛情,對愛情的向往也越來越淡漠,有時甚至覺得自己會孤老一生。


  交輝的出現為我無望的生活射進一縷陽光,他的成熟與穩重,他的體貼與溫柔都讓我驚喜。


  就這樣,我沉淪了,盡管明知他是有婦之夫。


  我和交輝享受著遲到的愛情,那段 日子是人生的精華,我什么都不在乎,只要他在身邊。


    交輝似乎比我更為投入,也許備受冷暴力折磨的他更需溫柔呵護,只要有空,他便守在我的家中,黏在我的身旁。


  相處半年后,交輝有了離婚的念頭,說實話,我仍是心存忐忑,甚至還勸過他,希望他再等一等,三思而后行,我是在為自己考慮,畢竟交輝有兩個孩子,即便離了婚,那也是他不可分割的骨肉血親,我怕自己做不好后媽。


  但交輝堅持,他執意要和我在一起,即便放棄所有。


  口述:我從小三變成后媽慘遭兒子痛打小三離婚后媽  一個男人肯為一個女人做到如此,我無法不被感動。


  滿懷著對愛的憧憬,我和交輝不計后果地同居了,也因此面對來自各方的壓力。


  幾乎所有認識我們的人都表示反對,我的父母先是苦口婆心,然后威逼利誘,交輝的父母更是一哭二鬧三上吊。


  還有來自雙方的朋友,他們逮住一切機會勸我們回頭,回頭就是岸,但是晚了,我們的船兒已經出發,大風大浪中,進退兩難。


    磨纏了整整一年,交輝終于完成跟妻子的離婚事宜,并為此付出沉重代價:房子、存款都歸女方,孩子卻全部留給男方。


    后母不易做  我沒有一句異議,當然也沒有資格提出異議,我得為這個家庭的破碎承擔起屬于我的責任。


    原以為交輝的“自由”會讓我們的愛情獲得解脫,可現實很快打破幻想,我所面對的也許是個解不開的殘局:交輝的父母,還有那兩個孩子,他們對我的仇恨已在心中扎了根。


  那是交輝離婚后的第三個月,快過年了,我想趁機拉近和交輝家人的關系,特意去商場挑了幾件老年人的保健品,結完賬出來,不巧竟在商場門口碰見了交輝的前妻。


  口述:我從小三變成后媽慘遭兒子痛打小三離婚后媽  那是我們第一次單獨碰面,她帶著兩個孩子,可能也是為春節購置物品。


  擔心沖突,我從路的另一側默默繞過,但她顯然不愿輕易放過我,從后面一把揪住我的頭發,在我還沒來得及反應時,“啪啪”兩記響亮耳光扇到我的臉上。


  我想反抗,但交輝的兒子反剪住我的胳膊,使我無法動彈,那孩子只有十三歲,但身高已近170cm,儼然成年人的體格。


    后來,在好心路人的幫助下我才得以脫身,但身上已是傷痕累累,頭上、臉上、胳膊上均有不同程度的淤痕。


  那天我真被嚇壞了,回到家后就開始發燒,不停地做噩夢,交輝一直守著我、安慰我,直到我第二天清晨醒來。


  我想去報警,但交輝苦苦哀求,他說那畢竟是他的前妻,他孩子的母親,不想讓彼此成為生死仇敵,讓我看在他的份兒上放對方一馬。


  我愛交輝,唯有妥協,只是心中更加忐忑:以后和兩個孩子如何相處?  我和交輝默默領了結婚證,不被祝福的婚姻只能低調。


  因為沒錢,我們只能暫時租房而居。


  交輝的兒子跟我們住在一起,女兒還小,放在爺爺奶奶家。


  為了照顧這一大一小兩個男人,我成了一名家庭婦女,店里的事情交給合伙人,每天只待在家中買菜做飯、洗衣打掃、接送孩子、輔導作業……交輝似乎很滿足,他在骨子里是個大男子主義者,希望隨時回家都能看見老婆忙碌的身影。


  口述:我從小三變成后媽慘遭兒子痛打小三離婚后媽  那個十三歲的男孩始終將我當做最大敵人,以跟我作對為樂,只要是我提出的建議他必定反對,只要是我希望的事情他必定打破。


  我勸自己理解孩子,他正處于叛逆期,又遭遇了雙親離異,難免出現心理波動,也許過段時間就會緩和。


  事實證明是我在一廂情愿,這么久過去了,那孩子想回家就回家,不想回家就在外面過夜。


  他還常找交輝要錢,要多少就得給多少,不然就翻臉,口口聲聲說我們欠他的。


    心結如何解  被激怒時,交輝也曾試圖用暴力教訓孩子,但都被我擋住了,因為擔心在孩子心中留下更重的陰影。


  我讓交輝跟孩子的爺爺奶奶交流,也許孩子肯聽老人的話。


  我又錯了,孩子奶奶對我的仇恨不比孩子少,她解決問題的唯一辦法就是留住孩子,讓孩子住在她家。


  就這樣,孩子兩邊住著,并利用不暢通的溝通渠道逃學、打架、上網。


  對于這一切,交輝沒有任何有效措施,他束手無策,只將所有困難都推給我。


  口述:我從小三變成后媽慘遭兒子痛打小三離婚后媽  老人的冷漠,孩子的叛逆,丈夫的無能,我被這重重壓力包圍著,幾乎喘不過氣來。


  以前的我是個樂觀的人,總覺得是困難就可以克服,是問題就可以解決,可如今的情況讓我力不從心,前所未有地累。


    日子還得過,我繼續努力。


    這段時間以來,心中有個想法在悄悄萌芽:我想要個屬于自己的孩子。


  不是自私,我也是個女人,是女人都想做媽媽,概莫能外。


  我的父母也覺得可行,他們希望我能跟交輝好好溝通。


  交輝表示為難,他考慮得很多,不僅是經濟壓力,還有各種社會問題,多個孩子會多很多事情。


  他說他需要想一想,我給他時間,可不知怎的,這事竟被那孩子知道了。


  那天他回來得很早,以我沒及時做飯為借口,當著交輝的面對我動了拳頭……  我無法接受,一起生活了這么久,我為他付出這么多,他怎能如此冷酷地對我?想不通的時候,我連殺人的心都有,可他畢竟是個孩子,殺了他又能怎樣。


  為了安慰自己,我給自己找了個理由:交輝是愛我的,看在他的份兒上,原諒他的兒子。


  我如此這般催眠自己,可那一記記拳頭始終擂在我的心頭,讓我再也無法平和地面對。


  口述:我從小三變成后媽慘遭兒子痛打小三離婚后媽  這段日子里,我的情緒只剩下兩種:痛苦和猶豫。


  痛苦是因為自己被除了交輝以外的所有人誤解,猶豫是不知該不該放棄這段感情。


  這兩種消極情緒整日整夜地折磨著我,慢慢地,我開始覺得一切都毫無意義,連天空看起來都是灰色的。


  我想知道這樣的日子還要持續多久,也想知道自己還能堅持多久,我更想知道,如果現在放手,是不是能重新找回從前那個快樂的我。


    記者手記  砸爛了舊世界,自己就能建立起新世界嗎?未必。


  日子久了,你會發現,原來世(辦公室愛愛)界從來都是一個新舊交替的過程,男人樂在其中,女人不過是個兢兢業業的勞工。


  那段曾經自以為是的愛情,其實脆弱得不堪一擊。


    尤其是那些要做后母的,也許你是懷著高尚的目的來接手孩子,甚至為此做出犧牲,但在孩子的眼中,你終究是搶走他(她)母親位置的惡毒女人。


  這輩子,你大概只能抱著一個希望,那就是盡量維持相對友好的局面。


  不要奢望母子同樂的天倫景象,那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口述:我從小三變成后媽慘遭兒子痛打小三離婚后媽  查看更多網友口述>>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2月27日,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審判第一庭副庭長薛淑蘭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將 出臺家庭暴力刑事案件的司法解釋,對于如何定義家庭暴力、 家暴行為的分類以及如何定罪量刑等作出具體規定。


  該司法解釋目前已經擬定草稿,并有望于今年上半年出臺。


  這個消息,對于連續多年帶著“關于盡快制定家庭暴力 防治法提案來到全國兩會的尚紹華、柯錦華等婦聯界別的委員來說,無疑是一個喜訊。


  今年已經是尚紹華第7次在兩會上提關于家庭暴力立法的問題了。


  “如果今年能出臺相關解釋,那就意味著 國家這個問題的重視,也就離立法更近一步了。


  ”尚紹華委員告訴記者, 7年來,對于推動家庭暴力立法這一工作,她投入了很多精力,更充滿了感情。


  多年前,尚紹華在《中國婦女》雜志社工作時結識了一位名叫 陳明俠的法學專家,這位專家的水平和敬業精神給她留下深刻印象。


  從2000年開始,陳明俠等一批法學、社會學領域的專家學者和婦女工作者,在中國法學會開展了反家暴項目,并建立了反家暴網絡,致力于推動人們意識的改變,推動反家暴立法。


  2007年陳明俠找到尚紹華,向她講述了自己在反對家庭暴力網絡工作期間接觸到的許多觸目驚心的事例,希望作為政協委員的尚紹華能幫助她們反映反家庭暴力立法的問題。


  作為《中國婦女》雜志社的總編輯,尚紹華深知家庭暴力對女性的傷害,更感到自己有一份責任,就這樣她欣然加入了為保障婦女的安全和平等,呼吁立法的工作。


  一份連續7年反家暴提案背后的故事第一次收到陳明俠發來的材料時,尚紹華發現其中涉及的內容非常廣泛,并不符合提案撰寫的要求。


  為了寫好提案,尚紹華和陳明俠及反家暴網絡的專家們反復推敲、討論了多次。


  好在陳明俠本身是非常有成就的專家,因此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這一份關于呼吁反家庭暴力立法的提案在2007年被帶上了兩會。


  從那一年起,反對家庭暴力網絡每年都會給尚紹華提供最新的材料,而尚紹華每年也都會把這些最新的信息匯總成新的提案,再傳遞到全國兩會。


  對于尚紹華來說,只要家庭暴力防治法一天沒有出臺,對這個問題的呼吁,就一直是她的“使命”。


  尚紹華說:“其實,這些年對一個提案內容不停跟蹤的過程,也是對于一個事物不斷認識的過程。


  無論是反對家庭暴力網絡的工作人員,還是我,對家庭暴力這個問題的認識和了解都是在逐步提高的”。


  尚紹華告訴記者,剛開始幾次的提案后,相關部門給她的答復她并不滿意,總覺得答復內容空洞,缺乏實質。


  但慢慢的,她發現這個問題還是得到國家重視了。


  比如2013年,她就得到消息,說家庭暴力防治法已經被列入未來5年人大的立法規劃。


  一份連續7年反家暴提案背后的故事如今,在尚紹華眼里,這個提了7年的提案已經不僅僅是一個證明堅持的數字,更是一個凝聚了幾代關注家庭暴力防治法的人們心血的果實。


  “我第一次提這個提案的時候還是作為第十一屆政協委員,現在我已經是第十二屆政協委員了。


  而當年的反對家庭暴力網絡在社團改革中已經更名為北京帆葆,工作人員也已經換了一批又一批,但仍然還在堅持給我提供最新的素材。


  ”尚紹華感慨,幾年來,提案的內容從單薄到豐滿,建議從籠統到具體,有很多成長。


  參與的人也越來越多,所以才有了今天的成果,才有了多年努力后水到渠成。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我國已有的部門規章、地方性法規已經為我國反家庭暴力本土立法提供了實踐經驗。


  一些(上課被同桌用震蛋折磨的故事)非政府組織和公民的努力也為家庭暴力防治法的制定與實施奠定了廣泛的社會基礎。


  加上人大的立法計劃和最近要出臺的司法解釋,都為家庭暴力防治法的制定提供了可行性。


  所以我今年再提,就是希望能夠推動這項法律盡快出臺。


  今后我也會關注立法之后具體執行的問題,因為這一法律必須多機構合作才能執行,公安、法院的合作是保證,可探討的問題還有很多。


  ”尚紹華表示。


  一份連續7年反家暴提案背后的故事本文來自:人民政協報作者:奚冬琪延伸閱讀:一個女攝影師鏡頭下的家暴始末
https://twkfujas.weebly.com/9256988.html
https://twghrwedfvrtggh.weebly.com/9889966.html
https://twasasf.weebly.com/4030166.html
https://twgagaqsefg.weebly.com/2428614.html
https://twfgtyhujik.weebly.com/1912913.html
https://twcfdreaqwafg.weebly.com/9808306.html
https://twghyuiikytyujh.weebly.com/9689508.html
https://twbnhytusdfwqae.weebly.com/3907496.html
https://twzxcvbnmko.weebly.com/1569755.html
https://twgkhoiyouk.weebly.com/3045836.html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