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bian bondage

lesbian bondage


自從 鄭秀秀成年后,出落地越發水靈動人, 劉志剛早就對她垂涎欲滴。


  “沒事兒,就是桌子倒了。


  ”劉志剛故意大聲道,他知道鄭秀秀現在肯定 躲在自己的房間里,于是選擇不去戳破這份尷尬。


  他回到臥室繼續和 張春華翻云覆雨,腦子里想著青春貌美的鄭秀秀,更加神勇無敵。


  鄭秀秀看到他和她 媽媽在一起了?她看到他的 身體了?劉志剛對自己的資本很有自信,加上鄭秀秀又是個未經人事兒的姑娘,他甚至能 想到鄭秀秀小臉羞紅偷看的模樣,不禁心頭癢癢起來。


  張春華驚訝道:“哎呦,怎、怎么又來,啊……”這一晚,張春華嗓子都叫啞了。


  鄭秀秀耳邊縈繞著母親的聲音,腦中閃過一幅又一幅生動的畫面,又羞又忍不住浮想聯翩。


  翌日,張春華紅光滿面地起來做早餐,順便叫鄭秀秀起床。


  “秀秀,飯我做好了,媽媽去上班了。


  ”她又變回了溫柔賢良的母親,一點都看不出昨夜里與人偷情的影子。


  鄭秀秀臉色微紅地點點頭,面對母親時心情很微妙。


  一整個上午,鄭秀秀總是想起昨晚的事情,心煩意亂。


  更奇怪的是,每次想到那場景,她的身體就熱熱的。


  這種感覺很陌生,很新奇,無疑為她打開了一道新世界的大門。


  她想到同學們曾經的蠱惑,膽子變得大了起來,打開手機點開了一部小電影,躲在房間里偷偷看著。


  剛開始她有些害羞,甚至不敢直視那白花花一片的屏幕,到最后卻小臉通紅,呼吸也變的急促起來。


  不知不覺,身上的衣衫已經褪至一半,彈軟的飽滿暴露在空氣中。


  她小神悶哼著,回想著劉志剛那偉岸強健的身軀,感覺越發火熱。


  劉志剛受張春華囑托幫忙修水管,他剛打開門便敏銳地聽到鄭秀秀的臥室里傳來一陣壓抑的低吟。


  他立刻警惕起來,這聲音是鄭秀秀的不會錯,頓時大吃一驚,難道鄭秀秀帶男朋友回家廝混了?他又是氣,又是嫉妒,腦海里閃過白皙青澀的嬌軀任人采劼的模樣,下意識地喉頭一緊。


  里面的聲音越來越大,劉志剛終于忍不住,一腳踹開了房門。


  里面的場景,卻讓他徹底愣住了。


  鄭秀秀趴在床上,手中拿著一部手機,屏幕上播放著火辣刺激的畫面。


  她的小臉紅的如同一顆水蜜桃,衣衫盡褪,誘人的風景被劉志剛一覽無余。


  劉志剛幾乎是一瞬間便有了反應。


  他暗罵自己畜生,這可是春華的女兒,今年剛滿十八啊!鄭秀秀反應過來,小臉紅地要滴血,連忙將自己裹進了被子里。


  她羞的恨不能找個地縫鉆進去,而此時手機視頻還在播放著。


  “啊,好舒服,美死我了啊!”鄭秀秀趕緊將視頻關掉,兩人面面相覷,氣氛有一絲尷尬。


  劉志剛連忙解釋:“秀秀,你聽 劉叔解釋,我以為你被……”后半段話沒有說出口,因為鄭秀秀害羞地將自己全都裹進了被子。


  “劉叔,你快出去,我要換衣服。


  ”劉志剛趕緊出去關上門,腦袋里卻還滿是鄭秀秀那誘人的……過了一會兒,鄭秀秀從房間里出來,臉蛋兒還紅紅的,看起來煞是動人。


  劉志剛已經平復了身體的躁動,但眼神卻忍不住流連在她白皙的大腿上。


  鄭秀秀略帶羞澀地問:“劉叔,剛才的事情,你可以不要告訴我媽媽嗎?”劉志剛沉默了一會兒,良久才聲音沙啞地問。


  “秀秀,你剛才在房間里做……那種事情嗎?”鄭秀秀一想到自己被劉志剛看到那么羞羞的事情,她便無地自容,眼睛也不敢直視劉志剛。


  “啊,你長大了,肯定會有那方面的需求,劉叔明白的。


  ”劉志剛上下打量著她,從粉嫩的臉頰,到白皙修長的脖頸,以及那發育良好的上圍,飽滿挺立,兩條美腿白嫩修長,肌膚泛著誘人的光澤。


  她正值青春年華,嫩的仿佛能掐出水來,對劉志剛的吸引力可想而知。


  劉志剛喝了口茶,掩飾自己心頭的火熱。


  “平時經常這樣嗎?”鄭秀秀雙手絞著衣角,小聲地說:“我是第一次。


  ”“這種事情不能多做,傷身體的,劉叔也是為你好。


  (豁達大度)”劉志剛像是個慈祥的長輩一樣教育著鄭秀秀,心里卻將她曼妙的身材勾勒個遍。


  “我知道了,劉叔,拜托你不要告訴媽媽……她知道了會罵我的。


  ”“放心吧,我不會說的。


  ”鄭秀秀這才放下心來,心里 充滿了感激。


  劉志剛起身修理水管,順手脫下了自己的外套。


  充滿陽剛氣息的身體暴露在鄭秀秀的眼下,劉志剛木匠出身,雖然年近五十依然健碩,背影十分寬厚。


  汗水順著他小麥色的肌膚流下,鄭秀秀想到了昨天劉志剛和母親在床上的畫面,有些口干舌燥。


  剛剛獲得撫慰的身體,仿佛又重新熱了起來。


  房間里似乎越來越熱,鄭秀秀的臉頰冒出了薄汗。


  劉叔的身材可真好,比她學校里的那些白斬雞男生強多了……或許是生命中缺少父親的角色,鄭秀秀對這種充滿成熟魅力的男人充滿了憧憬,比如眼前的劉志剛。


   而且,這么一雙手,肆意的把弄,強烈的舒爽感壓過了內心的羞恥,心跳如麻,浮想綿綿。


  自從她嫁給了她老公周陽,每次羞羞的時候都是速戰速決,從未體驗過女人真正的樂趣,等她懷孕后,周陽又擔心動了胎氣,孕期一次都沒碰她,孩子出生后,他又跑去國外務工,可想而知內心有多么空虛、寂寞啊。


  而現在被他 傻子弟弟 周斌這么一弄,王妍的那份激情之火徹底點燃了,眼睛渴求的盯著周斌剛剛被她撥弄的地方。


  周斌又用勁按了幾下,王妍隨之痛叫了幾聲,額頭冒出冷汗。


  “怎么了?”周斌裝著傻乎乎的樣子,松開了手。


  “不要停哦,停下 嫂子會更疼……”王妍 顫抖道。


  周斌猛地吞了口口水,說道:“可是我有點餓了。


  ”現在這一大團,熟透了,太勾人心魄了,這要是吃上一口,豈不是舒服死了?周斌裝傻還裝的真像,估計也是看準了王妍的心思。


  “餓了?”王妍突然腦瓜開竅,以前她看過一點醫學知識,這種情況,用嘴巴猛吸也能治,而且這樣出來的更快。


  思慮完后,望了望周斌,羞愧不已,可轉念一想,他是個傻子,懂什么呢?讓他來,他哪懂男女之事?經過一番思想斗爭后,王妍壓抑不住心底的欲念。


  “ 阿斌,你要是餓了的話,就喝吧, 寶寶能喝,你也可以!”這話一聽,周斌的腦瓜瞬間炸開了,啥都不管了,跟個瘋子一樣,直接撲在了王妍的懷里,雙手摟著王妍的細腰,頭低下咬住,然后肆意的吸允起來!“咿咿!”王妍忍不住興奮,美眸睜的大大,閃爍著復雜的光芒。


  她安慰自己,周斌是個傻子,什么都不懂,自己這么做都只是為了寶寶……可突然,一陣詭異的柔軟感在胸前纏繞起來,酥麻的更強烈了,竟讓她忍不住直接抱住了周斌的腦袋,緊緊地摁在懷里。


  咕嚕!周斌吸著吸著,一陣陣濃香沿著喉嚨,灌入到他嘴巴里,這味兒真是甜啊,惹的他全身哆嗦不定,大手漸漸摸向王妍的翹臀。


  這讓王妍頓時羞愧不已,但又舍不得松開。


  恍惚間感覺自己的雙腿間有東西貼著,迷糊中睜開眼,悄悄往下望去,只看見周斌的褲子,藏了大炮,都要把褲子給炸開了。


  “阿斌……”頓時,王妍腦袋一片空白,腦子里只剩下一種無恥的念頭。


  “咋了?”周斌突然抬頭,瞄了一眼嫂子臉上的表情,判定她現在肯定是對我著了魔。


  “周斌,你再往下一點。


  ”王妍的語氣幾絲柔弱,帶了點嬌羞。


  周斌聞言,眼光一涼,知道她已經情傾自已,為了降低她心底的戒備,還裝著傻傻的樣子,問:“嫂子,不是這里被蚊子咬了啊?”王妍羞愧的面紅耳赤,渾身麻軟,有點無法自拔,“是蚊子太多了,也咬到其他地方了,阿斌,你快點幫幫嫂子啊……”“哪里?”“往下一點嘛。


  ”王妍目送秋波,看著懷里的男人,雙腿不禁夾了夾,減輕那種瘙癢感。


  周斌顫抖的手,將王妍的衣扣,一顆顆的解開,完美之處瞬間綻放!“是這里嗎?”周斌指著王妍的小腹處。


  “嗯。


  ”王妍微微點頭。


  周斌伸出了舌頭,沿著腹部的白皙,緩緩往下。


  “繼續,繼續……”王妍扭擺著小蠻腰,渾身熱的發燙,不由得將肚皮往周斌臉上擠壓,腿腳往他胳膊上磨蹭。


  周斌早已邪火怒燒,一路往下,在小腹處打了三個圈圈,吧唧吧唧的。


  這種感覺,都要把王妍給急瘋了,她以前哪里享受過這等舒暢啊?如果早知道自己老公那里那么不堪,怎么可能輕易的就跟他結婚?現在后悔了,可是還有補救的機會嗎?不知不覺間,她竟然將長裙褪下。


  迎面而來的熱氣,讓周斌腦袋一片空白,立馬低頭,對著那美妙之地一陣狂吸,自己也著手準備松開褲腰帶。


  可正在這時。


  哇哇!旁邊傳來小侄女的哭鬧聲。


  王妍這才猛然驚醒,想著身上的可是周斌,不是自己的老公啊!周斌再傻,他也是個男人,可不能突破這個底線啊,不然不光對不起自己老公,也無法做人了!“好了,阿斌,嫂子好些了。


  ”王妍匆忙提上褲子,抱著小侄女給她喂奶,然后狼狽的從屋內快走而出。


  此時的周斌一臉懵逼,欲哭無淚,剛提上的興致,這就結束了?身下早已火熱,漲得 難受,卻中途被暫停了,這種滋味虧了真是折磨啊!周斌長嘆一口氣,回了自己的房間,休息了一陣,可腦海里依舊浮現著嫂子王妍物美的倩影,胸前的完美,白嫩的肌膚。


  一想到這,他就異常難受,壓抑,甚至某個地方有點微微泛疼。


  他想去沖洗個冷水澡,給自己降降溫,剛到院子里,突然聽見一陣迷人的嗓音,從偏房傳出。


  仔細一看,竟發現偏房里,嫂子閉著眼,打了一盆熱水,俏臉紅潤,用毛巾磨蹭著身子。


  她享受著這種自我安慰的愉悅,雖然知道這很羞恥,但就是控制不住,老公能力 不行,常年空虛寂寞,突然被周斌點燃,宛若打開了心靈的窗戶,瞬間淪陷。


  她閉著眼,開始回憶方才周斌給自己享受的場景。


  周斌本來就難受的要死,看到這一幕,更是激動,腦子嗡嗡叫!現在小侄女也睡著了,家里就剩下我跟嫂子了,無人能打擾我們之間的秘事。


  他突然想到了一個瘋狂的注意。


  當然,他還是在裝傻,躡手躡腳的進了偏房。


  王妍注意到動靜,回頭,慌張的提起褲子。


  但看見周斌那里的動靜時,暖流肆意,那里難受得不行。


  “嫂嫂子,熱,熱,洗澡澡……”周斌裝的傻里傻氣,對王妍呆滯的說道。


  “好,好啊……”王妍顫抖道,眼神一直勾著周斌看。


  這幾年,周斌因為是個傻子,生活起居都是她照顧的,她心底也跟往日一樣說服自己。


  再說,周斌智商跟弱智一樣,很好哄,他一定能給自己保守秘密。


  而且大晚上,村里家家戶戶都睡炕上了,就算鬧出再大動靜,也不會被察覺。


  想到這,王妍心跳都要跳到嗓子眼了。


  “阿斌,要洗澡的話,得把衣服脫光才可以。


  ”“哦。


  ”周斌點了點頭,但裝的很笨拙的樣子,手忙腳亂,難脫。


  王妍心底一急,直接 伸出手幫周斌脫下了汗衫。


  周斌身子骨很結實,孔武有力的肌肉凸顯出來,在暗黃燈光下散發著雄性的光芒,身材魁梧,很有力量感。


  嫂子王妍見狀,開始有點癡迷起來,突然有點埋怨為什么自己老公沒有這么好的身材呢?隨后,竟當著周斌的面,伸出手放在他八塊腹肌的小腹,覆蓋上去。


  周斌感覺舒服極了。


  很快,周斌就被弄得邪火焚身,如果不是克制了,早就推倒了!“好熱熱……”周斌不禁喘道。


  “阿斌,你別急哦,嫂子這就讓你涼快涼快哦。


  ”王妍眼睛一亮,伸出手抓住了周斌寬松的褲頭,輕輕往下一拉。


  只見褲頭里隱藏的恐怖,嘴巴微微張開,貪戀又有點害怕的盯著。


  周斌異常難受,抓住自己的底褲,想脫下來。


  “先不要……”王妍驚呼一聲,到了關鍵點,她有開始猶豫了。


  “嫂子,洗澡澡不要脫嗎?”周斌裝的傻里傻氣的問。


  “先洗上面吧……”王妍還是忍了忍,咬著貝齒,目光依舊停在周斌的那里流連忘返。


  她深吸了一口氣,意圖讓自己先冷靜下來,隨后拿著肥皂給周斌身上涂抹,輕柔的手掌,在胸口,四肢處輕擦起來。


  每一次溫柔的滑動,都讓周斌渾身微顫,嫂子的手可真是嫩滑啊,碰在身上,真舒服呢。


  “這兒,這兒,還沒擦呢。


  ”周斌指著胸口。


  王妍愣了愣,俏臉微微一紅。


  “別,別著急,嫂子,這就給你洗。


  ”隨后,緊張不安的嫩手開始放在了他的胸口,輕輕的覆蓋上去。


  (日本人真人愛視頻全部過程)王妍碰了幾下,再也忍不住了,面紅耳赤的把玩著,手開始撥弄起來,一股股熱浪涌上心頭,將自己胸前那對緊緊貼在周斌健壯的后背上擠壓。


  周斌感覺到無盡的酥癢。


  “喔……”他忍不住叫出了聲音。


  嫂子的手法實在是太好了,而且那對碩大的按摩更是舒服無比,周斌不禁羨慕起自己大哥,要是自己有這么極品的老婆,該多享受啊。


  “阿斌,你咋啦?怎么突然叫出聲音了?是不舒服嗎?”王妍輕問。


  周斌傻乎乎的搖頭,“你洗我上面,可是我下面難難受……”“可能因為臟,所以難受,別急,待會兒我就給你洗。


  ”王妍顫抖道。


  搓完胸膛后,她抓起水瓢。


  打了一勺水潑在了周斌身上。


  嘩啦啦……一陣熱水從上而下,周斌的底褲很快就濕了,濕透的褲子直接黏在上面,更明顯了!王妍更驚呆,恍惚中,她有些意亂情迷,情不自禁的伸出手夾了夾,意圖將周斌身上最后一層包裹給拉下。


  嘩!恐怖跳了出來,王妍匆忙一瞥,羞的眼珠子渾圓。


  周斌緊盯著嫂子這一張俏臉,雖難受,但也不想催促,擔心嚇到了她。


  王妍心跳不已,微微低下頭,也不敢對視,裝模作樣的拿著毛巾擦拭著周斌的小腿。


  等她表情越來越從容的時候,突然微微站起身,伸出手覆蓋住,快速的涂抹肥皂!擦拭的時候,手在顫抖,跟犯錯的小孩一樣。


  周斌激動的說不出話來,只感覺身子輕飄飄的,舒暢到了極點。


  場面頓時變得有點沉默。


  稍傾,王妍動作幅度更大了。


  周斌驚呼一聲,只感覺一陣微疼,被夾著,漲得有點難受。


  他故意傻乎乎道:“嫂子,我這兒,這兒咋越來越大了啊……”王妍聽到周斌問出這么傻的話,防備更放低了,噗呲笑出了聲音:“是啊,阿斌,這是為什么呢?”周斌腦瓜一想,兩眼金光,“是不是跟上次你喂寶寶,被蚊子咬了一樣啊?”王妍撲通亂跳,“嗯,對呢。


  ”“那不行,我得去找村醫……”周斌假裝的很著急,要走的樣子。


  王妍一下就慌亂了。


  自己剛上了頭,反正自己現在干啥,這個傻子小叔都不懂,膽氣就更大了。


  “別啊,這點小病找醫生干嘛?你上次幫了嫂子,嫂子這次也幫你啊……”“噢。


  那就快點吧。


  ”周斌心底早已激動不已,但還是強壓著,裝傻道。


  “好。


  ”王妍顫抖著抓住,再揉捏了一陣:“上次你用嘴巴幫我,這次換嫂子幫你,好不好?”“能行嗎?”周斌故意表現一臉茫然。


  王妍俏臉滾燙,櫻桃小嘴,滑膩膩,又軟又柔,這要是能……豈不是要成神仙了?“阿斌,你就好好坐下,剩下的你就交給嫂子吧。


  ”王妍溫柔道。


  說完,王妍端來一張木凳子,周斌乖乖的坐下,將腿緩緩張開。


  王妍眼睛迷了一層霧,眼珠子滴水般的清澈,隨后半蹲下來,兩手一壓,朱唇微微張開,埋下了頭。


  喔……阿斌身子猛地一緊,感覺自己進入一個柔軟之地。


  這是一種鉆心的爽啊。


  抬頭看著嫂子那張俏臉,羞澀中帶了無盡的魅惑,這種體驗無與倫比。


  
https://twkjhiuhkio.weebly.com/9967861.html
https://twfghtytjhn.weebly.com/9536458.html
https://twfgfgsdfvcsg.weebly.com/892899.html
https://twfghtytjhn.weebly.com/2734055.html
https://twfghtytjhn.weebly.com/9173451.html
https://twfgtyhujik.weebly.com/896270.html
https://twjghtuyohglodf.weebly.com/5338160.html
https://twfgduyjytg.weebly.com/1539626.html
https://twngavdgo.weebly.com/8802743.html
https://twhjtyhdfgsdfh.weebly.com/9654199.html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