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ni 658

ssni 658


李小沛長得很漂亮,眉宇之間有一股天然的魅惑,體形纖瘦,凹凸有致,跟 慕容雨比起來,她有種妖艷的氣質,完全是另一種味道,尤其是那圓鼓鼓的胸脯,雖然少了一絲清純,但卻充滿了成熟野性。


  自從沉睡了多年的荷爾蒙被慕容雨勾引出來后, 老張也不知道怎么了,滿腦子都是齷齪的想法。


  慕容雨這會心思都在李小沛身上,喂了幾口藥,李小沛都吐了出來,急得她兩眼都要冒火。


  “張叔,怎么喂不進去?”“啊?”老張想了想, 說道:“沒有其他辦法了,只有用嘴喂了。


  ”慕容雨想了想,自己喝了一口,然后嘴對嘴地喂起了藥,但奇怪的是,李小沛根本灌不進去。


  “張叔,我,我不會喂,怎么辦?”慕容雨急得滿頭大汗,白色的襯衫下,那完美的體形慢慢地浮現出來,看得老張暗暗咽了好幾口唾沫。


  “唉,我來吧!”老張裝作很難為情的樣子,實際上心里樂開了花,雖然他心里差不多都被慕容雨占據了,但在喜歡的人面前,跟另外一個 女人親嘴,想想都( 男人抓胸將機機桶美女口述)刺激。


  慕容雨遲疑了片刻,心里說不出的羞惱,可想想只有這個辦法了,她有點賭氣地把藥碗遞給了老張,把頭轉向了一旁,鼓起了腮幫子,似乎生起了悶氣。


  “傻丫頭,別多想,救人要緊。


  ”老張柔聲說著,猛吞了一口藥,附身下去……聽到老張的解釋,慕容雨面色緩了下來,可下一秒,她又很苦惱,她發現自己似乎真的喜歡上了老張。


  這個發現,讓她心里一陣慌亂,開始悶頭胡思亂想起來。


  李小沛的唇舌之間,有一股淡淡的幽香,這味道,跟慕容雨身上的女兒香,截然不同,但同樣很讓人迷醉。


  老張敏感地發現,李小沛已經不是雛了,但他并不在意這些。


  他接著撬開了李小沛的牙關,用舌尖頂住了最深的喉舌,一邊享受著芬芳,一邊緩緩把嘴里的藥灌下。


  連續喂了幾口,李小沛有些蒼白的臉,慢慢浮現出了一絲紅暈。


  “好了嗎?”慕容雨轉身看著老張,見他總算喂完了藥,立即追問道。


  “等等看,我去拿痰盂盆。


  ”老張把所有的都準備好后,李小沛突然“哇”地一聲,把肚子的 東西都嘔吐了出來。


  “好了。


  ”等到清理干凈后,李小沛總算清醒了過來,看到眼前的一切,似乎想起剛才發生了什么。


  “嗚嗚嗚,小雨,謝謝你。


  ”李小沛抱著慕容雨,哭得像個孩子。


  “你不要謝我,該謝謝老張。


  ”慕容雨說道。


  “張醫生?就是那個你朝思暮想的人?”李小沛立刻止住了哭聲,把目光投向了老張,來來回回打量了他好幾眼。


  “這么老?小雨,這個真的是那個老張?很普通啊。


  ”被她一說,慕容雨鬧了個大紅臉,想要解釋,又生怕引起老張的懷疑。


  氣氛說不出的尷尬。


  老張卻心里一喜,看來慕容雨跟她的朋友提起過自己,其中的意義自然非同小可,想到這,他心情大好,這一個星期的等待自然也變得沒那么難熬了。


  “喂喂喂,老張是吧?我沒說錯啊,小雨,他真的很普通啊。


  ”李小沛說話很直接,卻讓氣氛變得更加尷尬。


  頓了頓,她又自言自語道:“難道……老張給你下了什么藥?讓你對他有了好感?甚至晚上睡覺的時候,都念念不忘的。


  ”“好啦,別亂說。


  ”慕容雨鬧了個大紅臉,趕緊拉住了慕容雨,生怕她再亂說,這些天她晚上時不時會夢到老張,空虛的時候甚至還會幻想老張的樣子,然后把手往下深入……老張心里更加驚喜,見慕容雨羞惱的樣子,他干咳了一聲,立刻轉移話題道:“對了,你是吃壞了什么東西?可以說說嗎?”“剛在家吃了點薯片,我也沒吃什么啊。


  ”李小沛蹙起眉頭,她努力地回想了一會,說道。


  “嗯,看樣子,你連吃了什么東西導致的食物中毒都不知道,這樣吧!我陪你們回去看看,免得你再遭罪。


  ”老張一本正經地說道。


  李小沛眼珠子一轉,瞅著老張看了好幾眼,突然梨渦淺淺一笑,意味深長地說道:“好吧,那就麻煩張醫生了。


  ”其實,李小沛的生活閱歷遠比慕容雨要豐富,這老張她一看,就知道對慕容雨不懷好意,但她并不打算說破。


  雖然跟慕容雨合租,兩人關系也不錯,但李小沛內心深處卻瘋狂地嫉妒著慕容雨,因為在學校,很多人都暗戀著慕容雨,而她就想搶。


  曾經有個很優秀的男生,偷偷給慕容雨遞了情書,被她截了下來,然后她去追求了那個男生,這種刺激感讓她覺得很爽。


  這一個星期,她在慕容雨的耳中聽到了不少有關老張的詞匯,所以她早就悄悄留了心思,雖然老張是個老年人,但她一點不介意搶過來。


  慕容雨雖然覺得老張跟李小沛有點奇怪,但老張的話,她也挑不出什么毛病,便攙扶著李小沛回到了租住的地方。


  “你們先呆著,我在屋里檢查檢查。


  ”老張煞有其事地在房間里轉悠著,檢查了桌上的一些零食,發現居然早就過了保質期了,難怪會出現食物中毒的情況。


  說明了這些事項,他尿意襲來。


  李小沛大概猜出了老張想要干什么,指了指衛生間,沖他微微一笑。


  老張有些尷尬,但也沒推辭,向著衛生間走去。


  剛解決完,他冷不丁看到旁邊臟衣服簍里有一條白色的小底褲,在想法的驅使下,他顫著手,拿了起來。


  上面還有些異樣東西留下的痕跡,老張一下子興奮起來。


  他把底褲拿起來聞了聞,嗅著女性特有的氣息,渴望瘋狂地席卷而來,腦子幻想著慕容雨那迷離的樣子,忍不住地開始自己折騰起來,臉呼吸都不受控制了。


  當他終于忍不住時,通體一陣舒服。


  舒服完后,老張又有些擔心,生怕被慕容雨發現底褲上的杰作,她會不會覺得自己很猥瑣,然后從此不再搭理他。


  “老張,好了嗎?我,我也憋不住了。


  ”門外傳來了慕容雨的聲音。


  “哦,好了,好了。


  ”老張來不及清理戰場,便把底褲放回了原處,開了門,看到慕容雨那嬌俏無雙的樣子,不知為什么,他腦海中再次生出了邪惡的想法。


  回到房間,老張立刻給慕容雨發了條 信息,“小雨,明天在家嗎?我到時候拿點消毒液,給你住的地方消消毒,怎么樣?”“好!”過了不久,慕容雨就回了信息。


  這小丫頭總算回信息了,老張捧著手機,反復看著這一條簡短的信息,興奮的幾乎整個晚上都沒睡。


  第二天一大早,他就開著車向電子市場奔去。


  在電子市場上,老張買了一個無線自帶電池的迷你針孔攝像頭,聽老板說這是最新產品,功能十分強大。


  老張問清怎么安裝和使用后,急匆匆地趕了回來。


  坐在診所里,無聊地發著呆。


  等到大概到十一點左右,慕容雨終于發來了信息,“張叔,你過來吧!”再次來到慕容雨租住的地方,老張就像個孩子一樣,興奮地跳了起來,正盤算著怎么把攝像頭裝在慕容雨的房間。


  “那個,張叔你清理吧,我去上課了。


  ”慕容雨低著頭,避開老張的意思太明顯了。


  老張心里興起一抹惡趣感,在她穿過自己的時候,故意在她的身上碰了一下,她的臉瞬間通紅,十分誘人。


  慕容雨腳步更快,眨眼就下了樓,消失在老張的視線范圍外。


  機會來了。


  等到慕容雨走后,老張裝模作樣的灑著消毒液,卻發現自己忘記問了,到底哪一個房間才是慕容雨的。


  觀察了一陣,兩間臥室風格明顯不一樣,其中一個很卡哇伊,床上都是些卡通人物,另外一個則稍微成熟一點。


  老張立刻判斷,那可愛風的肯定是慕容雨的。


  他立刻拿出了買來的攝像頭,選了一個隱蔽,視角對準床頭的地方,快速地安裝起來。


  這種攝像頭非常小,小到只有指甲粒那么大小,就算是仔細觀察也很難發現他的存在。


  等裝好后,老張把房間灑完消毒液,迫不及待地回了診所,他打開電腦,將驅動安裝好,點開屏幕圖標。


  畫面框彈了出來,老張嘗試著把視頻不斷地拉大,無比地清晰,怪不得那老板一個勁地說這新產品很先進。


  想想以后都能看到慕容雨那迷人的 身體,老張內心就無比地激動。


  正打算再研究一下,李小沛卻出現在了診所外面,得虧了老張視力好,立刻把電腦關掉了,從昨天的接觸,他發現這 小妮子可不像慕容雨那么單純。


  “老張,我身體不舒服,你再給我治治?”李小沛嬌滴滴地說道。


  老張不由眼前一亮,這小妮子今天穿了一件低圓領T桖,胸前的那兩團柔軟高高地鼓起,走起路來,上下顫動著,實在是美不勝收。


  “老張,你看人家哪里呢。


  ”李小沛今天跑來,其實另有目的,見老張色瞇瞇地看著她,心里不怒反喜,裝作一臉嬌羞地樣子,那雙大水眸似嗔似羞地看著老張。


  “啊,好看,就要多看一點。


  ”老張笑了笑,他畢竟是近五十歲的老男人,吃過的鹽比李小沛吃的米還多,雖然不知道這小妮子的目的,但肯定沒安什么好心。


  即便如此,老張還是看呆了眼,這小妮子太會利用自己的身體優勢,尤其眉宇之間那股天然地媚態,哪個男人經受得住。


  “老張,你真壞。


  ”李小沛啐道,走到老張面前,撒嬌似的在他的胳膊上蹭啊磨的。


  感受到手臂那軟綿綿的味道,老張不由地心神一蕩,表面上卻還裝作若無其事地說道:“好了,你坐好,我給你檢查一下。


  ”雖然這小妮子跟慕容雨比起來,還是差了點那個味道,但渾身上下透著的那股子青春氣息,讓老張內心還是有點小激動的。


  上了年紀的,面對比自己小很多的女性,總會渴望發生點什么。


  “那就謝謝老張了。


  ”李小沛一邊說著,一邊卻在暗暗打量著老張,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她發現老張不僅年紀大,長得實在很普通,慕容雨怎么會看上的?難道老張真的有過人的本領?不管怎么樣,今天一定要把這糟老頭的底細試出來。


  老張把完脈,說道:“你身體沒啥問題了,只是這幾天最好吃點清淡點的食物。


  ”昨晚她食物中毒,經過他的治療,自然不會出現多大的問題。


  “真的嗎?可,可我胸口疼的厲害。


  ”李小沛雙手用力地擠了擠胸口,苦著臉說道。


  老張抬眼一看,咕噥猛地吞了一口唾沫,那胸前的兩團因為被擠壓的原因,露出了一條很深的溝壑,再細細一看,這小妮子里面完全是真空的,那完好的形狀毫不保留的展露出來。


  她,這是想干什么?老張內心充滿了疑惑。


  “唉喲,真的好疼。


  不信,你摸摸看。


  ”李小沛拿著老張的手,直接放在了她的胸脯上。


  軟滑。


  不僅彈性十足,而且真的很大,一只手很難完全握住。


  老張觸手的那一瞬間,自己那顆老心臟都要飛了起來,這樣的規模他之前不是沒有摸過,但這種突然到來的艷福,讓他更覺得刺激。


  “唔!”李小沛俏臉浮出一抹緋紅,輕聲哼了出來,雙眼悄悄掃過老張,見他一臉享受的樣子,暗道:這老張也太容易搞定了吧,真不知道慕容雨怎么會看上他的。


  不過,慕容雨,這老張很快就只屬于我了。


  李小沛心里充滿了得意。


  “那我給你揉揉吧。


  ”送上門來的東西,不吃白不吃,老張嘿嘿一笑。


  “嗯,那就麻煩老張了。


  ”李小沛俏臉更紅,她閉著眼睛,緊抿著嘴唇,看起來很誘人。


  揉捏了一陣后,李小沛臉上的表情從一開始的驚訝,慢慢地變成了一種自然而然的愉悅潮紅,口中的喘息聲漸漸更重,雙眼迷離地看著老張,心里總算明白慕容雨為什么會看上了老張。


  老張的那雙手,太有魔性了,她經歷的男人不少,但沒有一個人能有這么大的魔力,光憑借一雙手就能讓女人這么舒服,把渾身的欲望完全激發出來。


  這時,她眼里透著渴望,“老張,再,再用力一點,我想要。


  ”“嗯!”老張手上的力道不自覺地加大了,心里卻很訝異,雖然他對自己的手法很自信,但畢竟很多年沒使用了,也就之前在慕容雨身上用過,可也沒有像小妮子,這么快就被按出了感覺?李小沛開始變得有些放肆,雙眼來回打量著老張,一雙纖細的手慢慢地抱住了老張,在他的身上來回摸了起來。


  我去。


  老張感受著身體和心里的雙重刺激,這小妮子的手法也很不錯,看來在男人身上學了不少的經驗。


  李小沛一陣亂摸,按向了褲襠深處,當她觸碰的那一剎那,雙眼更是充滿驚訝,這也太恐怖了吧?得多大的規模,才生出了這東西。


  雖然老張年紀大了點,但憑著這么夸張的本錢,難怪,慕容雨會看上了他。


  李小沛很生氣,以前還以為慕容雨是個清純少女,沒想到內心也是很狂野,要不是今天來刺探一下機密,險些就錯過了這么好的男人。


  “小丫頭,我年紀都比得上你爸了,你怎么能在叔叔身上亂摸呢。


  小心叔叔打你的小屁屁。


  ” 在一處早餐店里,我細嚼慢咽著依然燙嘴的小籠包,一邊緊了緊懷里的 十萬塊錢,一邊在回想這整件事中的種種歷程。


  從一開始知道被騙,到最后忍辱負重,又幾經辛苦用盡手段,才終于將這十萬塊錢拿到了手中。


  在很多地方,我依然幼稚的可笑。


  甚至于經常茫然失措,想不到任何辦法去補救。


  要不是找到了 趙飛和羅筱,只怕我現在要么被迫簽字,要么就已經跟徐浩和 梅香撕破了臉皮,不管是哪一種, 房子都不會是我的,懷里的這些錢 也不會是我的。


  我一邊在檢討得失,一邊又不禁生出些許慶幸,以及報復后的愉悅感。


  最后的最后,這錢還是回到了我的手中,即便還要分成兩萬塊給趙飛他們,我依然還剩下八萬。


  十五六萬的房子只剩一半的錢,教訓雖然慘痛,卻總好過什么都沒有。


  而且我的手腳也做得干凈利索,梅香走了,即便她知道了這錢被我掉包,以后也不會再回來,更別說回到村子里去。


  給她的那些錢,除了第一張是真的,其他的都是給死人花的冥幣,是羅筱和趙飛之前就已經幫我準備下的,一是怕黃彪他們事后可能翻臉,二就是為了應付梅香。


  梅香最后還是選擇了背叛我,雖然一個女孩子帶著一千多塊錢去往另外一個陌生的城市只怕兇多吉少,但自己造的孽總要自己承擔,我給過她機會,她自己不自愛又能怪得了誰。


  “一千塊錢就當我買了你的處女膜吧。


  ”我不無惡意的遐想,心中更是涌動著一陣陣莫名的快意。


  老實人不能總是受欺負,真的逼急了,也是會跳起來咬人的。


  對面 銀行的門已經開了,我吃下最后的兩個小籠包,又把豆漿給喝了,結了賬后便帶著十萬塊錢邁步走入銀行。


  銀行的柜員也才剛剛開始上班沒多久,這是一家支行,規模也不算小,(玉米地做爰全過程)門口有保安站著, 讓我更多了幾分安全感。


  因為來得早,所以很快就排到了我。


  “你好,你想辦什么業務。


  ”窗口坐著一個打扮的極為精致美麗的女子,她穿著銀行職員的職業套裝,銀行規格高,紅黑相配的套裝倒有點像是空姐的衣服,讓我不由得眼睛一亮,多看了一眼那個女人。


  似乎是我的目光太過直接,女人柳眉微蹙,她的眼睛極是好看,水汪汪的仿佛含著情意綿綿的秋波。


  她皮膚白皙,膚如凝脂,一張小嘴畫著淡淡的唇彩,格外勾人。


  雖然是坐著看不清身材如何,但光是看她纖瘦的身形和那鼓囊囊被衣服包裹著的前胸,就可以知道她的身材應該也是極好的。


  還真是個迷人的尤物,梅香跟她比起來,還真的就是一個村姑。


  我心里不自覺的做著比較,卻也總是有種異樣的錯覺,眼前這女人我似乎在哪里見過,可偏偏她這般俏麗精致的都市白領范麗人,我以前應該沒有接觸過才對。


  “這位先生,你到底要辦什么業務”見我呆呆的坐在那里看她,女人開始不耐煩起來。


  “哦,我要存錢,你幫我重新開兩張卡啊不,三張,你幫我開三張吧。


  ”女人職業化的笑笑,但低下頭時,還是讓我聽到了她聲音不大的抱怨:“錢沒多少,卡倒是開的不少,真當自己是誰啊。


  ”我的臉微微一紅,好在我人長得黑,皮膚也粗糙,倒是沒被人看出我的窘迫。


  想了想,我道:“要不開一張也行,就幫我開一張吧。


  ”開三張本來是準備直接給趙飛和羅筱一人一張銀行卡,但我后來想了想,這些銀行卡都要實名開具的,我隨隨便便把我的銀行卡給他們,好像也不太好,為免了以后麻煩,干脆還是給他們現金好了。


  但我這想法這銀行里的女人卻是不知道,她更加不耐煩了些,語氣都變得有些沖:“到底是三張還是一張,你想清楚了沒有”我老實道:“想清楚了,就一張。


  ”她白了我一眼:“要存多少。


  ”“存存八萬吧。


  ”“多少”女人驚呼了一聲,隨后似乎也意識到了不對勁,忙收了聲。


  有些古怪的看了我一眼,原本板著的臉上倒是擠出了一絲笑:“看不出還挺有錢的,現在的農民還真是厲害。


  ”她似乎是在自說自話,我裝傻聽不懂的笑笑,心里倒是覺得她笑起來挺好看的,或許她是被我有這么多錢給震住了,錢果然是男人的腰,有錢腰桿子就挺的起來。


  女人開始熟練的幫我辦卡,看著她清新動人的模樣,我的心倒是有些癢癢起來。


  以前電視里不是也常演,男人有錢了,女人自己就靠上來了。


  會不會我現在有錢了,這個銀行里的女人,也會看上我看著她的櫻桃小嘴和那銀行柜員制服下飽滿的酥胸,我心里不由得一陣燥熱,昨晚辛苦了大半夜的 騾子,這會竟又不知死活的開始蠢蠢欲動。


  點鈔機嘩嘩的點著錢,很快,清點完畢,她又讓我連續輸入幾次密碼后,便把辦完的卡給我遞了過來:“一共八萬塊錢,你拿好了,以后取錢可以去銀行外面的取鈔機上取。


  ”“我知道的。


  ”我伸手過去,鬼使神差的,竟是大膽的趁機抓了她的小手一下。


  她嚇得忙縮回了手,不知道我是不是故意的,她也不便在工作時胡亂發火,瞪了我一眼,帶著火氣道:“你的卡已經辦好了,如果沒有其他事,你可以走了。


  ”生氣都這么好看,果然是鎮子上的女人。


  我有些渴望的咽了口唾沫,我也不知道自己這是怎么了,或許是食髓知味,又或是男人當真有錢就變壞,現在的我,似乎的確變得大膽了很多。


  雖然心中有念想,但我這會還有其他事,自然不會真的精蟲上腦去做出什么蠢事來。


  很快我便離開了銀行,帶著兩萬塊現金和新辦的銀行卡去找趙飛和羅筱,只是這會的我卻并沒有察覺,那柜臺后的美麗女人,在看著我離開的背影時,似乎有些若有所思。


  半個小時后,我敲響了趙飛家的門。


  門開,但出現在門前的不是趙飛,而是羅筱。


  只是一眼,我便有些目瞪口呆。


  一身紅色的睡衣,睡衣單薄的都幾乎半透明了,透過睡衣,能清楚的看到羅筱里面穿著的一件黑色胸罩。


  春光乍泄,又是我暗戀多年的對象,我目光癡癡的望著她美好的身體,一時間竟是忘了掩飾。


  “哎呀,來了怎么也不說一聲。


  ”羅筱臉紅紅的忙用手擋住前胸,作勢就要往里面走。


  “騾子來了啊。


  ”趙飛從身后將羅筱半抱在懷里,見羅筱掙扎著要去換衣服,哈哈笑道:“有什么好害羞的,你又沒露點。


  騾子是自家兄弟,就這么穿吧,沒事。


  ”說著,一邊把我讓進屋,一邊拉著羅筱在沙發上坐了下來。


  羅筱將一個抱枕拿來抱在懷里,這才感覺好些。


  一旁的趙飛搓著手,滿臉是笑的看了眼羅筱,揶揄道:“我就說吧,騾子最講信用,肯定不會騙我們的。


  ”羅筱同樣心情很好,嫵媚一笑,如同花般燦爛:“昨晚又是誰整晚都睡不著覺來著,現在還怪我嘍”此刻穿著居家睡衣的羅筱,卻不知道自己這會有多么迷人,她慵懶的風情和嫵媚的眼神,都讓我不禁有些怦然心動。


  但有趙飛在旁,作為他的朋友,我自然是強自按捺住心中的沖動,心里更是暗暗告誡自己,趙飛他們這么信得過我,我要是還對羅筱有不軌之心,豈不是當真豬狗不如了正當我正襟危坐時,趙飛卻突然開起玩笑來。


  “老婆,你那么漂亮,是個男的都會睡不著的,我恨不得一晚上都不睡覺抱著你玩。


  你說是吧,騾子”趙飛這突然而然的曖昧玩笑,說的我一愣,旁邊的羅筱則沒好氣的啐了他一口,嬌嗔著怪他亂說話。


  偶爾飄過來看我的目光,卻是嫵媚嬌俏的讓我忍不住心頭發緊,忙低下頭去不敢多看。


  “哈哈哈,騾子還害羞了。


  騾子你不都嘗過女人味道了嗎,怎么還那么老實,你倒說說,梅香那婆娘味道怎么樣,昨天我撕她衣服時,別說另外那兩個哥們,便是我看著都有些眼饞。


  ”
https://twertgfvbnhj.weebly.com/1214932.html
https://twhjkiujhgn.weebly.com/8086667.html
https://twhtrgerfg.weebly.com/6396614.html
https://twodjgkmbj.weebly.com/1118735.html
https://twdfgewrugbnnfgdfg.weebly.com/391799.html
https://twghrwedfvrtggh.weebly.com/7890876.html
https://twbbhgyjui.weebly.com/4952726.html
https://twfgduyjytg.weebly.com/5120928.html
https://twghtyrtghyui.weebly.com/3880751.html
https://twjkmytuefvs.weebly.com/1351634.html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