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 porn v

xxx porn v


其實 二寶這些年不斷 上山打獵,他整整追蹤了 狼王半年的時間,將蟒碭山的狼王擊敗,是王二寶的畢生理想,今天終于可以得償所愿跟它一較高下了。


  他無法抑制那種發自內心的激動,嘴巴里呼出來的呵氣都興奮地顫抖起來。


  二寶把旁邊的 丁香往懷里勾了勾,示意她不要害怕。


  丁香卻對二寶會心一笑。


  女孩子雖然第一次經歷這么驚險刺激的場面,可是因為有二 寶哥在身邊,她充滿了勇氣。


  狼王晃動著巨大的頭顱,同樣紋絲不動。


  一雙狼眼瞬間瞪得溜圓,身上的鬃毛根根扎起,好比一只猙獰的刺猬,它沖著王二寶呲牙咧嘴,胡子抖動,露出一口猙獰的牙齒,嘴巴里也發出了嗚嗚的仇恨聲,恨不得把王二寶立刻撕成碎片。


  從前的仇恨一股腦顯現在腦海里,狼王終于把持不住,要為自己的那條傷腿討個公道。


  它低吼一聲,身后的四條 大狼匍匐在地上,開始向著二寶和丁香藏身的地方慢慢移動。


  好比五只懸掛在墻壁上的壁虎在撲食,不仔細看,你根本看不到它們在移動。


  距離越來越近,越來越近,終于,一條大狼從草叢的背后探出了腦袋,沖著王二寶飛身就撲。


  哪知道大狼剛剛探起腦袋,王二寶就叩響了手里的扳機,嗖的一聲,那根利箭飛了出去,不偏不倚,剛好射中了那條大狼的右眼。


  這把弓弩非常的強硬,箭的威力也非常巨大,利箭毫不客氣射穿了大狼的腦袋,幾乎將它的脖子一下子穿透。


  那只狼嚎叫一聲倒在地上,打著滾嚎叫起來,不到數秒,兩腿一蹬,就跟耶穌哥哥下棋去鳥。


  剩下的四條大狼渾身顫抖了一下,但是它們沒有撤退,而是 身子一縱,湊湊湊,一起跳在了王二寶和丁香的面前。


  這四條大狼的身子非常的威武,它們呲著牙,咧著嘴,沖著王二寶跟丁香嗷嗷怪叫。


  “嗷嗷嗷……嗷……”整個蟒碭山立刻抖了三抖,樹上的枯枝爛葉也嘩嘩只掉。


  丁香 嚇得媽呀一聲,跳起來老高,身子一下子掛在了王二寶的身上,雙手抱住了二寶的脖子,將腦袋埋進男人的懷里不敢看。


  二寶一下將丁香護在身后,身子一轉,飛快地搭上一根利箭,食指一勾,再次叩響了弓弩的扳機。


  另一支利箭呼嘯而出,這次射中的是最前面那條大狼的脖子,箭桿整整扎進去四寸還多。


  那只大狼嗷地怪叫一身翻身到底,同樣劇烈翻滾起來。


  剩下的三條大狼速度不減,直奔怪石后面的二寶和丁香撲來。


  弓箭就是這樣,距離遠的話還可以射殺,距離太近就失去了它的作用,王二寶已經沒有時間從箭壺里抽箭射擊了。


  他不慌不忙,迅速將弓弩扔在地上,抬手拔出腰里的匕首,飛身迎了上去,直撲狼群。


  為了保護丁香的安全,王二寶決定豁了出去。


  一刀劃過,最前面的那條大狼的脖子上出現了一條深深的血痕,二寶的匕首生生拉斷了它脖子上的氣管,一腔顱血噴灑出來,二寶下面一腳,把它踹出去老遠。


  那條狼的身子還沒有倒地,第四條就撲了過來,咬的是王二寶的大腿。


  王二寶手里的匕首一揮,使出了吃奶的勁兒,狠命刺了過去,撲地一聲,刀鋒扎進了進了第四條狼的脖子里。


  也趕上二寶的力氣大了點,一刀將它的脖子穿了個透心涼,刀子從狼脖子的左邊進去,右邊都露出了刀尖。


  那條狼嗚叫一聲倒在了地上,掙扎了兩下同樣不動了。


  短短幾秒的時間,四條成年大狼被王二寶干掉,干凈利索,一點也不拖泥帶水。


  眼前只剩下了那條瘸腿狼王,瘸腿狼王再也不敢向前了,身體首先哆嗦了一下,后退了幾步,它被王二寶凌厲的氣勢震住了。


  它沖二寶憤怒地瞪了一眼,脖子一縮,身體就像一陣劇烈的驟風,抹頭就跑,轉眼消失在茫茫的夜幕里。


  王二寶吁了口氣,疲憊不堪,渾身跟散了架一樣倒在了地上,驚出一身的冷汗。


   好險,好險,他媽的老子差點報銷,報銷了沒地方說理去。


  二寶抬手擦了擦汗,沖著狼王逃走的方向瞅了瞅,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老半天,丁香才從恍惚中驚醒,女孩子都被剛才的一場大戰驚呆了,她害怕二寶受傷,嚎哭一聲撲了過去:“二寶哥,你怎么樣?傷到沒有?傷到沒有?”王二寶搖搖頭笑了:“沒事,好險好險。


  別怕別怕?”沒想到丁香哇地哭了,一下扎進了二寶的懷里:“二寶哥,俺怕,俺怕啊,咱回家吧,俺以后再也不上山了。


  嗚嗚嗚嗚……”女孩子從來沒有經歷過這么驚險的廝殺,也不知道蟒碭山的野狼會這么兇殘,如果不是二寶哥在身邊,幾乎成為野狼口中的美食,她被男人的勇敢和強壯征服了。


  二寶趕緊幫她擦去眼淚,哄她說:“不哭不哭,走出大山以后,二寶哥給你買新衣服穿。


  ”丁香的臉蛋卻紅了,羞答答說:“二寶哥,俺……褲子濕了,你找個地方,讓俺換下衣服好不好?”“啊?王二寶有點哭笑不得了,這才看清楚丁香的褲子已經濕透了,是剛才被野狼襲擊的時候嚇得。


  女孩子就是膽子小,竟然會嚇得尿褲子,王二寶咕嘟一聲:“你們女人啊……真是的。


  ”他又好氣又好笑,雖然嘴巴里埋怨,還是把自己的褲子脫了下來,遞給了丁香讓她換上。


  丁香接過二寶的褲子羞答答問:“二寶哥,俺穿你的褲子,那你穿啥?”王二寶說:“我里面有短褲,不穿也沒事,這樣比較涼快。


  ”丁香問:“這么冷的天,你凍著咋辦?”二寶說:“沒事,我是男人,耐凍。


  ”丁香破涕為笑,拿起二寶的衣服躲在了一塊巖石的后面。


  沖他莞爾一笑,說了聲:“不許偷看!”夏季的天就像孩子的臉,說變就變,剛才還星稀月朗,忽然就刮起了一陣風,北天邊飄來一片濃密的烏云,咔嚓一個驚雷在頭頂上炸響,瓢潑的大雨傾盆而下。


  王二寶嘻嘻哈哈背著丁香找地方躲藏,很快找到一個山洞,沖進去以后,他們已經淋成了水鴨子。


  丁香凍得渾身打哆嗦,顫抖成一團,臉色都青了。


  兩個人就像秋雨里的樹葉,一起顫抖。


  山洞不大,里面黑乎乎的,地上有很多枯枝和干草,墻壁上還有火柴和半截蠟燭。


  這個山洞二寶很熟悉,是他上山的時候棲息的地方。


  二寶是小中醫,長年上山采藥,有時候采藥回不去,需要找個地方暫住一夜再回家,他就把這里收拾一下,當做了暫時的小窩。


  劃著了火柴,點著了那半截蠟燭,二寶升起一團篝火。


  干柴很潮濕,放進火堆里比比伯伯作響,冒出陣陣青煙。


  中秋的后半夜開始寒冷,兩個人又淋了雨,丁香的身子一個勁的往二寶這邊靠。


  篝火映紅了兩個人的臉。


  王二寶心疼地不行,用力搓著丁香的手問:“丁香,冷不冷?”丁香笑著搖搖頭:“不冷。


  ”嘴巴里說不冷,身子卻一個勁的往二寶的身上靠。


  現在的丁香美極了,因為剛淋了一場雨的緣故,女孩的頭發濕漉漉的,身上的衣服也濕漉漉的,緊緊貼在身上,勾勒出玲瓏剔透的曲線,的確良襯衫是透明的,根本遮掩不住。


  丁香衣服里所有的一切都暴露在王二寶的眼前,他的呼吸就急促起來,心跳起伏。


  二寶說:“丁香,把衣服脫了吧,在火上烤干,要不然會生病的。


  ”丁香搖搖頭說:“不,脫光衣服,還不啥都被你看到了?”二寶說:“這有啥,以后咱就是兩口子了,早晚要赤果果面對,你會看到我的一切,我也會看到你的一切,早晚你會把身子給我嘛……”丁香羞澀地低下了頭,小聲說:“二寶哥,你抱抱俺,抱抱俺就不冷了。


  ”王二寶會意,一下把丁香抱在了懷里,雙臂一用力,丁香的臉靠(豁達大度)在他的胸膛上。


  男人的懷抱寬廣無垠,散發出一股成熟的朝氣。


  丁香從來不知道男人的身體會有這樣一股令人醉醺醺的氣息,不知道怎么形容那氣息,就覺得有了個人可以信任依賴一樣,心里很踏實,黑也不怕了,鬼也不怕了,只怕被人看見。


  王二寶可以清楚地聽到丁香的心跳,好快,好大聲。


  “丁香,不如在這里,你把身子……給我吧。


  ”丁香的身體顫抖了一下,但是立刻就平靜了,不等她明白過來,王二寶已經吻住了女孩的嘴! 那種事情,對李潔的沖擊力實在太大了,試想一下,幾十雙眼睛在自己的周圍,一個邪惡的大手隔著衣服撫摸著自己的屁股,最后得寸進尺,直接伸進自己的小褲褲里,那感覺,實在太令人羞恥了! 李潔想要擺脫那一路跟隨著她的羞恥感,于是換了一身衣服,站在鏡子前。


   及膝的絲質睡袍被她高高撩起,一雙圓潤修長的大腿顯出來。


   纖細的腰肢上,一條 黑色帶子環繞一周,只有半個巴掌大小的一塊紗布,隱隱都能看到內里的風景,而后面兩瓣雪白渾圓的翹臀,完全暴露在空氣中,一條極細的袋子從兩瓣之間穿過,不注意都看不見它。


   李潔也不知道為什么,換內褲偏偏挑中了這款小褲褲,可能是心中那尚存的饑渴作怪。


   身前那聳立的傲嬌被黑色的 胸衣攏住,再加上李潔那通紅誘人,忍不住讓咬上兩口的臉蛋,簡直迷死個人! 李潔眼睛里面神色復雜,公交車上的遭遇,還是讓她有些后怕,不過內心,卻是有著莫名的刺激…… 是啊,能不刺激么?她已經一年沒有被男人碰過了,更別說 在公交車上當著那么多人的面, 被人欺負,撫慰那里,而她一個人深夜寂寞的時候,陪伴她更多的是 右手,她當然需要不一樣的體驗,但是別人都說茄子黃瓜用多了,那兒就會變松,體驗會越來越差,所以李潔都是用手解決。


   她自然相信自己的魅力,但是,其他人知道她是二婚之后就敬而遠之,其他來的男人,也純屬是沖著她的美貌,她渴望愛情,也渴望被愛...... 嗯…… 李潔左手握著一團柔軟,右手則是摸向大腿內側,不斷摩擦,忍不住的嬌軀一顫,輕哼一聲。


   李潔逐漸進入狀態,將粉色的睡袍脫下,迷離的雙眼看著鏡子中的自己。


   她解開胸衣,慢慢卸下最后的束縛。


   嗯 李潔感覺渾身都快要燒著了一樣,滿腦子都是今天下班在公交車上,被那雙不知道是誰的手捏住屁股的感覺,周圍都是擁擠的人群,無數雙眼睛,李潔現在一想到那種情景,就忍不住夾緊了雙腿。


   把手伸進腿間,李潔的身子止不住的顫抖,每一次撫摸,都像是電流竄過。


   已經進入到狀態的李潔,完全沒有聽到有人上樓的聲音。


   小李……你…… 房間的門應聲而開,房東 鐘軍剛想開口說話,卻是被眼前的一幕給震驚了! 李潔下意識的看向一臉呆滯的 鐘叔,她整個腦子都炸開了鍋! 現在李潔全身一絲不縷,右手還在動作著,有了突如其來的旁觀者鐘叔,李潔內心一股極其莫名的快感浮上心頭,右手止不住的加快節奏。


   ‘嗯嗯啊!&quo; 李潔嘴里發出悶哼,身子止不住的顫抖著,很快她就昂起了腦袋,嘴巴張的大大的,卻沒有任何聲音發出來......她,到了...... 李潔撇過頭去,不敢去看鐘叔,這種事情簡直羞死個人!李潔恨不得扇自己兩巴掌,為什么玩的時候不把門鎖好? 不用猜,李潔都能感受到鐘叔那道熾熱的目光在盯著自己那兒 。


   氣氛相當的尷尬,曖昧,鐘軍也是一言不發,讓李潔不知所措。


   那個……我就是看你急匆匆的回家……以為發生了什么事情,我先出去,我先出去…… 鐘軍的聲音帶著些許顫抖,李潔夾緊雙腿,雙手環抱,看向鐘軍,然后像觸電一樣的縮回了目光。


   瞥的那一下,李潔看到了鐘叔那兒起了強烈反應,那高度,讓李潔整個人腦子嗡的就炸開了…… 李潔聽到關門聲之后,整個人骨頭像被抽走了一樣,整個人‘噗通&quo;一聲躺在地上,她臉色滾燙無比,緊皺著眉頭,天哪……這要她如何面對鐘叔…… 李潔沒有去吃完飯,鐘叔也沒有來叫她,第二天一早,李潔就去了公司,上了公交車,擁擠的人群中,李潔能夠感受到有不少人故意往她這邊靠,可沒有像昨天一樣膽子那么大的人。


   她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有悵然若失的感覺,難不成,不被人欺負 還是一種壞事了? 李潔心中沒有定義,到了站點,就回到了公司。


   回到自己工作崗位,凳子還沒捂熱,就被叫進了 總經理的辦公室。


   總經理是一個年輕多金的帥哥,叫 李昊,是李潔本家姓,為此,二人關系也算和睦,沒有其他部門上下級關系那么惡劣。


   李潔剛一進屋,李昊連忙起身,招呼李潔坐,然后李昊就走到門前,‘咔噠&quo;一聲將門鎖住。


   總經理……你鎖門做什么?李潔忽的心頭有些不安,(女同學和我在教室做爰)看向李昊。


   李昊慢慢的走過來,那目光逐漸變得火熱,犀利的眼睛像鉤子一樣,緊緊鉤在李潔那被黑色絲襪包裹的修長大腿。


   李潔站起身,看著越來越近的李昊,花容失色,接連后退。


   總經理,你要做什么?你別過來啊!你要是過來我就喊人了!李潔已經退到了墻邊,無路可退,只能一手捏著衣領,飽滿的兩團像灌了水一樣微微晃蕩。


   怎么?現在給我裝矜持?昨天在公交車上,你可不是這樣的啊? 李昊嘴角帶著邪笑,呼吸喘急,眼神火熱無比! 李潔腦子一片空白。


   什么?!昨天在公交車上猥褻她的,竟然是她的總經理李昊! 一時之間,李潔都忘了反抗,而李昊則是一把扯開李潔的領子,胸口大片風景顯了出來,他顯然還不滿足,整個人面紅耳赤,直接將頭埋在李潔的身前,貪婪的...... 嗯…… 李潔下意識的嬌哼一聲,然后立刻反應過來,雙手用力的捶打著李昊,想要把李昊推開,可她169的嬌小身材哪里能跟李昊比,李昊非但沒有被推開,反倒是更加的來勁,那靈活的舌頭在李潔豐滿邊緣來回游走。


   李潔頓時夾緊雙腿,整個身子繃得跟上弦的弓箭一樣,眼睛微瞇著,里面盛著晶瑩的淚光,陽光灑在她的臉上,透著害怕。


   ……她一時之間接受不來,這角色的轉換太過突然,萬萬沒有想到,昨天欺負她的是自己的上司,一想到自己在李昊面前,毫無反抗,反倒是像順從的小貓一樣,李潔恨不得跳進黃浦江,以此代表,她并不是一個饑渴的女人! 李昊直立起身,看著臉色通紅的李潔,眼神火熱無比,右手慢慢的扶上她的黑色胸衣。


  
https://twkenaxg.weebly.com/7092081.html
https://twghjtyhesdrf.weebly.com/5543476.html
https://twhfgbvnhj.weebly.com/9400476.html
https://twkjnkjnkj.weebly.com/2246931.html
https://twaqwsader.weebly.com/2362321.html
https://twertgftyhu.weebly.com/4545501.html
https://twkiujhyoplm.weebly.com/6459393.html
https://twhjsdffertf.weebly.com/8508135.html
https://twghbnjuygfdc.weebly.com/8074099.html
https://twkhjuiyughn.weebly.com/9015564.html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