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u tsukino

miu tsukino


  閱讀提示:他出差回來的那天晚上,我們親熱的時候, 老公比以前更溫柔,只是到了最后時刻, 他在我耳邊輕喚的卻是“ 韻兒,韻兒我愛你!”當聽到這句話時,我驚呆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查看更多網友 口述>>  我今年26歲,和老公結婚兩年多了,長相身材都還好,是一名公司職員。


  他28歲,是那種很幽默又很會呵護女人的 男人,長的很帥,收入不扉,是我很喜歡的那種類型。


    從小到大,我都有一個很鐵的閨蜜韻兒,我們從高中開始就是好朋友, 到現在已經認識11年了。


  她知道我的一切小秘密,我們經常一起逛街,買同一種款式的衣服、愛吃辣辣的烤雞翅……  當她知道我戀愛后,比我還開心,對我說:“有時間,一定要讓我見見你的白馬王子哦!”  還記得,我們戀愛的時候,他每天都會給我發短信,下班到我們公司寫字樓門口等我,然后我們一起出去吃晚餐,或者看一場最新上映的電影。


  口述: 愛愛時老公一直 呼喚閨蜜的名字  那時,我覺得他 是一個有情趣的男人。


  懂藝術,會欣賞女孩的美。


  我們在一起,總是有說不完的悄悄話,時間過的太快,恨不能天天呆在一起。


    偶爾我們約會時,我會叫上韻兒出來,一起去看電影,其實,在我眼里,韻兒是一個典型的賢妻良母的女孩,她溫柔、賢惠,雖然不像我那樣漂亮,引人注目,但是朋友們都說,和她在一起很舒心。


    時間久了,老公找不到我的時候,就會給韻兒打電話,只要能找到她,就能看到我。


  我們結婚的時候,韻兒還是伴娘,那時候,我是個最幸福的女人,有最愛我的男人,還有至深的朋友,這份感情,我很珍惜。


    由于老公工作很忙,經常要出差。


  我們分開的時間比較多,他每次不在家的時候,我都會給韻兒打電話,讓她來我家陪我。


    這么久以來,她都是單身,我問她為什么不結婚?她總說:“還沒有遇到合適的男人”有時候,她提起我老公的時候,會格外興奮,說“我什么時候,才能遇上像你們家大喬那樣的男人,不僅會顧家、會賺錢,還對你好……”我(夫婦交換性經過實錄)一直沒有把她這些話放在心上。


  口述:愛愛時老公一直呼喚閨蜜的名字  上個月,老公要去杭州出差一周,那次,恰巧韻兒也不在家,她給我打電話說“我最近要去外地一周,你可要照顧好自己呀”  他出差回來的那天晚上,我們親熱的時候,老公比以前更溫柔,只是到了最后時刻,他在我耳邊輕喚的卻是“韻兒,韻兒我愛你!”當聽到這句話時,我驚呆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第二天,我在老公的手機里看到了他和韻兒的親密照片,看到他們甜蜜的在一起的樣子,我快要崩潰了。


  一個是我最愛的人,另一個是我最好的朋友,為什么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我真的想不通。


    后來,韻兒告訴我:她早就愛上 了我老公,只是因為我,而沒有表白。


  這次,他們在杭州相遇,他喝多了酒,才做了對不起我的事兒。


  她還說,對不起我。


    我不知道該用什么來形容自己當時的心情。


  我和老公,從我們談戀愛開始到現在也已經5年了。


  這五年來,我們感情一直很好,雖然有時候,他喜歡和女孩子開一些玩笑,但我不相信他能對別人做出如此親密的動作,這是我萬萬沒有預料到的,而這個人,竟然還是我的閨蜜韻兒,我最信任的人。


  口述:愛愛時老公一直呼喚閨蜜的名字  我不能接受,也不能容忍。


  我一直很想找個沒人的地方大哭一場,但是不想讓家人和朋友,知道我的難過。


  心里真的很痛苦……  查看更多網友口述>>  文章來源(糖糖2088的私房話_新浪博客)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口述大全(微博) 我嚇了個半死,電光石火間把腦袋縮到窗沿下面,急中生智來了幾聲貓叫。


  “野貓?滾!”田濤哥將信將疑楞了一下,而后抄起空酒瓶就朝窗外咂去。


  “咣!”酒瓶粉碎。


  “喵…….”我急忙邊學貓叫邊逃竄,還TMD故意把腳步聲佯裝成貓……“好險啊!”我一口氣跑回家,一屁股坐到炕沿上。


  這事咋辦?我拍打著腦袋,反復盤算著該怎樣應付這事。


  說實話,我對借種這事自然是求之不得,能跟桂枝嫂子弄那事還讓她大肚子,多好的事啊!可是回頭一想,我又覺得不踏實。


  田濤哥分明是很在意別人耕種桂枝嫂子那片地,要不然也不可能想出在邊上“督戰”的法子來,而且聽他那話的意思,他就壓根沒想真讓我跟她鼓搗那事兒,呵,他是想讓我“隔空”播種。


  而且,不管咋鼓搗,真要是下了種、生了娃,田濤哥會怎樣對待孩子呢?會好好養活孩子么?會不會不管孩子健康不健康都掐死?我以后跟孩子怎么相處?他一輩子喊我叔?他一輩子跟姓田?還有,我跟桂枝嫂子以后會是怎樣的關系呢?要么她為了避嫌而對我疏遠,要么就是藕斷絲連,但有一點可以肯定,我跟她是不可能再這樣相處了。


  越想越亂,越想越煩躁。


  本想“一醉解千愁”,于是我就著涼饅頭喝了半瓶酒,然而一夜輾轉反側,我忍不住去想桂枝嫂子那誘人的 身子,忍不住去幻想如果可以下腿播種……傍天明的時候我才睡著,一覺醒來已經是九點多了。


  “ 簡兒,還沒起來?你昨個不是說缺一味藥么?走, 上山挖去。


  ”我正洗著臉,冬梅姐走了進來。


  “姐,還痛么?再給 揉揉……”我咧嘴 傻笑問道。


  冬梅姐不由得紅起臉,嗔怪地瞪了我一眼:“揉上癮了?又想害得我……”她定是想說“尿炕”那事,瞧那騷成猴子屁股的窘狀,嘿嘿。


  “ 爺爺說治病得堅持呢,可不能治一回就停了,不管用呢,爺爺說得鞏固……”我一本正經說著,湊過去伸手摸向她的小腹。


  “簡兒啊,這病好治,可是…….哎,待會再跟你說吧。


  ”冬梅姐撥開我的手,苦澀地笑了笑。


  “姐,還哪里痛呢?胸口痛么?我給揉揉……”我只撈著摸了一把,那肯死心?又忍不住伸手過去,嘿嘿,這一次我直接襲向她前面。


  冬梅姐也沒躲閃,任由我把手伸進領口,還配合地往前靠近了一步。


  “簡兒啊,姐心里……難受,你要是不傻該多好啊!”她苦笑說著,眼里泛起了濕潤。


  “不害臊,又哭咧。


  ”我傻笑道,用力捏搓那柔軟。


  “走吧,待會……都給你。


  ”冬梅姐把我推開,到南屋拿出藥婁。


  “冬梅姐這是……”我心里一陣竊喜。


  其實,壓根就不缺藥材,可既然冬梅姐一再“慫恿”我跟她上山,那就去唄!她是怕在家里按摩又被攪合黃了吧?大白天的也不能關門閉戶“治療”呀!“呀,冬梅這是跟傻簡兒上山挖藥去?家里誰不舒服?”路上,時不時有街坊問幾句,不過也不會懷疑什么,因為原先他們找我爺爺看病的時候也會遇到少藥的情況,爺爺都是打發我跟他們上山挖去—他們多挖點可以抵別的藥費,所以都很樂意。


  天熱得要命,這才爬都半山腰,冬梅姐就已經累得香汗淋漓,汗衫被濕透了,隱隱約約透出里面的景致,凹凸得讓我口干舌燥厲害。


  “簡兒,喘口氣,那邊涼快一會。


  ”冬梅姐拉著我朝那邊樹蔭走去,恰好旁邊就是片水潭,便找了個陰涼下的青石板坐下休息。


  “熱咧,脫了,涼快呢!”我三把兩把將汗衫脫了,而后一抬腿把短褲給蹬掉,就那么搖頭晃腦赤果在她面前。


  “簡兒……不害臊!”冬梅姐紅著臉瞪了我一眼。


  她目光直勾勾地盯著我那昂揚的旗桿,胸脯微微起伏,似乎還咽了幾口唾沫。


  “姐,涼快呢,脫,洗澡…….”我傻笑著,彎腰伸手摸向她的衣扣。


  她是坐著,我這一彎腰不要緊,那活兒距離她的臉頰…….也就兩個拳頭的距離。


  “一股騷味,呸!”冬梅姐輕輕拍了它一下,惹得一陣活蹦亂跳晃悠。


  “痛……姐你壞,給我把牛子拍腫了。


  ”我哭喪著臉 說道


  冬梅姐被逗樂了,抿嘴搖頭笑了笑,說:“真傻,腫了才能用呢。


  ”“不懂……”我裝作茫然的搖搖頭,用渴切的眼神望著她。


  我心想:就是不懂嘛,要不你給我講解講解怎么用法?嘿嘿。


  “簡兒,姐要嫁人了。


  ”冬梅姐猛然收起了笑臉,眼圈又泛起濕潤,用力咬著嘴角。


  “嫁人好,要生娃娃咧,有娃娃就有奶呢。


  ”我傻笑道。


  冬梅姐苦澀地搖搖頭:“他……那里……有病。


  ”一聽到這話,我忍不住楞了,心想:“這是啥節奏?冬梅姐男人也那里不頂用?這不是說……以后也得借種?”不對啊,冬梅姐分明還是完璧呀!她不可能試過那事兒啊!她怎么知道那誰不頂用?喔,聽別人八卦的?“啥病啊?沒事,過些天爺爺就回來了,能治呢。


  ”我試探來了一句。


  “他……”冬梅姐咬著嘴唇停頓了半晌,而后苦笑說:“就是……那地方爛了,臟病,聽說他每次跑長途都去那種地方,不干凈……”“擦!”我心里頓時暗罵起來。


  冬梅姐的未婚夫是跑長途的,就鄰村那 楊國棟,家里情況不錯,這些年買了輛箱貨跑運輸賺了不少錢,所以都說冬梅姐有福氣,找了個好男人,這輩子吃穿不愁了。


  跑長途的司機去那種地方發泄一下也是常有的事,不用說這楊國棟定是常在河邊走所以濕了鞋,一不小心中獎了,而且估計那病挺難纏。


  “咋同房?要是……”一想到這茬,我不由得焦急起來。


  冬梅姐嫁過去肯定要跟楊國棟辦那事兒啊,頭一次就帶T?再說了,即便帶T也未必保險啊!萬一還得冬梅姐也染上那臟病,那她可就毀了!搞不好楊國棟還會倒打一耙,反過頭來說她婚前不守婦道……可我沒法把這些擔心的話說出來,也不知道該說些什么,而居然腦子抽風來了一句:“洗洗就不臟了。


  ”(啊啊啊好棒)“洗洗……”冬梅姐苦澀地抽搐了幾下嘴角,無奈地搖頭。


  是,對我這個“傻子”來說,再臟的東西洗洗也就干凈了,可那東西……“簡兒,你不知道,他……還有有些事,哎,我說不出口,也沒法跟你說。


  ”冬梅姐嘆息說道。


  “奧。


  ”我裝作茫然地應了一句,腦子里飛快地盤算著該怎么幫她應對這事。


  “麻痹,這癟犢子……”我心里反復唾沫著。


  楊國棟平時在外出車,一個月也回來不幾天,所以我對他并不怎么熟悉,也沒聽說過他那些爛事,然而冬梅姐想必是托人仔細打聽過、知道了他的老底。


  “不對啊,她家嬸子、叔能同意?不知道?”我又猛然覺得不對勁。


  即便急著用那彩禮錢,冬梅姐她爹媽總不能把她往火坑里推吧?難道是冬梅姐是自個托人打聽的?那人的身份還得保密不成?“算了,不說這些了,都是命,還能怎樣?”冬梅姐抹了把眼淚。


  “姐,我不傻!”我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一字一頓地說道。


  我顧不得許多,只知道不能眼睜睜看著冬梅姐往火坑里跳!我不是傻子,我要娶你!冬梅姐楞了一下,搖頭笑笑說:“你啊,真……”她沒把話說完,但意思很明確—只有傻子才一本正經地說自己不傻。


  “我就是不傻嘛,我……”我想證明自己不傻,然而情急之下居然腦子卡殼了,語無倫次。


  “行行行,姐知道你不傻,行了吧?”冬梅姐擺擺手打斷了我的話,嘆了口氣,而后解起衣扣,抿嘴一笑說:“便宜了你個傻子吧,給了你也比便宜了他好,呵,他知道我是個敞口貨肯定氣壞了眼,離婚才好呢……”她解開衣扣,反手伸到背后把罩兒的掛鉤撥開,而后將往上一提拉,瞬間釋放出來。


  我望著那起伏的柔軟,一陣眼暈,甚至感到大腦一片空白。


  很亂,很煩躁,又很茫然。


  我又想說“我不是傻子”,可話到嘴邊又硬生生咽了回去。


  是的,我現在還不能說。


  我想起爺爺的囑托,他讓我再裝一個月的傻子,現在算起來還有二十八天,我不敢去想如果我不聽話會是怎樣的后–爺爺說很多人都會因此沒命,不僅是我。


  “還來得及……”我心里一遍遍地安慰自己。


  冬梅姐出嫁還要一個多月的時間,應該來還來得及,只要楊國棟這癟犢子不提前強行要了她的身子就來得及。


  “傻了?來,給姐揉揉,姐胸口痛……”冬梅姐抬手在我眼前晃了晃。


  “奧,大饅頭……還大咧,呃……不得勁呢,得躺下……”我傻笑比劃著,示意冬梅姐躺下身子。


  嘿嘿,那樣我不就可以找機會……然后……揉出了感覺,再就地法辦、生米熟飯?我現在想的就是要立馬要了她的身子!決不能讓楊國棟那癟犢子搶了先。


  而且,聽冬梅姐剛才那話的意思,她本來就想給了我吧?這樣的話我半推半就從了就行吧,對,繼續裝傻聽她指揮就行了,淡定,沒必要猴急。


  “簡兒,你坐下啊,想硌死我?”冬梅姐努嘴說道。


  “喔,好著呢。


  ”我急忙一屁股坐到地上,情急之下也沒扯過衣服墊著,就那么屁股蛋懟到青石板上。


  “滋……”青石板十分沁涼,我忍不住哼唧一聲。


  “咋了?硌屁股?”冬梅姐關切問道。


  “涼快著呢,舒坦咧,這里也好受些了。


  ”我咧嘴傻笑,指了指那里。


  “傻,還有比這更舒坦的呢。


  ”冬梅姐挑了下媚眼,坐下身來,而后后仰躺到我的腿上。


  我小心臟瞬間突突亂跳起來,熱血翻涌。


  我那里能清晰感受到她的鼻息,暖暖的,很撩撥,酥酥麻麻,就像風助火勢似的,紅得嚇人。


  她閉著眼睛,臉色一片潮紅,嘴角勾著,像是在笑,臉頰只要稍微一側就能挨上……我望著她那微啟的朱唇,憧憬著接觸的親密,幻想著她事后的大花臉。


  “揉揉……”我咽了口唾沫,哆嗦伸出手。


  當指尖碰觸的那一剎那,我明顯感覺到她在微微顫抖,好軟,好彈……她花枝亂顫著柔軟,惹得我恨不得一口將其吐下。


  “兩個手啊,笨……”冬梅姐嗔怪地埋怨一聲。


  “對著呢!”我傻笑回應,急忙分別用兩手去忙活。


  “這……”我心里猛然楞了一下。


  因為我剛才指尖分明感覺到一絲微妙的變化,那分明是果實成熟的過程。


  “嗯……呃……”冬梅姐輕哼起來,身子微微起伏,配合著我的按摩動作。


  她猛然睜開了眼,盯著我那里,輕聲笑道:“怪嚇人呢,想想就痛……”嗨,她這是開始醞釀那事兒了?來感覺了?“姐,哪還痛呢?肚子痛么?揉揉……”我裝作茫然地問著,一只手試探著往下按摩,摸向她的小腹。


  “嗯,肚子又有點疼。


  ”冬梅姐應了一聲,又閉上眼睛。


  我佯裝一本正經地按摩,心里卻猴急地要死,我很想知道她那兒是不是有了反應。


  “不得勁……”我兩指交錯撥了一下,將她褲子紐扣揭開。


  “穴位,爺爺說得找準穴位呢。


  ”不等她反應過來,我一把就將手伸進了她那小內內—今天居然換了件粉紅色的。


  “啊……”冬梅姐不自覺地扭晃了一下身子。


  “呸!”她鼻尖不小心碰到了我的那里,頓時“氣急敗壞”地睜開眼罵了我一句,還嗔怪地抬手拍打了幾下。


  “又腫了,難受,淑琴嬸子說得用女人的尿才能消腫呢,姐,咋辦啊?給我尿點行么……”我憋住火氣,哭喪著臉說道。


  冬梅姐噗嗤笑了,瞪了我一眼說:“傻呀?淑琴嬸子那是騙你呢!”她話已出口,猛然又急忙改口:“不是,嬸子沒騙你,女人的尿是能消腫呢,可是……姐現在沒憋著尿咋辦?要不你忍一會?”“忍不了,難受,姐你騙我,我試著你尿了,瞧,你尿了呢!”
https://twgkjalsjd.weebly.com/4857278.html
https://twhgfjmbnv.weebly.com/9104036.html
https://twlkhiyoikjhm.weebly.com/4160141.html
https://xiaomifengokk.weebly.com/1212386.html
https://twbnhytusdfwqae.weebly.com/3153324.html
https://twhgodkb.weebly.com/2012495.html
https://twtyhuhjgvbfd.weebly.com/1910513.html
https://twgghnbghnb.weebly.com/5270262.html
https://twsdferttydfs.weebly.com/4680896.html
https://twsxcdearf.weebly.com/5306473.html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