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送a片

外 送 a 片


晓雪,你别看你 宋哥我上了岁数,但是身子骨强壮,干什么事情绝对不会输给大小伙子!”老宋急忙说。


  孙晓雪一听到他这样说,小腹以下那处顿时就起了反应,热烘烘的难以自持。


  然而此时身上的肉都已经被拉链卡得生疼,她急忙说:“宋哥,我的 裙子拉链坏了,你快帮我弄一下,好痛。


  ”老宋一看这身段,鼻血差点流出来!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孙晓雪身上的裙子此刻褪至腰间,那裙子的尾端虽然严丝合缝地盖着羞处,但是两条大腿以及 大片臀部,全部都暴露在外面。


  大片大片的白皙,大片大片的嫩滑!裙子底端的金属拉链卷了些许,臀部随着她的 用力挣脱,有节奏地晃荡不停。


  老宋被这致命胴体吸引得雄性激素迸发,大脑一片空白,整个人都快要失去意识。


  老宋听到她这样说,立刻伸着 双手坐起身来。


  他吞咽着口水,望着白嫩、紧致的动人肌肤,小腹下方如同被热水淋过,滚烫得他坐也坐不住,站也站不起来。


  正对着修长美腿,他双手直打哆嗦,说:“晓雪,你的臀实在是太大了, 睡裙再往下褪一定会坏了的,要不然我帮你把大臀往上面推一推,你用用力,睡裙就能把你的臀包进去了。


  ”孙晓雪听到老宋这样打趣她的臀部,一脸羞赧,害臊到极点。


  可她还是一脸不好意思地对老宋说:“宋哥,要不然这样吧,我自己推着屁股,你来帮助我把睡裙往下拽。


  ”“好,晓雪,你用力推!”老宋疯狂吞咽着口水,一双大手,朝着孙晓雪丰腴的臀部摸了上去……孙晓雪背对着老宋,双手捂在翘臀边缘,用力推着中心位置的大片白肉,这样一推,更是显得她前凸后撅,该丰满的地方已是丰满到一定程度。


  老宋拼命稳定呼吸,可是无论他怎么努力,双手都不安地打着哆嗦,心上仿佛是有千只万只的蚂蚁疯狂爬行,痒得他快要双眼一闭窒息过去。


  孙晓雪虽然没有回过头来看老宋,但是身体明显感觉到老宋双手的震颤,她羞臊得不行,说道:“宋哥,你别只顾着看啊,快些帮我把睡裙拉下来。


  ”“好好好,晓雪你放心,很快的。


  ”老宋的双手已经彻底不听自己使唤,两只手搭放在睡裙的边缘,用力往下拉。


  可是不管他们两个人如何努力,拉链都是纹丝不动,老宋的牛仔裤此刻已经快要被撑破了,他一着急一用力,裙子面料撕裂的声音突然间响起,裙子下方边缘处顿时裂成两半,孙晓雪的白皙后背瞬间暴露出来。


  顿时,裙子已经失去了遮羞的作用。


  “啊!哎呀我的妈呀!”孙晓雪连忙夹紧双腿,弯曲腰肢维持睡裙不至于掉在地上,在老宋的面前踉跄站着。


  盯着分分钟走光的危险,孙晓雪一手捂着胸部,一手捂着臀部,一阵小碎步逃离卧室。


  老宋非常清楚,孙晓雪再走五步,一定会走光。


  怀揣着观赏梦中女神那曼妙裸体的欲念,他双眼紧紧盯着视线前方……因着过于焦急,孙晓雪忘记穿拖鞋,就这样赤着一对白嫩玉足离开卧室。


  老宋坐在床上远远望着,发觉有一种A片女主角离开镜头下的错觉。


  他心中暗想,这多么像是每一晚春梦里面才会出现的场景,不,精准地说,这是要远比那些春梦更加令人发痴发狂。


  当孙晓雪回到老宋眼前时,她已换了一身清凉、舒适的夏装,上身一件正面印有哆啦A梦图案的白色T恤,下身一件超短的牛仔短裤,脚腕处戴了一条银制脚链。


  整个人显得是那样清纯靓丽,从头到脚清丽得,就像是人生赐予给老宋最好的礼物。


  她站在门口,双手掐着小蛮腰冲着老宋甜美笑着。


  老宋心花怒放,激动得想(啊再快点嗯嗯嗯好好爽)要冲上去将她揽入怀中又亲又抱,而又因为她方才那副样子,刚好可以上下其手,今夜成为自己的 女人


  狠狠地蹂躏,狠狠地索取,直到她香汗淋漓披头散发,整个人跪在自己面前直呼老公快点,老公再快点我还想要。


  老宋刚想要站起来,孙晓雪走到他的面前将他按在床边,轻轻坐下,一对媚眼盯着他看,说道:“宋哥,刚才你也说了,最近流行性感冒严重,要不然咱们两个人就躺在床上好好歇歇吧。


  ”老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孙晓雪居然主动提出要和自己一同躺在床上!躺下之后会发生什么?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自然是上下其手疯狂给予疯狂索取了,孙晓雪那硕大的巨乳,那撅挺的翘臀,那白嫩的玉足,全部都会属于自己!“这鬼天气真的是,弄得我身体好不舒服哦……”还未待老宋开口说话,孙晓雪已经踢掉拖鞋爬到床上了。


  老宋猴急猴急地跟着爬了上去,激动地躺在孙晓雪身旁……老宋躺在犹如温润香玉的孙晓雪身旁之后,闻着枕头上面的诱人香气,足足半分钟心跳才平复下来。


  孙晓雪生活之优渥要远远超乎老宋的想象,又因为是少妇,所以席梦思大床上更是女人香十足。


  眼看着自己与孙晓雪的娇躯之间隔着一段距离,他刻意凑了过去,不经意间裤裆 部位居然抵到她的翘臀部位。


  由于她的下身只有一条牛仔超短裤,修长双腿借着皎洁月色白嫩得晃人眼球,令他有一种错觉,仿佛已经长驱直入冲撞进那迷人的双腿之间般。


   哪想到这身材富态的女人只是瞥 了我一眼,就摇了摇头,附在 李姐耳边说了几句,李姐就朝我走过来,摇了摇头。


   看来这一单生意又黄了。


   跟着李姐出来,我回到了 按摩师的等候室,看到我又空手而归,等候室里的几个按摩师捂着嘴巴笑了起来,我知道他们在笑什么,我进入这 按摩店半个月,却一张单都没签下来。


   进按摩店的按摩师都是李姐亲自面试的,我 手法不错,可是因为是新来的客人不信任,所以一直没人选的上我。


   来这按摩店的都是一些有钱没老公陪的妇女级别客户,她们来这里不仅仅是为了按摩,更是想放松自己。


   要说样貌吧,我也算不上丑。


  李姐跟我说,来这里的客人喜欢循环的叫同一个按摩师,她们管这个叫做熟客让熟客做。


  这样比较安心。


   说是这样说,宣传牌上就那么几样按摩方式,我看着都腻了。


   那客人无非就是看上了某个按摩师,在得到他之前才会选择循环在他身上送钱,这种潜规则我还是懂得。


   等候室里的按摩师基本上就都被叫走了,最后只剩下我一个人。


   看着空荡荡的等候室,我真想感叹一句,怎么上天总是不愿意让人挖掘人才? 不是我自以为是,李姐曾经夸赞过我的技术可比这按摩店的任何人都好很多,当时被其他按摩师听了都因此嫉妒了我很久,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渐渐地成为了他们的笑柄。


   正当我百般无聊之迹。


  突然听到隔壁的房间传来了争吵声。


   我含糊地听到几句话。


   我都来了几次了?次次都是这么点技术活?能不能来点新意? 怎么又是这个按摩师?你们按摩店不招收新人了?都不会换新? 能不能给我搞点有新意的东西?不行就把这会员卡给退了!以后再也不光顾你们店了! 不一会李姐跑了进来,把我叫了过去。


   我才发现撒泼的人竟是经常来我们这里按摩的一个熟客,兰姐。


   她是我们按摩店的常客,在市里势力大得很,几乎天天开着一辆宾利来我们这里玩,李姐把她当佛一样供着,时刻不敢怠慢。


   进门前李姐就嘱咐过我一定要好生招待这位兰姐,可千万不要招惹了她,否则大家都的吃不了兜着走。


   我表示理解,让李姐放心。


   进去后,兰姐抬头看了我一眼便冷冷地道:你是新来的按摩师?你会些什么? 我直接给她报了店里单上有的按摩套餐,哪知道报了一半,兰姐就发飙了。


   搞什么?如果你只会这些,就赶紧出去!老娘来这里是寻些不一样的开心的,如果可以给我找些新玩意,我出双倍价格! 听到这里我眼前一亮,追问到:您是说真的? 兰姐冷哼一声,我兰姐说的话那还有假? 我听了那叫一个高兴,来这里的客人如果要求按照规规矩矩的方式按摩,她们都已经有了专门的按摩师,这好不容易有了一个让我大显身手的机会,我怎么会错过? 我胸有成竹得接下了兰姐的单子,并且立刻给她安排了按摩。


   这兰姐虽然结婚几年,有权有势,身材却保持的极好,一双腿配上黑丝袜那若隐若现的诱惑力直让人血脉扩张。


   听说兰姐跟她老公婚姻生活不愉快所以才经常来这里消遣,这样的女人脾气大也是正常。


   我给兰姐抹上了按摩油,刚刚下手就听见兰姐发出啊的一声叹息。


   我还以为怎么了,赶紧停下(上课把女同学玩出水了)来。


   谁会知道兰姐居然连连喊到:不要停,不要停。


   我整个人都瞬间懵了,她这两声犹如魔咒,一下子撩动起了我内心深处某种异样的感觉。


   但眼前的毕竟是客人,而且我经过专业训练,一下子就把冲动按捺了下去。


   兰姐也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对劲,轻咳了几声掩饰尴尬,又恢复了冷冰冰高高在上的语调,道:你小子按摩手法不错,跟这个按摩店里的其他人不是同一个按摩院里出来的把? 没想到这兰姐这么有眼力见,三两下就看出来了我跟其他人的不同,我心里一阵欣喜,终于被人认可的感觉令人神清气爽。


   但我没有立刻对自己夸夸其谈,而是谦虚得道:都是同一个院校毕业的,不过我自己在家也做了一些研究。


  我继续下手,顺着兰姐的骨骼筋脉,展现我自创的那一套神魂颠倒按摩法。


   至于为什么叫这个名字。


   看见兰姐微微通红的脸跟禁不住喘起来的气息,我就知道自己取名字取得是成功的。


   怎么之前来这里都没遇到你……太棒了。


   我轻轻地挤压兰姐的脖子,她立刻发出一声令人听了腿发软的叫声。


   我继续一路向下,揉捏着她的骨头,皮肤,到了屁股上方。


   渐渐加重力度,最后到了某一个节点,我用力往上一提…… 啊…… 在痛并快乐的享受之中,兰姐长长的感叹出来。


   良久,兰姐都瘫在床上没有任何动弹。


   我洗干净了手出来,兰姐还没起来。


  不过问我道:你这手法叫什么?挺舒服的。


   只是挺舒服吗? 刚刚看她都快达到高峰了,那叫声害得我差点毁了自己的职业操守。


   明明被我按的飘飘欲仙了,嘴倒是挺硬。


   我也没揭穿兰姐的谎言,而是淡定的跟她道,我自创的一种手法,叫做特殊手法。


   兰姐趴了起来,这女人舒服的连衣服没穿好都没发现,为了不让她一会反应过来骂我不知好歹,我赶紧过去帮她拉起衣服讲她胸前一片风光挡住了。


   你叫什么名字?你现在开始就是我的专属按摩师,以后我的单都给你签。


  兰姐兴奋的程度不亚于中了彩票。


   而我的更甚,潜伏了半个月终于有了客人,而且还是大客,看来上天终于注意到了我这个被他遗忘的子民! 终于开单了,一会要请李姐去吃顿好的才行!也让那帮看不起我的按摩师开开眼界。


   兰姐,我叫 强子


  我笑得看似憨厚,心里边算盘却是打的咔咔响。


   这行的潜规则不少,有些地方也是乌烟瘴气,不对顾客透漏真名也是我们按摩师不成文的规定之一,说起来,倒是有些像那些艺名的意思。


   兰姐轻笑了一声,眉目之中含着满足过后特有的慵懒之色,声音比起刚开始轻柔了不少,成吧,我记住你了,一会儿我会去跟你们的负责人安排一下。


   我兴奋的连连道谢,兰姐见我站在原地没动,瞟了我一眼,保养得宜的脸上溢出些许戏谑,怎么,要在这儿看姐换衣服?还是想…… 啊?没没没,兰姐,不好意思,我这就出去。


  被她这么一提醒,我腾的闹了个大红脸,虽然这类女人对于男人来说的确有着不小的诱惑力,但是我自认为没那个本事能办了兰姐,更没有那个胆子。


   退出按摩房,我没想到的是,外面居然站了一堆人。


   呦,强子,感觉咋样啊,兰姐可是不好伺候,瞧你这模样,不会是被赶出来了吧? 熟悉的尖利声音让我有些反感,说话的男人长相白嫩,叫鹿 小希,顶了个当红小生的名字,是按摩店里的头牌,按摩手法虽然不咋地,但是格外招那些上了年纪的富婆待见。


   当然,里头的兰姐除外,这人也曾三番五次的跟在兰姐屁股后推销自己,却被她缕缕拒绝,心中的挫败是肯定实打实的,今天知道我居然进了兰姐的按摩房,不气才怪。


   挺好的啊,兰姐很满意的样子。


  我没理会他语气的讽刺,说了句模棱两可的话,鹿小希一听,脸上登时就红了,气哼哼的看了我一眼,怒道,你别得意!兰姐下次还会不会找你还说不定呢! 我耸耸肩,并不介意,兰姐下次还会不会找我,我心里最是有底气。


   我去,强子,你有几分本事啊,兰姐皮肤有没有红姐白啊?其余人不知真假的扬着笑脸恭维我,一个个嬉皮笑脸的想要凑上来,想要从我嘴里套套兰姐的话。


   我早就看见了朝这边走过来的李姐,面色分明不善,于是也不搭话,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我这么副表情,倒是让那几个按摩师觉得里面有猛料,紧忙追问着,嘴里边什么话都吐露出来了。


   行了行了,你们都没有顾客的吗?赶紧回去!李姐踩着细高跟蹬蹬的过来,见着一群人围在我身边,不悦的压低着声音吼了一句,几个按摩师对视几眼,虽有不满,但也都纷纷退去。


   李姐。


  我问了句好,对于李姐这个人,我还是有几分敬重。


   毕竟刚开始也帮了我不少的忙,可现在,她脸上却是不阴不阳,有些冰冷的看着我,强子,里头的顾客可是万万得伺候好的,你没做什么…… 我心里发沉,没想到李姐居然这么看我,她话里头的意思我也听出来了,是怕我做什么不该做的,毁了店里的名声,更怕兰姐那个有权势的老公找上门。


   当然没…… 李经理。


   我话还没说完,兰姐就出来了,我转头一看,虽然她穿戴已经整齐,可那美目中水波潋滟,眉目含情的模样还是会让人禁不住往别的地方想。


   李姐暗暗瞪着我,可现在拿不准兰姐的意思,也不好说什么话。


   以后我的单,都签给强子了。


  兰姐瞥了我一眼,又对着李姐嘱咐了一句,对了,不要再让其他的按摩师骚扰我了,我发起脾气你也是知道的。


   李姐腰身比以往微躬,面上虽然波澜不惊,可双鬓透出来的细汗还是看得出她现在的紧张,听着兰姐的话,连忙点头,那是肯定的,以后这种事情不会再发生了。


   兰姐哼了一声,不再多说,伸手在包里找了找,素白纤细的手指夹了一章名片递给我,这是我的名片,以后可能会找你上门按摩。


   我接下,余光瞥见李姐看我的眼神复杂许多,显然意外至极。


   送走兰姐,我也长呼了一口气,和这种漂亮又厉害的女人相处,其实也没有那么舒服。


   李秋兰……我默念着名片上的名字,上方烫金的宏实地产四个大字尤为扎眼,我正反复研究着,身侧突然多了一个人,带着浓烈的薰衣草香。


   强子,姐劝你一句话。


  李姐目光复杂深邃,秀丽的眉毛微微皱起,干这行,最重要的是啥你知道不? 我当然记得,最开始培训的时候就已经耳提面命的要求过,三不准。


   不准收小费,不准透露顾客隐私,不准发生不正当行为。


   像鹿小希那样跟富婆们打打擦边球,李姐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可这些人的来头,哪有一个是简单的。


   要是真刀真枪的,后果不是她一个小小的按摩店能够承受的起的。


   我自然了解,于是坚定的点了点头,李姐,你放心,我可没用什么下三滥的手段。


  就是按摩的手法独到了些。


   听我说起这个,李姐倒是深信不疑了,毕竟我的按摩技术她是最知道的。


   兰姐走的这几天里我都是处于没有单接的状态。


  其它同事们也对我指指点点的,我却不是很在意这些。


  直到今天…… 唉,那谁,老板说让你过去一趟。


  鹿小希和其它几个同事出现在我的面前。


   听到这话,我的心里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总觉得鹿小希又在耍什么阴谋诡计。


   鹿小希似笑非笑,跟你说话听到没有?老板让你过去! 听见了,我现在就去。


  说完我连看都没看鹿小希一眼,直接走了出去。


   身正不怕影子斜,管他鹿小希有什么阴谋,我都不怕! 呵。


  鹿小希冷笑一声,跟在我身后。


  你的胆子很大嘛,你恐怕不知道兰姐老公是什么人吧?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吗? 你……鹿小希说不出话了,用手指着我的鼻子,那张清秀的脸有些扭曲。


   你以为你背地里干的那些勾当别人都不知道吗?我告诉你,我要是出事儿了,我肯定第一个就把你拉下水,咱俩谁也别想好过!我扔下这句话,走进老板的办公室。


   老板是一个油腻的中年男子,肥头大耳的,不知道是不是昨天又出去喝了酒的原故,他整个人看起来很臃肿,那张脸像极了猪头。


   老板,您找我有什么事吗?我看到了站在一旁的李姐,李姐也在,我朝李姐笑了笑,李姐却像没看见我似的,脸上的表情很冷漠。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作者: 爱之谷官方商城
版权所有。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及本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