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tiago figueroa

santiago figueroa


 趙 屠戶腦子挺靈光,金錢攻勢使出來,就是好使。


  一下就擊潰了那女子的防線,里面傳出一陣窸索聲。


     皮 二狗很想知道廟內的女人是誰。


     可不知怎么的,手腳不聽使喚。


  因為趙屠戶,給人的感覺就是恐懼。


     再說,他上山,是為了幫女友家籌錢,沒必要多管閑事。


     沒多一會兒,趙屠戶就繳械投降了。


     趙大叔,說好的十五萬哦,你不能賴帳!   啊?這,這……喵了個咪!皮二狗才知道,那女人不是別人,是靈瑤,是他碗里的靈瑤啊!   霎時間皮二狗天眩地轉,一屁墩跌坐在地。


     雙眼圓瞪,大口大口喘息,如同拉動了風箱,呼呼作響!   啊——! 皮二狗發了瘋的沖入古廟,肩起腦袋瓜,對準趙屠戶的狗肚,就撞了上去!   趙屠戶見好事撞破,本來有點心虛。


  蔸眼見二狗擺出拼命的架勢撞過來。


  他一閃閃了過去,皮二狗沒撞中,撲了個空。


     趙屠戶嘿嘿偷笑一聲,照準二狗的尾椎骨就是一腳。


     咚!   皮二狗被趙屠戶的幾百斤大力踢得飛起來,重重的跟廟里的神像接了個大吻!   蓬起了一團塵煙,二狗跌了一跤,身上被砸了一下,頓時血水飛濺。


     趙屠戶撒腿就跑了出去。


     靈瑤哭著搖了搖他道:狗哥,我媽要看病,沒辦法,趙大叔有錢,以后我就是他的人了,你保重!   你還在磨蹭個啥,快跑啊,不然要你賠錢!趙屠戶一把拖起靈瑤,扛在肩上,叮叮當當的跑下山去了。


     那尊神像見血就活,只見虛影浮現,構畫出七八枚印章的圖案。


    這些虛影圖案冷不丁鉆入了二狗的體內!   啊!   皮二狗腦瓜欲裂,大頭一歪,就躺尸去了。


   不知多久,二狗一睜眼醒來,嚇了一跳,只見神像碎成八瓣。


   摸摸身上,發現砸傷的部位痊愈了!   隨即他又嗯?了一聲,只見地下散落著七八枚印章,撿起來看,都是木頭刻的。


  賣相古樸,有的大,有的小,最大的一枚,有火柴盒那么大。


        隨即,他腦內出現提示信息,說這幾枚印章是天師神器,日后有大用。


  于是他就把印章蔸入口袋。


   此時二狗心里亂糟糟的,對象跟 村霸跑了,那村霸還當著他的面,把他對象那啥了。


  想到那一幕,皮二狗就要爆炸,姓趙的,我跟你是三江四海恨,九天九地仇! 一蹦,從破廟內蹦了出來! 嗶! 忽聽腳底下傳來一聲細小的爆裂響。


  二狗低頭一看,天哪,這么大一塊石磚怎么就裂縫了呢? 皮二狗蹬蹬蹬來到一顆大樹底下,在樹枝上打了一掌,卡啦啦! 手臂粗的樹枝應聲折斷。


   我去,難怪體內有一股氣四下流竄,原來這是長力氣了! 忽然,二狗的注意力集中在一株陌生的草本植物上。


     目光一定格上去,腦內立即出現提示信息,原來這是三七! 破廟的四周,懸崖上、山頭上、大樹底下……到處長滿了三七。


   皮二狗心說喵了個咪,這就叫因禍得福。


  于是他埋頭挖了起來,挖了有三十斤左右。


  看看是午晌時分,他這貨提著三七,回家弄飯吃。


  一路上身輕如燕,手拎著一袋藥材奔跑,都不帶一丁點兒喘氣。


        吱呀,才一推 院門,三不知就聽見個女的叫:二狗! 眼前一花,皮二狗蔸眼就見來了一個落湯雞。


   那落湯雞慘白慘白,披頭散發。


  皮二狗嚎一聲:哦尼瑪(兒童益智故事),鬼啊!    你個狗犢子,是我! 大 磨盤,你怎么掉水里了?皮二狗一蹦蹦起老高,一雙賊眼滴溜溜的,一落就落在大磨盤豐腴的身上。


   二狗,關好你家院門!柳 月眉發號施令道。


   大磨盤真名叫柳月眉,因為后擺大,前圍也大,村里人給她起個綽號,叫大磨盤。


      大磨盤急著找二狗,因為她發現靈瑤跟惡霸腔趙屠戶跑了。


  她怕二狗蒙在鼓里,要跑來告訴他大新聞。


  哪曉得,一不小心落水里了。


     二狗,快架火,幫老娘烤衣服!柳月眉噗哧樂了一聲,下魚餌道:二狗,等下有福利給你咯!   啊?有福利? 于是這貨就急得抓肝抓肺道:蝦米福利? 對象變了心,二狗的性情也隨之大變,變得玩世不恭。


     看他猴急成這樣,柳月眉沒好氣,上前釘了他一個暴栗:二狗,看把你饞得,快架火!眼下是六月初,落到湖里,柳月眉凍得都打哆嗦了。


     好嘞!皮二狗就去柴垛上,搬出柴火來。


  一古腦地,在客廳架起火堆,一會兒,燃起了熊熊的火苗。


     柳月眉幾次想開口,又怕二狗受不了。


  一時裝沒事人的調笑道:二狗,你長得像個男人啦!   我不止是男人,還是個大男人哦!皮二狗眼神飄蕩的 看著大磨盤道。


     哈,狗犢子,想干壞事,沒門兒!說著說著,柳月眉的連身裙就離開了身,一古腦地,拿到火頭上烘烤,蒸汽彌漫。


    皮二狗一下子蕩漾了,鼻頭一涼,一摸,摸到一把鼻血。


   柳月眉見時機拿捏得差不多了,這才道出真章:二狗,我找你是有大事和你說。


  你對象被惡霸腔撬了知道不?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隨她去好了。


  她是為了母親籌錢,不怪她!皮二狗變成熟了。


   惡霸腔有錢,你沒錢!唉! 說話間,磨盤姐的衣服烤干了,穿回身上,拍拍屁股就回去了。


   回頭磨盤姐扔過來一句:二狗,你十八歲了,趕緊出門賺錢去啊。


  男人沒錢,娶不到媳婦的! 我知道啊。


  不過我不用出門,在鄉下也能賺錢!皮二狗心說,磨盤姐說得對哦。


   老子十八歲了,不能浪啦。


  再浪的話,將來要打光棍呢! 你個狗犢子,就這鳥不拉屎的窮山村,毛都沒見一根,哪來的錢賺呀?你想學村里的七八個老光棍,就窩家里浪吧!想想我的話,回見!磨盤姐說著,很快在門口不見了。


   額,老光棍!在貧窮的大奈村,老光棍特別多。


  這些人真沒幾個出去打工的,就在自家的地里刨食。


  有倆錢就去鎮上大保健,要不就酗酒。


  回到家形單影只,再丑的女人都不愿嫁給他們。


   我怎么可能做光棍呢?等著吧,等我賺到大錢,一定娶個漂亮的女人做媳婦!皮二狗暗暗發誓道。


   第二天,皮二狗正在家院內曬藥材,好死不死就聽怦怦怦,爆起打門聲。


   吱呀,院門打開,就掉進一具豐腴的身子。


  不是別人,是柳月眉。


     皮二狗見是她,大跌眼鏡道:大磨盤,你這是……干嘛呢?咕咚,望著女人身上,這貨就口水橫流,意念萌動了起來。


   二狗,惡霸腔又發狂了。


  硬說我搶了他的生意,攆著我打! 一說他就懂了,這兩家的店面就隔著條村道,為了爭奪客源,吵架吵了好幾年。


   怕什么,惡狗來了,打跑就是!想到是趙屠戶搶走了自己的對象,皮二狗就氣得要爆炸。


   你個狗犢子,唉!磨盤姐還真怕連累他,扭頭就走。


     皮二狗把大磨盤拽了回來。


  粗了脖子道:就在這呆著。


  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二狗!柳月眉濃桃艷李的一撲,嬌嘀嘀,白嫩嫩。


  倏爾地,兩張嘴碰對碰吻在了一起。


     忽聽院門爆起一聲巨響:怦!   緊接著,一聲巨吼差點沒把破院門掀翻:大磨盤,出來!尼瑪老子今天不征服了你,老子不姓趙!    二狗,怎么辦?柳月眉嚇得腿打顫,一屁墩跌坐在地。


     我去打發他!皮二狗伸手去口袋里一撈,撈出了一枚法印。


  這是城隍印,根據腦內信息流的提示,城隍印是召鬼請神的法器。


     趙屠戶是兇神惡煞,武力值在大奈村,他說第二,沒人敢稱第一。


     吱呀,院門打開,皮二狗從門內閃身出來,仇人相見,分外眼紅的道:村霸,你是一條狗!   尼瑪,你個狗東西,神像沒砸死你啊,你才是狗!快把大磨盤交出來!趙屠戶兩眼一瞪道。


     交給你干毛啊!皮二狗死攥著城隍印,琢磨是先蓋章好,還是先揍一頓再蓋章。


     二狗你個狗東西,老子要征服了她,你交不交?趙屠戶壯碩的身軀挪前一步,就聽地面發出了震動。


     做夢!   二狗你不知道疼是吧?我剛搶了你對象,信不信老子把你腿也卸了?趙屠戶叫囂著看著皮二狗。


  那眼神好像在說,就憑你,還不夠我塞牙縫的呢。


   知道啊,看腿!皮二狗體內那股氣來去如風,流入腿部,他的腿頓時霸道起來。


   啊! 一腳踢中村霸的肚皮,那健壯如牛的村霸毫無招架之力,倒飛出去七八米遠! 怦! 重重的甩在泥地里,啃了一嘴爛泥。


  村霸面孔扭曲,發出痛苦的哼哼聲。


   眼前一花,就見二狗拿著個印章,飛快的在村霸腦門上蓋了一下。


     印章一蓋下去,立即釋放出一道白色虛影,那白色虛影瞬間沒入了他的腦門!   很快,趙屠戶碩大的身軀就像觸電了一樣,狠狠的抽搐起來。


   村霸再站起來,就成了一具失魂的軀殼。


  只會咧著嘴傻笑,又蹦又跳,蹦回家去了。


   見狀,皮二狗爽翻了,心說娘西皮,原來城隍印這么逆天啊!     見惡霸腔萎了,柳月眉一臉蒙圈的道:媽呀,二狗,惡霸腔怎么了?   磨盤姐,這下村霸不會粗暴你了!皮二狗笑得露出一排白牙來。


     柳月眉還是一臉的不信:天哪,你是怎么做到的?我看到你把村霸踢飛了,天哪!   我也不知道,好像力氣變大了!皮二狗盯著柳月眉,當面就流起了口水,一把把她拽入門內,嘴對嘴吻作一團。


     柳月眉心慌慌的甩開他道:你!來真的啊。


  那個,我超市那邊沒人!   望著婦人跑了個一溜煙,這下二狗沒得爽了,眼饞不已的道,到嘴的鴨子飛啦!   我要賺錢,賺錢錢啊。


  有錢才有肉吃,才有女人啊啊啊!   這丫看時間是午晌時分,便從家里捎了把鋤頭,帶上蛇皮袋,打出家門。


   一路綠柳夭桃,得啵走到村口那株槐樹底下,皮二狗忽然想起一個人來,那就是村里的代課老師 王紅裳。


   王紅裳是大奈村公認的村花,芳齡二十,只比二狗大兩歲,但是長得白嫩條子、鵝蛋臉子、粉藕脖子。


   就是這么個美人兒,偏偏生在窮人家。


  王紅裳打小就沒了娘,爹是個酒鬼,嗜酒又爛賭,王家里里外外,都是王紅裳獨擋一面。


     可能是同病相憐的原因,皮二狗很同情王紅裳。


  王姑娘呢,她也喜歡找二狗解悶兒。


  有什么心事,都樂于跟他分享。


  兩個在村里,也算是投機的朋友。


     午晌,日頭當空照,一陣涼風吹,樹葉沙沙暴響。


     皮二狗來到一棟用水泥磚做的房前,才蹦到門口,憑白竄出一條大黃狗,汪汪汪!   對著這貨一頓狂吠。


  須夷,從院內傳出一道銀鈴般的嬌斥聲:大黃,回來!   大黃還真聽話,搖著尾巴進去了。


     就聽王紅裳在院內喊他:二狗,進來呀!   皮二狗一蹦就進去了,蔸眼見王紅裳蹶著扇大磨盤,在院內井臺前洗頭發呢。


  一邊勾著俏頭梳頭發,一邊側著臉蛋看過來。


  二狗,你中午不睡一覺,這是要下地? 林凡才發覺自己的錯誤,媽的,都被網上的段子帶歪了。


  清了清嗓子,“抗拒從嚴,坦白從寬。


  ” 張強可笑不出來,繼續裝傻,“林凡,你說什么,我聽不懂。


  ”“聽不懂? 打人的時候,你可堅決的很不是?”“誰打人了?你別血口噴人!有證據嗎?沒有證據,你憑什么說我打人?”張強矢口否認,沒有證據,這是他最后的底牌了,林凡算一個證據,可是只能算人證,沒有物證,一樣抓不了他,反正現場也沒有監控。


  他以為眾人會慌張,會憤怒,可是卻出奇地安靜,所有人都看著他,像看一個小丑一樣,看著他表演。


  他敏銳地察覺到情況不對,可是他也沒有辦法。


  只能靜觀其變。


   李香蘭冷笑一聲,“你想要證據是吧?”隨后朝著鮑偉點點頭,鮑偉大手一揮,“帶上來!”人群后三個人被押了上來。


  二狗,陳六,還有 呂牛


  看到這三人,張強臉一陣青一陣白,沒有主動說話。


  “張強,很驚訝吧?”林凡把張強的表情盡收眼底,也不叫村長了,該攤牌了。


  張強轉了轉眼珠子,驚訝地 說道,“林凡!是他們打了你是不是?”這拙劣的表演,讓呂牛三人都看不下去了。


  “村長,我們已經供了…”張強心中大駭,但還是抓住最后一根稻草,“供什么?你供了關我什么事?!”“張強,都這時候了,還要狡辯嗎?”李香蘭看著張強近乎癲狂的樣子搖頭。


  “那只是他們的一面之詞!他們想陷害我,對!二狗,你是不是怨我沒有給你發補助金!肯定是你!”張強沖過去抓住二狗的衣領,眼睛變得血紅。


  黃二狗可憐地搖搖頭,他是已經招了,甚至沒讓李香蘭他們費多少勁,他早就不想給張強干活了,要不是他手里捏著那點補貼,他早就打爆他的頭了。


  猛地甩開張強,不再說話。


  林凡看著發狂的張強搖搖頭,“張強,多行不義必自斃啊。


  ”“我聽不懂你們在說什么!”“好,要證據是吧,拿上來!”林凡大吼一聲,差點沒把張強嚇到在地。


  后面有人呈上來一根木棒子,上頭還有著血跡。


  丟在張強的身前,“認得它嗎?”張強當然記得,這是當時他氣不過,從呂牛手中拿過的棒子就是這根!其實,呂牛已經藏的非常深了,挖了個坑給它埋著,再精心偽裝,沒想到(玉米地做爰全過程)被林凡一眼就看出來了。


  他要是知道林凡能夠透視,估計說什么也不會聽張強的了!臉色變得煞白,雙腿發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瑟瑟發抖。


  “你還有什么話要說嗎,張強。


  ”林凡憤怒地說道。


  他憋了很久了,雖然以前和張強有矛盾,但是那些事情并不大,這次的事,林凡想過張強會報復他,卻沒想到他居然下手這么狠,要不是李香蘭及時給他送到城里的醫院,他已經去見閻王爺了!張強看都不敢看林凡。


  林凡一惱,一腳蹦在他的頭上!李香蘭連忙拉住他,張強已經認罪了,蹲號子是少不了他的了。


  再找人“照顧”他一下,讓他這輩子都翻不了身!給鮑偉使了個眼神,鮑偉心神領會,叫人把張強還有幾個同伙押走。


  林凡重重地呼了一口氣,事情總算是完結了,雖然他也付出了很大的代價,但是索性身體沒有留下后遺癥,就還可以接受。


  想到以后將沒人再阻攔村里的修路的工程,林凡心情也不禁好了一些。


  張強在村子里的名聲著實不好,張強倒了,大部分村民還是非常開心的,他們已經忍受他的剝削好一段時間了。


  有人歡喜有人愁,部分村民還是不開心的。


  他們都是和張強有著利益上的溝通,張強倒了,意味著他們的利益也隨之沒了。


  按理說,張強被抓,李香蘭應該開心才對,可是,林凡注意到,自那之后,李香蘭的情緒就一直非常低迷,這低迷已經不是因為自己做的荒唐事了。


  經常獨自一人坐在山頭上看著日落,林凡也不多問,也沒有辦法多問,既然決定不再和李香蘭有糾葛,有些事還是不要過問的好。


  然而,盡管林凡不想知道,偶然的機會,還是讓他知道了。


  藏在最心底的對李香蘭的那份心疼,又慢慢萌芽了。


  事情算是解決了,終于拔掉了張強這顆毒瘤。


  可是李香蘭怎么也開心不起來。


  這次呼叫 李陽付出了她非常大的代價,但是,她沒有絲毫猶豫,先不說與林凡的各種糾葛,光一條人命,也值得她這么做。


  在醫院的時候,李香蘭就已經和父親達成了新的協議。


  “喂,爸…”“蘭蘭,你可想清楚了,我不會無條件幫你的,別說爸爸不愛你。


  為了你,我才真的是焦頭爛額。


  ”李陽沉聲說道。


  “嗯,我知道了。


  ”那時的李香蘭才不會想這么多,一心一意想救林凡的命,還有想把張強繩之以法的心。


  李陽沉默了一下,“蘭蘭,能告訴我是誰讓你這么上心?”“一個普通的村民而已。


  ”李香蘭淡淡地說道。


  “普通的?”李陽明顯不相信,他比任何人都了解他的女兒,如此大動干戈,肯定是對她而言非常重要的人。


  “嗯,淳樸的農村小伙,為了幫我才受了重傷的。


  ”這倒是事實。


  “好吧,那先這樣吧。


  再聯系。


  ”李香蘭嘆了口氣,心里五味雜陳,不過并不后悔。


  所以一連幾天,她才無精打采的,她一直在想父親會提出什么條件,她最害怕的就是時間,她在村子里的期限。


  然而,怕什么來什么。


  晚飯過后,李香蘭終于還是接到了父親噩夢一般的電話。


  “喂。


  ”“蘭蘭,我就不繞彎子了,我想你在 靈水村的時間縮短到半年。


  ”李陽在電話那頭說道。


  “半年!?”李香蘭驚呼出聲,半年時間,這代價也太大了。


  本來就非常難完成任務,結果這直接縮短了半年,剩下的時間連游山玩水都不夠,還共同富裕,共同喝西北風吧。


  隨后壓低音量,“爸,你這也太過分了吧。


  ”“不過分吧,這一次也花了我不少的精力呢。


  ”李陽淡淡地道,“另外,老江那邊最近再催了,你也抓緊抓緊時間。


  ”聞言,李香蘭黑了臉,老江,就是江帆家,政治聯姻的對象,沒想到他們這么早就開始施壓了。


  “爸,你真的愿意犧牲我的終身幸福嗎?”李香蘭顫聲說道。


  “什么叫犧牲?江帆那孩子我看著長大的,長得帥,人品好,家里條件又好,怎么就犧牲了,你和他在一起肯定會幸福的!”這話李香蘭已經聽了幾百遍了,帶著憤怒的語氣開口,“你看我姐她快樂嗎?”“胡鬧!那是她自己的問題!”“是!什么問題都是她的!你和我媽從來沒有問題!”李香蘭近乎吼了出來。


  也不等李陽說話,直接掛了電話。


  雙眼無神地看著天上的月亮。


  李香蘭沒有注意到,在轉角處,林凡正披著毛巾,拿著牙刷,一動不動地站在那里。


  夜晚,林凡躺在床上,輾轉反側,怎么也睡不著,李香蘭的說的話一字不落地落進的耳朵,在耳邊回響。


  “犧牲幸福”嗎…林凡眨了眨眼睛,看來李香蘭這次為了自己出頭付出了他難以想象的代價了。


  可是她從來沒有告訴過他,她到底經歷了些什么,為什么要來這鳥不拉屎的地方。


  林凡決定找她談一談!不能讓她把一切都扛在自己的身上。


  想到她天真爛漫的笑容和樂觀向上的精神,林凡又感到一陣的心痛。


  并且,這種事,只能快不能慢,慢了,就晚了“我們需要談談。


  ”眼看李香蘭就要出門,林凡攔在了她。


  李香蘭身體頓了一下,“談什么?”林凡抿嘴,“談,該談的事情。


  ”李香蘭輕輕地嘆了口氣,點點了頭。


  “所以,那么,你家里到底什么情況。


  ”林凡開口了。


  李香蘭看著林凡的眼睛,藏不住的震驚,“你,都聽到了?”林凡點頭,“ 對不起,不小心的。


  ”“沒事,怪丟人的而已。


  ”林凡不說話,等著李香蘭繼續說。


  “家里逼我和市長的兒子結婚,我只是一個政治婚姻的犧牲品罷了。


  ”李香蘭自嘲地說著,“我不想成為我姐姐那樣,成為一具行尸走肉,毫無幸福可言。


  ”林凡凜然,看來李香蘭這么抗拒的原因和她姐姐有很大的關系。


  “所以,我和我父母定了賭約,我主動來到靈水村,一年之內,把靈水村的經濟帶起來,人均GDP達到一萬一年就夠了。


  ”聽到這里,林凡搖搖頭,李香蘭的父母聰明的很,以靈水村的情況來說,根本就是無稽之談,不可能的事!答應她,只是為了讓李香蘭心甘情愿地做一個犧牲品罷了。


  “然后呢?因為我的事,讓你父親縮短了時間是嗎?半年。


  ”后面的事林凡大概已經可以猜得到了。


  李香蘭點點頭,沒有再說話,這幾天下來,她被這些事情搞得頭皮發麻,吃不好睡不好,臉色都蒼白了不少。


  沉默了一陣子,兩人忽然同時說話。


  “對不起。


  ”“謝謝你。


  ”“對不起”是林凡說的,“謝謝你”是李香蘭說的。


  “呃…”兩人同時一愣。


  “你先說”“你先說”“…”愣了半天,還是林凡先說了。


  “對不起啊…”李香蘭看著林凡有些害羞的樣子,內心仿佛有什么東西正在蘇醒一般。


  “你對不起我,什么啊?”“當然是讓你的計劃,你的時間,都縮短了。


  ”林凡不好意思地說道。


  “嗯,你是應該對不起我。


  ”李香蘭一臉嚴肅地說道。


  “呃…那你謝我什么?”“啊,我謝謝你為了修路,做這么多事…”李香蘭的聲音越說越小。


  林凡笑了,假裝嚴肅,“嗯,那你是該謝謝我了。


  ”兩人同時對視了一下,都笑了。


  “好了,那我們算扯平咯。


  ”林凡高興地說道。


  “才沒這么容易呢,我是女生,你要多補償我。


  ”林凡不懂,“那你想怎么補償。


  ”李香蘭突然用認真和微微祈求的目光看向林凡,“你得幫我修完路才行!”“當然!你不說,我也會做的!”“你說的!不反悔。


  ”“不反悔!”李香蘭的內心又開始活躍起來了,她找到了一開始和林凡相處的感覺。


  可是,下一刻,她又想到了和林凡決裂的事情。


  猶豫了一下,還是說了出口,“你,和張玲…”對于感情問題,林凡已經看開了,躲躲藏藏不如大方承認,“是,張姨是我的女人。


  還有王欣,也和我有了關系,我會負責到底的。


  ”李香蘭咬著嘴唇,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https://twfghrtwefdsf.weebly.com/5493168.html
https://twbbhgyjui.weebly.com/8208954.html
https://twghbnjuygfdc.weebly.com/4137812.html
https://ttwasgas.weebly.com/4372682.html
https://twfghthfvrfer.weebly.com/5718585.html
https://twksfdnbihjsdr.weebly.com/4823473.html
https://twmyufhgl.weebly.com/7281067.html
https://twoutlink.weebly.com/5972681.html
https://twgthrtwefvdxcgf.weebly.com/4483035.html
https://twuioplkikjuikk.weebly.com/6107603.html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