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eam bondage

dream bondage


李穎今年31歲,身高一米六八,烏黑亮麗的長發柔順散在雙肩,耳垂晶瑩剔透,一雙桃花眼嫵媚中透著純情,烈焰紅唇微微輕翹、泛著迷人光彩,整個臉蛋兒透露出一股無限的迷人風情。


  李穎不光長得好看,工作能力也是極強,但由于每天沉迷工作,導致她好幾年都沒談過男朋友,成了大齡剩女。


  此時正值夏季,今天的李穎下了班,又去超市買了些零食與生活用品。


  外面的氣溫很高,李穎腳上踩著高跟鞋沒走幾步,整個人便香汗淋漓,身穿的黃色連衣裙緊緊裹在身上,將前凸后翹的嬌軀完美勾勒出來。


  短短的裙紗只遮掩到大腿,一雙大長腿腿顯露在空氣中,極具視覺體驗,十分的好看。


  回到家的李穎,早已被熱得面色紅潤,不過當她看到自家客廳的情景后,內心深處更是涌起一陣激動。


  寬敞的客廳內,一位帥氣洋溢的小伙子正躺在瑜伽墊上做著仰臥起坐。


  帥小伙兒沒穿上衣,結實的臂膀與腹肌在汗水的照耀下顯得尤為發亮,配上堪比電視里男明星的顏值,無不讓站在門口的李穎心跳加速。


  “ 小宇,累了就歇會兒,穎姐今天買了你最愛喝的可樂。


  ”盯了好一會兒,李穎才緩過神,她脫了高跟鞋,將剛才在超市購買的東西一同拿了進來。


  小宇是李穎當初在職場某位上司兼閨蜜的兒子,但閨蜜前幾年患重病,臨走前,將這位從小生活在單親家庭下的兒子托付給李穎照顧。


  小宇長得帥,個也挺高,但他從小體弱多病、智商低下,今年剛滿19歲,卻始終只有二三年級小朋友一樣的智商。


  說難聽點,就是個傻大個兒。


  如今小宇沒再上學,平常都是一個人呆在家,后來李穎教了他一些健身的運動方法,算是希望對方提高 身體素質、增強些免疫力。


  近些年李穎忙于工作,對小宇沒有太過注意,今天一看,才發現曾經的傻子已經長得越來越俊俏帥氣,身材也變得矯健、魁梧。


  “什么?可樂!穎姐你對我真好!”聽到有喜歡的東西,小宇面帶興奮,趕忙起身跑了過去。


  也許是剛才鍛煉久了有點渴,小宇打開可樂后喝得很急,導致灑出來不少。


  李穎眼睜睜看著那黑色碳酸液體從小宇嘴角溢出,從頸脖到胸口,最后沿著迷人的肌肉曲線順流而下。


  “小宇你慢慢喝,穎姐先去洗個澡,然后再做晚飯。


  ”好幾年碰過 男人的李穎見到這番景象,一張瓜子臉當即變得更為紅潤,內心甚至激起幾分羞澀感。


  而正開心喝著可樂的小宇只是點點頭,絲毫沒有察覺到剛才李穎跟以往不同的神態,即便他看到了,估計也不懂。


  李穎來到浴室后手握花灑,讓熱水慢慢滑過自己全身每一處肌膚。


  隨著里面的溫度逐漸升高,李穎腦里又不由自主得浮現出剛剛小宇的英俊瀟灑。


  “真是羞死人了,我怎么能對閨蜜的孩子有那種想法呢……”李穎忍不住楠楠自責起來,可心窩就好像有一團熊熊烈火在燒,越燒越旺,燒得整個人陷入魔障一般。


  “小宇……”李穎輕輕哼了出聲……雖然平日里李穎廢寢忘食的工作,但歸根結底是正常 女人


  這些年單身時若有需求的話,她都會看著小電影自己解決。


  即便比不上讓男人的伺候,但李穎比較潔身自好,又遲遲找不到心儀的人選,只能先暫時忍忍。


  今天是李穎第一回幻想著別的男人,男主角還是小宇。


  李穎的下意識里非常抵觸,奈何刺激感早已徹底麻痹了她的神經。


  “小宇……”李穎臉上洋溢出十足的幸福感,還沒徹底緩過神來的她紅唇微張,意猶未盡得自言自語。


  這份快樂是李穎這些年來都不曾擁有的。


  但同時讓李穎糾結的,是她剛才所產生的幻想。


  如果換成男明星,或者公司里的男同事,李穎都覺得不足為奇。


  但偏偏滿腦子是當初閨蜜托付給自己照顧的小宇。


  這使得李穎心頭難免一陣愧疚。


  當她努力告誡自己千萬不要犯錯的時候,浴室外正巧響起了小宇的詢問。


  “穎姐你是不是不舒服?剛才我好像聽到你在里面喊我的名字。


  ”或許是之前李穎太過投入,聲音有點大,引起了外邊小宇的注意。


  “哦,穎姐是想讓你先去廚房把買來的菜給洗了, 等下我好直接炒。


  ”差點被小宇給發現端倪,李穎面紅耳赤,迅速找了個理由糊弄過去。


  “好,我這去洗菜。


  ”小宇思想單純,聽到李穎的吩咐后也沒多想,轉身就去了廚房。


  聽到小宇離開,李穎才開始用浴巾擦拭,穿戴好衣物。


  從浴室出來后,李穎臉上始終帶著紅霞,直到兩人上桌吃飯仍未散去。


  “穎姐,你的臉好紅哦。


  ”“紅嗎?可……可能是天氣太熱,有點中暑了吧。


  ”李穎做賊心虛,吃飯時全程微微低著頭,目光躲藏,不敢與小宇對視。


  “那我先去給穎姐的 房間開好 空調,等下穎姐吃完飯進去,就特別涼快了。


  ”小宇離開餐桌,去到李穎的房間完成任務后又很快跑了出來。


  “對了穎姐,過幾天你買一個奶油蛋糕給我吃好不好?”小宇瞇著眼睛一臉微笑,好似在為剛剛的所作所為討要獎勵。


  “行,到時候穎姐買個大的,中午咱們就吃這個。


  ”李穎一口答應,但此時她的注意力并不在買奶油蛋糕上面。


  吃完飯,李穎回到房間、打開電腦。


  她打算再加會兒班,卻發現毫無頭緒。


  既然沒精力工作,李穎索性關燈睡覺,想著那就早點休息。


  但李穎躺床上翻來覆去了近一個小時,仍沒有一點睡意。


  她知道自己失眠了。


  過去只要想起小宇,李穎的第一反應是對方傻憨憨的模樣。


  可現在卻變成了那令她產生興奮感的肌肉與一張帥氣的面孔。


  無法進入夢鄉,李穎開始胡思亂想起來。


  “小,小宇……”李穎對小宇好似毫無抵抗力,又是恍惚間的功夫,兩條白皙的藕臂便死死抱緊被子。


  體驗過后,李穎吐氣如蘭,這次還沒來得及回味,一股強烈的自責感便涌上心頭。


  “看來我要么得把注意力從小宇身上挪開,要么趕緊找個男朋友吧。


  ”李穎想著辦法,但短時間內找到意中人的概率微乎其微。


  至于把自己對于小宇的關注度降低,接下來的幾天里,李穎的確這么做了,與此同時她也在努力克服小宇對自己的吸引。


  但李穎怎么都沒想到的是,自己躲得越遠,便會越陷得越深……又是某天深夜,李穎正在電腦桌上敲打著鍵盤,以往周五晚上,她都會選擇通宵加班加點,然后第二天周末好好睡上一覺。


  但隨著 房間內的燈光瞬間消失、所有電器停止運轉–李穎知道,家里面忽然停電了。


  李穎向小區物業的值班人員詢問一番,得知對方也在緊急維修,大概兩個三小時后便能恢復用電。


  現在正是七八月處于最炎熱的季節,沒有了電,意味著也就沒有了空調。


  之前房間內保留下來的冷氣,肯定會在數分鐘內消散。


  “穎姐,我好熱……”原本小宇已經入睡,沒了空調,被熱醒的他一臉委屈地跑到李穎的房間。


  “小宇你先回床上躺著吧,小區暫時停了電,穎姐等下在旁邊用 扇子給你扇風,一樣很涼快的。


  ”沒了空調,只能用最普通的辦法。


  小宇聽了李穎的話,乖乖重新躺在床上,李穎在床頭柜里找到了一把扇子后坐在一旁,手上握著的扇子輕輕晃動。


  可室內的溫度實在太高,微小的風量壓根解決不了問題。


  “好熱……”扇子還沒搖多久,小宇便眉頭緊鎖,心情焦躁的他直接褪去了全身的衣物。


  “哎……”李穎頓時一陣錯愕,雖然房間里沒有燈光、視線一片昏暗,但隨著眼睛瞳孔放大,她依舊能夠看清楚。


  一瞬間,房間內好似變得更為炙熱起來,原本大腦十分清醒的李穎,注意力在被小宇牢牢吸引住過去后,臉蛋開始發燙,嬌軀也不受控制的自我扭動著。


  “嗯……”李穎雙眼迷離,貝齒咬著下唇,情不自禁的輕哼一聲,手上搖擺扇子的動作跟著逐漸變緩。


  這些天,李穎都在自我努力的克制,她選擇沉浸于工作,想讓公司那堆繁瑣的事情來麻痹自己。


  但此刻,李穎內心的抵觸情緒瞬間崩塌。


  “穎姐,我還是好熱,全身都是汗……”小宇喃喃自語的一句話,讓李穎從臆想中驚醒過來。


  “全是汗嗎?”李穎長吐一口氣,隨即油然而生的伸出手,感受著小宇的胸膛。


  小宇確實已經大汗淋漓,全身下上都沾滿了汗水。


  不過李穎沒有半點嫌棄的意思,對方(是男人就把她搞大)那肌肉飽實的力量,幾乎讓所有女人愛不釋手。


  “小宇,你先等一會兒,穎姐這去拿濕毛巾給你擦擦。


  ”李穎晃了晃腦袋,想讓自己時刻提起精神。


  室內熱氣沖天,不光是小宇,李穎的衣物也被香汗所浸透,導致領口重心下墜,使得美好的風景一覽無余。


  李穎心情雜亂的來到衛生間,她先用冷水洗了個臉,又馬不停蹄地拿著濕毛巾返回。


  看著此時床上毫無遮攔的小宇,李穎屏住呼吸,彎下腰開始擦拭。


  頸脖、鎖骨、胸肌、手臂……李穎咬著下唇,她的動作很快,同時也避開了一些特殊部位。


  可毛巾不去碰,眼睛卻能看見。


  “我……”單身數年的妖嬈女人,還是忍不住伸出了手……“叮……”不巧的是,李穎行動時,小區電力剛好恢復。


  回電后空調發出的刺耳聲,讓正精神緊繃的李穎全身一顫。


  幸好房間的燈光開關沒有打開,此時室內始終是漆黑一片。


  不然李穎得尷尬的無地自容。


  “呼……”緩緩地回過神,李穎長吐一口氣后下了床。


  “我剛剛究竟怎么了?怎么就……”李穎懊惱的責問自己,給小宇房間開好空調后,人也羞得迅速逃離了現場。


  睡裙已被汗水浸的不成樣子,李穎去到浴室開始沖洗。


  雖然關鍵時刻清醒下來、停住了手,但內心的期待感并未散去。


  李穎美眸變得通紅,腦中再次浮現出小宇的模樣。


  “不行,我必須控制住自己,不能再胡思亂想了!”李穎咬緊牙關,伸出手在自己雪白的大腿上狠狠地掐了一把。


  為了不讓自己墮落,李穎想用最直接的辦法來轉移注意力,可是劇烈的疼痛感并沒有撲滅李穎體內的火焰。


  李穎沒有猶豫,她又立刻將熱水器的開關打上。


  無動于衷的用冷水淋了近一個小時,李穎才從瑟瑟發抖的出了浴室。


  “趕快睡覺吧。


  ”吹好頭發的李穎躺在床上,她沒有蓋被子,并且把房間內的空調氣溫調至最低。


  通過一番痛苦的堅持,她渴望的心情才漸漸平復下來。


  在充滿涼意的環境內的確可以忘乎所以,但睡眠質量非常不好。


  第二天臨近中午,李穎從睡夢中醒來。


  她拖著渾渾噩噩的腦袋開始洗漱,不由得回想起昨晚事情的經過,心里面又是一陣尷尬與害羞。


  “對了,前幾天小宇說要吃奶油蛋糕,結果給忙忘了,等下就出去買。


  ”清洗完,李穎喝了杯牛奶,便在梳妝臺前打扮。


  李穎保養的很好,雖然已經31歲,但臉上完全沒有歲月的痕跡。


  極致的容顏,配個淡妝點綴,便是傾國傾城。


  緊接著,李穎從衣柜拿出白襯衫與包臀裙,最后搭上一條黑色絲襪。


   不知不覺, 林川便到了衛生所門前,開門進去,腦子里還是想著和嫂子蘇薇同房的事兒,想著想著,竟然不厚道的笑起來。


  而就在此時,衛生所里來人了。


  看見來人,林川先是一愣,隨后兩眼放光。


  楊穎,那可是村里的村花啊,從小長得就俊俏,現在愈發驚艷了,走起路來,一扭一扭,跟在她后面,能生生把人給看傻了,村里面的男人,哪個不想一親芳澤?只不過,人家可是在城里上班的人,平時見一面都難,但是,現在不一樣,既然她來衛生所,那就說明身體不舒服,給女人 看病,還怕會沒什么好處?想到此處,林川內心頓時得意的笑起來,一雙眼睛在楊穎身上打量個不停。


  這小妞,不愧是在城里上班,穿著低胸裝,身前的露出的一點潔白,令人神往,那身材更是沒的說,襯衫的扣子都系不住了,果真是個佳人啊。


  下身,兩條美腿包裹在黑絲襪中,由細而粗,逐漸延伸進短裙之中,神秘而性感,配合著那容顏,簡直太過迷人。


  但,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楊穎的媽也跟來了,她叫 馬賽花,是個寡婦,前些年死了男人,在村里是出了名的潑辣,有她在,林川可不敢太過放肆。


  見到林川半天不說,馬賽花就催促道:“ 小川,還愣著弄啥嘞,我家 小穎病了,過來讓你給看看。


  ”“哦,坐,坐吧。


  ”被馬賽花這么一催,林川這才想起,他們是來看病的,這也怨不得他,畢竟楊穎長得太美,那個男人不動心?不過,林川剛才看自己的眼神,卻被楊穎看在眼中,因此,她看向林川的眼神中,也帶著一抹厭惡之色。


  等楊穎坐在面前,林川就看著楊穎那一雙潔白嬌巧的小手道:“把手伸過來,我先給你把脈。


  ”林川說著,就將手伸過去。


  不料,在他還沒碰到楊穎的時候,人家就不樂意了:“拿開你的臭手,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


  ”“這……”林川見此,一陣頭大,這還不是城里人,就這么大架子,不讓碰,那還把什么脈啊?馬賽花見到女兒這樣,也一陣尷尬道:“小穎,瞎咧咧啥呢,不給碰看什么病啊。


  ”“小川,你別跟這丫頭一般見識,她爹死得早,都被我慣壞了。


  ”馬賽花說著,還在楊穎的頭上點了一指頭。


  “女人不就是給男人碰的嘛,再說,你這是為了 治病,讓人碰一下咋了?能少二兩肉?”“媽……”楊穎顯然覺得,這樣很沒面子,卻不得不妥協。


  林川也是第一次覺得,一向以潑辣著稱的馬賽花,竟然如此親切。


  “小川,還愣著干啥,把脈啊,有我在,你放心。


  ”然而,就在林川的手即將碰到楊穎的手腕時,她突然皺眉道:“等等!”隨后就見她拿出一張手絹,蓋在她的手腕上。


  “搞了半天,原來是嫌棄我們農村人臟啊。


  ”林川可算是明白了,心說不就是去城里上了幾天班嗎?你不也是農村長大的么,真是作。


  不過,楊穎越是這樣,林川就越是想惡心她,只見林川故意用手捏了捏鼻子,隨后一把抓住楊穎的手腕,有沒有沾到鼻涕另說,但就這動作,就把楊穎惡心的不行。


  想要掙脫,卻被林川死死抓住,不得不說,楊穎的手腕,就是柔軟,盡管隔著一層手絹,摸起來還是很舒服。


  楊穎無奈,只能一臉乞求的看著馬賽花,不料馬賽花大眼一瞪:“看我干啥,人家小川這是在給你治病,你還不得好好配合?”稍微一把脈,林川就知道這楊穎是什么毛病,氣血兩虛,女人這樣,一般都是那個來了,只不過林川沒說出來。


  “先扶她去里面的床上躺著吧。


  ”不過,楊穎這一動氣,肚子越疼了,疼得死去活來,完全沒法走,馬賽花一個人也扶不住,就讓林川幫忙。


  這種一親芳澤的機會,林川可是求之不得,楊穎也沒什么反抗的能力了,只能眼睜睜看著林川一手抓住自己的胳膊,一手扶著自己的細腰,而且還緊緊的靠著她。


  這把可林川高興壞了,楊穎肚子疼,走路是挺不直腰的,半躬這身子,再加上是低胸裝,從林川那個角度,目光正好可以看到楊穎領口之中的美麗風光。


  入眼,一大片風景,那潔白的柔軟跟那黑色相比就大了一號,看上去格外的迷人,這林川哪能受得了,他喉結不斷聳動,大吞口水,差點被門檻給絆倒了,楊穎也發現了這一點,瞪這林川道:“你眼睛往哪看呢,我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東西。


  ”林川被發現,頓時轉過臉去,也沒有反駁,而馬賽花則是呵斥道:“你看著孩子,怎么說話呢?你這不是穿著衣服么?看你兩眼怎么了?女人可不就是給男人看的么?”馬賽花說著,還對林川一臉賠笑道:“小川,你別生氣,這孩子就這樣,只要能治好她的病,你就放心大膽的看,有我在呢。


  ”這話,林川確實沒法接,這寡婦,真是彪悍啊,真么雷人的話,也說得出來。


  扶楊穎躺在床上,林川這才問馬賽花道:“嬸子,蕭穎這是氣血這么虛,是來那個了吧。


  ”本來,一般男人說話,避諱這些,但林川是醫生。


  “嗯,這孩子以前來那事好好的,可就是這次,這都還沒開始呢,就痛。


  ”“媽,你在胡說什么啊。


  ”這種事情,被母親當著面和一個男人說,楊穎內心的陰影面積可想而知。


  “怕什么,這叫病不避醫,人家小川是醫生,啥不知道?”“上次我也是這樣,來那事,肚子疼,沒有打針吃藥,人家小川給我揉了幾下,打那以后就沒疼過,神了。


  ”馬賽花說著,十分感激。


  “嬸子,要不我給小穎開點藥算了吧。


  ”林川有些為難,楊穎這人,先前把脈都要蓋個手絹,這按摩推拿,那可是掀起衣服,露肚皮的,楊穎不殺了他才怪。


  馬賽花見此,笑道:“有什么好的手藝,吃什么藥啊,沒事,你就像上次幫我揉一樣,放心大膽的揉小穎,有我在,沒事兒。


  ” 一聽這話,林川頓時大汗,放心大膽的揉小穎,這話聽起來怪怪的。


  楊穎聽了,不知道有多別扭,想要說什么,但還是被馬賽花一個眼神給瞪了回去,看樣子,還真是一物降一物。


  見到這樣,林川就沒有什么好擔心的了,她看著馬賽花道:“嬸子,你上次那是氣血淤結,小穎這是氣血乏虛,比你還嚴重,可能時間要長一點。


  ”馬賽花一聽,高興的不得了,畢竟林川的本事,她是親身經歷過的,“行,只要能治好病就行,最好能把病根給去掉,你揉的越久越好。


  ”聽到母親說出這種話來,楊穎不禁有些懷疑人生了,但看到那兇巴巴的眼神,就算是有天大的委屈,她也只能忍著。


  林川聽了,心中歡喜不已,心道楊穎你不是嫌棄我是農村人,不讓我碰你么?現在,我想怎么碰,就怎么碰,而且光明正大!想到這里,他就對楊穎道:“小穎,你先躺好,放松,我這就幫你按摩。


  ”不料,楊穎心中氣憤之極,看林川完全是狗仗人勢,根本不搭理他,尷尬之下,林川知道只得將目光轉向馬賽花。


  馬賽花一看,就呵斥道:“人家小川可是醫生,難道會害你不成,他讓你做什么,你照做就是了,生病了還扭扭捏捏,肚子不疼了是吧?”果然,這楊穎就是欠收拾,被馬賽花這么一訓,乖乖的躺好,眼睛一眨一眨的,嘟著嘴,瞪著林川。


  然而就林川的手即將觸碰道楊穎的身體時,忽然傳來一陣急促的鈴聲,馬賽哈花聞聲,掏出手機一看,面色變了變道:“那個,你們繼續,不要停,我先出去接個電話。


  ”楊穎那眼神,原本就有種能殺人的架勢,這下馬賽花一走,更兇了,她對林川警告道:“我不管你用什么手段讓我媽這么相信你,但是,你要是敢借著瞧病,胡作非為,看我不打死你,像你這種人我見多了,男人,都不是什么好東西。


  ”“聽意思,這妮子對男人的成見不是一般的深啊。


  ”不過,林川聽見這話也不生氣,只是笑道:“小穎你看你,想哪去了,咱們從小一起長大的,我是那種人嗎?你放心就是。


  ”林川雖然嘴上這么說,但是心里未必這么想。


  就算你楊穎瞧不上我這個農村漢,哪又如何?你是病人,我是醫生,我想要做什么,你怕也阻止不了吧。


  林川剛這么想著,打算動手按摩,誰知道,這時候馬賽花已經接完電話,急匆匆的進來,一雙眼睛就盯著林川,如同監督一般。


  林川這可算是看出來了,這馬賽花明顯是嘴上說一道,私下做一套。


  別看她一副深明大義的樣子,其實生怕林川趁機占楊穎的便宜,畢竟她是過來人,像自家楊穎這么如花似女的姑娘,男人不動心才怪。


  不過,該怎么按摩還是怎么按摩,看著楊穎躺在床上,身前的山峰傲然挺立,隨著他的呼吸,在不斷起伏,頗有節奏感,再想起先前透過楊穎的領口,看到的景象,“這樣應該勒的很緊吧?”林川以前就楊穎美,近距離觀察之下,才發現,不但人美,這身材也沒的說,她的身體上,還傳出一股淡淡的馨香,林川早就聽說,話說只有還沒過那種事的女人才會有體香,楊穎該不會還是個……那也太極品了,越是這樣想,楊穎的身體對林川的誘惑就越大,讓他忍不住想要一探究竟,但是馬賽花一雙眼睛盯著,他也不好太明顯。


  因此,裝作一臉鎮定,將手搭在楊穎的肚皮上,輕輕按了一下,那種感覺,都說漂亮女人是水做的,果然是。


  不過,這一按,讓楊穎嬌軀一顫,緊張起來,呼吸急促了些,身前更是劇烈的起伏,動感十足,伴隨著她類似于嬌喘的呼吸,是個男人都忍不住。


  見到楊穎這樣,林川頓時就明白,心道:“這楊穎該不會和嫂子一樣,身體都十分敏感吧,難道美女都比較敏感?”他可是記得清楚,昨晚幫嫂子取那半截黃瓜的時候,嫂子當場就受不了,來了感覺。


  想到這里,林川就輕聲道:“小穎,你不要這么緊張,按摩需要放松。


  ”楊穎一聽,紅著臉,死不承認道:“你哪只眼看見我緊張了,瞎說。


  ”林川一聽,心道這都快出聲了,還不緊張,不過林川見此,也不點破,一雙手,開始在楊穎的肚皮上按壓起來。


  要知道,大夏天的,楊穎上面只穿了胸衣加襯衫,薄薄的一層,十分柔軟,透過紐扣的縫隙,還能看見楊穎肚子上的細肉,白嫩如玉,偶爾用手觸碰到,又是別樣的光滑,手感絕佳。


  在林川看來,摸楊穎的肚子,雖然沒有嫂子蘇薇的大腿過癮,但好歹是換了個人,有不一樣的刺激。


  揉著揉著,楊穎本來想深入一步的,但是他剛有這想法,就被馬賽花那直勾勾的眼光給抹殺了,馬賽花的潑辣在村里可是出名的,林川可不想惹她。


  不過,這是外面忽然聽到外面有人喊:“馬嬸兒,你家牛跑了,跑到村西頭了。


  ”“呀,壞了,村西頭都是苞米地,要是被這畜生給糟蹋了,還不得被人給罵死。


  ”馬賽花兒一聽,頓時急得直跺腳,沒辦法,只能拜托林川道:“小川,小穎這病,可就拜托你了,大家都鄉里鄉親的,你多費心,嬸子先走一步。


  ”別看楊穎兇巴巴的,其實在按摩的時候,羞得要死,臉頰上都有一層淡紅色,讓人忍不住想啄上一口。


  見到母親要走,楊穎自然有些害羞,想阻攔,但馬賽花心里還想著自家的牛,撒腿就跑。


  說實話,林川心里是十分感謝那頭牛的,簡直是神牛啊,跑得太是時候了,還有那個報信兒的,很及時。


  等馬賽花一走,偌大的衛生所里,只有林川楊穎兩個人,十分安靜,楊穎甚至都能聽到自己逐漸急促的呼吸聲,越是被按摩,她心理就越沒底。


  她皺著眉,催促道:“你快點,完了沒有啊,怎么這么慢?”楊穎著急,林川可是一點都不著急,這馬賽花好不容易走了,自由發揮時間來了,哪能這么快就結束?“小穎,治病這事兒,急不得,得把病根兒去掉,我想你也不愿意下個月疼的死去活來的吧,再過一會兒就好了。


  ”林川的手在楊穎的肚皮上按壓著,只不過,相對于小腹,似乎那更有吸引力。


  他看了看楊穎,兩條黑絲美腿緊緊并在一起,充滿誘惑力,意動之下,林川的手頓時沿著楊穎的肚皮,一點點的往下移去。


  而這一切,楊穎毫無察覺……林川的手法十分輕柔,而且力道十分自然,讓楊穎覺得十分舒適,當疼痛逐漸消失,她也漸漸沉迷在這種感覺之中,瞇著眼,似乎十分享受。


  林川的手最多只能到肚臍下往(兒童益智故事)三寸的地方,再往下,就算是楊穎是個傻子,也能知道他的意圖,不過,即便是這樣按起來,也別有一番滋味。


  看著楊穎一陣享受的樣子,閉著眼,時不時的檀口微張,林川的內心就一陣暗爽。


  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反正,林川感覺自己的手有些酸,就問道:“小穎,你現在感覺怎么樣了?”“嗯,好多了。


  ”楊穎伸手,摸了摸肚子,熱乎乎的,身體內像是有無盡的暖流再竄動,那感覺,別提有多舒服。


  盡管她不待見林川,但她的母親沒有騙他,不得不承認,林川是有真本事的。


  見此,林川就笑道:“小穎,其實,一般人我都不告訴她,在女人的屁股上,有幾個關鍵穴位,要是經常按摩一下,不但能血氣暢通,還能美容養顏呢,你要不是試一下?”楊穎一聽,臉色瞬間就變了,抓起床頭的一本醫療宣傳冊就砸了過去。


  “試你媽個頭,早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東西,肚子沒摸夠,現在又想摸我屁股是吧,你個流氓!”林川也沒想到,一句玩笑話,就讓楊穎有這么大反應,幸虧他躲得快,不然腦袋非得被砸出一個包來不可。


  這女人啊,翻臉果然比翻書還快,前一秒風和日麗,下一秒就雷陣雨。


  楊穎說著,還掏出紙巾,在自己的白襯衫擦來擦去,正是先前林川用手揉過的地方,看見這一幕,林川可就沒法忍了。


  你要是真的玉潔冰清,有本事別進來啊,幫你按摩的時候,一臉享受,舒服的差點沒叫出來,現在倒是嫌臟了,剛剛怎么不說呢?就算林川是個農村人,那也是有尊嚴的啊。


  對于這種人,林川完全不客氣:“你不是嫌我臟么,可我就是把你給摸了,盡管有些地方不用按摩,可我就是想摸,就摸了,而且我還往下摸了摸,只不過,你當時光顧著享受,沒感覺到吧?”“而且,我再告訴你,本來你這病按摩十分鐘就結束了,可我就是覺得你的身體摸起來手感不錯,所以我就愣生生的弄了半個小時,現在我覺得夠了,我就是下流無恥,你又能奈我何,我就問你,氣不氣?”這一番話,有些盡管有些夸大,但林川就是為了故意氣楊穎的,但楊穎就偏偏當了真,氣得不打一處來。


  她長這么大,還從來沒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不但做了齷齪事,還能一臉從容鎮定的當著面說出來,不以為恥,反以為榮,搞得多有成就感似得。


  “林川,你就是個畜生,混蛋,這事兒沒完,咱們走著瞧!”“走著瞧就走著瞧,不過,你先把錢付了再說。


  ”既然已經得罪了楊穎,那就不怕得罪到底,林川這人就是這樣,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反之亦然。


  “什么?你還有臉跟我要錢?”楊穎頓時就愣住了,原本以為林川先前就夠無恥了,沒想到這下徹底刷新了她對于無恥的認知,一個人,怎么可以這么無恥?“怎么不要錢了,看病要錢,天經地義,我又不是你老公,憑什么給你免費看病啊?”既然你說我無恥,那我不妨無恥到底,林川也是豁出去了。


  “好,錢是吧,給你,混蛋!”楊穎說著,掏出五十塊錢,直接甩在地上,打算離開。


  見此,林川面色一寒,雖然是錢,但被人甩在地上的錢,他拿著心里不舒服。


  “等等!”“怎么,要找錢啊,不用了,就當時打發叫花子了。


  ”楊穎一臉傲慢。


  聞言,林川冷笑道:“我倒是想找你呢,可是我按摩一次要八十,你只給了我五十,我怎么找?都什么年代了,五十塊錢,還想看病?”“什么?就你這破地方,還想要八十塊錢,你怎么不去搶劫啊?”楊穎一臉憤怒地瞪著林川。


  “是么,那我問你,你的病是不是好了,你也是在城里混的,大醫院里能不能這么快治好不說,反正醫藥費,怎么著也得幾百塊吧,我治好了你的病,收你八十,過分么?”“你……”楊穎一時間被懟的啞口無言。


  這時,林川眼睛往床上一瞄,又瞄了瞄楊穎的屁股后面,頓時裝模作樣的皺著鼻子,一同亂聞。


  “你可以走,不過,你就沒有聞到一股特別的味道么?”楊穎也不知道林川又要搞什么花樣,就問道:“什么味道?”“當然是,一股狐貍味啊。


  ”林川說起狐貍那兩個個字時,刻意看了楊穎一眼,似笑非笑。


  “你……什么意思?”這下楊穎徹底火了,莫非這林川是在拐著玩兒的罵自己是個狐貍精,她最反感人家這么說她。


  然而,就在這時,只見林川一把提起床單,正對著楊穎。


  “你自己好好看看,我好心給你治病,你不想給錢也就算了,還恩將仇報,你這什么意思?別以為在城里呆了一段時間就可以瞧不上我們農村人。


  ”楊穎一聽這話,再看看林川手里的東西,隨后又摸了摸自己,頓時面色一陣青紅變幻,精彩至極。


  慌亂羞憤之下,更是口不擇言:“你胡說,我怎么就恩將仇報了?我也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就可以算了?我給你治病就算了,你竟然還做出這種事,還不給錢,你以為你是村長啊”
https://twsdfwrkgh.weebly.com/695549.html
https://twkenaxg.weebly.com/3386407.html
https://twertgfvbnhj.weebly.com/2505296.html
https://twoutlink.weebly.com/7170527.html
https://twmyufhgl.weebly.com/1985830.html
https://twfgtyhujik.weebly.com/9140232.html
https://twlkjiouljkhgui.weebly.com/6460581.html
https://twffppmkjl.weebly.com/50884.html
https://twhjkiujhgn.weebly.com/7238163.html
https://twertqwesdfuhyu.weebly.com/1692345.html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