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慰 自拍

自慰 自拍


黃毛的速度好快,兩個起落就沖了過來。


  我反手在腦后摸了把,滿手是血,抓著樹子,搖晃著站了起來。


  我抓住樹子的瞬間,手上的血液突然被樹桿吸收了。


  與此同時,一股巨大的熱流透過掌心涌進了我體內。


  那股熱流宛如怒潮般的在體內瘋狂的奔騰著,我感覺身上充滿了力量,每個細胞都在不斷的膨脹,跟吹氣球似的。


  恰在此時,黃毛的拳頭轟了過來。


  “死來!”我不閃不避,一拳轟了出去。


  轟!硬碰硬,沒半點花俏,高下立分。


  我只晃了幾下,黃毛不斷倒退,最后仰摔而倒。


  “臭 傻子,你什么了邪法,居然打倒了毛哥,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 光頭抓起一根米多長,小臂粗的棍子,掄起就砸。


  “滾!”我一把抓住棍子,振腕奪過,一腳踹飛光頭,提著棍子,殺氣騰騰的向門口跑去。


  我剛到堂屋門口,尾房響起 嫂子憤怒的聲音:“王 四虎,你別過來。


  你再過來,我叫人了。


  ”“寶貝兒,別緊張哦!我只想親手幫你取出棗子,然后送給我親愛的老爸,吃了之后,保證他長命百歲。


  ”王四虎浪聲說。


  “ 黑娃,快來幫嫂子。


  ”嫂子急得大叫。


  “寶貝兒,別叫了,你家的臭傻子有光頭和毛娃招呼,沒時間管你。


  ”王四虎得意洋洋的說。


  “咳!”我提著棍子,陰沉著臉,冷冷的站在門口。


  “你……臭傻子,你怎么進來了?毛娃和光頭兩人呢?”王四虎臉色微變,憤怒的看著我。


  “黑娃,嫂子怕。


  ”嫂子尖叫一聲,張開玉臂,乳燕歸巢般的撲進我懷里,緊緊的摟著我的脖子,還在微微發抖。


  “死狗!”我扔了棍子,緊緊摟著嫂子的小蠻腰。


  這一刻嫂子徹底露出了她脆弱的一面,不管多她堅強,始終是個女人,遇上這種危險,總是需要男人保護。


  “死狗?”王四虎愣了下,嘀咕著 跑了出去。


  “黑娃,光頭兩人有沒有打你?”嫂子緩緩松開,顫抖的撫著我的臉龐。


  “沒!”我用力搖頭,不想讓嫂子擔心,就善意的扯了個謊。


  “他們不是好人,肯定不會放易放過你,快讓嫂子看看,傷著沒?”嫂子松開玉臂,緊張的打量了起來。


  緊張過去了,我才感覺身體不對頭,后腦門明明受了傷,還流了好多血,現在好像不痛了。


  嫂子也沒發現我臉上有傷。


  我趁嫂子檢查前面時,反手一摸,不但血沒了,也不痛了,好像什么都沒發生過似的,之前的一切就像做了個夢。


  我懷疑真是幻覺,拉開嫂子的小手,急忙跑了出去。


  “黑娃,別急,嫂子還沒看完呢。


  ”嫂子追了出來。


  我穿過西屋和堂屋,到了門口,看清院子里的情景,蒙圈了。


  光頭已經爬起來了,臉色蒼白,一頭是汗,眼里充滿了驚恐。


  黃毛還蜷縮在地上。


  王四虎蹲著身子,正在給黃毛檢查。


  說明之前的一切不是夢,而是真真切切的發生了。


  “黑娃,看啥?”嫂子追到門口,困惑的看著我。


  “他們兩個,死狗。


  ”我傻呵呵的看著黃毛和光頭。


  “他們被人打了,誰打的?”嫂子眼睛瞪得溜圓。


  “不知道。


  ”我用力搖頭,反正沒別人看見,干脆裝傻。


  “臭傻子,你到底用什么暗算了他們?”王四虎扶著黃毛站了起來,滿眼怒火的瞪著我。


  “嫂子,臭老虎兇黑娃。


  ”我裝作害怕的樣子,縮在嫂子背后,還故意摟著嫂子的小蠻腰,小腹緊緊的貼著圓滾滾的屁股。


  可惜沒起來,要不頂在溝溝里,肯定很舒服。


  “黑娃,別怕啊!嫂子會保護你的。


  ”嫂子雙頰泛紅,羞澀的拉開我的爪子,溫柔的撫著我的腦袋。


  這一刻我從嫂子身上清晰的感受到了她對我的愛,不是男女之愛,而是親情之愛。


  她明明害怕,還在微微發抖,卻溫柔的安慰著我。


  “臭傻子,要是毛娃的手廢了,虎爺就打斷你的爪子和狗腿,然后當著你的面,上了你嫂子。


  ”王四虎把黃毛交給光頭,對他耳語了幾句。


  “虎哥,你放心,我知道咋做了。


  ”光頭架住黃毛,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扶著黃毛向村委會方向走去。


  張桂蘭的診所就開在村委會的二樓,估計是送黃毛看醫生。


  “陸 雪梅,把棗子取出來,我帶回去。


  ”王四虎冷笑走了過來。


  “王四虎,你眼瞎啊,那地上的袋子,還是你老子親手給我的。


  里面的棗子是我剛取出來的。


  黑娃正要送過去,你就來了。


  ”嫂子指了指地上的自封袋,冷笑說。


  “陸雪梅,以為虎爺是三歲孩子啊?袋子里的棗子,誰知道是哪兒來的?我爸說了,每天要親眼看著,你從里面取出棗子。


  ”王四虎陰聲說。


  “王四虎,你們父子安的什么心,自己明白,真要這樣,這活兒我不干了。


  ”嫂子雙頰微微扭曲,緊緊抓著我的大手,氣得發抖。


  看她的反應,現在才完全明白王大山那老畜生的陰謀,泡棗子只是一個美麗的借口,其實他們父子兩人都想占她的便宜。


  “陸雪梅,在黑桃村這一畝三分地上,還輪不到你說話。


  泡棗的活兒,你必須天天干,果園的活兒,也要做。


  你敢不去,虎爺就打斷臭傻子的腿。


  ”王四虎握著拳頭走了過來。


  “王四虎,你再這樣胡攪蠻纏,我就去村委會告你。


  ”嫂子甩開我的大手,上前半步擋住了我的身子,宛如母雞護小雞似的。


  這瞬間,我差點哭了。


  她明明很怕王四虎,擔心我受到傷害,寧愿自己受傷也要保護我。


  這是一個多么善良的女人啊!這樣的女人,值得我守護一生。


  “笑話,村委會那些狗東西,哪個不給我爸面子?哪個又敢得罪王家的人?”王四虎壓根沒把村委會的人放在眼里,囂張的笑了起來。


  不僅我蒙圈了,嫂子也傻眼了。


  我們都沒想到,王四虎這樣囂張。


  嫂子正不知道如何對抗王四虎,竹林那邊響起一個清脆悅耳,宛如珠落玉盤的美妙聲音:“王四虎,你就是一個暴發戶,把真自己當回事兒了。


  黑桃村是大家的,而不是王家的。


  ”說話的人是蘇 亦涵,我們村的美女村長。


  一聽蘇亦涵的聲音,我突然有點興奮。


  她是我們村里,唯一一個可以和嫂子比肩的大美女,就是身材要差點,可她的聲音很好聽。


  這點足以彌補身材的不足了。


  她和嫂子是好朋友,聽她的口氣,顯然不喜歡王四虎。


  “黑娃,別怕,亦涵來了,她會幫我們的。


  ”嫂子如釋重負的松了口氣,雙頰紅紅的松開了我的手。


  莫名的,我心里涌起一絲失落。


  我好想嫂子一直拉著我的手。


  “蘇亦涵,這是王家和陸雪梅之間的事,你別多管閑事。


  ”王四虎兩眼一翻,不屑的看著蘇亦涵。


  看來他沒吹牛,真沒把村委會的人放在眼里。


  “王四虎(姐弟亂欲),你心里打什么小算盤,大家心知肚明。


  這件事,我管定了。


  ”蘇亦涵邁開修長的大腿走了過來。


  披肩金發迎風飛揚,宛如飛泄而下的金色瀑布,發稍帶著少許霧氣。


  精致絕倫的錐子臉挑不出一絲一毫的瑕疵,美得令人屏息。


  黑白分明的靈動美目,宛如閃閃發亮的星星。


  純 黑色的小背心,緊緊的包裹在身上,勾勒出了誘人的曲線,背心的前襟好像要被里面的飽滿頂破了,跟隨身體的動作,不斷的顫抖著,蕩漾起了勾魂的波濤。


  修長圓潤的大腿從米白色的褲管里洞穿而出,好像白玉雕刻而成的玉柱,每寸肌膚都泛著晶瑩光澤,緊致細膩,充滿了彈性。


  腳上穿著深黑色的運動鞋,臉上和脖子上全是汗水,顯然在跑步,應該跑了一段距離了,出了不少的汗。


  “亦涵,你來得正好。


  王四虎這個臭不要臉的,大清早的,到我家里耍流氓。


  ”嫂子急忙迎了過去,緊緊抓著蘇亦涵的小手。


  “雪梅,到底咋回事兒,說清楚點。


  ”蘇亦涵拍了拍嫂子的小手,從肩上抓起粉色的毛巾,一邊抹汗,一邊問。


  “這事兒挺復雜的,你先進來坐,我慢慢給你說。


  ”嫂子拉著蘇亦涵進了堂屋,給她倒了杯水。


  然后和蘇亦涵并肩坐在飯桌邊的涼板上,從在王大山那兒借錢說起,一直到王四虎之前上門糾纏她為止。


  當然隱去了我們之間的親密經歷。


  “雪梅,不是 我說你,你明明知道,王四虎對你不懷好意,你還答應弄這個。


  ”蘇亦涵雙頰紅彤彤的,羞澀的翻著白眼。


  她還是女孩子,聽到這個挺難為情的。


  要是她知道,是我幫嫂子放棗子和取棗子,肯定會跳起來。


  “亦涵,我家是什么情況,你是知道的。


  三萬塊是不多,對我家來說就是天文數字。


  除了這個,我真不知道怎么還這筆錢。


  ”嫂子長長的嘆了口氣,苦笑著說。


  “我知道,你放心吧,這事兒我來解決。


  ”蘇亦涵端起杯子,大大的喝了幾口水,放下杯子,拍了拍嫂子的香肩,站起來向門口走去。


  “蘇亦涵,你是不是太把自己當回事兒了?這事兒,是你能解決的嗎?”王四虎一臉冷笑,甩開腿子就向堂屋沖。


  “臭老虎。


  ”我側跨一步擋住王四虎的路。


  “臭傻子,滾開!”王四虎額頭青筋直跳,一個大嘴巴子,狠狠抽了過來。


  “黑娃,小心。


  ”嫂子嚇得尖叫。


  “王四虎,你住手。


  ”蘇亦涵怒吼。


  “臭老虎,你滾開。


  ”我舉起左手格擋。


  有點像橫切而出的掌刀,切向對方手腕。


  啪!掌刀切中王四虎的手腕,發出了沉悶聲響。


  “臭傻子,你?”王四虎臉龐憋得通紅,踉蹌后退,滿眼驚恐的瞪著我。


  “臭老虎。


  ”我只晃了幾下,半步都沒退,瞪大雙眼,毫不示弱的盯著他。


  之前打倒黃毛和光頭,可能是僥幸。


  這會兒和王四虎面對面的干,絕沒僥幸可言。


  這是實實在在的力量,我的身體真的改變了,變得力大如牛,壓根就不怕王四虎這畜生了。


  “雪梅,這是什么情況?你家黑娃,好大的氣力啊!王四虎是村里出了名的力大如牛,在黑娃面前,跟孩子似的。


  ”蘇亦涵拉著嫂子,急忙走了過來。


  “黑娃,有沒有傷著?”嫂子抓著我的手,緊張的打量。


  “沒!”我傻傻的搖頭。


  “黑娃的力氣一般,可能是王四虎大意了。


  要是黑娃真能一下就格開他,我也不用怕他了。


  ”嫂子嘆了口氣,苦笑著說。


  “黑娃,你上去打王四虎,打倒了他,亦涵姐姐又讓你坐摩托車。


  ”蘇亦涵愣了下,溫柔的拍著我的肩膀。


  她是從城里發配到我們村的,摩托車是她從城里騎來的。


  村里到處是泥巴路,彎彎曲曲的又凹凸不平,就很少騎了。


  有一次我去趕場,她順便捎了我一段路。


  我當時是傻子,覺得好玩就在車上大叫。


  “亦涵姐姐,黑娃怕怕。


  ”我裝作害怕的樣子,緊緊抱著她的胳膊。


  少女幽香撲鼻而入,我狠狠的咽了口唾沫,貪婪的嗅著那香氣,小腹一陣發熱,里面不停的抖著,好像要起來了。


  “黑娃乖,有亦涵姐姐在,別怕!打他。


  ”蘇亦涵俏臉泛紅,抽出胳膊拍了拍我的頭,用鼓勵的眼神看著我。


  “臭老虎,是亦涵姐姐叫黑娃打你的,打痛了,不準叫哦。


  ”我握著拳頭,傻乎乎的沖了過去。


  “黑娃,小心啊!”嫂子緊張的握著粉拳。


  “臭傻子,你是什么東西,也配打虎爺?死開!”王四虎大怒,一記撩陰腳飛踹而出。


  “臭老虎,死來!”我一把抓住王四虎的腳踝,猛的向上提起,然后一拳打了出去。


  轟!王四虎單腳著地,重心不穩,胸口又挨了一拳,踉蹌著仰摔而倒,砸得地皮直晃動。


  “黑娃,你真厲害,別讓他爬起來,快踩著他的胸口。


  ”蘇亦涵愣了下,拍著小手跑了過來,滿眼驚訝的看著我。


  嫂子好像已經傻了,站著沒動。


  我自己也蒙圈了,要不是蘇亦涵叫我,我肯定會呆立當場,不知所措。


  我可以斷定,不僅是力氣變大了,速度也變快了,眼睛也比原來尖了。


  “曉得嘍!”我趕緊跑了過去,不等王四虎爬起來,一腳踩住他的胸口。


  “臭傻子,找死!”王四虎額頭青筋狂跳,怒吼著,飛腿踹向我的褲襠。


  “臭老虎!”我一把抓住王四牙的小腿,腳后跟用力,在胸口碾了幾下。


  “啊……臭傻子,你敢打爺虎。


  老子饒不了你。


  ”王四虎咆哮叫囂著。


  嫂子和蘇亦涵都傻了,站著沒動,瞪大眼睛呆呆的看著我。


  看她們的神情,顯然都沒想到,一個傻子這樣厲害,跟玩似的就放倒了號稱力大如牛的王四虎。


  要不是親眼所見,估計沒人會相信。


  其實我自己都懷疑,是不是在做夢。


  要是真的,這一切肯定和之前涌進體內的神秘力量有關。


  蘇亦涵就在站我旁邊,離得很近,少女幽香撲鼻而入,令我想入非非的,真想抱著她,狠狠的親她。


  “亦涵姐姐,你咋啦?”我戳了戳蘇亦涵的香肩。


  好軟,真的是柔若無骨。


  好嫩,比剛出鍋的豆花還嫩,水靈靈的,輕輕一掐就能掐出水來。


  “黑娃,你好厲害哦!”蘇亦涵回過來神,用贊賞的目光看著我。


  看著她臉上宛如鮮花般的燦爛笑容,我差點醉了,小腹越來越熱。


  “黑娃,你真棒。


  以后有你保護嫂子,嫂子就不怕別人欺負了。


  ”嫂子眼底閃過一絲勾人的光芒,直直的看著我。


  我能大致體會嫂子此時的心情,除了要勾引我解決生理需求之外,更多的是要依靠我保護。


  我對她就不只是滿足生理需求這樣簡單了,有了更大的價值。


  “曉得嘍!”我傻傻的點頭。


  “你們兩個女人,比豬還笨。


  異想天開的,讓一個傻子保護一個人人見了都眼紅的寡婦,真是可笑。


  ”王四虎不屑的說。


  “王四虎,你以后不該叫四虎。


  黑娃說得對,你該叫死虎,以后叫王死虎,都這個鬼樣子,還有臉嚎叫。


  我要是你,找塊豆腐,一頭撞死得啦。


  ”蘇亦涵冷笑看著王四虎。


  “王四虎,你以后再來鬧事,我就叫黑娃揍你。


  ”嫂子站在蘇亦涵旁邊,有點狐假虎威的威脅王四虎。


  其實,她們兩人都是借我的勢。


  要不是我放倒了這只臭老虎,她們真沒勇氣當著王四虎的說面這種大話。


  “臭傻子、陸雪梅、蘇亦涵,你們三個,給虎爺等著,一定要你們好看。


  ”王四虎滿眼不屑的瞪著我們。


  “黑娃,收拾他。


  ”蘇亦涵拍了拍我的肩膀。


  “曉得啦!”我傻笑著亂扭王四虎的小腿。


     閱讀提示:第二天 早上醒來,張良在一大堆的 絲襪里挑選 各種顏色匹配我的衣服,我說你一個大男人對女人的絲襪那么感興趣干嘛,穿哪條不都一樣嘛,張良挑了一條黑色的絲襪還硬要幫我穿上,我一邊罵他不正經一邊得意洋洋的讓他伺候我更衣……  查看更多網友 口述>>  張良興匆匆的跑到我面前詭異的笑了一下, 我問他神神秘秘的要干嘛,張良笑道沒事沒事,就是看到你特興奮,媳婦兒啊,咱們談戀愛也有三年了吧,你說我在你心中的位置有多重要啊,我不屑一顧的豎起小拇指,喏,你在我心中的位置就是這個,張良踉踉蹌蹌的躲一邊去了。


    去年夏天的時候,張良買了幾十包的絲襪作為生日禮物送我,當時見他搬了整整一箱絲襪,簡直讓我驚呆了,第一反應就是惱羞成怒,我問他買這么多絲襪干嘛,你有戀物癖啊。


    張良說是給我買的,可是我哪里能穿那么多,穿十年都穿不完,張良說那就每天一雙換著穿,而且,那些絲襪各種顏色的都有,我簡直都要崩潰了,張良好說歹說求我不要生氣,他說我長了一雙修長的美腿,應該把自己美的一面展示給別人看。


  口述:變態 男友送我一箱絲襪讓我換著穿  張良的話不無道理,反正我也是要買絲襪穿的,只是張良買這么多絲襪連放的地兒都沒有,想想還是算了,張良對我也是一片心意,晚上睡覺的時候,我問他為什么喜歡我,是因為我長的漂亮嘛,這世界漂亮女孩多了去,你為什么會喜歡我呢,張良反問道:那你為什么會選擇和我在一起呢?我假裝生氣的說:我看走眼了唄。


  那一晚張良和我共度良宵纏綿美夢讓我對他的生氣全部打消了。


    第二天早上醒來,張良在一大堆的絲襪里挑選各種顏色匹配我的衣服,我說你一個大男人對女人的絲襪那么感興趣干嘛,穿哪條不都一樣嘛,張良挑了一條黑色的絲襪還硬要幫我穿上,我一邊罵他不正(三個洞都被塞滿爽)經一邊得意洋洋的讓他伺候我更衣,穿好衣服后,張良又拿了一條粉色的絲襪套在頭上說要和我玩捉迷藏,這么大點的小屋,能往哪藏啊,張良說可以藏到儲藏室或者衣柜里或者床底下啊,不要讓我把能藏的地方都說完,那你就無處藏身了,我說這個 游戲不好玩,可是張良非要讓我和他這么鬧騰。


  口述:變態男友送我一箱絲襪讓我換著穿  這樣的游戲我在電視上也見過,我問他是不是看電視上挺好玩的,所以也要在現實生活中上演一次,他笑了笑米有說話,索性我就陪他玩一玩,也不辜負了他那么耗費精力的買了一箱的絲襪。


    捉迷藏的游戲讓我和張良在娛樂中曖昧不斷,他說自己喜歡另類的游戲,兩個人的生活需要這些來調和感情,可是我卻總覺得他對絲襪有著異常的嗜好,因為他時常拿那些絲襪玩弄,有時候還自己穿,有時候拿絲襪當圍巾,愛愛時他甚至用絲襪對我施虐,我要盡快將他這種不良的嗜好扼殺在萌芽中,男人應該有男人的樣子,調情也要有一定的氣氛和心態,他這樣的行為我是很反感的。


    查看更多網友口述>>  文章來源(禁忌者_新浪博客)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口述大全(微博) 分享到:
https://twyuikuipopkhg.weebly.com/4715783.html
https://twugjyhjiolkm.weebly.com/748256.html
https://twbnhytusdfwqae.weebly.com/7638205.html
https://twasasf.weebly.com/9390537.html
https://twgkjalsjd.weebly.com/9040579.html
https://twfgduyjytg.weebly.com/3789343.html
https://twetrqwdadf.weebly.com/5440066.html
https://damifengaab.weebly.com/8424522.html
https://twertgftyhu.weebly.com/6059757.html
https://twfghtryewrfrwe.weebly.com/6598920.html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