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ura wiggins

laura wiggins


只聽見 鄭佳的嘴里輕輕 說道:“傻子,喜歡一個人有啥可丟臉的,今天你……你肯定心里很難受吧,來,姐現在就讓你舒坦舒坦……”說著她居然爬到了 王松的身上來,一翻身,兩人就碰到了一起……鄭佳的手緩緩向下面伸出,一點一點地引著王松……眼看王松就能徹底告別這尷尬的老初身份。


  卻恰在這時,屋外陡然傳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響!那敲門聲音很大,又很是急促,突如其來,嚇得王松和鄭佳倆的身子都是一抖,王松瞪了瞪眼,你爺爺的,這大半夜的是誰?難不成是鄭佳的老公?可……鄭佳的老公早就跟野 女人跑了,她現在是一個人住的啊。


  兩人身子頓住,正疑慮間,忽然聽見那屋外傳來了一陣女人的 嚷嚷:“鄭佳,你開門,我知道你在家!給你打電話你咋都不接了!”聽到這聲音,鄭佳那誘人的臉上神色微變,抬腳就下了床來,她伸手理了理有些亂了的睡裙,看了王松一眼,那眸子里面竟然出現了一絲慌亂。


  她壓低了聲音說:“小松,你……你先回去,明天或者后天再來找我成嗎?”王松一愣,這是咋了?他還沒說話,外面那女人又是嚷嚷了起來:“鄭佳,你咋不開門呢,我是你 大嫂,我跑這么遠,專程來找你,你咋門都不開呢?”外面女人一個勁兒嚷嚷,鄭佳也是著急了起來,連忙走到 房門邊上,伸手把臥室內的燈給關掉,匆匆跟王松說了句:“小松,你快走吧,小聲點別讓人看見了……”說著,她轉身就出了臥室,還順手把房門給帶上了。


  見到這一幕,王松的心下幾乎都快要罵娘了,你爺爺的,這也太背了吧,眼看就要折騰了,咋這時候突然冒出來一個鄭佳的啥大嫂呢?低頭抹黑看看,自己還精神著呢,這要是不干點啥,王松哪里肯甘心,他提上褲子,輕手輕腳下了床,不但沒有離開,反而還偷偷把那臥室的門拉開了一些,就這么順著門縫朝著屋外看了去……這一看,他也是不由張了張嘴,這?!王松就這么偷偷探頭朝著門縫外看了去,只見屋外大廳的燈已經被打開了,鄭佳答應了幾句之后就打開了房門,迎面走進來了一個三十多歲的女人,雖然隔得有些遠,但是王松卻依舊看清楚了這婆娘的模樣。


  那張臉蛋兒很白凈,長得頗有幾分姿色,不過更加吸引王松眼光的,卻是這婆娘的身材,從王松這個角度看去,只見那女人身前的一對就跟兩個氣球似的快要把她的衣服都給撐破了!你爺爺的,這婆娘那地兒生的這么大,還能走的了路么?就算是鄭佳和這個女人比起來,都足足小了一號不止,要是能伸手摸一下,那可就舒坦了……王松蹲在房門后, 看著那女人鼓鼓的地兒正起勁呢,忽然就聽見鄭佳說了句:“大嫂,你咋跑到我家來了?”原來這女人是鄭佳的大嫂,嘖嘖……要是能搗鼓一下可就舒坦了……王松心下暗暗想著。


  那邊鄭佳卻明顯有些惱怒,白凈臉上眉毛都擰了起來,可是她那大嫂卻渾然不覺,嬌笑一聲搖頭說:“鄭佳你這是說的啥話啊,啥叫我找到你家里來了,這不給你打電話你也不接么,我還以為你出了啥 事兒呢……大嫂這不是擔心你么……”鄭佳臉色一沉,咬了咬嘴唇:“你當然擔心了,要是我出了事兒,你可就沒地兒找錢了!”誰知聽見鄭佳這話,她那大嫂卻把臉一橫,眼中露出了一抹潑辣之色,高聲嚷嚷道:“鄭佳你這話是啥意思?這些年你大哥出事兒癱瘓在床上,不是我一把屎一把尿地照顧他?你的侄兒今年都上小學了,還要書本費,伙食費,這些難道不要錢么!”她那大嫂嚷嚷著,忽然一腚子坐到了地上,嘴里發出尖聲的哭喊:“我的命咋這么苦呢……我可不想活了,男人都這樣子了,他妹妹還拿話擠兌我,我活著還有啥意思!”鄭佳咬著牙齒,看著她大嫂在地上撒潑哭喊,氣的她那嬌小的身子都是開始發起顫了來:“ 曲蓉,要鬧你就到別處鬧去,我每個月都給了你一千塊錢,這些錢還不夠我哥和小成吃喝的?就是小成上學的錢,那天我也是親自給了我哥的,你還要錢干啥!”王松躲在門后看得清楚,只見那曲蓉坐在地上又哭又鬧,但是眼睛里卻沒一點淚水,明顯就是故意撒潑給鄭佳看的。


  他心下暗暗替鄭佳不平,你爺爺的,這曲蓉壓根兒就是個不要臉的臭婆娘,居然跑到鄭佳姐的家里來找她要錢來了,這也實在是太……太不要臉了吧。


  更何況,鄭佳姐每個月都還給了一千塊錢,在這村里頭,一千塊錢完全就夠用了,王松他們一個月花銷頂多也就幾百塊而已,那還是頓頓有肉的情況下……曲蓉鬧騰一陣之后,見到鄭佳并不再多搭理自己,也心知這辦法沒用,她一下子就從地上站了起來,拍了拍腚子上的灰,刻薄的臉上帶著潑辣,狠狠沖著鄭佳喝道:“成,你們鄭家的人沒一個是好東西,我這就回去跟你哥離婚!跟著他過這吃不飽飯的苦日子,還不如老娘自己一個人過!”說著曲蓉轉身就走,那模樣就好像這一切都是鄭佳絕情,不管她哥似的。


  眼看曲蓉已經走到了房門口,鄭佳的眼中終究是閃過了一抹無奈之色,她咬了咬牙,走上前一步喊道:“曲蓉,你……你等等,錢,我明天就給你,但是,這錢是給我哥和小成吃飯上學用的,你要是敢……敢拿去外面打牌,我,我就再也不管你們了!”聽到鄭佳這話,那曲蓉的臉上的忿忿立時消失的一干二凈,反而帶上了幾分笑:“鄭佳,瞧你說的,大嫂我早就不打牌了,這不是小成他們學校要交學雜費么,我又沒錢……”“不等曲蓉多說,鄭佳走過去推了推她身子說:“行了,你快回去吧。


  ”那曲蓉走到房門口,又是回頭笑了笑問道:“那啥,錢……明天給我么?鄭佳,學雜費可要一千五……”鄭佳皺眉點了點頭:“明天就給你,你走吧。


  ”說著她一把就將房門給鎖上,屋外還傳來了曲蓉的嚷嚷聲音:“鄭佳,那你明天可別忘了啊,不然大嫂又要跑來找你一趟……”王松蹲在里間屋子后面,看著這一出鬧戲,心下也是不由暗暗捏緊了拳頭,你爺爺的,這世上咋有這樣不要臉的婆娘,雖說她男人是鄭佳劫的哥哥,可是鄭佳姐也沒有義務一定要養她們一家子啊!每個月一千塊錢,這在成華村里已經是很大的一筆消費了,鄭佳姐哪里搞得到這么多錢?忽然,王松的眼中閃過了一抹復雜之色,難不成……鄭佳姐今天在婚房里偷那條金項鏈,就是為了……為了這事兒?難道,也是因為這些事兒,鄭佳姐才會和其他男人睡覺?一想到這個可能,王松心頭對鄭佳的最后一絲隔閡也是漸漸淡去了,現在的他不但不覺得鄭佳姐是個隨便的女人,反而還對她生出了一絲憐惜。


  這個女人,她的老公跟野女人跑了,自己哥哥又出了事兒,癱瘓在床上,她大嫂曲蓉又是個這樣不要臉的婆娘,鄭佳她……過的可真不容易。


  正在王松想著這些事兒的時候,房門忽然被拉開,鄭佳走了進來,她一眼便看見了蹲在門邊上的王松,誘人的臉上立時就變了色:“你咋還沒走呢?”王松勉強笑了笑,站起身來就想去抱抱鄭佳,可鄭佳卻伸手一巴掌就把王松的手掌給拍開了去,她臉上露出了一抹嫌棄之色,瞪著王松喝道:“我叫你走你沒聽見么?”王松心下知道鄭佳心情不好,也不跟她置氣,樂呵呵地說:“鄭佳姐,我這不是等你……”誰知鄭佳的臉色一沉,眼中滿是不屑之色:“等我干啥?你以為我真的看上你了么,王松,我告訴你,你就是個沒用的光棍,一輩子折騰不到女人的東西,就你這樣的還看喜歡人秦梅,秦梅就是看上一坨屎也看不上你!你快給我滾!”聽到這一番話,王松的臉色也是漸漸沉了下來,他咬了咬牙,想要說點啥,可一時間卻又不知道說啥,沉默半晌,他終究是咬了咬牙,轉身從后院離開了……回去的路上,想著剛剛鄭佳說的那一通話,王松只覺得心里滿滿的不是滋味兒,可是也不知道為啥,對鄭佳姐,他又有些恨不起來,或許是因為看到了鄭佳姐被曲蓉那樣逼迫的樣子吧。


  想著這些事兒,他也是漸漸走到了家門口,可是抬頭一看,家里房門卻打開著,屋里傳來了嫂子的說話聲……王松皺了皺眉,走進房門一看,眼睛卻不由一下子瞪大,這他娘的……咋家里來了這么多女人呢?!自家屋子里,此刻圍坐著四五個女人,嫂子秦月荷正給他們倒水說笑著,她一抬頭看見屋門口剛剛到家的王松,那張誘人的小臉上笑容更燦爛了一些:“小松,你剛剛哪去了,現在才回來,站在門口愣著干啥,快進來。


  ”說著,她走到了王松的身旁來,輕聲說了句:“這些都是娘家那邊的親戚,秦梅他們家里睡不下,就來我們家了,晚上一起擠擠……”“啊?”聽見這話,王松的眼睛都是不由得瞪大了起來……啥?啥叫晚上一起擠擠,看看那邊圍坐在一起的,幾乎全都是女人,你爺爺的!和女人一起睡覺?王松活到現在還從來沒和女人一起睡過覺呢……見到王松神色有異,秦月荷不由疑惑道:“咋了?”王松哪里會說啥,連忙搖頭說:“沒啥,沒啥……”他心下頓時暗暗竊喜了起來,他娘的這幸福也來的太突然了吧。


  掃了一眼遠處坐在凳子上的幾個女人,王松對于其中大多比較眼生,但是最邊上那倆女的他卻認識。


  楊嬸和 小倩,說起她倆,以前王松小的時候還在她們家住過一段時間,楊嬸的原名(草船借箭的故事)叫楊蕓,她和嫂子一樣,原籍也是大南村的人,至于小倩,則是楊蕓的女人,小倩比王松大半歲,卻總是要王松叫她姐姐,小時候因為這事兒倆人還吵過不少嘴呢。


  只不過大了之后,因為王松和小倩兩人沒在一個村,后來就漸漸沒了聯系。


  王松一雙眼睛盯著小倩掃了好幾遍,見她今天穿了一件淡紅色的裙子,那裙子的領口有些低,從王松這個角度看過去,隱隱都能夠見到里間小衣的點點輪廓,你爺爺的,好久不見,這小妮子咋出落地這樣水靈了,而且……她平常都吃的啥東西,那地兒咋長得這么大了……這要是用手去碰碰,那還不把王松給舒坦死啊……正當他看著小倩胡思亂想的時候,那頭的小倩卻也是察覺到了他的目光,猛地抬起頭來,一雙美麗的眸子緊緊盯住了王松的臉龐……看到這一幕,王松也是不由覺得有些尷尬,訕訕笑著摸了摸鼻子,那小倩卻只是哼了一聲,理了理身前的裙子領口,把那誘人的風光給遮住了……那頭嫂子秦月荷已經到里屋拿被子去了,大哥和父親走了之后,這個家就只有王松和秦月荷倆住,以前東邊爸媽的那個屋子,因為空的太久,生了很多灰塵,一時半會也整理不出來,所以今晚也只能一起擠擠。


  秦月荷抱著一床被子走了出來,跟楊蕓一群女人笑著說:“時間也不早了,你們看這樣成不,我和林媽你們幾個一起擠擠,王松就和楊嬸她們兩母女一起睡咋樣。


  ”王松心下自然是歡喜,他娘的,要是能讓自己跟小倩擠在一床,那到了晚上自己非得偷偷摸摸小倩的那地兒不可 眾人聞言,紛紛瞳孔一縮, 原本 郭總以及 榮老都以為劉子軒在這件事情是不占理得,但一個礙于他的身份,一個礙于救過自己父親的生命,所以便幫忙,可現在卻聽出了一絲絲別樣的味道。


      王志兵與 劉醫生對視了一眼,前者臉上一片鐵青,他知道劉子軒準備說什么了,可劉醫生卻覺著他根本沒有錯,自然更加硬氣了許多,上前一步指著劉子軒:“好啊,有本事你說啊。


  ”    劉子軒拇指在耳朵邊晃動了兩下,頗有一副當初《古惑仔》中陳浩南的架勢,看起來異常的桀驁不馴!    隨即眼眸里迸發出一道令人心悸的寒意,凝視著劉醫生說道。


      “那好,就從你開始說起,今日 醫院工人因公受重傷被送往急救室,生命垂危之時你卻只想著病人是否能夠有能力償還醫藥費而耽誤救人,是也不是!”    “我只是按照醫院流程在執行而已!”劉醫生并未覺著做錯,趾高氣昂的喊道。


      劉子軒冷哼一聲:“為了所謂的規定就可以棄人生命而不顧嗎?醫生本就秉承懸壺濟世,行醫救人之道,難道救一個人與否就要看他是否有錢嗎?若今天躺在搶救臺上的是郭總或者榮老,你還會有此顧慮嗎?”    劉子軒猛地站在了劉醫生的面前,直視著他的雙眼,厲聲質問道:“就是因為你嫌貧愛富藏有私心,對也不對!”    “我……”劉醫生的眼神有些晃動了,不錯他的確藏有私心,若當時受傷的是郭總,他絕不二話就是上前救治!    “你?你什么你?就憑你是這里真正的醫生就可以呵斥我們這些實習醫生?就可以阻撓我去救人?別忘記你也是從實習醫生走過來的,當初學醫的本心你可還在?”劉子軒再度逼問道。


      “榮老…我當時沒有想那么多,就是按照醫院規定辦事啊!”一瞅說不過劉子軒,劉醫生立馬把求救的目光看向了榮老。


      “規定?你口口聲聲的規定就是可以見死不救嗎?”劉子軒冷笑著,看向了榮老:“榮老,我問您,醫院哪條規定注明可以見死不救!”    “并沒有!”榮老神情有些頹然,嘆息著說道。


      “就算是如你所說,我見死不救是我的錯,可那人本來就沒有錢治病嘛,若是咱們每天都免費給人治病,那醫院不得關門嗎?”劉醫生依舊心有不甘的找著借口!    劉子軒眉梢微挑:“你口口聲聲說那人,那人,我來問你,那人是誰?”    “不就是醫院的一個工人嘛!”    “醫院自己的人都不治,那外人你又怎么會治療呢?醫生天職就是治病救人,那你呢?非得有錢才治?”    “我…我……”劉醫生徹底說不出來了。


      榮老這時開口說道:“劉醫生難道你還沒有認識到你的錯誤嗎?現在的醫患情況本就緊張,往往就是因為咱們醫生老是在想其他因素,而耽誤了救人,導致于最后醫患關系更加惡劣,子軒說的沒錯,你不配做一個醫生。


  ”    “榮老!”劉醫生徹底慌亂了。


      若是剛剛郭總讓他們滾,那不管他們是否屈服,都是因為郭總那令人恐怖的實力,但此時卻是讓他們真正認識到了錯誤,并且無力反駁!    其實,對付一個人,光是打趴下他是沒有用的,而是在精神上擊潰于他,才是上乘之道!    而劉子軒剛剛則就是在擊潰他們的精神!    劉子軒冷看著劉醫生不說話了,隨即便看向了王志兵:“其實對于你吧,我本來想著懶得搭理你的,可是你偏偏非得往槍口上撞,雖說你犯下的錯沒有劉醫生大,但如果深究,你不僅不配做醫生,還是徹頭徹尾的人渣!”    出奇的是,王志兵并沒有反駁劉子軒,因為他說的沒錯!    “劉老弟,這主任怎么了?”郭總倒是好奇的問了一句。


      “郭老板,我問你,若是你開的公司里,某個經理平日里不想著為公司出力,而是借助職務之便與女員工在辦公地點行茍且之事,你會怎么做呢?”劉子軒意味深長的笑道。


      郭總聞言,臉上迅速布滿了憤怒的神色,捏緊拳頭冷哼道:“當然是趕出公司,并且宣布所有集團都不準錄用這人!”    劉子軒點了點頭,看向了榮老:“榮老,至于王主任的事情你來問他吧,不過我倒是很好奇了,內部這么骯臟的醫院,您高高在上難道就一點都不清楚嗎?”    榮老被劉子軒問的滿臉通紅!久久說不上話來。


      這時劉子軒卻笑著看向了郭總:“郭總,這邊事情已經處理完了,您可以去忙了,另外您父親的事情我可以告訴你,隨時都可以出院,老爺子已經無礙了,若是他樂意,就是給你添個弟弟都沒有問題!”    這話說的郭總都有些不好意思,隨即大笑道:“有劉先生這樣的神醫在,我自然相信你說的話,那先這樣,我先去開會,然后晚點回來問問我父親的意思。


  ”    說著郭總以及劉子軒便一道離開了,劉子軒轉身進了辦公室里面, 柳鶯鶯伏在桌子上已經睡著了,看著那清純動人的面龐,倒是讓劉子軒原本有些暴戾的情緒緩和了許多。


    輕輕從旁邊的包里拿出一件閑置的衣服,蓋在了柳鶯鶯的身上。


      隨后劉子軒便坐在了柳鶯鶯的對面,原本想著拿出《圣醫典》看一看的,卻是被眼前的嬌人兒給弄得有些失神了起來。


      柳鶯鶯趴在自己的胳膊上面,櫻桃小嘴撅了起來,不過卻看著是一副開心的神情,長長的睫毛微微觸動,好像還在做著甜蜜的夢一般。


      纖纖玉手上有著幾個已經不太明顯的口子,顯然也是之前受過傷的,馬尾辮斜趴在肩頭,整體看起來倒是一個小巧玲瓏的公主。


      甜美的容貌讓人看上去有種說不出來的舒服感,好像有時候在夢中看見的天使一般,純潔,天真,惹人憐愛。


      不知何時,劉子軒已經定格在原地,雙手托著下巴,靜靜的看著柳鶯鶯。


      “大哥哥……”過了一會兒,就當劉子軒已經徹底失神的時候,柳鶯鶯睜開了惺忪的眸子,對他微笑道。


      劉子軒緩了緩神:“你醒了!”    “嗯,謝謝大哥哥的衣服。


  ”柳鶯鶯聳了一下香肩,隨后把外套拿了下來,遞給了劉子軒,說道:“現在可以讓我去看看哥哥嗎?”    “可以,我陪你一起去吧。


  ”    說著,劉子軒便帶著柳鶯鶯朝著搶救室走去。


      到了里面的時候,柳鶯鶯的哥哥已經醒了,只是因為之前失血過多有些脆弱,躺在病床上沖著柳鶯鶯笑了笑,寵溺的摸了摸那嬌人兒的臉蛋兒。


      “謝謝你。


  ”隨后又對劉子軒說道。


      “舉手之勞,你安心養著吧。


  ”劉子軒擺了擺手,縱然不是看在這男子的面子上,看在柳鶯鶯這個讓人心疼的小女孩兒身上,也會出手相助。


      “醫生,我這傷幾天能好?”男子問道。


      “可能得靜養最少一周,因為傷口較深,若是太早就恢復正常行走,會牽扯傷口的。


  ”劉子軒說道。


      “一周…時間這么久啊,可是這段時間誰來照顧鶯鶯啊。


  ”男子嘆了口氣,臉上堆滿了頹廢。


      “哥哥,你就放心吧,我自己可以照顧好自己的,而且學校里還有老師在幫我啊。


  ”柳鶯鶯笑著回答道。


      劉子軒看了看這兄妹倆,隨后走到了門口,沖著旁邊的護士問道:“有沒有病房?”    “您是準備給 板磚住嗎?”經過之前的事情,這些女護士都比較害怕劉子軒發火,所以說話的時候很是客氣。


      “板磚?”劉子軒倒有些疑惑了!    “就是里面躺著的那個,他不管什么時候都拿著一塊板磚,所以醫院的人都叫他板磚哥。


  ”    聽著女護士的解釋,劉子軒咧了咧嘴,倒是覺著這個外號有些意思,而且也想起,當初給他做手術的時候,看見他手里拿著那塊沒有血跡的板磚了。


      “其實我也知道他們兄妹倆挺困難的,之前榮老也暗中幫助過他們,不過這里畢竟是公眾場所,所以要是給他們安排病房,要和住院部那邊溝通,是需要花錢的。


  ”女護士唯唯諾諾的說道,生怕一個不小心得罪劉子軒。


      劉子軒摸著下巴思索了一下:“你先看著他們兄妹倆,我去找榮老。


  ”    說著,劉子軒直接到了榮老的辦公室里。


      此時的榮老坐在辦公桌前也不知道在看什么文件,看見他進來,便說道:“有什么事情嗎?”    “榮老,您知道今天咱們醫院那個干雜工的板磚哥受傷的事情吧。


  ”    “知道啊。


  ”    “你看能不能給他安排一個病房啥的,畢竟做了手術,如果沒有一個干凈房間住著,對傷口恢復會不太好的。


  而且他也是咱們醫院的員工,應該有啥優惠政策吧?”    講真,這是劉子軒長這么大以來,第一次找人幫忙!    不過,他覺著值,因為那個單純到讓他有些心底觸動的柳鶯鶯!    “這個啊……”榮老思考了一會兒說道:“行,給他安排一個吧,不過把事情做的低調一些。


  ”    “行。


  ”劉子軒說著便又回到了搶救室。


      沖著那聊天的兄妹倆說道:“走吧。


  我和醫院要了一間病房,別在這搶救室呆著了。


  ”    “不…不用了,沒啥大事,我一會兒輸完點滴,回宿舍住就可以了!”板磚憨厚的搖了搖頭。


      “這怎么行呢,宿舍里再怎樣也不如病房,有啥事還有護士能幫忙呢!聽我的。


  ”劉子軒說著,直接把板磚抬了起來在,放在了移動床上,“鶯鶯,你幫我扶著那個輸液的架子。


  ”    柳鶯鶯乖巧的點頭,對還在猶豫準備拒絕的板磚說道:“哥哥,這個大哥哥人很好的,你就聽他的吧。


  ”    板磚原本猶豫的眼神漸漸渙散,隨后笑著點頭,沖著劉子軒恭敬的說道:“這份情,我記住了,以后肯定還。


  ”    “別說那些(男女性故事)沒用的了。


  ”劉子軒說著推著板磚便到了后面住院部的一個單人間的病房里面。


      “大哥哥,你們先坐著,我去給你們打點水喝。


  ”柳鶯鶯看著已經到了趕緊舒適的病房,便拿起旁邊的水壺朝著外面走去。


      板磚看著自己妹妹走開,對劉子軒問道:“還不知道您的名字。


  ”    “劉子軒!”    “您可以叫我板磚。


  ”    “你倒是有趣,別人叫你外號就算了,自己也這么叫。


  ”劉子軒好奇的看著板磚身邊的那塊轉頭問道:“為什么你經常會拿著一塊轉頭呢?”    “因為板磚是我最信任的朋友,他不會出賣我,也不會傷害我,反之還會幫助我。


  ”板磚憨厚的笑道。


      劉子軒愣了一下,倒是覺著這個板磚雖然看起來是一個粗狂的漢子,但卻是粗中有細,他眉梢挑了挑問道:“鶯鶯的病,你應該知道真實情況吧。


  ”    板磚聞言,臉上的笑容凝固了起來,隨后重重的嘆了口氣,隱約有淚花在眼眶周邊打轉了:“是我對不起死去的爹娘,沒有照顧好妹妹。


  ”    “醫院里沒人能治?”劉子軒問道,因為他特別好奇,雖說柳鶯鶯的病極為罕見,但按照國內的水平來說,應該有醫生能治才對啊。


      板磚嘆息道:“沒人能治,就連榮老都束手無策,他說或許只有國外才能醫治,可是……”
https://twdfgersxwerr.weebly.com/6723690.html
https://xiaomifengok.weebly.com/8498860.html
https://twlkjabuewbdqwd.weebly.com/701097.html
https://twghjtyhesdrf.weebly.com/9829543.html
https://twghrwseadsd.weebly.com/317709.html
https://twqwasdzcc.weebly.com/8912245.html
https://twghjtywecvs.weebly.com/8258756.html
https://twytrikincjsv.weebly.com/8420022.html
https://twuioplkikjuikk.weebly.com/702876.html
https://twfrewedrt.weebly.com/1700214.html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