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田 詠 美

深田 詠 美


  采訪對象:  曉韻,35歲。


  有著13年婚姻的曉韻一直認為自己是幸福的,婚姻的變故仿佛就在一夜之間, 老公為了事業的發展,向她提出了 離婚


  而在此之前一天,兩人還在手機短信中互通甜蜜。


    記者手記:  有朋友問過我這樣一個問題:假如讓你重新回到18歲,你愿意嗎?我回答得很干脆:堅決不干,好容易熬過那么多困惑掙扎才一路走過來,干嘛再過一遍?我內心還有個潛臺詞:如果18歲可以擁有30多歲的智商和經驗,那我可以考慮一下。


    當然,我舉這個例子是想說明, 女人的成長很重要,不管這個成長是以婚姻的失敗還是某些讓人難過的事情為代價,最終都應該明白,事兒趕事兒事兒逼事兒,得到和失去都是很正常的。


  雖然青春之后的女人,無法再穿著便宜的衣服笑靨如花,無法再在街頭午夜狂奔,無法再在簡陋的房間里充滿憧憬和向往,但至少,可以稍微平靜下來,冷靜地看待周圍的一切,擁有幸福的家庭也好,孤家寡人也罷,風往哪兒吹,船就往哪兒開,這種情況,年輕的時候叫聰明,年紀大了以后,叫成熟。


   口述:老公傍上 富婆和我離婚(4/4)  喜歡洪晃說的一句話,她對一個向她咨詢老公有外遇不知該何去何從的女人說:是一槍被斃了好啊還是被刀慢慢殺死好?這話說得比較痞,不過在我看來,如果痞能讓自己好過一點兒,就這么干。


    曉韻口述:  所有的事情都發生在今年元旦前一夜和元旦那天。


  所有的變故都讓我猝不及防。


    2006年12月31日半夜12點,老公還給我發來短信:老婆我愛你,元旦快樂,我們需要目標!  我感到很幸福。


  老公為了多賺些錢,全國各地跑,現在在石家莊分公司做老總。


  他的年薪不低,前一陣兒他還計劃著在石家莊買一套房子,方便我和孩子去看他。


  我知道他一直有個想法,就是另辟天地,自己做公司。


  其實我倒不以為然,我覺得一家人能夠平靜地 生活,不缺吃少穿就挺好,但他既然有這個目標,作為老婆,我當然要支持他。


  口述:老公傍上富婆要和我離婚(4/4)  可我沒想到,他的這個目標竟然會以我們的婚姻為代價。


    元旦早晨9點多,還沉浸在幸福中的我突然接到老公一條短信:我做了一件非常對不起你們的事情,也許會危及我們的家庭。


    我有點兒發蒙,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兒。


  過了一會兒,他給我打來電話告訴我,他在平安夜喝多了酒,第二天醒來時發現旁邊睡著一個女人,這個女人愿意幫他開創新事業。


  他還說,過兩天他回來見我,他要做最后一次選擇。


    我預感到老公可能會提出離婚。


  為什么這么想呢?一般男人發生了女人事件,都會拼命地掩蓋,他不是,他要回來說清楚,還要做選擇。


  雖然他口口聲聲說不是為了女人,而是為了事業,但這時候,為了什么還有意義嗎?結果不都一樣嗎?  那幾天我的心情怎么樣我就不說了,是個女人都好過不到哪兒去,反正事情發生了總得面對。


  1月4日晚上,他從石家莊開車回來。


  那天他感冒發燒,吃了一些藥,說了一句一兩句也說不清楚,然后就躺床上睡過去了。


  口述:老公傍上富婆要和我離婚(4/4)  轉天早晨,我試探地 跟他商量:帶孩子去滑雪吧,有事兒晚上談,他沒反應。


  吃完早點,他說:咱找個地方談談。


    就是這一天,2007年的第5天,他在一家咖啡廳里首先跟我談了三件事:一,他打工的公司已經不行了,他壓力大,不想再給別人干了;二,他不想回天津,計劃轉戰上海,那個跟他認識了一個多月并跟他睡在一起的女人可以幫他;三,他可以把天津的房產給我,另外每個月給我支付2000元生活費。


    他沒有說離婚兩個字,我替他說了出來,我問他:離婚?他沉默了幾秒鐘,然后點了一下頭。


    那天,他還告訴我,他跟那個女人有了一夜情后,對方看他住的環境非常不好,讓他搬到她那兒住,他就去了。


    我說,一夜情我可以理解,但你去她那兒住我鄙視你,你這叫賣身求榮。


  他不吭聲,一杯杯地往嘴里灌水。


    事實上我們的談判并不成功。


  我們的分歧在經濟方面。


  其實那天我出門的時候偷偷往包里塞了幾粒速效救心丸,我怕自己承受不了變故,但我比自己想象的堅強。


  我沒出現什么情況,而且在老公跟我談離婚的時候還往他手上遞藥,一會兒感冒藥,一會兒消炎藥,讓他按時吃下去。


  口述:老公傍上富婆要和我離婚(4/4)  談到經濟問題時,我說房產還欠6萬元,讓他先還上。


  他說他沒錢,我冷笑起來,問他:沒有錢你還敢來找我?我的表現讓他吃驚,以前我一直讓著他順著他,對錢也沒什么概念,他給我多少是多少,手頭沒錢了才想起來跟他要。


  但這次不一樣,我不但要求他把房款的6萬元還上,還要求他支付100萬元作為我和孩子以后的生活費。


  可以分期付款。


    他生氣了,說:你不要太強勢了。


  我反唇相向:我當然是強勢,你是過錯方知道嗎?我不會跟你吵鬧,我也不是不想挽回我們的感情,而是不能挽回。


    我們陷入了僵局。


  我低頭看我手上的戒指,他問我:想什么呢?我說:什么都沒想,哪兒像你這么復雜。


  其實我當時想是不是該把這件事告訴我婆婆,我婆婆是除了 我老公之外,跟我最親近的人。


  但老公對我提出的唯一要求就是,不要讓家里人知道我們的事情。


    當他提出這個要求時,我問他:你是不是舍不得我?是不是想以后做成了事再回來找我?他點了點頭,我笑了:你想什么呢?我這兒是你想走就走想來就來的?口述:老公傍上富婆要和我離婚(4/4)  那天沒有談妥離婚條件,他開車送我回家。


    車停在了家門口,他連車都沒下,只是讓我把他的圍巾從家里拿出來,他要直接趕回石家莊。


  我沒想到他居然過家門而不入,真的惱了,我跟他說:你把你所有的東西都拿走。


  他驚訝地看著我:就這樣把我掃地出門了?我問:你還回來嗎?他回答:當然回來。


  我接著問:你回來住哪兒?這個家門你就別進來了。


    聽我這么一說,他反而下車進門,跟孩子扯了些閑白兒才顛兒顛兒地走了。


    你是不是以為我讓他付那么多生活費是不想離婚,是為了拖他?不是這樣的,他要離婚我絕不攔他,也絕不想妨礙他事業的發展。


  我是真打算要,我看了那么多女人,尤其是我周圍一些女朋友,她們離婚后日子過得緊緊巴巴,我就很清楚,女人為家庭付出了那么多,當男人離你而去的時候,從他們那兒爭取多一些的經濟保障是合情合理的。


  口述:老公傍上富婆要和我離婚(4/4)  我跟老公那么多年,也不是白吃白喝,而我老公也不是掙錢養老婆的那種男人,我記得他曾經測過一個字,人家測字的就說,他要求他的另一半跟他一樣能干。


  事實也是這樣,他希望我自己能有一攤事情做。


  雖然我的學歷不高,工作并不好找,但我不是嫁漢嫁漢穿衣吃飯的家庭主婦,我干過很多工作,甚至給別人看過孩子,就是為了向老公證明,我也能干。


  這跟錢沒有多大關系,我們的生活很寬裕,上世紀九十年代中期我就買了一輛車,后來又換了一輛,不過最近我把車賣了。


  對,跟我離婚有關系,以前我從來不覺得錢有多么重要,但現在不行了,孩子在超市買個什么東西我都覺得心悸。


  過去沒想過的,現在得想了。


    不過你要說我能干多大的事也不現實,老公一直在外邊跑,結婚13年,他有10年時間不經常陪在我身邊,所以我得顧家、顧孩子。


  幾年前我做過一個小買賣,生意還不錯,但因為我把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生意上,孩子的學習下滑了,我只好關了買賣顧孩子這一頭。


  口述:老公傍上富婆要和我離婚(4/4)  在我和我老公之間,尤其是在經濟上,我一直挺被動的,在花錢投資方面,雖然我對他的很多做法不以為然,但最后我還是聽他的。


    可能是男人女人的理念不同吧,我喜歡比較保守的賺錢方式,比如1997年那年,正好趕上一個機會可以比較合算地買下一個底商,而又有公司愿意每年付上百萬元租金租下來,多好的機會,我建議老公去做這件事,但他不認同,他的想法是,要做就自己做,干嘛讓別人接手?他不認同也行,我又建議他用手中的積蓄買下幾套房子租出去,而且我覺得以后房價還能上升,這是一種不錯的投資。


  可他還是不愿意。


  我也沒辦法,家里的錢大多都是他賺的,我不好堅持什么。


  而我老公是什么樣的人呢?他凡事都喜歡親力親為,對他來說,他如果不忙就會死掉。


  我經常勸他:現在生活已經很好了,用不著那么忙。


  他卻說我不進步,老覺得我這個人比較頹廢。


    其實我老公沒什么投資頭腦,為什么這么說?因為這么多年,他投資了好幾個生意都不行,他給別人打工絕對是一流的,做什么項目都特別到位,還能給人賺錢,但輪到自己,弄一個一個不行,舉個例子跟你說,前年他看中了一個門臉兒,準備租下來讓我做瓷器生意。


  當時我做了一個市場調查,發現地點、人氣都不好,前幾個租戶的生意也都不行,我勸老公放棄這個地方,不但我勸,周圍朋友都勸,但他不聽,幾頭牛都拽不回他的想法,他就一句:我想做。


  口述:老公傍上富婆要和我離婚(4/4)  結果怎么樣?盡管我盡心盡力地去做,生意還是上不來。


  不到一年,關門歇業了。


    這么折騰了幾次,家里的存款都折騰沒了。


  我跟老公說,人家是越干越有錢,咱倒好,越干越窮。


  話是這么說,我對老公還是挺有信心的,憑他的實力,到哪一家公司都沒問題。


  不過他的想法跟我不一樣,他一定要自己做。


  自己做就一定要把一個婚姻搭進去?  在男女關系上,我老公在朋友心目中很高大。


  他的哥們兒告訴我,一幫朋友去夜總會玩,只有他不要小姐,也不跟身邊的其他女人動手動腳。


  所以我對他一直非常信任。


  而這次他提出離婚,可能真是為了事業前途,而不是為了哪個女人。


  但我剛才也說了,為了什么已經不重要了,結果沒有分別。


    我跟了老公13年,不后悔,一點兒都不后悔,畢竟他給過我真愛。


  我改變他也很多,剛結婚那陣兒,他一點兒家庭概念都沒有,過年時,我問他:咱給你家里多少錢?他特別茫然:過年還要給錢?你看著辦吧。


  那時候他也不會做家務,不知道該幫我做什么,后來慢慢地,他開始為家里做這做那了,買菜做飯什么的,都挺像那么回事,對我父母也特別照顧。


  最重要的是,我們倆在精神上很契合,處理孩子問題、對社會事件的一些看法出奇的一致,生活細節上也很默契,例如哪天我包餃子,他一回來,很驚訝:你怎么知道我今天想吃餃子了?口述:老公傍上富婆要和我離婚(4/4)  當然,兩口子之間磕磕絆絆的時候也有,這對我們不是問題。


  他身邊也零星出現過女人,具體到什么程度我不是很清楚,為這種事我也跟他鬧過別扭,不過最后他都是以我為重。


  所以我對自己的家庭一直非常有信心,這也是我覺得這次事件事發突然的原因。


    老公提出離婚后,我一滴眼淚都沒掉過,我也說不出為什么,就覺得這件事可笑。


    我和老公一時半會兒還離不了婚,他不答應我提出的條件我不會就這么算了。


  但對我們的婚姻,我已經沒有幸福點了。


  對,我說的就是幸福點,我有兩個女朋友,她們的老公都在外地掙錢,我們三個經常聚在一起,吃飯、洗澡、唱歌,老公們打電話過來,問我們干什么呢,我們嘻嘻哈哈地說我們是活寡婦,但心情是快(辦公室愛愛)樂、滿足的,我這么說你能明白嗎?但這種幸福點現在已經沒了。


    我是一個特別能忍的人,我以前在超市做推銷員時受人排擠,我無所謂,我覺得只要忍住了就能挺過來,但對老公這件事我不能忍。


  他為了一個所謂的事業目標,這樣的不擇手段,我真是瞧不起他了。


    我知道在我老公發生那一夜情時,我們的婚姻就已經老去了,甚至行將就木。


  我阻止不了,也不想阻止。


  以后的生活,也許對我是陌生的,但我得去適應,對吧? 這會的趙小妍,剛剛走到岸邊,而突然出現的 老胡把她給嚇了一大跳,腳下不穩,一個“噗通”就摔倒在了地面。


  “小妍,你沒事吧?”忍不住心疼,老胡趕緊跑了過去。


  “胡 爺爺,我沒事的……”趙小妍小臉緋紅,慌忙中趕緊抽出一只手護胸,另一只手撐著地面,掙扎著想要爬起來。


  連續試了幾次后,她怎么都使不上力氣,反而因為動作幅度過大,讓自己姣好的身材以異樣的姿勢暴露在了老胡面前。


  “哎, 你先別動,我來給你搭把手。


  ”放下裝衣服的手提袋,老胡一只手攬住趙小妍的腰間,另一只手攬住她的腋下,輕輕把她扶起。


  在這個過程中,老胡的胳膊肘還不小心蹭在了趙小妍的胸口上,那種柔軟的感覺,讓老胡忍不住倒吸幾口涼氣,整個身子都微微顫抖起來了。


  如果不是趙 大慶也在現場,他還真怕自己會把持不住,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


  這邊的趙小妍,小臉早就紅成了蘋果,還是頭次,被一個男人這樣懷抱著,那種酥麻的感覺讓她身子不由自主的開始發軟,緊緊貼在了老胡身上。


  莫名間,趙小妍隱隱有些興奮起來,雙腿那兒好似有什么東西堵著,燥的厲害。


  感受著那溫香軟玉的身體,老胡也激動壞了,顧不得許多,正想趁機占些便宜,趙小妍卻從她懷中掙脫了出來,“胡爺爺,怎么是你來給我送衣服了,我 大伯呢?”“你大伯臨時有事,抽不開身,我這邊剛好要過來魚塘看看,所以順帶讓我幫你送衣服了。


  ”頓了一下,老胡安慰道,“小妍啊,你也不用這么不好意思,爺爺都多大的人了,什么大風大浪沒有見過,你先把衣服穿好吧,千萬不要多想。


  ”“胡爺爺,那你能先回避一下嗎?”點點頭,趙小妍放下了警惕,畢竟她是被趙大慶一手帶大的,她也從來不會在大伯面前避諱這些東西,有了“大伯”的作保,她除了有些不好意思外,這顆心也算是安定了下來。


  “當然啦。


  ”笑呵呵說著,老胡正準備轉身,可就在這時,他看到趙小妍的屁股上有紅腫的地方,下意識的,他就伸手過去揉了揉……“胡爺爺,你……”趙小妍話還沒說完,一股輕微的酥麻感就從那兒傳來,老胡的那雙大手似乎具備某種魔力,揉著揉著,她就忍不住悶哼了幾聲。


  “小妍,你別緊張,爺爺退休前好歹在中醫理療館干了幾十年,我這是給你檢查呢,看看哪里摔壞沒。


  ”趙蘭蘭的皮膚很嫩,就像初生嬰兒一樣,還充滿了驚人彈性,讓老胡有種愛不釋手的感覺。


  而現在,他正好借著自己的“職業”,給自己行方便之事,不過,他還沒完全得逞,就透過蘆葦叢縫隙看到趙大慶目光正緊緊盯著他,還搖了搖頭。


  “小妍,爺爺初步給你推斷了一下,你應該是沒摔壞的,現在時間也不早了,趕緊回去吧。


  ”看了一眼遠方沉降的夕陽,老胡故作正經道。


  “胡爺爺,謝謝你了。


  ”嬌羞的點點頭,趙小妍也不敢耽擱,趕緊就從地上手提袋里拿出衣服穿上……穿好后,趙小妍突然感受到自己那兒有些潮濕,黏黏的,想到之前老胡的那些動作,小臉不禁一紅,甚至連招呼都不打,忙著往家里走去。


  “ 胡叔,我侄女怎么樣,還對你胃口吧?”這時,趙大慶從蘆葦叢中走了出來,順帶著點起了一根煙。


  “還…還行……”鬼使神差的,老胡應了一句,但很快,他又后悔了,這趙大慶可是村子里出了名的機靈鬼,憑白無故的,會乖乖把自己侄女送給自己?“沒事的,你不用這么緊張,我這是認真的,具體去我家談,剛好讓小妍炒幾個下酒菜!”嘴角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老胡都沒反應過來,就被趙大慶給強拉回了家。


  起初的時候,老胡一直覺得這是一個圈套,等著他往里頭鉆呢,指不定到了趙大慶家里頭,對方會各種威脅自己,可事實恰恰相反,趙大慶這家伙,竟然從地窖里頭捧出一壇珍藏的女兒紅,拉著他喝上了。


  “大慶,你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我怎么有些不懂?”老胡滿腦子疑惑道。


  “哎,胡叔,我就和你坦白了吧,實際上啊,我早就有把小妍給你睡的想法了,但在此之前,你得答應我辦一件事情……”“什么事?”老胡恍然,難怪趙大慶今天挺反常的,現在一切似乎說得通了。


  “幫我睡了許 曉雅!”“啊?大慶,這玩笑可不能亂開啊……”要說許曉雅可是村主任 趙虎的二婚老婆,三十出頭的年紀,長得那叫一個如花似玉,聽村里人傳,在嫁給趙虎前,她還在橫店做過花旦,搞不好被潛規則多少次才叫趙虎接盤呢!因為,許曉雅一直都有腹痛的老毛病,估計就是那會遺留下來的,而老胡在退休前是一名老中醫,時不時的,許曉雅都會上門求助,一來二去,關系自然熟絡了,恐怕這也是趙大慶找他的原因!“胡叔,我是認真的!”猛地灌了一口酒,趙大慶堅定道,“村里人都知道,我和趙虎有仇,自打小起我就一直被他欺負,還有,別人不知道的是,在我結婚前一天,趙虎竟然把我老婆拖進苞米地……“如果沒有這件事,我老婆就不會郁郁寡歡,和我結婚沒多久就患上了精神病,直到現在都在縣精神病院待著,如果不是為了照顧小妍,我早就跟趙虎那家伙同歸于盡了!”趙小妍是孤兒,這是全村人都知道的事情,這些年,也虧得趙大慶的照顧,才能茁壯成長。


  但趙虎睡了趙大慶老婆這件事,老胡卻是頭一次聽說,不過,趙虎這家伙在村里可是出了名的橫行霸道,哪怕是到了鎮上都有些影響力,這些年來憑借自己村主任的職位,謀取了不少便利,在年初的時候,他還換上了一輛寶馬5系,別提有多壯觀了!當然,許曉雅能嫁給他,也有很大原因歸結于此。


  “大慶,其實我挺同情你的,可現在是法治社會……”“胡叔,我知道你在擔心什么,這些我自有辦法,你只需要配合我就行了,你現在答應下來,我立刻走出這個屋子,接下來你對小妍做什么,我都不會管,而且我保證,不會有后續麻煩,你也知道,小妍一直很聽我的話……”“大伯,胡爺爺,你們在說什么呢?”這時,趙小妍從廚房走了出來,嘴角帶著微笑,還露出甜甜酒窩。


  現在的她,換上了一件比較居家的粉紅色睡裙,隨著她修長玉腿的邁動,妙曼身段都顯露了出來,特別是那飽滿的胸脯,微微顫動著,誘人無比。


  當時就把老胡給看呆了,呼吸也漸漸急促,而且,他還發現趙小妍這 小妮子似乎沒穿內衣,那兒頂在胸前小睡裙上,竟然露出了些許弧度。


  “小妍,我等會還得去鎮上辦點事情,今晚就讓你胡爺爺陪你吧!”點起一根煙,趙大慶起身道。


  “那大伯,你記得早點回來啊。


  ”小妮子倒是單純的很,也沒有多想,不過很快,她抬手在自己胸口揉了(交換性伴侶)揉,湊在趙大慶耳邊,輕聲道,“大伯,我胸口疼,好像之前給摔著了,你能不能先給我看看再去……”“沒事的,讓你胡爺爺看。


  ”說著,趙大慶意味深長看了老胡一眼。


  “大伯,這怎么行呢…..”低著頭,趙小妍小臉一片紅潤。


  “有什么不行的,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胡爺爺退休前干過幾十年老中醫了,對付這種跌打損傷的東西,他最拿手!”趙大慶突然提高了音調,倒是讓趙小妍支支吾吾的,不敢說話了,不過看她的反應,似乎也是默認了。


  “胡叔,我侄女今晚就交給你了,沒問題吧?”再次看向老胡,趙大慶道。


  這會的老胡可糾結的不行,如果他點頭的話,就代表著答應趙大慶辦這件事情,但拒絕的話,看著趙小妍嬌滴滴的小模樣兒,他心里頭又火熱的不行。


  聞著趙小妍身上時不時傳遞過來的處子幽香,老胡心一橫,干脆點頭道:“沒問題的,小妍今晚交給我,大慶你就放心吧!”老胡能答應這件事,可下了不少決心,最主要的,他根本抵擋不住這具年輕身體的誘惑,再加上自己活這么大,都半只腳踏進棺材的人了,可從來沒有嘗過處子的味道,現在有個機會擺在他眼前…..瑪德!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就這一晃神的功夫,趙大慶已經走出了屋子,還順帶關上了門。


  看著眼前小臉紅潤的趙小妍,老胡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唾沫。


  沉默半響,他才道:“小妍,你先把衣服掀起來,讓爺爺給你看看具體是什么問題……”“好….好…..”扭捏一會,大概是想起了趙大慶的話,趙小妍咬咬牙,還是從背后解開了睡裙的拉鏈。


  這一幕,讓老胡眼熱不已,而他的目光,也很快聚焦在了那白嫩一片上,只見趙小妍的右胸處紅了大半,明顯是嗑著了,當然,并不算嚴重。


  “小妍啊,你這嗑的有些慘,得我給你舒筋活血才行……”鬼使神差的,老胡道。


  “怎么個舒筋活血法啊?”漂亮的大眼睛眨巴著,趙小妍一臉天真道。


  “很簡單,你先別動,忍著點……”說著,老胡迫不得已抬起雙手,徑直抓了過去。


  很快,他便握住了令自己魂牽夢繞的東西,一股獨特的綿柔從手心傳來,讓他忍不住就要悶哼出聲。


  “啊……胡爺爺,你……”一股異樣感覺傳來,趙小妍身子一僵,下意識往后退了幾步。


  “小妍,你不用害怕,這是在活血,也是咱們中醫常用的一種手法……”眼見趙小妍花容一陣失色,老胡知道自己還是急切了一些,趕緊調整好心態。


  孤男寡女,漫漫長夜,還怕睡不了這小妮子嗎?“這樣吧,咱們進臥室,你躺下來,我給你活下血,到時候估計你就不會這么緊張了……”怕再嚇著趙小妍,老胡輕聲道。


  “那….那麻煩了……”大概是看老胡態度誠懇吧,加上小妮子未經人事,也沒想太多,直接就把老胡帶進了臥室。


  中途,老胡連吞唾沫,目光一直落在趙小妍兩條邁動的大長腿上,眼看著小妮子躺下來,他急不可耐的就走了上去。


  當然,表面他還是裝出一副鎮定的樣子,俯下身子,慢慢掀開趙小妍的上身睡裙,在這個過程中,他能很清楚的感受到小妮子的身子緊繃起來,呼出的蕓蕓香氣也拍打在了他的脖子上,酥酥麻麻……很快,趙小妍的傲人上圍再一次出現在了老胡的視線中,燈光映襯下,泛著如珍珠般的雪白光芒。


  不愧是十八歲少女,那片雪嫩可不是上了年紀的女人所能比擬的,飽滿,挺立,充滿彈性,即便躺下了,都不失該有的美感,老胡還是第一次看見如此完美的胸型,成就感簡直爆棚!不過,這次他可不敢急躁,慢慢把手放在雪白邊緣,舔了舔嘴唇道:“小妍,你放松點,爺爺要給你活血了……”“好……”吞吞吐吐應下來,趙小妍忍不住閉上雙眼,又把頭偏向一側。


  
https://twdfgersxwerr.weebly.com/9277589.html
https://twqwerasadzxc.weebly.com/5155326.html
https://twqwetrtfcvvgf.weebly.com/9050913.html
https://twkjhiuhkio.weebly.com/9118863.html
https://twherdfgwesd.weebly.com/5073913.html
https://twertgfvbnhj.weebly.com/3953869.html
https://twasgasjg.weebly.com/3896136.html
https://twefgrtywqed.weebly.com/3828345.html
https://twjkmytuefvs.weebly.com/706604.html
https://twjghytujhnbm.weebly.com/8173379.html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