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龍 女 劉亦菲

小龍 女 劉亦菲


迷迷糊糊之中, 王大牛感覺自己來到了一處金碧輝煌的地方,像是在一個堆滿了寶藏的山洞里。


  難道這里有傳說中的寶藏!?我從小就在這兒長大,也從來沒聽說過這么個地方啊!這么想著,王大牛就順著路往里走了走。


  “終于等到你了……”一個甕聲甕氣的聲音突然在王大牛的腦海內響起,就這么憑空的突然出現,震的王大牛的頭都有些暈。


  “誰在說話!”王大牛搖了搖頭,大聲喊了句,卻沒有任何人回應。


  奇怪了,難道這河底下還住著人不成!王大牛被弄的一頭霧水。


  突然,王大牛眼前的場景一變,晃得眼睛疼的寶藏不見了,轉而出現在眼前的,是一片巨大的草原。


  一個穿著長袍 的人騎著白馬,后面跟著無數的人,正艱難的往前行進著。


  草原上長滿了奇花異草,各式各樣的連成了一片,大老遠的就聞到了香氣。


  穿著長袍的人一邊走,一邊不時的停下來摘下幾朵奇怪的花品嘗一下,隨后便向身后跟著的人們說著些什么。


  王大牛想要聽清他說的是什么,伸長了脖子,卻是也什么都聽不見。


  穿著長袍的人就這么一直往前走著,一邊走,一邊又停下來品嘗一下腳邊的奇花異草,隨后向身后的人講述著些什么…….一群人就這么一直走著,周圍的季節不斷在變化,短短的時間內,像是走過了春夏秋冬。


  不知道過了多久,那穿著長袍的人在品嘗一顆不知道什么名字的藥草時,突然痛苦的喊了一聲,然后就直接昏厥了過去。


  身后跟著的人們嚇壞了,一見穿長袍的人就這么死了,開始大聲的哭泣。


  而倒下去的那個人身上,飛出來一簇綠色的魂魄,在空中旋轉了一會兒之后,開始向四面八方各個不同的方向飛去,其中一縷,就這么直直的對著王大牛沖了過來。


  王大牛見狀趕緊躲避,誰想那縷魂魄飛舞的速度極快,瞬間就鉆進了王大牛的腦海之中。


  突然間,王大牛感覺自己的腦海之中多了許多不屬于自己的東西。


  “上藥一百二十種,為君,主養命以應天,無毒。


  多服、久服不傷人。


  欲輕身益氣,不老延年者,本上經……”一些生澀難懂的文字瞬間充斥了王大牛的大腦,塞的滿滿的,讓王大牛頭痛的有一種想死的沖動。


  “王大牛,你可別嚇我啊……你快醒醒啊……”把王大牛從河里撈出來之后, 楊小麗把腦中學會的所有急救知識一股腦的全部回想了一遍,在王大牛身上按來按去的,見王大牛還不醒來,迫不得已的情況下,還給王大牛做了人工呼吸,這,可是楊小麗的初吻。


  可是,就算做了人工呼吸,王大牛還是沒有任何的變化,依然是躺在地上沒有任何的反應。


  唯一可以確定的就是王大牛還沒死,頭上流血的部位此時也不流血了,慢慢的開始結咖,而鼻口之間,還有著淡淡的呼吸。


  半跪在王大牛身邊,楊小麗使勁的按了按王大牛的胸口,捏住他的鼻子,繼續往他的嘴里吹氣。


  當楊小麗的嘴再一次碰到王大牛的嘴唇之時,王大牛猛然的睜開了眼睛。


  睜開眼后看到的第一眼,便是差點讓王大牛鼻血瞬間噴涌而出。


  剛從水里出來的楊小麗,身上還滴落著水滴,身上的裙子也是牢牢的貼在了身上,印出少女曼妙的身姿。


  胸前則是格外的顯眼,那輪廓,那線條,真是好大,好圓……“這小妮子,還說不喜歡老子,現在這都主動送上門來了,趁著老子昏迷,居然偷偷的吻我!”王大牛還在暗爽了,楊小麗卻是已經發現,王大牛已經睜開了眼睛,此時正盯著自己的胸部一陣猛瞧。


  羞愧難當的楊小麗一把推開了王大牛,往后退開幾步,一臉嫌棄的看了一眼王大牛,隨后用力的擦著嘴。


  “我擦,這女人也太特么的善變了吧!古人誠不欺我啊,這果真是女人心,海底針……”王大牛起身做了起來,看向楊小麗,“我說楊小麗啊,你是不是真的看上我了啊,之前偷偷看你洗個澡,你要死要活的來追我,現在卻又偷偷的來親我,你說你這……”嘴里的話說個不停,兩只眼珠子卻是停留在楊小麗的身上,沒有半點移開的意思。


  楊小麗的裙子死死的貼在身上,比什么緊身衣還來的誘人,將她凹凸有致的身軀完完全全的印了出來。


  剛剛躺在地上的時候還只是能看看楊小麗的胸脯,現在來看,楊小麗幾乎是整個人的身子都讓王大牛看光了。


  在這炎熱的盛夏,楊小麗本來就只穿了一條薄裙,剛剛從家里追王大牛追出來,跑的又急,現在一看,怕是連內.衣都沒穿……這般猶如沒穿衣服的模樣展現在王大牛眼前,一個血氣方剛的(兩個粗大同時 在我體內)男子哪兒能不想入非非。


  楊小麗此時還不知道自己已經春.光泄露了,還在為自己剛剛親王大牛的事懊悔呢。


  “放屁!我那是給你做急救,人工呼吸你懂不懂!我是怕你死了!”楊小麗氣的臉都紅了,跺了跺腳便轉過身去。


  “我不管什么原因,你就說你親沒親我吧!”王大牛心里卻是樂開了花,這楊小麗可是村里的一朵花啊,現在又正值花季年齡,現在看來,這是有戲啊!“你滾蛋,你就是個臭流氓!”楊小麗說著,泄憤的踢了踢腳下的水草,然后嬌羞的跑了。


  “明天我就上你家提親去哈!記得打扮的漂亮點!”沖著楊小麗的背影喊了句,心里已經是樂開了花。


  要是自己的娘親知道他能娶上楊小麗,不知道會有多開心。


  擦了擦嘴角的水,王大牛感覺,自己身上貌似還有楊小麗的香味?又使勁的聞了聞,怎么這么香,這好像不是楊小麗身上的味道啊?順著香味傳來的味道,王大牛往腳下看了看,居然是一株 人參!照這個樣子看,這株人參起碼也有個幾十年了,這可是個好東西,王大牛也不再客氣,三兩下的就給刨了出來,這要是拿到鎮上去賣,怕是能賣不少錢。


  以前這村后的山里面還有不少值錢的藥材什么的,隨著村里的人不斷的挖掘,范圍越來越大,這山里的藥材,也越來越少。


  要說這人參,更是幾乎絕跡了,已經好幾年都沒聽說有人挖出來人參了,更別說自己手上這棵已經幾十年份的大家伙了。


  走在回家的路上,王大牛就開始盤算這人參的去處了,賣給村里的人肯定是不行的,他們買了也用不上,而且,他們也買不起,看來,還是得到城里去賣。


  還沒走進家門,王大牛的娘親張 翠翠就是開始數落王大牛,“你看看你,這么大個人了,一天到晚不知道幫家里干活,就知道到處玩玩玩!”王大牛早已對這些習慣了,不以為意的 開口 說道


  “娘!我餓了,有什么吃的嗎!”沒好氣的瞪了一眼王大牛,“你就知道吃!你爸還在田里干活呢!他還沒吃飯,你去給他送飯去,送完回來再吃!”王大牛無奈,也只能應到,“好吧好吧。


  ”他爹一個人在田里干活也不容易,自己沒幫忙也就算了,這飯還是要送的。


  趕緊進屋將人參放起來。


  拿著張翠翠遞過來的飯桶就朝著自己田里的方向跑了過去。


  剛走出家門沒幾步,王大牛就碰見了個熟人,自家隔壁的淑芬嫂子,這可是個大美人,王大牛趕緊打了聲招呼。


  這 趙淑芬可跟農村那些又黑又老的婦女不同,已經三十出頭的人了,皮膚還跟十八九歲的小女孩兒似的,又白又嫩。


  這前凸后翹,身材豐滿的趙淑芬,王大牛最喜歡干的事就是看她在院子里洗衣服了,每次從門口路過,往里一瞅,就能看到胸口那一團白花花的肉。


  趙淑芬一開始還罵上兩句,這時間久了,沒什么作用之后,她也就懶得罵了,就讓王大牛這小子就那么偷看。


  王大牛倒也是看的過癮,既然人家都不介意了,自己還有啥不好意思的。


  “大牛啊,給你爹送飯去啊!”趙淑芬聽得大牛打招呼的聲音,也笑著回應了一句。


  趙淑芬估計是在家剛干完活,臉上還有不少汗水,身上的衣服更是緊緊的貼著皮膚,布料又薄,王大牛簡直是把她身上的模樣看的一清二楚。


  瞧見王大牛死死的盯著自己也不說話,趙淑芬低頭看了看自己,“咯咯”的就笑開了,“你個臭小子,膽子肥了,連你嫂子的便宜都敢占了!信不信我把你眼珠子挖了給你爹下酒啊。


  ”眼見趙淑芬雖然沒有生氣,但是王大牛也不敢再繼續盯著看了,“沒沒,我哪敢呢……”這要是萬一惹得趙淑芬不高興了,以后還咋正大光明的偷看她洗衣服呢!“還有你個小流氓不敢做的事情?”趙淑芬不以為意,又接著說道,“還是趕緊去給你爹送飯吧,他干了一天的活兒,怕是都餓壞了。


  ”王大牛也醒悟過來,趕緊沖著田里就跑了過去。


  來到田里,王大牛他爹還在田里彎著腰忙活著,時不時的起身揉揉腰間,王大牛喊了一聲,“爹,吃飯了。


  ”轉頭看到給自己送飯的王大牛, 王壯放下了手里的活,三兩步來到了田岸邊。


  王大牛把飯桶里的飯菜挨個拿出來,一一的擺放好,“爹,趕緊吃飯吧!”接過筷子,王壯一邊吃著,一邊看著田里,“這天氣,看來短時間內是不會下雨了,這田里的莊稼都快干死了。


  ”“爹,不會又要 挑水來澆田吧……”王大牛趕忙問了一句,挑水澆地,這簡直就是王大牛的噩夢,去年干了一回,硬是累的他三天下不了床。


  “不挑水咋辦,莊稼不種啦?地不要啦?”王壯沒好氣的白了一眼兒子。


  王大牛趕緊說道,“爹,咱家這田得好幾畝呢,要不然我們買個抽水機唄,這要一桶一桶的挑水,不得把人累死啊……”“去年也是挑水的,咋沒見把你累死啊,個臭小子就知道偷懶,種莊稼的人,連這點苦都吃不了,我告訴你,等你以后,這些活兒你都是得干的!”王大牛知道再說下去也沒用了,干脆就閉上嘴,不再說話了。


  其實抽水機也不貴,機器、水管一套下來,也不過一千多塊錢。


  話是這么說,但是對于王壯來說,這錢是肯定舍不得花的,雖然地是有好幾畝,但這家里不是有兩個勞動力么,辛苦一兩個星期,也就完事兒了。


  王壯吃完飯,王大牛就拎著飯桶回去了,看著兒子的背影,王壯嘆了一口氣。


  這小子從小身板就不怎么好,他從小也沒怎么讓王大牛干過重活,去年讓他來挑水澆地,也是因為王壯的身體實在是有些承受不住了,看著兒子癱在床上下不了地,他心里也是心疼壞了。


  回到家里三兩口就把飯扒拉完,王大牛立刻就鉆進了自己的房間。


  他的房間有一臺電腦,這是前兩年王大牛從城里的舊貨市場買回來的,雖然只能看看網頁聊聊天,就這,還是王大牛跟他爹要了好久才要來的錢,自然是寶貝的不得了。


  想起自己從河邊挖回來的人參,王大牛掏出自己的山寨版諾基亞,拍了兩張照片,然后就傳到了論壇上,準備看看有沒有哪個懂行的人,能把他的人參買走。


  要是人參賣出去了,王大牛就有錢去買抽水機了,反正抽水機肯定沒有他這人參值錢,看著他爹腰也不好,自己也不忍心讓他一個人干那么多活。


  一下午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王大牛賣人參的帖子卻是無人問津,寥寥有幾個來問的,都是好奇不懂價的,隨便問問看的,并沒有購買的意思。


  晚上的飯桌上,王大牛就跟張翠翠說了去找楊小麗提親的事,突然間聽得兒子這么說,著實是把張翠翠給嚇了一跳。


  “兒子啊。


  我看你還是別做美夢了,她楊小麗長什么樣你也不是不知道,這每天多少人去她家提親,你見她啥時候答應過哪一個?”“娘!你不懂,人楊小麗也喜歡我呢”說著,王大牛又回想起上午那一幕,就算她沒親自開口說,這兩個人好歹還親上小嘴了么不是。


  張翠翠伸手摸了摸兒子的額頭,“這也沒發燒啊,咋就開始說上胡話了,你多吃點肉,明天啊,去幫你爹挑水去,他一個人干不了那么多的活,這兩年啊,他的腰也不怎么好了……”一直在旁邊默默吃飯的王壯也開口說話了,“哎,不知道這兩年怎么回事,一直大旱呢,去年那樣,地里的莊稼就少收獲了好多,今年又是這個樣子,這可讓我們怎么活喲……”靠天吃飯的農民,糧食的多少全看天氣的好壞,這要是一直天氣都這么壞,顆粒無收也不是沒有可能。


  好在王大牛的這個村子旁還有一條挺大的河,男人們多出點力氣挑水,倒是不用擔心莊稼被旱死,只是這收成,肯定是要少些的。


  “娘,您就托媒婆去楊小麗家說說媒唄,”王大牛忍不住再次開口央求他娘親,照今天這個樣子來看,楊小麗很有可能對自己是有點意思的啊,自己除了學歷不咋高之外,也沒有哪點配不上她楊小麗啊。


  張翠翠準備繼續勸說兒子,王壯卻是先一步開口了,“他娘,明天你就去找媒婆,去說說看,管他成不成,成了最好,不成也沒啥,這一天到晚去她家提親被拒絕的還少了么,咱也不丟人!”張翠翠張了張嘴,終究還是沒有說什么反對的話,瞧得爹娘這個樣子,王大牛一陣無語,自己貌似也沒有那么差吧……一覺過去,第二天一早,王大牛就打開了電腦,一條消息正在網頁內閃爍著。


   “林老師給的?”我扭頭沖著林老師裝傻問道:“老師,你這個牛奶在哪里買的啊,我還想喝,能不能賣點給我啊。


  ”“不賣。


  ”林老師急促的說了一聲,然后急匆匆離去。


  看著林老師羞怯的模樣,我真想多喝幾口。


  不知道什么時候能有機會。


  “你還在想林老師嗎?” 周月茹有些吃味,她掐 了我一把,我痛呼了一聲。


  “疼。


  ”周月茹自知過抓的重了一些,又小意在掐腫了的地方揉了揉。


  “周班導,你看我有機會跟林老師一起…?”周月茹紅唇親了過來:“林老師有家庭的,而且夫妻剛有小孩,兩人很恩愛哪。


  ”我明白她的意思,大為遺憾,打起精神對付起周月茹,頗有些發泄不滿的意思……時間過了一個禮拜,學校的新生舞會廣場終于布置完畢,周月茹也擺脫了每晚晚回家的厄運。


  雖然她的晚回來,每天都在給我和姐姐制造機會,但依舊沒有攻克姐姐。


  兩大美女的共同服侍的愿望,使我一直在努力堅持。


  這一天周月茹穿著一襲半透明的粉色星點晚禮服,纖細的胳膊,優美動人的線(女同學被下藥晚上教室)條,緊繃的雙腿,這些都讓人目眩神迷。


  簡直能把人的魂魄給勾了去。


  她挽著我的手臂,我沿途收獲了一個個雄性生物妒忌羨慕的眼神。


  我這是成了男人公敵了嗎?雖然我沒開口,但是心里得到了大大的滿足。


  “今天月茹姐是不是很給你長面子啊。


  ”周月茹笑如狐媚,她勾了勾我的下巴,吐氣如蘭。


  我在她耳邊悄悄說道:“感受到了嗎,這就是我的回答。


  ”周月茹輕咬下紅唇,居然在幾百人的舞會會場掏了一把,我連忙咳嗽了一聲。


  “呀。


  ”一聲嬌呼。


  我循聲看去,頓時楞住了。


  在眼前的是 林舞月老師,她此時穿著一身輕柔如煙的紗網晚禮服,那長年 跳舞的身軀,雖嬌柔卻十分有韌性,充滿了協調感。


  她背著光看不清長相,但卻我誤認為是置身在朦朧煙霧中的仙女。


  這一眼看得我有點呆了,簡直太美了。


  林舞月和周月茹完全是兩種類型,一個能讓你心中火焰熊熊,瘋狂進軍的小妖精。


  一個是能讓你輕柔愛撫,細細與她纏綿悱惻的女人。


  這種人分不清高下,但我從現在開始知道:我想要林舞月成為我的女人。


  “你們…這里人多哪,膽太大了。


  ”林老師看著我,白嫩的臉龐上浮起兩朵紅云。


  我下意識伸手要抓林老師的皓白的手臂…我下意識伸手要抓林老師的皓白的手臂,還有沒碰到她,就被一只肥手打落。


  “舞月老師,原來你在這邊啊。


  ”先前在辦公室企圖非禮周月茹的賈主任,挺著一個大肚腩站在旁邊。


  他居然是林舞月的舞伴。


  賈主任人品有問題,就是個不折不扣的色狼。


  可林老師居然答應了他做舞伴,這讓我有些不解。


  音樂響起,是一首舒緩的曲子。


  我牽著的周月茹白嫩的手掌走入舞池,一手握住她的腰,往懷里狠狠一拉。


  緊致溫熱的軀體,瞬間倒在我懷里。


  周月茹“嚶嚀”一聲,仰頭看著我,眼波閃爍。


  我們兩人隨著音樂緩緩移動腳步,她略有似無的挑逗著我。


  周月茹就算是在跳舞的時候,還是那般火辣。


  “弟弟,姐姐的舞步是不是很厲害。


  ”周月茹轉身在我耳邊輕聲說道。


  “厲害,厲害。


  ”我報復性的狠狠踩了她幾下,惹得她連連皺眉,對我又掐又捏。


  在這時,我的眼睛的余光看見了林舞月老師和賈主任兩人。


  賈主任小眼睛中滿是興奮。


  他此時將手伸到了林舞月的身上,居然硬要將林老師拉到自己懷里,他還撅著厚黑的嘴唇要親林老師。


  林舞月老師臉上露出尷尬,極力抗拒。


  可她怎么會是賈主任的對手,掙扎了幾下都沒有掙脫,氣的呼吸都急促了一些。


  “月茹姐,如果那天在辦公室我沒及時趕到,你是不是也跟林老師一樣?”我問了一句。


  周月茹瞧了我一眼,巧笑道:“走吧,給你一次英雄救美的機會。


  ”我和周月茹兩人,移動舞步向著賈主任和林老師的方向走去。


  林老師看到我跟周月茹后,雖不敢喊,但眼中明顯露出求救信號。


  “賈主任,我們換一下舞伴。


  ”我見縫插針一下子挑開了賈主任在林舞月老師身上的手,將林舞月接了過來。


  賈主任還沒有反應過來,周月茹就牽上了他的手。


  林舞月一牽上我的手,立馬長吁了一口氣,感激的說道:“謝謝你 大明,怪不得所有女老師都不肯跟賈主任搭伴兒。


  ”“英雄救美,應該的嘛。


  ”我一手摟著林老師柔弱無骨的纖腰,一手輕輕捏了捏一下林老師那蔥白纖細手掌。


  她的臉一下變的粉撲撲的:“別亂說,我都已經結婚了。


  ”“可結婚了就不代表會變丑啊。


  ”我十分肯定地說著:“林老師雖然不是我見過最美的女人,可是卻是我見過最有氣質,最像仙子的女人了。


  ”“你的嘴可真花。


  ”林老師似嗔非嗔的瞟了我一眼。


  我情不自禁的將林老師往懷里一拉,我們兩的肚子立馬就貼在了一塊,這時我聞到了一股馥郁芬芳的香味。


  這味道讓我深深吸了一口:“好濃的奶香啊。


  ”林舞月老師臉上唰的一下,飄上了兩朵紅云:“你亂說什么啊。


  ”她另一只在我背后的手掌,掐了我一下。


  我吃疼的叫出聲。


  林老師慌了,顯然不知道我會這么疼,那手掌急忙在我背后撫摸起來,口里輕輕說道:“不疼,呼呼…不疼哈。


  ”感情林老師把我當成了小孩子,我不禁失笑,摟著她腰肢的手掌游走著。


  先前還可望而不可及的林老師,此時就在我的懷里了。


  林老師顫抖了一下,舞步連連出錯。


  林老師的臉頰紅彤彤的,就像是一個熟透了的蘋果,她囁喏的說了一句:“大…大明…你的那個…”我將頭伸到她的耳邊,聞著她的發香調笑道:“哪個啊,林老師。


  ”“你那…那個…”林老師羞紅了臉,垂著頭不敢看我。


  “老師,你長得這么漂亮,而且身材這么好,是個男人都會喜歡你的。


  ”我嘴上滿是歉意的說著,心中卻樂開了花。


  林老師細弱蚊聲的“哦。


  ”了一聲,聽聲音居然有壓抑喘息的意思,而且沒有反抗離開的勢頭。


  音樂繼續響著,我帶著林老師,她的身軀緊貼著我,勻稱的軀體隨著移動在我身上不斷的摩擦。


  這感覺實在太棒了。


  我一個跨步,手掌撐住林老師后背,將她向后仰去。


  她叫了一聲:“大…大明。


  ”林老師迷離的看了我一眼,那一雙眼中居然泛起了一絲絲晶瑩的波瀾。


  明顯能看出眼神內的那一汪春水。


  林老師有感覺了。


  我將她拉了回來,想要吻她。


  林老師像是受到驚嚇的小兔子,縮了縮脖子。


  我知道經過剛才賈老師那猴急的一幕,現在的林老師決不能太急切。


  音樂沒停,人群沒散。


  此時我幾乎是將林舞月老師抱在了懷里,林老師全身的一切,在這一次跳舞之中,我已經和她進了一步了。


  “大…大明。


  ”林老師,將下巴撐在我的肩頭,吐氣如蘭的說道我緊緊環抱著林老師,帶著她繼續遵循音樂的節奏舞蹈。


  林舞月從小學習舞蹈,自然知道我所做的事情,似乎是有些感動,將下巴靠在我肩膀上。


  等到音樂停歇,我反應過來后,林老師已落荒而逃。


  她匆匆離開前的羞怯懊惱神情,讓我有些神迷卻又有些后悔。


  我剛才的行為,跟賈主任有什么區別?都是色狼行徑。


  我在舞會上四處游蕩尋找,想跟她道歉,但卻沒有看到林老師,反而找到了周月茹。


  她此時一個人坐著,嬌好的身軀彰顯出無盡的彈力和極致的曲線。


  它們仿佛在無聲的告訴所有男人。


  把你的手掌伸過來吧。


  我走了過去,開口問道:“你怎么一個人在這?賈主任哪?”我拿起一杯啤酒灌了一口。


  周月茹臉頰上有兩朵紅云,似醉非醉沖我隔空親了一下,說道:“那賈主任,真是好不老實,剛才居然想占我便宜。


  ”“然后呢。


  ”我在她身上狠狠捏了一下,眼神打量著她,想看出周月茹是不是被那老色狼占了便宜。


  周月茹“呀”了一聲,正了正身體。


  她伸出食指勾著我的下巴:“怎么,吃醋了嗎?”見我認真的看著她,她又說:“那老色狼一起心思,就被我叫了一群班上男同學灌他。


  ”“噥。


  ”周月茹轉身靠在我懷里,蔥白的食指一指前方。


  我只看見了五六個班上男同學,此時正抱著酒瓶子呼呼大睡,哪里有賈主任的身影。


  “不見了。


  ”周月茹嘟著晶瑩紅唇,臉上十分委屈。


  她一只手伸到后邊來,借著我們兩人身子阻隔他人視線,小聲道:“剛才真的在那的。


  ”“嗯,我相信你。


  ”我瞇著眼睛,心里的火氣也消不下去,于是連忙拉著周月茹往小樹林那里鉆去。


    這是我們學校的小情侶都喜歡去的地方。


  一到了天黑,這里面就會藏著無數的野鴛鴦在里面幽會。


    我拉她來這里干什么,周月茹自然心知肚明。


  她那張紅撲撲的小臉也許是被 酒精刺激到了,顯的更加撫媚誘人,眼睛里面都能滴出水來。


  看的我心緒跳動,狠狠在她臉上親了一口,惹的她咯咯笑著。


  我將她靠在樹干上,晚禮服推到腰間,抬起她的大腿。


  這時候她的手機響了,有人給她發了微信,我看都不看直接將她手機丟掉。


  我很討厭辦事的時候有人發短信打擾。


  “等等,好像是林老師發來了,我瞧一眼。


  ”周月茹放下腿要去撿手機,被我拉了回來。


  重重擠壓在樹干上,兩個身體緊緊貼住。


  周月茹輕咬了一下我耳垂,吐出熱氣溫言道:“你先等等,我剛好像看到的是“救命”兩個字。


  ”我懷疑的撇了一下她,但還是將周月茹放開,她一撿起手機,果然上面是救命兩個字。


  而且還發了一個微信定位。


  “林老師出事了!”周月茹神色肅然,我們打開導航看了下區域,位置就在我們所在的這片小森林。


  但無法清晰定位在哪里。


  這小森林太過偏僻太過特殊,就算別人就算是聽到了什么凄厲慘叫,也只會心一笑:兩人玩的太猛了。


  完全不會考慮到,是不是強迫或者是不是有生命危險。


  周月茹急得團團轉,看得出來兩人的關系這幾天確實是突飛猛進,就在她一籌莫展的時候。


  手機中的微信再次響了起來。


  一看上面寫著“賈主任”三個字,這下我什么都清楚了。


  這賈主任是酒壯慫人膽,打算胡來了。


  “林…”周月茹只能向前走著,剛打算喊出聲,就被我拍了一下她的屁股:“別亂喊。


  ”周月茹這時候反應過來,還得顧忌一下林舞月的名聲。


  “賈主任,你在哪!”我將手掌放在最邊喊出去,聲音洪厚中氣十足,一聲出去能在這小森林中傳出老遠。


  賈主任的名聲?那是什么玩意。


  周月茹學著我不斷邊走邊叫。


  小森林內好幾對野鴛鴦被我們這么一叫,來不及穿好衣物,只得神色匆匆的走掉。


  “賈主任,你在哪!”這六個字一直回蕩在小森林中,我敢保證,只要賈主任不出現,那么我肯定會一直喊下去。


  大概又過了十分鐘左右,我終于聽到了一聲怒氣沖沖的聲音:“誰啊,誰啊!找老子干什么!!!”我跟周月茹兩人對視一眼,迅速向著那聲音的來源跑去。


  沒想到賈主任跟周玉茹離我也就只有二十多米,一到那邊,我就見到賈主任一張通紅的臉怒氣沖沖。


  小眼睛迷迷瞪瞪,顯然就是一副醉酒的模樣,他叉著腰說話:“你這臭小子有什么事情找我。


  ”我走過去,見林老師雖然衣服沾了些草屑和泥土,但還算完整沒有受到傷害。


  我這才轉身笑嘻嘻的對著賈主任說道:“主任,你家黃臉婆喊你回家吃飯。


  ”“你…”主任一時氣結,說不出話。


  原本通紅的臉,漲成了豬肝色,似乎是知道自己并不有利,指了指我甩下一句“你給我小心點。


  ”的場面話,離開了。


  我看著賈主任獨自一人的背影漸漸消失在黑沉沉陰影中后,這才轉過身來,林老師臉上垂淚,就像一只可憐的小雀,靠在周月茹身上。


  這副我見有憐的可憐模樣,讓我想把她擁進懷中沖動。


  “林老師,你沒事吧。


  ”我開口問道。


  林老師靠在周月茹身上,輕輕搖了搖頭抽搭兩下輕聲說道:“沒事。


  ”我隱隱有些蛋疼,這怎么都不像是沒事的模樣。


  我看向周月茹,周月茹這才噗嗤一聲笑了:“賈主任是成也酒精,敗也酒精。


  ”她一通解釋后,我這才明白。


  賈主任喝了酒壯了膽,把林老師騙到了小森林,但關鍵時候,卻因為酒精…他起不來。


  我哈哈笑了。


  突然鼻子間又聞到了一股馥郁的香味,我咽了咽口水,想起了在醫務室周月茹遞給我的那杯牛奶,那叫一個香甜,醇厚。


    我心里頓時蠢蠢欲動起來。


  我的內心蠢蠢欲動起來。


  沒等我開口說話,周月茹居然一把就將林舞月老師推給了我,讓我抱了個柔香大滿懷。


  知我者,莫過周月茹啊。


  林老師不解的看著周月茹,周月茹呸了一下:“你腳崴了,難道你還指望我背著你出去?就我這細胳膊,細腿的?”“你腳崴了?”林老師點了點頭。


  我脫下西裝外套,穿著襯衫蹲下,將林老師背了起來。


  林老師一上背,我頓時暗喜,這外套脫的好。


  她身上的晚禮服本就薄如輕紗,一層套一層,才不至于露光。


  而我身上的襯衫也是薄薄一層。


  那美妙的觸感,讓我心中一陣興奮。


  雙手捧住林老師瘦弱的身子,將她往上掂了一下,她輕呼一聲,顯然有些害怕。


  我立馬將手穿過她的小腿,扣在自己腹部。


  這個紳士舉動,讓林老師長吁了一口氣。


  溫熱的氣吹在我耳垂,有點發癢。


  此時周月茹在前面引路,她那性感的身軀在前方一扭一扭的,可我沒心情欣賞。


  我全身心都在背上溫婉可人的林舞月身上。


  “對不起,林老師。


  ”我突然開口。


  林老師疑惑的問道:“怎么了?”“剛才…剛才跳舞,我不該對你那樣子,我控制不住,對不起。


  ”我包含歉意的開口。


  
https://twasfasga.weebly.com/3023551.html
https://twdfgergwewhy.weebly.com/3703820.html
https://twerdftgyuhnb.weebly.com/6225378.html
https://twajfgnbvm.weebly.com/4724881.html
https://twfghrtwefdsf.weebly.com/1374075.html
https://twukiluftgrhbresf.weebly.com/5484901.html
https://twfgduyjytg.weebly.com/5662387.html
https://twoutlink.weebly.com/5948804.html
https://munieniu.weebly.com/8017259.html
https://twetrqwdadf.weebly.com/1880597.html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