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a maria sieklucka

anna maria sieklucka


只不過我也就是和她逗趣,畢竟我此刻的心思全都放在 何嫣然身上了。


   女人嘛,當然要玩有情趣的。


  就比如這種輕車熟路的熟女,拍拍她的屁股就知道是要換個姿勢,而對于少女,恐怕對于你的邀請,可能會直接莫名的生氣。


  越想我的腳步越輕快,尤其是對于剛剛成功教訓了一個女人,此刻我又滿血滿藍的走到了何嫣然的辦公室。


  下節課是全班課間操時間,我直接給體育委員買了一瓶紅牛,隨便弄了一個借口請了一個假。


  我選在課間操過來也是因為,這個期間唯一從來不去的就是何嫣然,這恐怕就是 女神的特權,就連學校里的主任都大開通道之門,其他老師哪敢攀比。


  不過誰能想到這個女神在別的男人身下是何等的風Sao呢!我走進她辦公室的時候,何嫣然正在涂口紅,對著鏡子認真的描摹嘴唇的形狀,那認真的樣子不知道又要去見哪個鬼男人。


  賤人!別人都可以睡,到我面前又來裝婊子,立牌坊。


  一股無名之火噌噌噌的就冒了出來, 我想都沒想,大步流星的就走了過去。


  何嫣然聽到腳步聲,抬頭看見是我,整個人直接黑著一張臉。


  “出去! 李貢你是被哪個老師又叫過來罰寫還是罰站我是不管,不過你最近最好不要出現 在我的面前,不然的話,我一個老師,要對付你可是容易的很。


  ”何嫣然明顯不想提起之前和我在一起的那個夜晚,還有她設計刪掉的視頻。


  甚至于在和我說話的時候,何嫣然還帶著一臉的厭惡。


  呵!瞧不起我?我倒是想要看看,接下來她究竟想要如何的猖狂。


  何嫣然的冷嘲加警告我吃過很多次了,這個女人也一次比一次囂張,恐怕也是被我逼急了,所以每一次的反彈都帶著些報復的味道。


  只不過這樣的反轉才更有意思不是嗎?我仿若沒有聽到何嫣然的呵斥,悠然自得的找了一個靠近何嫣然的位置坐好,從兜里拿出手機,點擊了一個視頻。


  “李貢,你快點離開,你那些亂七八糟的心思最好收一收,不然的話,我會直接向學校申請把你開除!”何嫣然可能被我的淡然給惹出了火, 眼睛瞪的溜圓,手里的睫毛膏直接扔在了桌子上,言辭犀利的警告道。


  “不著急,何老師,你先看完這個視頻再說。


  ”我指了指手機屏幕,此刻伴隨著女人嬌喘的聲音,好戲正在上演……“放肆,你以為自己算個毛啊,你——”何嫣然 看著我把手機遞到她的眼前,此刻終于說不出來話了。


  “何老師,這個你要是不喜歡的話,也可以隨便刪,我還有很多,只要你開心,哪怕你一天刪一個都行。


  ”我靠在教師的椅子靠背上,這沙發椅舒服!(姐弟亂欲)比我在教室里的破板凳強多了。


  我渾身發放松,甚至都沒有睜眼睛去看何嫣然的表情,早上起的有些早,此刻躺在這舒服的地方,我都打算好好的咪一小會。


  何嫣然眼神發狠,緊咬著嘴唇,咯吱作響。


  “李貢你實話告訴我,你到底復制了多少份!”我聳了聳肩膀,直白的看著剛剛還在叫囂的女人,看吧有時候女人也不能夠太傲了,不然苦的不還是自己。


  我并沒有回答她的問題,而是告訴何嫣然,如果她聽話的話,那可能一份都沒有,畢竟我是一個喜歡聽話的好老師,就如同她喜歡聽話的學生一樣。


  “你,你——卑鄙!”何嫣然費力的吐出兩個字,我卻知道她同意了。


  漂亮的女人都很聰明,何嫣然妥協了,這一次是有些無力的妥協了,我知道這個女人真的是答應給我上了。


  那一瞬間,我激動的心臟都要炸裂了。


  雖然何嫣然沒有直白的說,我也沒有那種可以預知未來事情的眼睛,可是我就是該死的知道了,那種強烈的 感覺,刺激著我渾身上下所有的細胞。


  不過卑鄙?呵!這女人還真好意思說。


  我真的不想要去戳穿何嫣然一次又一次耍我的經過,不過好男不和女斗,更何況還是一個要歸屬于我李貢的女人。


  “想好了?何老師,這可不是我逼你的。


  ”我得了便宜還賣乖。


  雖然讓人感覺有一點無恥,可是那種超脫于情感上的激動,讓我整個人都有些瘋狂。


  “是,我想好了,你沒有逼我,我就是想要給你上,你滿意了吧!”何嫣然梗著脖子,似乎也在和我賭一口氣。


  我看著何嫣然,這女人是似乎是被氣到了,胸口起伏不定的喝著茶水,褶皺的裙擺將將搭在她的大腿上,而那誘人的黑色絲襪,每一項都刺激著我的雙眼。


  那一刻,我 身體里的血液都噴張了起來,兇如波濤的Yu望讓我看著何嫣然的眼神越來越不淡定。


  我激動的將她按在了辦公桌上,對著她高聳的豐盈,肆無忌憚的探了過去。


  “李貢你瘋了,這里可是教師辦公室。


  ”何嫣然憤怒的驚叫了一聲,如果不是害怕門口清潔的阿姨發現,恐怕一巴掌就打在我的臉上了。


  我也不知道我倒是不是受了刺激,我只知道,我太興奮了,那種激動的快感是100個片子都比不來的。


  何嫣然神色緊張的看著我,雙手護住自己的豐盈,眼神帶著絲懼怕,卻又露著微微的期待。


  鬼知道這個女人究竟是打算欲拒還迎,還是心里根本就在期待。


  我此刻的腦子里沒有一刻停留,也懶得思索。


  我的身子緊緊的壓在何嫣然曼妙凹凸的軀體上,扒開她的手,感受著她的發抖,在我掌心之下的顫栗,惶恐……我的手穿過她的連衣裙,摸到她的Xiong衣,何嫣然臉色一白。


  驚慌失措的看著辦公室的門口,似乎在擔憂會不會突然間闖進來人。


  那的思緒被絆住,我卻得到了更大的空間,盡管何嫣然還在臉色漲紅的躲閃著我的進攻,可是她的整個人都在慢慢的疲軟,逐漸的配合著我。


  當何嫣然的手輕輕的摟主我的后背,我激動的差一點直接噴射了出去。


  我知道她妥協了,凌亂的吻落在她的額頭上,唇瓣上,鎖骨上……一路向下,我眼睛炙熱的看著眼前的女人,恨不得一口一口的把她吞進肚子里。


  “小心!水,水要——”何嫣然感受到耳邊已經傾斜的茶杯,嬌軟的拳頭推拒著我的胸口。


  我微微的瞇起眼睛,看著身下臉色緋紅的女人,故作不解的問道。


  “哪里的水?多嗎?會不會把我給淹了?”何嫣然眨巴著眼睛看著我,似乎還沒有從我的話語里參透其中的奧妙,緊接著片刻功夫,整個人渾身都發起了熱。


  “討厭!”何嫣然含羞帶嗔的瞪 了我一眼,整個人卻更加貼合我的身子。


  我就知道,這種耐不住寂寞的女人,哪里有那么純情!有時候就是如此,即便是再風情的女人,也喜歡被男人呵護。


  曾經偷看過劉峰那不負責任的自己爽完就撂挑子不干的把戲,其實我嫉妒一半,心疼一半。


  甚至我暗暗的發誓,如果這個女人是我的,我就讓她每一天都爽上天!我們兩個人沉迷在一種緊張的奢靡里,她迷離的眼神,我緊繃的神經,在短暫的接觸下,竟然生出一絲偷情的快感。


  凌亂的腳步聲由遠及近的傳來,從一聲哨響之后,表示著課間操的結束。


  何嫣然整個人都慌了,掙扎的力氣更加的大了,渾身竭盡全力的在我身下扭動。


  “不,不可以,李貢!……會有人過來的!”何嫣然奮力的和我求饒,急切的推拒著我的靠近。


  “李貢,你聽我說,只要你松了我,等回家,回家你想怎么玩我都答應!”何嫣然似乎亂了陣腳,眼睛泛著水珠的對著我求饒。


  怎么樣都可以?確實是個不錯的決定!只不過,我怎么就不知道這個女人是不是又在耍我。


  再一再二,我要是再被耍一次怎么辦?這個女人明顯可信度不高,這種把戲也不是玩了一兩次了。


  我非但沒有把手推出去,反而更加用力的握住那團柔軟,在何嫣然嗚咽的聲音中,逐漸的加快我揉搓的速度。


  再說我才吃了一點的肉腥,怎么可能放棄。


  更何況這辦公室是個套間,她在小間的隔斷里,就算是辦公室里進來了人,也不一定知道。


  怎么就不可以了,難道她在電影院勾搭的時候,就沒有想到被人發現!我想都沒想的就拒絕了,這樣一個嬌滴滴的美人,此刻就在我的身下,并且她明明都已經答應我了,還是不讓動,我怎么可能受的住!可想而知,何嫣然的抗拒,換來了我一波更加強勢的進攻。


   “嗯……好舒服……”迷迷糊糊中,秦 曉曼感覺有一只手伸進了她的衣服,輕輕的、有節奏的游走著,讓她的身體一陣酥麻,舒服極了。


  身后,一具滾燙的身體緊緊的貼著她,她明顯能感覺到有一個東西貼在了她兩腿之間,讓她的身體也變得越來越炙熱。


  “ 老婆,我進來了哈……”突然,一道溫熱的氣息撲進秦曉曼的耳朵。


  同時,她的褲子也被慢慢往下拉。


  聽到這個聲音,秦曉曼心里一頓,猛的睜眼轉頭一看,躺在她身后的,居然是她的 姐夫周天浩!她今天剛到 表姐家,吃完晚飯,躺在沙發上做面膜的時候睡著了,還以為剛剛發生的事是在做那種夢, 沒想到居然是真的!“姐夫,不要,我是曉曼……”秦曉曼一手撕掉臉上的面膜,一手抓緊自己的褲子,一臉臊紅的小聲提醒道。


  “啊!?”秦曉曼身后的周天浩被驚的一個激靈。


  他剛剛出差回來,看到沙發上躺了一個人,身材跟她老婆差不多,穿的還是他老婆的睡衣。


  加上沒開燈,光線有些昏暗,他就下意識的以為這個人就是他老婆,所以脫了衣服褲子準備做點什么,沒想到搞錯了。


  “曉曼,對不起,我以為是你表姐躺在這里……”周天浩趕緊站起身,尷尬的解釋道。


  “沒,沒事……”秦曉曼雖然感覺很難為情,但這也不能怪姐夫。


  當她轉過身的時候,一下就驚呆了。


  因為周天浩身上什么都沒穿,一眼就看到了那個地方。


  這也太厲害了吧?!她是衛校畢業,學護理的,對人體很了解,周天浩那里直接讓她震驚了。


  周天浩 原本是打算趕緊轉過身穿上衣服褲子的,但是當他看到秦曉曼的時候,眼睛直接黏在秦曉曼的身上了。


  他一直知道秦曉曼很漂亮,但是他工作一直比較忙,跟秦曉曼也有很長時間沒見了,沒想到現在的她更漂亮了。


  今年十八歲的她膚若凝脂,五官精致,身材更是沒話說,即使穿的是睡衣,也(大炕上性經歷)完全遮掩不住她傲人的資本。


  想到自己的手剛剛在秦曉曼身上游走的手感,周天浩喉嚨一緊,一股暖流自小腹往下,讓他有一種想要撲倒秦曉曼的沖動。


  “曉曼,你姐呢?”周天浩發現秦曉曼正盯著自己那里看,心里竊喜不已,干脆也不回避她,直接當著她的面,慢慢的穿著衣服褲子。


  她既然想看,就讓她看個夠。


  說不定等她看的受不了了,兩人還能發生點什么。


  “她出去了,姐夫,我先回 房間了。


  ”秦曉曼沒想到自己居然會盯著一個男人那里看,回過神來之后,臉早就紅的要滴血了,趕緊轉移視線,起身往房間走去。


  雖然她知道不該看,但是她發現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眼睛的余光還是往周天浩身上看了一眼。


  周天浩將這一切看在眼里,嘴角勾起一絲壞笑。


  看來這個小丫頭也開始想男人了,自己可要想辦法好好滿足她一次,不能讓其他人搶了先機……秦曉曼近乎落荒而逃的跑回了自己房間,將門關上之后,用手壓住了自己瘋狂跳動的胸口,大口大口的喘著氣。


  剛才的畫面依然在她的腦海中回放,特別是周天浩的手觸碰她的身體的時候,給她帶來的那種舒服的感覺,讓她有點欲罷不能。


  腦子里越想,她的身體就越難受,最后忍不住躺在床上,學著周天浩剛剛的動作,自己的雙手,開始在身上慢慢游走。


  “怎么回事,不僅沒有他摸的這么舒服,好像還更難難受了……”過了一會兒了,秦曉曼有些不解,又有些失落。


  她沒有跟男人那個過,也完全沒有經驗。


  “不能再想了……”秦曉曼用手捂住自己的腦袋,趴在床上有些頹敗,甚至還有點后悔,剛才應該多看兩眼。


  她不知道的是,她這一系列的動作全都被站在窗口的周天浩給偷看到了。


  作為過來人,周天浩自然知道秦曉曼這是怎么回事,心里更加激動了。


  見秦曉曼停下來,周天浩躡手躡腳的回到了自己房間,然后沖著外面喊道:“曉曼,曉曼,你過來一下……”秦曉曼正難受呢,聽到姐夫喊她,以為有事,趕緊從床上爬了起來。


  “姐夫,你叫我?”秦曉曼走進了周天浩的房間,因為之前發生的事,所以有些害羞,聲音軟綿綿的,羞紅的臉頰帶著一絲嫵媚。


  周天浩看得吞了一口唾沫,裝作有些痛苦的指著自己的腿說:“小曼,你不是學護理的嗎?我前段時間傷了腿,現在有點痛,你能不能幫我按摩一下?”“傷到哪里了?不嚴重吧?”秦曉曼聽到周天浩受傷,有些緊張的問道。


  “就是大腿內側拉傷了,不是很嚴重,就是經常會痛。


  ”周天浩指著大腿說道。


  秦曉曼聽到大腿內側,原本有些不好意思。


  但是想到自己這次來城里是找工作的,還要在姐夫家住一段時間,又有些不好意思拒絕。


  而且自己學護理的,姐夫有傷痛,幫他按摩一下也是應該的。


  想到這里,秦曉曼便羞答答的點了點頭,用蚊子似的聲音“嗯”了一聲,乖巧的蹲在了周天浩的面前,輕輕的按了起來。


  秦曉曼此刻穿著睡衣,領口有點大,里面也沒有穿衣服,周天浩居高臨下,一低頭就看到了她前面的風景。


  好白!好大!周天浩不停的咽著口水,身體變得燥熱無比。


  而且,他此時只穿著一條寬松的短褲,秦曉曼溫熱的小手輕輕的貼著他的皮膚按摩著,那酥麻的感覺瞬間游遍了他的每一個細胞,以至于刺激到了那里,然后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產生了變化,直接把褲子給撐了起來……秦曉曼原本在專心的按摩著,但是周天浩那里反應實在是太大了,她想不發現都難,然后忍不住悄悄的看了一眼,直接從褲子的縫隙看到里面……此時開著燈,比之前看的更清晰了,似乎還有一股濃烈的男性氣息鋪面而來,讓秦曉曼的心也跟著亂了,情不自禁的咽了一下口水,甚至有一種想用手去摸一摸的沖動……察覺到秦曉曼的目光之后,周天浩竊喜的同時也害怕秦曉曼生氣,急忙解釋道:“對不起曉曼,我不是故意的,只是這幾年我跟你表姐工作忙,聚少離多,現在看你年輕漂亮,又幫我按摩,一時間便沒有控制住……”秦曉曼原本還有點生氣,但是聽到周天浩夸她年輕漂亮,那一點不開心也就沒有了。


  而且她是學醫的,自然知道男人有時候會情難自禁,所以更加釋然了。


  她有些嬌羞的點了點頭說:“我知道,姐夫,您現在感覺怎么樣了?”看到小丫頭這么好哄,周天浩又是一陣開心。


  “好多了,沒想到曉曼你長得漂亮,脾氣也這么好,還通情達理善解人意,被你這么一按,姐夫都舒服的不想起來了,你幫姐夫再按一按。


  ”秦曉曼看到姐夫反應劇烈的那里,其實有點不知道該不該繼續,畢竟他們的關系,加上這種氛圍,確實有點尷尬。


  但是周天浩都這么說了,她也就不好拒絕,輕輕的,嗯了一聲。


  只是按的時候,她眼睛總是忍不住偷偷的往周天浩撐那里看去,腦子里也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之前周天浩貼在她身上的感覺。


  慢慢的,她的呼吸變得急促起來。


  感受到秦曉曼的變化,周天浩臉上的笑容更甚。


  小姑娘就是小姑娘,想拿下來應該不難。


  沒多久,外面傳來了開門聲。


  “表姐回來了!”秦曉曼聽到聲音,神色一慌,馬上拿開放在周天浩大腿上的手,馬上準備出去。


  “等一下,先不要出去!”周天浩突然把秦曉曼叫住了。


  秦曉曼不明所以的轉頭看了周天浩一眼,只見他指了指自己的褲子,有些尷尬的說道:“你現在出去,讓你表姐看到不太好,要不你先到陽臺去躲一下吧。


  ”秦曉曼這才反應過來,要是讓表姐知道周天浩跟她呆在一個房間,還有了身體反應,肯定會產生誤會,到時候解都解釋不清。


  她也來不及多想,馬上就按周天浩說的,躲到了陽臺上。


  陽臺不大,簾子也沒拉嚴實,秦曉曼提心吊膽的躲在角落里,看到周天浩打開房門出去了。


  她原本以為姐夫會想辦法支開表姐讓自己離開的,可沒有想到他再次回到房間的時候,已經跟表姐抱在一起,動情的吻了起來。


  看到兩人越吻越激烈,還開始脫對方身上的衣服,秦曉曼突然有些緊張。


  難道表姐和姐夫要當著她的面做那種事?但是姐夫明明知道她在陽臺上啊。


  很快,房間里的兩個人衣服已經脫光了,秦曉曼看到姐夫用力的把表姐兩腿一分,狠狠的一個沖刺……隨即,表姐嘴里發出那種聽上去不知道是痛苦還是歡愉的聲音。


  秦曉曼在陽臺上看的目瞪口呆,雖然她知道不該看,但是對從沒看過這種畫面的她來說,此時的周天浩好像有一種魔力,把她所有的注意力都給吸引過去了。


  房間里的戰斗越來越激烈,秦曉曼看著看著,感覺體內好像有一團火在燃燒著她,難受極了。


  好像出于本能反應一般,秦曉曼把自己想象成了眼前被姐夫用力撞擊的表姐,想著想著,她感覺自己那里有東西……房間里,周天浩此時已經把他老婆想象成了秦曉曼,拼命的沖刺著,越沖越有勁。


  而且他知道秦曉曼很有可能在外面偷看,所以故意把跟他老婆結合的地方,暴露在秦曉曼的方向。


  他之前特意叫她老婆早點回來,就是想讓秦曉曼看這場好戲,自然要把最刺激的地方給她看。


  秦曉曼完全不知道眼前發生的一切都是周天浩故意的,她這會兒已經難受到了極點,兩條腿死命的夾著,來回摩擦著。


  似乎只有這樣,才能讓她身體的難受稍微緩解一點。


  她希望這樣的狀態趕緊結束,可讓她奔潰的是,周天浩居然堅持了一個多小時才完事。


  四十多歲的人了還這么持久,秦曉曼不由的開始有些羨慕自己的表姐了。


  等到表姐去浴室洗澡之后,秦曉曼為了不讓周天浩發現異樣,深吸了一口氣,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從陽臺走了出來。


  “姐夫,我先回去了!”秦曉曼點著頭,小聲說了一句,然后準備出去。


  但是此時周天浩并沒有穿衣服褲子,她又忍不住偷偷的往他身上看了一眼,發現他那里居然還屹立不倒。


  剛剛跟表姐歡快了一個多小時,現在還這么厲害,讓秦曉曼莫名的有些口干。


  不過她怕露餡,也沒多看,趕緊收回視線離開了。


  周天浩看到秦曉曼夾著腿走路,臉色也紅的厲害,那里的反應更強烈了,像是受到了召喚一般。


  他知道他現在這把火,只有秦曉曼能滅。


  回到房間里之后,秦曉曼迅速關上了門,脫掉褲子,躺在床上,迫不及待的把手伸向了那里……因為第一次做這種事情,秦曉曼嘗試了很多次,可還是不得要領,使得自己很狼狽,可那種難受的感覺依然還是在繼續。


  她覺得要是再這么下去,她肯定會瘋掉。


  “曉曼,開門。


  ”突然,外面傳來了周天浩的聲音。


  秦曉曼愣了一下,迅速的將褲子穿上,將房間門打開。


  “姐夫,怎么了?”經過剛剛發生的事,秦曉曼有點不知道該怎么面對周天浩,剛打開門小聲問了一句。


  周天浩自己推門走了進來,然后關上門,一臉愧疚的說道:“曉曼,剛才的事情抱歉了,我出差這么久,有點忍不住,剛剛被你表姐那么一挑逗,所以才做了那樣的事情,忘記了你還在里面。


  ”秦曉曼原本有些懷疑姐夫是故意的,但是看到他真摯慚愧的樣子,又覺得是自己想多了。


  畢竟那是表姐跟姐夫的房間,表姐要是想要,姐夫能不給嗎?“沒事的姐夫,我能理解。


  ”秦曉曼低著頭,有些不自然的回道。


  周天浩的主要目的并不是來解釋這件事,只是用這個借口來找秦曉曼而已。


  他一進房就房間里看了一下,剛好看到了秦曉曼情急之下沒來得及收起來的小褲褲。


  粉色的,只有巴掌大,上面還有卡通圖案,看起來小巧可愛,中間的地方明顯顏色有些深。


  果然動情了。


  秦曉曼因為害羞,并不敢對上周天浩的目光,意識到周天浩的目光有些不對的時候,才急忙回頭順著周天浩看著的地方看了過去。


  看到自己換下來的小褲褲時,她頓時羞紅了臉,顧不得回避周天浩,直接將小褲褲拿起來藏好。


  “姐……姐夫……我……”原本想要解釋一下的,可到嘴邊的話卻不知道如何開口,磕磕巴巴的除了叫姐夫之外,居然什么都說不出來了。


  周天浩被秦曉曼害羞的樣子給吸引了,越看越喜歡,恨不得直接上前將面前這個嬌俏的美人給摟在懷里。


  “是不是看到我跟你表姐那個,你難受了?”秦曉曼一下子愣住了,好半天才反應過來周天浩問這話是什么意思,頓時更不好意思了。


  秦曉曼不敢承認,紅著臉說:“姐夫你說什么呢,我不懂!”剛才她偷看表姐跟姐夫的事情要是讓姐夫知道的話那該多丟人呀。


  “傻丫頭,你是騙不來我的,姐夫是過來人,看你面色緋紅的樣子,姐夫就知道你做了什么。


  ”秦曉曼沒想到姐夫會這么說,一張臉頓時紅的滴血,恨不得找個地洞鉆進去。


  周天浩就是喜歡秦曉曼這種不諳世事單純的樣子,他害怕逼急了秦曉曼,說完之后又急忙安撫。


  “你別多想,姐夫問你其實也沒有別的意思,就是想提醒你,這種事情自己做對身體不好,你還是個姑娘家,要是讓別人知道的話,以后還怎么嫁人?”周天浩裝作一副很關心秦曉曼的樣子,讓秦曉曼剛才還有些擔心的內心變得暖洋洋的。


  “嗯,我知道,就是剛才有點難受罷了,以后我不會了!”
https://twccfdvgbhn.weebly.com/9415485.html
https://twfghtytjhn.weebly.com/3273248.html
https://twgagaqsefg.weebly.com/3422158.html
https://twghrwedfvrtggh.weebly.com/9308563.html
https://twhjsdffertf.weebly.com/9475574.html
https://twytyhgtrgh.weebly.com/9481822.html
https://twjhuiykhm.weebly.com/735375.html
https://twksfdnbihjsdr.weebly.com/445113.html
https://twghbnjuygfdc.weebly.com/3253123.html
https://twqaswqeds.weebly.com/6727887.html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