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estayhentai

fate stay hentai


我吓了个半死,电光石火间把脑袋缩到窗沿下面,急中生智来了几声猫叫。


  “野猫?滚!”田涛哥将信将疑楞了一下,而后抄起空酒瓶就朝窗外咂去。


  “咣!”酒瓶粉碎。


  “喵…….”我急忙边学猫叫边逃窜,还TMD故意把脚步声佯装成猫……“好险啊!”我一口气跑回家,一屁股坐到炕沿上。


  这事咋办?我拍打着脑袋,反复盘算着该怎样应付这事。


  说实话,我对借种这事自然是求之不得,能跟桂枝嫂子弄那事还让她大肚子,多好的事啊!可是回头一想,我又觉得不踏实。


  田涛哥分明是很在意别人耕种桂枝嫂子那片地,要不然也不可能想出在边上“督战”的法子来,而且听他那话的意思,他就压根没想真让我跟她鼓捣那事儿,呵,他是想让我“隔空”播种。


  而且,不管咋鼓捣,真要是下了种、生了娃,田涛哥会怎样对待孩子呢?会好好养活孩子么?会不会不管孩子健康不健康都掐死?我以后跟孩子怎么相处?他一辈子喊我叔?他一辈子跟姓田?还有,我跟桂枝嫂子以后会是怎样的关系呢?要么她为了避嫌而对我疏远,要么就是藕断丝连,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我跟她是不可能再这样相处了。


  越想越乱,越想越烦躁。


  本想“一醉解千愁”,于是我就着凉馒头喝了半瓶酒,然而一夜辗转反侧,我忍不住去想桂枝嫂子那诱人的 身子,忍不住去幻想如果可以下腿播种……傍天明的时候我才睡着,一觉醒来已经是九点多了。


  “ 简儿,还没起来?你昨个不是说缺一味药么?走, 上山挖去。


  ”我正洗着脸,冬 梅姐走了进来。


  “姐,还痛么?再给 揉揉……”我咧嘴 傻笑问道。


  冬梅姐不由得红起脸,嗔怪地瞪 了我一眼:“揉上瘾了?又想害得我……”她定是想说“尿炕”那事,瞧那骚成猴子屁股的窘状,嘿嘿。


  “爷爷说治病得坚持呢,可不能治一回就 停了,不管用呢,爷爷说得巩固……”我一本正经说着,凑过去伸手摸向她的小腹。


  “简儿啊,这病好治,可是…….哎,待会再跟你说吧。


  ”冬梅姐拨开我的手,苦涩地笑了笑。


  “姐,还哪里痛呢?胸口痛么?我给揉揉……”我只捞着摸了一把,那肯死心?又忍不住伸手过去,嘿嘿,这一次我直接袭向她前面。


  冬梅姐也没躲闪,任由我把手伸进领口,还配合地往前靠近了一步。


  “简儿啊,姐心里……难受,你要是不傻该多好啊!”她苦笑说着,眼里泛起了湿润。


  “不害臊,又哭咧。


  ”我傻笑道,用力捏搓那柔软。


  “走吧,待会……都给你。


  ”冬梅姐把我推开,到南屋拿出药娄。


  “冬梅姐这是……”我心里一阵窃喜。


  其实,压根就不缺药材,可既然冬梅姐一再“怂恿”我跟她上山,那就去呗!她是怕在家里按摩又被搅合黄了吧?大白天的也不能关门闭户“治疗”呀!“呀,冬梅这是跟傻简儿上山挖药去?家里谁不舒服?”路上,时不时有街坊问几句,不过也不会怀疑什么,因为原先他们找我爷爷看病的时候也会遇到少药的情况,爷爷都是打发我跟他们上山挖去—他们多挖点可以抵别的药费,所以都很乐意。


  天热得要命,这才爬都半山腰,冬梅姐就已经累得香汗淋漓,汗衫被湿透了,隐隐约约透出里面的景致,凹凸得让我口干舌燥厉害。


  “简儿,喘口气,那边凉快一会。


  ”冬梅姐拉着我朝那边树荫走去,恰好旁边就是片水潭,便找了个阴凉下的青石板坐下休息。


  “热咧,脱了,凉快呢!”我三把两把将汗衫脱了,而后一抬腿把短裤给蹬掉,就那么摇头晃脑赤果在她面前。


  “简儿……不害臊!”冬梅姐红着脸瞪了我一眼。


  她 目光直勾勾地盯着我那昂扬的旗杆,胸脯微微起伏,似乎还咽了几口唾沫。


  “姐,凉快呢,脱,洗澡…….”我傻笑着,弯腰伸手摸向她的衣扣。


  她是坐着,我这一弯腰不要紧,那活儿距离她的脸颊…….也就两个拳头的距离。


  “一股骚味,呸!”冬梅姐轻轻拍了它一下,惹得一阵活蹦乱跳晃悠。


  “痛……姐你坏,给我把牛子拍肿了。


  ”我哭丧着脸 说道


  冬梅姐被逗乐了,抿嘴摇头笑了笑,说:“真傻,肿了才能用呢。


  ”“不懂……”我装作茫然的摇摇头,用渴切的眼神望着她。


  我心想:就是不懂嘛,要不你给我讲解讲解怎么用法?嘿嘿。


  “简儿,姐要嫁人了。


  ”冬梅姐猛然收起了笑脸,眼圈又泛起湿润,用力咬着嘴角。


  “嫁人好,要生娃娃咧,有娃娃就有奶呢。


  ”我傻笑道。


  冬梅姐苦涩地摇摇头:“他……那里……有病。


  ”一听到这话,我忍不住楞了,心想:“这是啥节奏?冬梅姐男人也那里不顶用?这不是说……以后也得借种?”不对啊,冬梅姐分明还是完璧呀!她不可能试过那事儿啊!她怎么知道那谁不顶用?喔,听别人八卦的?“啥病啊?没事,过些天爷爷就回来了,能治呢。


  ”我试探来了一句。


  “他……”冬梅姐咬着嘴唇停顿了半晌,而后苦笑说:“就是……那地方烂了,脏病,听说他每次跑长途都去那种地方,不干净……”“擦!”我心里顿时暗骂起来。


  冬梅姐的未婚夫是跑长途的,就邻村那 杨国栋,家里情况不错,这些年买了辆箱货跑运输赚了不少钱,所以都说冬梅姐有福气,找了个好男人,这辈子吃穿不愁了。


  跑长途的司机去那种地方发泄一下也是常有的事,不用说这杨国栋定是常在河边走所以湿了鞋,一不小心中奖了,而且估计那病挺难缠。


  “咋同房?要是……”一想到这茬,我不由得焦急起来。


  冬梅姐嫁过去肯定要跟杨国栋办那事儿啊,头一次就带T?再说了,即便带T也未必保险啊!万一还得冬梅姐也染上那脏病,那她可就毁了!搞不好杨国栋还会倒打一耙,反过头来说她婚前不守妇道……可我没法把这些担心的话说出来,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而居然脑子抽风来了一句:“洗洗就不脏了。


  ”(啊啊啊好棒)“洗洗……”冬梅姐苦涩地抽搐了几下嘴角,无奈地摇头。


  是,对我这个“傻子”来说,再脏的东西洗洗也就干净了,可那东西……“简儿,你不知道,他……还有有些事,哎,我说不出口,也没法跟你说。


  ”冬梅姐叹息说道。


  “奥。


  ”我装作茫然地应了一句,脑子里飞快地盘算着该怎么帮她应对这事。


  “麻痹,这瘪犊子……”我心里反复唾沫着。


  杨国栋平时在外出车,一个月也回来不几天,所以我对他并不怎么熟悉,也没听说过他那些烂事,然而冬梅姐想必是托人仔细打听过、知道了他的老底。


  “不对啊,她家婶子、叔能同意?不知道?”我又猛然觉得不对劲。


  即便急着用那彩礼钱,冬梅姐她爹妈总不能把她往火坑里推吧?难道是冬梅姐是自个托人打听的?那人的身份还得保密不成?“算了,不说这些了,都是命,还能怎样?”冬梅姐抹了把眼泪。


  “姐,我不傻!”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一字一顿地说道。


  我顾不得许多,只知道不能眼睁睁看着冬梅姐往火坑里跳!我不是傻子,我要娶你!冬梅姐楞了一下,摇头笑笑说:“你啊,真……”她没把话说完,但意思很明确—只有傻子才一本正经地说自己不傻。


  “我就是不傻嘛,我……”我想证明自己不傻,然而情急之下居然脑子卡壳了,语无伦次。


  “行行行,姐知道你不傻,行了吧?”冬梅姐摆摆手打断了我的话,叹了口气,而后解起衣扣,抿嘴一笑说:“便宜了你个傻子吧,给了你也比便宜了他好,呵,他知道我是个敞口货肯定气坏了眼,离婚才好呢……”她解开衣扣,反手伸到背后把罩儿的挂钩拨开,而后将往上一提拉,瞬间释放出来。


  我望着那起伏的柔软,一阵眼晕,甚至感到大脑一片空白。


  很乱,很烦躁,又很茫然。


  我又想说“我不是傻子”,可话到嘴边又硬生生咽了回去。


  是的,我现在还不能说。


  我想起爷爷的嘱托,他让我再装一个月的傻子,现在算起来还有二十八天,我不敢去想如果我不听话会是怎样的后–爷爷说很多人都会因此没命,不仅是我。


  “还来得及……”我心里一遍遍地安慰自己。


  冬梅姐出嫁还要一个多月的时间,应该来还来得及,只要杨国栋这瘪犊子不提前强行要了她的身子就来得及。


  “傻了?来,给姐揉揉,姐胸口痛……”冬梅姐抬手在我眼前晃了晃。


  “奥,大馒头……还大咧,呃……不得劲呢,得躺下……”我傻笑比划着,示意冬梅姐躺下身子。


  嘿嘿,那样我不就可以找机会……然后……揉出了感觉,再就地法办、生米熟饭?我现在想的就是要立马要了她的身子!决不能让杨国栋那瘪犊子抢了先。


  而且,听冬梅姐刚才那话的意思,她本来就想给了我吧?这样的话我半推半就从了就行吧,对,继续装傻听她指挥就行了,淡定,没必要猴急。


  “简儿,你坐下啊,想硌死我?”冬梅姐努嘴说道。


  “喔,好着呢。


  ”我急忙一屁股坐到地上,情急之下也没扯过衣服垫着,就那么屁股蛋怼到青石板上。


  “滋……”青石板十分沁凉,我忍不住哼唧一声。


  “咋了?硌屁股?”冬梅姐关切问道。


  “凉快着呢,舒坦咧,这里也好受些了。


  ”我咧嘴傻笑,指了指那里。


  “傻,还有比这更舒坦的呢。


  ”冬梅姐挑了下媚眼,坐下身来,而后后仰躺到我的腿上。


  我小心脏瞬间突突乱跳起来,热血翻涌。


  我那里能清晰感受到她的鼻息,暖暖的,很撩拨,酥酥麻麻,就像风助火势似的,红得吓人。


  她闭着眼睛,脸色一片潮红,嘴角勾着,像是在笑,脸颊只要稍微一侧就能挨上……我望着她那微启的朱唇,憧憬着接触的亲密,幻想着她事后的大花脸。


  “揉揉……”我咽了口唾沫,哆嗦伸出手。


  当指尖碰触的那一刹那,我明显感觉到她在微微颤抖,好软,好弹……她花枝乱颤着柔软,惹得我恨不得一口将其吐下。


  “两个手啊,笨……”冬梅姐嗔怪地埋怨一声。


  “对着呢!”我傻笑回应,急忙分别用两手去忙活。


  “这……”我心里猛然楞了一下。


  因为我刚才指尖分明感觉到一丝微妙的变化,那分明是果实成熟的过程。


  “嗯……呃……”冬梅姐轻哼起来,身子微微起伏,配合着我的按摩动作。


  她猛然睁开了眼,盯着我那里,轻声笑道:“怪吓人呢,想想就痛……”嗨,她这是开始酝酿那事儿了?来感觉了?“姐,哪还痛呢?肚子痛么?揉揉……”我装作茫然地问着,一只手试探着往下按摩,摸向她的小腹。


  “嗯,肚子又有点疼。


  ”冬梅姐应了一声,又闭上眼睛。


  我佯装一本正经地按摩,心里却猴急地要死,我很想知道她那儿是不是有了反应。


  “不得劲……”我两指交错拨了一下,将她裤子纽扣揭开。


  “穴位,爷爷说得找准穴位呢。


  ”不等她反应过来,我一把就将手伸进了她那小内内—今天居然换了件粉红色的。


  “啊……”冬梅姐不自觉地扭晃了一下身子。


  “呸!”她鼻尖不小心碰到了我的那里,顿时“气急败坏”地睁开眼骂了我一句,还嗔怪地抬手拍打了几下。


  “又肿了,难受,淑琴婶子说得用女人的尿才能消肿呢,姐,咋办啊?给我尿点行么……”我憋住火气,哭丧着脸说道。


  冬梅姐噗嗤笑了,瞪了我一眼说:“傻呀?淑琴婶子那是骗你呢!”她话已出口,猛然又急忙改口:“不是,婶子没骗你,女人的尿是能消肿呢,可是……姐现在没憋着尿咋办?要不你忍一会?”“忍不了,难受,姐你骗我,我试着你尿了,瞧,你尿了呢!”  停了下来,他转过头去,看向远处另外一条偏僻的山路,刚刚他 看到了几个影子从那里快速冲过去,要是以前可能注意不到,随着修炼本源道经,视力也变好了。


    如果只是人的话,他不会注意,关键是看到了一个大 麻袋,以及他们鬼鬼祟祟的样子,林晓东心中升起一丝疑惑。


    朝着那着那个(女同学上课摸下面让我)方向走了过去,走过山的转角后,看到了三个人大汉,其中一个背着一个很大的麻袋,里面不知道装的什么。


    几人鬼鬼祟祟的,不时的往四周看,生怕被别人发现了。


    林晓东找个东西躲了起来,他觉得事情不太对,那几个人他认识,其中一个叫郭正明,是村子里的恶霸,有他出现的地方肯定没什么好事。


    想看看他们到底在干什么,林晓东悄悄地跟在他们的身后。


    一路尾随,林晓东小心的跟着他们,很快他们三个人就停了下来,看到四周没人,便进了不远处的屋子里。


    看到这个毛 房子,林晓东心中疑惑,这是光棍刘 老实,按道理刘老实不可能跟这些个恶霸混在一起呀。


    没有多想,林晓东立马靠近了过去,来到屋子外面,偷听里面的动静。


    本源道经就是好,五官全面增强,里面的细微动静都听的一清二楚。


    “咯,这是你要的货。


  ”这是郭正明的声音,似乎在谈生意一样的。


    “我看看,等下给你钱。


  ”刘老实的声音响起,声音中明显十分的激动。


    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刘老实的惊喜的一直感叹,好像十分的满意。


    林晓东听的疑惑,他们在交易什么东西。


    在屋子周围找了一圈,他找到一个窗户,虽然是关着的,但是通过细小的狭缝还是可以看到里面。


    目光看进屋子里,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了林晓东一跳。


    在那个麻袋里面,居然是一个人,还是一个女人,不过此时的她是被迷晕了,躺在地上,没有动静。


    看到这个,林晓东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感情这几个玩意在绑架贩卖人口呀,胆子真是不小。


    这刘老实取不到媳妇居然打起了这样地主意,还真看不出呀。


    刘老实看到麻袋里的女人,十分的满意,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材有身材,果断的把钱拿了出来。


    “给你。


  ”  郭正明兴奋的接过钱,摸了摸厚度,十分的满意。


    房子外的林晓东站了起来,一桩肮脏的交易就发生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今天他们运气不好,碰到他了。


    林晓东直接一脚踢开了紧锁的房子们,一步跨了进去。


    巨大的动静让屋子里面的几个人立马受惊了一样的看向门口,这可不是什么能见光的交易。


    “我说,你们几个做这么缺德的事,也不怕遭雷劈呀。


  ”林晓东看了一眼地上昏迷的 女子,说。


    看到林晓东一个人,郭正明三人对视了一眼。


    “跟你有关系吗?林晓东,你老老实实回去教你的书,少在这里多管闲事。


  ”郭正明语气不善的说:“最好他妈别给我多嘴。


  ”  笑了笑,林晓东说:“遵纪守法,人人有责,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可不要一错再错呀。


  ”  “赶紧滚,否则……”郭正明威胁道。


    郭正明挥了挥手,其他两个人将麻袋又拉了起来,想要放到里间去。


    林晓东踏前一步,但是立马被郭正明给拦了下来:“还不走?想要逞英雄?既然被你看见了,今天,你也别想走了。


  ”  郭正明眼神一狠,操着一个棍子,一棒子飞速的朝着林晓东砸了过去。


    刘老实在一旁还是很害怕的,这种事情被发现了,他是很慌的,看到郭正明下手打人了,更加的慌了,不知道怎么办。


    林晓东嘴角微微翘起,正好拿你们练练手,这些天修炼了本源道经,都还没机会发挥呢。


    看着迅速砸来的棍子,林晓东身体微微一偏,轻松的躲避了过去,紧接着反手就是一拳,打在郭正明的下巴上。


    下一刻,郭振明的嘴巴就悲剧了。


    林晓东虽然没有用全力,但是这一拳,直接把郭正明的下巴给打脱臼了,不仅如此,牙齿都掉了两颗,血一下子就流了出来,满嘴都是血,有些吓人。


    郭正明倒在了地上,双手捂住嘴巴,痛苦的呜咽叫着。


    看了看自己的拳头,林晓东有些惊讶。


    另两个没想到刚转身郭正明就倒了,赶紧放下麻袋,来到郭正明身边,扶起他。


    恰好在这个时候,麻袋突然自己动了,里面的女子醒了过来,自己挣扎着弄开了麻袋口,林晓东看到了。


    此时,郭正明仇恨的目光看着林晓东,让他们两个一起上。


    两人对视一眼,毫不犹豫的冲了过去,两人同时夹击, 一般人不可能挡的过。


    可林晓东不是一般人呀,他根本就不躲,轻松的接住了他们两人的拳头,并且抓住,轻轻一捏,两声惨叫声立马在屋子里响了起来。


    “啊啊”  刚挣脱开麻袋的女子看到这么暴力的一幕,顿时惊呼出声,惊恐的看着自己周围的环境,不知所措。


    解决了这两货,林晓东目光再次看向郭正明。


    郭正明惊呆了,看怪物一样的看着林晓东,这什么战斗力。


    见林晓东的目光看过来,郭正明有些害怕的后退了两步。


    郭正明忽然看到了在他旁边惊呼的女子,都顾不上疼痛的下巴了,从后腰抽出了一把小刀,一步跨到了她的身边,把刀架在了女子的脖子上。


    “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可就杀了她。


  ”郭正明色厉内荏的威胁道。


    女子又是一声惊叫,脸上充满了惊恐和迷茫,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这么被一把刀架在了脖子上。


    林晓东顿了顿,停了下来,看了女子一眼,虽然他觉得郭正明不敢这么轻易的杀人,但是万一急了,所以他也不敢贸然行动,害了别人。


    女子看向林晓东,刚刚这个男人的战斗力她看到了,所以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了。


    “郭正明,别一错再错了,要是杀了人,你这辈子就完了。


  ”林晓东站在原地,苦口婆心。


    郭正明才不管这些呢,看到林晓东不敢动了,内心慢慢地恢复了原本的狠心,刀锋在女子的脖子上比划了两下。


    “你别动,要是敢动,我立马杀了她。


  ”  他的两个手下站了起来,在郭正明的示意下抓住了林晓东的双手,林晓东面不改色的一动不动,任由他们摆布。


    挑了挑眉,林晓东看到郭正明后面惊慌的一句话都不敢说的刘老实,突然说道:“喂,刘老实,你想要干什么?”  听到他的话,郭正明立马警惕的看向身后。


    在郭正明转头的一刹那,林晓东嘴角微微翘起,双手双脚瞬间发力,一下子甩开了钳制住他的两个人,下个瞬间出现在了郭正明的面前。


    意识到别骗,郭正明就想要动刀,但是已经晚了,林晓东抓住了他的手腕,用力一掰,刀就掉落在了地上,另一只手搂住女子纤细柔软的腰肢,带到自己的身边。


    没想到郭正明的反应相当的快,另一只手居然抓住了掉落的刀刃,往上一挑,直逼他的心脏。


    还好林晓东的反应快,躲开了,不过依旧划伤了手臂,吃痛的一脚踹在郭正明的身上,没有留手的一脚直接将郭正明踹出老远,砸在墙上,站都站不起来了。


    “妈的。


  ”林晓东暗骂一声,太大意了,身手还有待提升。


    女子惊慌中抱紧了林晓东,当站稳了之后,才有些后怕的睁开了眼,看到了现在的情况。


    郭正明的两个手下跑到他身边,扶都扶不起,他感觉身体都要裂开了:这特么什么怪力。


    “给我滚。


  ”林晓东冷声道,既然女子没事了,他也没必要和郭正明他们计较,在这么个偏僻的村子里,报警是没用的,警察来黄瓜菜都凉了。


    郭正明的两个手下背着他赶紧跑了。


    他们走了之后,林晓东放开了怀中的女子,看着自己流血的手臂,伤口还挺深的。


    “你受伤了。


  ”女子情绪稳定了下来,看到林晓东的伤口,主动上来要帮他包扎。


    没绷带?女子把自己的裙摆给撕了,她的裙子材质很好,比绷带强多了。


    止血后包扎后,女子笑着说:“好了。


  ”  之前还没仔细看,现在近距离观察下,林晓东发现这女子确实挺漂亮的,笑起来格外好看。


    “谢了。


  ”林晓东说。


    “我还没谢谢你呢,要不是你,我都不知道我现在会被怎么样了。


  ”女子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有些后怕的说。


    林晓东笑了笑,没有说什么,而是看向了刘老实。


    刘老实一看到林晓东的目光,整个人向受到了惊吓一样的,整个人都弹了一下,颤抖着说:“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我不该受郭正明的蛊惑,求你不要打我。


  ”  这突然的反应,让林晓东都呆了一下,和女子对视一眼,笑出声来。


    没有和刘老实计较,林晓东和她离开了这个地方,林晓东带着她去学校了。


    “看你的样子,你也不像是这附近的人,你怎么会被刚刚那群家伙给绑架了。


  ”  路上,林晓东问女子,看她的打扮,就知道是城里的人,虽然他对那些名牌什么的不怎么了解,但是从这女子的裙子的材质就知道这衣服不便宜,还有身上的气质,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闻言,女子顿了一下,随后笑了笑,说:“这件事说来话长,反正就是被人陷害了,不过我命还算好。


  ”  林晓东耸了耸肩,既然人家不愿意说,他也不会追问到底。


    “对了,我叫钱 思妍


  ”女子笑着对林晓东伸出了手,这是主动示好的意思。


    “林晓东。


  ”握了握钱思妍细腻的小手,林晓东忍不住多看了她两眼。


    说真的,在农村好久都没看到过这么有气质好看的女人了。


    “你看着也不像是农村人呀。


  ”钱思妍仔细的打量了林晓东两眼后,看到他惊讶的目光后,就知道猜对了,笑着说:“我看人很准的。


  ”  “不想待在那个地方了,换一个环境。


  ”林晓东想起那些事,深吸了一口气。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作者: 爱之谷官方商城
版权所有。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及本声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