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都宮 紫苑 無碼

宇都宮 紫苑 無碼


“醫生說……挺好的,沒有問題。


  ”我語氣有些急促,幽怨的回頭瞄了眼醫生,感受著他的動靜,渾身變的更加燥熱起來,因為這種刺激感是我從來沒有感受過的。


  “我剛開完會,你多等我一下,再忙完手頭這點事情過去接你。


  ”“好。


  ”我就連忙掛了電話,扭身推開醫生,想要去責罵他,只是 看著他那嘴角浮動的笑容,卻又不知道說什么。


  而且本來自己內心就有著一股渴望。


  我甚至想著主動去擁抱他,只是想到老公剛才關切的問候,心里又有著一股深深的譴責感。


  “我老公來接我了,我先走了。


  ”我慌亂的說了一句,不敢再去看醫生。


  我怕再多看一眼,就會受不住。


  韓思妤,你怎么能做出這種事情!出了醫院,我攔下一部計程車,剛剛坐下,羞恥的眼淚便止不住涌出。


  為什么沒有抵抗?還有什么臉面對愛我的老公?就這樣出軌了,怎么能這樣?出租車司機見我哭了,丟來一包紙巾。


  “姑娘,別哭,看你長得這么好看,就算被 男人拋棄了,也別太當回事,喜歡你的人一定還多著呢!”司機的好意很貼心,他一定是想安慰我,卻猜錯了緣由。


  也是,誰會想到一個孕婦,挺著肚子還能做出那種不知廉恥的事情呢!“謝謝你。


  ”我擦干眼淚,努力牽起嘴角笑笑。


  “這就對了,笑起來更好看!姑娘看上去還小,沒畢業吧!”司機笑著 說道


  我看上去又那么小嗎?聽到這樣的問題,心里很開心,畢竟每個 女人都希望青春永駐,容顏不老。


  “ 我已經結婚了……”司機聽到我的回答,專門轉過頭,快速看我兩眼才回過頭。


  “哈,結婚了!看上去跟高中生似的。


  是不是你老公在外面做壞事了?有你這么漂亮的 老婆他還敢在外面偷吃?真是該死!”被司機這么一說,心里更加愧疚了。


  我老公什么都沒做,是我,是我做了羞恥的事情。


  心里默念著,這個秘密,就讓它沉在心底,不要讓任何人知道!如果時間可以重來,我一定會恪守自己的行為,管住不知廉恥的想法!我沒有再說話,默默低下頭。


  “到了!姑娘,別難過了,多笑笑才好看!快回家去吧!”司機熱情的看著我。


  “謝謝您!”付過錢,我逃也似的回到家。


  一進門趕緊將 衣服脫下,全部丟進洗衣機,走進浴室,想要將臟污的 東西和記憶全部沖洗干凈。


  冰冷的水將全身澆透,靈魂得到凈化般,終于 變得平靜下來。


  鏡子里的我,順滑的線條,膨脹的松軟。


  肚子大的很突兀,自從懷孕以來, 身體變得異常豐滿,整個人都變得不一樣, 尤其是莫名的渴望,不停的沖擊我的底線。


  電話鈴聲忽然響起,我拿起一條浴巾胡亂裹住,去接聽電話,看到來電人是老公。


  我一下就慌了,忐忑的接起電話。


  “老婆,我到醫院了,你在哪?”我心里一震,竟然慌亂的忘記告訴他。


  “我已經回家了。


  ”“不是說好來接你嗎?怎么自己就回去了……”“剛才有點不舒服,就趕緊回來了。


  ”我撒了個小慌,連忙說道。


  “不舒服?現在怎么樣?你在家等我……我馬上回去!”老公焦急的掛了電話。


  面對老公,有太多的愧疚,尤其是看到他的時候,內心不斷翻騰,負罪感強烈到極點,不敢看他的眼睛。


  之后的幾天,我都在努力的忘記不快樂的事情,竭力的做好 妻子的角色。


  周末約好和老公一起看電影,他臨時有事,匆匆趕回公司。


  以前的話,我一定會發脾氣生悶氣,這次我只是微微一笑,叮囑他注意安全,便一個人回到家。


  對我而言,這也算是一種彌補吧。


  一個人空落落的坐在客廳,寂寞的不像話,結婚以后,有了自己的生活,便很少跟以前的朋友聯系,慢慢的開始疏遠。


  最親密的閨蜜去了國外進修,現在想找個可以逛街的朋友都沒有。


  百無寂寥的窩在沙發里,身體空洞的令人難以忍受,腦海中又回想起那天的畫面。


  身體的膨脹感突然襲來。


  胸口漲的有些痛,我自己伸手往上,我 閉著眼睛,兩手在身上抓著,回想著那日感受的快樂,強烈的感覺更加猛烈的襲來。


  我干脆躺在了沙發上,閉著眼睛,快速的活動起來。


  輕輕的 按壓令身體飄飄欲仙,我竟然想著醫生,閉著眼睛輕哼起來,一波波的快樂拍打著寂寥的靈魂,填補著內心的空洞。


  他溫熱的手掌,輕輕的呼吸,熾熱的眼神,令我無比的興奮。


  快感擴散到每條神經,不由的加快手中的速度,呼吸隨著舒服漸漸加重,肆無忌憚的輕吟著,想要達到更刺激的巔峰。


  好想要,我想著醫生那個令人怦然心動的身子,身體扭動起來。


  還差一點,還要再刺激一點!手胡亂的在身上動作著,發痛的另類快感好似一股電流傳遍全身。


  “嗯……還要…”我臆想著,口中叫喊著,快樂的想要飛起來。


  “咔嚓!”門外發出了動靜。


  我趕快停下了手中的動作,慌忙將衣服整理好,向大門的方向看去。


  老公怎么這么快回來了?剛才馬上就要來了,就差一點點,好難受。


  殊不知上衣被泌出的奶水弄出了印記,白色的衣服十分顯眼。


  門開了,進來的人是 沐恒


  老公的親弟弟。


  我的心一下就慌了,這……剛才我的聲音很大,是不是被聽到了?臉上一陣滾燙,紅到耳根。


  “ 嫂子,我哥給我鑰匙,讓我先過來……”沐恒羞澀又遲疑的說道。


  他的臉突然變得通紅,死死的盯著我的上衣。


  我這才低下頭,發現身前的兩團污漬,不由頭皮發麻,恨不得找個地縫鉆下去。


  一時間,空氣尷尬的似乎都凝固了。


  沐恒的臉頰通紅,顯然他已經不是之前的小毛孩了。


  “我去 換下衣服,你先坐一會。


  ”我連忙跑回臥室。


  再出來的時候,沐恒安靜的坐在客廳,臉色也恢復了正常,見我出來便笑盈盈的看著我。


  “嫂子,我以為家里沒人,就進來了,是不是打擾到你了?”沐恒笑起來的樣子很陽光,眉眼和沐遠有些相像,很是帥氣。


  青澀多一些,眼睛里都是剔透的純潔。


  “不會,就當在自己家,我幫你把(大炕上性經歷)行李拿到房間去。


  ”沐恒連忙站起來,我畢竟身懷六甲,他很貼心的搶先我一步拿起行李箱。


  “嫂子,我來!”我問了問沐恒的學習情況,又隨便和他聊了幾句家常,之前緊張的感覺這才漸漸消退。


  收拾完房間,沐恒的后背上都被汗浸濕了。


  十八歲的男孩身上特有的味道傳來,好像把人拉進了青春的花季。


  “嫂子,我去洗澡。


  ”“好,我去給你拿新毛巾。


  ”沐恒已經先去了浴室,這時我才想起,還有衣服在浴室的臟衣簍里,里面有我的貼身衣物,還有……剛才換下滿是羞人污漬的臟衣服。


  尤其是昨天換下的底褲,我的腦袋一下就炸了。


  早知道就提前洗了……心里一團亂麻!浴室傳來“嘩嘩”的水流聲,也蓋不住我心里的壓抑,我在客廳不安的走來走去,想著他一出來,我就趕緊去把衣服洗了。


  “嫂子,幫我拿下毛巾吧!”沐恒的聲音響起。


  “好,這就來!”沐恒從浴室的門縫中伸出一只手。


  我不小心瞄到了他的身體曲線,神經一下子被繃緊,心里不停跳躍,慌亂的不像話,手也變得顫抖,遞過去的毛巾還沒交到他手上,就掉在了地上。


  “啊……”我驚呼一聲,身上發脹的感覺又來了,心尖說不出的難受。


  沐恒見毛巾掉了,笑道,“嫂子,我自己來。


  ”他蹲下去揀毛巾的時候,門縫又開大了些,可以看到熱蒸汽中,一具充滿荷爾蒙的男性身軀,我臉上一紅,連忙走開了。


  十八歲的男生已經和成年男人沒有太大的區別了,毛茸茸的小胡子,健壯的身體,年輕的肌膚,讓人看了無法忘懷。


  窒息的緊張感,纏繞著我的靈魂。


  終于,沐恒從里面出來,我整理好心情,若無其事的迎了上去。


  “我去洗衣服,剛才你換下的衣服,我也一起洗了吧0。


  ”“那就辛苦嫂子,我放在衣簍了!”沐恒心情不錯,哼著小曲回了房間。


  我幾乎是沖進浴室,生怕被人發覺臟衣簍里的秘密。


  沐恒的衣服扔在里面,還有他換下的底褲,內側有異樣東西的痕跡,看的我面紅耳赤。


  咦?我的衣服……底褲在最上面,好像被人翻過了似的,難道沐恒動了它?連絲襪上都沾上了不一樣的東西,他動過了這些嗎?我不敢再繼續往下想,將衣服分好類一股腦丟進洗衣機。


  電影里出現的情節,再次上腦,亂七八糟的畫面被放大擴散。


  這時我一抬頭,發現沐恒就在浴室門口,正看著我,眼睛里充滿神秘的色彩。


  “嫂子,我想看看有什么需要幫忙的?”沐恒一笑,露出兩顆小虎牙。


  “沒有沒有,我已經快弄好了,別管了。


  ”我低下頭,不敢再看他的眼睛。


  空氣里充斥著奇怪的味道。


  他已經向我走近,將我手里的衣服拿走。


  緊張的心一下凝固,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只能呆呆的看著他。


  “嫂子,我的衣服得手洗,可是我不會……”沐恒俯視著我的視線,移到了身前的臃腫上,透過衣領什么都可以看見。


  我趕緊站起來,“沒事,我來洗,你快回去吧,這里地方小,咱倆怪擠的。


  ”沐恒沒有走,一只手放在了我的肚子上。


  身體頓時凝固,陌生的手掌引起毛嗖嗖的觸感,一股熱浪拍打在小腹。


  渴望立刻高漲,難捱的躁動席卷而來,我的呼吸變得急促不安。


  面對正在上大學的小叔子,我不知道應該用怎樣的思緒,他說到底也是個 孩子!不可能不可能!“沐恒,你要做什么……”我顫栗的問道。


  沐恒眼中的純凈依然沒變,“嫂子,我就是想看看我的小侄子,我馬上就可以做小叔了!”我舒了口氣。


  原來是我想歪了,沐恒還是個孩子,怎么能用那種角度去看人呢!這時門鈴響起來,他才放過我,興高采烈的去開門。


  “哥,你回來了!嫂子已經幫我收拾好房間了!”小叔子的到來太突然了,讓我措手不及,之后我便注意很多,避免這些事情。


  早上我們一起吃早飯,各自去上班上學。


  沐恒的學校離家很近,步行十分鐘就能到,我們便順路走一段,我再去步行去上班。


  有時沐遠會叫我們出去吃晚飯,更多的是我在家里做好等他們回來,就這樣相安無事兩周,相處的很順利,家里的氣氛也活躍起來。


   她猶豫著,可是看著 老錢真誠認真的臉,她還是緩緩的將雙腿慢慢向兩側分開,接著那迷人讓老錢癡迷的風景一點點的從縫隙中顯現出來……這展開的風景頓時就讓老錢吞了口唾沫,他深呼一口氣,把另一只閑著的手顫顫巍巍的朝 會陰穴按去。


  老錢提出要按壓會陰穴和玉泉穴并不只是為了不軌的想法,其實會陰穴和玉泉穴作為人體的兩大重要穴位,按摩會有對 趙雪身體有很大的好處。


  當然這個部位敏感,按壓后會引起女性一些生理上的反應。


  “唔……”隨著老錢手指朝會陰穴按去,一直緊張等待的趙雪在老錢碰到會陰穴的那一刻,整個身體開始顫抖,雙腿情不自已的本能的夾緊,大腿細膩的肌膚緊緊夾住的觸感,讓老錢大呼過癮。


  “ 錢叔,慢,慢點,這地方太那個了,慢點按,太快了,我怕……我受不了。


  ”雖然趙雪在最后改口了,可是老錢知道她說的怕受不了究竟是什么意思,女人這個部位很敏感,剮剮蹭蹭就有可能得到意想不到的成果。


  或許是因為緊張,或許是很久沒有和老公進行房事了,只是被老錢按壓了幾下,老錢就覺得趙雪某處有些……這個發現讓老錢大口吞咽著唾沫,燈光下他隱隱能夠看到些波光,心中那股刻意壓著的邪火騰騰的再次燃燒起來。


  “ 小雪,錢叔問你個問題,你要老實回答,這關系到對于你的治療。


  ”老錢怕趙雪不好意思回答,特意編了個借口。


  “唔……錢叔,你,你問吧。


  ”老錢雖然和趙雪說著話,可是他手上的動作卻沒有停,仍然是一下一下按壓在會陰穴上,而且趙雪發現,這時候的頻率明顯比剛開始的要快了幾分,讓她覺得渾身舒坦的不行。


  “那錢叔可就問了哈。


  你告訴錢叔,你這里為什么反應那么強烈,我才剛按壓了幾下你就渾身顫抖,雙腿用力夾緊了,這和別的已婚女人不同,她們可都是按壓好幾分鐘才可能有感覺的,你怎么這么快?”老錢問完滿臉期待的盯著趙雪,而趙雪在聽到這個問題后,本來舒服的快要睜不開的眼睛一下子睜開了。


  她臉上的朝紅更濃了,眼神迷離又幽怨,似乎有什么難言之隱,大約停了半分鐘,趙雪的聲音才斷斷續續的傳來。


  “錢叔,不怕你笑話,我和老公已經好久沒那個過了,這地方好久沒受到過刺激了,別說是一個大男人按壓了,就是平時我偷偷自己碰一下,都能讓我夾緊雙腿……”趙雪說著臉上的紅都要滴出水來,一雙眼睛再也不敢看老錢。


  “原來這樣啊,小雪,錢叔又不是小孩子,對于男女那些事錢叔作為過來人還是知道的,我這只是問一問好了解一下這患處情況,小雪你別緊張,放松點,再按幾下,就不按了這里了。


  ”老錢說著心里大定,暗道對付一個大半年沒有過那種體驗的已婚婦女老錢還是有把握的。


  已婚婦女和雛女是有區別的,雛女從來沒體會過那種沖上巔峰的快樂,所以想象不到那種快樂到底多么迷人。


  可是已婚婦女早就體會過男女之間真正的快樂,她們知道那份快樂究竟有多么的誘人,所以在沒有的時候,她們想,只要稍加引導她們就會上鉤。


  老錢的手時快時慢,時深時淺,原本還有力氣半仰著頭盯著老錢動作的趙雪除了哼哼唧唧以及時不時夾緊雙腿外,再也沒有其他的動作了。


  “唔……錢叔,慢點,我現在渾身沒勁,你這按壓的太快,比我老公……”趙雪神情迷亂,說話漸漸的不經過大腦,不過在說出她和老公做那事之前還是及時住口了。


  可是老錢怎么可能放過這個引誘她的話茬呢,趕緊接過來說道。


  “你老公怎么了?”老錢覺得自己已經徹底的淪陷了,徹底的變成了壞蛋大灰狼,這也不怪(女同學和我在教室做爰)他,屬實是他和趙雪接觸的太深了。


  他和趙雪此時的場景恐怕只有夫妻間才會出現吧。


  “我老公,啊……沒,沒什么。


  啊……錢叔,停,我……啊……”老錢沒想到趙雪那里反應居然那么大,趙雪的話還沒說完,老錢就覺得趙雪雙腿上傳來一陣大力,幾乎要將他的雙手給夾斷。


  我的天,趙雪這,竟然這樣就……到了嗎?老錢揣著明白裝糊涂,看著趙雪不停顫抖的身體說道。


  “小雪,你,你咋了?可別嚇我。


  ”短暫又急促的顫抖后,趙雪眼神中透著一絲渴望,猶豫不決的看著老錢,而后眼睛轉向被自己雙腿緊緊夾著的雙手,聲音弱如蚊蠅道。


  “錢,錢叔,夾疼你了吧?”老錢看著趙雪舒適過后通紅的小臉,滿臉迷茫的問道,“小雪,我不疼,倒是你咋了?這臉咋這么紅呢?”聽著老錢的追問,趙雪原本就紅透了小臉,更加紅潤了,她心里不停抱怨,都怪錢叔這個家伙,哪有一個勁按壓女人那里的呀,一直按能不高……到了嘛,這個老男人。


  老錢的問話雖然讓趙雪感到羞惱,但是她卻發現自己并不反感老錢剛才對自己的刺激,而且也不知怎么的鬼使神差的她的眼睛竟然往老錢褲子上看了一眼。


  就這一眼趙雪嚇了一跳,那地方竟然比一開始又大了一倍,這下就算是不放出來,也比自己老公的大了一圈。


  她不知道的是,剛才她不停的顫抖的時候,哼哼唧唧的叫聲,讓本就對她心懷鬼胎的老錢差點把持不住了。


  經過老錢的按壓,讓趙雪竟然來了感覺,而且對老錢竟然有了幾分企圖。


  她迷茫卻又忐忑的看著老錢,猶豫了半天才軟綿綿的開口道。


  “錢叔你,你褲子是怎么回事?”聽著趙雪的話,老錢猛地低頭,接著就看到自己那要上天的褲子,嚇得趕緊用手按了按,媽的,這壞家伙怎么這么沉不住氣,可不能把趙雪嚇到了。


  他將部位藏好,而后擔心的抬頭正要和趙雪解釋的時候,就看到趙雪眼神炙熱的看著自己,他心頭一跳,感受到了她的渴望。


  這渴望的神色讓趙雪暈紅的小臉顯的更加的嬌媚,老錢不由的看癡。


  他慢慢的俯下身,試探性的在趙雪的唇邊,輕輕地親了一下,見她沒有反感,便大膽地親在了上面,頓時一股綿軟香甜的感覺就彌漫在老錢的嘴里。


  趙雪只是睜開眼睛看了一眼在自己嘴邊不斷索取的老錢,隨即又把眼睛閉上了。


  趙雪其實對于老錢的親吻還是有點抗拒的,所以她緊閉著牙關,不讓老錢的舌頭有乘虛而入的機會。


  老錢也不著急,只是在趙雪的嘴唇上慢慢的摩挲著,但那只不規矩的大手,則是順著趙雪柔滑的大腿慢慢往上,再次來到了趙雪的私密之處。


  感覺到那里依舊是濕潤的狀態,老錢的手指頭,一下子就滑進了那神秘的洞口里。


  “啊!”被老錢這樣突然襲擊,趙雪終于是無法繼續緊閉著自己的嘴唇,喊出了聲音。


  就這樣,趙雪的上下路便一齊失守,只得任由老錢進行探索。


  “你是我的小呀小蘋果,怎么愛你都不嫌多……”可正當老錢準備更進一步索取趙雪的時候,一首筷子兄弟的《小蘋果》響了起來。


  這個手機鈴聲一響,頓時就把纏綿悱惻的兩個人嚇得愣住了。


  趙雪想起這應該是自家老公忙完之后打開的晚安電話。


  于是她連忙推開老錢,快速爬起,拿起床頭柜上的手機,別有深意地掃了老錢一眼。


  老錢知趣地坐在一旁,不敢發出任何聲響。


  “喂,老公!”趙雪看著老錢,聲音輕顫著。


  看著趙雪此時臉上的紅暈依舊沒有散去,還是一副嬌羞的模樣,老錢的腦海中突然閃過一絲惡趣味,他慢慢的朝正在打電話的趙雪爬了過去。


  “我,我也想你了,老公!”趙雪見老錢爬到她的身邊,嚇得聲音都變了聲調。


  “老婆,你怎么了?聲音怎么不對?”李建問道。


  “沒有,這幾天嗓子不舒服。


  老公,我想你了,你什么時候回來呀?”趙雪嬌聲道。


  “應該快回去了!寶貝,哪里想老公了?”電話那頭,李建壞笑著說道。


  “討厭,你說呢!”趙雪撒嬌的聲音簡直能麻死人,老錢聽后感覺身體一顫,仿佛被電到一般。


  “那怎么辦呀,我又回不去,要不自己按摩一下,等我回去后再給你按摩,好嗎?”趁著他們說話的時候,老錢的把手伸了過去,握住了趙雪的兩團柔軟。


  趙雪被老錢的動作嚇了一跳,臉色蒼白,不過隨即閉上了眼睛,若無其事地繼續打著電話,“嗯,老公,我等你回來給我按摩!”“老婆,我愛你,我這還有事,先掛了,晚安喲。


  ”說完,李建掛掉了電話。


  電話一停,趙雪就睜開了眼睛,快速向床里躲去,慌張地看著我,顫顫巔巔地說:“錢叔,你看時間不早了,你回去吧,我想睡覺了。


  ”此時的趙雪已經完全從剛才的情欲中清醒了過來,一想到剛才自己和老錢居然都那樣了,整個人是羞的不行。


  老錢一看趙雪的動作,便知道今晚肯定沒戲了,于是便跳下床換上了自己的衣服,沖趙雪打了聲招呼,便失落的離開了趙雪的家。


  回到家后,老錢又一次的失眠了。


  因為有了上次那樣的接觸,老錢開始主動跟趙雪聯系,可是整整一個星期,無論是給趙雪發短信還是去趙雪家敲門,趙雪都不在回應老錢。


  老錢就這樣失魂落魄的過了一個星期。


  但是一天傍晚,趙雪卻突然主動地敲響老錢家的門。


  “錢叔,快開門呀!”趙雪抱著孩子焦急地拍著門。


  老錢連忙打開門,掃了眼她后,把目光定在了孩子身上。


  “這是怎么了?”老錢接過孩子,在他的額頭摸了下,很燙手,頓時便明白了什么情況。


  “孩子高燒,跟我去診所。


  ”老錢抱著孩子率先向電梯沖去。


  “錢叔,我回去換身衣服。


  ”趙雪慌張地說道。


  老錢沒有理她,抱著孩子下了電梯后,往診所跑去。


  到了診所,給孩子量了下體溫,38度9。


  老錢急忙跑到處置室,找了些酒精和采血棉。


  這時,趙雪也趕了過來,“錢叔,孩子沒事吧?”老錢看了一眼趙雪,氣憤地說道:“怎么可能沒事,你干什么去了?孩子燒成這樣都不知道,38度9,你趕緊去西藥柜兒科藥拿盒對乙酰氨基酚過來。


  ”老錢拿著紗布沾著兌好酒精水,反復給孩子做著物理降溫,重新量了下體溫后,37度2,老錢這次如負重擔的癱坐在了椅子上,大口地喘著氣。


  趙雪看見老錢的樣子,知道孩子已經沒事,突然一下子上前抱住了老錢。


  “謝謝您,錢叔,如果沒有您,我真得不知道怎么辦了。


  ”“起來吧,孩子沒事了,走吧,回家!”老錢安慰地說道。


  趙雪立刻從老錢的懷里爬了起來,臉色潮紅,羞澀地看著老錢,抱起孩子跟著老錢往家走去。


  回到她家后,孩子已經睡著了。


  老錢便和趙雪交待一些注意事項,但一股突然尿意襲來。


  “小雪,我回家一趟,一會再來!”趙雪看著老錢局促的樣子,大概猜出老錢要干什么了。


  于是她指了指自己房間里的衛生間,沖老錢微微一笑。


  老錢則尷尬地看了一眼她后,也沒推辭,向著衛生間走去。


  進入衛生間后,冷不防看到旁邊臟衣服簍里有一條肉色的底褲,老錢頓時就回想起那晚的風格,忍不住的拿了起來。


  感受到那特有的氣息,老錢呼吸一下變得有些急促。


  鼻孔中一熱,一股殷紅的熱流直接淌了出來。


  老錢萬萬沒想到自己還能流鼻血,剛準備動手情,就聽到趙雪在門口敲門,“錢叔,你好了嗎?我要給孩子拿個尿不濕?”“馬上就好!”老錢趕緊把內褲放回去,硬著頭皮走出來,祈禱著她洗衣服時不要翻看,直接扔進洗衣機。


  “小雪,我就先回去了!”“嗯,晚安!錢叔!”回到家躺在床上,老錢卻遲遲無法入睡,總是擔心趙雪發現內褲上自己的杰作,害怕她會不會覺得自己很猥瑣?萬一以后再不搭理自己怎么辦?老錢被這些可怕的想法嚇著了,輾轉難眠,一夜未睡。


  第二天早上,老錢很晚才起來,他簡單地吃口飯后,準備去診所上班。


  剛出屋子,就看見了趙雪。


  她竟然只穿著簡單的睡衣,手里拎著一個垃圾袋。


  她也看到了老錢,臉色瞬間通紅,放下垃圾袋后,快速地向家里跑去。


  但到了門口后,卻停了下來,轉身羞澀無比地低著頭說道:“錢叔,昨晚謝謝你。


  ”說完,快速地閃身進屋。


   素素今年二十八歲,擁有著完美的S型曲線,特別是那雙蘊含著銳氣的明媚雙眼,更透出難言的誘惑力。


  雖然外表像極了騷狐貍,但素素卻是位傳統、保守的女人。


  老公 錢偉是她的初戀,大學畢業后二人便結婚領證。


  只是婚后的生活,錢偉沉迷于素素玲瓏曼妙的身體,兩年不到的時間,雄性的本錢就耗的一干二凈。


  錢偉走南闖北看了不少中醫西醫,卻都沒有效果。


  導致家里體內充滿空虛的素素,只能默默忍受著 丈夫錢偉的無能。


  今天晚上,素素正玩著手機,就看到錢偉欣喜的從書房跑過來:“老婆!(上課時被同學摸出水來)我有一個好消息要告訴你!”“親愛的,你要告訴我什么?”素素是位賢惠的妻子,雖然這些年日子過得像灘死水,但還是假裝成一副溫柔幸福的模樣。


  “我找到治療身體的方法了!”“真的嗎?也就是說,老公你可以恢復如初了?”幻想著丈夫又能重振雄風,素素臉上頓時露出一片喜悅的潮紅。


  女人嫵媚的模樣,讓錢偉忍不住沖向前抱住,一頓狂吻的同時,手也不知不覺伸向妻子的睡裙之中。


  “嗯……”素素全身緊繃,情不自禁的叫了出來。


  兩個人纏綿了半個小時,最后累的精疲力盡,雙雙躺在床上。


  “老婆,在我身體好之前,你必須答應我一個請求。


  ”錢偉挽著素素的柳腰,神色認真。


  “什么請求啊?”素素向來乖巧聽話,結婚至今從未反駁過丈夫的提議。


  “國外的一個心理醫生說,其實我身體十分健康,就是心中壓力太大,想要徹底恢復的話,必須受到外界的刺激,而這個刺激感,只有通過老婆你的犧牲才能帶給我……”錢偉一臉嚴肅。


  “要我犧牲什么?”素素疑惑道,雖然錢偉是素素最愛的男人,她愿意為丈夫付出一切,但從丈夫的神態中能夠看出,這并不是什么好事。


  “心理醫生告訴我,必須看著老婆你跟別的男人在一起,那樣才可以激發我內心的刺激感,我就可以克服心魔了……”錢偉的語氣帶著一絲哀求,畢竟這種事情會對夫妻關系產生巨大的裂痕,素素又溫柔體貼、性格內向,恐怕最后不但不會接受,二人的感情還會受到影響。


  在得知丈夫的變態要求,素素頓時呆若木雞,大腦一片空白。


  這么多年,素素強忍著身體上的空虛,從未做出過對不起丈夫的事情,結果現在,竟是最愛的人求著自己出軌!但仔細想想,若不做出犧牲,丈夫將始終走不出“失敗”的陰影,夫妻倆未來的日子將更為無趣。


  素素霎時左右為難,她對出軌無法容忍,但對丈夫錢偉的愛意更多。


  思想掙扎了半天,素素終于做出了選擇。


  “老公,你是我最愛的男人,我愿意為你犧牲一切,但過程能不能慢點,我一時半會兒肯定接受不來。


  ”聽到妻子同意,錢偉欣喜若狂:“謝謝你老婆,等我病好了,我會每天健身、鍛煉身體,也會努力工作,做一位完美的丈夫。


  ”錢偉嘴里說著甜言蜜語,但素素一句都沒聽進去。


  這個夜晚,素素失眠了,鄰近天亮時才迷迷糊糊閉上眼。


  恍惚間,素素感覺到有個男人正親吻著她,吻得溫柔卻又霸道,讓人毫無抵抗力。


  男人一邊強吻著,一邊伸出手在素素嬌軀上游走,她還沒來得及反應,對方便抓住她胸前的驕傲。


  “嗯……我好難受……”這才被挑逗一會兒,素素就已經受不了了,不由得喊出了聲。


  “嫂子,讓我來幫幫你……”當素素雙眼迷離之時,身上的男人撩起她的睡裙,輕而易舉扯掉她的衣物……“嗯……不可以!”素素大腦一片刺痛,猛的張開了雙眼。


  看著窗外陽光明媚,這才發現剛剛是在做夢。


  素素面帶紅霞,正打算起身出門喝口水清醒情戲時,一個充滿磁性的男生卻在她耳邊響起:“嫂子,你醒了?”素素抬頭一看,眼前的男人高大威武,面孔俊俏,看著十分養眼。


  對方遞過來一杯溫水,“嫂子剛起床應該口渴了吧,先喝點水。


  ”素素接過杯子一飲而盡,待干燥的喉嚨緩和后,問道:“你是誰?怎么會出現在我家里面?”。


  “嫂子,我叫 陳帥,是錢偉哥叫我過來的,他已經把‘治療方案’都告訴我了,接下來幾天家里就只有咱們兩個人,我會好好照顧嫂子的。


  ”“錢偉已經把事情跟你說了?”回想起昨晚答應丈夫的荒謬提議,素素有些心虛。


  “嗯,錢偉哥可以通過屋子里的攝像頭觀看到一切,只要病一好,就會打電話過來,嫂子你也別太有心理壓力,等下先吃早餐,然后咱們出去逛逛街。


  ”陳帥的微笑令人感覺溫暖,素素知道不久后要與這個男人在一起,羞躁的嗯了一聲。


  陳帥的確很會照顧人,早餐給素素剝茶葉蛋,出去逛街后老老實實跟在后邊,看素素走久了會主動詢問要不要休息、喝點東西。


  這讓二人感情迅速升溫。


  晚上回到家,陳帥倒上一杯紅酒遞給素素。


  “嫂子,睡前喝杯紅酒,可以美容養顏。


  ”“嗯。


  ”素素輕哼點頭,一小口一小口的將紅酒喝完。


  不過素素不勝酒力,很快臉色紅潤,雙眼嫵媚迷離了起來。


  “嫂子,按照錢偉哥的要求,咱兩現在要親熱親熱了。


  ”不等對方反應,陳帥也坐到沙發上,與素素緊緊挨在一塊。


  素素柳眉緊鎖,心雖抗拒,卻又強忍了下來。


  陳帥英俊瀟灑,顏值甩丈夫錢偉好幾條街,跟這樣的帥哥在一起,素素覺得也不算糟糕。


  隨后,陳帥雙手挽上素素的小蠻腰,嘴巴靠近女人的耳垂處吹了吹熱氣。


  素素只感覺一大股男性荷爾蒙朝她奔襲,心跳加速的同時,身子不自覺的扭動起來。


  聞著女人身上的幽香,陳帥也情緒大動,扭過頭開始與素素親吻起來。


  陳帥吻技很到位,強行親了沒一會兒,素素心里的火逐漸燃燒。


  素素主動嘟起小嘴。


  見到女神終于有所主動,陳帥毫不客氣,熱情的回應著。


  開始的時候,素素依舊稍微保持著被動,但隨著陳帥的動作的加深,她親吻的動作變得越來越熱烈。


  兩人的喉嚨也在不停翻滾,素素甚至開始側頭回應。


  此刻妻子與別的男人正在接吻、享受著彼此帶來快樂與刺激。


  而素素的老公錢偉,正不知道在哪個地方,通過屋子里的攝像頭觀看著這一切。


  錢峰雙眼布滿紅絲,心情緊張卻又興奮,他內心積攢著熊熊烈火,某處更是蠢蠢欲動著。


  但當他低下頭,發現那里并沒有完全振作,最后只能嘆了口氣,繼續將目光緊緊盯著屏幕里的畫面。


  屋內的二人激吻了好多一會兒,各自的嘴唇才分了開來。


  陳帥劇烈的喘著氣,放在女人胸前的一雙手卻沒半點收回的意思,隨著他的動作,素素忍不住喊出了聲。


  “嫂子心里面是不是覺得很刺激?今晚上這么長的時間,咱們可以慢慢來。


  ”陳帥說著話,牽起素素的手,壓在了他的那處。


  素素玉手一顫,隔著褲子感受著的讓她覺得陌生,但此刻已經死了心要去面對眼前的現實,便放下了內心最后一點矜持。


  陳帥又親了兩下素素白皙美麗的脖頸,看著女人上身的白色襯衣后,雙手開始將那一個一個扣子緩緩解開。


  每當一個扣子被解開,素素都會呼吸混亂一下。


  連同陳帥的動作,胸口起伏更加劇烈。


  襯衣解開,完美的身形完整的展現在陳帥的面前。


  陳帥迫不及待的把素素按在了沙發上,撲了上來。


  過了一會兒,陳帥抬起了頭,看向素素精致美麗的面容,笑著說道:“嫂子,你真性感,我才剛親兩下,身體就起反應了。


  ”被按倒的素素臉色臊紅,身體傳來的劇烈反應讓她無地自容,但為了尊嚴和羞恥仍不肯承認:“我才沒有呢,臭流氓。


  ”素素的話反倒讓陳帥更為興奮,雙手在素素上身活動著。


  素素則不時的輕哼,表達著自己的美妙感覺。


  作為第一次“出軌”,其實素素并不想表現的太過開放,但是身體上出現的輕微動作,已經在無意識的配合起陳帥。


  素素以為陳帥接下來要脫下自己的裙子,可對方卻轉移到她身旁。


  陳帥輕輕抬起來素素的一雙美腿,然后把細高跟鞋脫下來。


  
https://twjghytujhnbm.weebly.com/2989613.html
https://twbbhgyjui.weebly.com/5106235.html
https://twhjkiujhgn.weebly.com/3070440.html
https://twnbmhjfkyui.weebly.com/9868338.html
https://twqaswqeds.weebly.com/7752898.html
https://twlkhiyoikjhm.weebly.com/1630370.html
https://twfgduyjytg.weebly.com/1284633.html
https://twhjkiujhgn.weebly.com/6052236.html
https://twertgfvbnhj.weebly.com/159920.html
https://twgherwedfgrh.weebly.com/2164757.html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