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 田 千里 無碼

翔 田 千里 無碼


  上個世紀70年代,那時候自由戀愛即使在上海這樣的大城市也還沒有流行,適齡男女青年到了該談戀愛的時候,一般都是通過別人介紹認識的。


  我剛參加工作不久,就是通過單位里的熟人介紹,和一個在幼兒園做教師的女孩認識的。


    我們見了一面后,雙方印象都很不錯,后來我還約這個女孩看了一場電影。


  電影開始不久,我大膽地伸出手去握住了她的手,她只稍稍反抗了一下,然后就任由我握著她的手直到電影結束。


    很快,我們就頻繁地交往了起來。


  每天天剛亮,我騎著自行車早早地來到她家樓下,等她下樓后,我就騎著車子載著她把她送到學校。


  然后,我再騎著車子往單位趕。


  下午估計她下班了,我提前從單位趕到她的幼兒園,再把她送回家。


    每逢周日,我還會約她出來玩兒,在公園里一待就是半天。


  我們兩人坐在長椅上,緊緊地挨在一起,卿卿我我地聊著單位里的事,聊各自的家庭,也聊對未來的憧憬,總之有說不完的話。


  偶爾,見周圍沒人,我還會伸出一只手,輕輕地摸一摸她的長發,或是摟一摟她的腰。


  那種感覺,真的很美妙。


  口述: 在家里夫妻生活 還得做賊一樣(10/10)  就在我們陷入熱戀之際,我們之間出了點岔子。


  事情是這樣的,有一天,我邀請她去了我家,她見我家住房很擁擠,回家就把見到的情況向父母描述了一番。


  她的 母親覺得我家的住房條件那么差,就開始反對我們的婚事了。


  她是個沒主見的女孩,在母親的影響下,有一天她也吞吞吐吐地向我提出了這個最讓我頭疼的問題:你們家 房子那么小,我們結婚后住哪兒呀?  在那個年代,一提起住房問題,與幾乎所有的  上海人一樣,我的心中也就隱隱作痛。


  這是最讓我們無奈和尷尬的事,特別在談戀愛時,這幾乎成了我們男人致命的軟肋。


  像我家這樣的特困戶,更是難以啟齒。


    我們家的情況基本上是這樣的:一家三代,老老少少五口人—— 奶奶、父母,以及我和還在上學的妹妹。


  另外,我還有個哥,不過他有路子,和單位領導的關系比較好,婚后不久就搬到單位分的一間小房子里去了,雖然只有七八個平方,但卻讓許多人羨慕得要死。


  口述:在家里夫妻生活還得像做賊一樣(10/10)  這么小的房子住著這么多的人,對沒有經歷過這一切的人簡直不可思議,大家的壓抑感也可想而知。


  我與父母之間就隔了一塊布簾,他們之間的偶爾的 性生活盡管小心翼翼,但是還是不可避免地讓我們覺察到了。


    現在我的女朋友既然把這個讓我無法解決的問題提出來了,為了在自己還沒開始痛苦之前就結束痛苦,我來了個快刀斬亂麻,趕緊先宣布吹了她。


  那時到底是年輕啊,敢想敢干,說分手就分手。


  我 也沒跟她解釋分手原因,只說我們在一起不合適,至于哪兒不合適,我死活也不愿意跟她說。


    就這樣,這個幼兒園老師跟我分了手。


  這次感情經歷帶給我的刺激就是,在殘酷的現實面前,所有的山盟海誓都是假的,在房子這樣的大問題面前都經不起考驗。


  后來,再有人給我介紹對象,我就索性直截了當把自己的住房條件跟對方說清楚了。


  這一招還真靈,果然我剛一開口就把對方嚇跑了。


  口述:在家里夫妻生活還得像做賊一樣(10/10)  這樣折騰了一年,后來又有人給我介紹了一個,是紡織廠的,叫 張素芳。


  介紹人把我的情況如實告訴她后,她竟然沒有嫌棄我,愿意和我見一面。


  我跟著介紹人到她們廠一看,這女孩亭亭玉立,白凈的臉上透著紅暈,我馬上就動了心。


    初次見面,女孩對我的印象也還不錯,于是我們就相處了起來。


  張素芳就像她的外表,是個溫柔、純靜的女孩。


  她家離我家只有三站地,每天晚上沒事時,我常會騎著自行車載她去外灘玩。


  那兒有一處著名的情人墻,我們的戀愛,就是從情人墻開始的。


    所謂的情人墻,實際上就是一堵防洪墻,但這兒卻是那個年代上海最浪漫的地方。


  每當夜幕降臨的時候,成百上千對青年男女,就會悄然出現在外灘,開始上演如今的人們無法想像的集體戀愛的話劇。


  口述:在家里夫妻生活還得像做賊一樣(10/10)  情人墻的產生,有兩方面的原因,一是上海人生存空間狹小、普遍住房條件窘迫,兩代人或三代人同住一屋習以為常,男女青年到了談戀愛的年齡,如果到對方家里去,就必須在那些家人的目光關注下呢喃低語、眉目傳情,其尷尬可以想像。


  沒辦法,既然住房緊張,那就到戶外去。


    那時的公園,除了盛夏,晚上一般都不開門。


  夜間公園開放期間,黑燈瞎火的地方也經常有民兵、糾察、聯防隊員來巡邏,以保證公共場所不受污染。


  那時又沒有咖啡館、酒吧、舞廳可泡,故而情侶們大量涉足的活動場所只有馬路,于是蕩馬路就成了談情說愛的代名詞。


    情侶們蕩馬路自然愿意蕩到人跡稀少、燈光昏暗的所在地,這樣又引出了第二個問題,社會治安情況較差。


  到冷僻角落容易遭到搶劫或流氓阿飛的侮辱,或者糾察們過分熱心的保護,不管情侶們是奮力反抗還是拔腳逃走,結果總是留下一段心有余悸的記憶,因此上海的情侶們不約而同地要找一個既隱蔽又安全的地方,眾志成城,外灘情人墻就慢慢地自然形成了。


  口述:在家里夫妻生活還得像做賊一樣(10/10)  情人墻真是一個再好不過的戀愛場所,在這兒沒有人打擾你,也不用擔心會碰見熟人,因為大家來這兒的目的都很明確,那就是談情說愛來了,因此也不怕別人笑話你。


  即使陷入熱戀中的情男癡女們忍不住做出一些出軌的舉動,如撫摸、親吻,別人也會熟視無睹,因此在這兒談戀愛,不僅安全,而且還會很輕松,不必有任何顧慮。


    我第一次和張素芳接吻,也是在情人墻那兒。


  因為這是我的初吻,所以直到今天我還記憶猶新。


  清楚地記得,那天她穿著一身白色  連衣裙,在微風的吹拂下裙角輕輕地擺動著,我和她靠在一處昏暗的地方,我的眼前除了她飄動的長發,就是默默流動著的江水了。


  記不起那天我們究竟都聊些什么了,只記得在我們身邊大約半米的地方,正有一對戀人抱在一起長時間地親吻著。


  口述:在家里夫妻生活還得像做賊一樣(10/10)  大概是受了他們的感染,我也鼓起勇氣,突然抱住了素芳,瘋狂地親吻起來。


  她像是被我嚇傻了似的,忘記了反抗,等反應過來后,她不僅沒有反抗,反而比我更加熱烈地吻著我。


  這是我第一次親吻一個女孩,也是我此生感覺最激情的一次接吻。


    從那以后,每次去情人墻,我們都會激情地接吻,然后才戀戀不舍地離開。


  有一次在情人墻那兒,我甚至還在親吻她時,把手伸到了她的衣服里,摸到了她的乳房。


  不過,這次她沒有讓我得逞,而是狠狠地拿出了我的手,生氣地罵我流氓,并警告我說,如果我以后再這樣,她就不理我了。


    我知道她是真生氣了,從那以后一直到結婚,我再沒敢做過類似大膽的舉動。


  她對我這么厲害,我不僅沒生氣,反而還很得意,覺得自己的女朋友真是純潔。


  畢竟,在那個年代,這個舉動是絕大多數女孩都不能接受的。


  口述:在家里夫妻生活還得像做賊一樣(10/10)  經過一年多的交往,我和張素芳深深地相愛了。


  雖然那是一個特殊的年代,但我們的愛仍是那樣的真摯,那樣的情意綿綿。


  當然,除了情人墻,馬路上、公園里、影院中偶爾也會留下我們的足跡,留下我們的海誓山盟。


  我們共同憧憬著未來美好的生活,共同向往著新生活的甜蜜。


  在親人和朋友的一片祝福聲中,我們攜手走到了一起。


    我結婚的時候,住房情況比后來在北京地區熱播的那部電視劇《貧嘴張大民的幸福生活》中反映的還要糟。


  張大民住的是大院,好賴還可以通過挨一板磚擠出一塊地方蓋那么一間小屋。


  而我們家住的是樓房,只有那么一間房,總不能像張大民那樣,把樓下的空地給占了吧?  那時,我們一家五口住在一間不到20平方米的樓房里,沒結婚時,我們一家五口的床是這樣擺的:我媽和我爸睡一張雙人床,我奶和我妹睡一張雙人床,而我則獨占一張單人床。


  三張床擺在一起,中間用布簾隔起來,睡覺的時候把簾子放下來,白天則把簾子拉開。


  平時做飯都是在走廊過道里。


  口述:在家里夫妻生活還得像做賊一樣(10/10)  三張床緊挨著擺在一起,能留出的空間已經不大,僅夠一個人側著身子走過去,現在如果要結婚,必須得把我那張單人床換成雙人床,那整間屋子肯定一點兒地兒也沒有了,大家只能從床頭下床,而床頭則又要擺著桌子、椅子這些家什,晚上起夜,黑燈瞎火的,一不留神就會撞到上面。


    事實上,我的這個擔心并非多余,結婚那陣子,張素芳就因為不熟悉地形,好幾次晚上起來到外面方便(小便可以尿到尿盆里,大便就得下樓到公共廁所里去解決了)都撞到了床頭的桌子上面,把上面的碟子碗的撞得稀里嘩啦地響。


    這些生活上的不便,說起來還都是小事,克服一下也就習慣了,關鍵是這么擁擠的居住環境,嚴重地影響到了我們夫妻的性生活。


   妻子是個十分講究的女人,她一直習慣不了在眾目睽睽之下和我做愛。


  晚上,她從不讓我碰她。


  口述:在家里夫妻生活還得像做賊一樣(10/10)  她的理由似乎也很充分,充分得讓我無法反駁:我們的旁邊就睡著奶奶和妹妹,而隔著奶奶、妹妹,就睡著我的父母,我們的每一個動作,發出的哪怕最輕微的響動,除了耳聾的奶奶,所有人都能聽得清清楚楚。


  如果我和她在晚上大家睡覺時過性生活,那不明擺著告訴大家我們正在干什么嗎?  我身高一米八,在單位又愛打籃球,身體很壯,是個性欲很強的男人。


  晚上睡覺時,看著身邊躺著的嬌美的妻子,很難耐得住誘惑,常會忍不住對她動手動腳。


  這時,她總是打著啞語,指著布簾那邊的家人,示意我不要這樣。


  有時,我不聽她的勸告,想霸王硬上弓一次,她就會生氣地擰我的胳膊。


  我雖然被她擰得很疼,但也只能忍著不敢叫出聲來,我怕家里人聽見,影響他們的休息。


    當然,妻子也不是個完全不講理的女人,有時她看我猴急的樣子,也會很同情地幫我解決一些問題。


  她允許我在大家都睡著了的情況下,輕輕地撫摸她的乳房,或是在我的強烈要求下,用手幫我把那些積蓄已久的 東西釋放出來。


  除了這些小動作,偶爾也有例外的時候。


    有一次,妻子被廠里評為三八紅旗手,得到了一張獎狀,那天晚上她很高興,竟然允許我真正地做了一次。


  那天深夜,等大家都睡著了,我慢慢地幫妻子脫下衣服,然后又悄悄地趴到了她的身上。


  做這一切的時候,我們都小心極了,沒發出任何聲響。


    妻子那天感覺也特別好,我剛趴到她的身子上,用手摸她的下面,感覺那兒已經很濕了,所以我很順利地就進入了她的身體。


  我剛動彈了一下,就發現妻子的呼吸變得急促起來,于是在她的鼓勵下便試著加快了速度,不一會兒,她就發出了輕微的呻吟聲。


  我知道妻子已經很興奮了,但她還在竭力壓抑著自己的呻吟,盡量不讓別人聽到。


  因為壓抑,她的呻吟聲在我聽來并不是歡快,而是痛苦。


    很快,我們就同時達到了高潮,就在我們快要把周遭的環境徹底忘掉時,突然聽到了一聲咳嗽。


  那聲音是奶奶發出的,雖然很輕,但在我們聽來卻如一聲響雷,頓時把我們嚇得一動不敢動。


  我就這樣趴在妻子的身上,屏住呼吸,過了好長一段時間,見奶奶不再咳嗽了,才慢慢地滑下妻子的身體,和她緊緊地挨著,老老實實地睡去了。


    這次小小的驚嚇,造成的直接后果,就是以后無論遇到什么高興的事,妻子都不會再用這種方式來獎賞我了。


  有時我憋得實在受不了,無論如何哀求她,她都無動于衷。


  為這種事,我也不好跟她生氣,只得聽她的。


  本來,這也怨不得她,誰讓我家的住房這么緊張呢?她能不嫌棄跟了我,就已經不容易了,我還好意思怨她不善解人意嗎?  在那個年代,像我們這種情況的上海夫妻并不在少數。


  我不知道別人是怎么克服這種困難的,但我的確在好長一段時間都被這個難題困擾著,不知道該怎么辦。


  在我們單位,不少剛結婚的年輕人也面臨著我這樣的困境。


  我曾在私下問過幾個關系不錯的哥們,有個哥們告訴我,他雖然家里情況和我差不多,但他妻子比較放得開,每天晚上他想做那個事時,她一般都不會拒絕。


  我奇怪地問,做那種事要發出很大響聲的,他們難道不怕家里人聽到?這哥們嘿嘿一笑,無所謂地說,怕什么,反正都是家里人,聽見了也沒關系。


    我真羨慕這位哥們,羨慕他娶了這么位放得開的妻子。


  我的妻子張素芳要是能像他的妻子那樣,該有多好呀?不過,轉念一想,我又覺得張素芳之所以這樣放不開,恰恰說明她是個很傳統很正派的女人啊,一個男人能娶到這樣的妻子,即使在性生活上不能得到滿足,難道不也是一種幸福嗎?這樣一想,我又覺得很寬慰。


    還有個哥們,家里住房條件也很差:父母和他的幾個兄弟姐妹同住在一間20來平方米的房子里。


  但這個家伙卻非常幸運,他的父母和幾個兄弟姐妹都是三班倒,有時輪到上夜班,趕巧了就趕到一塊兒了,每個禮拜竟然能給他們夫妻空出兩三個晚上來。


  想想看,整間房子里,除了他們小兩口,別的人都去上夜班了,他們想干什么就可以干什么,那該是多么過癮的一件事啊!  這樣的幸運兒,畢竟太少,大多數的人都不得不像我這樣,因為住房緊張而眼睜睜地斷送掉自己的性福。


  我還不算最倒霉的,據說別的廠子里,還有這樣一個倒霉蛋,他們家老的老,小的小,家里每天不論白天還是夜里總有人在,他的老婆又像張素芳一樣,是個正派的女人,不愿意和他在家人的眼皮子底下過性生活。


  慢慢地,他被憋得變態了。


  有一天晚上,他竟然偷偷溜進紡織廠,爬到房頂上看剛下班的女工洗澡,被紡織廠的保衛人員抓住后送到了派出所,最后據說以流氓罪被判了幾年刑。


    我曾把這個事例講給張素芳聽,誰知她聽后竟不屑地說,真是變態、流氓,才判幾年呀,太輕了,照我看,應該槍斃!我的原意是想讓她明白,如果她再這么正派下去的話,過不了幾年,我恐怕也會被壓抑得變態,弄不好也會做出類似爬到女工澡堂的屋頂上偷看她們洗澡這樣的事。


    其實張素芳也并非不明白,長期的性壓抑,會對我們的身體和心理都造成傷害,但這個連我都無法解決的問題,她又有什么辦法呢?她也并非對性不感興趣,只不過她身為女人,天生比男人更羞澀,更善于克制自己罷了。


  所以,在這件事上,她總顯得比我更被動,更不愿意積極地去尋找解決問題的辦法。


  甚至,慢慢地,她竟然還站到了我的對立面,在有意無意中,和我對抗起來。


    比如,為了解決夫妻長期無法過上真正的性生活這個難題,我終于想出了一個不是辦法的辦法:我的父母都上白班,妹妹白天也要到學校上學,家里只有奶奶一人在家,我可以利用妻子上夜班白天在家休息的時間,偷偷從單位溜回家里,然后再想辦法把奶奶支到外面去,這樣我不是就可以和妻子過上一次完整、美滿的性生活了嗎?  這個辦法是目前惟一可行的辦法了。


  妻子隔三差五就要上一次夜班,為了在她白天休息的時候能從單位溜出去和她在一起,我不惜下血本,給我們的領導買了一條好煙。


  領導收下我的香煙后,果然很夠哥們地準了我兩個小時的假,于是我趕緊騎上自行車往家里趕。


    到家后,見奶奶正坐在馬路上和幾個老太太曬太陽。


  我怕奶奶中途回家,于是便騙奶奶說,我要在家里趕一個材料,讓她一兩個小時之內不要回家,否則就要打擾我寫材料了。


  奶奶很聽話,連連點頭向我保證不等我出來絕不進屋打擾我。


    穩住了奶奶后,我興奮地跑上樓道,用鑰匙打開了門。


  此時,妻子剛剛下班回家不久,在廠里上了一夜班的她,正甜甜地躺在床上睡著了。


  我看著妻子嬌美的睡容,真不忍心叫醒她。


  但一想到接下來就要發生的那激動人心的一幕,我就顧不得那么多了,忙輕輕地碰了碰她的頭,把她叫醒了。


    妻子醒來后,見是我,愣了一下,馬上就反應過來了。


  她大概很快就想起了昨天我跟她商量好了的事,沖我溫柔地笑了笑。


  不過妻子還不太放心地問我,你偷偷跑出來,要是讓領導發現了,那多不好?我忙安慰她說,沒事,我們單位你又不是不知道,管理松得很,領導不會發現我跑出來的,你放心好了!  妻子終于放下心來,她不好意思地說,她下班回到家后本來是想等我回來的,可后來實在困得不行,就躺下睡著了,沒想到我這么快就趕回來了。


  我也用充滿歉意的口吻說,打擾了你休息,真是不好意思。


  我們就這樣聊了幾句,然后我就脫了衣服鉆進了被窩,和妻子躺在了一起。


    妻子只穿著內衣,豐滿的乳房將內衣的輪廓撐得很圓潤,我一陣沖動,三下兩下就幫她把衣服脫了下來。


  很快我們就進入了如夢如幻的二人世界……  我們終于平靜下來,妻子趴在我的胸前,邊撫摸著我的胸,邊嬌媚地說,今天我真幸福,如果我們能天天這樣,那該多好呀!我也憧憬地說,是啊,如果我們能天天這樣,那該多好呀!  幸福的時光總是短暫的,這樣的日子持續了一個多月,就因為妻子的意外發現而夭折了。


  以前,我抽煙抽得很兇,妻子曾多次勸我戒煙,我也沒有戒掉。


  近來妻子突然發現,我竟然在不知不覺間把煙給戒掉了,她很驚訝,問我是怎么戒掉的。


    每次她說起這個話題,我只是笑笑,把話題扯到別的地方去,不去正面回答她,或是隨便編個理由騙她。


  有一次,她突然問我,你是不是把戒煙省下的錢給領導送禮了,好 讓他準你假?我沒防備妻子這樣問,脫口而出,是啊,你怎么猜到的?  我精心策劃的陰謀,就這樣敗露了。


  妻子得知我為了能和她相會,竟然花錢給領導買那么好的煙,很心疼,也很難過。


  她傷心地勸我,夫妻間不就那么點事嗎,忍一忍不就過去了,至于這么做嗎?有那些錢給領導送禮,還不如買點肉給全家改善改善生活呢,真是不值得!這事要是讓別人知道了,人家還不把我們笑話死?妻子還說,其實她從一開始就不支持我在她夜班休息時跑回家,她上夜班很累,老這樣下去,她的身體可受不了!  總之,從那以后,妻子再也不愿意我在她夜班休息的時候跑回家和她過性生活了。


  我惟一的一條出路被堵死了,堵死這條路的不是別人,正是我的妻子。


    結婚一年后,妻子懷孕了。


  在她懷孕期間,我們幾乎從來沒有過真正的性生活。


  沒有性生活的原因很多,除了環境不允許外,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她聽別的生過孩子的姐妹說,懷孕期間是絕對不能過性生活的,那樣不僅有可能造成流產,還會對胎兒不利。


  所以,她堅決拒絕與我過性生活。


    妻子的心情我很理解,她都是為了我們未來的孩子好,我這個做爸爸的為孩子的健康做點犧牲,也是應該的。


  那段時間,我非常克制自己,努力把自己變成了一個柳下惠。


  每天晚上,和妻子躺在床上,偶然無意中碰到她的身體,我竟然真的能讓自己毫不動心,而這在以前,是絕對不敢想像的。


    有時,我真的挺佩服自己的毅力,但有時我卻又感覺自己挺悲哀的。


  但不管是佩服自己還是可憐自己,我都不得不承認這樣一個現實:對夫妻間的性生活,我的確不再像以前那樣熱衷了。


    孩子出生后,妻子又把心思全放到了孩子身上,慢慢地把我這個丈夫遺忘了。


  在她的眼里,孩子是第一重要的,丈夫這時理所當然地排在了第二位。


  這我也理解,哪有母親不愛自己的孩子的?但我不理解的是,妻子生了孩子后,怎么一下子變得對夫妻間的性生活一點都不感興趣起來了?  為此,我很擔心,擔心妻子會不會從此變成了一個完全對性冷漠的女人?所以一有機會,我就試圖挑逗妻子,想慢慢恢復她對性生活的興趣,也好讓自己沉睡已久的性欲隨之蘇醒。


    一個星期天,妹妹的學校里有個活動,很早就出去了。


  恰巧那天父親也被一個老朋友請去喝酒,家里只有母親和奶奶。


  為了給我和妻子提供機會,吃過午飯后,知趣的母親就領著奶奶和孩子,說要到公園玩。


  母親的用意是顯而易見的,妻子像是怕被母親猜透心思似的,臉立刻紅了起來,竟然掩飾著說,媽,您別去了,抱著個孩子跑那么遠,怪累的。


    我怕妻子把戲做過了,心里很著急,忙掏出5塊錢遞給母親,讓母親在路上給孩子買點好吃的。


  母親樂呵呵地接過錢,抱著孩子離開了。


  母親和奶奶她們走后,我就急著去插門。


  插上門后就向坐在床邊發愣的妻子撲去。


  妻子害羞地說,你怎么急成了這樣?你沒看外面樓道里還有人嗎?  我只好停下來,過了一會兒,見外面的人離開了,就一下子抱住了妻子,把她壓到了身下。


  也許是壓抑得太久了吧,在我的挑逗下,妻子慢慢地變得主動起來,她主動把手伸到了我的褲子里摸了起來。


  我被她摸得很興奮,一只手也插到她的衣服里急急地摸了起來。


  正在我們欲火中燒之際,突然聽到了敲門聲。


    我們嚇得趕緊松開對方,假裝鎮靜地坐在床沿聽著外面的敲門聲。


  聽了一會兒,見是嫂子的聲音,妻子趕緊站起來去開門。


  嫂子是個大大咧咧的女人,她的嗓門兒很大,一面敲門一面嚷,這大白天的,你們小兩口插門在里面干什么壞事呀!妻子在慌亂中系錯了兩個紐扣,開了門后被嫂子一眼就看見了,嫂子哈哈大笑地指著妻子,笑得妻子臉紅得像塊大紅布,如果有個地縫兒,她肯定一頭就鉆進去了。


    嫂子手里拎著一兜  蘋果,身后還跟著我的小侄子,小侄子一進門就亂蹦亂跳地在屋子里玩耍開了。


  哥哥嫂子都挺孝順,只要有空,就會拎著禮物來看我的父母。


  今天大概哥哥有事,她就一個人來了。


  但她來得也太不是時候了,硬是把我們的一場好戲給攪了。


  我心里很著急,直盼著嫂子能快點離開。


  還算不錯,嫂子坐了一會兒就說家里還有事,很快就離開了。


    我們把嫂子送下樓后,上了樓我又插上門,心急火燎地抱住了妻子。


  正要脫衣服時,突然發現她臉上一副不高興的樣子,忙問她怎么了,她說沒怎么。


  但從她的臉色及語氣里,我明白她在應付我。


    此時,我也顧不了那么多了,很快就把她的衣服脫光了,然后再脫自己的衣服,當我們赤裸裸地躺在一起時,我正要埋頭去吻她的乳房,我突然聽到她冷冰冰地問我,你覺得這樣有意思嗎?我不解地問,怎么了,你怎么了?她說,我覺得咱們整天偷偷摸摸,感覺跟做賊似的,真是沒勁!  妻子的話讓我一下子泄了勁,突然也覺得這事其實真的挺沒勁的。


  我一動不動地和妻子躺了一會兒,然后就穿上了衣服,起了床。


  我覺得很累,也很沮喪。


    我叼著枝煙,下了樓。


  剛走到樓道口,正好遇見母親和奶奶她們從公園回來了。


  母親笑著問我去哪兒,我竟然惡聲惡氣地說,你管我去哪兒!母親臉上的笑慢慢地凝固了,看著無辜的母親傷心的樣子,我扭開臉,頭也不回地繼續往外走。


  我漫無目的地在大街上走著,心情非常沉重,我這是怎么了,竟然沖母親發這么大的火?  多年以后,我偶然在一本健康雜志上看到,像我這樣無緣無故地發無名火的情況,都是長期以來夫妻間沒有正常的性生活的結果。


  據這篇文章介紹,長期禁欲對身體是非常有害的,嚴重的會出現神經癥病狀,如失眠、食欲不振、性格孤僻、易發無名火等,這是一種性抑郁的表現。


    這篇文章還說,對夫妻來說,性愛是最好的鎮靜劑。


  性生活越完美、越興奮,夫妻越感到幸福。


  正常的性生活能解除緊張心理,產生積極的情緒——樂趣和滿足。


  此時,人體可釋放一種叫內啡呔的物質,它是一種天然的鎮靜、鎮痛劑,能給整個神經系統創造一種輕松、無慮的內環境,從而提高免疫系統功能,使抗病能力得到提高。


    顯而易見,如果婚姻中無性,不但夫妻關系得不到鞏(少兒益智故事)固、家庭難以穩定,對健康也是一種傷害。


  這絕不是危言聳聽,我的無性婚姻,給我造成的直接后果就是讓我得了間歇性陽痿,而且越來越嚴重了。


    之所以會有這樣嚴重的后果,顯然是因為我們住房緊張,過性生活時我和妻子都有顧慮,從而影響到性功能的發揮。


  看來,夫妻間的性生活,在對環境的要求上,是很講究的。


  不論人們思想多么開放,過性生活總是一種私密行為,不希望被人看到、聽到,否則,就會提心吊膽,影響對性愛快樂的感受。


  住房條件差,或是住房隔音差,隔墻有耳,過夫妻性生活時就顧慮重重了。


    住房條件對夫妻性生活的影響,的確是太大了。


  要知道,我們每個人平均在臥室逗留的時間,占整個生命時間的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而在床上逗留的時間,則至少占整個生命時間的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已婚夫妻大部分的性活動時間,也是在自家臥室中度過的。


  如果住房條件好,夫妻性生活就會得到正常發揮,反之則會受到壓抑,從而直接影響到性生活的質量。


    其實,早在我國古代,那時候的人就已經懂得這個道理了。


  那時候,大戶人家的夫妻臥室是不許外人和孩子隨便進入的,因為他們不愿別人看到自己使用的性刺激物。


  比如漢代和六朝時代的一些臥室,一般都有裸體彩繪,活動屏風后掛有與性有關的字畫;妻子用的銅鏡后面有性交圖樣;漢代把帶有各種性交姿勢圖例的房中術書籍放在  新娘的嫁妝中,這在當時是一種慣例。


  在新房里,這些書要么放在梳妝盒里,要么放在枕頭旁邊。


  晚至19世紀,春宮圖卷仍是新娘嫁妝的一部分。


  這些畫圖往往就掛在床帳里或放在枕頭下。


    對夫妻臥室的重視,并非我國獨有,當代西方社會也是如此。


  在西方許多國家,夫妻的臥室是孩子和客人的禁區,不隨便闖入已婚夫妻的臥室,是社會共同認可的文明信條。


  臥室是夫妻獨有的隱私領地,里面有性手冊、性畫冊、錄像帶、性用具、夫妻雙方或一方的全裸照片、親昵照片,墻上掛有人類流傳幾千年的優秀裸體繪畫。


  在這樣的環境中生活的夫妻,性生活不和諧那才怪呢?  這些,對于那個三代同居一室的尷尬年代中的我們來說,簡直是做夢也不敢想的事。


  在擁擠的環境中,我們不僅無法過正常的夫妻性生活,就連夫妻避孕套(后來人們習慣稱之為安全套,這也反映出時代的發展變化)這類兒童不宜的物件,都要藏在非常隱秘的地方,需要經常洗晾的月經帶,也要塞入床底任其病菌繁衍,哪里還敢公開擺設什么性刺激物?  那真是一個時代的尷尬啊!  我和妻子苦苦地熬了十來年,到了1992年,憑著十多年的工齡,我終于盼到廠里分給我一套30平方米的福利房。


  那是用工齡、職稱、貢獻大小、計劃生育等多項指標進行考核的結果。


    這是一套狹長的一室半,當我們從住了半輩子的家里搬到這處新居,站在小小的陽臺上,我感慨萬千地對妻子說,真是沒想到,下半輩子,我們還能住上這么好的房子!妻子也感慨著說,是呀,是呀,這么好的房子,即使住上一年我們也死而無憾了!  事實上,自我們搬到新居后,我和妻子的性生活仍沒有太大起色。


  不錯,與以前相比,現在的居住環境是改善了許多,可以比較放心地過性生活了,但也許是壓抑得太久,我和妻子的性功能已經出現了不同程度的障礙。


    有時我好不容易找到了一點沖動的感覺,正要付諸行動,卻發現不知何時那點沖動又跑得無影無蹤了。


    或許,我們真的是老了,力不從心了。


    以前是沒有條件做,現在是有條件了卻做不成。


  這或許算是我們這一代人的悲哀吧!不過,這么多年都熬過來了,我們的兒子都這么大了,現在我們應該可以坦然地對待這件事了。


  不坦然面對,又能怎么樣呢,能讓時光倒流嗎?值得欣慰的是,兒子的時代不用再為住房的事發愁了。


  兒子的女朋友,是和他一個外企的同事。


  他們的收入都很高,于是便按揭買了一套房。


    兒子搬進新居的那天,特意把我們請去參觀。


  兒子的房子可謂鬧中取靜,他住在18層,是一套兩室一廳的大房子。


  這是一個封閉式的小區,進出有門衛,上下有電梯,還有正規的物業公司管理著。


    站在陽臺上,鳥瞰大上海,各種滋味涌上心頭,我既為兒子高興,也為自己這一輩子而感到心酸,一滴眼淚不爭氣地從我的眼角流了下來。


   我最近在十字路口掙扎、彷徨、迷茫,不知該去向何方。


  我和老公是在2000年認識的,是同座大學同個系的同學,他人很內向,不善于表達。


  我本身是比較善體人意的,盡量迎合他的感受,相處還算是默契。


  當時也有過小矛盾,比如說他不喜歡同學交往,對社會活動都沒有興趣。


  也沒什么業余愛好,兩個人玩不到一塊兒去。


  可是我考慮到:我是準備和他結婚的,過日子,老實本分最重要。


  我家人也覺得他不抽煙不喝酒,是個靠得住的人。


  2002年我們畢業了,04年我們結婚。


  我們都是漂在外地的,身邊能有個人一起陪著你,是種幸福。


  只是,他太沒想法了,什么事都不操心。


  朋友們開始都批評我過于強勢,讓他這樣。


  我就刻意退讓,嘗試著讓他多作主,也試著引導他說出對某些事的看法和見解,我想時間久了,默契自然(故事網)會出現,他會信任我到把心里話告訴我的。


  但是,我努力了很久,收效甚微,他對家里大小事都不發表意見。


  如果我不管,那件事就會一直在那里擱著。


  大小事務,小到水電煤,大到買房,全是 我一個人操心、拿主意,買房時候首付的借款全部都是我一個人借來的。


  我們有一個共同的朋友,已經說好了要借錢給我,我故意讓他去開口,其實只是想鍛煉一下他,想讓他參與到這件事里來。


  結果他拖了很久,遲遲不辦,我問多了還對我發火,最好只能我去借。


  有些" 好老公" 相當于 植物人去年,我們經歷了一次離開國企到大城市打拼的重大變革。


  是我提議的,他沒說反對但也不熱心。


  我一步一步地辦著手續,辭工作、賣家具,他全都不幫忙,我偶然讓他干個什么事, 他就說風涼話:“你不是很能干嗎,怎么還需要我?”最后快走了,他卻突然問我能不能不走,說放棄了一切覺得沒譜。


  葉老師,你能想象那段日子嗎?我一邊聯系物流,租房子,找工作,回家得不到一句安慰,就是他無休無止的抱怨和批評。


  現在我們立住腳了,但我覺得我心也寒了。


  他身體不太好,經常生病,我經常處于半工作狀態,在照顧他。


  做這些我是心甘情愿的。


  可是進冬之后,我也開始傷心感冒,他連杯水也沒給我倒,還說:“誰說你天天穿高跟鞋絲襪,活該。


  ”我難道不是為了工作嗎?又說:“能者多勞。


  你有本事,就照顧人唄;我沒本事,我就照顧不了唄。


  ”類似的話,經常說,他好像不會因為任何事而感動,我再熱的心都焐不熱他那顆冰冷的心。


  有些"好老公"相當于植物人還有很多生活上的小事,現在一一列出來,自己也覺得……我真能忍呀。


  一,我們性生活基本上一個月一次,有時候兩個月一次。


  我對這個不是有特別大的需要,也還好。


  可是,有時候很想在床上和他說說話什么的。


  而他每天倒頭就睡,我一說話他就覺得煩,總是背對著我。


  如果我逗他,他急眼了還會摔打我;二,很多話 都說不到一塊去,不管什么話。


  說什么事都是“沒意思”,對我的什么行為都是批評否定。


  每次出去玩或者吃飯,他都一路上喋喋不休地挑刺,看在眼里就沒有什么是好東西,這個世界在他的眼里就沒有能放光的地方;三,業余時間在家里,就是玩游戲和看網上的修真小說。


  我不和他說話,他就不會主動和我說話;四,沒有同情心,覺得“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五,在Q上經常和單位一個女同事不清不楚地打情罵俏。


  開始我很氣憤,覺得和老婆沒話說,和同事還有的聊。


  后來一看聊天記錄,都是說些什么廢話呀……但心里還是很不舒服。


  有些"好老公"相當于植物人今年發生了兩件事,讓我徹底灰心了:家里有個閑置的筆記本電腦,我之前一直催促他寄回去給他爸爸用,結果他答應了大半年,也沒動。


  后來我說寄給我妹好了,結果他就爆發了。


  全部內容我不記得了,大意就是說我貼娘家什么的,還一腳把筆記本踢飛了。


  我說,好幾千塊的東西,有話好說,結果他上去就是一腳,直接把筆記本踩裂了。


  我真的傷心了。


  這是把我們這個家當自己家嗎?就是毀公家的東西,也不能這樣吧。


  其實我的收入一直比他高,我這么多年來早出晚歸的心血,他能這么不珍惜嗎?那天我決定和他進行財產分割,我折騰了一下午聯系還房貸,還出去找中介把房子掛出去,他沒阻攔甚至一聲都沒吭。


  第二是今年我們畢業十周年,同學們都說要大聚一下。


  他一直都不怎么交朋友,讀書時候這樣,工作時候朋友更少了。


  但我覺得,我們漂泊在外,同學朋友在找工作、買房子、很多事情上,都對我們幫助很大,這份感情要珍惜。


  可是他就跟我說不想參加同學會。


  所有同學都知道我和他是一對,如果我一個人參加,大家怎么想?可他就是不肯回去,怎么求都沒用,我覺得這個男人真的是很自私,他不喜歡的事,就完全不肯屈就。


  有些"好老公"相當于植物人
https://twsxcdearf.weebly.com/168827.html
https://twghyujikop.weebly.com/7826997.html
https://twhjsdffertf.weebly.com/2837750.html
https://twgthrtwefvdxcgf.weebly.com/8605792.html
https://twghfism.weebly.com/6827771.html
https://twoikjmnjhiy.weebly.com/3098220.html
https://twajfgnbvm.weebly.com/5693481.html
https://twerqfdsdzc.weebly.com/9997322.html
https://twkhjuiyughn.weebly.com/1959652.html
https://ttwasgas.weebly.com/727706.html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