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摩 色情



  閱讀提示:性愛過程中,隨著進度不同,說話內容和方式也要隨著改變。

  前戲時,可以講一些輕松愉快的事情。

  理想的談話內容是既有性的色彩,又有日常生活的氣息。

   愛愛 情景還原 床上最易“心口不一”  性愛過程中,隨著進度不同,說話內容和方式也要隨著改變。

  前戲時,可以講一些輕松愉快的事情。

  理想的談話內容是既有性的色彩,又有日常生活的氣息,比如說有關性的幽默事情或笑話等。

    進入實質性愛階段后,話要相對減少,但程度要加深,也就是要貼近雙方的感情和性行為。

  一般來說,女性在這個時候最愛聽男性的“甜言蜜語”,男性則更偏愛聽對他們生理特點的夸獎。

  有人說, 男人是被力量打敗的動物,而 女人最容易被語言征服。

  (我的尤物女友們)在快達到高潮時,女性可以用時斷時續的呻吟、偶爾的稱贊來鼓勵他。

  一些男性可能會說臟話,但一定要適度。

    性愛結束后,男女雙方所說的話應該適當多一些,與性接觸開始前所說話相比,應該稍微具體一些。

  比如可以簡單地詢問一下彼此剛才的性感受,男方切忌性交后倒頭就睡。

  適度的情感交流可以給性愛畫上完美的句號。

  愛愛情景大還原 床上最易“心口不一”愛愛 男人女人  可過于保守,又怕圈不住他對性的熱愛。

  此時的暗語,保住了女人的淑女情懷,又讓你的欲望暢通無阻,于生理,于心理,性總是萬般好處。

  但男人常常一頭霧水,讓他明白,卻永遠不給他直接的要求,要的就是萬爪撓心。

    一、“不要嘛!”  誤解:她不喜歡,她不愿意。

    真相:別停下,我很享受!  很經典的暗語,語氣嬌嗲、表情嗔怪,輕柔地推就,這一句只有傻瓜才會讓探索停下來。

  曾有說法,女人說“不”的時候其實意思正好南轅北轍,雖然不絕對,但這種時刻,顯然確切。

    即使是真的,男人的繼續照樣能扭轉本意,女人向來不能抵擋男人的溫柔霸道,這種煽情的手段,愛情劇的情場面屢試不爽,但很多男人不學也不試,倒是百思不解。

    不信?男人可以試試停下,結果立竿見影,男人強壓住昂揚的欲望,女人更想咬死他解恨。

  無名火在不解風情中熊熊燃燒。

  男人卻是啞巴吃黃連,格外苦。

  愛愛情景大還原 床上最易“心口不一”愛愛男人女人  二、“求求你!我快不行了!”  誤解:她太疼了,我的勁太大了,她已經高潮受不了了。

    真相:我的高潮將至,親愛的再使把勁,你是最棒的!  女人的高潮瞬間,常常脫口而出,陶醉迷離的表情,愛恨交織,萬念俱灰,身體的無限奇妙,潛能巨大到令人嘆為觀止,那種無法掌控深刻甜蜜的感受,人生實在是很少有事讓人可以如此不顧一切。

  男人有幸見到這樣的掙扎,一定不可傻傻地憐香惜玉,某些時候男人的溫柔會讓她怒火萬丈。

    三、“我愛你!”  誤解:表白愛情。

    真相:我是你的,我想要你,請繼續……  這句話曾在無數次女人最愛聽的情話調查中,高居榜首,那分明是女人的最愛。

  經女人說出口,一定是在萬分動情時,而女人動情的瞬間,性,格外濃郁。

  身體的直接反應是暗流涌動,渴望纏綿,男人的柔情一定在此時令她無限崩潰,男人的性抓緊在此時肆意吧。

    “ 做愛時,到底該不該說話呢?”這就像是在問:“享用美食時該不該發出聲音”一樣。

  愛愛情景大還原 床上最易“心口不一”愛愛男人女人  曾經從朋友身上聽到一個相當有趣的真實故事,她說她每次和男朋友做愛時,就像在演一場熱鬧的廣播劇,雖然每次做愛的動作和姿勢都差不多,但妙就妙在這兩個做愛天才,每次上演的故事旁白可都是完全不同的呢!今天可能是《閃靈殺手》變態式狂虐風格;明天可能180度轉變為《花樣年華》里的含蓄柔情,完全沒有劇本只依照默契的即興演出,夠狂吧!  另一個發生在我同學身上的例子,則可以作為借鑒。

    那是她第一次和當時的 男友親密接觸,當她把體型修長的男友的襯衫解開之后,看到一排排明顯的肋骨,忍不住脫口:“你好瘦哦!”沒料到男友當場沉下臉,一言不發扣起扣子起身而走。

  后來她才知道男友最忌諱的就是別人說他瘦,因為他認為瘦的男人沒有男子氣概。

    其實,該不該說話,雖然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但是有些情況,還是要在此耳提面命一下,提供一些讓男人知己知彼、女人百戰百勝的good ideas喔!愛愛情景大還原 床上最易“心口不一”愛愛男人女人  狀況一:噓…還是沉默是金吧  1、氣氛正好或溫度剛熱:這時除非你有十足把握你所說的話有加溫效果,否則眉目傳情就夠了。

    2、兩人是第一次:除非你已經很熟悉對方的喜好、摸清楚他的性格,否則貿然開口說些什么對方或許會不適應,即使你是想讓氣氛輕松一些,弄不好可能或會更僵而已。

    3、有口臭或剛吃完大蒜:這種情況我建議你先去刷牙吧!如果真的礙于現實因素不能改變現狀,當然就要閉嘴啦,否則,你的伴侶得憋氣憋到臉發白,保準下次不敢和你做。

    狀況二:別憋著不說——會內傷的  1、愛在心里口要開:如果愈做愈相愛,誰說非得憋著?一邊做一邊說“我發現我愈來愈愛你,因為我好喜歡和你做愛的感覺…”不是可以讓感情更上一層樓嗎?  2、很爽時:可以說“啊……好舒服哦…”“天啊!我快不行了…”等好話或贊美要及時說,不用含蓄,對方也才能了解你需要的是什么。

  愛愛情景大還原 床上最易“心口不一”愛愛男人女人  3、被弄痛時:這時候怎么可以不說啊!別委屈自己,表達真實感受才能讓他更溫柔一些,或者讓他知道你不喜歡何種姿勢,做愛的品質如何是互動出來的,絕對有發言權。

    做愛時該不該說話?請視情況而定、靠腦子判斷。

  然而無論無何,請記住——多說情話,少說“訓話”哦!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林總,好久不見,你還好嗎?”袁 亞楠張開雙臂,嫵媚的一笑,走向林鑫海。

  趙 倩倩深吸了口氣,搖了搖頭,總算緩輕了一些袁亞楠帶給她的壓力。

  就在剛才那一瞬間,袁亞楠強大的氣場,壓得她幾乎喘不過氣來。

  這女人不簡單,比自己要厲害的多。

  只是趙倩倩很好奇,以前從來沒見過 林董身邊有這樣的一個女人。

  一向心高氣傲的趙倩倩,破天荒的第一次對自己的能力和自信,產生了質疑!林鑫海和袁亞楠來了一個美式的擁抱,接著是貼面禮。

  袁亞楠嫵媚的 笑著,手指輕輕的劃過林鑫海的手背,腰肢一扭坐在沙發上,翹起二郎腿,看著林鑫海,打趣的笑道“林董這么著急把我叫回來,有什么吩咐?難道在這個海濱市里還有林董不能擺平的事情?”林鑫海爽朗的笑著,遞給袁亞楠一支煙。

  袁亞楠伸出一根手指,輕輕的推開林鑫海的手,美目閃了兩下,林鑫海立刻心領神會,笑著把煙收回去。

  趙倩倩在一旁恭敬的站著,眼看著袁亞楠時而嬌媚,時而干練的談笑風生,時而和林鑫海打情罵俏,當真是風情萬種讓人目眩神迷。

  難道世間真有傳說中的狐貍精?歷史上的那些美人,也不過如此吧?趙倩倩覺得,自己以往的精明干練和袁亞楠比起來,簡直就是小兒科過家家罷了。

  開始兩人還有說有笑的開著玩笑,然而在林董把拆遷遇到的問題講了一遍之后,袁亞楠也意識到了事情的困難,這才收起了平時風情玩笑的神態。

  袁亞楠想了想,又開著玩笑道“釘子戶?有意思,而且還是個歲數不大的年輕人,就讓林董您的工程進度停滯不前。

  您說得都讓我來了興致,看來我真要去會會這么年輕有為的男人了。

  ”“哈哈…”林鑫海爽朗的笑著。

  聽到袁亞楠的話,林鑫海知道她已經答應了這件事情。

  袁亞楠做事情從來沒有讓他失望過,在林鑫海心里,拆遷這件事情就已經意味著解決了。

   葉揚正盤膝坐在房頂上,吸收著正午時分的日光精華,忽然心頭一動,一種不同的感覺彌漫在心頭。

  這是功法進步的前兆,看來自己的修煉效果果然有進步,尤其是進入真意境之后,更是進步的明顯比開始要快上一些。

  還是靈氣太匱乏了,這里又要拆遷了,看來又要重新找個妥當的地方修煉了,盡快達到意守境,才能有自保的能力。

  那場慘不忍睹的車禍,在他心里一直充滿了不解。

  盡管現場沒有出現任何目擊證人,也沒有什么特別的發現,但是那個撞他車的司機卻一直沒有找到…葉揚重生后通過前身的記憶片段,隱約覺得事情絕對沒有想象中的那么簡單。

  正在沉思的葉揚被手機短信的提示音拉了回來,打開手機便看到一條訊息“葉揚,我看你怎么應付!”在林鑫海的辦公室里,趙倩倩認真的聽著袁亞楠對這件事情的看法。

  趙倩倩把資料小心的放在桌上,還未開口,袁亞楠連看都沒看,依舊掛著標志性的微笑,道“林總,你說的項目我略有耳聞,據我說知,你的公司現在正面臨著前所未有的機會,如果做的好的話,我有信心讓你公司的股票市值,從年底開始翻兩倍。

  ”“兩倍!”趙倩倩更加震驚。

  別人也許不了解兩倍是什么概念,但是作為董事長的高級助理,能接觸到很多公司的秘密,趙倩倩如何能不震驚。

  其實鑫海集團并非 表面上看的那么強大,而且,袁亞楠所說的機會,準確的說應該叫做拯救集團的機會。

  林鑫海表面看上去古井無波,其實心里也同樣震驚,更多的是激動,連剛抽出的煙也忘了點。

  作為集團的董事長,他深知自己的困境,如果真能如袁亞楠所說的,即便產生的效益少一點,也是足夠誘人的。

  不過林鑫海畢竟老道,表面上根本看不出情緒有任何變化。

  接下來,袁亞楠如數家珍一般的,把鑫海集團現在的股票市值、公司發展前景、公司的機遇、以及詳細的財務狀況,全部敘述了個大概。

  盡管只是大概,但是,這對于林鑫海來說,已經足夠他震驚了。

  看著袁亞楠游刃有余的表情,干凈利落的辦事方式,話語間更是胸有成竹,趙倩倩心里突然冒出了一個莫名的想法“葉揚這下麻煩了。

  ”“我怎么會這么想?”心里明明對葉揚討厭的要死,怎么會擔心起他了呢?趙倩倩自己也覺得奇怪。

  制定好了所有的計劃,林鑫海便親自把袁亞楠送到電梯口,重新回到董事長辦公室,看著趙倩倩道“你說的那個叫葉揚的小子,就交給亞楠去對付吧,你只要盡量配合她就可以了,記住,我們公司的事,千萬不要說的太多。

  ”“嗯。

  林董放心。

  ”趙倩倩沒有問為什么,她看得出,林鑫海今天讓袁亞楠來的真正目的,絕對不是只要聽袁亞楠說那些話。

  以林鑫海的精明,絕對不會去輕易的相信她的話,盡管很誘人。

  三年的貼身服務,趙倩倩深知這個老板的脾氣,表面看上去和藹可親,其實骨子里卻是個老奸巨猾的商人。

  林鑫海重新點燃一支煙,靠在寬大的真皮座椅上,一臉的陰郁。

  “亞楠,這次就看你的了,看你如何幫我走過這次的危機,能帶給我什么樣的驚喜!”就在林鑫海思考的時候,辦公室的門被輕輕的推開,一個漂亮的少女伸頭進來,調皮的看了看走了進來。

  “爸爸,原來你真的在啊,我還以為你出去了呢。

  ”林鑫海趕忙站起來,一臉慈愛的看著女兒林蕊珠“小蕊,你怎么有時間過來了?今天沒出去采訪?”二十一歲的林蕊珠,在林鑫海面前就像個孩子,一蹦一跳的跑過去,抱著林鑫海的胳膊,撒嬌著“爸爸,我好久沒看到你了,特別想你,所以就來看你來了,高興嗎?”林鑫海疼愛的看著女兒,高興的表情溢于言表。

  從口袋里拿出一張卡遞給林蕊珠,林鑫海把煙頭按在煙灰缸里,笑呵呵的道“這個是送給你的,是時代廣場老恒黃金的VIP卡,你不是喜歡那個鉆石項鏈嗎?去買吧,爸爸送給你。

  ”林蕊珠搖著頭把卡推回去,笑著道“爸爸,我不要那個,就想你能多陪陪我和媽媽,你都不知道,最近媽媽也好久沒看到你了,媽媽可是每天都在念著你哦。

  ”“你個小鬼頭,是不是你媽讓你來的?”林鑫海溺愛的,輕輕點了一下女兒的額頭。

  林蕊珠笑著點點頭,調皮的眨了眨眼睛,松開他的手道“爸爸,晚上一定要回家吃飯哦,今天可是你跟媽媽的結婚紀念日,別忘記了!”看著女兒俏麗的背影,林鑫海忍不住感嘆“小蕊都這么大了,出落的也很漂亮。

  大哥,你看到了嗎?你可以安心了。

  想當年我們的選擇,真的對嗎?”太多的意外已經不在林鑫海的控制中了。

  讓葉揚想不到的是,趙倩倩說的對手沒來,倒是來了一對浩浩蕩蕩的 城管

  在小街上開始大范圍的巡查。

  城管的車剛到小街,商戶們一個個都躲進了屋里,很多膽小的甚至把門都關上,生意都不做了。

  這些城管的蠻橫,可能連強盜都自嘆不如。

  這些拿著合法證件的強盜!城管大隊十多個人由大隊長仇洪帶領著,呈現扇形分布,每個人負責一家商戶,開始收繳各家商戶擺放在店鋪之外的物品。

  更讓人氣憤的是,有兩輛白色貼著城管標語,豎著一個大喇叭的五十鈴輕卡,跟隨著他們的隊伍,在小街中央走走停停,路上的老百姓都遠遠的避開。

  有一句話說的好,寧愿得罪壞人,也不要得罪城管。

  凡是每一次停下,都會多一些從商戶那里沒收來的東西,總之絕對不走空。

  城管大隊的大隊長仇洪叉著腰站在小街中央,本來長相就有些兇惡的他,此刻更是一副趾高氣昂不可一世的樣子。

  “你們這些刁民,讓你們不服從安排,告訴你們,不僅今天讓你們不好過,以后,你們也別想好過!當然,只要你們服從安排,不要跟政府對抗,我們就不會再為難大家了,希望你們好好考慮考慮,別再走錯路了!”仇洪的聲音在小街上空回響著,卻無一人應和,商戶們現在也都知道了,城管們來的目的,是為了拆遷的問題,看來,如果不答應拆遷安置的條件的話,今后怕是會永無寧日了。

  果然是官商相互。

  (兩性口述小說)商戶們現在不怕工商局,不怕稅務局,不怕衛生局,唯一怕的就是城管。

  這些人根本不講道理,簡直就是一群虎狼!隨便的打砸搶,說你有問題就有問題,不是罰款就是砸東西收東西。

  寡婦劉 香梅的小賣部門口,站著一個矮胖的中年男人,黑臉膛有些禿頂,眼睛不大朝天鼻,滿嘴的大黃牙上布滿了煙漬。

  就是這么一個極品丑男,正站在劉香梅的小賣部門口,一對小眼睛盯著劉香梅豐潤的身體,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劉香梅此時正滿頭大汗的忙著往屋內搬東西,她的小店除了賣煙酒,還有很多袋裝食品,散裝餅干糖果等等。

  城管的人一到,劉香梅就預見到了危險,趕忙收拾起門口的攤位,可惜,她終究是一個人又是個女人家,還沒收拾了一半,城管的人就過來了。

  胖子城管叫 李濤,最大的特點就是貪吃好色,此刻見到劉香梅相貌可人身材豐潤,尤其是胸前一對豪乳,更是上下擺動,勾起了李濤強烈的欲望。

  左右看了看,沒什么人,李濤一臉淫笑著走過去,有意的摸著劉香梅的手“大妹子,你看你著什么急,我來幫你收吧。

  ”劉香梅有些膽怯的看了一眼李濤,迎著他色瞇瞇的眼神,勉強笑了笑,道“大哥,真是謝謝你了,一看你就是好心人,我這一會就好。

  ”“唉??別著急嘛,你看你一個女人家,細皮嫩肉的,哪能干這些粗活,還是我來幫你好了!”李濤說著搬起一盒餅干,看了一眼劉香梅咽了一口唾沫,邁開胖墩墩的腿,進了劉香梅的店內。

  劉香梅看了一眼李濤,又看了看手里的紙盒,咬了咬牙跟著走了進去。

  城管李濤幫著劉香梅很快就把外面的貨物,都收到了店內,這家伙的目光一直沒有離開劉香梅,好幾次,他還故意借著搬東西的空擋,在劉香梅的手臂上蹭來蹭去。

  要不是礙于店門開著,李濤恨不得馬上就把劉香梅推倒。

  劉香梅哪能不知道李濤的意思,盡管她心里厭惡,腦子里一直在想接下來該怎么脫身,可是臉上,卻不敢裝出任何的不滿,還對著李濤微笑著虛意逢迎。

  一個弱女子又是寡婦,家里連個男人都沒有,劉香梅只能委曲求全。

  “如果葉揚在就好了,他肯定不會看著我被這個討厭的家伙欺負的!”劉香梅想著葉揚,眼睛一直盯著醫館那邊,心里盼著葉揚趕緊回來。

  李濤試探了幾次,發現劉香梅不敢反抗,心中暗喜膽子更是越來越大。

  著急忙慌的把最后一盒餅干搬進屋內,李濤呆呆的盯著劉香梅,嘿嘿嘿的笑著。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