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er sin



估計 她也怕周一山忽然回來,這樣的話,周一山出去泡妹子她沒抓到,要是被周一山發現她在和我親熱,只怕會挨周一山的打。

  而如果她去了我家,周一山回來之后就算發現她不在家,至少還有別的借口,總被直接在家里堵住要好。

  看得出來,她對周一山還是有些畏懼的。

  我很是心,這 房子雖然也是我的,但是現在租給了周一山,要是在這里和 秦雪 發生點什么,我多少還有些放不開,但是到了隔壁我自己住的房子,我想要做什么,那就做什么。

  現在秦雪對我完全動情了,我知道要真正拿下她,不是什么太難的事情,甚至,就在今晚。

  等成為我的 女人,享受到了那種成為女人的滋味,她就離不開我,而會想辦法和周一山脫離關系了。

  現在秦雪是面子上掛不住,才不和周一山分手,周一山不能人道,還是個人渣,她對這個 男人已經徹底失望了,她和周一山在一起,只是為了報恩,只是為了面子,不讓她老家 的人說她和她家不懂得感恩。

  我要是真正得到了秦雪的心,我相信秦雪是愿意為我做任何事情的。

  我只要拿下了秦雪的身體,絕對能得到秦雪的心。

  我帶著秦雪到了我家之后,我立馬一把抱住了秦雪,開始上下其手起來,先前我身上的激情,已經被完全點燃了。

  我的房子裝修比隔壁出租的房子隔音效果好太多,我 也就沒了那么多的忌憚,開始狂親秦雪。

  秦雪尖叫了起來,連忙道:“ 東哥……別那么大動靜,別人聽到就……就不好了。

  ”“我房子是高度隔音的,我們隨便做什么……都不會有人知道。

  ”我解釋道。

  這一下,秦雪放心了。

  沒多久,房間里面就響起了那種曖昧的聲音。

  這種聲音,對于我來說,那簡直就仙樂一般。

  我看秦雪的眼神都迷離了,而且臉色紅潤,我根據以往的經驗,知道這件事情差不多了。

  “好熱啊……”我故意道,將我的T恤都脫掉了,露出了一身腱子肉。

  我雖然不像周一山那樣,是個搞健身的,但我喜歡格斗,經常打沙袋,我的一身肉,看起來比較精悍,而周一山的肉,看起來解釋,但真正要打斗的話,他那種肌肉壓根沒爆發力,速度也趕不上。

  “東哥……你干什么?”秦雪被我嚇了一跳。

  “熱啊,你不熱嗎?”我壞笑道。

  “東哥,你的肌肉,看起來很強悍啊。

  ”秦雪故意扯開了話題,但她卻沒太躲閃,她一直在打量我,看來,她也是喜歡身材強悍的男人,而不是周一山那種徒有其表的。

  “我從小練習格斗,當然很強悍,不過……我那方面更強悍。

  ”我笑道,可謂一語雙關。

  秦雪的色,更紅了。

  她是個嬌嫩得能滴出水來的女人,但偏偏周一山是個廢物,她被我這么一撩撥,心里肯定也癢癢的。

  “天氣熱,要不, 你也脫掉上衣,雖然天天看監控,但我還沒近距離看過你的身材,我真的好期待。

  ”我開始提議。

  現在秦雪已經知道周一(姐弟亂性)山在外面亂來了,那么,我要拿下秦雪,機會就大了許多。

  “這……這不好吧,東哥。

  ”秦雪嬌羞地道,雖然她和我有了親吻,還有了身體上的接觸,但女人就是這么奇怪,她們似乎覺得穿著衣服,就不算被男人侵犯一般。

  “秦雪,我是真心喜歡你,你的身材那么好,但是周一山卻不懂得欣賞,還要出去找女人,但我是真心懂得欣賞你的美的,你……你要是能做我的女人,我哪怕少活幾十年都可以。

  ”我眼神烈,看著秦雪道。

  雖然我天天看監控,但現 在我和秦雪是近距離接觸,要是能直接看,肯定不是看監控能比的。

  現在秦雪到了我的家里,我的膽子也就大了起來。

  男人對待女人,講究循序漸進,但也得膽大,關鍵的時候不抓住某些東西,那就錯過了。

  “周一山混蛋,我一心報恩,他還這樣對我……也罷……”接下來,我聽到秦雪嘀咕了一聲。

  我心中頓時一喜,我知道秦雪這算是答應我了,女人有時候就這般自欺欺人,總要找一個借口。

  “東哥,那……那你今天只能看看,不能動我,我也不是什么隨便的人。

  ”秦雪看著我道。

  “好,我答應你。

  ”我道:“我是喜歡你這個人,就算你現在不把自己給我,我也是愿意等我。

  ”“那你閉上眼睛。

  ”秦雪嬌羞地道。

  “好。

  ”我立馬閉上了眼睛,甚至還有手擋住了眼睛,但實際上,我只是假裝閉上了而已,我一直在偷看秦雪。

  秦雪看了我一眼,然后開始動作了起來。

  在我的偷看之下,秦雪的任何一個動作,都顯得那么性感嫵媚,尤其是她把那吊帶衫給除掉的時候,我的呼吸都完全紊亂了。

  那起伏的山巒,那雪白的肌膚,都落入我的眼底,都刺激著我的神經,近距離看秦雪,她的身材真的性感和完美無缺,我很想直接抱住秦雪,好好親熱一番。

  但是我沒那么做,我知道不能急,心急可吃不了熱豆腐,我要等秦雪把身上那完美的一切都露出來。

  秦雪豫了一下,才開始繼續。

  沒多久,她的身上,就什么都沒有了。

  這么近距離觀看這么性感的尤物,我徹底沖動了起來。

  “我……我可以睜開眼睛了嗎?”我故意問秦雪道,實際上,我早就將她的身子完全看了一個遍。

  “東哥……你真要看?你也算是有錢人,哪里會缺女人。

  ”秦雪還是扭扭捏捏的,看得出來,她還是比較傳統的女人,而且,她內心總覺得她是周一山的女朋友,而且快結婚了,和我這樣還是有些不好。

  “你是造物主的恩寵,我當然想看,在我的眼里,任何女人都比不上你,你就是我的女神。

  ”我說得冠冕堂皇。

  “那你看吧……”秦雪用手遮住了身上一些關鍵的地方,嬌羞地對我道,她的聲音變得很小很小,簡直是細不可聞。

  我卻立馬睜開了眼睛,我終于可以不要遮遮掩掩了,可以光明正大看了。

  “真美,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完美,你要是做我的女朋友,我肯定天天幫你捧在手心,夜夜溫柔地疼愛你,有了你,我覺得世界上任何女人都失去了光彩。

  ”我絲毫不眨眼地看著眼前的美人,贊美的話,不由自主說了出來。

  “東哥,你別說了,好羞。

  ”但是秦雪卻不敢看我的眼睛。

  “這有什么羞的?要是沒有男女之事,這個世界也就不存在了,因為生命就沒法延續,你現在這個樣子,也算不得完整的女人。

  ”我試探道:“要不,我讓你做一次完整的女人?”“這樣……這樣不好。

  ”但秦雪還是沒完全放開。

  “周一山都出了,他還那么粗暴地對你,你就甘心?”我問道,我不再說什么廢話,直接一把抱住了秦雪。

  她要是對我沒 感覺,不會在我面前將衣服全部脫掉,今晚,我就要得到這個性感女神!秦雪什么都沒穿,這可是真的溫香軟玉在懷,那種感覺,和先前我抱著秦雪的時候又不一樣。

  我徹底沖動了起來,哪里還顧得了那么多,我的手,開始在秦雪的身上游走。

  “你不能這樣對我。

  ”秦雪掙扎了起來:“你……你說了只看看的,你……你怎么能這么對我?”“可太性感了,我情不自禁。

  ”我直接將秦雪的嘴巴堵住了,來了一個法式長吻。

  剛開始的時候,她還是掙扎得很厲害,但是慢慢就被我的長吻給征服了,因為我感覺她的身子都 軟了

  “東哥……你別欺負我……”但是秦雪嘴上還是在向我求饒。

  “我不是在欺負你,我只是想讓你常常做真正的女人的滋味,不然的話,你這輩子也就太不值得了。

  ”我一邊上下其手,一邊道。

  但是秦雪用手擋住了其胸前的關鍵位置,一時之間,我還難以得手。

  “那我只用手,不來真的?這樣你也不算背叛了周一山,再說了,我覺得你和周一山遲早是要分手的。

  ”我以退為進道,在女人面前,可不能以為用強。

  “,我就這命。

  ”秦雪嘆息了一聲,怯生生看了我一眼,然后小聲道:“東哥,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好,那我今天就讓你……讓你上下其手……但你不能占有我。

  ”“好。

  ”我心中一喜,立馬答應了。

  然后,秦雪將手從關鍵位置挪開了。

  我是溫柔地握住了那里,開始摩挲了起來。

  剛開始的時候,秦雪還是微閉著眼,輕咬著嘴唇,沒多久,她的嘴里,就發出了那種迷人的聲音,很顯然,我的雙手她感到舒服。

  我抱著她,她渾身都軟了,全部依靠在我的身上,我又動了心思道:“我們去床上吧。

  ”“東哥……你想做什么?”秦雪一下警覺了起來。

  “方便親熱啊,我看你身子都軟了,都站不住了。

  ”我在她的耳邊吹起道。

  秦雪臉色更紅了,卻是沒再說什么。

  女人的沉默就是應允,我一把將絲無寸縷的秦雪抱起來,往我的大臥室走去。

  秦雪身材高挑,那和翹臀甚至還很豐滿,但是卻不過一百斤左右,我抱著她,很是輕松。

  臥室里面,光線柔和,我將秦雪溫柔地放在了大床上。

  秦雪都不敢看我,而我再也不能忍耐,直接撲了上去。

  我的雙手,體驗著她身上的每一處。

  我情難自禁,她也扭動了起來,而她嘴里發出的那種讓人迷醉的聲音,讓我腦袋都充血了。

  但我身上還穿著衣服,我感覺這些衣服在我和秦雪之間很是多余。

  于是我將這一切都除掉了,然后抱緊了秦雪。

  秦雪大是感覺到了有一個什么物件頂在了她的身上,她不由睜開了眼睛。

  當她看到我什么都沒穿,而且某個地方劍拔弩張的時候,她又羞又驚。

  “東哥……你……你這也太大了吧。

  ”秦雪震驚道,和周一山的比起來,我的是巨無霸,周一山的就是牙簽,她當然吃驚。

  “大不算什么,關鍵要持久,我一次起碼四十分鐘以上,狀態好的時候,要一個小時以上。

  ”我道,我覺得我要拿下秦雪,就要讓她心里癢癢的。

  “這……這也太厲害了。

  ”秦雪又偷偷地看了我那里一眼,眼神之中多少有些渴望。

  “那要不要試試?”我的雙手一邊在她身上動作,一邊道。

  秦雪將雙腿夾得緊緊的,很顯然,她也有些忍不住了,要知道,她是一個正常的有需求的女人,而我在男女之事方面的技巧上,那絕對是優秀的。

  “這不行……我和你親熱,都有負罪感,要是我把身子給你,我內心難安。

  ”秦雪道。

  “我不會強迫你的。

  ”我抱緊秦雪,嘴上這么說,但實際上,卻用我那厲害之物,在她身上的一些部位磨蹭。

  “東哥,你別這樣……我實在受不了拉。

  ”幾分鐘之后,秦雪哀求了起來。

     ●傾訴人: 凌冰 女 28歲 職員  28歲時我還沒有談過戀愛  28歲的未婚女子(恕我不用“女孩”、“女人”這兩個詞,前者幾近勉強,后者過于曖昧,也只有“女子”比較中性了)毫無疑問是尷尬的。

  今天一無所有,明天尚不可知,唯獨昨天脫不了干系,不但篤定有,而且應該很不一般。

    可是如果我告訴你,我不但未婚,而且還沒有正兒八經地談過一場戀愛,你信嗎?別說你了,我的很多朋友都表示莫大的驚奇:這家伙整天價操著冰冷的手術刀為我們肢解愛情,莫非真的是百“毒”不侵?  學法律的人可能都比較理性,由于我比較擅長運用“透過現象看本質”的哲學原理,因此,上大學的時候就被奉為朋友圈里的“愛情顧問”。

  誰有情感困惑了,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我。

  其實我知道,朋友在經我點撥大徹大悟的同時,心里也暗自納悶:她又沒談過戀愛,為什么比我還清楚呢?哈哈,其實無他,當局者迷,旁觀者清而已。

  她愛上了一個 有婦之夫(5/5)  上個相親對象 糾纏于“為什么你沒有過戀愛”  清者自清,濁者自濁。

  可是,水至清則無魚。

  何況28歲本來就是一個曖昧的年齡。

  于是,在渾濁的背景和渾濁的燈光下,我也濁了。

  我的上上個相親對象是一個矛盾的結合體—身材高大但心胸狹小,外表粗獷卻心細如發,談吐瀟灑而內心脆弱。

  據說他“曾經受過傷害”,于是他現在戰戰兢兢,如履薄冰,費盡心思地輾轉打聽我的過去。

  對他來說,一塊五顏六色的調色板反倒比一張白紙更能讓他釋懷。

  結果他當然失望至極。

    為什么你沒有過去?你怎么可能沒有過去?他眉頭緊鎖,在思考中上下求索。

    是啊,我為什么沒有過去?那么,請問,“過去”的確切含意究竟是什么呢?是指和一個具體的男人擁有一段實實在在的愛恨情仇?還是指情感的一種抽象發生狀態?如果是后者,那我倒真有一段。

  只不過它藏在我心里,就是聯邦調查局的Sir們來了也是白搭,因為它只屬于我自己。

  她愛上了一個有婦之夫(5/5)  凌冰淡淡一笑,無意識地端詳著自己的手指,陷入到一種冥想的狀態中去。

  我知道,以下不用我多說了。

    小時候,我的名字總是和榮譽、嘉獎聯系在一起,那時候“成功人士” 這個詞還沒有廣泛應用,現在想來,這個詞好像就是我當時的理想。

  可是事實上我很失敗。

  我的失敗從高考開始,從此一蹶不振。

    先是考場失利,接著便是由此而來的連鎖反應:三流大學—冷僻專業—打回老家—待業……我好像穿著平底鞋走路被狠狠地摔了個跟頭,爬起來一看,卻到了另外一個世界:撇著一口蹩腳的方言批講《國際私法》的教授、熱衷于割雙眼皮跳交誼舞夾帶小抄的室友、昔日手下的敗將搖身變成北大清華的才子……我在壯志未酬的心灰意冷中漸漸變得麻木和清高,身邊所有的人和物都讓我厭惡至極,卻又無法改變。

    第一份工作 遭遇中年男上司  幸好在苦熬兩個月之后,我找到了一份還算不錯的工作。

  說實話,我對這個行業一竅不通,可在家裝模作樣地翻了幾天考研書之后,我再也待不住了。

  正好在報紙上看到一則招聘廣告,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報了名。

  買了幾本書惡補一通之后,沒想到筆試竟然考了第一。

  不過,面試的時候我就露怯了,畢竟只有理論沒有實踐。

  正吞吞吐吐不知所云的時候,一位考官清清嗓子,問了我一個和法律有關的問題。

  哈,這可難不倒我。

  我條分縷析、引經據典,把這個問題剖析得很透徹。

  她愛上了一個有婦之夫(5/5)  “明天你有時間嗎?到辦公室報個到。

  ”主考官簡短地說。

    耶!我心中狂喜。

  走出考場前,我向剛才向我發問的那位考官投去了感激的一瞥。

  那是一個有點禿頂的中年男人,手里正拿著我的求職資料在仔細翻看。

  他那一問可幫了我的大忙了,否則我很可能會被pass掉。

    第二天去報到的時候,在辦公室門口迎面撞上一個人,定睛一看,正是那個有點禿頂的考官。

  我手足無措一時語塞的時候,他沖我點點頭,微笑著問:“來了?”  原來他就是我的頭兒,辦公室主任。

    不可否認,我對他有一種先入為主的好感。

  但更多在和他接觸過程中滋生出來的感覺,卻令一貫頭腦清醒 的我方寸大亂。

  記不清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的了,反正那種感覺既簡單又復雜,既微妙又粗糙。

  感激?尊重?敬佩?欣賞?喜歡?暗戀……似乎都是,似乎又都不是。

  很多人提到自己的初戀對象時都喜歡用“帥”、“有魅力”、“白馬王子”等詞語來形容,可是我不能這么說,因為那不符合實際。

  藏在我心里的這個男人毛發稀疏,長相平庸,身材中等,還有啤酒肚,連“黑馬”都算不上。

  可他身上卻有一種吸引我的東西:沉穩而不呆板,成熟但不世故,聰明而且勤奮……總之,他是當時我灰暗生活中唯一的亮點。

  她愛上了一個有婦之夫(5/5)  他似乎具有一種天生的領導才能,可以把很復雜的一件事在幾分鐘之內處理得四平八穩,又可以把看上去很簡單的事情分析出很多層意思。

  當他的下屬,你會覺得自己不只是個“來料加工”的工作機器,還可以學到很多東西,包括業務方面的、分析問題解決問題方面的、為人處世方面的,甚至生活習慣方面的等等。

  我喜歡和這樣的人打交道。

  常常,在他有條不紊地安排工作的時候,我的思維會跳出工作的范疇,飄得很遠很遠。

    一直以來,我都希望自己能做一個可以俯視的人,當然,不是姿態高低的問題,而是那種外表平和淡泊,但骨子里卻洞察一切,看事情、做事情可以舉重若輕、游刃有余的那種。

  我自忖離這種狀態還差得很遠,但從他身上,我看到了這種東西。

    為了男上司 我轉變成嬌媚小女人  像諸多被我語中心事的朋友一樣,我也開始有了許多曾經為我所不齒的“小女人”的舉動。

  在他從我辦公桌邊經過時,偷偷地觀察他的腳步;在他打電話時,專心致志地傾聽他的聲音;在走廊的窗戶前觀察他下車、上車、倒車、出門的諸多細節;趁著去他房間里簽字的時候,用眼睛捕捉有關他的所有信息:電腦桌面、屏保、辦公桌的整潔度,甚至桌下的拖鞋和垃圾簍……接著便是幾天的咀嚼和回味,我試圖從這些無意中泄露出來的私人信息來證實或者判斷心中的某些猜想和琢磨。

  她愛上了一個有婦之夫(5/5)  每周開例會的那一天,便是我一個星期里最快樂的一天,因為我終于可以有理由大膽地正視他的眼睛和每一根頭發,看清楚他從口袋里掏出的香煙和打火機的牌子,或者從側面偷窺到他襪子的顏色……而當他偶爾在會上提到我的名字的時候,我就低著頭屏住呼吸,默不作聲地享受那一瞬間心跳的感覺,就像小時候在課堂上自己的作文被老師當范文朗讀的感覺一樣,一種明明快要爆炸、卻不得不有所節制的甜蜜和快樂。

    當然,他并不是完美得無可挑剔。

  事實上,他身上也有許多我不(少婦做愛小說)喜歡的東西。

  比如酒桌上也少不了“浮夸風”;和老婆分居多年,似乎“家外有家”;吃飯少不了的作料竟是大蔥……這些一般男人身上才會有的“不良習氣”他也沒能幸免,實在是令人遺憾。

    一起下班 我們開始了調情路 有幾次下班的路上,正好碰到他開車路過,他就按按車笛讓我上車,送我回家。

  單獨和他相處的時候,我總是很緊張,大腦一片空白,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他會隨意問我最近工作怎么樣、有什么困難之類的問題。

  平時還算伶牙俐齒的我這時候卻笨得要命,為了掩飾這種笨拙,我只有沉默。

  于是,在一起回去的路上,車廂里就往往會像冰庫一樣,僵硬、沉悶。

  她愛上了一個有婦之夫(5/5)  “小凌好像話不多啊?怎么,是不是有點怕我啊?”他有一次就笑著問。

    “啊?沒有啊。

  就是,有點緊張……”話一出口我就后悔了:糟糕!這不是不打自招嗎?萬一被他看出來豈不羞煞人也?這么一想,我的臉就真的熱起來,我只好佯裝看窗外,不敢再扭頭。

    “是嗎?緊張什么?”他又笑笑,卻不再說話。

    車廂里只有沉默在蔓延。

    在十字路口等紅燈的時候,他隨手打開了音樂。

  蔡琴渾厚舒緩的聲音立刻像月光一樣緩緩流淌出來:“像一陣細雨灑落我心底/那感覺如此神秘/我不禁抬起頭看著你/而你并不露痕跡/雖然不言不語/叫人難忘記/那是你的眼神/明亮又美麗/啊……有情天地/我滿心歡喜……”  一路上,我們再也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聆聽著悠揚的旋律。

    事隔多年回想,那個傍晚依然美麗。

  那是一個初夏的傍晚,有風,遠處是晚霞燃燒的天邊,車窗外是蒙太奇一般迅速掠過的樹木和行人……蔡琴的聲音真美,寬廣、舒緩、自然,像一把熨斗,一點一點把我躁動的心熨得服服帖帖。

  她愛上了一個有婦之夫(5/5)  我一直以為我把這份情感隱藏得足夠深,沒有誰可以看透。

  沒想到終究還是在他面前露出了馬腳。

  他什么都沒有說,但又好像什么都說過了。

    我這個人很怪,一旦感覺到某種未雨綢繆的氣息,就會用冷漠來偽裝。

  于是,我開始繞路回家,上班也盡量裝出若無其事的樣子。

  說實話,我從來沒有想過要怎么樣,以他的城府和閱歷,我沒有能力把握,所以也不奢望擁有。

  能有一個這樣的男人供我欣賞,我已經很滿足了。

  不錯,這聽起來多少有點卑微,但我挺知足的,這種悄悄綻放的快樂,一旦拉開窗簾曝光天下,反倒會失去那種朦朧的美。

    我可以感覺得到他微妙的變化。

  他看我的眼神變了,原來只是單純的上司看下屬或者長輩看晚輩的那種,但現在,在我偶爾轉身的一瞬間,我會捕捉到他另外一種目光,閃閃爍爍的,是一個男人看一個女人的那種目光。

    他的表白 讓我茫然失措  有一天晚上,我自己在單位 值班,正看書呢,突然電話響了,拿起來“喂”了幾聲,卻沒有聲音。

  心想,誰呀這么討厭。

  過了一會兒,電話又響了,拿起來還是沒有聲音。

  要掛掉的時候,不知為什么,心里一跳,感覺會是他。

  因為剛下班的時候,他曾經打電話過來,問值班情況怎么樣,有什么事情沒有。

  他知道現在只有我一個人值班,和我一起的那個女孩家里有點事先回去了。

  她愛上了一個有婦之夫(5/5)  心里正在揣摩和猜測的時候,電話又響了。

  我的心“撲通撲通”地跳得厲害。

  我有一種預感,某種期望已久希望發生又害怕發生的事情就要來了。

    我盡量讓自己平靜下來,拿起話筒。

    隱約聽到那邊不太清晰的聲音,是兩個人的。

  一個果然是他,另一個則不熟悉。

    “喂?是小凌嗎?”終于說話了,卻是那個陌生的聲音,“是這樣,我是你們主任的朋友。

  你們主任,他有話對你說……”  這時候,突然另一部電話瘋狂地響起來。

  我像抓到救命稻草一樣,趕緊沖著電話說:“不好意思,接個電話。

  ”就匆忙掛掉了。

    我沒有再去接電話,任它鈴聲大作,整個人還陷在剛才的情景中。

    他究竟想說什么呢?我到底該不該掛掉?他會不會再打過來?我又該怎樣回答呢……  心里正亂七八糟地琢磨的時候,和我一起值班的那個女孩回來了。

  我想我需要放松一下,于是我去樓下的洗浴中心洗了個澡。

    洗澡回來的時候,我聽到了主任的聲音,好像在問那個女孩值班的情況。

  如果給當時的我來個特寫,我想應該是這樣的:披散著潮濕的長發,發梢上滴答著水,一只手拿著梳子邊走邊梳,另一只手掂著一個藍色小筐,正泰然自若地享受著浴后的怡然自得,突然腳步放慢,像個就要被發現的臥底一樣,趕緊閃到一邊。

  她愛上了一個有婦之夫(5/5)  我不希望自己真實的一面唐突地暴露在異性面前。

  很保守是吧?你是不是難以相信,在滿大街都是超短裙露背裝的今天,還有一個剛畢業的女孩子不敢披著頭發上班,不敢讓自己浴后的模樣讓異性窺到。

  我就是這樣一個保守得近乎迂腐的女孩。

    戲劇化的情節 在我身上發生  主任問了幾句就說要走了。

  下樓梯的時候,我聽到他的腳步有些間斷,走走停停,好像在思考什么。

    他終于出門了。

    我長舒一口氣,走到走廊的鏡子前面,甩甩頭發,開始梳頭。

  頭發長得很長了,很不好梳。

  每梳一下,梳子上都會卷下幾根被淘汰掉的頭發。

  我憐惜地看著它們,然后把那些頭發一根一根地纏繞在手指上,四處尋找垃圾簍。

    一轉身,卻發現主任就站在我的側后方,正靜靜地看著我,眼神曖昧。

    嚇了一跳之后,我的臉“騰”地紅了,突然變得忸怩起來。

  不知道他站了多久了,總之肯定“偷”去了我很多東西。

    “還沒走啊?小凌。

  ”他問。

    “嗯。

  ”  “走吧?坐我的車。

  ”  “哦,不用不用……我還有點事……”我搪塞。

    “那我先走了。

  ”他說。

    走到門口,他又回了一下頭,似乎想說什么,可是最終又沒有說。

    接下來事情的發展,是我無論如何也想不到的,就像一部電影被安上了一個突兀的結尾,所有的故事到此戛然而止,令人一時頭腦短路——兩天之后,凌冰的主任在高速公路上出了車禍。

  同去的四人,三人只是輕傷,只有他,當場死亡。

    你問我聽到消息時什么感覺?沒什么感覺。

  真的,就是覺得不相信。

  “死亡”這個詞,一直覺得很遙遠,沒想到它就這樣發生在自己身邊了。

  那幾天就覺得悶,心里被壓得喘不過氣來。

  開追悼會的那天,我才有了淚。

    一個月后我離開了那家單位。

  我不愿意讓一個已經離去的人打擾我的靈魂。

  我和他之間,從來都不曾發生過什么。

  但我愿意承認,這輩子,我已經愛過了。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