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a sakuragi



但我哪里看得進去(上課時被同學摸出水來),那 姑娘垂著頭困在鎖鏈里的模樣,像飛舞的蚊蟲,一直 在我腦中盤旋,把我的心烙得不是滋味。

  我才翻了兩頁,書上的藥草,就自動變形,一會是那姑娘沒精打采的臉,一會兒是她媚人的體態。

  職業素養肯噬著我,她的沉默,像是對我無聲的譴責。

  我捏捏拳頭,既然碰上了,就不能置身事外。

  次日我早早去了老 村醫診所,在村里要打聽事情不難,看病的那些姑婆子,就沒有不知道的事。

  我就說了句昨天去姑娘那村走了趟,馬上就有人議論開了:“哎醫生,那村有戶人家整天把他婆娘鎖在屋里,他要是出門幾天,滿房子臭味就跟牛欄一樣,能熏死人。

  ”“那誰啊,我知道,脾氣燥,領著班混混,整天沒事兒就瞎搞,他婆娘聽說是 給人勾了,但他也不是什么好東西,外面不知道養了多少女人咧。

  ”“嘿喲,村干部找他幾次,都給他罵回去了……”姑婆猛搖頭,雖然同情那姑娘,但只嘆息一聲,就開始眉飛色舞吹捧自家孫子。

  我聽在耳里,記在心里。

  既然她家那位會外出,要去見她就有機會。

  老村醫瞅著我神情,好像摸到了我心思,“干啥,放心不下那姑娘?”“哪有的事兒,我是在琢磨這藥抓幾兩。

  ”我拿著小天平稱著幾味草藥。

  “得啦,就你那心思,跟猴子屁股一樣,全露出來了。

  要去趕緊滾蛋,上午我在這兒,下午可就要出診了。

  ”老村醫似笑非笑地瞥我。

  “那,那 我去 給她復診下。

  ”我這可不算編謊,溜得我自己都稱贊自己。

  老村醫樂樂,指指藥箱,讓我多帶些藥。

  我出門時看到房門后掛著把小斧子,順手就抄下來,別到腰扣里。

  我可能見鬼了,我在心里煽了自己一耳光,說不定人夫妻一個愿打,一個愿挨呢,我卻上趕著要助她脫離現狀?我騎著單車,沒兩下就到了她家,大嬸好像專等著我,瞅著我來了,樂呵呵地把我領到姑娘屋里。

  她今天坐在床上,氣色看著好了些,尖瘦的瓜子臉,要是精神狀態好,談得上是美人了。

  她聽到門開的聲音,平淡地望了望我,又轉回頭數她的手指。

  “醫生,我還有事兒,先去忙會兒。

  ”大嬸幫她清理過房間,整齊的土坯屋里,沒有別人嘴里那么臟亂。

  可是她身上的味道卻更重了,披肩的秀發上,全是 男人的氣味。

  她男人那癖好叫人無法恭維。

  “那個,不介意的話,你驗個孕?”我故作平常,口氣平淡。

  她搖了搖頭,拿手拔了會頭發,說:“不用了,我沒懷。

  ”平靜的聲音仍像一潭死水,粘得我有些發愁。

  她身上的味道……咳咳,她老公應該有避孕,味道那么重,估摸全抹她身上了。

  “你要不要跟我去 縣城醫院,你的 身體,得做個全面檢查才行。

  ”我轉過身,給她瞅腰扣里的小斧子。

  她突然笑了下,像拔開云層的太陽,整個臉都亮起來了,“你來真的?你不怕他報復?他是出了名的混混頭,監獄都待過的。

  ”“我怕個卵兒。

  ”我居然粗俗地回了一句,說完自己有點不好意思,傻傻地撓了撓后腦瓜子。

  “那你晚上來吧,他今晚不在家。

  ”姑娘意思很明顯了,愿意接受我的好意。

  我心里激動,就湊近了些,“我先給你換點藥好吧?”姑娘點點頭,臉沒對著我,只是把手舉到我眼前。

  鈴聲悅耳,如果不是圈得姑娘受了傷,也沒那么面目可憎。

  我打開藥箱,細心地幫她清潔傷口,她一聲沒哼,嘴角掛著淡淡微笑。

  黑衣還是昨天那套,我靠得這么近,都能聽到她的心跳,忽急忽慢,神情緊張,讓人忍不住想逗弄。

  “醫生,這兒也痛。

  ”她把手反轉,抬到貼身罩衣后方的絲帶,摳了摳發癢的傷腫處。

  兩排銀色小鉤緊扣在她背后,我猶豫了下,絲帶勒 久了,有傷疤掛了膿,我想解吧……孤男寡女的不好動手。

  她今天給人的感覺比較溫馴,對我沒那樣抗拒,因為皮膚愈合的緣故,她身體有些小癢,過一會又開始抓。

  “不要抓了,傷到了,會留下痕跡。

  ”我制止她的手,她卻動了動腰,向我拱了拱,“那你幫我。

  ”這撩人的聲線,嗲得我耳朵軟了,手一時輕飄飄地,不知怎么地就解開了她的罩衣扣子。

  得,得!我有點尷尬,但確實要給她涂藥,解了,就順其自然,專心抹軟膏。

  但眼睛自己跑到她胸前去了,那迷人的傲嬌,還有那奇特的蠅印,都表示她昨晚,又被男人按在身下瘋狂索取,而她就痛苦的承受著,纖弱的身體隨著男人的動作擺動。

  僅僅是聯想她被勒得扁平的柔軟,我就熱得跟什么似的,恨不得以身上陣了。

  手奇怪地想脫離腕骨,飛扒上姑娘黑衣里的峰頂,一邊幻想她被人享受,一邊升騰扭曲的快樂。

  姑娘礙著我的身份,羞著臉沒說啥,我也沒真敢往流氓念頭上靠,仔細擦好藥就給她罩衣扣了回去。

  “那我先回去了,”我給她弄好衣物,又靠近了點,小聲保證,“我到時候來接你。

  ”媽的,血有點上涌,呼吸有點急,這話里話外,分明要拐賣人家老婆。

  “知道了。

  ”她還是很平靜,遞給我一串鑰匙,嗲嗲的語調聽不出悲喜,“鑰匙有了。

  ”昨晚是使了渾身解數,才從她男人那里拿到鑰匙吧,我收進藥箱,轉身離去。

  一下午我都心不在焉,好在病人不多,只是些普通的小感冒,掛上吊瓶就能閑上會兒。

  變天了,陰悶陰悶的,像要下雨,我琢磨要不要回家帶件雨衣,但擔心回去后不好找借口出門,干脆在外面晃蕩,等到夜深人靜,再去找她。

  老村醫回來后啥也沒問,伯母煮了苞谷,讓我捎兩個,我就扔到自行車籃子。

  天慢慢黑了,我像往常一樣,和老村醫夫婦告別,騎開單車就走了,但今天我的方向,是山腳下的清河。

  云壓得很低,蜻蜓在河岸飛轉,蚊子毫不客氣把我當成盤中餐,有一下沒一下的朝我腳上叮。

  我坐在岸邊平坦的石塊上,啃了倆苞谷,掬了幾捧河水,見四下沒人,就脫了衣物,撲河里游了會泳。

  清涼的水讓身體感覺沒那樣悶,但雙腿里那玩意兒,沒有衣服的束縛,探頭探腦,被河水一沖,樂顛顛地,石更得跟燈塔一樣粗壯。

  河水包圍著我,沖刷著它炙熱的高溫,它像患了急性流感,體溫直往上沖,沒個過程可褪不了燒。

  要不了多久,所有的村都該睡了,村里的夜晚,靜得聽不到一聲狗叫。

  我接下來要干的事兒,是對,還是錯?我心里沒底,只是覺得不能讓姑娘那樣下去,時間久了,情況不改善的話,她遲早會瘋。

  我在河水里泡得全身發涼,將那股急燒簡單理了下去,就推著單車慢慢朝姑娘家走。

  天地一片灰暗,我好不容易摸到姑娘門口,借著幽暗夜色閃入姑娘臥室。

  “我來了。

  ”他媽的,我忽然心虛得像個入室偷香的小賊。

  “柜子那有個手電筒,打開吧。

  ”姑娘聲音在黑夜里更好聽了。

  我抓起手電筒,讓燈光照到鏈孔上,很快打開了她的束縛。

  她一下子軟倒在我懷里,我沒多話,揣起那串鏈子,帶她坐上車后座,慢慢離開這安靜的村莊,直到上了大路,才敢使勁踩。

  “你怕么?”我迎著沉悶的風騎往縣城,她手拉著我衣服,臉貼在我背上,像睡著了一樣。

  “我有什么好怕的呢?”她自嘲地笑了,“我無所謂了,他要我死,就死,你要我活,就活。

  ”“別這樣,活下去,總會有美好的事情發生。

  ”騎單車,最快也得一小時才能到縣城,我單手拍拍她頭,說,“你先睡會,到了我叫你。

  ”她順從地點點頭,沒有說謝謝,卻環住了我的腰。

  我心里暗樂,單車就有這種好處,方便被姑娘摟。

  那會摩托車還沒普遍,想要買輛,得搭幾小時車到鄰縣,以前我沒什么渴望,但現在,我特別想要輛摩托車,呼啦一下到了縣城,爽。

  “你想要我,對嗎?”我正踩得呼呼喘氣,她突然又問了我一句。

  姑娘,你這讓我怎么回答?你是要我做真小人呢,還是偽君子?“我無所謂的,我的人生,已經糟糕到不行了。

  ”她有些哽咽,被困久了,許是失去了生活的勇氣吧。

  “沒你想象的那么糟,別瞎想了。

  ”我全靠她那手電筒照明,快累趴了都。

  她感覺到我喘得不行,故意捏捏我的腹肌,調動我生命的激情,“你真是個爛好人。

  ”好人標簽對我沒吸引力,我還是埋頭猛騎車,當汗水濕透衣衫時,我們到了縣城。

  縣城也沒什么燈火,我找了間旅館,準備開兩間房的時候,她卻扯了扯我衣袖,踮腳附到我耳邊,“我不想一個人。

  ”我有點小興奮,什么節奏?英雄救美,她要以身報答?我大手一揮,讓柜臺小姐安排一間雙人房。

  她扯著我袖子,慢吞吞地上樓梯,小縣城可沒什么電梯給人坐,我看她走得費力,忍不住就想幫她,“腳痛嗎?”“你抱我?”她比我直接多了,彎都不帶拐。

  姑娘都開口了,我哪能拒絕,馬上一個打橫,直接把她抱上大床。

  “兩張床,你隨便挑。

  ”我坐在另一張床上喘息,久沒運動,一動就全身酸痛。

  “我先去洗個澡。

  ”她垂下頭,聲音飄忽著,人也像飄一樣進了浴室。

  我實在克制不住困倦,她還沒洗出來,我就睡著了,后來她跟我說,那天我下面挺得,讓她一晚上沒睡好。

   “ 謝哥,你怎么了?你不是要看傷口么?快來呀!”看到老謝一副愣愣的樣子,何 秀蘭心里一陣得意。

   王小薇能拿下的男人,難道我何秀蘭還拿不下?“哦哦哦,對,看傷口!”老謝實在有些摸不著頭腦,這個何秀蘭到底來這兒是干嘛來了。

  說是勾引他吧?也像那么回事兒,但提到王小薇干嘛?難道是她在試探?老謝有些拿不準這個女人了,但是不管怎樣,一個女人送上門來給自己占便宜,自己還畏畏縮縮的,那怎么行呢?管她是來干嘛的,自己爽自己的不就行了嗎?至于王小薇的事情,就算何秀蘭出去亂說,老謝也完全可以說她就是到這兒來治病的,反正這事兒誰也沒證據,還不睡憑空胡掐?“來來來,把你內衣脫下來,我看看你到底傷到哪兒了?”想通了事情的關鍵,老謝也逐漸變得主動了起來,伸出手就去扯何秀蘭那里的衣服。

  當何秀蘭那柔軟出現在老謝面前的時候,老謝不由得深呼吸了好幾口,平靜自己的心情,如果非要用形容的話,那只能說,歲月似乎根本就沒在何秀蘭的身材上留下任何痕跡。

  依舊像是十七八歲的少女一般,皮膚水嫩嫩的。

  看到老謝愣愣的盯著自己的驕傲看,何秀蘭的嘴角微微的翹了起來,雖然每次去趕集的時候,是經常有二三十歲的小伙子偷偷盯著她看,但是老謝不同啊!他可是山南村十里八鄉唯一的醫生,不知道看過多少女人的胸。

  能讓老謝變成這幅樣子,難道還不值得驕傲么?“怎么樣謝哥?看出什么來了沒有?是不是還得聽一下心跳啊?”不由分說的,何秀蘭直接拉過老謝的頭,按到了自己胸口上。

  “嘶~”感受到胸前的滿足感,和老謝那沒有刮干凈的胡渣在在她的皮膚上劃過,何秀蘭忍不住輕輕哼叫了一聲。

  老謝此時卻有些懵逼了,這個何秀蘭,也太特么主動 了吧?難道是寂寞過頭了?不得不說,老謝的猜測還是蠻準的,何秀蘭的老公是修橋的,為了掙錢,平時幾乎都在外地,就算是逢年過節也回不來一趟。

  正所謂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何秀蘭如今正是三十歲左右如狼似虎的年紀,怎么可能不想男人呢?平常還好,村子里都是些上了年紀的老頭子,要么就是幾歲的小娃娃,可今天早上老謝來勸架的時候,全村都看 到了老謝那傲人的本錢,而何秀蘭呢,早就春心蕩漾了!“謝哥,怎么樣?你有聽到傷口在哪里么?”何秀蘭的一雙手在老謝頭發林里摸過,又輕輕摸了摸老謝那張堅毅的臉龐。

  “額,找到傷口了,我去拿藥,你先別動啊,我給你上點藥,要不了多久就好了!”盡管老謝根本找不出何秀蘭身上到底哪里有傷口,但是人何秀蘭不是說了嗎?傷在了胸口上,難道老謝還要主動去戳穿不成?“嗯,好啊,那麻煩謝哥了!”何秀蘭臉上露出一絲笑意,不知道為什么只要看到老謝對她身體癡迷的樣子,何秀蘭就感覺心里一陣驕傲。

  老謝拿出藥罐子,在手上抹了一點,就想伸手往何秀蘭的胸上涂。

  “誒,謝哥,這男女授受不親,抹藥這事兒,還是我自己來吧!”可正當關鍵的時候,何秀蘭卻一下子躲開了老謝的魔爪,飛快的披上了衣服。

  “臥槽!這個騷娘們什么意思?”老謝心里一陣郁悶,看到何秀蘭臉上那似笑非笑的表情,他就知道自己肯定被耍了。

  “那什么,謝哥您忙,這個藥啊,我就拿點自己回家慢慢抹了啊,下次再來找你噢~”何秀蘭奪過老謝手里的藥罐子,當著老謝的面穿好內衣,又穿好外套,大屁股一扭一扭的離開了老謝的家里。

  臨出門前,還給老謝甩了一個極為曖昧的眼神。

  “媽的!何秀蘭你這個死婆娘,最好不要落到老子手里,不然老子一定好好收拾你!”在 這一瞬間,老謝在心里發誓,以后有機會,非要上了這女人不可!回過頭看了看自己一波三折的“小老謝”,不由得深深的嘆了口氣。

  最近的桃花運是怎么了?這么旺盛,但偏偏就是沒來個正經的!草草的做了點飯菜吃了以后,老謝取了兩塊臘肉提著,往王小薇家里走了去。

  不管怎么說,現在的老謝和王小薇除了最后一步沒做以外,其余都算是做了,自家小情人沒菜吃,自己總不可能坐視不管吧?等到到了王小薇家門前的時候,老謝正想敲門,突然卻聽到里面傳來了一陣爭吵聲。

  老謝敲門的手一頓,下意識的趴在了門邊,透過門縫想要看看王小薇跟誰在吵架。

  仔細一看,原來是王小薇在接電話呢。

  “我爸媽就不是你爸媽了是吧?蔣 宏博你個沒良心的,當初你創業的時候是我把我家拆遷款給你的,你現在就是這么對我的嗎?”屋子里的王小薇似乎很激動,拿著手機的手微微有些顫抖。

  “我跟你說過我現在沒錢了!我現在連買菜的錢都沒有了你知道嗎?我當初跟著你(夾逼自慰),跟我爸媽鬧翻了,搞得我現在有家都回不了,你說讓我相信你,可你看看你現在都干了什么?有了點小成績你就去賭博!現在傾家蕩產了,你滿意了嗎?”“蔣宏博我告訴你,我嫁到你們家這兩年,我連班都沒上,幫你打理工地,幫你照顧你爸媽,我整天跟個保姆一樣,我有過過一天的好日子嗎?你現在竟然這么對我,你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嗎?”說完這話以后,王小薇恨恨的掛了電話,一屁股做到了板凳上。

  聽到這些談話,老謝恍然大悟,這蔣宏博竟然迷上了賭博?屋子里的王小薇并不知道老謝在外面偷看,一下子趴在了桌子上,狠狠的哭了起來。

  看到這一幕,老謝心里一陣心疼,連忙敲了敲門。

  “小微,開開門,我是你 謝叔,我給你送東西來了!”一聽說是老謝,王小薇一下子蹦了起來,連忙打開了屋門。

  看到老謝那一瞬間,王小薇一把撲進了老謝懷里,哇的一聲哭了出來:“謝叔,蔣宏博這個混蛋,賭博輸了,竟然想讓我去陪別人睡覺來還債!”“什么?蔣宏博是這么說的?”聽到王小薇的話,老謝心里宛如響起了一聲驚雷。

  “嗯呢!他說他現在欠了別人好幾十萬,實在是還不起,債主那邊說了,要我去陪人家睡一個月,要不然就得還錢!”王小薇靠在老謝懷里,一邊哭著,一邊哽咽著解釋道。

  “媽的,這個蔣宏博也太沒良心了吧!”那一瞬間,老謝只感覺一陣無名火起,但隨即又緊緊抱住了王小薇。

  這個時候,最難受的恐怕還是她了吧?“小微,你聽謝叔一句話,跟他離婚吧!別跟著他過了,你要實在怕嫁不出去,你謝叔我娶你!”老謝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自己竟然說出了這樣一番話。

  “ 嗚嗚嗚,謝叔,我也想離婚啊!可是,我問過律師那邊了,蔣宏博的債是我們結婚以后才欠下的,就算是我們離婚,我也會背負一半的債務,我當初為了嫁給蔣宏博,跟家里人鬧翻了,我一個人哪兒去弄幾十萬來還債啊!”王小微抱著老謝的手一直沒有松開過,哭的聲音也越來越大,似乎要把結婚這幾年受的委屈全部哭出來一樣。

  幸好王小薇住的地方離村子比較遠,要是被別人聽到了這哭聲,還以為老謝把人家怎么樣了呢。

  “好了別哭了,乖,錢的問題慢慢想辦法啊,現在最主要的問題是,你得先跟他離婚啊,要不然,他肯定會越欠越多的,到時候你就更沒辦法擺脫他了!”老謝一邊拍著王小薇的肩膀,一邊輕聲安慰道。

  “嗚嗚嗚!謝叔,我嫁給他的時候,他就是個一無所有的窮小子,他說他要創業,我背著家里,把我們家幾十萬的拆遷款偷偷拿出來給他,他現在就是這么對我的!嗚嗚嗚,他還想讓我去陪別人睡覺,他真的有把我當成是他老婆么?嗚嗚嗚…”“好了,乖,小微乖啊,不哭不哭,謝叔在呢!”這一瞬間,老謝心里多了很多想法。

  他好想告訴王小薇,沒事,別怕,還有他呢!可是,老謝也知道,他只是個農村人,也沒什么文化,初中畢業就沒再上過學了,除了會這一手醫術以外別無所長,雖然這幾十年來給人看病是攢了一些錢,但是也僅僅只有幾萬塊,根本就不夠幫王小薇還債的啊!這一瞬間,老謝想了很多,他原本以為自己就是跟王小薇玩玩而已,圖她年輕的身體,一時興起,但是這一刻,老謝發現,自己是真的喜歡這個女孩兒,想給她一個依靠。

  “謝叔,你說我是不是好傻。

  ”良久,王小薇輕輕抬起頭,看向了老謝。

  這一瞬間,陽光從老謝的背后直射而來,形成了一個背景,老謝那張堅毅的臉龐,還有那唏噓的胡渣,和那溫暖的胸膛,在這一刻,深深的印入了王小薇的腦子里。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