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鳥 文乃



蘇霞背對著陳 小正,承受他的進攻,瓷玉般的后背掛滿了香汗,特別是胸前那兩團飽滿的光滑,此時在耀眼的燈光下,晃得閃閃奪目。

  蘇霞不僅長得好看,身材更是完美,走到哪里都能吸引 男人的目光。

  那飽滿的胸部,性感妖嬈的翹臀都能讓人垂涎三尺,活生生的就是一個尤物。

  以至于陳小正每次與蘇霞“溫存”,都顯得極為力不從心。

  當蘇霞時不時的動作,還未抗住三分鐘的陳小正,伴隨著一聲低吼,匆匆繳械投降。

  “老公,我好舒服……”沒得到滿足的蘇霞心中雖有怨念,但為了不讓丈夫產生自卑感,她只能強忍住嬌軀深處傳來的不滿足,白里透紅的臉蛋佯裝成一副意猶未盡的模樣。

  “嘿嘿,你老公我可是天下第一猛男。

  ”陳小正計算機行業出身,性格單純,完全不了解蘇霞的內心想法。

  “老婆,明天我就要正式出差了,半年后回來,到時候升職加薪,咱們很快就能湊齊首付買房了。

  ”“知道了,你好好休息,明天早上我給你做早餐。

  ”面對沉迷工作的老公,蘇霞眼中閃過一絲失落。

  兩人分別的最后一個晚上,陳小正自己痛快完之后倒頭就睡,沒有得到滿足的蘇霞卻失眠了。

  結婚數年來,她真正體驗到“快樂”的次數屈指可數。

  蘇霞從師范大學畢業后便進入學校任職老師,因為職位的光環,她始終遵守道德、堅守婦道。

  哪怕是數千個日日夜夜 身體上的不滿足,也并沒有讓她想過出軌。

  腦中回憶起剛才在浴室內被老公進入的畫面,蘇霞漸漸眼神迷離,誘人的紅唇發出輕哼。

  兩條大長腿情不自禁的來回摩擦,她悄悄的撩起睡裙、黑色蕾絲內內脫至纖細的小腿處。

  “嗯哼……”隨著手指毫不費勁進入,蘇霞一邊小聲的嬌喘,一邊自我滿足起來……第二天她是被弄醒的,感覺到自己底下塞了東西,蹭來蹭去的弄得她很難受,不用想她都知道是她老公在作怪。

  她老公有個怪癖,就是喜歡趁著早晨從后偷偷要她。

  她睡得沉,有時候還以為是做夢,陳小正將愛釋放到她里面后便去上班了,而她還沒醒,等她睡醒翻看自己雙腿間的污漬才知道被要過。

  她對這事其實挺有意見的,因為男人早上起來的時候憋了一夜的尿,誰知道他弄出來 的是那個是不是尿。

  如果是尿,那得多臟!而且她身體還沒準備好,陳小正就那樣要她,她里頭澀澀的,體驗很不好。

  昨晚她自嗨到很晚才睡,實在太累了,所以就繼續裝睡,由得她老公折騰。

  這一次比昨晚要久點,蘇霞被他勾起了癮頭,后來有回應他,可才舒服一會兒,他又完了,搞得蘇霞不上不下的,心里充滿怨氣,但還得裝作吃飽了,起身給他做早餐。

  送陳小正去機場后,蘇霞這才想起今天是周末,她早計劃好了要去學生王 小明的家里家訪。

   王小明今年讀二年級,品格端正、成績優異,但最近這段時間,上課經常無精打采,考試分數也一落千丈。

  蘇霞平日里最喜歡王小明這個學生,加上身為班主任,責任重大,便決定今天家訪,與小孩家長溝通溝通。

  轉了幾趟公交車,就在蘇霞即將抵達王小明家時,原本萬里無云的天空,忽然烏云密布,下起了傾盆大雨。

  這突如其來的遭遇,頓時讓蘇霞有些手忙腳亂。

  沒帶傘,附近也沒有臨時躲雨的地方,無奈的她索性直接跑進小區。

  最后停留在一棟別墅大門的屋檐下,蘇霞按了按門鈴。

  “哪位稍等一下。

  ”剛從公司回來的 老王,還沒來得及喊孫子王小明去寫作業,聽到外邊有客人,便焦急跑去開門。

  大門一打開,老王卻看呆了。

  門外邊站著位年輕女子,上身白色襯衫已經被雨水淋濕,里面被裹胸布包裹住的驚人輪廓清晰可見。

  或許是因為雨水而產生的身體騷癢, 女人站著的同時,那對被黑色包臀裙緊緊勒住的絕世美腿忍不住微微相互磨蹭著……“請問這是王小明的家嗎我是王小明的班主任 蘇老師,今天專門過來家訪。

  ”直到蘇霞主動開口,老王這才晃過神來。

  “蘇老師你好,我是王小明的爺爺。

  ”老王招呼著進屋,余光卻仍盯著蘇霞的上衣領口。

  那兩團巨大伴隨女人的喘息聲此起披伏,他一時半會兒還真挪不開眼。

  “這天氣,早上還出太陽,結果說變就變。

  ”頭一回家訪碰上這種情況,蘇霞羞得面色緋紅,十分尷尬。

  她早就發現了老王不正經的眼神,但世上哪有不喜歡漂亮女人的男人,只能埋怨天公不作美、使得自己全身太過暴露。

  “蘇老師要不去洗個澡吧,不然得感冒了。

  ”全身的水漬,即便進去了也沒地方可坐,蘇霞猶豫片刻,最后還是點點頭。

  浴室內空間大過平常的主臥,蘇霞面露驚訝,卻并未發現另一邊的裝修不是墻體,而是半透明的磨砂。

  女人的曲線透過半透明的玻璃,具體細節雖然看不清楚,但抬手、揉搓的動作一覽無余,就連摸著胸前的一對“利器”,都能夠隱隱約約瞧見。

  浴室對面,就是別墅一樓開放式的廚房。

  老王瞇著眼、瞄向那個位置,頭腦發熱,下面也脹到接近爆炸。

  蘇霞搓著沐浴露的兩只手在胸前,反反復復,來來回回,輕微的摩擦聲,讓老王做姜湯的手都情不自禁地放慢了。

  老王早年喪妻,后來沉迷工作、管理著本市最大的保安公司,直到今天與蘇霞相遇,內心深處積攢多年的荷爾蒙才在無形中爆發。

  蘇霞滑溜溜的玉手觸碰到自己滑潤的臀部,又想起了昨晚在浴室里與陳小正的旖旎,臉一紅,心里大罵自己不知羞恥的同時,更多的卻是興奮。

  想到這里,她按了按紅潤挺翹的屁屁,忍不住又往下了一點,到達了那美妙的地方……“蘇老師,我給你拿了件衣服,還有沒開封的浴巾。

  ”門外響起老王的聲音,讓沉浸在幻想中的蘇霞趕忙停下手來。

  “謝謝王爺爺。

  ”蘇霞開了一點點門縫,潔白的小手伸了出來,但因為離得近,她的身體又貼著玻璃,所以老王看得更清楚了。

  老王沒浪費任何一秒,暗暗眼神隔著玻璃掃了一遍年輕女教師的身體,飽滿、水潤,誘人。

  但他嘴上卻說道:“衣服是小明媽媽留下的唯一一件,蘇老師你先將就著穿,我們家有烘干機,你把換洗的衣物給我,過一會兒就能換上了。

  ”“麻煩王爺爺了。

  ”蘇霞面色緋紅,將自己的襯衫、短裙、里衣里褲,一一遞給了老王。

  “不麻煩,浴室里就有吹風機,蘇老師你吹好頭發再出來吧。

  ”蘇霞重新關上了門,但她關門前美眸一眨,竟發現正打算轉身離開的老王,下面支起了大大的帳篷。

  “我沒看錯吧小明的爺爺五十多歲,思想還這么齷蹉不過王爺爺挺會照顧人的,應該是我眼花了。

  ”蘇霞搖了搖頭,不再猜想。

  洗衣機旁邊,老王拿起一條蘇霞換下的蕾絲內內,鼻子湊上去,面帶猥瑣的聞了聞。

  因為被雨水沾到,所以女人所應有味道兒,并未完全散去。

  老王臉上有些呆木,時隔數年,這股熟悉的刺激,再次被他吸進鼻腔。

  此刻家中也沒其他人,肆無忌憚的變態老王,趁機聞了個飽。

  浴室里,蘇霞彎下腰、叉開腿,手上拿著浴巾,開始擦拭全身。

  緊接著,她拿起剛才老王送進來的衣服,瞧了瞧,心里有些為難。

  衣服是件比較單薄的睡裙,雖然做工精致、看上去價值不菲,(兩個洞一起插哦!好刺激)但也許是小明媽媽比較矮瘦,尺寸對于有著火辣身材的女人而言,實在是太過暴露。

  蘇霞穿上睡裙,站在鏡子面前。

  胸口的半片雪白完全遮擋不住,裙擺極短,身子稍微動動,大腿間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加上里面處于真空狀態.面對隨時可能走光的可能,蘇霞俏臉已經羞紅到甚至能滲出水來。

  “如果我穿成這樣出現在老公面前,不知道老公能堅持多久/欣賞著鏡子里擁有完美身材的自己,蘇霞腦中閃過如此想法。

  老王已經坐在大廳的廚房等待著,蘇霞出來的那一剎那,他心跳急促,全身愈發的狂熱。

  見蘇霞離自己越來越近,老王這才意識到失了態,趕忙轉移了眼神。

  “蘇老師,我剛煮的姜湯,你淋了雨,喝了能預防感冒。

  ”見著老王精心的準備,蘇霞情緒錯愕,有些感動。

  結婚后的這些年,老公陳小正幾乎不會對她有所照顧,累了沒有捏肩捶背,病了也不會陪著她一起去醫院。

  坐上桌,蘇霞握起湯勺喝了一口,原本有些瑟瑟發抖的身子,瞬間充滿了溫暖。

  “蘇老師,我知道你是因為小明來的,所以我這個做爺爺的也不藏著掖著,事情就明說了,上個月小明的父母離了婚,兩個大人暫時都出國了,當爸爸的說忙工作,做媽媽的說要出去一個人靜靜,我手上還管著大公司,平時也沒太多時間照顧孩子。

  ”“以前家里還有些傭人,后來小明住進來,我怕孩子認生,所以就先把傭人都打發走了。

  ”在得知原因后,蘇霞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又喝了口姜湯,說道:“難怪小明這段時間在學校成績直線下滑,班里的學生,我最喜歡的就是小明了,跟小明的關系也很好。

  ”“前些日子我問小明情況,小明卻不告訴我,我擔心小孩子受了什么委屈,所以就親自來家訪了。

  ”“蘇老師,我有個請求……”聽到蘇霞說與孩子比較親近,老王心里萌生起一個想法。

  “我呢……有些時候周末還得在公司忙碌,陪不了小明,所以我想聘請蘇老師住到家里面來,算是照顧小明,順便補補他功課,當然,我會給予蘇老師豐富的報酬,每個月三萬塊錢,怎么樣”“三萬塊錢”蘇霞是又驚又喜。

  她作為公立小學的老師,底薪才剛好三千。

  而且老王出的三萬的薪水也特別容易賺取,以后只需要跟王小明一起上學、放學,周末照顧好王小明就行了。

  考慮到家里的存款,才夠一點就能湊齊買房首付的錢,蘇霞便毫不猶豫的答應下來。

  就這樣,蘇霞搬進了老王家里。

  她也沒告訴陳小正具體的情況,反正陳小正外出半年,而且等王小明的爸爸或者媽媽回國后,這份工作也就不存在了。

  安排年輕女教師住進別墅,是老王為了孫子王小明著想。

  另一方面,也算為了他自己的私欲……某個周末,蘇霞輔導完王小明做作業后,在別墅樓道慢悠悠的走著。

  大廳頂部晶瑩璀璨的燈光照亮每個角落,各色各類的裝飾品看得人眼花繚亂。

  蘇霞不禁想道,這棟房子所花費的錢,她與老公陳小正需要奮斗多少年才能湊齊走著走著,蘇霞發現跟前的房間亮著燈,走進一瞧,不由看呆了。

  只見房間內的老王穿著背心,身子靠在健身椅子上,兩條粗如蟒蛇般的手臂舉起啞鈴上下舞動。

  那宛如堅石的肱二頭肌閃閃發亮,更要命的是,老王下面穿著一條緊身褲,胯下的宏偉,讓人無法形容。

  蘇霞看的目瞪口呆,臉色變得微紅。

  她對老王的身材一見鐘情,因為那能夠對女人產生無窮的安全感。

  站在門口好幾分鐘,直到老王將啞鈴放下、發現外邊有人時,蘇霞才如夢初醒。

  “蘇老師,你怎么來了是不是我聲音太大,吵得你給孩子講題了我開的是保安公司,所以自己也非常喜歡健身,平時有空,就在家里健身房打發時間了。

  ”老王早用余光掃到了蘇霞的到來,不過他沒第一時間停下。

  “不是的王爺爺,我正好路過,看到王爺爺你在健身,就來看看。

  ”蘇霞連忙擺了擺手。

  “難道蘇老師也喜歡健身如果蘇老師想健身的話,我可以教教你,雖然我年紀有些大,但水平絕對比外邊一些健身房的私人教練要好。

  ”蘇霞聽到老王的邀請,也不好意思拒絕:“我對健身挺感興趣的,不過之前連健身房都沒去過。

  ”“那明天你跟我練練今天有點晚了。

  ”老王見有戲,便咧嘴笑了笑。

  “沒問題,那我先回房睡覺了,晚安,王爺爺。

  ”蘇霞點點頭,轉過身,秀發遮擋住滾燙的臉頰,迅速離開。

  回到房間,蘇霞感受到雙腿間有些難受,手伸進去一摸,竟發現自己一塌糊涂。

  到了成熟的年齡,需求也越來越大。

  蘇霞羞澀的同時,更多的是對老公陳小正的愧疚。

  她怎么都不會想到,自己會因為別的男人而身體這樣……蕾絲內內是穿不了,好在里邊就有單獨的浴室。

  重新洗了個澡,蘇霞對著鏡子。

  此時她身上僅穿著一件半透紗裙,胸前的傲人驕傲地凸顯著。

  欣賞著自己那副所求不滿的紅唇和媚眼,某處的感覺,再次冒了出來。

  蘇霞躺在床上,兩條細長白皙的美腿將床被夾住的同時,玉手迫不及待的開始工作。

  與以往一樣幻想著被老公陳小正撫摸、親吻。

   “啊?”聽著王婷的回答, 林三咕咚咽了口唾沫,不可思議的看著王婷,尼瑪這是什么情況,短 無力這不是形容男人……林三裝作不明白,順著問道,“什么短無力呀?”“就是,你知道的,他年紀大了,房.事總是有心無力,每次都是動幾下接著就she了。

  ”剛才答非所問的回答了林三的問題,王婷就意識到不對勁了,可是這種夫妻間的秘密她從未對別人說過,此時一開口,下意識的就想將自己的委屈傾倒出來,想著林三剛才在衛生間里做的事情,她仿佛著了魔一般,若是林三聽后……所以她也就強忍著羞赧繼續說下去了。

  “那,那你……”林三心潮澎湃,真他娘的刺激,和已婚少.婦談論夫妻房.事,真他娘的刺激,聽這話的意思王婷這個有氣質少婦似乎受盡了委屈,要是自己稍微……那以后自己可就不用偷著用她的 內庫了。

  “我……”王婷說著聲音低迷起來,無奈的說道,“我能怎么樣,以前沒生孩子的時候,他完事后, 還會用手指幫我一下,可是生了孩子后,他徹底的不管我了,每次完事后,就呼呼大睡,根本就不遷就我……”聽著王婷傷心的話,林三心里暗罵王婷老公暴殄天物,這么好的老婆,竟然只是當做生育工具。

  從王婷的話里,林三已經猜出她老公的想法了,她老公歲數大了,找女人更多的是為了傳宗接代。

  這樣的男人怎么可能對女人好呢。

  沒孩子前他還會遷就王婷,在房.事上也考慮王婷的感受,可是等王婷懷了孩子生了娃,那王婷在他看來和世界上大部分女人一樣,就是比男人少了個把。

  “那你是不是經常用手?”林三腦袋一抽順著王婷的話就說了出來,說完后林三心臟砰砰直跳。

  王婷顯然也沒有想到林三會這么直白的問出來,她的嬌軀一顫,緋.紅順著脖子就爬上了臉頰,羞赧的看了林三半天才悠悠的開口道。

  “ 三哥,你咋問我這么羞人的問題呀?”林三心頭一跳,這小娘們勾人的眼神讓他有些難受,一時間摸不準她的意思了。

  他吞咽著唾沫打著哈哈試探的問道,“王婷,那個你要不方便說就不說了,全當我沒問,哈哈……”“三哥說的哪里的話,都問出來咋能當沒問呢。

  再說了三哥也不是外人是我們家的恩人。

  ”她說著往前走了一步身上的香氣鉆進林三的鼻孔里,讓他渾身舒坦。

  “三哥也猜到了吧。

  我男人做生意,經常不在家一出去就好幾天,而我又年紀輕輕,有時候忍不住,就用手……”“哈哈,沒事,都是成年人了,三哥理解,你看三哥呵呵,三哥一個老光棍平時興趣上來了,也用五姑娘咳咳……”林三自爆丑事避免尷尬。

  “嗯。

  我猜到了,剛才三哥還用了道具呢。

  ”王婷說著身子慢慢的往前靠。

  “道具?”林三心頭一驚。

  “就是我的內庫。

  ”王婷的話讓林三大驚,趕忙解釋道,“妹子,你聽我說,不是你想的那樣的,你內庫嗯……從衣服簍里掉出來了,我,我幫你撿回去……”林三一邊狡辯著,一邊觀察著王婷的神情,越說到后面他越覺得不對勁了,因為……他發現王婷眼睛竟然幽怨的盯著他,而且她的眼睛還有意無意的偷看一下林三的下.面,盡管那里已經嚇得不敢抬頭,但是本身尺寸驚人,平靜時候規模也頗為驚人。

  任何一個獨守空房的女人都不會無緣無故找個陌生男人解決生理需求。

  在受到丈夫冷落的時候也是王婷了解到女人真正快樂的時候,她多次想要自己的老公帶給自己那種快樂,可是從來沒得到滿足過。

  她的那些玩鬧的姐妹多次勸說她讓她找個小年輕快樂快樂,年紀輕輕嫁給一個糟老頭子連女人的快樂都沒有體會到,很虧,要那么多錢干啥,也不快樂。

  今天,在醫院的時候她只是當林三是個好人,熱情可靠,可是剛才發現林三竟然偷偷的拿著她的內庫聞,一開始她很氣憤,后來她陡然覺得這是一個機會。

  林三年富力強,而且可靠,盡管有些不堪的行為(三個洞都被塞滿爽),正說明自己對他的誘惑大呀。

  “三哥真的嗎?內庫咋可能從衣簍里自己出來呢?”王婷眼中帶著絲絲渴望,努力的讓自己顯得鎮定,她第一次這么主動夠引男人,她也害怕,當然她更加擔心林三拒絕她,以為她是個臟女人。

  可是她根本就不知道此時林三內澎湃,要不是弄不清王婷的真正意圖,他早就動手將王婷推倒在沙發上了。

  身材好氣質佳的少.婦被壓在沙發上,想想某國兩人電影里面的情景林三就覺得渾身刺撓,原本沒有任何反應的二號,正蓄勢待發,再稍微一撩撥恐怕就會頂上天了。

  “你,你都看到了?”林三索性承認了。

  “我還以為三哥是個老實人呢。

  現在看來,三哥也不是什么好鳥。

  ”王婷嘴上斥責,但是身子卻是猛地往前一倒,整個人一下子撲進了林三的懷中。

  這樣了林三要是再不明白王婷是什么意思,他可就真是老實人了。

  林三聞著她身上淡淡的發香,故作不知的問道。

  “妹子,你這是咋了?咋倒我身上了呀?”“三哥,你扶我躺下吧,我這會覺得渾身沒有一丁點力氣,你說我是不是也感冒了?”王婷低著頭聲音羞澀,可是林三也卻清晰的感覺到她的兩道目光正直愣愣的盯著林三褲子中已經崛起的某個位置。

  林三也能感覺到王婷肯定是第一次對誘.騙男人,這也讓林三心中歡喜,暗道王婷不是個放.蕩的女人,人盡可夫的女人林三可沒有興趣。

  “那,妹子,我扶你到沙發上吧?”林三試探的問道。

  “客廳里不方便,還是去臥室吧。

  ”王婷羞澀的說道,若是一會林三要在客廳里做,她會羞死。

  林三腦袋里全是兩人電影中沙發上的橋段,床實在是沒什么新鮮感。

  “你家這沙發又大又寬敞,就在這也挺好,再說了我一個大男人去你臥室不合適。

  ”“我感冒了,一會不得打針吃藥啥的,這在客廳里能做嗎?”王婷說著覺得自己臉發燙,這是她能說出的最大尺度的話了。

  王婷隱晦的話讓林三內心激蕩起來,王婷軟綿綿的身體擠壓在他身上,他早就受不了了。

  既然王婷都這么主動了,林三若是再慫,那可就說不過去了。

  林三一咬牙,雙手大膽的往王婷腰身一圈,在王婷驚叫聲中一個公主抱將她攬在懷里。

  低頭看著王婷羞澀紅透的小臉林三情不自己的低頭在她圓潤的臉頰上親了一口。

  溫香入口。

  “嗯……”王婷嬌軀一顫,輕微的掙扎一下,口中發出哼唧的無力抗議。

  林三見一擊奏效,哪里還會放手,快速的走到沙發上,將王婷平放在沙發上,看著王婷那渴望而又迷離的美眸,林三哪里還忍得住,渾身的血液涌向一處,某處早就蠢蠢欲動的長槍瞬間達到最強狀態。

  “三哥,我好像感冒了,你能幫我打一針嗎?”打針這個詞是王婷的那些姐妹告訴她的。

  “婷婷,你別著急,三哥這就來幫你。

  ”林三吞咽了著唾沫,激動的連衣服都來不及處理,一下子就上了沙發,趴在了王婷的身上。

  盡管隔著衣服,但是一接觸到王婷柔軟的身體林三就忍不住了,一雙手急躁的鉆進王婷的襯衣里,幾下就將襯衣的扣子給撐開了,瞬間那兩顆精美絕倫的倒水滴就進了他的手里。

  王婷的身體很敏.感,林三一上手,她就覺得一股電流流遍全身,身體控制不住的往上挺,雙手從后面 用力的抱住林三的后背。

  “三哥,親我,愛我,我,我好想.要。

  ”林三沒想到王婷這么的著急,基本上是一碰就有感覺了,他能夠感覺到王婷的身體不停的往上挺,他甚至能感覺到自己突出一部正被王婷柔軟的肌膚刺激著。

  “婷婷別著急,三哥也想和你再進一步。

  “林三輕聲說著,而手已經是往下滑,伸向了王婷腰間,稍一用力,王婷的褲子就出現了縫隙。

  王婷知道林三要將她最后的防線撤去了,她配合著躬身方便林三給她脫,而她呢,也是羞赧的伸手慢慢的朝林三的褲子走去。

  片刻,兩人的褲子都沒了,林三跪在王婷下.邊,看著王婷羞澀的臉,再看看她不停顫抖對身體,以及戰戰兢兢輕微分開的雙腿,林三知道王婷還是有些放不開。

  這也不怪王婷,她沒想到自己的身體竟然那么的不安分,竟然對一個認識一天的男人那么的渴望。

  她低著頭羞澀的看著林三雙腿,二號早就是雄赳赳氣昂昂了,她忍不住拿老公的和林三的對比。

  完全不是一個檔次,林三的至少比自己那不中用老頭的大上一倍多,而且似乎還很米且。

  她相信林三一定可以將她帶到姐妹們說的那種快樂的上天的感覺。

  “三哥,你要慢點,我怕承受不住。

  ”王婷扭動著身體,有些害怕的將雙腿又閉上了幾分,聲音有些顫抖。

  “放心吧婷婷,三哥不會用力的,婷婷這么美的女人,三哥咋敢用力呢。

  ”林三伸手輕輕將王婷雙腿往兩側分。

  ”嗯。

  三哥,你這有些大,比我老公的大不少,你一會要慢點,我怕疼。

  ”王婷聲音顫抖的說道。

  她是真的擔心林三不管不顧的猛沖,她嬌小而且真的怕疼。

  “放心吧婷婷,我會很疼你的,會輕輕的。

  ”林三做好了所有準備,慢慢的朝前靠去……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