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 女生 a 片

臺灣 女生 a 片


  趁同事喝醉酒上她老婆日了同事的老婆的經歷紫黑粗碩用力挺入  今(新娘跪趴承受粗大撞擊)年是我和老婆婚后的第十個年頭,自從兒子出生后,她就在家做起了家庭主婦,到現在已經7年了。


  7年的時間完全改變了 妻子本來的模樣,現在的她每天跟我聊的不是李家長就是張家短,要不就是誰家老公升職,誰家孩子又報了個什么班。


    辦公室里重拾浪漫激情,婚外纏綿讓我意亂情迷  雖然我們有很深的感情基礎,但是過了這么些年,再加上每天的這些計較,再深的感情也平淡了,兩個人之間的談話時不時會流露出不耐煩,夫妻之間的默契不再是心有靈犀,而是多年的習慣使然,常年互相克制和忍讓。


  而且“如狼似虎”的年紀,她卻對夫妻兩個人 的事也不再感冒,這件事也苦了我。


    平時和我們公司的男同事聊天的時候,也經常聽他們抱怨過婚姻的無聊, 男人嘛話題總是離不開 女人


  哎,本來我覺得他們一個個有家有室的,但是壞心思也不少。


  經常說起噻客,說網站上人很多,還如何如何開放之類的,還說現在男人多 的是在外面彩旗飄飄,只要擦干凈就行,聽多了 也就覺得他們說得有道理了。


  于是蠢蠢欲動的我,終于還是按耐不住的也去跟著買了套四星級別墅,后來果真很快就收到了系統的自動推薦。


    開始先和我聊起來的是個畢業沒多久的女孩子,長得很可愛, 我也就認她做了干妹妹。


  或許因為年輕, 她說起話來,一點也不含蓄。


  我跟她說我結了婚,她還開玩笑的說:“偷吃 的人就該受到懲罰”,我半天沒有回她,她見我反應奇怪,才收斂點。


  不過不可否認,因為她的調皮搞怪,那幾天,我無趣的 生活熱鬧了一些。


    本來想說約出來見個面,但是后來另一個女人的出現改變了我的想法。


  她是個女強人類型的,和我年紀差不多,也已經結了婚,但是一直忙事業也沒有要孩子。


  她丈夫也是個大忙人,兩個人的婚姻現在更多的像是協議,各自忙感情也淡了不少。


  對于她心里的孤單,我自然是懂的,本來像她這樣拼事業的,心里就苦,身邊每個說話的人,那份寂寞可想而知。


    其實有時候我也希望妻子會像她一樣,說話落落大方,身上帶著股知性、獨立的氣質,而不是整天像個大媽一樣。


  或許也是因為這吧,我對她格外熱情,也就慢慢忽略了之前的干妹妹。


  我知道女人即使個性再強,還是需要男人的呵護的,所以我多說點好話,多做點討她歡心的事總沒錯。


  果不其然,女人還真是聽覺動物,在我的甜言蜜語下,她很快落入我的“掌心”。


    和她見面很突然,那天晚上十點多,妻子早早就睡下了,我百無聊賴的待在書房,想說找她聊聊天,卻突然接到了她的電話。


  她說她在公司加班,下雨沒帶傘,問我可不可以去接她。


  對于她的“理由”我沒有質疑,我想她也是對我有了另外的意思,才這么說。


  我當然也是樂意之極,拿了車鑰匙,給妻子留言說去公司有事就去了她說的地址。


    到了之后發現,公司里果然只有她一個人了,偌大的辦公區里,只有她房間里的燈亮著,忽然就對她有了絲心疼。


  再見她,一身職業套裝,化著精致的妝容,大紅色的口紅格外的魅惑。


  她說她還有一點沒忙完,讓我等她一會。


  坐在旁邊沙發上,沒一會,她伸了個懶腰,對我歪著頭說:“好累哦,老公來幫我按一下肩膀。


  ”  雖說我們是網絡夫妻的關系,但是這句話還是讓我一陣悸動,站在她身后幫她按著,呼吸間都是她的味道,那一刻我再難自制,手慢慢往前移,見她沒有制止,一把抱起它放在了辦公桌上……  后來,兩個人一直待到凌晨,我連忙把她送回了家,戀戀不舍的自己也回了家。


  雖然那夜很瘋狂,但是也沒逃過分手的結果。


  天亮之后我發現她已經解除了我們的關系,反正我也知道了噻客上的關系就是這么脆弱,玩玩就散了,我也就不以為奇。


    我開始用自己的這一套秘訣撒網,來挽救自己平淡如水的婚姻,可是就這樣的方法,我又能持續多久了,面對沒有激情的生活,你們都有什么對策呢。


   三年前,封應宗突然被他三爺爺的千萬遺產砸中。


  一生沒有子嗣的三爺爺立下遺囑:封應宗必須去國外學習三年,才能繼承他的全部遺產。


    三爺爺怕他敗光!  封應宗咬牙為了這筆錢去了,三年時間不僅學到了流利的語言,還掌握了不少經濟學知識。


    他靠著海龜學歷,成功在國內一家私企得到了對外貿易部經理的位子。


    回國的第一件事,封應宗就把他從前所有的發小兄弟和狐朋狗友們,聚到京城最好的飯館里不醉不休。


    雖然他發財升了天,但是兄弟義氣他沒丟!這可是男人的友情!  第二天他還沒醒酒,就坐上了去 云山的高鐵:去給他三爺爺掃墓盡孝!  坐在商務座上揉太陽穴的封應宗,被身旁一陣若有若無的香氣所吸引。


    他抬起頭就對上了一雙水靈的大眼睛,女孩對他甜甜一笑,就坐在了旁邊的座位上。


    那姑娘穿著緊身的白色襯衫,隆起的位置在封應宗的高度正好能一覽美景。


  完美得曲線順著纖長流暢的腿形一直延伸到盈盈一握的 腳踝


    明明頂著一張稚嫩的臉,身材卻又如此惹火,真是天使和惡魔的完美結合體。


    這腿要是搭在自己身上,那做起來一定帶勁兒!  飽飯思淫欲,老話說的沒錯。


    封應宗的腦子雖然還沒轉過彎來,但 身體卻早一步蘇醒。


    他從口袋里摸出了一個口香糖遞過去:“小姐你好,我叫封應宗,一個人的旅途難免有些寂寞,有興趣和我聊聊天嘛?”  那女人看封應宗進退有度,伸手接過了口香糖:“好啊,你好我叫畢 曉曉,你去云山是?”  “啊,給我三爺爺掃墓。


  我看你穿的這么正式,是去出差嗎?”  “你眼光挺毒的啊!”  封應宗三言兩語就打開了女人的話匣子,那女人也很快放下戒心,順手把口香糖剝開放進嘴里。


    聊著聊著聊,那女人忽然說感覺自己有些頭暈,封應宗以為這是女人在主動和她調情,就順勢讓她靠在自己肩膀上。


    女人完全順從,都沒有一點反抗。


    正當封應宗得意這么快小美人就喜歡他的時候,不經意間用眼神瞄到了桌子上的口香糖紙。


    不對!那口香糖是昨天他和兄弟們一起喝酒的時候,一個混場子的人隨意給他的。


  說是現在酒吧里非常流行的藥物,吃了就會失去神志,還有催情效果。


    他喝多了完全沒在意,現在才有些反應過來。


  他叫了叫身邊的女人,迷迷糊糊只能給他一點反應,這不就是內種藥的效果嗎?  讓人失去神志,又不會對外界毫無感知。


  沒想到這東西這么快就派上了用場。


    既然陰差陽錯,那也算是 兩人的緣分吧。


    兩人距離貼近,封應宗鼻腔里充斥著女人頭發的香氣,這味道也讓他更加心猿意馬。


    眼神瞄到列車員離開了車廂,封應宗扶著女人走向了廁所。


    關上門,封應宗迫不及待的吻上了女人水嘟嘟的嘴唇,上下研磨,真是如果凍般又彈又軟!  他把馬桶蓋放下,讓女人坐在馬桶上,一顆顆解開了女人襯衫的扣子,就這樣毫無遮攔的晃到了封應宗的眼。


    女人嘴里也同時發出了一陣粘膩的叫聲,更加激發了他的期待。


    解開了衣服,女人的身體非常的敏感,一碰就有些細微的顫抖。


    經驗豐富的封應宗感覺不太對。


    這個認知讓封應宗最后的羞恥心也蕩然無存,既然這樣,他就算做了什么,也完全不會被女人發現。


    女人被開拓著身體,慢慢的感情開始不斷的積累。


    封應宗感覺女人已經準備好了,動作不再小心翼翼而是加了幾分力氣。


    這樣微小的刺激讓女人渾身過電一般抽搐了幾下,發出了帶著哭音模糊不清的懇求:“啊,我要……”  看女人的身體已經準備好了,他把早就覬覦的女人纖細的雙腿架在自己肩膀上,  畢曉曉可能受到了更大的刺激,嘴里的叫聲越發的藏不住。


    “咚咚咚!”的一陣敲門聲讓封應宗從極致的舒爽中回過神來。


    外面的乘務員敲了門:“請問里面的乘客沒事吧,有其他乘客反應說這個廁所被占用很久了。


  ”  可是身下的女人正舒爽,封應宗猝不及防的停下,讓女人極其不滿。


  發出無意識的聲音:“別停,我要……”  封應宗怕女人的聲音被門外聽到,連忙捂住女人的嘴。


    在乘務員耐著性子第二次敲門詢問時,封應宗才清了清嗓子:“我女朋友身體不太舒服,一直有些想吐,我一會兒就帶她出去。


  你能幫我接一杯熱水過來嗎?”  “好,我去拿杯子。


  ”門外的人應了一聲就離開了。


    聽見門外那人離開的聲音,封應宗用立刻用嘴封住了畢曉曉的唇。


    仔細的給畢曉曉清理完,穿好衣服坐回座位。


    乘務員就端著熱水,看到坐在座位上的女人靠在男人的肩膀上,臉色有些不正常的紅暈。


    看女人臉頰粉紅,似乎真的是身體不太舒服的樣子。


    封應宗讓畢曉曉繼續靠在自己肩膀上,直到他們到站。


    “曉曉?曉曉?醒一醒,云山馬上就到了。


  ”封應宗叫醒了女人。


    畢曉曉感覺頭有些漲,意識漸漸恢復后才發覺自己竟然枕著陌生男人的肩膀睡了一路。


  不知道為什么,她感覺自己的里面竟然比剛上車時還要腫痛。


  她上車之前,被她的老板硬拉著在地下停車場來了一次,本就十分不舒服,還得替她賣命去談合同。


    畢曉曉主動留下聯系方式:“你真是好人,我們交換電話號碼吧。


  ”  兩人交流之后封應宗才知道,原來她工作的地方和自己即將去就任的公司相距不遠,兩人約定好了以后經常聯系。


  就在高鐵站分開了。


    封應宗打車去了云山墓地,找到了他一輩子沒見過幾面的三爺爺的墓碑。


  墓碑上的老頭即使歷經風霜,依然能看出年輕時長相英氣。


    墓碑上蒙了一層土,和旁邊其他的墓碑沒有兩樣。


    封應宗要來了清掃工具,一邊打掃一邊想:雖然三爺爺生前有權又有勢,但是生前沒留下個一兒半女,死后也和其他常人沒什么兩樣,都睡一樣大的墓地。


    這就告訴他:錢是王八蛋,生前快花完!  打掃完,封應宗正八經的給他三爺爺磕了三個頭。


  又給管理墓地的看守留下了一筆錢,讓他勤給打掃,然后就坐上了歸程的高鐵。


    雖然身旁沒有了美女相伴,但是他倒是舒服的睡了個好覺。


    作為躋身五百強的私企,公司給身為貿易部經理的封應宗,分配了位于精品商業住宅的十八樓。


  三室一廳精裝修,拎包入住。


    封應宗帶著為數不多的行李住了進去。


    早晨下樓遛彎的時候,封應宗遠遠的就看到了一個扎著馬尾得姑娘,捂著腳踝坐在路邊。


    “小姐?你怎么了?”封應宗主動上前詢問。


    “我,不小心把腳崴了。


  ”  “這樣吧,我背你去醫院。


  ”封應宗樂于助人的蹲在她面前催促到。


    “可以嘛?”女人有些不好意思的問道:“會不會耽誤你的事情啊?”  封應宗露出他最完美的笑容:“為美女服務,樂意至極。


  ”  封應宗帶美女去醫院包扎好,又非常好心的把她送回了家。


    “今天真的太謝謝你了,要不是你幫我,我真不知道怎么辦才好,你可真是個大好人!”  封應宗看著女生粉嫩的嘴唇俏皮又害羞的說出這些話,難免有些心猿意馬:“這么快就給我發好人卡了嗎?”  女生被封應宗看的有些臉紅,連忙轉移了話題:“對了,冰箱里有水,你想喝什么就自己拿吧。


  ”  “你是學舞蹈的嗎?”封應宗看女人客廳掛著一張,女人穿著芭蕾舞裙巨大的寫真。


    第一次有男人看見她這張私密的寫真, 凌云云不免有些害羞:“對,我是一名舞蹈老師。


  ”  舞蹈老師好啊,身子一定軟的不像話。


  封應宗腦子里不知道為什么,就想到了這件事。


    “忙了一上午,要不要吃點東西?”凌云云主動提議。


    封應宗聽她這樣一說,感覺自己真的有些餓:“你喜歡吃什么?我叫外賣吧。


  ”  凌云云阻止了封應宗拿手機的手:“叫外賣干嘛?我來做吧。


  ”  “你會做飯?”不是封應宗質疑她的廚藝,只是現在會自己做飯的女人越來越少。


    “你就等著瞧好吧。


  ”  沒一會兒,四菜一湯就端上了桌,封應宗嘗試著吃了一口,的確有家的味道。


  他也沒有吝嗇對凌云云手藝的贊美,把女人夸的從兩人坐在一起吃飯開始,臉蛋就粉撲撲的讓人想親上一口。


    “你喜歡就好。


  ”凌云云骨子里是個傳統的女人,她媽媽告訴她要想抓住男人的心,就得抓住男人的胃。


    兩人吃飽,女人的腳不能長時間站立,于是封應宗主動攬了刷碗的活。


    “你應該是個顧家的好男人,你要是娶了哪個女人,是她上輩子修來的福分。


  ”凌云云坐在后面看著封應宗的背影感嘆道。


    封應宗聽女人這樣說,明顯是對自己有意思嘛!他擦擦手走到女人身邊,湊近了兩人的距離:“我又餓了。


  ”  都是成年人,這句看似不太和時宜的話,大家都能心知肚明。


    今年是凌云云單身的第二十年,她看著眼前棱角分明的臉,再想起他主動伸出的援手,不免對他產生好感。


    封應宗看著凌云云完全乖巧順服的樣子,一把勾住了她的脖子,對著她的耳朵輕輕吹氣。


    凌云云渾身過電一般的顫抖了一下,她想到人生中第一次和一個男人做這種事情,難免有些青澀。


    “第一次?”封應宗感受到了她的青澀。


    “嗯嗯。


  ”女孩猶豫了一會兒才點了點頭。


    封應宗心里一陣狂喜,沒想到路邊撿到的小妮子竟然還是個處?那他可要好好對待懷里的小人了。


  輕輕的把人放倒,一個吻就落在了女人禁閉的眼皮上。


    女人無論身份地位,都想要被珍惜、被溫柔對待。


  恍惚之間,她只覺身子一軟,才有些明白,原來不知不覺中,她已經被男人打橫抱起放倒在柔軟的床上。


    身下的女人小動物般的,情不自禁發出低喘顫音。


    從中間往下,是女人柔軟如春雪的腹部,接著纖細又蜿蜒的腰部線條。


  可能是長期練舞的原因,女人的腰線極其流暢柔軟,兩條白璧無瑕的長腿分在引的封應宗矚目。


    “云云,你可真美。


  ”  女人完全沒有力氣回應,完全沉浸在了享受中。


    封應宗從無數情人身上歷練出來的本事,讓他知道:魚水之歡在于互相在意,兩情相悅,也在于進退有度。


    “啊!那里!不要了……”凌云云臉上泛著潮紅,似已承受不了太多。


    封應宗聽到女人的求饒俯著身子來。


  輕輕撕磨她耳側細嫩的皮膚,被熏染之后的嗓音帶著讓人心顫的微微嘶啞,“那你求求我。


  ”  “求……嗯……”凌云云無意識的哼叫。


    一波接一波的感覺,讓凌云云終是嗚咽著哭了出來。


  懷里的人抽噎著哭,卻讓封應宗更加痛快。


  封應宗抱著女人安撫了好一會兒。


    凌云云這次很快就進入了狀態,嘴邊溢出的聲音一聲比一聲粘膩的化不開。


    直到只有肩膀以上在床上的時候,女人才發覺到自己似乎沒有了著力點。


    “別,我撐不住。


  ”  “乖,相信我,跟著我走。


  ”封應宗暫時停下。


    凌云云沒一會兒,就云里霧里快樂的不知道身處何處。


    封應宗繼續拉著女人向下,直到她完全失去了床的支撐。


  上半身沒有男人的腿長,胳膊自然的撐住地面,好讓自己不至于失去平衡。


    這個動作是封應宗早就設計好的,得知凌云云是舞蹈老師那一刻,他就知道女人的腰絕對軟的,能支撐他們完成這個,有些高難度的動作。


    封應宗自上行下的運動,女人整個人半倒立,本就混沌的頭腦更加不清醒,只能跟隨男人在欲望沉浮。


    幸虧凌云云的體力好,臂力足夠維持平衡。


  才讓兩人依靠這個姿勢盡了興。


    封應宗抱著人進了衛生間沖洗,畢竟懷里的人腳踝上還打著石膏。


    剛才那么激烈,封應宗都時時想著這碼事,沒有讓女人感受到腳踝的疼痛,可見他的體貼。


    第二天他給小美人留了信息才回了自己家。


    今天是封應宗到公司報道的第一,他出了小區的門才想起來,自己并沒有代步的工具。


    買輛新車,提上了封應宗的日程。


  但是現在,他決定坐地鐵去公司。


    倒不是他有錢不舍得花,非要省這幾塊路費。


  而是擠地鐵的樂趣,他可是好幾年沒感受過了。


    早高峰的地鐵幾乎是肩膀挨著肩膀,腳跟連著腳尖,無論男女,是避免不了身體得解除。


    封應宗一身得體的西裝,站在在地鐵里,一邊擁擠,一邊摸了好幾個曲線迷人的女白領的挺翹。


    反正這么擠,她們想說理也找不到真正的咸豬手是誰。


    抬頭才能望到頂的大廈,坤升資本四個燙金大字赫然印在大廈外。


  在這寸金寸土的商圈里能占據這么一整棟樓,的確看得出這公司有五百強企業的實力和資本。


    封應宗走到前臺,看接待的前臺正奮筆疾書低頭寫著什么,沒有注意到他,于是敲了敲桌子說道:“你好,我是來報道的對外貿易部經理,我叫封應宗。


  ”  前臺的姑娘知道來人是誰后,立刻恭敬的起身迎接:“啊,封經理你好,付總去度假了不在公司,但是他特地囑咐我要好好接待您,我帶您先熟悉熟悉公司吧。


  ”  有錢人就是好!沒事就是度假游玩。


  反正手底下養了一群能替他辦事(比爾.蓋茨后來成為橡樹了嗎?)的得力助手。


    公司沒了他照樣順利運轉。


  封應宗的夢想就是成為這樣的人  “好,麻煩你了。


  ”封應宗對著小前臺眨眨眼。


    前臺的姑娘沒想到新到的經理竟然年輕又帥氣,還這么有禮貌,帶著對他的好感蹭蹭往上升。


  
https://twukiluftgrhbresf.weebly.com/8911483.html
https://xiaomifengokk.weebly.com/4315939.html
https://twsdferttydfs.weebly.com/462987.html
https://munieniu.weebly.com/5238500.html
https://twhtrgerfg.weebly.com/1220029.html
https://twtyuuikhvvd.weebly.com/9375750.html
https://twjkmytuefvs.weebly.com/5516895.html
https://twqwerasadzxc.weebly.com/9878237.html
https://twsdferttydfs.weebly.com/6334269.html
https://twsdferttydfs.weebly.com/8521817.html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