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樂妍 露點

劉樂妍 露點


  我是一個擅長交際卻很少交友 的人,源于我對感情的專一和執著;偶爾也會糾結婚姻的不幸和活著的惆悵,卻從沒背叛行為,因為我將一切優先權留 給了 丈夫


    相比那些妖艷的 女人,我有點平凡;相比那些不修邊幅的女人,我又有點驚艷。


  享受家庭樂趣是我一生最看重的,其次是工作。


    有時我也在想,是不是我把自己的時間壓榨的過于苛刻,以至于我幾乎除了偶爾和閨蜜逛街,沒有其它業余愛好,顯得我的生活有點悶。


    和丈夫認識在一個朋友的結婚晚宴上,他比新郎奪人眼球,不是因為他帥氣,而是因為他是整個飯局的開心果。


    那天他要我電話號碼,我想也沒想就給了他,我當時覺得,像他這么開朗的人,或許習慣向不同的女性要電話,給他電話號碼,只不過是個禮節,勢必他不會打電話給我。


    第二天剛好周末,我還懶洋洋的躺在床上玩手機,這時,一個陌生號碼打來,聽聲音,我知道 是他,他邀請我去游樂場玩,我再次答應了。


   少婦口述:丈夫夜宿 寡婦害我孤枕難眠  后來,約會的次數多了,我們很自然的成了男女朋友,但和他在一起,我沒一丁點的安全感,源于他的異性緣實在太好了。


  曾經有好幾次,我就聽到一些女生邀他吃飯、看電影、K歌,他雖然沒有答應,但我心里還是不舒服。


    原本以為我是一個非常豁達的人,但自從愛上他以后,我發現我非常的小心眼,我不想這樣,可我控制不住自己。


    伴隨著偶爾的爭吵和丈夫的謙讓,我們還是結婚了。


  婚后才發現,丈夫其實是一個特悶的人,他所有在外(上課把女同學下面玩出水)人面前表現出來的快樂均是逢場作戲,因為無數個周末,他寧愿在書房看上一整天的書,除非有朋友呼叫他,否則他一定不出門,當然,也很少和我及孩子溝通。


    一個酒醉夜,丈夫徹夜未歸,手機處于關機狀態。


  為此,我徹夜難眠,給能想到的他的朋友打電話,他們給我的回答要么是沒有見他,要么是他很早就回家了。


    次日一早,我就在小區的門口假裝散步的來回走動,因為作為妻子聯系不上丈夫且丈夫一夜未歸,我會各種胡思亂想。


  少婦口述:丈夫夜宿寡婦家害我孤枕難眠  溜達了差不多兩個小時,感覺孩子該起床了,我就回家先給孩子準備早餐,然而,當我打開家門的瞬間,丈夫坐在沙發上像沒事人。


  問他昨晚 借宿何處,他說單位。


  我知道這是一個美麗的謊言,因為我們小區就一個出口,他昨晚一定就借宿在小區某個人的家中。


    然而,他在我們小區沒有特別好的朋友。


  在我質問下,他才說出實情:他昨晚就借宿在我們對門,一個守寡多年且比他大十幾歲的老女人家中。


    我問他們是從什么時候開始曖昧的。


  他說在他沒認識我之前且他的處子只身也是給了那個女人。


  那晚,他并不是專門想傷害我,只是喝的確實不省人事,不由自主的就敲響了寡婦的門。


    我突然感覺自己就是一個笑話,宛如他和寡婦偷情的一個遮羞布。


    回復博友:  隔壁女鄰是你丈夫真正的性啟蒙老師,那女因為寂寞,你丈夫因為懵懂,最終在青澀的年齡被對方誘惑上床。


    因為世俗的壓力以及年齡的差距注定他們不可能在一起,為此,在該戀愛的年紀,他選擇了你。


  少婦口述:丈夫夜宿寡婦家害我孤枕難眠  從婚后這幾年他的表現來看,他視乎在嘗試著遺忘,他偶爾將自己躲在書房,甚至不愿和你交流,一方面是因為他性格中確實有喜歡獨處的一面,另一方面,他和女鄰的事情將是他永遠無法擺脫的痛,因為就算他不搭理對方,對方也會時不時的誘惑他。


    看得出,他很珍視家庭完整,以至于孩子都有了,你都沒有發現他的一些可疑舉動。


    如今,他不為人知的一面被你無意給撕裂,對你來說,可能有點難以接受這個殘酷的現實,但對他來說,或許從此將徹底解脫。


    你需要問自己,眼前這個男人你還愛嗎?如果愛,原諒唯一一次,并和他一道到那女家,給彼此一個結束的交待。


  如果你在發現他犯渾,再考慮離婚。


  關鍵字:丈夫出軌,寡婦,少婦口述 林蓉是附近杏林村的村花,能把她娶回家當老婆,別人(夾逼自慰)都說 牛奮是祖墳冒青煙,走了狗屎運。


    牛奮雖然是牛根的 大哥,但有時候牛根也覺得大哥配不上 嫂子


    因為嫂子不僅人長得漂亮,身材還很好,修長的腿,纖細的腰,高聳的傲人,簡直可以迷死人,這樣的女人天天在牛根面前晃悠,要說不動心,那就不是個男人了。


    可是想法歸想法,畢竟是自己的親嫂子,偶爾在深夜做點一個人的活動時心里想想,可剛才看到林蓉那羞人的一幕,牛根暗藏許久的小心思頓時變得愈演愈烈。


    牛根從廁所出來,苗 桂花已經把晚飯端進了堂屋,可奇怪的是,牛根四下瞅了一圈,并沒有發現林蓉的身影。


    “媽,嫂子呢?”牛根疑惑道。


    “在屋里呆著呢。


  ”苗桂花指了指對面林蓉的 房間,嘀咕道:“也不知道咋回事,從廁所出來以后就躲在屋子里。


  ”  牛根的心頭一熱,林蓉肯定是躲在房間琢磨怎么把那半截黃瓜弄出來!  就在牛根胡思亂想的時候,苗桂花已經轉身走到林蓉的房間門口,伸手敲了敲房門,喊道:“蓉蓉,趕緊出來吃飯。


  ”  “知道了。


  ”林蓉雖然故作鎮靜,可牛根聽著卻聞出了一股不尋常的味。


    “媽,嫂子不會病了吧?要不……讓我進去瞧瞧?”  于是他趁機提議,說完不等苗桂花點頭,就大步走向林蓉的房間。


  林蓉似乎聽到了外面的話,牛根剛走到她的房間門口,她突然吱呀一聲拉開房門。


  牛根腳步一頓,幾乎就和林蓉撞到了一起,那早已有著強烈反應的地方正好撞在了她的小腹上面,一時間林蓉只感覺心跳加速,連呼吸都沉重了幾分,有種觸電的感覺讓她忍不住“嗯”了一聲。


  “蓉蓉,你……你真的沒事?”站在后面的苗桂花沒注意到這些,反而擔心地問了句。


  這句話也讓愣神的牛根連忙讓了開,從后面看著林蓉穿著水綠色的裙子,走路依舊有些扭捏,他心頭一團火在燃燒,那方面的想法也更加強烈了。


    “真沒事。


  ”  “那你的臉怎么紅得跟猴屁股似的?”  “我……”林蓉張了張嘴,真不知道該怎么解釋,只好搪塞道:“可能是皮膚過敏,晚上睡一覺就好了。


  ”  苗桂花點點頭,欲言又止。


    吃飯的時候,牛根專門留意了一下,發現林蓉坐在他旁邊的小板凳上,每隔一會兒都會不自覺的扭兩下,換個姿勢輕。


    可是當著苗桂花的面,牛根也不好多說什么。


    飯后,林蓉連碗筷都懶得送,站起身就往房間里鉆。


    牛根見狀,忍不住調笑了一句:“嫂子,你要難受的話千萬別憋著,有病就得治,正好我是醫生,近水樓臺先得月嘛,實在憋不住就喊我一聲,我隨叫隨到。


  ”  “呸,你才有病!”林蓉腳步不停,回頭嗔罵一聲,鉆進房間以后直接反鎖了房門。


    苗桂花一頭霧水,問牛根:“ 小牛,你嫂子今天到底咋回事?”  “我哪知道?”牛根站起身,也鉆進了自己的房間。


    躺在床上浮想聯翩了一陣后,牛根那的反應也更加強烈,忍不住將手放了上去,可突然,一聲刺耳的短信鈴聲打斷了他的思緒,把他嚇了一跳。


    連忙伸手拿過手機,打開那條短信一瞧,眼珠子瞬間就瞪得猶如銅鈴那么大。


    短信是林蓉發過來的,內容只有一句話:“小牛,咱媽已經睡了,你趕緊過來幫幫我。


  ”過來幫幫我……  牛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短短一句話給他造成強烈的視覺沖擊和心理震憾。


    傻子都知道這個忙不好幫,既要冒著天大的危險,又能占到天大的便宜。


    半晌,牛根才從震驚之中回過神,緊接著就咕嚕一聲狠狠咽了口唾沫,他躺在床上想了林蓉這么久,褲子都脫了,眼瞅著就要來一發,偏偏趕在這個節骨眼兒上收到林蓉的邀請短信,要說不激動,不興奮,那純粹是蝦扯蛋。


    “忍了半夜,看來還是沒能忍住啊……”咧嘴一笑,牛根提上褲子就跳下床,悄悄溜出房間來到了院子里。


    苗桂花的房間已經熄了燈,似乎真的睡著了。


    牛根踮著腳尖來到堂屋門口,先是豎起耳朵聽了聽,確認里面沒什么動靜,這才伸出手,推開一條門縫兒,身體一斜走進堂屋。


    堂屋里面黑漆漆一片,牛根摸黑來到林蓉的房門外,深吸口氣,試著推了一下,隨著吱呀一聲弱不可聞的輕響,房門立刻就被推開了。


    牛根心中一喜,沒有任何猶豫,壞笑著走了進去。


    剛想開口說“嫂子,我來了”就看到林蓉倚著枕頭斜靠在床上,正在打電話,看到牛根,她頓時一陣緊張,豎起一根手指放在嘴邊,示意牛根不要吭聲,然后笑道:“ 大牛,你就放心吧,家里有我呢,你在外面跑長途一定要注意安全……”  大牛?  一聽給嫂子打電話的人是大哥,牛根愣了下,額頭的冷汗都冒出來了。


    后退兩步,牛根乖乖站在墻角,悄悄咽了口唾沫,噤若寒蟬,別說吱聲,連大氣都沒敢喘一下。


    大概過了兩三分鐘,林蓉才掛掉電話。


    “嫂子,大哥他……他對你說啥了?”牛根突然感覺自己像做賊似的,而做賊必定心虛,抬頭看了眼床上的林蓉,他小聲問道。


    “沒啥,就是問問家里的情況,還說……”林蓉嘆了口氣道:“又跟我提孩子的事兒。


  ”在農村,封建思想比較嚴重,俗話說不孝有三,無后為大。


    林蓉和牛奮結婚兩年了,肚子卻一直沒有動靜,為了這個,苗桂花天天催他們去鎮上的醫院做檢查,看問題出在什么地方。


    看到牛根一副做賊的樣,她臉有些羞紅:“小牛,嫂子是個女人,有那方面的需要很正常,你大哥整天在外面跑,難得回家一趟,所以我才……你可千萬別想歪了,我不是那種壞女人。


  ”  這話說完,林蓉羞嗒嗒的低下頭,連耳根子都紅透了。


    牛根趕緊點頭道:“我懂。


  ”  “你懂?”林蓉一愣,一雙美眸再次忍不住放到了牛根褲襠那。


    牛根心頭一陣火熱,可臉上卻一本正經地笑道:“沒吃過豬肉,誰還沒見過豬跑?我都這么大了……”聽到牛根這話,林蓉不自覺地將目光放到了牛根那高高的帳篷處。


    雖然對于嫂子的目光很得意,可牛根更期待另一件事,咳嗽一聲,看了眼林蓉用 被子蓋住的大腿:“那個斷在里面這么久,肯定憋壞了吧?要不……”  話到此處,牛根稍微頓了一下,然后強調道:“嫂子,老話說病不避醫,現在你是病人,我是醫生,你不要想歪了。


  ”  “我……”  林蓉真是后悔死了,千不該,萬不該,不該躲在廁所里面玩那東西,現在自己試了好幾次都取不出來,又不敢讓苗桂花過來幫忙,只能找牛根。


    雖然不久前看到了牛根那大家伙心癢難耐,可真讓牛根幫她,她還是沒那勇氣。


    猶豫半天,林蓉都沒能下定決心。


    牛根心中暗自激動,可依舊裝作一本正經的樣:“實在不行,嫂子就找塊布,把我眼睛給蒙上,我保證不會偷看!”  “那……那小牛,你千萬不要把這事兒說出去,不然嫂子就丟死人了。


  ”林蓉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羞紅了臉說著說著頭忍不住低了下去。


  “放心,嫂子,我肯定不會說出去!”牛根一下就激動了起來。


  “小牛,你……你等會伸進去一定要小心。


  小心別……別再弄斷了!”這時候她的聲音已經小的細不可聞。


  這一刻牛根激動的一顆心快跳出嗓子眼了! “嫂子,我知道了。


  ”兩眼直勾勾地盯著林蓉兩腿那,牛根呼吸有些急促。


    林蓉也想盡早結束這種折磨,于是稍微遲疑一下就指著床尾處的被子說道:“你掀開被子從下面鉆進來。


  ”“鉆進去?”牛根愣了一下,不過還是順從的被子從下面爬了過去,兩只手正好按在林蓉那雪白的大腿上。


  一陣柔嫩和酥麻的感覺迎面而來,還帶著點兒熱氣,香香的。


  牛根感嘆了聲女人的肌膚可真滑,正打算把林蓉的睡衣撩起,看看下面的風景,可這時“啪”的一聲,燈就媳了。


  “嫂子你干嘛呢?”牛根望著眼前黑漆漆的一片,心中難受極了,因為他發現林蓉的睡衣之下根本沒穿內褲。


  剛剛一瞬間,他分明能看到林蓉雙腿之間那神秘的區域,看得他興奮不已。


  可現在房間里黑乎乎一片,牛根一下子泄氣了。


  “小牛,你可以用手機……瞧……”牛根這準備開口,林蓉突然吞吞吐吐地說道,這頓時讓牛根又興奮了起來,從褲兜掏出手機,彎腰就鉆進了暖烘烘的被窩兒里。


  牛根打開手機,細心的查看了一下林蓉的那地兒,發現那黃瓜一大片都擋住了,這確實對身體危害很大。


  伸手碰了一下林蓉,他只感覺一陣滑膩的觸感。


  “啊。


  ”牛根之前幾乎都沒跟女人接觸過,現在猛然接觸到女人的身體,忍不住好奇的探了進去,可突然感覺林蓉身子顫抖的叫了聲。


  “嫂子你咋啦?”“小牛你快給我弄,別亂動啊。


  ”她的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


  隱隱的,她下身更加難受了起來,甚至產生了反應……不過牛根跟她之間的關系,林蓉卻只能強忍著,兩只玉腿猛地收緊,呼吸也混亂了起來。


  “嫂子,你放開我手,不然我怎么動啊?”其實牛根正準備幫她將體內的黃瓜拿出來,可她偏偏把腿收住,牛根手一松,那半截黃瓜又縮進去了。


  林蓉連忙又把雙腿張開。


  與此同時,她那美麗的神秘區域又呈現在牛根面前。


  自己的私密部位被別的男人近距離觀察,林蓉的心里也遭受著極大的煎熬。


  她尷尬的擺弄著雙腿,只想讓牛根快點兒結束這荒唐的一幕。


  “小牛,你怎么這么久啊,快點兒啊。


  ”“嫂子你別急,馬上就好了。


  ”雖然牛根挺享受現在的場面,但牛根感覺跟她這樣就像偷情一樣,渾身不自在。


  果然,牛根正在動作的時候,苗桂花的房門突然吱呀一聲開了。


  接著傳來她急匆匆的腳步聲。


  牛根當時大呼一聲糟了,林蓉也緊張的看著牛根。


  “小牛快停下,媽來了。


  ”牛根當然知道這個,趕緊把暴露在外面的腿腳都縮回被子里,身子也縮了進去。


  果然,苗桂花開始敲門了。


  “小蓉,你在屋里干嘛呢,這么大動靜。


  咯噔一聲,林蓉的心都碎了。


    牛根藏在自己的被窩兒里,林蓉哪里敢應聲?  她閉著嘴,牙齒都快把嘴唇咬出血了,大氣都不敢喘一下,只希望苗桂花誤以為她睡著了,盡快離開,有什么事明天再找她說。


    苗桂花喊了兩三聲,見房間里沒有動靜,真的以為林蓉睡著了,搖頭嘆了口氣,嘀咕道:“睡了?那你先睡吧,咱們娘倆兒明天再聊……”  聽到這話,林蓉總算是暗暗松了口氣。


    可是林蓉做夢也沒有想到的是,苗桂花的話只說了一半,她那口氣還沒有徹底松下去,就聽苗桂花又道:“我現在去找小牛嘮嘮。


  ”  噗!  一瞬間,不單是林蓉,就連藏在被窩兒里的牛根也差點兒被嚇出心臟病,當場就不行了。


    “媽,你別走!”  驚慌之余,林蓉都快哭了,如果苗桂花去找牛根,發現牛根不再肯定還要再跑回來把她喊“醒”,那時候恐怕她和牛根的事藏都藏不住,所以腦子一熱,她的話幾乎是脫口而出,喊住了苗桂花。


    苗桂花愣道:“原來你沒睡著啊。


  ”  伴隨著吱呀一聲脆響,苗桂花推開了房間的門。


    “我……”林蓉緊張道:“我本來睡著了,可是又被你吵醒了。


  ”  “既然醒了,那就先別睡,媽有件事兒想跟你商量商量,你把燈打開。


  ”苗桂花笑道。


    林蓉這時候哪里敢開燈,連忙找借口說道:“媽,我現在困的要命,有啥事兒不能明天再說嗎?”  這個燈林蓉可不敢輕易開,現在房間里烏漆麻黑一片,苗桂花即使推開了門,也看不見里面的情形,然而一旦開燈,就算牛根藏在被窩兒里,不能一眼就看到,可是牛根那么大的塊頭,貓在被窩兒里像個蒙古包似的,傻子都知道被子下面有東西。


    “抱孫子這么大的事兒怎么能耽擱?剛才大牛給我來電話了,今天晚上要是不跟你嘮幾句,你睡得著,媽可睡不著……”  說著,苗桂花不等林蓉開燈,自己就摸黑走過去,找到開關輕輕一按,一下子把房間里的燈給打開了。


    “媽,你別……”林蓉想攔,卻還是晚了一步。


    燈光亮起的剎那間,林蓉顧不得多想,幾乎是下意識的,她趕緊撐起自己的雙腿,一邊一個,把兩條腿搭在了牛根的肩膀上,然后拼了命的往下壓。


    只希望把牛根在被窩兒里拱起來的那個蒙古包壓得小一點兒,再小一點兒,避免引起苗桂花的懷疑。


    可她卻沒想到,牛根一眼就看到了她那動人的風景線。


    聞著林蓉身上散發出的體香,牛根一陣口干舌燥,呼吸一下就急促了起來……  怪只怪牛根的體格太好,二十歲的年紀,卻有一米七五的身高,那么大的塊頭,再怎么往下壓也于事無補。


    “蓉蓉,你的腿……”苗桂花一眼就發現了異樣,眉頭突然一皺,頓時面露驚色,伸手指著床上的那個蒙古包疑惑道:“你把腿抬這么高干啥?”  “我……我……”  隨著牛根的呼吸變得急促,感受到他那呼出的熱氣噴在腿上,林蓉頓時有些受不了那種酥酥麻麻的感覺。


    雖然緊咬著牙不讓自己發出那羞恥的聲音,可臉卻紅的滾燙。


    “你不舒服?臉咋又紅了?”  何止是臉,林蓉現在連耳根子都紅透了,恨不得和牛根一起藏進被窩兒里。


    “我……我沒事,就是肚子有點兒疼。


  ”  林蓉既緊張,又害怕,羞臊不堪,情急之下隨便找了個理由搪塞,然后轉移話題道:“媽,你剛才說,要找我聊抱孫子的事兒?”  “沒錯!”  提起正事,苗桂花的臉色一肅,把疑惑的目光從蒙古包上移開,幾步走到床前,屁股一扭就坐了下來。


    “那你趕緊說,我現在真的……真的不太舒服。


  ”林蓉紅著臉催促道。


    苗桂花搖頭嘆了口氣,猶豫道:“蓉蓉你看,你和大牛結婚都快兩年了,肚子卻始終沒個動靜,村里人都說……”  “我的身子沒毛病!”  林蓉愣了愣,哪能不明白苗桂花的意思?于是不等苗桂花說出口,她就矢口否認,可被牛根那熱氣呼著,渾身卻變得更加難受。


    早在兩個月前,林蓉和牛奮就去鎮上的醫院檢查過,是瞞著苗桂花偷偷去的,檢查結果表明,問題出在牛奮身上。


  
https://twqaswqeds.weebly.com/9776679.html
https://twajfgnbvm.weebly.com/8026403.html
https://twsxcdearf.weebly.com/5543478.html
https://twlkjiouljkhgui.weebly.com/4635037.html
https://twfrewedrt.weebly.com/88056.html
https://twlkhiyoikjhm.weebly.com/7878830.html
https://twdfbgfrsw.weebly.com/8778901.html
https://twgherwedfgrh.weebly.com/859958.html
https://damifengaab.weebly.com/9648076.html
https://twfgtyhujik.weebly.com/5607262.html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