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 外 成人

國 外 成人


謝哥,你怎么了?你不是要看傷口么?快來呀!”看到 老謝一副愣愣的樣子,何 秀蘭心里一陣得意。


   王小薇能拿下的男人,難道我何秀蘭還拿不下?“哦哦哦,對,看傷口!”老謝實在有些摸不著頭腦,這個何秀蘭到底來這兒是干嘛來了。


  說是勾引他吧?也像那么回事兒,但提到王小薇干嘛?難道是她在試探?老謝有些拿不準這個女人了,但是不管怎樣,一個女人送上門來給自己占便宜,自己還畏畏縮縮的,那怎么行呢?管她是來干嘛的,自己爽自己的不就行了嗎?至于王小薇的事情,就算何秀蘭出去亂說,老謝也完全可以說她就是到這兒來治病的,反正這事兒誰也沒證據,還不睡憑空胡掐?“來來來,把你內衣脫下來,我看看你到底傷到哪兒了?”想通了事情的關鍵,老謝也逐漸變得主動了起來,伸出手就去扯何秀蘭那里的衣服。


  當何秀蘭那柔軟出現在老謝面前的時候,老謝不由得深呼吸了好幾口,平靜自己的心情,如果非要用形容的話,那只能說,歲月似乎根本就沒在何秀蘭的身材上留下任何痕跡。


  依舊像是十七八歲的少女一般,皮膚水嫩嫩的。


  看到老謝愣愣的盯著自己的驕傲看,何秀蘭的嘴角微微的翹了起來,雖然每次去趕集的時候,是經常有二三十歲的小伙子偷偷盯著她看,但是老謝不同啊!他可是山南村十里八鄉唯一的醫生, 不知道看過多少女人的胸。


  能讓老謝變成這幅樣子,難道還不值得驕傲么?“怎么樣謝哥?看出什么來了沒有?是不是還得聽一下心跳啊?”不由分說的,何秀蘭直接拉過老謝的頭,按到了自己胸口上。


  “嘶~”感受到胸前的滿足感,和老謝那沒有刮干凈的胡渣在在她的皮膚上劃過,何秀蘭忍不住輕輕哼叫了一聲。


  老謝此時卻有些懵逼了,這個何秀蘭,也太特么主動 了吧?難道是寂寞過頭了?不得不說,老謝的猜測還是蠻準的,何秀蘭的老公是修橋的,為了掙錢,平時幾乎都在外地,就算是逢年過節也回不來一趟。


  正所謂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何秀蘭如今正是三十歲左右如狼似虎的年紀,怎么可能不想男人呢?平常還好,村子里都是些上了年紀的老頭子,要么就是幾歲的小娃娃,可今天早上老謝來勸架的時候,全村都看到了老謝那傲人的本錢,而何秀蘭呢,早就春心蕩漾了!“謝哥,怎么樣?你有聽到傷口在哪里么?”何秀蘭的一雙手在老謝頭發林里摸過,又輕輕摸了摸老謝那張堅毅的臉龐。


  “額,找到傷口了,我去拿藥,你先別動啊,我給你上點藥,要不了多久就好了!”盡管老謝根本找不出何秀蘭身上到底哪里有傷口,但是人何秀蘭不是說了嗎?傷在了胸口上,難道老謝還要主動去戳穿不成?“嗯,好啊,那麻煩謝哥了!”何秀蘭臉上露出一絲笑意,不知道為什么只要看到老謝對她身體癡迷的樣子,何秀蘭就感覺心里一陣驕傲。


  老謝拿出藥罐子,在手上抹了一點,就想伸手往何秀蘭的胸上涂。


  “誒,謝哥,這男女授受不親,抹藥這事兒,還是我自己來吧!”可正當關鍵的時候,何秀蘭卻一下子躲開了老謝的魔爪,飛快的披上了衣服。


  “臥槽!這個騷娘們什么意思?”老謝心里一陣郁悶,看到何秀蘭臉上那似笑非笑的表情,他就知道自己肯定被耍了。


  “那什么,謝哥您忙,這個藥啊,我就拿點自己 回家慢慢抹了啊,下次再來找你噢~”何秀蘭奪過老謝手里的藥罐子,當著老謝的面穿好內衣,又穿好外套,大屁股一扭一扭的離開了老謝的家里。


  臨出門前,還給老謝甩了一個極為曖昧的眼神。


  “媽的!何秀蘭你這個死婆娘,最好不要落到老子手里,不然老子一定好好收拾你!”在 這一瞬間,老謝在心里發誓,以后有機會,非要上了這女人不可!回過頭看了看自己一波三折的“小老謝”,不由得深深的嘆了口氣。


  最近的桃花運是怎么了?這么旺盛,但偏偏就是沒來個正經的!草草的做了點飯菜吃了以后,老謝取了兩塊臘肉提著,往王小薇家里走了去。


  不管怎么說,現在的老謝和王小薇除了最后一步沒做以外,其余都算是做了,自家小情人沒菜吃,自己總不可能坐視不管吧?等到到了王小薇家門前的時候,老謝正想敲門,突然卻聽到里面傳來了一陣爭吵聲。


  老謝敲門的手一頓,下意識的趴在了門邊,透過門縫想要看看王小薇跟誰在吵架。


  仔細一看,原來是王小薇在接電話呢。


  “我爸媽就不是你爸媽了是吧?蔣 宏博你個沒良心的,當初你創業的時候是我把我家拆遷款給你的,你現在就是這么對我的嗎?”屋子里的王小薇似乎很激動,拿著手機的手微微有些顫抖。


  “我跟你說過我現在沒錢了!我現在連買菜的錢都沒有了你知道嗎?我當初跟著你(夾逼自慰),跟我爸媽鬧翻了,搞得我現在有家都回不了,你說讓我相信你,可你看看你現在都干了什么?有了點小成績你就去賭博!現在傾家蕩產了,你滿意了嗎?”“蔣宏博我告訴你,我嫁到你們家這兩年,我連班都沒上,幫你打理工地,幫你照顧你爸媽,我整天跟個保姆一樣,我有過過一天的好日子嗎?你現在竟然這么對我,你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嗎?”說完這話以后,王小薇恨恨的掛了電話,一屁股做到了板凳上。


  聽到這些談話,老謝恍然大悟,這蔣宏博竟然迷上了賭博?屋子里的王小薇并不知道老謝在外面偷看,一下子趴在了桌子上,狠狠的哭了起來。


  看到這一幕,老謝心里一陣心疼,連忙敲了敲門。


  “小微,開開門,我是你 謝叔,我給你送東西來了!”一聽說是老謝,王小薇一下子蹦了起來,連忙打開了屋門。


  看到老謝那一瞬間,王小薇一把撲進了老謝懷里,哇的一聲哭了出來:“謝叔,蔣宏博這個混蛋,賭博輸了,竟然想讓我去陪別人睡覺來還債!”“什么?蔣宏博是這么說的?”聽到王小薇的話,老謝心里宛如響起了一聲驚雷。


  “嗯呢!他說他現在欠了別人好幾十萬,實在是還不起,債主那邊說了,要我去陪人家睡一個月,要不然就得還錢!”王小薇靠在老謝懷里,一邊哭著,一邊哽咽著解釋道。


  “媽的,這個蔣宏博也太沒良心了吧!”那一瞬間,老謝只感覺一陣無名火起,但隨即又緊緊抱住了王小薇。


  這個時候,最難受的恐怕還是她了吧?“小微,你聽謝叔一句話,跟他離婚吧!別跟著他過了,你要實在怕嫁不出去,你謝叔我娶你!”老謝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自己竟然說出了這樣一番話。


  “ 嗚嗚嗚,謝叔,我也想離婚啊!可是,我問過律師那邊了,蔣宏博的債是我們結婚以后才欠下的,就算是我們離婚,我也會背負一半的債務,我當初為了嫁給蔣宏博,跟家里人鬧翻了,我一個人哪兒去弄幾十萬來還債啊!”王小微抱著老謝的手一直沒有松開過,哭的聲音也越來越大,似乎要把結婚這幾年受的委屈全部哭出來一樣。


  幸好王小薇住的地方離村子比較遠,要是被別人聽到了這哭聲,還以為老謝把人家怎么樣了呢。


  “好了別哭了,乖,錢的問題慢慢想辦法啊,現在最主要的問題是,你得先跟他離婚啊,要不然,他肯定會越欠越多的,到時候你就更沒辦法擺脫他了!”老謝一邊拍著王小薇的肩膀,一邊輕聲安慰道。


  “嗚嗚嗚!謝叔,我嫁給他的時候,他就是個一無所有的窮小子,他說他要創業,我背著家里,把我們家幾十萬的拆遷款偷偷拿出來給他,他現在就是這么對我的!嗚嗚嗚,他還想讓我去陪別人睡覺,他真的有把我當成是他老婆么?嗚嗚嗚…”“好了,乖,小微乖啊,不哭不哭,謝叔在呢!”這一瞬間,老謝心里多了很多想法。


  他好想告訴王小薇,沒事,別怕,還有他呢!可是,老謝也知道,他只是個農村人,也沒什么文化,初中畢業就沒再上過學了,除了會這一手醫術以外別無所長,雖然這幾十年來給人看病是攢了一些錢,但是也僅僅只有幾萬塊,根本就不夠幫王小薇還債的啊!這一瞬間,老謝想了很多,他原本以為自己就是跟王小薇玩玩而已,圖她年輕的身體,一時興起,但是這一刻,老謝發現,自己是真的喜歡這個女孩兒,想給她一個依靠。


  “謝叔,你說我是不是好傻。


  ”良久,王小薇輕輕抬起頭,看向了老謝。


  這一瞬間,陽光從老謝的背后直射而來,形成了一個背景,老謝那張堅毅的臉龐,還有那唏噓的胡渣,和那溫暖的胸膛,在這一刻,深深的印入了王小薇的腦子里。


   想起自己曾經不成熟的表現,耿昊忍不住的給了自己一個嘴巴子。


  嗯……床上熟睡的秦 芳菲突然喊一聲,頓時嚇了耿昊一跳,也許是上門女婿身份底氣不足,又或者他在家被秦芳菲欺負怕了,整個人直接就半蹲到了床邊,大氣都不敢出。


  不爭氣的小心臟噗通噗通跳的厲害,大腿根更是時不時哆嗦幾下,總之他被嚇的不輕,這怪不得別人,誰讓他做賊心虛呢!也不知過了多久,感覺到床上沒了動靜,耿昊小心翼翼的探頭查看,這才得知剛剛不過是虛驚一場,秦芳菲僅僅是翻了翻身,整個人側臥在床大中間,其中她身上的絲被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如此以來,秦芳菲整個光滑的后背,非常完美的就呈現在了他本人跟前,看得耿昊口干舌燥,雙眼發光,恨不得馬上就猛得撲過去……黑色吊帶睡裙,映襯著她那肩膀格外圓潤白皙,黑色裙擺更是難以遮掩白皙豐腴大腿,嘖嘖嘖,幾天不見秦芳菲身材怎么變了?“如此豐滿,嘿嘿,我喜歡!”“老婆,我來了!”秦芳菲睡的太沉了,即便耿昊悄悄上床躺在她了背后,她依然無動于衷,看到媳婦并未覺察到他的到來,耿昊很激動,激動的渾身都在發顫。


  黑色吊帶映襯著秦芳菲的肩膀更加白皙,更加圓潤,烏黑柔順的長發賴洋洋的搭在她的背后,讓她那背影看起來更美更加誘的惑,還有黑色裙擺掩蓋的翹……越看耿昊越激動,激動的他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錯過了什么,不知過了多久,耿昊有些犯愁,只因他是初次,根本不知接下來該如何的繼續。


  說來真是可笑,怎么說他也是農大畢業生,在省城讀了三年大學,見多識廣,總不至于連個熟睡的女人都搞不定吧!如果真是如此,守了兩年空房,他還真是不屈!有理論無實踐,直至到了現在最關鍵時刻,耿昊徹底傻了眼。


  隨著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秦芳菲午休都快結束了,他依然沒有付出行動,不是他不想而是他不敢,難怪秦芳菲看不起他,這只能怪他這天生的懦弱老實性格吧!除此之外,貌似跟他從果園心急如焚歸來,然后又沖了個澡,折騰半天激情消退,最終導致了這場無疾而終的鬧劇。


  現在萬事俱備只欠東風,就這么的放過秦芳菲離開,他心里又是萬分不甘。


  如果繼續,他沒有這方便經驗,真不知從哪里開始下手,比如說先掀開,還是?“嘿嘿,既然來了,那就先得些利息吧!”當腦海里猛然蹦出這樣的一個想法,頓時讓耿昊樂的合不攏嘴,滿臉愁緒一掃而空。


  接下來耿昊秉著呼吸,激動萬分,小心翼翼的在秦芳菲身上占著便宜。


  折騰了半天,按說早就把人弄醒了,有意思的,秦芳菲依然無動于衷。


  耿昊玩心大,并未趁機拿下秦芳菲,但這并不意味著他不想,或者不好奇。


  “咦?”探著身子向側臥的秦芳菲臉上一瞧,嚇的他 差點魂飛魄散,隨即猛地快速下床,不加思索的向外跑去。


  驚慌失措的回到了自己房間,耿昊背靠著房門拍著胸口,依然心有余悸的顫聲驚呼道:“我的天吶! 大姨姐,秦 芳華?這怎么可能?她不是人在東莞打工么?”任他就是神仙下凡,他也無法想象的到,剛剛被他吃了半天豆腐的人(大炕上性經歷),并且還差點讓他睡了的女人,竟然是秦芳菲她 大姐,他耿昊的 大姨子——秦芳華!秦芳華人如其名,芳華正茂,十六歲美名就傳遍了當地十里八村,她雖人美但性格烈,十八歲那年因抗爭家里催婚而跟人私奔,這一晃就過去了十年,至于后來?耿昊腦子有些亂,再說對于秦芳華的了解,僅僅局限于當地人的道聽途說,再加上他倆總共見過沒幾面,根本不知該如何形容秦芳華這個人。


  “呵呵,難怪今天回家感覺秦芳菲怪怪的,又能勤快洗衣服,又能無所謂呼呼睡大覺,搞了半天,原來還是我高看了她!”耿昊搖頭苦笑,默默上了炕。


  新房主屋正房是四間大平房布局,南北朝向,中間兩間是客廳,有高級沙發,六十寸的液晶大電視,東屋主臥裝修高檔,至于西屋?呵呵,依然是當地的特色大炕。


  結婚當晚他人就被攆到這里,一直住到現在,自家山區睡的也是炕,對此他很習慣。


  至于不習慣的呢,呵呵,當然正是娶了媳婦守空房,日子過的憋屈!現在不提什么憋屈什么窩囊,現在耿昊他很慶幸,畢竟剛剛沒有做太出格的事情,否則他還真不知該如何向媳婦交待,今后再如何的面對大姨姐秦芳華。


  猛然想起大姨子回家這么重要的事情,他竟然沒提前得到半點消息,如此看來,整個 秦家把他耿昊都當成了外人,一個可有可無的上門女婿。


  結婚兩年秦芳菲肚子沒有半點動靜,雖然秦芳菲不讓他碰,他承認自己是有很大責任的,之所以秦家沒當面說落他,那還是給他面子,沒有把事情辦絕。


  “大姨子回了家,那秦芳菲她人呢?今天是周六,她究竟去了哪里?”思來想去一番過后,耿昊開始考慮這個問題,回家時路過村支部,大院門緊閉,顯然可見村支部大院沒有人唄!就在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外面傳來了吱扭一聲的開門聲,頓時嚇了他一跳。


  噠噠噠……側耳一聽,腳步聲去了院里,這才把懸著的心放回到了肚里。


  秦芳菲和秦芳華姐倆都是當地大美女,都是娶她姐倆為榮,尤其是剛剛摸過了大姨姐,潤滑手感很好,說實話他很享受那種感覺,望著窗外發呆了一小陣,急忙挪身到窗邊。


  人走裙擺揚,露出白花花的大腿,還有那……看得耿昊發呆,鼻血差點留了出來。


  “大姨姐三十三了吧,沒想到魅力依然這么大,真是讓人受不了。


  ”耿昊擦了擦鼻子,意猶未盡的望著大姨姐的背影,暗自感慨萬千。


  “咦?我剛洗的那件內衣,咋不見了?難道家里進了賊?”秦芳華突然發出了一陣驚叫聲,猶如晴天霹靂,當場把耿昊嚇得渾身一哆嗦。


  天地良心,他回家就洗澡,真的沒拿外面的衣服,曾經他有過,這次絕對沒有。


  與此同時他感到很高興,如此說來,大姨子并不知他回家,既然如此,那他悄悄進東屋的事情,那她本人就跟不知曉了唄!“小昊,小昊,你是不是回家了?”秦芳華扯著嗓子嚷嚷起來。


  “啊?”耿昊傻了眼,皺眉苦笑道:“大家來啦,我在家呢!”“你在家呀!”秦芳華很高興,嬌笑說:“你,你有沒有?”在她說話期間,耿昊很緊張,心都快提到了嗓子眼,就在他不知如何回答的時候,只見大姨姐話語一轉,興高采烈的說找到了。


  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原來是風把內衣吹跑了,害得耿昊虛驚一場。


  剛剛在東屋發生了不可描述的事情,即便他認為大姨姐不知,耿昊心里依然比較發虛,不知該接下來如何面對大姨姐,心里時刻想著解決辦法。


  “嘿嘿,果園!”耿昊腦子很活絡,猛地一拍大腿,激動的差點從炕上蹦起來。


  收拾完畢正準備出屋,客廳傳來一陣噠噠噠的腳步,方向正是西屋門口。


  “大姨子來西屋做什么?難道,難道她發現了什么?”耿昊頓時瞪大了雙眼,嚇得他愣在門口,半天動也不敢動。


  噠噠噠……隨著外面腳步聲越來越近,耿昊本人越緊張,緊張的心跳加快,反正整個人很不自在。


  現在他最怕見到的人正是大姨姐秦芳華,畢竟剛剛在東屋主臥他把人家當成了他媳婦,差點做出禽獸不如天打雷劈之事。


  若真如此,那他整個人的名聲都完了。


  咦?不對呀!短短片刻后,他皺著眉頭仰頭看了看天,這才發現事情并非如此。


  秦家在當地可是名門大戶,家族出過村長,村支書,掙錢的更是大有人在,尤其是最近幾年,他老丈人秦德厚搞得建筑隊非常紅火,縣城正建的富貴園小區就是出自其手。


  老丈人在當地方圓百里很出名,即便在縣城那也是響當當的人物,原因?有錢!否則的話,僅僅憑秦家在野槐溝是個大家族,根本無法讓秦芳菲這位女流之輩,幾乎全票當選女村長,當選那天甚至縣長都過來助陣,當然話不能這么說,應該是監督。


  秦家最注重名聲,再說了大姨姐當年忤逆父母跟人私奔,早就被家人不待見,即便剛才他招惹了大姨姐,他相信大姨姐也不敢到處亂說,那他還用害怕什么呢?咳咳咳!掩嘴輕咳了幾聲,耿昊故作鎮靜做出回應。


  “大姐,我在呢!你找我何事?”說著他就快速打開房門,臉不紅心不跳的直視著剛剛走到了門口,正準備做出推門動作的大姨姐。


  事發突然秦芳華不加提防,再加上耿昊說話嚇了她一跳,伸手落空根本就沒有推到門,如此一來導致她整個人身子向前傾,直接就向耿昊懷里倒了過去。


  “啊……好疼!”“啊……好大!”兩人咣當撞到了一起,隨即響起兩陣異口同聲的驚呼聲。


  “耿昊!”秦芳華怒了,滿臉通紅,“你剛剛喊什么?”“大姐,我,我,我剛剛說好疼呀!”耿昊捂著腦袋低下頭,支支吾吾的說著,哪里還敢直視秦芳華。


  “你?你胡說,好疼是我說的!你撞到我胸口了!”“我?我的胸口也很痛,我不行了,需要躺下休息!”耿昊根本不管秦芳華是否揭穿了他的謊言,邊說邊回屋上了炕。


  此時,秦芳華站在門口,整個人羞愧的滿臉通紅,可惜對此她又毫無辦法。


  她是耿昊大姨子,耿昊是她妹夫,她能拿他如何?再說了,她跟前夫離婚多年,身子好久沒被男人碰了,剛剛猛地撞到耿昊懷中,讓她感覺到了血氣方剛的男人氣息。


  年輕就是好,身子骨壯實,嗨,還別說,耿昊看起來清瘦,其實身子很壯,儼然是那種穿衣顯瘦,脫衣顯肉的男人好身材。


  為逃避大姨子對他興師問罪,耿昊側躺在炕中央,雙手交叉在胸前,時不時的左右拍拍,嘴里還哼哼的直喊疼,好像在證明他剛剛沒說謊,直接來了個惡人先告狀。


  看到他這么大的人了,并且還是一個大男人,竟然跟她鬧了這一出,秦芳華實在忍不住,噗呲一聲笑了,笑的她前仰后合,差點笑彎了腰。


  “大姐,你,你不生氣了?”耿昊邊說邊翻身做起,然后整個人驚呆了。


  大姨子秦芳華依然還是黑色吊帶真絲睡裙裝束,著裝非常性感,長發披肩更是為她本人增加了不少嫵媚和誘惑,反正把耿昊刺激的不行,恨不得撲過去直接睡了她!耿昊他是個什么樣的人,他自己非常清楚,根本沒有膽量動秦家人!否則,現在他早就成立秦家名副其實,而并非有名無實的上門女婿。


  “昊昊,姐漂亮嗎?”迎著耿昊直愣愣的炙熱目光注視,秦芳華不僅不怒,并且還笑容滿面,嫵媚的很。


  這是啥情況?耿昊當時有點懵呀,哪里搞的清楚究竟是個啥狀況。


  也許是大姨子真的是太漂亮了,說話又溫柔,他不加思索的點了點頭。


  “昊昊,既然你說大姐漂亮,那我妹比我還漂亮,你為何對她的美,視而不見?”“什么?視而不見?我……”面對大姨子的這番質問,耿昊吃驚萬分,喃喃自語的嘟囔著。


  直至到了現在,他這才明白過來咋回事,原來大姨子是為他和芳菲分居之事而來。


  剛結婚時分居,兩人還藏著掖著,生怕被雙方家長知曉,隨著結婚時間長了,兩人一直沒孩子,他們就是想隱瞞某些事實,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說話呀!”秦芳華怒了,邊說邊向炕邊走去。


  “我,我,我有病!”耿昊實在沒了辦法,不由脫口而出。


  有關這樣的說法,他也是被逼無奈,反正已經夠丟人夠憋屈的,他不在乎更丟人。


  最近一年間,他不知向秦芳菲提過多少次離婚,嘿嘿,人家根本就不理他!“什么?你說什么?”秦芳華驚呆了,右手捂著嘴巴,難以置信的打量著耿昊。


  “大姐,我有病,簡而言之就是……我那方面不行!”“放屁!”秦芳華直接就爆了粗口。


  她可是過來人,過早步入社會,啥樣男人沒見過,耿昊豈能騙過她的眼睛?“大姐,我真有病,求求你,求求你們家,讓我離開芳菲!”“耿昊,你?你小子是有病,神經錯亂的神經病!”不論耿昊怎么說自己有病,反正秦芳華就是不信,接下來他倆就你一句我一句的吵上了,不知過了多久,非常可笑的一幕發生了。


  秦芳華穿著吊帶睡裙,午休前剛剛洗過澡當時沒穿內衣,得知妹夫耿昊在家,來時匆匆根本就沒考慮這些事情,現在好了,正好被炕上居高臨下的耿昊看了個真真切切。


  “眼睛都快掉溝里了,這像有病?”秦芳華暗自發著牢騷,雖心里有些生氣,不知為何他對耿昊偏偏就是發不出來。


  “大姨子不會對我有意思吧!我不眨眼的盯著看,她都不掩飾一下!”耿昊心里嘀咕著,不知不覺讓他想起了美事,反正家里也沒其他人,是不是該勇敢的嘗試一下。


  既然她妹對不起他,那就讓她這個當姐的來補償唄,順便學習學習經驗。


  想到這里,耿昊就做了一個大膽動作,直接伸手抓住了秦芳華的胳膊。


  
https://twgtyhuyjiolkp.weebly.com/1036942.html
https://twgtyhuyjiolkp.weebly.com/3519310.html
https://twgthrtwefvdxcgf.weebly.com/994319.html
https://twerdfghtjyui.weebly.com/9053511.html
https://twasasf.weebly.com/1266451.html
https://twefgrtywqed.weebly.com/4531007.html
https://twnvmbnbcvhzxgd.weebly.com/2193367.html
https://twukiluftgrhbresf.weebly.com/1010543.html
https://twkgjhutnk.weebly.com/1358362.html
https://twbnhytusdfwqae.weebly.com/5250258.html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