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nylon footjob

chinese nylon footjob


據海內網11月24日報道:eD2朵朵 婚嫁網- 結婚資訊 門戶我問她,/對了,包工頭抓住了沒有?/她點了點頭,說已經被抓到了,正在審問。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大年初一那天,我出院了;雖然 茜姐極力勸我,讓我再在醫院修養幾天,我拒絕了,除了頭上被縫了幾針,身上的都是皮外傷,犯不著再在醫院住著,我也沒錢付住院費。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她扶著我下樓,埋怨著說:你這孩子真倔,說什么都不聽,好氣人呦!她說話帶點南方口音,很好聽,也有些好笑。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想逗逗她,就模仿她的口氣說:/感覺你好啰嗦呦!/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她瞪 了我一眼,你好煩人呦!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出了醫院,上了她的車;那是輛 紫色的蘭博基尼。


  坐在車上,我緊張的手都不知道該往哪兒放,可能我幾輩子賺錢都買不起車上的一個座椅。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她啟動了車子,問我去哪兒?我說把我送到華美大廈工地就行了,那里有工棚,我住那里面。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那哪兒行?她踩了一腳剎車,/你的傷還沒有好,那里有沒有暖氣,萬一傷口復發怎么辦!/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世界這么大,居然沒有我的容身之地,我想了想說:那你把我送工大吧。


  &rdquo(上課時被同學摸出水來);雖然現在放假,但宿舍不關門,應該可以去湊合幾晚。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可她聽到工大兩個字,立刻吃驚地看了我一眼:呦!還是工大的學生,不簡單哦呦!就這么輟學,可惜了……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她的話戳到了我的痛處,我抿抿嘴,終于忍不住,眼淚瞬間落了下來。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有時候命運就是這樣,它不會因為你可憐,便賦予你同情……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到工大的時候,天已經黑了,外面飄著小學,刮著冷風,我站在宿舍樓前,裹著黃大衣,不停地搓手。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都一個小時了,外面這么冷,先上車里暖和一會兒吧。


  她打開車門,示意讓我進去。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茜姐,要不您先回去吧,我自己在這兒等就好了/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她反對道,/怎么能留你一個人在這里呢!還要等多久?/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回頭望了一眼宿舍樓,說/再等等,肯定會有人的/。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那萬一沒人來呢?你別忘了,今天可是大年初一!大家都回家過年了。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愣愣的站在原地,一時不知道該怎么回答。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你先上來吧。


  /她又向我招了招手。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出校門的時候,我問她/我們這是要去哪兒?/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她愣了一下,臉頰微微泛紅,/要不,先去我那兒吧/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趕忙說:/這怎么行?我一個陌生男人,你不怕我又壞 心眼兒,你怎么能放心帶我去你家呢?/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可她卻對我笑了笑,毫不在意 的說:/沒事兒,你一個工大的高材生,還是個孝順的孩子。


  怎么可能會有壞心眼兒呢!/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不行不行,大過年的,我怎么能去你家呢?/我看著她不好意思的說。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沒事兒的,我一個人住。


  /她壞笑著 對我說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看著后視鏡里遠去的工大校門,我的心里有些忐忑不安。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茜姐把車來到了香樟路,不遠處,有一棟別墅,而她,是這座別墅的女主人。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喂,你傻站在那兒干嘛?快進來呀。


  /她用指紋解鎖,打開了房門,向我招手示意我過去。


  給我了一雙深黑色的男士拖鞋。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忐忑的走進屋里,看著房子里面的內部結構,清新淡雅,和她的氣質一樣。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她向我遞過來一件男士睡衣,對我說,/去洗個澡!這大過年的。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低頭 看了看自己身上滿是灰塵的衣服,一時間手腳不知道該往哪兒放。


  接過睡衣怯怯的說了聲謝謝。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別太拘謹了,就當是自己家。


  /說完她就把我領進衛生間,打開熱水的開關,試了試水溫,/水溫正好,洗吧,洗的時候記得不要讓頭沾到水呦。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好。


  /我有些臉紅的把頭別過去,剛才我不小心看到了她的胸口。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她出去之后,我脫下衣服,發現自己居然有了感覺!洗澡的時候,一想到剛才自己看到的一幕,臉就不自覺的紅了起來。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好不容易洗澡之后,我發現居然沒有毛巾,剛剛脫下的衣物又在外面,情急之下,我只好沖著浴室的門喊到,/茜姐,浴巾在哪兒啊?/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過了一會兒,聽到門外有了動靜,茜姐直接推門進來了!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穿著紫色的睡袍,頭發散亂在身上,白嫩的皮膚似乎能掐出水來,很是誘人。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愣了一下,本能的轉過身去,/茜,茜姐,你直接把浴巾放門口就行了?/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她有些緊張的說到,聲音有些顫抖,/你身上有傷,我,我怕你洗不干凈。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冰涼的雙手附上了我有些發燙的后背,這個女人?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臉面對著墻,不敢動彈。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她邊幫我搓背,邊問我,/談過戀愛嗎?/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D2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初秋正午,烈日炎炎,一輛開往鄉村的大巴,緩緩停靠在站臺。


  張小強提著行李下車,抹了抹額上的汗珠。


  “大學四年,這次畢業回家,可老家還是一個樣,啥變化沒有!”張小強打量四周,處處仍是成片成片的 苞米地,綠汪汪的,還不時有嘰喳鳥語傳來,跟他當初去省會讀大學時一個模樣。


  “這次回來,我一定可以一展所長,用我在大學里所學的知識,改變家鄉。


  ”張小強暗自下定決心,向家里邁去,還沒邁出幾步,就有個聲音從苞米地里忽然傳來。


  “呀……你溫柔點,這么猴急干嘛!”這語聲怎么這么熟悉呢!張小強思慮了一會兒,跨著步子走入了苞米地。


  如今正值苞米成熟的時節,枝葉繁茂,苞米葉子刮得張小強手臂微疼。


  張小強走到了苞米地深處,眼前出現一幕快要讓他噴鼻血的畫面。


  前方不遠處,有座棚子,里間鋪了張草席。


  有一男一女,正相擁在一塊,男上女下。


  男的是個禿子,張小強一瞄就認出來了,他是村里的 支書 陸啟亮


  下面那女人,衣服被脫的只穿戴個花蕾胸罩,露出大片的嬌嫩皮膚,就像快要長大的苞米似的,張小強猜測用手都能掐出水來。


  “這不是村里的 李姨嗎,她怎么跟支書還有一腿?”張小強有些詫異,但沒有多想,鼓著眼睛看起來。


  “啊……你能輕點嗎,把我壓的身子難受……啊……”李姨面帶春潮,胸前的碩大在張小強眼前波動。


  “行行行,我輕點,可你個浪蹄子別叫那么大聲,行嗎,被別人聽到,我支書的名聲就敗壞了!”陸啟亮說著話,同時摟著李姨的腰肢,上下運動著。


  “切……你陸啟亮還有名聲嗎?咱村里的寡婦,十個都被你睡了九個,剩下一個也是老到你都不愿意睡的!”“你別以為我不知道,連張家那小寡婦也被你盯上了吧,還想腳踏兩只船,啊……輕點……”李姨滿臉鄙夷,接著又閉上眼睛舒爽的叫起來,一臉享受。


  這刺激的一幕看得張小強眼睛瞪圓,差點流下口水來,視線一會落在李姨的 飽滿上,一會又瞟在她豐腴的屁股上。


  盡管李姨年紀有四十了,可身材卻保養的不錯,白白嫩嫩的,大屁股,充滿彈性,特別是那一對飽滿,張小強估摸著自己都難以掌握。


  正當張小強目不轉睛看著的時候,一只牛虻爬上了張小強的手臂,在上面猛地吸了一大口血。


  “疼死我了!”張小強吃痛,順手“啪”的一聲,一巴掌把那牛虻拍死。


  “等等,有動靜!”李姨眼睛猛然睜開來。


  “這苞米地里哪會有動靜!瞎扯!”陸啟亮根本不信,仍舊在李姨身上運動著。


  “老娘騙你干什么!”李姨循聲望去,立刻發現藏在不遠處偷看的張小強。


  她怔了怔,馬上叫道:“那不是張老漢的兒子張小強嗎?他不是在省會讀大學嗎!”“真有人!”一聽說有人,陸啟亮隨即爬起來,迅速穿好衣服,把腰帶系好,往張小強這邊走過來。


  “張小強,你怎么在這!”陸啟亮面帶怒意看著李小強。


  張小強本想撒腿就跑,但想想是陸啟亮在這和李姨在這偷情,他張小強怕什么?“咋滴,我不能在這啊!”張小強道:“真是難以置信啊,支書竟然和李姨有一腿!這事要是傳出去,嘿嘿!”“張小強,你 小子敢威脅我?”陸啟亮聽罷,臉色瞬間變得陰沉。


  張小強心里有幾分心虛,這陸啟亮怎么說也是支書,干部一名,真要惹火他,張家以后在村里可能就不好過了。


  但張小強怎么說也是大學生,有知識,曉法律,諒陸啟亮也不敢把他怎樣,便道:“就是威脅你,你能怎么樣?”“小兔崽子,小時候看到我都躲得遠遠的,現在長大了,讀大學了,膽子肥了啊!連老子都敢威脅!”陸啟亮擼起袖子,準備教育教育張小強。


  “我說支書,你為什么跟個小伙子計較!”此時,李姨也穿好衣服走了過來。


  她穿著一件白色低領T恤,走過來時胸前碩大不停顫動著,暴露出大半邊雪白。


  “這事我來處理,你先走吧。


  ”李姨拍著陸啟亮肩膀。


  陸啟亮看了看張小強,又看了看李姨,重重“哼”一聲,憤憤離開了。


  “我說你這張家小子還真厲害,一回來,就敢當面威脅支書!”李姨向前走幾步,到了張小強跟前。


  這個位置,張小強正好可以看到李姨的碩大飽滿,中間的溝壑看得他忍不住咽了口口水,有種想在掌中把玩一番的沖動。


  看到張小強的神情,蘭嫂嫵媚一笑,猛地抓起張小強的大手,往著她自己的胸脯上按去。


  柔軟!滑膩!這手感讓張小強爽得魂飛天外,他還是第一次碰女人胸,沒想到感覺居然這么爽。


  “張家小子,在省會上了四年大學,該不會還是個處男吧!”李姨挪揄道,任由張小強按著。


  張小強略露澀意,邊按邊道:“是……是啊,李姨!”“呵呵,我就知道,咱們這窮鄉僻壤,即使出了大學生,也還是山溝溝里出來的。


  大學里的那些城市女生,可不喜歡咱們這的男人!”李姨笑了笑,忽然伸出舌頭舔了舔嘴唇,滿臉誘惑 看著張小強:“要不李姨讓你嘗試一下女人的滋味?正好剛才李姨還沒舒服,你來幫幫李姨!今天的事情,你也當沒看見,出去別亂說,怎么樣?”“不不不,這可不行!”張小強立刻縮回手,一想到剛才,李姨光著身子在陸啟亮身下嬌喘的畫面,張小強就提不起興趣。


  “啊,你看不上李姨?”李姨愣了愣。


  “不是。


  ”張小強搖頭笑道:“李姨是長輩,我怎能做這種事。


  ”這話張小強說得很假,李姨這人,身材豐腴,胸大屁股翹皮膚白,是男人都會心動。


  但她下面剛被支書那啥過,一念至此,張小強就失去興致。


  “李姨,不然,你把你閨女艷紅許給我,今天的事,我就當視而不見了!”張小強忽然笑道。


  “你喜歡我女兒艷紅?”李姨打量張小強。


  “是的!”張小強點點頭,艷紅可是村里的村花,看上她的人太多了。


  “那好,今天下午我閨女正好也到家,我幫你制造機會。


  不過我們可說好了,能不能泡上我閨女,看你本事!”李姨道:“介紹完之后,今天的事情,你就當沒看見!不許亂說!”“好!”張小強滿口答應。


  接著,張小強和李姨分別,向家里走去。


  張小強家有五個院子,到家后,父母都不在,張小強猜測他們應該是下地干活去了。


  “不知道 嫂子在不在,我這么久日子沒回來,剛好可以給她個驚喜!”張小強朝嫂子房間走去,他卻發現房門竟被反鎖了。


  “這光天白日的,鎖門干什么。


  ”張小強透過門縫,朝房內瞅去,眼前的畫面,讓張小強頓時獸血沸騰起來。


  只見房內,一名女子正脫得赤條條的斜躺在床上。


  她玉腿大開,手中拿著一根蘿卜,放在下面緩緩運動著。


  女子正是張小強的嫂子, 于薇!于薇今年二十五歲,就像九月的蘿卜八月的蔥,她長得是白白嫩嫩,皮膚吹彈可破,胸脯也飽滿堅挺。


  她絕美的小臉上,五官精致,一雙汪洋般的大眼睛里靈氣動人,尤其是那淡粉色的櫻桃小口,讓人有種不由得想親一口的沖動。


  盯著于薇的動作,張小強感覺小腹燥熱難忍,下身立馬有了反應。


  此時的于薇,面泛春潮,貝齒輕咬下唇,喉嚨里發出粗重的嬌喘聲,無比誘人,張小強被撩得心神激蕩。


  她的右手在下(姐弟亂性)面輕輕運動著,另一只手,則在胸前渾圓上不停來回按著,張小強看得心癢難耐,真想沖上去觸碰那對飽滿。


  “沒想到,嫂子居然在房里偷偷摸摸做這種事。


  ”張小強吞了吞水:“但想想也是,嫂子剛嫁過來,大哥就去河里放水插稻秧的時候,不小心掉河中淹死了,讓嫂子早早守了寡。


  她一個人在家四五年,不寂寞才怪。


  ”張小強暗自想著,視線仍舊緊盯著房內的畫面,清晰看見,于薇手上的動作漸漸變快,口中嬌喘的聲音也變大起來,聽得張小強一陣心猿意馬。


  他很想沖進去,幫助嫂子解決寂寞之苦。


  可一想到她是大哥的女人,雖說大哥死了很久,但張小強仍是有些別扭,畢竟于薇是他嫂子,甚至讀大學的學費,也是嫂子去縣里打工給他賺的,這些年,嫂子對張小強,一直是疼愛有加。


  欲望與倫理的煎熬,讓張小強難受的不由得跺起腳來。


  他這不跺腳還好,可一跺腳,剛好踩到放在門邊的一根鐵釘上。


  “啊,疼死我了!”張小強大叫一聲,猶如觸電似的縮回腳,他搬起腳看了看腳底板,還好鞋底厚,要不然這一下肯定扎一個大洞,血流如注。


  但還是很疼!緊接著,張小強心里就暗叫一聲“不好”,剛剛喊得那么大聲,肯定被嫂子聽見了!
https://twzxcasdqwe.weebly.com/71042.html
https://twuiyjmhkflo.weebly.com/7934983.html
https://twghrwseadsd.weebly.com/3288519.html
https://twkhjuiyughn.weebly.com/8336954.html
https://twghrwseadsd.weebly.com/4987687.html
https://twsxcdearf.weebly.com/7668440.html
https://twsxcdearf.weebly.com/1736295.html
https://twgkjalsjd.weebly.com/8386761.html
https://twefgrtywqed.weebly.com/6159003.html
https://twfghrtwefdsf.weebly.com/7407053.html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