アダルト rpg tokyo 天魔 ver1 11

アダルト rpg tokyo 天魔 ver1 11


新聞網01月06日報道張 老光裝模作樣地起身就要走,卻裝作不經意的樣子把水杯打在了地上,啪的一聲 杯子摔碎了。


   張老光一拍腦袋,裝作懊惱的樣子 說到:哎呀,你看我這個老糊涂,喝個水還能把杯子摔了。


  說著,彎腰就要撿那碎片。


   哎, 張哥小心,別用手,還是我拿掃把來掃吧。


  陳 如夢拿來掃把和畚斗彎腰打掃起來,那寬松的領口一下把張老光的目光牢牢吸引了過去。


   只見往那領口看去,那雪白的兩團渾圓就這樣展現在自己眼前,這小妮子竟然沒穿內衣! 張老光 感覺自己心跳都快了好幾拍,雖然他玩過不少小姐,但像陳如夢這樣既年輕漂亮身材又好的根本就沒遇到過。


   要是能睡一次陳如夢這樣的,那真是死也值了。


   陳如夢壓根沒有意識到自己走光了,胸前那不小的兩團隨著自己的動作晃蕩著,讓張老光一飽了眼福。


   小夢,都怪張哥,笨手笨腳的,給你添麻煩。


   說什么呢張哥,不就是一個杯子嘛,我怎么會怪你呢,再說了,你幫了我這么多忙,我還不知道怎么謝你呢。


  陳如夢說著把地上的狼藉收拾干凈,倒進垃圾桶里。


   張老光心頭又冒出一個主意,問到:丫頭,你真心要謝謝張哥嗎? 當然啦,就是不知道張哥平時缺什么,我都沒什么能幫得上忙的。


   張哥還真有一件事你能幫得上忙的。


   什么呀?陳如夢坐在了旁邊的沙發上,眨巴著大眼睛看著張老光。


   張老光頓時有一種感覺,陳如夢就是那單純不諳世事的小紅帽,而自己就像是那只餓狼,時時想著一口吃掉她。


   張哥年紀大了,身子骨一天不如一天,醫生說了,每天都得按一按才行,我自己按不到,也沒個老伴陪在我身邊,唉,有時只能熬著。


   說著,張老光還故作可憐地嘆了口氣。


   暗暗觀察陳如夢的表情,只見她果然露出了同情的神色,那......那張哥,我有什么能幫到你的嗎? 聽到陳如夢這么一問,張老光內心大喜,心道有戲。


   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需要有個人每天給我按一按肩膀脖子什么的,小夢,你愿意嗎? 我......我......陳如夢面露難色,有些猶豫不決。


   唉,小夢你要是不愿意張哥也不勉強你,反正我這糟老頭子啊,一個人過慣了,要是疼起來,熬一熬也就過去了。


  張老光露出失望的表情。


   不是!張哥,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我愿意......陳如夢有些臉紅地低下頭。


   聽見陳如夢答應下來,張老光高興地差點跳起來,他知道,自己已經成功了第一步。


   張哥,那我現在 幫你按? 好啊,正好剛才張哥修那電路弄得脖子有點疼,你幫張哥按一按。


   哦......好......陳如夢答應著,張老光坐在沙發上,她盤坐在旁邊,伸出那柔弱無骨的小手幫張老光按了起來。


   感受到陳如夢的小手正撫上自己的脖頸,甚至還能聞到從她身上傳來的陣陣少女的芳香,張老光有些心猿意馬的。


   只是光這么讓陳如夢幫自己按摩,張老光有些不滿足。


   小夢啊,張哥腰也有點不舒服,你再幫張哥按按腰吧。


   知道了張哥。


  陳如夢甜甜地應著,只是一會就犯了難,張哥,這沙發太小了,你坐著我不好幫你按呀。


   也是啊,醫生說了,按摩要全身放松的,坐著是不太方便。


   那......那怎么辦呀,張哥。


   要不......要不去你床上躺著吧,這樣既能放松,又比較好按。


   啊?去......去我床上?陳如夢有些驚訝,這不太好吧。


   小夢,你想什么呢!張哥是那種人嗎?算了,你嫌棄張哥也很正常,既然這樣,張哥還是走吧,不勉強你了。


  張老光生氣地說到,站起身真的要走。


   別!張哥。


  陳如夢有些羞愧,想起平時張老光不計回報地幫了自己這么多忙,而自己幫一點小忙就這樣猶猶豫豫的,難怪人家要生氣,于是趕緊答應到,張哥,咱們去床上按吧。


   小夢,你想好了?可別為難自己。


  張老光得了便宜,還裝作正經地說到。


   不為難,張哥,你別生氣啦,人家剛才不是那個意思嘛。


  陳如夢又抱起張老光的手臂撒嬌到。


   張老光頓時裝都裝不出生氣的樣子了,陳如夢不愧是個主播,撒嬌的功力爐火純青。


   陳如夢同意了,張老光迫不及待地走進陳如夢的房間。


   剛才只是借著手電筒看了看陳如夢的房間,現在仔細一看,張老光才發現陳如夢真是什么都能亂扔。


   床上凈是一些絲襪罩罩...... 哎呀,張哥,你先出去,等我收拾收拾。


  陳如夢紅著臉把張老光推了出去。


   好一會,才打開門讓張老光進去。


   躺在那充滿少女氣息的小床上,張老光舒服地長嘆一聲。


   自己做夢也想著能在這張床上跟陳如夢翻云覆雨...... 此時也算是夢想實現了一半。


   因為房間很小,陳如夢的床也很小,張老光一躺上去,幾乎就沒有什么位置了。


   小夢啊,你也上來吧。


  張老光拍拍旁邊的一點位置說到。


   張哥......這床太小了。


   那你就坐在張哥身上按吧,這樣還更方便。


   陳如夢本還想著這樣是不是不好,可是看張老光那一副凜然的樣子,就沒再多說什么,跨坐在張老光的大腿上。


   因為幫張老光按腰,陳如夢不得不彎下腰去,看著張老光 閉著眼睛,她也放下心來。


   自己洗完澡不愛穿內衣,要是此時張老光睜開眼,一定都看光了...... 想到這,陳如夢不安的扭了扭屁股,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抬頭一看,卻看到張老光那褲襠處竟撐起了一個鼓鼓囊囊的帳篷...... 陳如夢哪能不知道那是什么,臉騰地一下紅了,想不到張老光這歲數了,竟還能有這樣的規模...... 張老光把眼睛悄悄睜開瞇成一條縫,見陳如夢正盯著自己褲襠看,不由得心里暗暗得意起來,他知道,要拿下這小妮子也不過是早晚的事了。


   張老光故意挺了挺身子。


   陳如夢紅透了一張臉,也不好意思再繼續了,從張老光身上爬了起來,下了床,說到:張哥......我......我突然想起來一會兒還得直播,明天再幫你按吧。


   張老光心里暗暗氣惱自己太心急,知道今天不能發生什么了,才坐了起來,是不早了,該回去洗澡了,那我就先走了。


   嗯,張哥再見。


  陳如夢低著頭,不敢看張老光。


   張老光戀戀不舍地出了門,回家躺了下來。


   正準備脫下身上的褲衩,張老光卻發現那被陳如夢坐過的位置顏色深了一塊...... 難道那小妮子動情了? 想到這張老光不禁興奮不已,拿起那褲衩放在鼻息間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打開手機,熟練地調到 視頻監控。


   只見那視頻里,陳如夢躺在床上,那手正在自己身上不安分地游走著。


   而(倆性故事)另一邊的陳如夢自從張老光走后,不知怎么,感覺自己那處的反應特別強烈,竟比平常還想要。


   這時,手機響了起來,拿起一看,原來是自己的男朋友 吳向偉發來了視頻。


   按下接聽鍵,吳向偉的聲音傳了過來,小夢,你在干嘛呢。


   陳如夢面色潮紅,看到自己的男朋友,又暗暗有些怨他不能陪在自己身邊,不然的話自己也不會像現在這么難受。


   嗯......陳如夢沒說話,卻發出了一聲嚶嚀。


   看著視頻里陳如夢的面色,又聽到聲音,吳向偉頓時明白了,壞笑著說到:小夢,讓老公看看你在干嘛。


   陳如夢聽話地把手機移到了那個部位,另一只手也撫了上去...... 陳如夢感受到了一股久違的刺激感,手上的動作也更加大膽起來。


   另一頭的張老光更是看的雙眼噴火,把那視頻聲音都調到最大,一只手伸進了自己的褲襠。


   只聽吳向偉的聲音從手機里傳來:小夢,你想不想要? 我......我想要...... 想要什么? 想要老公你......陳如夢雙眼迷離,聲音魅惑極了。


   張老光把手機放在耳邊,就像陳如夢在旁邊耳語一般。


   不禁嫉妒起陳如夢的男朋友,擁有這么極品的女朋友卻不珍惜,讓她夜夜獨守空房,要換了自己,一定讓陳如夢每晚都享受到做女人的快樂。


   換做以前,張老光也知道這樣的事情自己想想就算了,陳如夢這樣的極品美女怎么可能會看上自己。


   可此時看著陳如夢在自己那褲衩上留下的痕跡,張老光覺得早晚有一天自己一定能拿下陳如夢,不過是時間問題罷了。


   陳如夢手上的動作越來越快,張老光也跟著加快了動作。


   最后,兩人幾乎是同時到達了頂峰。


   張老光滿足地低吼一聲,而那邊陳如夢也渾身過了勁地戰栗著,大口喘著粗氣。


   自己剛才做那事兒時,腦海里浮現的竟然是張老光那玩意兒...... 陳如夢搖了搖頭,覺得羞恥感覆上了心頭,自己怎么能對張老光有什么別的想法...... 而渾然不知的張老光,結束之后也滿足地睡了過去。


   吳向偉還沒掛電話,被女友刺激的也興奮極了,讓陳如夢再把那地兒拍給他看。


   陳如夢對著吳向偉卻全然沒了心情,敷衍著說到:老公,我今天累了,下次吧。


   嗯,老婆,那你早點休息,等周末,我去看你。


   陳如夢隨口應著就掛了電話,吳向偉經常答應自己要來看自己,可經常又以各種借口爽約了,久而久之陳如夢也不信他的話了。


   接連兩天,陳如夢都有意無意地躲著張老光,在樓道里都很少能碰面,張老光內心焦急,卻也無計可施。


   這天夜里,張老光正睡得死沉,門外卻忽然傳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


   開門一看,陳如夢正站在門外,面帶焦急的神色,張老光眼睛不自覺地往人家身上瞥,只見陳如夢身穿一條緊身的吊帶連衣裙,精致的妝掩蓋了那青澀的氣息,整個人性感極了。


   怎么了小夢? 張哥......陳如夢似乎很著急,一副快哭出來的樣子。


   別著急,有什么困難跟張哥說。


  張老光一見陳如夢這副我見猶憐的模樣,差點把持不住。


   張哥,我剛從外邊回來,發現鑰匙丟了...... 蘇婷精致的五官如此清晰的展現在 老王的面前,雖然有了準備,可老王還是有一種心跳加(邊插邊做吃奶)速,呼吸急促的感覺。


  甚至手掌心都微微浸出了汗水,激動的同時又伴隨著緊張,搞得他連正常的呼吸都不能了。


  強壓住體內即將沖出來的洪荒之力,老王猛地將唇貼在了蘇婷那小巧的櫻桃小口上,那柔軟的感覺,再次讓老王差點破功……短時間內,閉著眼睛都不敢睜開,只能保持這種姿勢,讓自己慢慢的歸于平靜,然后才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可讓老王沒有想到的是,在他睜開眼睛的同時,突然看到了原本閉著眼睛的蘇婷不知道什么時候也睜開了眼睛。


  她醒了?這種想法出現的同時,一陣勁風襲來,啪的一聲,一個響亮亮的耳光直接落在了老王的臉上。


  劇烈的 疼痛伴隨著大腦的一陣清明,老王急忙起身,跟蘇婷保持距離,慌亂中喊了一句“ 蘇總”, 下意識的想要解釋。


  蘇婷有些痛苦的皺了皺眉,其實她此刻的大腦也是恍惚的。


  剛才一陣劇烈的撞擊之后她的確沒有了知覺,可是在經過短暫的昏迷之后很快就醒過來了,然后一睜開眼睛,便看到有個 男人正在親自己,幾乎下意識的就是一個耳光甩出去了,此刻更是怒火中燒,隨著急促的呼吸,胸口上下起伏,杏目圓瞪,直接對上了身邊的男人。


  尤其是當她看到老王居然還伸出舌尖舔著嘴唇,一臉懷念的樣子,就更加生氣了。


  蘇婷后知后覺的發現,此刻她的全身都開始痛起來了,剛才的一幕出現,后怕的很。


  “蘇總,對不起,我看到您昏迷了,所以想……”“想什么?”蘇婷黛眉緊促,面色因為過度的蒼白,反而顯得唇色更加嬌艷,這對于老王來說更是致命的誘惑。


  “想幫你人工呼吸!”老王一咬牙直接說了出來,心里想著,死了就死了吧!蘇婷愣住了,此刻外面已經圍了很多人,顯然車禍挺嚴重的,甚至已經有人開始查看車內人的情況了。


  這么說,她誤會老王了?不過很快,蘇婷就告訴自己,老王只是想借機占自己便宜罷了,她打他沒有錯。


  外面有人說話,蘇婷這才發現老王流了很多血,面目顯得有些猙獰,此刻正局促不安的看著她。


  “先出去再說吧!”車門打開,老王發現蘇婷的裙子被夾在車子里出不來了,有人拿來了剪刀,咔嚓一聲便剪開了蘇婷的裙子,頓時,蘇婷那誘人的大長腿便暴露無遺。


  “別動,我抱你!”就在蘇婷有些為難不知道如何出去的時候,老王已經從駕駛室鉆了出來,直接脫下他的襯衫,赤著上身將襯衫蓋在蘇婷白嫩的大腿上,一彎身便將蘇婷抱起來了。


  蘇婷在意識到現在的情況之后,便沒有再說什么。


  經歷過生死之后,當她的 身體貼在老王那肌肉發達的心口,感受著男人強有力的心跳,心底居然有了一種安心的感覺,剛才的那種無助跟不安居然消失了。


  老王感受著蘇婷身體散發出來的醉人香味,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將蘇婷放到救護車上的,甚至在護士提出要給他包扎傷口的時候直接拒絕了。


  救護車很快就到了醫院,一番檢查后,醫生告訴老王,蘇婷沒有大問題,只是一些皮外傷口,還有一些淤血堆積,需要一定的時間才能夠消散。


  蘇婷被推出了手術室,麻藥過后,疼痛起來,眉頭緊緊的皺在一起,額頭上香汗淋漓,疼的連說話都打著哆嗦。


  “蘇總,您沒事吧,你要是疼的話就握著我的手,這樣能減輕一點疼痛。


  ”蘇婷感覺到一雙溫暖的大手塞過來,疼痛的時候,長指甲直接掐進了老王的肌肉里。


  可老王卻好像一點都感覺不到似的,平靜的連眉頭都不皺一下。


  等到疼痛過后,蘇婷才發現老王的手已經被他掐出了很多深深淺淺的傷口,一陣愧意襲來。


  抬起頭看向明顯有些憔悴的老王,蘇婷有些歉意的說:“對不起,弄疼你了!”對上蘇婷那水汪汪的眸子,老王終于有勇氣去直視她的美麗了,頓時覺得所有的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


  “不疼,要不我幫您按摩吧,我的按摩手法可以幫助淤血化開,有助于您傷口的恢復!”老王試探著問了一句,不確定蘇婷會不會同意,畢竟,這一次蘇婷受傷的地方比較多,要是按摩的話,有些地方可是相對比較敏感的,到時候……蘇婷顯然也想到了這一點,貝齒咬著唇,明媚的眼睛里帶著一絲猶豫。


  可緊接著,一陣疼痛襲來,蘇婷疼的指甲嵌入血肉,疼的連呼吸都困難了。


  終于,她用微不可聞的聲音說:“好!”老王心里大喜,差點就原地跳起來了。


  按捺住心底的竊喜,老王走到門口,將病房門關上,然后讓蘇婷平躺在床上,用顫抖的手解開她的衣服,整個過程中,手指不經意間便觸碰到了蘇婷的肌膚,更是惹得蘇婷一陣顫抖。


  疼痛很快得到了緩解,嬌羞的感覺襲來,蘇婷好幾次都想要停止,卻在關鍵時刻忍住了。


  那種極度刺激的感覺,讓她心里莫名的有些渴望,渴望老王的手在她的身體上按壓,腦海中不由得想到每次夜深人靜時,她自己……老王粗糙的手指在她的身體上游離,那酥麻的感覺讓她顫抖不起,瞬間便口干舌燥,心臟狂跳不已。


  “唔,嗯……”嬌喘中,突然病房門被推開,蘇婷一陣緊張,下意識的起身,然后愣在了當場……蘇婷做夢都沒有想到,這個時候,欣欣會突然出現,而自己剛好還是這種狀態。


  “欣欣,你怎么來了?”蘇婷勉強穩住自己,有些尷尬的問了一句。


  欣欣冷著臉,將目光從蘇婷的臉上挪開,最后又看向了老王。


  “他是誰?你跟他什么關系?你跟我爸爸離婚,是不是因為這個老男人?”欣欣毫不留情的問了出來,一點面子都沒有給蘇婷給。


  蘇婷的臉瞬間就綠了下來,下意識的看向老王。


  “欣欣,你胡說什么呢,他是你王叔叔,今天是你王叔叔救了我!”蘇婷強迫自己冷靜下來,下意識的就說了出來。


  “你以為我會相信嗎?”欣欣走到了老王跟前,冷漠的看了一眼,然后又沖著蘇婷說:“蘇婷,麻煩你說謊話之前先把自己的衣服穿好,你不要臉我還要臉呢。


  ”欣欣這話說的就有些嚴重,蘇婷的眼淚終于忍不住落了下來,一副委屈卻又解釋不清楚的樣子。


  老王在第一時間就知道了欣欣的身份,此刻這種狀態,按說他應該馬上離開的。


  可欣欣的態度實在是不好,他害怕自己一離開,倆人就會發生什么矛盾,現在他有些慶幸自己留下了。


  “你是蘇總的女兒?”老王上前,周身的氣勢散發出來,居然也有了那么一絲的威嚴,讓欣欣莫名的有些緊張。


  “我是誰跟你有關嗎,你這個吃軟飯的男人,別想要欺騙蘇婷,我是不會讓你得逞的。


  ”欣欣怒目圓瞪,精致的小臉帶著一絲警惕,暴露的衣著再加上過于濃郁的妝容,給人一種非主流你少女的感覺。


  可 就算是這樣,依然不能否認的是,欣欣是一個少見的美女,這應該取決于蘇婷的良好基因吧,有這么漂亮的一個母親,女兒就算是閉著眼睛隨便長,也不會丑到哪里去。


  “你說對了,我的確沒有錢,但我就算是沒有錢,也不會想要從一個女人手里得到,倒是你,你說說,你吃的誰的?住的誰的?你既然這么愿意為你的父親打抱不平,怎么不去找你的父親,你居然說這樣的話傷害你的母親,你難道不覺得愧疚嗎?”老王是退伍軍人出生,說起道理來也是一套一套的,一個非主流少女對于他來說根本就不是問題。


  果然,這話一說,欣欣的臉色就變了,指著老王大聲罵道:“你是個什么東西,憑什么管我?我又沒有花你的錢。


  ”“欣欣,你胡說什么呢?”老王為了幫她,被欣欣這么罵,蘇婷自然不能坐視不理,于是又埋怨了幾句。


  欣欣沒有找回面子,自然心里不甘,早就把老王在心里罵了不下十次了。


  “好,是我胡說,我是多余好了,我這就離開,我再也不礙你的眼了,你逼走了我爸爸,現在又想要把我逼走,那我就如了你的愿,現在就走!”欣欣失去了理智,一邊指著蘇婷往后退,一邊怒火中燒的叫囂著,然后轉身沖出了病房。


  “欣欣,欣欣!”蘇婷急了,想要攔住欣欣,卻沒有想到扯動了身上的傷口,一張臉變得蒼白起來,要不是老王急忙扶著她的話,估計會直接從床上掉下來。


  “蘇總,你先不要激動,欣欣已經成年了,她有了自己的選擇,你一味地順著她,反而會讓她更加叛逆,以后她會想通的。


  ”老王一邊拍著蘇婷的肩膀,一邊小心的安慰著她。


  
https://twasasf.weebly.com/293709.html
https://twsazxderfv.weebly.com/8357525.html
https://twytyhgtrgh.weebly.com/7589109.html
https://twbnhfggesd.weebly.com/8359658.html
https://xiaomifengok.weebly.com/2114894.html
https://twiuyjhkbmjk.weebly.com/9003266.html
https://twhjsdffertf.weebly.com/9712224.html
https://twsdfrthwesdd.weebly.com/2461588.html
https://xiaomifengokk.weebly.com/1461017.html
https://twoutlink.weebly.com/8448479.html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