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yd 271

meyd 271


這天夜里,小少婦 孟婉晴難以入眠,伸手摸向了身邊的 老公


  三十歲,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紀,空虛至極。


  “老公……”孟婉晴小腹一陣火熱,伸手摸向了他,“我想要……” 說完,她用豐腴的 身子蹭著他的胳膊,全力挑起丈夫的渴望。


  可惜,丈夫絲毫沒有反應。


  孟婉晴失望至極。


  “我太累了,明天吧。


  ”丈夫冷冰冰的伸手撥開了孟婉晴的手。


  明晚!明晚!又是明晚!孟婉晴氣呼呼的翻過身子,內心十分不滿,一直壓抑心底的苦悶。


  她已經許久沒得到滿足,內心極度渴望,渴望被填滿,肆意沖撞……最后, 忍不住 伸出手去。


  只得自我滿足了一番,含怨而睡。


  次日,清晨。


  丈夫大早上就起床去上班了,而孟婉晴恰好今天休假,便想窩在床上看電影。


  可突然發現家里無線網竟壞了,沒辦法,只好打客服電話。


  下午,預約的修理工敲響了門。


  孟婉晴穿著睡衣,趕緊過去開門。


  打開一看,第一眼就看傻了,眼前這個修理工竟然是一個黑人。


  身材魁梧,高大威猛,跟籃球運動員一樣,穿著大褲衩,黑背心,全身孔武有力的肌肉塊,讓人看的心驚肉跳。


  “您好,我是修理工 華萊士,您就是孟女士吧?”孟婉晴更吃驚,這黑人修理工中文講的也太地道了吧。


  她也沒好細問。


  “對,是我,請進。


  ”說完,側身一讓,余光正好掃在了他的下方,褲衩有點緊,那兒有點恐怖。


  孟婉晴俏臉一紅。


  華萊士是一名留學生,在大學勤工儉學,兼職做寬帶修理工作。


  第一眼看見孟婉晴時,他就被這個美艷的少婦給迷住了,眼神直勾勾的盯著。


  孟婉晴低頭,注意到自己只穿著一件單薄的真絲睡衣,根本遮不住那美妙的風景。


  而這個黑人修理工的目光,卻盯著自己那里看。


  好羞躁哦。


  孟婉晴趕緊伸出手捂著自己的胸口。


  華萊士還在盯著看,目光火熱,還咽了口口水。


  “寬帶路由器在臥室里面,我帶你去看。


  ”孟婉晴羞紅著臉,說道。


  華萊士 點了 點頭,便跟隨進了臥室,然后一番檢修。


  “這個壞了有多長時間呢?”“估摸也就一兩天的時間吧。


  ”孟婉晴答道。


  華萊士扯了幾根網線,拿著工具檢測了幾下,低著認真干活兒。


  站在一旁的孟婉晴,深吸了一口氣。


  丈夫不在家,自己竟單獨跟一個黑人在臥室里面,孤男寡女兩個人,好尷尬啊……“方便把旁邊那個螺絲刀給我嗎?”華萊士問道。


  “嗯,行。


  ”孟婉晴點了點頭,從工具箱里面拿出一個,“是這個嗎?”“對。


  ”孟婉晴拿起,就朝著他走過去,想遞送給她,可一不留神,腳被一根網線給絆住,身子猛然一傾,不巧,正好撲倒在他的懷里。


  上方,正好貼在華萊士黑黝厚實的胸膛上,這觸感,真好啊……啊……孟婉晴驚呼一聲,發現自己倒在華萊士的懷里,俏臉羞的更紅潤了。


  “對不起啊……”低聲說完,正打算起身,可突然感覺下方一陣溫熱。


  那兒,正好蹭到了他那恐怖之處。


  黑人那兒本來就很恐怖,剛才已經有了反應,現在被孟婉晴這么以刺激,慢慢竟變得更加膨脹了。


  孟婉晴羞躁不已,剛準備起來。


  華萊士有點忍不住了,似乎看準了她的心思,竟伸出手伸入了她的胸口,另外一只大黑手,直接抱緊了她的小蠻腰。


  “不要亂動。


  ”華萊士有點命令式的口吻。


  孟婉晴有點被嚇唬住,心底很慌張,“你這是要干什么啊!”“干什么?當然是給你檢查檢查了,瞧你這里都成這樣咯,是不是特別想要了啊?”華萊士是外國人,思想本來就很開放,察覺到了孟婉晴的反應,立馬就上頭了,不拐彎抹角,直接進入主題。


  孟婉晴有點害怕,繃著緊張的神經。


  被華萊士這么一說,心底也有點猶豫,跟自己丈夫已經很長時間都沒有親熱過了,剛才那一下,真的快把自己的寂寞全部發泄。


  正想著呢。


  華萊士竟然還在不斷的蹭著,意圖勾起她的興致。


  孟婉晴本來就渴望的很,哪里能禁得起他這般刺激喲,沒兩下,就淪陷了,全身都軟了。


  “孟小姐,其實從剛進門,我就注意到了你……”黑人華萊士揉著孟婉晴的胸口。


  “啊!”孟婉晴忍不住低鳴了聲。


  “不要急,待會兒讓你更爽!”華萊士說完,一個翻身,將她壓在身下,伸出手直接探了進去。


  孟婉晴被他壓著,黑黝黝的胸膛,一股麻酥酥的感覺,蔓延全身,她有如觸電般的爽。


  看著壓著自己的 男人,是個陌生男子,還是個黑人,這樣的感覺如同偷吃一樣,真的好刺激啊……他那恐怖,即便是隔著褲子,看上去依舊極為夸張,孟婉晴忍不住吞了口口水想著,這比自己老公的,不知道強大了多少倍。


  這么嚇人,自己會受得了嗎?哎呀,在想啥呢。


  平日里老公雖然不能滿足自己,但是他對自己很照顧,怎么能幻想跟別的男人在一起弄呢?越想,越覺得特別對不起自己老公,開始本能的抗拒起來。


  “你放手!”孟婉晴手撐著地上,想掙脫開,逃離。


  但是杰福德的身軀實在是太壯碩了,自己柔弱的身子,在她的懷里跟個小鳥一樣,壓根就掙脫不開。


  所幸,一不做二不休,她一把抓住他的褲頭。


  撕拉!掙扎下,褲頭竟被扯開了!啊!孟婉晴頓時就傻眼了!好恐怖啊!自己的老公跟他簡直就不是一個級別的。


  “還跟我裝呢。


  ”華萊士低下身子,吐出一口熱氣,溫熱的氣息噴在孟婉晴的俏臉上,“我知道你現在心底也很想,你老公肯定滿足不了你嗎?那就讓我來滿足你。


  ”說完,直接扯下自己的褲子。


  也不等孟婉晴答復,黑嘴巴直接親吻了上去。


  嘔!一股怪味,又惡心,可怎么又有點舒服。


  唔!一陣激吻后,華萊士脫開嘴巴,低下身……啊!孟婉晴一個哆嗦,不行啊,自己不能背叛老公!雖然心理上很抗拒,可 身體卻禁不起他的刺激,迎合起來……“我要去了哦。


  ”華萊士露著邪惡的笑。


  “不行,不可以啊……”(我的男友一千歲)就在進入的那一刻,突然外面傳來一陣敲門聲。


  “老婆,我回家啦,快點來開門呢。


  我手機丟在家里,我回來拿手機。


  ”外面傳來丈夫 劉波的聲音。


  “是我老公回來了!”孟婉晴渾身繃緊,臉色都嚇蒼白了,這要是被自己老公發現,可咋辦喲?自己怎么跟他解釋這場面啊?華萊士還沒動靜,繼續蹭著。


  “你聽到沒啊?我老公回來了,你還不快點起來?”孟婉晴急了,直接推搡起來,華萊士也只好作罷,停下動作。


  孟婉晴掙脫開,整理了一番衣物,便跑到臥室外,將門打開。


  “老公,你怎么突然回來了呀?”孟婉晴俏臉漲紅,非常心虛。


  “我回來拿手機呢。


  ”劉波說完,聽見家里有動靜,“家里來人了嗎?”孟婉晴故作鎮定,點了點頭:“家里網線壞了,早上我打客服保修,維修工上門,正在檢修呢。


  ”“哦。


  ”劉波點了點頭,也沒再細問。


  夫妻兩正聊著,突然華萊士從臥室里面出來,手里提著工具箱,裝著什么也沒發生一樣,“孟女士,無線網我已經給你修好了,我先走了啊,記得客服反饋的時候,給個好評哦。


  ”為了不讓丈夫察覺,孟婉晴裝著很客氣。


  “嗯,真是辛苦你了。


  ”說完,便送他出門。


  在離開門的一剎那,這個黑人竟然還不知道收斂,竟趁著他丈夫背對的間隙,主動伸出手在她身前抓了兩把。


  “我還會再來的。


  ”華萊士低聲說完,便走了。


  劉波進了家門,就去臥室床頭,找到手機。


  而孟婉晴剛才被華萊士刺激,早就心癢難耐了。


  剛才差點就被他弄了,幸好老公及時回來,不然的話還不知道怎么釋放。


  她悄悄走到劉波身后,從背后一把抱著他,身子不停的在他的背后摩擦著。


  “婉晴,這大白天你的干啥呢?”劉波不溫不火道。


  “老公,我好想要,……我們已經好久沒那個了……”說完,孟婉晴吞了口水,玉手沿著劉波的襯衫邊角,探索了進去。


  “這大白天的,要不晚上吧……”劉波依然不太情愿。


  孟婉晴一聽老公又在拖,心底急了,她實在是太想要了,太渴望被男人滋潤了……“不,就現在,求你了,老公……”孟婉晴蹲下身子,懇求的同時,竟伸出手脫了劉波的褲子。


  天氣有點熱,劉波剛從外面回家,渾身都是汗臭味兒,孟婉晴絲毫不在意。


  還沒起來,孟婉晴張嘴巴打算……剛一觸碰,劉波舒服的長嘆一聲。


  “老婆,有點臟哦。


  ”“沒事兒,我不怕。


  ”孟婉晴嬌羞的臉,賣力的在劉波的面前表現著。


  在她的一番刺激下,劉波終于來了一點感覺,隨即夫妻兩擁吻在一起。


  孟婉晴急忙將身上的衣服給脫了,貼著劉波的胸膛,撒嬌:“老公,人家現在就想要嘛。


  ” 位于花云山龍家村一座老舊閣樓里,兩個男人穿著短衣胡天海地聊著天,喝著酒。


  旁邊,一位二十多的少婦不時從廚房端出兩盤小菜放在桌上,“當家的,你少喝一點!”這少婦就是龍家村最有名的美女, 唐宛如


  可自從嫁到 王家之后,唐宛如臉上從來露出過笑容。


  “王,王哥,我真的,真的不能再喝了。


  ”林曉東坐在凳子上,嘴里的舌頭打結說道:“我明天還要上課呢!”“哈哈!你小子喝,喝糊涂了吧!明天是國慶節,學校早放假了,哪里還有人啊!”聽見他的話, 王大龍忍不住大笑起來道。


  只見這時候的王大龍也滿臉通紅,看樣子馬上就要醉倒了。


  可實際上王大龍頭腦反而是最清醒的,“你還是男人嗎?不就是被人甩了,有什么大不了的,實在不行,大哥幫你在龍家村找一個婆娘,找,就找像你大嫂一樣的。


  ”“死家伙,亂說什么啊!”一旁的唐宛如聽見丈夫的醉話,俏臉頓時一緋紅,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瞪王大龍一眼,轉身回內屋去了。


  “王,王哥!我苦啊!”聽見王大龍的話,林曉東醉蒙蒙的趴在桌上嚎啕大哭起來。


  林曉東根本不是龍家村里人,大學畢業后,相愛多年的初戀卻提出分手,得到這個消息林曉東猶如晴天霹靂。


  原來昔日的初戀,在他不知情的情況下,成了某個富二代的女朋友。


  林曉東一氣之下,遠走他鄉,來到大山深處的龍家村,做一名光榮的山村老師。


  經過一段時間的適應,他漸漸適應這里的生活,心里也變得平靜了許多。


  只是今天王大龍話讓他忍不住回起往事,傷心痛哭起來。


  “那家伙不就是靠他老爸嗎?要不是有他家里做靠山,他連條狗都如不。


  ”喝醉酒的林曉東情緒似乎變得很激動。


  林曉東醉倒趴在桌上喃喃自語:“早晚有一天,我一定要讓那對奸夫淫婦好看。


  ”“ 林兄弟,林兄弟?”看見趴在桌子的林曉東,王大龍使勁推了推他,見他沒醒,然后起身把大門關上。


  “宛如,出來吧!林兄弟喝醉了。


  ”關上大門之后,王大龍神情痛苦躊躇了半天,最后還是咬牙下定決心朝里屋喊道。


  這時候,頭發濕噠噠,裹著毛巾唐宛如從里面出來。


  只見她神情猶豫望了望桌上的林曉東,“大龍,我看這事就這么算了吧!我,我……”眼看事到臨頭,自己的老婆卻臨陣退縮,王大龍頓時慌了。


  “宛如,我們不是都已經說好了嗎?現在退縮已經來不及,你就不怕日后村里人的閑話嗎?”原來早半年之前,王大龍去醫院查出來,他身體有隱疾,他這輩子都別想有自己的孩子了。


  龍家村的村民們,對他們結婚這么多年卻一直沒有孩子的事情,早就議論紛紛。


  這對好面子的王大龍來說是最難受的。


  在萬般無奈之下,他才萌生了找人借種的想法,只要保密措施做的好,以后他王大龍不僅能讓王家香火傳遞下去,他也能在人前抬起頭做人了。


  可惜,王大龍的想法是好的,可是這人選卻讓他為難了。


  直到林曉東的出現讓他看見了希望。


  林曉東沒有不良嗜好,這種高知識分子,對王大龍來說正好是合適人選。


  最重要的是,林曉東在村里待不了幾年,他就會回城里去了。


  大家這一輩子都恐怕不能再見面了,到時候別人就算懷疑什么,也沒有什么證據。


  于是在他算計之下,前來支教的林曉東住進了王大龍的家,也有了今天晚上喝酒聊天的戲碼。


  “你以為我愿意讓自己的老婆跟別的男人那樣嗎?我這是沒有辦法啊!”看見唐宛如一臉猶豫的模樣,王大龍眼里滿是痛苦蹲在地上低聲痛哭起來。


  一個堂堂男子漢,能把事情做到這份上,可見他的心里有多苦啊!可王大龍也不想整日被人在背后對著他指指點點的模樣,還有如果唐宛如在生不出兒子來,王家可就徹底斷了香火。


  借種,這是唯一的辦法,也是讓他們夫妻兩人重新找回自信的希望。


  唐宛如聽見丈夫的話,臉色來回變幻,心里做著極度掙扎,道德枷鎖和良心糾結在她腦子里來回較量著。


  抬起頭,她看見蹲在地上的丈夫一臉痛苦模樣,唐宛如知道其實自己的丈夫此刻心里也十分不好受。


  他所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這個家而已。


   想到這里,唐宛如徹底想開了。


  罷了,不就是幾分鐘的事情嘛!閉著眼睛就過去了。


  “大龍,你先起來吧!我答應你。


  ”唐婉如想通之后面上嘆息一聲,把王大龍攙扶起來道。


  “你答應就好了。


  ”王大龍聽見這話,頓時面上一陣閃過喜悅的表情,然后站起身和唐宛如一起把林曉東扶進內屋的床上。


  把林曉東放在床上之后,王大龍囑咐自己的妻子幾句,轉身關上房門,把林曉東和唐宛茹留在內屋里。


  走出內屋來到堂屋之后,王大龍 望著他們兩人所在的房間,他眼里閃過復雜的神色,然后會凳子上,抓起桌上的半瓶白酒灌進肚子,一臉愧疚喃喃自語道:“林兄弟,是哥哥對不住你了,不過為了,為了我王家不能絕后,今天晚上就委屈你了。


  ”然后灌下一大瓶白酒的王大龍終于承受不住醉意,趴在桌上呼呼大睡起來。


  既然不能接受現實,那就只有逃避現實,讓自己選擇性遺忘,這或許是另一種解脫吧!房間里唐宛如望著躺在床上的林曉東,神情掙扎半天,最后還是來到床邊,伸手摸著林曉東的臉龐。


  “林兄弟,姐姐,姐夫對不住你啊!”想起一會要跟躺在床上的男人翻云覆雨,唐宛如臉色忍不住有些微紅起來。


  雖然她的手在發抖,可是唐宛如還是深呼一口氣,用顫抖的雙手去解開林曉東襯衣的紐扣。


  當她看見林曉東寬闊的胸膛,還有身上毫無一絲贅肉的身體之際,頓時忍不住發出一聲驚嘆。


  沒想到平日里看上去文質彬彬的他,居然還有這么強壯的身體。


  “好熱啊!”感覺身上衣服被脫之后,酒醉中的林曉東忍不住說著胡話,雙手想脫著褲子。


    此刻酒醉的他,只知道現在身體熱的難受,好想跳入冷水中洗澡。


    其實林曉東根本不知道,最后喝的那杯酒是山里人經常用的藥酒,藥勁十足。


    更何況林曉東雖然交過女朋友,可是除了情侶間拉拉手之外,他們什么也沒做過的,更別提男女之事了。


    所以藥酒的作用讓林曉東感覺渾身熱得難受,恍惚間他只覺得有一雙充滿涼意的玉手劃過,那種冰涼的感覺讓林曉東頓時心神飄蕩。


    這人是誰?  我不是在自己房間里,誰在幫我脫衣服呢?一想到這,林曉東頓時突然嚇得連忙坐起身。


    昏暗的燈光下,只見他朝自己脫衣服的那人看去時,頓時臉色蒼白,三魂不見了七魄。


    林曉東連滾帶爬滾在床的一邊,嘴里叫道:“唐姐姐,你,你這是干什么?”  因為唐宛如的年齡和林曉東相差不大,所以平日里林曉東都把唐宛如叫著姐姐。


    只是林曉東沒想到喝酒居然會喝出禍事來,現在他和唐宛如兩人衣衫不共處一個房間。


    這要是被堂屋里王大龍發現了,非得提著刀把他們兩個給砍死不可,畢竟農村,這種勾搭嫂子這種事情,那可是天大丑聞啊!  “曉東,難道你就那么不喜歡姐姐嗎?”看見林曉東一臉害怕的模樣,唐宛如面上忍不住嘆息了一下,一臉苦笑望著他道。


    “唐姐姐,我不是那個意思,只是現在,我們……”林曉東看見唐宛如這么說,頓時面上一激動。


    只見唐宛如那兒潔白挺潤,色澤紅潤,特別是那上方因為唐宛如剛沐浴出來時候泛起淡淡紅暈,讓林曉東目不暇接,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只要是一個男人,面對這種場面,都不可能無動于衷的。


    林曉東也沒想到(兩性口述小說)唐宛如已經結婚了,可她引以為傲的地方卻還美如白玉,晃得人眼睛微疼。


    “既然如此,那你又何必如此緊張呢!”聽見于林曉東的話,唐宛如一臉不解的望著他,然后語氣平緩徐徐說道:“或許,還是你認為姐姐是一個不守婦道的女人?”  自從她嫁入王家,知道王大龍不能生育之后,她的心原本已經死了。


    村里的閑言閑語她也聽到過,面對這些傳聞唐宛如也只能選擇默默承受,不敢讓別人知道內情。


    畢竟在農村,如果男人不能生育,這是一件很丟臉的事情。


    而且作為她的身上有著傳統女人的賢良淑德,唐宛如知道,有些事情只能靠女人扛著,不能讓自家男人在別人面前抬不起頭來。


    “曉東,其實你知道嗎?這些事都是你王大哥你手安排的,因為他這輩子已經不能生育了,可為了王家的香火著想,所以他才設下這個局,就是想讓你借種。


  ”  “啊!”聽到這個勁爆的消息,林曉東頓時嚇了一大跳,這些都是王大龍安排的?  不過,林曉東望著平日里王大龍做事,干農活,身體都沒什么問題啊!他怎么會不有不孕癥呢!  “唐姐姐,是不是弄錯了,王大哥身體這么好,怎么會有這種怪病呢!”林曉東想到這里,連忙開口問道。


    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林曉東對于王大龍的尊重,就像親大哥一般。


    只是他沒有想到,平日自己敬重的王大哥,居然會安排出借種這種計劃來,誰說鄉里人都是老實巴交的農民啊! 看見林曉東不相信,唐宛如一臉苦笑搖搖頭:“我們為這病偷偷去過省里的大醫院檢查過,醫生都說治不了,就連試管嬰兒也不行。


  ”  “那,那你們就想到借種?”林曉東試探問道。


    他沒有想到小說中常出現的借種經歷,居然會在他身上發生,真是太匪夷所思了。


    “我們這也是沒有辦法啊!”唐宛如無力坐在床上,林曉東沒有在農村生活過,根本不知道人言可畏這四個只有多大的含義。


    有時候流言能把一個大活人活活給逼死,生活在這種情況下,名聲比一切都要重要。


    “可是,可是…..”林曉東口干舌燥,面上吶吶有些說不話來。


    說林曉東不心動是假的,只是這些都出現的太過突然,他一時還沒有反應過來而已。


    隨著唐宛如抽泣時,那兒也不停起伏,林曉東忍不住聳動了一下喉結,結結巴巴道。


    “曉東,都到這份上,你說我們還能回頭嗎?”唐宛如低著頭,臉色微紅,嘴里卻有些苦澀嘆息道。


    雖然現在不是以前的封建社會,可是男人不能傳宗接代,這種事情卻是最丟人的。


    再說王家現在就王大龍一根獨苗,要是再沒后,王家可就要斷了香火。


    這也是為什么唐宛如答應丈夫借種的原因,她也不想王家到丈夫這一代就后繼無人了。


    聽見她的話,林曉東面上一怔,卻是說不出話來。


    他現在走出去,恐怕就是有三張嘴,別人也不會相信,他和唐宛如沒有關系了。


    再說眼前一個美女,把身姿展現在你面前,你能做到不動心嗎?  “好吧!”  想到這,林曉東咬咬牙答應下來,反正事情都到走到這一步,就一切都不要想,好好享受再說。


    只見他說完,神情緊張走上前,抱著唐宛如,把她放在床上。


    或許是第一次在另外一個男人面前如此展露身材,唐宛如身體下意思有些抗拒,可是轉念一想卻是放開了,既然剛才都已經準備行動了,現在有何必扭捏呢!  想到這里,唐宛如她閉著眼睛,等著林曉東上來。


    可等半天,卻根本不見見林曉東行動,睜開水靈的眼睛朝林曉東看去。


    只見這小子因為緊張,居然解不開褲子上的皮帶。


    看到這里,不知何故略顯緊張的臉上頓時露出了笑容。


    “你這傻弟弟,連褲子都不會脫了。


  ”她這一笑,頓時緩解房間緊張尷尬的氣氛。


    林曉東臉上有些發熱,不好意思道:“我,我這不是緊張嗎?”  “讓姐姐來幫你!”看到他如此,唐宛如起身幫忙林曉東脫掉褲子,只留下內褲。


    女人一旦想開之后,做事比男人都放得開。


    不過望著林曉東脫掉衣服之后,那堅實的肌肉,寬闊的胸膛,唐宛如心里頓時稱贊不已,和林曉東相比,她老公的那身材簡直就是不堪入目。


    脫完衣物之后,兩人并排躺在床上,林曉東突然問了一個讓唐宛如覺得好笑的事情。


    “唐,唐姐,接下來干什么?”  噗嗤!  唐宛如原本緊張的心情,被林曉東這兩次的舉動和問話,徹底放輕松起來。


    她好些好笑忍不住問道:“沒想到曉東你居然還是一個初哥啊!難道在大學沒有教什么女朋友嗎?”  對此,林曉東有些尷尬,不敢回答。


    雖然他以前有一個女朋友,可是那時候頗有生活壓力,他都一門心思讀書,根本沒有想過其他。


    對于床上的技術,他更是一無所知。


    “讓姐姐教你!”唐宛如面上嫣然一笑,抓著林曉東的手放在自己引以為傲的地方,自從第一次見面她就對林曉東產生了一種好感。


    再加上他們年紀相差也不大,兩人的關系可以說十分的融洽。


    掌心傳來一絲絲的暖意,再加上唐宛如臉頰淡淡的紅暈,林曉東也覺得呼吸有些急促起來,忍不住俯身朝唐宛如紅潤的臉頰親去。


    男人在床上常常無師自通,只要你有一點點的引導,他就能找到前進的步伐。


    兩人分開之后,兩人眼中都散發著焦灼的火焰。


    “我要!”唐宛如口吐香氣,伸手脫掉林曉東的褲帶。


    那被壓制的褲帶被脫掉之后,看到眼前的景象,讓唐宛如忍不住有些吃驚,這家伙好大啊!  眼神迷離的她,伸出玉手在上面輕輕撩過。


    那種難言的刺激感讓林曉東差點叫了出來,太舒服了。


    不過才二十五六歲的唐宛如,渾身上下充滿著少婦的氣息,讓從來沒有接觸過男女之事的林曉東渴望不已。


    在加上她的男人在外面房間,那種類似偷情的刺激卻是讓他火氣頓燒。


    “我進來了!”  “恩!”  經過一番準備之后,兩人的憋著的火氣終于讓他們開始了進一步行動。


    隨著一聲輕吟,唐宛如的眉頭微微一皺,讓林曉東忍不住關心道:“是不是很疼?”  唐宛如嗔怪看了他一眼,用近乎吟嘆的聲音道:“你的東西好大!剛開始慢慢來嘛!”  “哦!”林曉東聞言,身體起伏力度緩而慢,這樣做起來的時候才能更加順暢和舒服。


    他沒想到唐宛如都已經結婚四年了,那個地方還那么緊致,讓人欲罷不能。


  
https://twfghthfvrfer.weebly.com/8958452.html
https://twasgasjg.weebly.com/8682693.html
https://twkenaxg.weebly.com/9865731.html
https://twngavdgo.weebly.com/3703730.html
https://twkluhvcvfdtgy.weebly.com/4812912.html
https://twfghnbgyuujkm.weebly.com/1782791.html
https://twerqfdsdzc.weebly.com/1916332.html
https://twasgasjg.weebly.com/7720814.html
https://twytyhgtrgh.weebly.com/4633235.html
https://twfghtytjhn.weebly.com/1178038.html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