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ss x sis episode 16

kiss x sis episode 16


張雨彤婷姐同歲,并且是很好的閨蜜,雖然長得不如婷姐漂亮,但也算是大美女。


    她應該剛起床,穿著一件薄如蟬翼的睡裙,里面那副豐滿的 身體若隱若現。


  撩起睡裙坐下去的那一瞬間,我似乎什么都看見了。


     上廁所不關門,也太隨便了吧!  這時,張雨彤也看到了我,忽然一聲尖叫,差點刺破我的耳膜。


    “葉飛,你你你……你混蛋!居然偷看我上廁所,老娘挖了你的眼睛!”張雨彤的臉刷的一下通紅,幾步沖出衛生間,掐住我的脖子,好像要拼命似的。


    我哪想到大清早就撞見這事,更何況她明知道是合租的,上廁所還不關門,被看了也不能全賴我吧。


    不過這也不是講道理的事情,我歉意 地說 彤彤姐,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你在上廁所,不過你放心,我什么都 沒看見


    “你他媽騙鬼呢,又不是瞎子,怎么可能沒看見!老娘算是清白不保了,你就說這事咋解決吧!”張雨彤抓狂地說。


    正當這時,婷姐拎著食材回來了,進屋看到這幕,頓時簇起柳眉。


    “婷婷,你回來得正好,葉飛偷看我上廁所,這事你管不管?”張雨彤氣呼呼地說。


    婷姐穿著一條短裙,腳下是一雙高跟鞋,將美腿襯托得格外修長,整個人都變得更有氣質。


    聽到這話,婷姐先是一愣,隨即就笑著說:“雨彤,你是不是搞錯了, 小飛在這里住了這么長時間,他的為人你應該清楚呀。


  ”  張雨彤哼道:“就因為我相信他不會偷看,剛才上廁所才忘記關門了,可葉飛這小子倒好,直接沖到門口偷看我上廁所,我被他看光了。


  婷婷,他是你帶來的,你說怎么辦吧。


  ”  婷姐下意識看過來,我急忙搖頭說,婷姐,我不是故意的,而且我也沒看到什么。


  “你個小兔崽子,老娘最寶貴的東西都被你看到了,你還想看啥?!”張雨彤氣呼呼地拍了下我的頭, 目光不經意間滑過我的褲子,驀然一亮,指著我身體說:“劉婷,你自己看,那兒都那樣子了,還說沒看見,你信嗎?”  聽到這話,婷姐也將目光挪到我身體上,當目光觸碰到那兒時,俏臉瞬間羞紅,急忙挪開視線。


    我確實有反應了,可不僅僅是看到張雨彤上廁所的緣故,我捂住身體說:“彤彤姐,我尿急……”  “尿急?騙鬼呢!”張雨彤撇嘴說。


    這事婷姐也挺為難的,就讓我給張雨彤道歉,張雨彤卻說:“道歉有什么用,姐一生清白,都毀在你小子手里了。


  ”  婷姐蹙眉道:“彤彤,小飛肯定不是故意的,再說你上廁所不關門,也不能全怪他。


  你就看在他誠懇地向你道歉,原諒他吧?”  “你說得輕巧,感情被偷看 的人不是你,你當然覺得無所謂了。


  ”張雨彤不依不饒,忽然眼珠咕嚕一轉,然后走向婷姐,嘴角噙著壞笑說:“原諒他也可以,不過……你也給他看,這就公平了。


  ”  婷姐聽到這話,下意識想退開,可惜晚了一步,張雨彤忽然撩起她的裙子,里面香艷旖旎的景色,全都暴露出來。


  兩條雪白的玉腿,一條天藍色的底褲遮住美景,卻也流露著美麗的春光。


    一時間,我看傻了眼。


    婷姐先是一愣,緊接著一聲尖叫劃破寧靜,捂住裙子說:“張雨彤,你個死三八,太過分了你!”  饒是婷姐,此刻也失去了理性,俏臉兒通紅,眼神中盡是羞惱,說完就撲上去教訓張雨彤。


    她們本是很好的閨蜜,張雨彤這個女人比較開放,平時就愛和婷姐開各種玩笑,只是這次也太過火了,居然當著我的面,撩起婷姐的裙子……  張雨彤卻咯咯直笑,邊說:“不是穿的有底褲嗎,怕什么。


  我剛才尿尿的時候,可什么都沒穿呢。


  ”  “你還說!”婷姐簡直羞死了,恨不得找個地洞鉆進去。


    “哎喲,停停停,別說了,老娘要上廁所,憋不住了。


  ”張雨彤眉頭緊鎖,捂著肚子就跑進衛生間,這次依然沒有關門,走進去就撩起睡裙……  婷姐眼疾手快,急忙關上門,啐道真不要臉。


    雖然看不見張雨彤上廁所的畫面,可潺潺流水聲卻很清楚。


  情不自禁的,腦海里面就浮想聯翩起來。


    婷姐下意識看了眼我,目光觸碰,氣氛也變得微妙。


    張雨彤上完廁所出來了,我趕緊走進去,拉開褲鏈開始放水,隱約聽到婷姐小聲對張雨彤說:“你以后能不能注意點,小飛還是孩子。


  ”  “孩子?”張雨彤不以為然:“婷婷,你剛才沒看見嗎,小飛的身體那么大的反應,你居然說他還是孩子?哪個孩子的反應會有他那樣子的?!我真不敢想象,你們晚上怎么睡得著的,孤男寡女的,我不信你沒點別的想法。


  婷婷,你老實告訴我,你們昨晚到底干嘛了,床居然被你們弄塌了,你們……該不會在做那種事情吧?”  我膀胱驟然一緊,難道昨晚的事情,被張雨彤聽到了。


    婷姐嬌喝道:“張雨彤,你再敢胡說八道,我饒不了你!”  “那你告訴我,床為什么會塌?”  婷姐沉口今幾秒,才說:“我哪知道呀,真是的。


  ”  雖然我沒在場,但一想就知道,婷姐的臉肯定羞紅得厲害。


    “好吧,我就當你們沒做過那事。


  不過說真的,小飛那里真的好壯觀哦,反正比我男友的壯觀的多了,如果能和小飛纏綿一次,我倒貼錢也愿意呢。


  咯咯。


  ”張雨彤的聲音,充滿了渴望,如同是寂寞的少婦一般,身體早已按捺不住。


    婷姐氣得不行,說:“張雨彤,你寂寞了我管不著,可你別把小飛帶壞了。


  ”  我尿完尿,躲在衛生間不敢出去,想著張雨彤說的話,我總感覺她會那個了我似的。


    今天是周末,婷姐和張雨彤都在家休息,張雨彤的男友去公司加班了。


  下午我們仨去看了床,然后張雨彤想逛商場,就拉著婷姐走了,我則回了家。


    八月天氣正熱,身上出了一層汗,我脫掉衣服去沖澡。


    時間不久,外面傳來開門的聲音,接著一個人走了進來:“小飛,是你在里面嗎?”  居然是張雨彤,她不是逛商場去了嗎?  我嗯了一聲。


    沒想到的是,張雨彤聽到我的聲音,居然將門推開,一雙火熱的目光肆意游走……家里沒人,所以我洗澡的時候沒有鎖門。


    門被張雨彤推開的時候,我心里驚了一跳,本能地捂住身子說:“彤彤姐,我在洗澡!”  張雨彤卻不以為然,目光滑過我的身體,充滿了炙熱和渴望,雖然我是個男人,可在她面前,感覺就像是她的獵物,隨時可能被她吃掉。


    “小飛,你的身材真好,彤姐就喜歡你這種身材的男人。


  ”說話間,她竟然直接走了進來,關上門的時候,還反鎖起來。


    我心里緊張得不行,想用浴巾裹著下半身,可剛拿到浴巾,就被張雨彤搶了過去,愁眉苦臉地說:“彤彤姐,你出去好不好,我我我……”  我一緊張,居然成了結巴。


    張雨彤卻掩嘴笑道:“瞧把你嚇的,姐姐只想幫你洗澡而已。


  ”  我趕緊說不用了。


    幫我洗澡是假,占老子便宜才是真,這件事要是被婷姐知道,她肯定會罵我。


  再說了,張雨彤有男朋友,如果被發現……  我不敢再往下想。


    張雨彤的臉色微變,語氣也變得堅定起來,說:“姐姐幫你洗澡,你還不樂意?你答應也得答應,不答應也得答應。


  轉過去,姐給你搓背。


  ”  有人搓背當然是好事,尤其還是美貌和身材集于一身的張雨彤,可她畢竟是婷姐的閨蜜,我不敢啊。


    我站著不動,擰巴著臉。


    張雨彤卻不管那么多,抓住我的胳膊,讓(故事網)我轉過身。


  當背對著她的時候,我情不自禁地夾緊屁股,全身都涼颼颼的。


    緊接著,屁股就傳來不一樣的觸感,異樣的感覺,讓我不禁抽了口冷氣。


    張雨彤輕輕碰了一下,笑嘻嘻地說:“真結實呢。


  小飛,你平時也鍛煉嗎,不然怎么有這么好的身材,姐都饞死了呢。


  ”  異樣的感覺,加上心里的恐懼,讓我腦袋亂糟糟的,不知道說什么好。


    張雨彤見我這般緊張,就拍了下我的屁股,說:“放松,這么緊張干嗎?”說著,柔軟的玉手就緩緩向上移動,還問我舒不舒服。


    講真的,很舒服,可我哪有膽享受?  本來張雨彤的手就很細滑,抹上沐浴露后,那種感覺就變得更美妙了,好像羽毛滑過肌膚,酥酥癢癢的,搞得我心里像貓爪似的。


    冰冷的水,也澆不滅體內的強烈感覺,兩肋間燃起的躁動之氣,瘋狂地涌入腹部,很快我身上就有了反應。


    “小飛,你說實話,你有沒有想過和我做那種事情?”張雨彤問。


    “我……我……姐,你就放過我吧,我怕……”  張雨彤咯咯直笑,“姐都不怕,你怕什么?姐告訴你哦,有時候和他做那種事情,腦子里想的卻是你。


  小飛,我們纏綿一次吧, 就在這里,好不好?”  在這里做那種事?  我腦袋瞬間短路了,張雨彤的手滑過腰間,帶著一團泡沫,伸向那里。


  鼻子猛地口及氣,身體也是一顫,我急忙握住張雨彤的手,說:“彤姐,別這樣,我不洗了。


  ”  我感覺谷欠望起來后,理智已經所剩不多,如果再不制止張雨彤,我可能真的會睡了她。


    我甩開張雨彤的手,也顧不得擦干身體,拿著衣服要穿上。


  可沒想到的是,張雨彤狠狠地掐了下我的胳膊,氣呼呼地說:“葉飛,你什么態度呀,老娘免費讓你玩,你還不樂意?我告訴你,今天不來也得來,不然我就告訴劉婷!”  我不否認我幻想過張雨彤,可那畢竟是幻想,真正讓我下手,我不見得有那個膽量。


    張雨彤見我愣住不說話,忽然又是嫵媚一笑,握住我的右手伸到月匈前游走。


    說實話,我也扛不住了,本來就是個處男,渴望做那種事情,張雨彤又主動送上門,理智很快被谷欠望吞噬掉,索性享受了一把。


   醫生建議再留院觀察幾日,我本來也準備拿那一萬塊‘零花錢’給老爹續交住院費,可老爹死活不同意非要出院不可,沒辦法,我只好陪他出院回家。


  家中一切都安頓好后,我又瞇了會兒,已經是下午四點多鐘。


  本來還想在家吃個晚飯,可隨著手機鈴聲響起,我就知道這飯怕是吃不成了。


  果然,來電話的是羽婷,她問在哪。


  “我在老家。


  ”“老家是哪?”于是我跟她說了下。


  “那剛好,我順路經過,帶你回去,晚上陪我吃飯。


  ”“啊,又是那種聚會啊?”羽婷沒有回答我,電話里直接傳出了‘嘟嘟’的聲響。


  晚上七點多,羽婷拉著我,直接停在了路邊的一個燒烤攤位前,竟然真的只是吃飯。


  只是,我心有疑惑,“你都這么有錢了,就在路邊擼串啊,不嫌掉身份?”羽婷看了我一眼,“張紅舞都跟你說了?”張紅舞倒是沒說,但她那卡片上帶著呢,羽婷的老爸是本市的隱形首富,別的不說,在京城三環內就有十幾套房子,其家產可以想象。


  我沒有說破,“張紅舞大概說起過,只說你很有錢,是有身份的人。


  ”羽婷輕輕 點頭,隨即我們找桌子坐下。


  “沒什么身份,身份證有一張,相信你也有。


  真要說我比你強的一點,那就是我爹比你爹強些,除此之外再無其他。


  沒準你我換個爹,你做的會比我好很多。


  ”我看得出來,羽婷說這些話的時候,精致的臉蛋兒上斥滿了倦意,她仿佛很累,而且還有些失落,似乎什么事情令她不太滿意。


  我問她有什么心事,她只說談了個業務沒談下來,具體卻沒有多說。


  烤串上來后,我們各自擼串,也沒怎么說話,主要是羽婷沒什么心情。


  不過她今天穿著真的很美,白色的小西褲,搭配褶花的白色短袖襯衣,一副精明干練女強者的打扮,哪還有初次見面時那種妖艷的貴氣。


  就在我們快要吃完的時候,我問道:“過會兒去哪?”羽婷似乎早就想好了,我剛 開口她想都沒想就給予了答案,“開房,做-愛。


  ”這么直接的答案,當時就嗆得我無話可說,連送菜路過的小服務員都給嚇了一跳。


  羽婷看了眼十八九歲的女服務員,“怎么,想一起,來個三人行?”女服務員當時就羞紅著臉低頭走了。


  別說那女服務員了,連我都有些尷尬的羞澀,這也太直接、太毫無避諱了,雖然我確實很想。


  不過就在這時候,路邊突然有轟鳴的跑車聲響起,引得路人傾目。


  跑車停在了羽婷車屁股后面,然后下來一個帥氣的年輕人,頭發擼的跟動畫片里仙道彰似的,大高個,一身夏季休閑裝,很酷。


  然后,這個很酷的帥哥就來到了我們桌前,直接勾起一個板凳,坐在了羽婷的身邊。


  “婷婷,這些路邊攤都是病死肉的,你怎么來這地方吃飯?”羽婷還沒說話的,烤串老板不樂意了,他嚴重提出抗議。


  不過那帥哥一句話就給徹底懟的他了沒了脾氣,“給你一萬塊錢,把嘴閉上。


  ”烤串老板閉嘴了。


  然后那帥哥繼續跟羽婷啰嗦著,叨叨叨、叨叨叨,好像個嘴碎的老娘們,很煩人。


  啰嗦了半天,羽婷一句話沒搭理他,直接抬頭望向我,“親愛的,我吃好了,咱們開房去。


  ”然后,羽婷主動拉著我的手,小鳥依人般的靠在我肩上,顯得特別溫柔,特別有愛。


  只是這愛沒來得及繼續,就被帥哥給擋住了。


  “你是誰,敢搶我 鄭昊的女人,在這座城市,誰不認識我鄭 日天!”鄭昊鄭日天的目光在我身上掃量著,眼神中斥滿鄙夷,如同貴婦途經乞丐身旁。


  然后我就舉起了手,“我,我不認識你。


  ”鄭昊剛要說什么,我旁邊的羽婷開口了,“鄭昊,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你再敢 跟我拉上一點關系,我就調轉槍口對付你們鄭家,別整天三歲生孩子沒個B數,要不是和你爸有合作關系,我特么才懶得理你,滾一邊去!”鄭昊大為吃癟,可事實證明羽婷說的是對的,他真的只能滾到一邊。


  不過在滾到一邊的時候,他伸手指向了我,“你就是個靠女人吃飯的軟蛋,沒有半點本事,有能耐跟老子玩點刺激的、屬于男人的游戲!”然后,他就走了,駕車揚長而去。


  我不懂他們這些貴族圈子的游戲規則,遂轉頭望向羽婷,“他什么意思,怎么屁蹦一半就跑了,這還興愣憋回去的?”羽婷解釋道:“這就是圈子里的規矩,話撂下,人離開,你不去就是認慫。


  ”我一頭霧水,“好歹給我解釋下什么(豁達大度)游戲啊?”羽婷看起來也沒解釋的意思,我再三追問,直至上車后她才給我解答,“ 飚車


  ”“飚車?我他么有自行的,他跟我飚嗎?!”說實話,開車我不會,我們村里連拖拉機算上都湊不齊十輛車,我學駕照,我有病啊?!羽婷聽見我要跟他飚自行車,當即就笑了,笑的很燦爛,一掃臉上陰霾。


  “我就感覺跟你在一起心情會好點,果然沒錯。


  ”羽婷啟動車子,然后載著我離開。


  我問她去哪,她說去酒店開房。


  “去鄭昊在的地方。


  ”羽婷微愣,“你真要跟他飚車?據我所知,你連車都沒有,我倒是可以把車借你,但是這游戲是不準借車的。


  ”“我借什么車,我連方向盤都沒摸過,不會開車。


  ”“那你去做什么?”“廢話,我是個男人,縱然現在做了鴨-子,那我也是只有尊嚴的鴨-子。


  連一百萬我都不收,我能讓他一句話給我憋成軟蛋?”我堅持,羽婷也就沒再說什么,直接載著我趕往他們這個圈子經常飚車的地方。


  那是一條盤山路,是幾個富二代們聯手出資建立的,對外宣稱讓大山里的人們過上富裕的生活,但實際上,他們的本心只是開條偏僻的道路,以供晚上他們飚車而已。


  一個多小時后,羽婷帶我來到了他們飚車的地方。


  這時候,山路已經封閉,唯有他們那十幾輛車在,而且都是各式各樣的豪華跑車,我也不認識,反正看起來都挺豪氣,就是車標有點奇怪,有的是馬,有的是牛,竟然還有拿糞叉子當車標的。


  鄭昊站坐在他的車頭,見我來到后,臉上掛滿了嗤笑,“不錯,最起碼還沒慫到連來都不敢來。


  只是我想知道,你想怎么跟我跑,用你那兩條腿跟我四個輪子跑嗎?”他的話,引得周圍一眾帥哥靚妹放聲大笑,肆無忌憚,看我就像是在看個傻子。


  我直接說道:“我不會開車,所以你的游戲我玩不了。


  ”鄭昊大疑惑道:“那你來這是為了親口向我認慫唄,以表誠意?”他的話,讓周圍眾人笑的更厲害了。


  “鄭昊,你……”羽婷剛要說什么,我就拉住了她的小手,阻止了她的開口。


  “我們村里的規矩,男人辦事,女人不許插嘴。


  ”我的話剛出口,周圍眾人就懵壁了,包括鄭昊在內。


  當然,更讓他們懵壁的是,羽婷竟默默點頭,然后退回了半步,當真做到不插嘴。


  我沒搭理他們,直接跟鄭昊挑明,“地點你定的,游戲規則也該我定。


  我不是你們這些貴族圈子里的人,所以你們的規則也不適合我。


  不過既然你想玩點刺激的、認為是男人該玩的游戲,那我可以滿足你。


  ”說完,我掃量四周,旁邊有個高臺,離地足有十米高,應該是他們晚上登上去看賽車所用的 瞭望臺


  于是,我伸手指向了那個臺子,“我是鄉下來的,我們那真正屬于男人的游戲很簡單,就那個臺子,咱倆一起跳下去,誰斷腿誰倒霉。


  ”我都不看鄭昊一眼,直接就走向了那個臺子。


  羽婷在身后拉我,我送給她一個笑容,然后就爬上了臺子,在邊緣處遙指下方的鄭昊。


  “你他么是不是個爺們,痛快點,不行就趕緊蹲下尿尿!”不就是懟人么,懟唄,看我懟不死你!鄭昊上來了,他做的啥心理斗爭又或是咋想的我不知道,反正是上來了。


  他上來后語氣很平靜,但眼神中顯露出的怯懦我在村里見多了,“怎么跳。


  ”“照我樣跳就行,我先跳,你隨后,還是那句話,誰斷腿誰倒霉,你如果不敢的話,那就在這蹲著尿一泡,給你那圈子里的朋友們都看看。


  ”鄭昊一分鐘沒說話,但最終還是點頭了。


  臺上很多人見證,下面羽婷等人也在,親眼見證著,我也不怕他耍賴,于是翻身站到了臺子上一米多高的護欄上。


  現在這距離,就等于離地十一米還要多些。


  夜風吹拂,大為涼爽,我低頭望著下方仰望的羽婷,“我要是贏了這慫,想當著他們的面親你一口,行不行?”羽婷沉默了片刻,隨即道:“如果你現在下來,我立刻跟你去開房。


  ”不得不說,這真是一個充滿誘惑的條件。


  可惜,我不想答應!縱身一躍,身邊風聲呼嘯,我竭力將自己的身體呈現趴伏狀態,這讓下面的人驚聲尖叫。


  我知道他們在叫什么,他們肯定認為,我這種姿勢落地,指定他么的得摔死。


  但他們卻不知道我在看著身后的那根支撐瞭望臺的支架。


  在還有大概兩米左右的距離時,我狠狠蹬了那支架一腳,與此同時整個人蜷縮起來,雙頭護頭掌心向外。


  下一瞬,在即將落地的剎那,我整個人就骨碌碌的撞地翻滾,雖然那沖擊力讓我有些不適,但九成的撞擊力度都在翻滾中被卸掉,根本沒有受到多大影響,更別提傷害了。


  一個漂亮的站身,結果慣性的力量,我整個人直接就站定在地。


  用羽婷事后的話說,就跟看電影那些特技演員似的。


  邁步來到懵眼的羽婷近前,我直接托起了她的雙頰,對著她那張性感的小嘴就是狠狠一頓親吻,隨即更是把之前從狄青彤那學來的舌吻用在了她的嘴中。


  雖然生澀,但確實很過癮,那張小嘴,那條香舌,讓我沉醉,讓我迷戀。


  隨后的下一瞬,我就迎來了羽婷的一巴掌,那一巴掌,直扇的我眼冒金星,對我的影響比剛才從瞭望臺上跳下來似乎都要大。


  “你瘋了,那是十米多的臺子,萬一你摔死怎么辦!!!”羽婷很憤怒,她幾乎是吼出來的,但這種憤怒的咆哮,卻讓我感到心暖。


  于是我握住了她的手,俯首在她耳邊說道:“雖然我只是只鴨-子,雖然我不知道可以在你身邊待多久,但哪怕只待一分鐘,我也不想讓別人對你指指點點,說你羽婷身邊的男人是個軟蛋慫包!”羽婷愣怔,顯然她想不到我的出發點竟然是為了她,然后,她就有些不知所措了,雙手張開,完全不知道該表達些什么。


  最終,她無處安放的雙手托住了我的面頰,狠狠的親吻我,幾盡瘋狂。


  許久許久,她在停止這激吻,一頭扎進我懷中,“謝謝。


  ”她的嬌軀,很溫暖,我很享受,但我并沒有因此而忘記站在瞭望臺上的鄭昊。


  將羽婷摟在懷中,我抬臂遙指鄭日天,“像個爺們一樣的跳下來,或者像個娘們一樣給老子蹲下,尿!!!”
https://twkgjhutnk.weebly.com/6728127.html
https://twgthrtwefvdxcgf.weebly.com/2826482.html
https://twkenaxg.weebly.com/4962632.html
https://twkjhkhjdfuygdf.weebly.com/2913031.html
https://twerqfdsdzc.weebly.com/8909092.html
https://twgtyhuyjiolkp.weebly.com/6081463.html
https://twnvmbnbcvhzxgd.weebly.com/4122964.html
https://twghrwedfvrtggh.weebly.com/3677369.html
https://twngavdgo.weebly.com/9476315.html
https://twewqasdfhrtew.weebly.com/2160996.html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