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gle 橋本 有 菜

avgle 橋本 有 菜


可以說這一層沙曼根本什么都擋不住,向 小云卻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全然不在意我看到,我很快找到位置,將振動棒按下去。


   這一刻 我感覺自己快要瘋了,這種場景我做夢都沒夢到過,耳中聽著讓我激動萬分的聲音,手還時不時地碰到,我覺得褲子快要破了。


   受不了眼前景象的刺激,我選擇閉上眼睛,反正手已經找到了位置,可是我發現即便閉上眼睛,那香艷的畫面依舊出現 在我的腦海。


   配合上向小云的淺唱低吟,我覺得自己快要到達極限了。


   我的手都有些抖,然而似乎我這一抖,讓她更舒服了一樣,她叫的更來勁了,我心頭那把火越來越旺,只覺得快要將我整個人點燃了。


   不過好在這些刺激沒多久結束了,就隨著好像要刺破我耳膜的一聲高音之后,向小云的叫聲消失了,只剩下她粗重的喘氣聲。


   我松了一口氣,第一時間將手收回來,正要轉身睜開眼睛,卻正在這時候感覺向小云的腳碰到 了我


   原本下面都要突破天際了,這下一被刺激,我就覺得好舒服,就不想離開了,還往前湊了湊,然而很快我感覺不對了,因為前面熱氣撲面而來。


   下意識的睜開雙眼,就對上了向小云帶著紅暈的美麗面容,她不知什么時候坐了起來,正媚眼如絲的看著我。


   咕嚕! 我吞了口口水,就覺得她這一刻真是美極了,我忍不住伸手就隔著沙曼 摟住了她,自然,也就頂在而來她身上。


   向小云不知道為什么沒有拒絕,反而是慢慢將紗幔拉開,似乎想和我近距離接觸。


   本來她就將浴巾放下了,此刻那種炙熱讓我失去了理智,直接壓上去。


   瞬間的失神之后我一下想起來自己的身份,急忙起身又轉過身去,動了動褲子,讓我自己丑態不那么明顯后,才低聲道歉:對,對不起,是我失態了。


   向小云的聲音在我身后響起:沒關系,你是男人嘛,有需求是很正常的,我很理解。


   她雖然說沒關系,我卻是感覺身子僵硬,很快我聽到身后細細索索的聲音,沒一會,向小云再次出現在我面前,已近穿上了一條紅色的裙子。


   短款的包臀裙,將她迷人的身段展現出來,此刻的向小云,除了臉上的紅暈沒有消退,看上去已經再次恢復了之前的知性優雅,氣質極佳。


   我們重新回到了客廳,她 說道:我手里有一個連鎖成人用品店,我很喜歡你的產品,想要和你們公司簽訂一批訂單,怎么樣,有興趣嗎? 我自然是欣然點頭,道:那當然好了,我對我們的產品很有信心,相信能帶給您極大的利潤空間! 我心里想著這樣我到了銷售部,也算是有了第一筆業務,不過具體的合同細節還需要公司專業的人去談,于是我對向小云道:之后我會讓公司的人聯系您,到時候細談。


   向小云點頭,我知道是自己離開的時候了,就起身道:那我就先離開了,期待與您下次見面。


   向小云起身送我,到了門口,我竟然有種放松了的感覺,心里苦笑,這個妖精一樣的女人給我好大壓力! 但這時候向小云突然湊近我身邊,她的紅唇距離我的耳朵似乎只有不到一厘米距離,熱氣弄得我癢癢的,她說道:下次有新產品可以繼續找我,我希望還是你親自幫我講解! 向小云的意思我怎么可能聽不懂,她是想讓我下次再來幫她‘試用&quo;!這讓我想起之前的丑態,我臉一下紅了,有些慌亂的點頭道:好好,有了新產品我一定給您送一份。


   說完我快速換上鞋就離開了。


   出了門我才長長出了一口氣,感覺一下放松下來了,這個女人給我壓力好大。


   我找到徐敏,沒多說,只是說談妥了,讓她找銷售部的人過來簽約就行,徐敏這一下沒有再擺著冷臉了,但也沒笑,只是淡淡的說了句:做的不錯。


   我習慣了她的態度,不以為意。


   回到家里我簡單吃了點東西,有去超市買了好多菜準備晚上給 林蔭和瑩瑩做點好吃的,剩下時間則是看著徐敏給我的關于銷售的資料。


   時間不知不覺過去,我看時間差不多就開始做飯,果然當我菜燒的差不多了,我聽到了兩女進門的聲音。


   側頭看過去,正好看到林蔭彎腰的動作,那個身材,那種弧度,我急忙收回視線,只是一眼,我竟然感覺自己心跳加速了,我暗罵自己現在越來越沒有控制力了。


   瑩瑩和林蔭應該是聽到了廚房的動靜,換了拖鞋都第一時間跑過來。


   姐夫,你做什么呢?好香呀!林蔭跑過來就摟住我的胳膊,親昵的問道,滿臉笑容。


   我寵溺的看了她和瑩瑩一眼,道:就是簡單的家常菜,好久沒做了,不知道手藝有沒有倒退,快去換衣服,很快就能吃了。


   林蔭笑著跑回房間了,瑩瑩看她跑了,做賊一樣的快速跑過來摟住我的脖子,我震驚于這 丫頭的大膽,她一下親在我的嘴上,媚眼如絲的道:成陽哥,想我了沒有? 這一刻我的心突突的跳的很快,生怕被林蔭發現了,但是軟綿綿香噴噴的瑩瑩在懷里, 我又心猿意馬了。


   放下鍋鏟,我伸手在她的屁股上拍了一下,然后摟住她的纖腰,狠狠親了她一下,才說道:想了,很想! 瑩瑩俏臉一下紅了,眼波流轉之間,我仿佛能從她眼睛里看到自己的倒影,不過這時候房間內傳來林蔭的聲音:瑩瑩,我睡裙呢? 瑩瑩俏皮的伸手在我的胸膛畫了個圈,小聲說道:晚上給你留門。


   說完快速跑掉了,我苦笑不已,她和林蔭一起住,給我留門我也不敢進啊! 很快飯菜上桌,吃飯的時候林蔭和瑩瑩坐在我對面,林蔭嘰嘰喳喳的說著學校的事情,我和瑩瑩都若無其事的聽著,但是在桌子下瑩瑩這丫頭那雙光滑的玉足卻不斷的在我腿上磨蹭。


   我在林蔭低頭夾菜的時候瞪了她一眼,這丫頭竟然完全不在意,甚至變本加厲的將腳伸到了我坐的椅子上,我那里被刺激的有了感覺,她就用小腳丫踩上去…… 我被她弄得有點難受,想著要懲罰一下她,就反過來將腳伸過去了。


   瑩瑩臉色一下變得羞紅了,看上去嬌艷欲滴的非常好看,林蔭見狀奇怪的問瑩瑩你怎么了,瑩瑩搖搖頭說沒事。


   而我卻知道她怎么了,我的腳已經撩起了她的睡裙,反欺負著她,而瑩瑩能正常說話已經不錯了。


   我看瑩瑩強裝鎮定的模樣,就說:瑩瑩是不是病了? 瑩瑩偷偷瞪了我一眼,她腿一動,我就感覺自己的腳不能動彈了,不過看到她這幅模樣,我卻更舒服了,讓你小丫頭挑逗我! 為了更好的‘報復&quo;,我裝作很開心一樣的,抖起了腿,這下子瑩瑩真的沒法吃飯了,我已經看到她拿著筷子的手捏的很緊,而且嘴巴微微張開,似乎呼吸都困難了幾分。


   我笑瞇瞇的看著瑩瑩,幫她夾菜,道:多吃點,胖點好。


   林蔭萌萌的,什么都不知道,也給瑩瑩夾菜,很認同的道:你太瘦了,要多吃點! 我看著這一幕差點笑出來,瑩瑩又瞪了我一眼,然后卻是咬著牙說道:成陽哥,抖腿不好,吃飯的時候不可以抖腿哦! 我已經占盡了便宜,也就不再‘報復&quo;了,見我收回了腳,瑩瑩長出了一口氣,終于能好好吃飯了,只是那張俏麗的臉蛋上,依舊殘留著紅霞。


   吃完晚飯,我去廚房洗碗,林蔭和瑩瑩都跟進來了,一左一右的幫我收拾,而這時候我趁著林蔭不注意,伸手在瑩瑩的翹臀上掐了一把。


   瑩瑩沒想到我會這么做,被我突然來這么一下,頓時叫了一聲。


   林蔭急忙問道:瑩瑩你怎么了?吃飯的時候好像就不對勁,是不是不舒服? 我背對著林蔭,臉上都是笑容,瑩瑩臉色紅紅的搖頭道:我,我沒事,就是不小心碰到手了。


   收拾完,林蔭和瑩瑩愣是拉著我看電視,我本以為他們要看電視劇,但不知道這倆丫頭從哪里弄來的電影碟片,還是恐怖片! 說實話我是不相信鬼什么的,但是架不住電影里配上音效以及演員的一驚一乍,還真挺嚇人。


   所以我是想拒絕的,然而我一拒絕,這倆丫頭就直接撒嬌,一個摟著我的胳膊,一個直接想要摟脖子,我直接完敗,只能陪她們看。


   關了客廳的燈,我們三個坐在了沙發上,開始看電影。


   別看瑩瑩和林蔭都吵著要看,但真開始了,她們就一左一右的縮在我身邊,用力摟著我的胳膊,那緊張的樣子,好像恨不得把腦袋埋在我懷里,而且基本是用手擋著眼睛,然后在手指縫里在看。


   而我的心思就沒法放在電影了,身旁兩側兩個軟綿綿的女孩不斷往我和沙發之間的縫隙里擠,我怎么可能還有看電影的想法。


   而且瑩瑩和林蔭此刻都是用力摟著我的胳膊,她們胸前軟軟的擠壓在我胳膊上,再加上她們竟然又是沒穿內衣,這讓我一下就感覺到了那看不到的誘惑。


   沒一會,我就不得不彎下腰去看,因為我怕自己的丑態被她們發現。


   啊! 林蔭突然尖叫起來,因為電影里一只鬼突然出現,她嚇得一下撲到了我懷里,我急忙拍了拍她顫抖的后背,輕聲道:那都是假的,不用怕,沒事沒事,姐夫在呢。


   林蔭顫抖了一會,這才臉色紅紅的起身,有點不敢看瑩瑩,坐回我身邊,我這時候突然發現瑩瑩竟然不在看電影了,而是眼神迷離的看著我。


   我看著林蔭那張顛倒眾生的俏臉,有種想要把她抱過來好好親一番的沖動,但這時候電視里一陣尖叫將我驚醒。


   林蔭這時候抓著我的手低聲在我耳邊道:姐夫,我害怕。


   我再次安慰她:沒事,都是假的,實在害怕要不咱們不看了? 一聽我說不看了,林蔭立刻搖頭,不說話卻就這么拉著我的手不放開,還摟住我的胳膊貼在我身邊不動彈了。


   又看了半天我發現林蔭沒在尖叫,奇怪的低頭看去,卻是哭笑不得的發現這丫頭竟然閉上了眼睛。


   另一邊瑩瑩似乎也不在看電影了,她欠身看了一眼林蔭,然后我就看到瑩瑩竟然慢慢的起身,將她的紅唇湊到我面前,小心翼翼的親上來。


   這一刻我真的是嚇得心狂跳,覺得她這膽子太大了,我不敢動,生怕一動就讓林蔭睜開眼睛,瑩瑩也有這個顧慮,所以她很小心,只是輕輕親我。


   瞬間,那種異樣的刺激讓我激動,我感覺自己和瑩瑩這樣好像是在偷。


   我朝她眨(兩根一起插進去)眼,然后慢慢向后挪動腦袋,可是我低估了瑩瑩的大膽,這丫頭竟然跟著我的腦袋,一直沒離開我的嘴唇,我感覺心跳的更厲害了。


   好巧不巧的林蔭這時候低聲道:姐夫,你心跳好快! 聽到林蔭的聲音,我感覺心好像漏跳了一拍,而瑩瑩似乎知道這樣是在玩火,也慢慢下去了。


   我受不了了,生怕自己再這么下去被刺激的直接釋放了,那可真是英明掃地了,我趁著客廳漆黑,急忙推開這兩個粘人的丫頭跑進衛生間。


   姐夫你怎么了?門外林蔭的聲音傳來。


   我急忙道:沒事,就是太熱難受,想洗個澡。


   我沒說謊,我真的熱,也是真的難受,被這倆丫頭輪流刺激,尤其是瑩瑩這個妖精,我感覺下面要爆炸了。


   我放了冷水,足足淋了十幾分鐘,這才感覺好了一些,擦干身子,我走出衛生間才發現外面客廳的燈已經亮了,電視也關了,顯然沒了我,這倆丫頭就不敢看了。


   不過這時候我看到林蔭還坐在沙發上,瑩瑩似乎回房間了,見到我出來,林蔭立刻起身走過來。


   不得不說這丫頭真好看,五官精致,披散著頭發,穿著睡裙露出一雙白白的長腿,這一幕若是被她學校那些男生看到,一定會發瘋。


   這個美麗的精靈讓我覺得用一輩子去守護都是值得的。


   林蔭見我直勾勾的看著她,臉色就一下紅了,但是嘴角卻露出笑意,我連忙收斂。


   這時林蔭對我說:姐夫,我明天學校舞會,我想你陪我。


   我一愣,舞會?我可不會跳舞,這讓我怎么辦,我說道:姐夫也不會跳舞啊! 林蔭搖頭,道:不用會跳舞,只要陪我就行,嘻嘻,其實我也不會跳! 我想起明天要和徐敏去銷售部報道,心里一陣糾結,不過看到林蔭那張美麗的面孔,以及眼中的情義,我硬著頭皮點點頭。


   林蔭高興的摟住我的脖子,在我臉頰飛快親了一口,我都沒反應過來她就跳著跑回房間了,我聽到她和瑩瑩說‘姐夫答應了&quo;。


   看她這么開心,我也輕笑一聲,回房間先給徐敏打了電話,結果是關機,沒辦法了,只能明天早上請假了,我生物鐘還是比較準時的,躺在床上沒過一會就昏昏欲睡了。


   迷迷糊糊中,我突然感覺一個滑膩的身子鉆進了我的被我,我被驚醒,借著月光,我看到竟然是林蔭這丫頭。


   你怎么來了?我驚疑不定的看著她問道。


   林蔭摟著我的脖子,將身子貼上來,我這才發現,她竟然沒穿衣服,那滑膩的感覺讓我心神蕩漾,她說道:姐夫我害怕,之前看那個鬼片,我,我總想著,好害怕。


     閱讀提示:過了幾天后,他家里有急事,需要 回家,但他手頭確實沒錢,我又不能讓他空手回家,所以把卡 給他了,然而到月底我需要交錢時,他因家有事回不來,錢也花的差不多了,無奈之下,我向同學朋友借錢補上了……  查看更多網友 口述>>  網友傾訴:  我們在朋友聚會上認識的,他的性格很開朗,跟誰都談的來,但朋友并不多。


  我的性格跟他相比,就內斂的多,工作很踏實,生活很有規律,在朋友的推薦下,我們交往了,后來,又同居了。


    其實他的內心并沒有外表那么灑脫,他的經濟很緊張,有段時間連吃飯都有點問題。


  但他礙于面子,寧可餓一天,也不會吃碗面或涼皮。


  我有點心疼他,也有點同情他。


  我放了三千塊錢,在他第一次張口時,我故意從抽屜里拿出信封,給了他500元,然后又放回抽屜里。


    可能是去年冬天太冷了,流感很重,我們都被傳染了,同時去醫院打針。


  我知道他沒錢,每次都是我主動去付醫藥費或者把錢包給他讓他去付款,他都會笑著說現在都是女人當家了……口述:同居 男友我當人肉 取款機  沒過幾天,我就發現信封里的錢沒有了。


  正好物業來催水電費和閉錄費,我告訴他,我上班沒時間,你去交吧,信封有錢自己去取(他沒有上班), 他說錢不夠了,等過了年再交吧.……  他的電話從來都不會讓我看,除非他和我一起玩,才會讓我看一會,否則,他隨時都帶在身(夾逼自慰)上……包括他的錢包……  而我的手機,他見到我就會翻看我的通話記錄和 信息,只要來電話他都會打聽是誰,做什么的,打電話干什么?  我在他手機的主頁上看到機主信息是兩個號碼和兩個字母的簡寫,我沒有問,只是記住了另一個電話號碼,有次我試圖用陌生電話號碼打過去,裝做打錯了,聽得出來對方是個和我們同齡的女孩子,聲音很好聽,她也毫無顧忌的告訴我她的名字……  有一天,我下班回家洗漱時,聽見他的電話響了,然后就聽到他在念短信給我,說是提醒他不要在外邊吃飯,盡可能在家吃,說完他加了一句,看我媽對我多好。


  還試圖拿著電話讓我看信息,我湊過去看了一眼,來電號碼處顯示的是老娘,同時在最近兩天都有通話記錄,無意間,我拿起他的電話翻看了老娘的電話號碼,結果這個號碼就是主頁上顯示的那個號碼,我問她是誰,他堅定的說是他媽。


  口述:同居男友拿我當人肉取款機  我裝做要打電話過去問時,他一把搶走了電話,說是他之前的女朋友,早就不聯系了,只是她偶爾會發信息給他……  這件事情算是過去了。


    我的工作經常跟現金打交道,需辦理工行卡時,我讓他辦理,結果他說工行不讓代辦,只能自己辦理,為了現金安全,我同意他用他的身份先辦張工行卡存進去(4900元),但他沒有給我卡,幾天后,他說要用錢,問我能不能借用我月底交回單位的錢,會很快補上。


    我沒同意(說實話,我對他的信任度并不高),但他并不愿意給我卡,硬說是我不信任他,為了表示我的信任我沒再說什么,后來我要再存錢時,他讓我給他錢,他去存,我并沒有同意,他很生氣的把卡甩給我,我又存進行10500元。


    過了幾天后(也就是中旬時),他家里有急事,需要回家,但他手頭確實沒錢,我又不能讓他空手回家,所以把卡給他了,然而到月底我需要交錢時,他因家有事回不來,錢也花的差不多了,無奈之下,我向同學朋友借錢補上了……口述:同居男友拿我當人肉取款機  到了這個月,他因家里的事情只是偶爾回來了幾次,就在上次回來時他告訴我他家人邀請我五一去他家里玩,然后再去拜訪我的父母,同時,在臨走時又從我這里拿走了20000多元,(因為他有一筆錢說是在中旬會給,就因他家里的事情耽誤,直到現在都沒給),眼看又到我回單位交錢的時候了,我說了是周五我回單位交,周四之前必須補上不能出任何問題。


    可是我等到周四晚上,他一個電話都沒有,我打電話過去,他說在忙,我問他禮拜幾了,他好像并沒有意識到我問這話是什么意思,我又挑明問他錢的事怎么樣了,他說那筆錢可能會晚點,他給他家人說說解決一下然后借家人打電話進來就把我的電話掛斷了。


    我又等到周六,期間給他打過三個電話,他都沒有接,今天我打電話給他問事情怎么樣了,我實在沒有辦法了,他說他給家人說了,家人說我們倆都沒腦子(這是我預料中的事情),還打了他兩個耳光,他說他現在很郁悶,并拋給我一句:“這是我欠你的,我會還給你的,等到周一吧,我家人說了會想辦法了,再說了,三萬塊錢也不會難倒我的”……口述:同居男友拿我當人肉取款機  我該怎么理解這種行為……  我愛的這個男人到底是什么樣的人……  我還能帶他去見我的父母嗎,我該如何向我的父母形容這樣的一個男人……  我還能和這樣的一個男人結婚嗎?  專家回復:  你是他的人肉取款機……  難道你還沒看清,你就是一個人肉取款機?在這樣的情形下,居然還問出這樣幾個問題,真的是莫名其妙。


    你愛他嗎?連他這個人人品是否可靠,都不相信,談何愛?  他是一個什么樣的人?你不是比誰都清楚嗎,偷奸耍滑不算過吧。


    還要帶他去見父母嗎?當然不用。


    查看更多網友口述>>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口述大全(微博)
https://twertgftyhu.weebly.com/8848692.html
https://twkjnkjnkj.weebly.com/5088907.html
https://twqaswqeds.weebly.com/3411108.html
https://twukiluftgrhbresf.weebly.com/9774347.html
https://twfghthfvrfer.weebly.com/5544485.html
https://twkdjfngvbi.weebly.com/3611847.html
https://twfghrtwefdsf.weebly.com/4044685.html
https://twdertgfred.weebly.com/7165350.html
https://twhtrgerfg.weebly.com/9610635.html
https://twsdfrthwesdd.weebly.com/335653.html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