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ke nudes

fake nudes


“唐 偉民的項目?幫忙?” 王國強一下子豁然開朗,想到了對付 蛇頭的辦法,然后朗聲 說道:“媛媛不要著急,我會幫你的。


  ”深夜,月亮剛剛被烏云遮住,王國強剛剛睡著, 劉茜就披著一件薄外套過來了,嘴里還罵罵咧咧的。


  侯 青青還在簾子另一側睡覺,沒奈何,王國強拉著劉茜到了樓上,開了一間房。


  “你怎么這么晚來?還讓不讓人睡覺!”王國強坐在床上,看著劉茜一件一件的脫衣服,其實劉茜里面也沒穿什么,每次來里面都是真空。


  這次也是一樣,脫了衣服就喊要。


  “不等那死鬼睡著了,我有機會出來嗎?”劉茜說道。


  王國強把嘴一撇,怕不是唐偉民睡著了,而是你主動要出來。


  “是不是你跟唐偉民又吵架了?”王國強一把將劉茜壓在身下,然后問道。


  “別提了,那就是個廢物,我 原本想等著他把這個項目做成了,然后狠狠敲他一筆再離婚,可這個廢物不僅床上沒用,做事更是離譜,居然讓幾個 小混混嚇得手下的工人都 跑了,項目已經擱置在那幾天了。


  ”劉茜騷勁一上來,也不管里人外人,一口氣把所有的事情都倒了出來。


  “哦?什么項目,是不是縣里的市政大樓那塊?”王國強問道,他是知道這個事情的,唐偉民原本在國企里干技術,后來身體垮了后,就和人一起做起了分包,帶著幾個技術工人,在縣里接了一些活。


  這次是接了一家大公司下面的土建道路施工,這是很來錢的一塊,不過人家公司要求墊資,所以唐偉民幾乎是把這幾年的積蓄全投入進去了。


  只是錢投入進去了,但是活卻動不了,原來蛇頭手下的人也看重這塊了,雖然投了標,但人家大公司覺得價格偏高、技術含量不行,就落選了。


  唐偉民想做,可以,一定要全部用蛇頭的手下的工人,并且工資待遇還要最高的,唐偉民沒有同意。


  因此他手里的幾個技術隊長都挨了揍,有的還躺在醫院里接受治療。


  這幾天,唐偉民可算是焦頭爛額。


  隨著一聲高亢,劉茜終于滿足的躺在床上睡著了,王國強累的渾身虛弱,洗了個澡已經是凌晨一兩點了。


  剛回到房間,就看到侯青青拉開簾子一臉幽怨的看著自己。


  王國強把燈一關,先睡覺了。


  兩天時間一晃就過,當天的聲勢很大, 侯二在學校這邊已經透了風聲,于是幾十個小混混都應邀來了,而且人人手里提著個鐵棒。


  侯二自己也提著一把青龍偃月刀,當然,刀是好刀,八九十斤,需要兩三個人扶著才能不倒,他可耍不動,只是用來裝裝樣子的。


  他自己兜里還揣著一把短刀,那才是他的武器。


  “二哥,威武啊,這次肯定旗開得勝,劈開老王頭的老骨頭!”“二哥,我能不能跟著你混,我是前天被學習開除的。


  ”侯二被人前后簇擁著來到小野湖,這場戰斗其實不用想就知道誰勝誰負,比人數,他這里有三十來號的打手,還有這些個外圍觀眾。


  比單打獨斗,自己可是三十來歲,正是身強力壯,難道還打不過一個糟老頭子?遠遠的,侯二就看到一輛面包車停了下來,當先下車的是個 女人,侯二臉色一變,罵了一聲吃里扒外,這個女人正是他的親妹妹。


  等干趴了老頭,回頭有你好受的。


  不過侯青青瞧都沒瞧這邊一眼,然后就是王國強的五個打手下了車,和侯二這邊的小混混不一樣,這五個人都是一人一把長刀配短刀,殺氣騰騰的。


  最后是王國強下了車,赤手空拳,不過氣勢高人一等。


  “侯二,怎么個玩法?”王國強一直走到侯二身前二十步遠的地方,一個人蔑視著一群人,如果王國強是個新人,還有可能被這么多人給嚇到。


  可自己少說也混了二三十年了,什么場面沒見過,很多時候,這些混混也只能在后面喊上一嗓子,真要是開打,一點用也沒有,說不定還起反作用。


  “你想怎么玩?”侯二向前走了兩步,臉上的刀疤看著有點嚇人。


  王國強看了看四周,隱隱有幾道身影在路邊上晃來晃去,他知道,這么大的動靜,派出所不可能不知道,可能有便衣就藏在里面,一旦發生大規模械斗,自己被抓進去就虧大了,想了想,王國強說道:“速戰速決吧!”說著快速向前,二十步的距離眨眼就到了眼前,侯二沒有想到王國強說來就來,后腰上的刀還被拔出來,王國強的拳頭就已經迎了上來。


  這不算什么,侯二也不是沒有挨過揍,最嚴重的時候被四五個大漢拳打腳踢,自己不照樣活著,自己的抗打擊能力還是很強的。


  只要自己把刀拔出來,然后對付一個赤手空拳的人,那還不是砧板上的魚,任我揉捏了。


  可是,那拳頭帶起的風揚起侯二的小辮子,隨后精準的打在侯二的太陽穴上,侯二眼前一黑,短刀掉在地上,人也趴在地上了。


  幾十人的小混混同一時間都驚呆了,扶住青龍偃月刀的幾人手一松,刀也躺了下去。


  而王國強身后的五人大吼一聲,開始沖殺過來,于是壯觀的一幕出現了。


  從小野湖到學校門口的前進大道,五個人追著幾十個人跑了幾條街,一時間,各種哭爹喊娘。


  王國強把侯二帶回了自己的旅店,等他清醒過,才說道:“侯二,以后你就不要在這片混了。


  ”侯二呸了一聲,然后說道:“你以為蛇頭會放過你!你就等死吧。


  ”王國強嘿嘿冷笑一聲,然后說道:“蛇頭算什么東西,把你解決了,后面我就開始收拾他,看在你妹妹的面子上,我就不計較你的事了。


  不過別讓我再看到你!”侯二屁滾尿流的跑了,隨后,一(左手握右手)面錦旗居然送到了小旅店來,來的居然是中學的教導主任。


  王國強哭笑不得的接過錦旗,上面寫著“為人民除公害”幾個大字,自己不過是為了能夠讓唐媛媛不再受欺負、能保護侯青青,讓這兩個小妮子能信任自己,沒想到誤打誤撞,真是做了一回好人好事。


  王國強又去了學校逛了一圈,但是臨近高考,學校里的氛圍都很嚴肅,整個高三的學生都在全力備考,而高一高二的學妹們雖然穿的很開放,但是真的長的好了,好像也沒幾個。


   有這樣一類故事,從古至今一直存在:一個女人在最美好的 青春年華跟了一個窮 男人,也是她唯一的男人,跟著他吃苦,為他奉獻,這樣把青春都花在了他身上;男人在女人的支持下干出了事業,有了錢,給女人創造了好的生活條件;于是女人終于迎來了她用青春作代價換來的甜蜜,苦盡甘來;最后男人和女人幸福的白頭偕老,一派圓滿大結局證明了女人一切付出的值得。


  這類故事的講法,有“過去時”的,比如講上一輩人,也有“現在時”和“將來時”的,多半是年輕男人在講。


  現實已經讓越來越多的女人看到,那都是彌天大謊——大部分年輕時沒錢的男人并不會到中年就變成有錢人;就算男人到了中年有了點錢,他們那時背信棄義厭煩 妻子,另覓新歡的例子也是數不勝數。


  從故事的真實性角度,根本不用我來掰謊, 謊言早晚不攻自破。


  但是,如果退一萬步講,真的像故事里說的那樣,女人為男人忍受了黯淡的青春年華,然后男人真的變得有錢了,而且真的很有良心,一直愛女人,忠于女人,那么對女人來說就稱得上是個美好的結局了么?絕對不是。


   揭穿婚姻“苦盡甘來”的謊言生命是無價的,一個人被害死了,賠多少錢也抵償不了死者生命的價值。


  生命又是由一段一段的年華(一個添下面兩個吃奶)組成的,于是每一段年華都是無價的。


  女人的青春年華沒有自己消費掉,而是送給了別人,那么在她青春逝去之后,不論別人如何善待她,就算把她當太后老佛爺捧著,也補償不了她的損失,也驅散不了她刺骨的悲傷與遺憾。


  年輕的時候無拘無束地呼朋喚友,或者 享受一些悠閑的小資時刻,這種感覺是中老年時周游世界或者買多少昂貴的首飾來戴都不能替代的。


  你如果打算不自己享受青春,而是 奉獻給一個男人,那就請你做好永遠失去這段青春的準備,做好人生殘缺的準備,不要想著以后可以用什么彌補。


  當然,青春不止是意味著享樂,大部分人年輕時都避免不了吃苦,女人也一樣。


  但為自己吃苦和為男人吃苦是不一樣的。


  我們的人格,就是在為個人目標奮斗的過程中健全起來,高大起來的。


  你用為自己奮斗這種方式來消費自己的青春,在人生的路上你會覺得越走越高大,越走越強壯,能使你感到恐懼的事情會越來越少。


  如果把青春奉獻給男人的女人,越老就會越覺得痛心和遺憾,同時越來越恐懼和惴惴不安。


  比如那些因為 丈夫背叛自己,就把第三者殺死的妻子,她們這樣做是因為極度的恐懼:她們就像賭徒,把一生的賭注都壓在了丈夫一人身上,為丈夫付出了一切,那么她們自然就要提心吊膽地盯著這場賭博能不能回本;如果賭輸了,她們就活不下去了,所以也就根本不在乎是否犯下殺人罪了。


  揭穿婚姻“苦盡甘來”的謊言現在的男人,越來越怨女人不選愛情(不管他們是不是女人的所愛,他們都把女人不選他們叫做不選愛情)去選物質;提到女人的人生需求,男人就只知道愛情和物質這兩樣。


  所以他們認為,女人年輕時不管錯過了多少,付出了多少,只要后來丈夫非常捧她愛她,并給她提供好的物質條件,陪她終老,那么她這輩子就值了,就不該遺憾了。


  在剛剛從饑餓和貧窮里走出來的 社會,也許人們只要有了愛情和物質就很滿足了;但是我們今天的社會到處閃爍著機會,人在社會上自我實現的可能性是空前豐富的;于是和男人一樣,女人也不會停留在低層次的滿足,也會想享受社會的認可,也想在社會上有地位,也不想一出家門在外人眼里就什么都不是了。


  社會認可和社會地位,是在家權力多大,在家多受寵都代替不了的。


  但是,為了男人奉獻出青春的女人,她們不能選擇有發展的職業途徑,工作對她們來說不可以是事業,只能是養家糊口的途徑;她們下班的時間,也被無償的家務勞動所占據;她們不能自由支配自己的收入,創業或投資都難以奢想。


  男人在職場和社會中享受那種成果越積越多,路越走越寬,人脈越來越廣,說話越來越有分量,前途越來越光明的感覺的時候,也會對人說“男人為了家,很累”。


  揭穿婚姻“苦盡甘來”的謊言當然,在社會上爭一席之地是累的;但把青春奉獻給男人的女人們,想要在經歷了苦累之后享受到被社會認可的感覺,享受到那種“我越來越了不起”的感覺,幾乎是不可能的。


  因為她們灑在家里的汗水,澆灌不出閃光的社會地位。


  男人讓女人為他支撐著一個家,為他守著大后方,以便他可以放心地去外面闖一片天空,同時他可以說他是為了女人在外面受累。


  但那個女人,沒有人愿意在背后為她支撐一個家,為她守著大后方,容許她到外面去闖一片天空。


  外出奮斗的男人,他的苦和累可以由他自己的成就帶來的滿足感來抵償;而為男人奉獻了青春的女人,她喪失的自我實現的機會由誰來抵償呢?男人就算把掙來的錢全給她,也賠不起。


  中老年女人也會因為把青春奉獻給了男人,失去了社會地位而耿耿于懷。


  只不過她們很少對男人開口這么說,男人也懶得聽。


  國內的一位阿姨在與我交好后,多次悲傷地提到,當初家里的條件只能有一個人去上大學,結果就是她在家生養孩子,丈夫去上大學;現在丈夫的收入是她的五六倍。


  我在美國照顧的一位病人老太太也說,年輕的時候家里只能有一個人做全職工作,一個要做半職帶孩子,結果就是她做半職,老公做全職;后來丈夫成了城里有名的人物,葬禮有好多有身份的人參加,而她什么都不是,葬禮恐怕就只有自己的孩子會來;她形容自己的感受,就好像“碎玻璃從心臟里冒出來”。


  揭穿婚姻“苦盡甘來”的謊言很多男人會對女人說,女人一生只有丈夫一個男人,丈夫也一輩子都對她好,這樣才是最完美的;他們還會用長輩舉例子,說“我的父母這樣過一輩子就很美好的”。


  我們且不說現實中男人到底是怎樣對待對他們“從一而終”的女人的,我們就假定男人對他的“純潔”妻子是很好的,沒有做任何對不起她的事,那么,為了一個男人而放棄了一生中別的愛與性的機會的女人,就會欣然無憾了嗎?不會的。


  尤其是那些年輕時漂亮有魅力的女人,她們尤其不會,丈夫對她們再好也補償不了她們的損失。


  只是,那些整個青春都只跟了一個男人的女人,她們沒法對別人訴說她們的遺憾,沒法告訴別人她感到自己虧了:對丈夫說,怕會傷害到丈夫;對孩子說,會被認為是為老不尊;對外人說,也會招致羞恥。


  我不止一次聽到年輕時漂亮的老太太反復提到,當年的自己有多美,別人看她的眼光有多么特別;而且,她們說這些的時候,對自己的丈夫都是閉口不談的,好像沉浸在一個人的世界里。


  你可知道她們那些不能說出口的深意?揭穿婚姻“苦盡甘來”的謊言
https://twgkjalsjd.weebly.com/9526087.html
https://twytyhgtrgh.weebly.com/9898833.html
https://tweerfdsacx.weebly.com/1436530.html
https://twerfdgtrefg.weebly.com/3668883.html
https://twuioretyubda.weebly.com/443682.html
https://twfghnbgyuujkm.weebly.com/8187072.html
https://twoutlink.weebly.com/3271544.html
https://twnbmhjfkyui.weebly.com/8816439.html
https://twkiujhyoplm.weebly.com/4626799.html
https://twkhjuiykhjo.weebly.com/5197863.html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