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 色情 片

臺灣 色情 片


這一刻我覺得自己呼吸越來越困難,我們互相對視著,看到的是對方眼神的炙熱與迷亂。


  我越開越 控制不住自己了,我已經迷失在 林蔭的熱情中。


  同一時間,我和她同時身子一顫, 我感覺到她抓著我的手猛地 用力


  [這一刻我似乎已經感覺林蔭那里的炙熱,我覺得自己呼吸越來越困難,我們互相對視著,看到的是對方眼神的炙熱與迷亂。


  我越開越控制不住自己了,我已經迷失在林蔭的火熱中,下一刻,我感覺 到了她真正的火熱,同一時間,我和她同時身子一顫,我感覺到她抓著我的手猛地用力。


  ]她已經做好了準備,那么我呢?我不敢想象自己真的就要得到她了,我真該這樣做嗎?這一刻,我怎么可能想這么多,我發現我竟然有了迫不及待的感覺。


  然而……叮鈴鈴!突然一陣鈴聲響起,我渾身一個激靈,猛地清醒過來,同時我也發現林蔭臉色一騰地一下紅了!我急忙起身抱著她,將她放在一旁,然后慌張的近乎是逃跑一樣的跑到了餐桌那邊,我的手機還在一陣陣叫喚,我心里五味雜陳,不知道該惱怒還是慶幸。


  如果我現在照鏡子,一定會看到自己糾結的表情。


  拿起電話一看,我徹底冷靜了,電話是 徐姐打來的,她是我的部門主管,這批產品出廠后不斷出事,這次終于確定沒問題了,已經出售一批了,怎么她還要這么晚打電話呢?突然我想起林蔭用那我帶回來的產品卡住的 事情,我心里有種不好的預感。


  果然,接起電話后徐姐的吼聲傳來:“快給我滾過來!這就是你們保證不會有問題的嗎?你知道出什么事了嗎?快給我來公司!”我急忙點頭說沒問題,我這就去,雖然已經晚上九點多,可是我沒什么理由不去,顯然,出事了。


  我回頭看向林蔭,她的臉色還紅紅的,原本在看著我,見我轉頭看她,她立刻扭過頭去,那嬌羞的模樣惹人疼惜。


  我說林蔭你洗個澡就早點睡,我要去公司一趟,林蔭點點頭要我路上小心。


  我回房間換了身衣服,拿上手機錢包就出門了。


  路上,我想到剛剛和林蔭那一段時間的迷亂,心還砰砰砰直跳。


  任何一個 男人在那一瞬間,都會控制不住,更何況我還是一個正常的男人。


  甩甩頭,我不在想那么多(倆性故事),將思緒轉回手頭,徐姐這么生氣,那么事情不會小了。


  果然,當我到了公司,我們 研發部的人都在,而主管 徐敏卻不在,同事跟我說徐敏被黃 云翔叫道經理室了。


  我聽著同事們的交談也明白出事了,新產品被投訴了,而且還不是少數投訴,這就完全是我們研發部的責任了,想來早就對徐敏有意思卻被徐敏一再拒絕的經理黃云翔,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沒等多久,我就看到徐敏冷著臉回到了辦公區,我們一群人都站了起來。


  徐敏開口說道:“接下來一個月,我會暫時去 銷售部,研發部有事情給我發郵件。


  ”說完,徐敏看向我,說道:“李成陽,這一個月你跟我一起去銷售部,暫時做銷售工作。


  ”“什么?”我一下愣住了,有點不敢相信我的耳朵。


  劉敏是個大美人,聽說已經四十歲了,可是看上去也就三十出頭,歲月沒有在她臉上留下皺紋,反而將她的青澀抹掉,剩下了一身的成熟風韻。


  只是她平日都是一副冷臉,生人勿進的模樣讓她在公司沒有什么朋友,一些想要追求她的男人也被她毫不知委婉的當面拒絕,經理黃云翔就是其中之一。


  我不知道為什么徐敏要去銷售部,更不明白為什么我也要跟著去,她離開時我就跟了出去。


  徐敏顯然看出了我的疑惑,就出奇的解釋了一下,大體情況就是這次她懷疑不是產品的問題,而是黃云翔對她的刁難,就是想把她擠走。


  畢竟,產品出問題,那么研發部難辭其咎,如果上報到了總公司那邊,她多半是要走了,但她不甘心,所以就想去做一個月銷售,想跟蹤這些消費者的使用態度,看看是不是真的那么不堪。


  我十分理解徐敏的心里,可是,為什么我也要去呢?我問出自己的疑惑,徐敏道:“我一個 女人怎么拉下臉賣這東西,當然你賣,我跟著你,還有,給你一天假期處理私事,后天去銷售部報道,這一個月不準請假。


  ”我就感覺心里一陣無奈,可是再想說話,徐敏已經走進停車場,我追上去,就只看到她的馬六車尾燈。


  獨自走在街道上我覺得自己的前途堪憂,不過我倒是覺得徐敏或許是想多了,畢竟,林蔭用了那個振動棒就卡住了,說不定真的是產品有問題。


  回到家里看到林蔭的房間燈已經關了,我疲憊的洗了澡就早早睡下。


  翌日,我破天荒的睡到了八點半,想著林蔭和瑩瑩應該早就上學走了,我起床就穿著內褲走出房間了。


  可是當我來到客廳,我一下愣住了,就見瑩瑩竟然穿著睡裙在打掃衛生!“成陽哥你醒了,我去給你端早餐!”瑩瑩朝我嫣然一笑,扭著纖腰就走進了廚房。


  這時候我才反應過來,急忙回到房間將睡衣穿上,在走出來,就看到餐桌上擺著兩個白白胖胖的大包子,還有一碗綠豆粥,以及兩樣小咸菜。


  我想到昨晚的事情,尷尬的笑了一下就去洗漱了,出來坐在餐桌旁,瑩瑩也走了過來,她幫我拿了碗筷,然后坐在我身邊的椅子上,笑靨如花的看著我。


  被她這樣看著我多少有點不自在,看了一眼沒見到林蔭,就問她怎么沒去學校。


  瑩瑩說她上午沒課,就留下幫我打掃房間了,說今晚林蔭還會過來睡。


  她還穿著睡裙,我不經意間看到了她胸前白花花的一片,頓時再次想到昨晚我抱著她,她那副誘人的模樣了,下面不知不覺就支起了帳篷。


  瑩瑩仿若未覺,為我將綠豆粥端到面前,然后將上半身都湊過來,說道:“綠豆粥可以去火,成陽哥好像火氣很大呀!”我被她調笑本來也沒什么,可是我突然感覺什么東西被握住了!林蔭和我聊了兩句就回房間了,我想要讓她幫我關門都沒來得及。


  不過此刻我也沒有別的時間了,整個腦子都在享受被窩里那只妖精的伺候。


  這種感覺多長時間沒經歷過了,我都忘了,以前和妻子也沒時長這么玩,沒想到今天瑩瑩會帶給我這個驚喜。


  我腦袋在外面,手則是在里面摸到了瑩瑩的胸,我感覺到瑩瑩只是稍微頓了一下就再次開始了,她的手法很生疏,牙齒偶爾會碰到我,每次都會疼一下,可是我卻一點沒覺得不舒服。


   這些水解決不了。


   唐宇吃了一驚,不得不拿瓢舀水去澆。


   嘩嘩!水不停的被倒上去,很快便被番茄吸收了,而地里的黃氣卻弱了幾分。


   這什么情況。


  唐宇著急了,唐宇忙得滿頭大汗,但那番茄依舊是萎靡不振。


   運轉五行決,集中目力,體內的青黃之氣按規律流動了起來,而他并沒有停下舀水的動作,看著那水流下,潤入土中消失。


   那土地像人喝了水一樣,發出奇異的酥酥聲響。


   轟!突然唐宇體內多了一股透明的氣,雖然看不清是什么,但他知道。


  他多了五行之氣。


  那晚被砸破了后腦,躺在草地上,是那枚玉扣激活,汲取了土、木之氣,保住了他。


   現在竟然獲得了水之氣,唐宇忍不住激動了起來。


  五行之氣,他已有三,不知道五氣聚齊后,會是什么效果。


   有水行之氣的引導,唐宇發現,他可以從那河渠之中汲取水中精華之氣,一瓢瓢蘊含精華的水澆在 番茄苗上。


   只見那些番茄苗瞬間變得繁茂喜人,看到這樣的一幕,唐宇很興奮,顧不得其他,一個勁的舀水澆地。


   即使漢流夾背也不覺得累。


  眼看著他它長得很稀疏的番茄苗變得茂盛,超過了旁邊幾家用農藥化肥催出來的。


   唐宇很開心。


   種地流汗讓唐宇充實快樂,陽下山了他才回家吃飯。


  得趁著晴天好捉 田雞,等陰雨天就很難捉到了。


   唐宇弄了一個博客,把自己捉田雞的經驗做了提煉總結,并分享出去,他想讓更多人的捉到更多的田雞。


  只是他非凡的透視、夜視能力無法分享。


   唐宇 拿著 手電就出了門,為了不讓父母擔心,他穿上了水鞋,就算是被蛇咬,那一層厚厚的橡膠也能擋住。


   白天酷暑難忍,晚上有徐徐清風,田間河邊非常的清爽。


  這兩晚上都在田間、溝渠邊抓,今晚唐宇一個人,從田間溝渠,捉到了青青河岸邊。


   唐宇順著河邊走,并沒有開手電。


   河邊的雜草叢中,有許多的蚊蟲,田雞成堆的出現,一次能看到四五只。


   這讓唐宇大喜過旺,捉得很開心。


  腳步走快了都能踢倒。


   看到一處平緩的河堤,唐宇掃了一眼,簡直快樂瘋了。


  這一片平整的草叢里,不知蹲了多少只田雞。


   最為密集的是在一塊 大石頭旁邊,四五平方米的面積,竟然蹲了七八只田雞。


   唐宇決定以速度取勝,他將背簍放了下來,一手拎著桶,一手活動了一下,準備大干一場。


   只是他手速再快,還是有許多田雞靈敏的發現了他,一下就跳到了河里。


  入水的田雞要想捉到,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


   唐宇一口氣捉了半桶,然后坐在大石頭旁邊拿草慢慢的將它們綁起來丟到 簍子里,滿心歡喜道:要是有直播就好了。


   誰,誰在后面。


  一個驚慌的聲音傳來,有人從大石頭后面爬到上面,手電光就射到了唐宇的臉上。


   李東方,你也來捉田雞。


  唐宇戲謔的冷笑道。


   李東方的手電射到了唐宇的背簍,頓時驚訝道:好多田雞。


   東方,是誰啊。


  誰捉田雞。


  一個三十多、快四十歲,打扮妖嬈的婦女也爬上了大石頭。


   李 三嬸


  唐宇覺得奇怪,李三嬸已經是兩個娃的媽了,她老公李三為了供兩娃上學,這幾年都在工地上幫人搬磚,只有在農忙時節,才會回家幫著播種。


  他運足目力,竟然發現他們之間不堪的事。


   衣衫不整的,尤其是李三嬸,(故事網)腰間衣服別到了褲子下面。


   唐宇對這 兩人頓時鄙夷萬分,這對狗男女,真是惡俗至極,敗壞人性。


   或許是女人天生的敏感,李三嬸解釋道:我們兩家的田挨在一起,白天太熱了。


  吃了晚飯來放秧田水,遇到一起的。


   李東方卻沒往那方面想,他看到唐宇那半簍子田雞,頓時眼都紅了。


  他也經常往城里跑,知道這野生田雞能賣到四十多一斤。


   這一簍子,少說也有上百斤,這可是四千多塊錢吶。


   唐宇,你這田雞怎么捉的。


  李東方急切的道。


   唐宇不想跟這種人說話,道:用手捉的,你們聊。


  我走了。


   唐宇背著簍子正要轉身就走,李東方卻是冷冷一笑,道:不告訴我是吧,你不告訴我捉田雞,我也不讓你捉得成。


   只見李東方跳下大石頭,沖到唐宇的前面,二話不說,拿著手電亂走一通。


   被他這么一嚇,那岸邊的田雞噼里啪啦的都跳到了河里去了。


   唐宇見了非常的生氣,怒道:李東方,什么意思,找抽是吧。


   李東方冷冷的瞅著唐宇,邪邪的道:怎么,只許你背著簍子捉田雞,就不許我射著手電捉田雞,怎么樣,我還是捉到一只的。


   李東方拿著一只瘦小的田雞,得意的道,這田雞還是他走得太快,一腳踩到的,不然以他的眼力跟手速,摸田雞屁股都成問題。


   李三嬸感覺唐宇的目光有一樣,低頭一看,發現自己衣衫扣子扣錯位了,一大片美景被唐宇看了,頓感羞臊。


   唐宇不想跟李東方這種沒有素質的人爭,道:好,你捉你的田雞,我捉我的。


   恨不得這家伙被草里的蛇咬上幾口。


   唐宇轉身往另外一邊走,李東方卻是急忙跟了上來,跑到唐宇前面,手電一打,看到幾只大田雞撲通撲通的跳入水里。


  有兩只小的還在,他興奮的沖了過去,那田雞感覺光線一變,也紛紛跳到了河里。


   哎喲,這田雞真難捉。


  三嬸,你等著,我捉了田雞,咱們回去宵夜。


  李東方得意的擠兌著。


   唐宇憤怒的看著他,再次轉身,往田間溝渠走去。


   李東方見狀,再次追了上來,跑到唐宇前面,道:喲,想捉田雞還債,這想法不做。


  我也想捉田雞致富。


   李東方用同樣的方法,讓唐宇捉不成田雞。


   撲通撲通!看著田雞紛紛跳入水中,李東方開心的笑了。


   唐宇面沉如水,緩緩將背簍放下。


   李東方見狀,嚇了一跳,轉身就跑。


   只是他的速度哪里快得過唐宇,不一會便被唐宇追上,飛起一腳踢在他的背上。


   李東方頓時栽到了泥秧田里,爬起來時一身的泥。


   唐宇,老子跟你拼了。


  李東方回過身來,撲著唐宇過來。


   唐宇現在的感觀都很靈敏,輕易便讓了過去。


   一個甩手拳砸在李東方的腰上,李東方再次撲到了一泥田里,將田里的秧踩得東倒西歪。


   啊!李東方瘋叫一聲,見唐宇過來,抄起爛泥便往唐宇臉上招呼。


   唐宇抬手擋著,感覺腰上一緊,一個柔軟的身體從后面抱住了自己。


   李三嬸這婆娘竟然也撲上來了。


   別打了,別打了,有什么好好說嘛。


  李三嬸從后面抱著唐宇,嘴上勸說著,可是一個勁的想要擋住唐宇的手,而且竟然兇狠得想要捏唐宇的蛋。


   唐宇嚇了一跳,這老娘們真狠,要是被她捏到,自己還不被李東方給打死。


   唐宇急忙變換腳步,兩手搬開李三嬸的手,將她推開。


   哎喲,呀喲,唐宇,輕點輕點,要斷了要斷了。


  李三嬸炸炸呼呼的叫著。


   我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的睡不著覺,體內像是有一團火在燃燒一般。


   最后實在沒忍住,顧不得其他,我躡手躡腳的來到衛生間里。


   剛走到衛生間里,便看到一套女人的貼身衣物,不用說也知道是 李素的。


   剛準備做壞事,沒想到腳下一滑…… 哎呀。


   我驚呼了一聲,揉著自己像是被摔成兩半的屁股,暗怪自己不小心,剛要起身,衛生間的門卻突然被打開了,隨之傳來李素充滿擔心的聲音: 小威,怎么了? 我與她四目相對,一時間兩人愣住了! 我現在手里拿著她的貼身衣物,任誰都明白是怎么回事。


   時間像是放慢了無數倍似得,大腦一片空白,不知道該怎么跟她解釋,只覺得非常的內疚與羞愧。


   啊…… 李素驚呼了一聲,連忙捂住了通紅的臉頰,能看到她那雪白的脖頸因為害羞而發紅。


   這種事情,被逮個正著,我的臉一下子就紅了,趕緊低著頭解釋道: 嫂子,我……我實在是忍不住,所以才…… 已為人婦的李素看著眼前的一切,俏臉更加羞紅。


   小威,你…… 面紅耳赤的我只覺得十分尷尬,低著頭不敢看她。


   畢竟是經過人事的女人,她很快便恢復了平靜,道:你已經是成年人了,有需求很正常,這次就算了,以后可不能這樣了! 看她沒有責怪我的意思,我連忙點了點頭,把手中屬于她的內衣連忙掛在了衣架上,扭捏道:嫂子,我給你弄臟了,明天幫你洗一下。


   話音剛落便后悔了,李素的貼身衣服如果我幫她洗的話,豈不是有些過于曖昧,這不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嗎…… 咳咳…… 李素像是被我的話嗆到了似得,劇烈的咳嗽了兩聲,身體隨著咳嗽顫動了兩下,看的我眼睛都直了…… 看著我毫不掩飾的侵犯目光,她瞪了我一眼,道:你不用管了,趕快回去休息吧。


   是我疏忽了,也是時候給你物色個女朋友了。


  說完便用家長的語氣催促著我回去睡覺。


   我嘴角露出一絲苦澀,真想立刻告訴她說我已經有喜歡的女人了,而且那個女人就是她,當然,這些我是萬萬不敢說出來的。


   躺在自己的小床上,翻來覆去,我怎么也睡不著,腦海里突然冒出一個大膽的想法…… 清晨,李素如往常一樣,喊我起床、吃飯。


   飯桌前的我低著頭不敢面對她,腦海里不斷回想著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


   小威, 高翔這幾天就要回來了,你要老實點。


  李素呢喃了一句,臉色羞紅。


   知道了嫂子。


   我自然是明白她所說的‘老實點&quo;是什么意思,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她沒有生氣,我心里情不自禁的有些竊喜的感覺。


   也不知道高翔上輩子做了什么好事,今生才娶到李素這樣的大美女,想到接下來這幾天要發生的事情,我心中有些不是滋味。


   吃過了早飯,與李素并肩而行,來到了工廠。


   在褲子部跟她說笑了一會,再一次告誡她千萬不要答應馬健的要求,見她答應了后,我才放下心來。


   上班時,我又趁著空閑的時間,跟交好的同事打聽著關于馬健的一切,那老東西三番兩次的欺負我的女神,我絕不會輕饒了他。


   時間就這樣過去了三天,或許是李素把我的話聽進了心里,亦或者是高翔大哥就要回來了,馬健兩次找她,都被她以各種理由給推辭了,讓提心吊膽的我稍稍安心一些。


   今天是周六,鄰居大哥回來的日子。


   小威,飯做好了,你收拾行李干什么? 嫂子,飯我就不吃了,今天 翔哥就回來了,我住在這里怕翔哥多想,所以打算出去住幾天。


   花那冤枉錢干什么,你住在這里,高翔也是知道的,咱們身正不怕影子斜,不用擔心的。


  或許是想起了那夜在廁所里的事情,她的俏臉微紅。


   我……其實我也不想離開,但是想到晚上她和高翔絕對會那啥,我心中有點不是滋味,還不如眼不見心不煩。


   放寬心好啦,快來吃飯。


   李素不讓我走,出去住的事情也就這么被李素給扼殺了,她今天特意穿了一套緊身的衣服,凸凹有致的身材,展露無疑。


   我當然知道她是穿給高翔看的,心里火辣辣一般的疼,連香噴噴的飯菜都難以下咽。


   人家小兩口本就是夫妻,一切都是合理合法的,但我就是感覺到憋屈。


   鐺~~鐺 晚上,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門外響起敲門聲,高翔終于回來了。


   翔哥。


  我強顏歡笑著跟高翔打招呼。


   小威啊,一年多沒見,我都快認不出來你了。


  他拍了拍我的肩膀,露出淡淡的微笑。


   怎么這么晚才回來啊,還沒吃飯吧,我去給你做點飯。


  李素看到高翔后,滿臉歡喜。


   翔哥,你和嫂子說話把,我先去睡覺了。


  看著高翔與李素親密的樣子,心中猶如刀絞。


   咱們兄弟好不容易見一次,睡什么覺啊,坐在一起喝點酒,敘敘舊多好。


   算……好吧! 我本來想拒絕的,可是一想到干柴烈火的兩人與我腦補出來的畫面,我就特別難受,正好大醉一場。


   去買幾個菜,買瓶白酒,我跟小威說會話。


  高翔語氣平淡。


   翔哥,還是我去吧。


  我怎么舍得自己的女神被人趾高氣昂的指使,但是人家是兩口子,我又能說什么,只能自己去買東西,讓李素在家里休息。


   高翔以為我是在客氣,拉著我說:沒事,讓她去就行。


   高翔,醫生說不讓你喝酒。


  李素為難的看了他一眼。


   讓你去就去,哪有那么多事。


  高翔面色一沉,道:我這次來可是帶了好東西,少喝點酒沒事。


   李素無奈,只能去買酒菜。


   不一會,她就伶著四個菜回來了,手里還提著一瓶白酒。


   翔哥,我酒量 不行…… 男人哪有不能喝酒的,兄弟我告訴你啊,男人就不能說不行。


  高翔給了我一個你懂的眼神。


   我尷尬的笑了笑,不再推辭。


   兩人一邊喝酒一邊聊天,高翔說這次回家只能住上兩三天,馬上要去內蒙,這一走又要幾個月。


   和他聊著老家的趣事,直到凌晨才結束了酒局,期間我去廁所吐了兩次。


   躺在床上,腦袋暈乎乎的,聽到隔壁傳來李素嬌嗔的聲音:猴急什么,還不知道小威睡沒睡呢。


   沒事,那小子喝的醉醺醺的,肯定睡著了。


   聽著兩人的對話,心如刀絞。


   這次去西藏,我帶回來一些專治那方面的藥,試了一下,真的管用。


   去給我接杯水,我把藥吃了,只要五分鐘就行了。


   真的? 李素聲音中掩飾不住的驚喜,隨后哀怨道:我也不想著你能多厲害,只要別跟從前似得就行。


   從她的話中,我知道了高翔原來是身體不行,怪不得說醫生不讓他喝酒。


   聽著兩人的對話,我拼命的想讓自己睡去,但是躺在床上只覺得天旋地轉,根本沒有睡意。


   這時,李素幽怨的聲音傳來,不過是刻意壓低的:你到底行沒行啊…… 快行了,再等等。


   雖然我還沒有經歷過男女之事,但是經過蒼老師的教導,自然明白兩人的對話代表什么。


   過了幾分鐘,李素充滿渴望的誘人聲傳進我的耳中:到底行不行,你不會被騙了吧…… 行了,真的行了! 真的嗎?李素驚喜的回應道。


   此時,我的腦海里不禁浮現出他們倆一起的畫面,心痛的無法呼吸。


   就在這時,只聽到李素重重的嘆息了一聲:我就知道你被騙了,唉。


   不應該啊,我跟小芳……高翔話沒說完,連忙閉上了嘴巴。


   小芳是誰?給我解釋清楚! 我正準備接受他們在隔壁要那啥的現實,卻突然聽到隔壁兩人爭吵的聲音,心中可是樂開了花,只覺得兩人吵鬧聲就是世界上最美妙的聲音。


   過去了有四五分鐘的時間,李素哭泣道:高翔,怪不得這兩年多你都沒有怎么碰過我,原來真的在外面有女人,你對得起我嗎? 我跟小芳只是普通朋友,信不信由你,我在外面累死累活的,回到家還要受你的氣,你自己睡吧,我出去睡沙發。


   隨后,隔壁房間沒有了爭吵聲,隱約能聽到李素的啜泣聲,恨不得抓住暴打高翔一頓。


   我心愛的女人心甘情愿的跟著他,有這么好的女人不知道好好珍惜,還在外面找女人,真是人渣一個。


   知道兩人已經有許久沒有真正發生過那種關系,我心里只覺得跟吃了蜜一樣,閉上眼睛美美的睡了過去。


   次日,迷迷糊糊的醒了過來,起身出了房間,看到高翔坐在沙發上抽著煙,臉色陰沉,明知故問道:翔哥,昨晚沒睡好啊? 怎么會呢。


  他強顏歡笑了一下,不再說話,繼續抽著悶煙。


   洗漱了一下,從衛生間里走出來,正看到李素端著飯菜,眼睛紅紅的,說道:小威(豁達大度),吃飯了。


   看著她憔悴的模樣,心猛然間痛了一下,卻絲毫沒有辦法。


   一頓飯在沉默中度過,剛吃過早飯,高翔說道:小威,我等下就走了,下次來咱們兄弟在好好敘舊。


   翔哥,不是說要多住兩天的嗎?怎么現在就要走啊?嘴上挽留,心中卻是歡喜不已。


   呃,公司打來電話說客戶的那批貨非常急,讓盡快送過去,我也沒有辦法。


  高翔也是一臉的不情愿,不過自然是裝給我看的,以為他們爭吵的事情我不知道似得。


   那只好這樣了,翔哥,等下我送你。


   臉上滿是不舍,心里卻是開心的想要跳起來,我當然知道他為什么這么著急離開,只不過是不能說破而已。


   在家里休息了一會兒,看了看時間,高翔起身跟我與李素告別。


   李素一言不發的坐在沙發上,連看都懶得看他一眼,而我則是暗暗竊喜,跟著高翔下了樓。


   小威,你嫂子就托你照顧了,她心情不好,你多勸勸。


   放心把翔哥,嫂子這邊沒事,你在那邊也要注意身體。


   邊走邊聊,我們說著一些沒有營養的話。


   就在這時,走來一個濃妝艷抹,身材肥胖的中年女人,攔住了我們,道:小伙子,問一下,認不認識一個叫李素的住在這里,H省人。


   沒等到我說話,高翔疑惑道:我是他男人,請問你有什么事情嗎? 你就是那賤貨的老公啊,你老婆勾引我男人,這件事情你要給我個說法,要不然今天姑奶奶跟你沒完。


   中年女人撕扯著高翔的衣服,我心中咯噔了一下,呵斥道:你不要瞎說,我嫂子才不是那樣的人。


   我瞎說?那婊子在鴻泰服裝廠上班,是褲子部的部門主管,我打聽的清清楚楚的。


  中年婦女的一番話,讓我不禁愣住了,高翔更是勃然大怒。


   大姐,你給我說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那小賤人敢偷男人,我絕饒不了她!高翔咬牙切齒的從牙縫中蹦出了一番話,額頭上青筋暴起。


   聽了中年婦女的講述,才知道了原來她男人在鴻泰工廠上班,無意中發現了自己男人和李素的曖昧關系,在一番逼問下,她男人才算是招了出來,而我問她男人叫什么名字,她卻說不出個所以然來,臉上透著心虛。


   媽的,臭娘們,勞資辛辛苦苦的掙錢養家,那小賤人竟然給我戴綠帽子,看我怎么收拾她。


   翔哥,你別沖動,嫂子不是那樣的人,你別聽她瞎說,這女的就是故意陷害嫂子的。


  連忙拉住了怒氣沖沖的高翔,生怕他會做出什么不計后果的舉動。


   我會瞎說?那賤人不要臉,我還要臉呢,一個大男人連自己老婆都管不住,真是一個廢物,肯定是身體不行,那小賤人才會勾引我男人。


   你給我說話小心點,你男人也不是什么好東西,別讓我知道他是誰,勞資跟他沒完!被說中痛處的高翔指著中年婦女怒罵。


   口說無憑,你往我嫂子身上潑臟水,你別走,我要報警。


  我對著中年女人呵斥了一句,女人愣了一下,臉色微變,嘟囔著快步離去。


   小威,你別拉我,今天我要好好教訓那婊子! 翔哥,嫂子什么樣的人,你還不清楚嗎,她絕對不會做出對不起你的事情的。


   我就不信人家會無事生非的污蔑那小賤人,要不是這事被我碰巧撞見,我還真不知道自己頭頂上帶著一頂綠帽子! 任我如何勸阻,都攔不住暴怒之下的高翔,回到了家門口,他踹門而入,指著沙發上一臉錯愕的李素道:臭娘們,怪不得嫌棄勞資,你竟然在外面偷男人! 李素臉色微變,有些心虛的看了我一眼,道:高翔,你不要血口噴人。


  
https://twfgfgsdfvcsg.weebly.com/1160519.html
https://twhtrgerfg.weebly.com/8344668.html
https://twhgfjmbnv.weebly.com/7368188.html
https://twngavdgo.weebly.com/1291245.html
https://twetrqwdadf.weebly.com/5380932.html
https://twqaswqeds.weebly.com/8917160.html
https://twlkmhjioumn.weebly.com/5461994.html
https://twukiluftgrhbresf.weebly.com/3517457.html
https://twasfasga.weebly.com/4299271.html
https://twuioplkikjuikk.weebly.com/8363739.html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