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nna pussy galore

jenna pussy galore


“嗯,你怎么知道這些?” 李俊茂臉紅如炭,心里暖暖的,跟 唐宇在一起,感覺非常的安全。


  唐宇聞言,想了想道:“我之前看過這方面的書,況且我就生長在村里,多少知道一些急救方法。


  ”“我感覺頭暈。


  ”李俊茂驚恐的道。


  “別猶豫了,性命要緊,快脫了。


  我幫你吸。


  ”唐宇堅定嚴肅的樣子。


  李俊茂羞澀的咬著唇,瞪了唐宇一眼之后,便閉上了眼睛,輕輕的解了扣子。


  唐宇見她還在猶豫,一把去扒了下來,找到傷口。


  他也尷尬了,傷口在大腿后偏內側的位置。


  血已經黑了,毒素正在極速的擴散開去。


  “怎么,沒找到嗎?”李俊茂被扒,心里一顫,咬著牙不敢看唐宇,緊張的捏著衣服,眼珠轉個不停,心都快要跳出來了。


  “找,找 到了


  你別緊張,這就吸。


  ”唐宇撲了下去,只是整個臉被擠在了兩大腿之間,而且李俊茂肉色的小內內就在一邊,充滿誘惑。


  唐宇激動得差點把毒吞下去一口,嚇得他趕緊收斂心神。


  “嗯。


  ”李俊茂身體顫抖著,緊緊的咬著唇,唐宇每次的吮吸,都讓她仿佛被電一樣的麻了。


  又羞澀又難受。


  “還好是夜晚,要是白天,以后還怎么讓我見他。


  ”李俊茂臉紅得跟炭一樣。


  唐宇吸好之后,又就近找了一些草藥, 用嘴嚼碎了敷在那傷口上。


  然后又將汁液擠出,讓李俊茂吞下去一些。


  “這個,剛才你用嘴嚼的。


  ”李俊茂想起自己喝了唐宇嘴里吐出來的汁液,頓時覺得嘴里怪怪的。


  “是啊,用嘴嚼的快,而且能讓藥性充分混合。


  同時唾液還能殺死一部分細菌。


  ”唐宇這些知識,都是炎黃五行訣里的醫藥知識。


  李俊茂感覺怪怪的,自己竟然間接的吞了唐宇的唾液,就跟親嘴互吞唾液一樣的本質。


  心里發燙。


  唐宇處理好后,又用木行氣幫李俊茂 做了按摩,將其血脈中殘余的毒素,通過按擠推拿排了出來。


  直到傷口變成血紅,流了許多紅血,到血凝固為止。


  “好了。


  ”唐宇終于弄好了,感覺自己有些暈暈的,今天連續動用體內的土木之氣,身體有些累了。


  “嗯,謝謝你,你又救了我一命。


  ”李俊茂深情的道,隨即收拾了東西,快速的走上前去。


  害羞的不敢再看唐宇。


  唐宇背著簍子緊步跟上,不一會兒就回了村。


  “我陪你到醫務室看看。


  ”唐宇關切的道。


  “不去了,好很多了。


  你的方法很有效,跟你在一起,特有安全感。


  ”李俊茂堅決不往衛生室去。


  “好吧,我先送你回學校去吧。


  ”唐宇背著一簍子 田雞


  “好。


  ”李俊茂這一路上都沒有說話,只是她走路的姿勢很怪,兩腿夾得很緊,仿佛有什么東西在里面。


  唐宇把這認為是大腿受了傷的緣故。


  “我的電話隨時開著機,你如果半夜有什么不適,及時給我打電話。


  ”唐宇送到樓下。


  “好的,謝謝你,你快回去睡吧。


  ”李俊茂頭也回頭跑上了樓,回去后緊緊的關上了房門。


  唐宇回家將田雞放下,回到床上便按炎黃五行訣修煉了起來,這兩天他的變化太大,由不得不相信這神奇的法訣。


  這一修煉便是一夜。


  “唐宇醒醒,你康叔要發車了,快去把田雞賣了。


  ” 唐父敲打著房門。


  “爸,你的腰。


  ”唐宇醒來,發現 父親的腰傷更嚴重了,昨天還只是閃了一下腰,今天就變成了一團黑氣了。


  “唉,老毛病了。


  你快去吧,我躺著休息一下。


  還賣給昨天那個主顧。


  ”唐父吩咐一聲,便回房去了。


  看著父親這一身的病痛,唐宇跳下床道:“爸,我給你揉揉。


  ”“揉什么揉,你又不是 醫生


  快去做你的事。


  ”唐父忍著痛。


  “我揉揉嘛,這幾年在外面,學了一點按摩推拿。


  ”唐宇說著便將手按在唐父的腰上,體內業績的木靈氣順著他的手涌出,隨著按摩浸入唐父體內。


  “嗯,嗯,不錯。


  ”唐父舒服的呻吟著。


  唐宇按摩一陣,發現自己的木靈氣太弱了,只能簡單的驅除現在父親體內的寒濕之氣,要想根治父親的風濕病痛,至少他的木靈氣要再強上五倍以上。


  “看來得加緊修煉了。


  ”給唐父按摩好后,唐宇洗了一把臉,便背著田雞坐著大康的三輪車,進了縣城。


  唐宇再次來到了錦繡生態農莊,找到了付 青娥


  “又是這么多田雞。


  ”付青娥也很震驚,昨天才收了兩百斤。


  唐宇笑道:“能捉這么多不容易啊。


  ”“你真是一個捉田雞的能手,以后我們的田雞就由你專供了。


  缺了就找你。


  ”付青娥按昨天的價收下了田雞,唐宇幫她搬到了后院一個專門養活野生田雞的池。


  唐宇見他們這里的生意很不錯,田雞畢竟是季節性的,最終他還是要種菜種地,便問道:“你們這里收蔬菜不。


  ”付青娥應付道:“收啊,不過我們這的蔬菜,品質要求的比較高。


  必須是綠色天然無公害的,極少打農藥,不用化肥的那種。


  ”唐宇點了點道:“價錢怎么樣呢?”付青娥道:“價錢當然比一般的菜價高,畢竟綠色的蔬菜比較難種。


  ”唐宇以開玩笑的語氣道:“好,既然這樣,過幾天有好的蔬菜,我送你這里來。


  保證純天然,綠色無公害。


  ”“好的。


  ”付青娥也不啰嗦,痛快的給了錢之后便去忙了。


  唐宇得了錢,高興的買了一些家具吃食。


  “茂茂,昨晚豐收。


  快來吃好吃的,我現在能掙錢了,把卡還你。


  ”唐宇撥通了李俊茂的電話。


  “不來了,老校長家做了雞,我們剛吃。


  改天再來打擾你,我有教案要寫。


  卡就放在你那里,我現在也不用什么錢,揣著也沒用。


  ”李俊茂似乎有意的躲著唐宇。


  “好吧,卡先放我這里,就當是你給我的投資,等賺錢了。


  每月給你分紅。


  ”唐宇欣喜的笑道,現在的他總想多跟李俊茂交流見面。


  “不要了吧,才幾千塊錢。


  借你用的,要是再談錢,就傷感情了。


  咱們就做不成朋友了。


  ”李俊茂回道。


  唐宇嚇了一跳,急忙道:“好了,好了。


  以后不跟你提錢,我們是永遠的好朋友。


  ”“嗯,不說了,我寫教案去了。


  ”“去吧,茂茂加油。


  ”唐宇也申請了一個直播號,加了許多微信興趣部落群。


  “唐宇,你去 番茄地里看看,聽你齊伯說,咱們家的番茄地,缺水了,你去理點渠水澆一下。


  ”唐父傷了腰,有一陣閑的,唐宇一到家便有活干。


  唐宇拿了鋤頭與糞瓢,往番茄地趕去,遠遠的便看到那些番茄比昨天繁茂了許多,只是一株株無精打采的,一看就是卻水的樣子。


  唐宇理著水過去,卻發現那些水流到番茄根處,(被同學壓在教室做了)很快便消失了。


  而被水澆過的地,番茄依舊是缺水的樣子。


  “這些水解決不了。


  ”唐宇吃了一驚,不得不拿瓢舀水去澆。


  “嘩嘩!”水不停的被倒上去,很快便被番茄吸收了,而地里的黃氣卻弱了幾分。


  “這什么情況。


  ”唐宇著急了,唐宇忙得滿頭大汗,但那番茄依舊是萎靡不振。


  運轉五行決,集中目力,體內的青黃之氣按規律流動了起來,而他并沒有停下舀水的動作,看著那水流下,潤入土中消失。


  那土地像人喝了水一樣,發出奇異的酥酥聲響。


  “轟!”突然唐宇體內多了一股透明的氣,雖然看不清是什么,但他知道。


  他多了五行之氣。


  那晚被砸破了后腦,躺在草地上,是那枚玉扣激活,汲取了土、木之氣,保住了他。


  現在竟然獲得了水之氣,唐宇忍不住激動了起來。


  五行之氣,他已有三,不知道五氣聚齊后,會是什么效果。


  有水行之氣的引導,唐宇發現,他可以從那河渠之中汲取水中精華之氣,一瓢瓢蘊含精華的水澆在 番茄苗上。


  只見那些番茄苗瞬間變得繁茂喜人,看到這樣的一幕,唐宇很興奮,顧不得其他,一個勁的舀水澆地。


  即使漢流夾背也不覺得累。


  眼看著他它長得很稀疏的番茄苗變得茂盛,超過了旁邊幾家用農藥化肥催出來的。


  唐宇很開心。


  種地流汗讓唐宇充實快樂,陽下山了他才回家吃飯。


  得趁著晴天好捉田雞,等陰雨天就很難捉到了。


  唐宇弄了一個博客,把自己捉田雞的經驗做了提煉總結,并分享出去,他想讓更多人的捉到更多的田雞。


  只是他非凡的透視、夜視能力無法分享。


  唐宇拿著手電就出了門,為了不讓父母擔心,他穿上了水鞋,就算是被蛇咬,那一層厚厚的橡膠也能擋住。


  白天酷暑難忍,晚上有徐徐清風,田間河邊非常的清爽。


  這兩晚上都在田間、溝渠邊抓,今晚唐宇一個人,從田間溝渠,捉到了青青河岸邊。


  唐宇順著河邊走,并沒有開手電。


  河邊的雜草叢中,有許多的蚊蟲,田雞成堆的出現,一次能看到四五只。


  這讓唐宇大喜過旺,捉得很開心。


  腳步走快了都能踢倒。


  看到一處平緩的河堤,唐宇掃了一眼,簡直快樂瘋了。


  這一片平整的草叢里,不知蹲了多少只田雞。


  最為密集 的是在一塊大石頭旁邊,四五平方米的面積,竟然蹲了七八只田雞。


  唐宇決定以速度取勝,他將背簍放了下來,一手拎著桶,一手活動了一下,準備大干一場。


  只是他手速再快,還是有許多田雞靈敏的發現了他,一下就跳到了河里。


  入水的田雞要想捉到,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


  唐宇一口氣捉了半桶,然后坐在大石頭旁邊拿草慢慢的將它們綁起來丟到簍子里,滿心歡喜道:“要是有直播就好了。


  ”“誰,誰在后面。


  ”一個驚慌的聲音傳來,有人從大石頭后面爬到上面,手電光就射到了唐宇的臉上。


  “李東方,你也來捉田雞。


  ”唐宇戲謔的冷笑道。


  李東方的手電射到了唐宇的背簍,頓時驚訝道:“好多田雞。


  ”    光洙個人資料 家庭背景李光洙在韓國的地位  看了130825的runningman,劉在石說光洙不能 開車,讓網友非常疑惑,以前明明見過李光洙開車的,現在又為什有不能開車了,隨著 節目的播出,李光洙家庭背景被曝光,之前在韓版的《runningman》中,也有提到過李光洙的家庭背景,并且李光洙的家鄉與父親的職業都有被提到過。


  而觀眾不知道的是李光洙也是韓國娛樂圈中比較知名的富二代!  李光洙不能開車是因為車里位子的椅背都有標數字的,光洙是第六,第六標在副駕駛座上,所以光洙的座位在副駕駛座上。


  第7的劉大神開車~所以光洙不能開車。


    李光洙,常錯譯為李光秀或李光修。


  韓國演員、模特。


  1985年7月14日, 出生于韓國京畿道南揚州。


    2008年以《KTFShow-二十歲篇》廣告出道。


  并靠該廣告獲得2008年20schoice廣告明星獎和2009年亞洲模特頒獎典禮CF模特獎。


    作為全能藝人的李光洙在綜藝節目《runningman》中負責受虐以及背叛的角色,尤其是李光洙在節目中的一些經典瞬間更是讓觀眾記憶深刻。


    作為runningman眾多MC當中最搞笑的李光珠,在節目當中一直以帶人親切卻又賤萌賤萌的好脾氣弟弟的形象出現,在節目當中不論是在石如何跟他開玩笑、還是金鐘國的拳腳相加都回去 一笑了之。


  面對這樣的光洙誰又能夠想象得到他是一名100%的富二代呢?  李光洙早年經歷  從小個子就高,爸爸身高179,媽媽身高169。


  但是 妹妹卻不是很高。


    高中時期開始做模特,參加走秀。


  大學念的是放送演藝科。


  大學期間參加了許多電視臺的選拔,都沒有被錄取,所以在大學期間毅然決定去服兵役,完成2年的兵役,回到學校完成了學業。


  也成為少數出道前就服完兵役的明星之一。


    李光洙家庭背景  李光洙1985年出生在韓國京畿道南揚州市,家中有父母。


  父親名叫李宗浩,是韓國一個家具廠的股東。


    原來在RM的錄制階段節目組無意的選中了李父親所持股的家具 工廠作為活動場地,在這個時候李才說出這是他父親所在的工廠在這里很有可能碰見他的父親,到這期節目李光洙家庭背景才算是正式公開。


  當時李父也正在這個工廠來順便和大家見面,可愛的光洙還來著鐘國到其父親的面前說“這(兩個粗大同時在我體內)就是總在電視上欺負我的人”。


    此外,還有一個比他小三歲的妹妹,妹妹出生于1988年。


    光洙從小就喜歡看漫畫,最喜歡《龍珠》和《灌籃高手》,所以開始畫漫畫,曾經因為想做漫畫家的想法而被母親責怪。


  喜歡自己動手做一些手工,給房子做裝飾。


  但是出道之后已經很久都沒畫畫了。


  12年開始獨自在首爾生活,想見自己想見的人,也想享受自由。


    李光洙說自己是一名虔誠的基督徒。


  在綜藝節目里即使是自己一方的隊員也會老老實實清清楚楚的叫“劉在石哥!Gary哥!”。


  這樣小心謹慎也不發火的善良性格分明是因為宗教的力量。


  “平時雖然會去教會,但是因為工作不能每周日都去。


  如果想起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還有發無名火的時候,為了壓制火氣就會沉著坐下來聽歌。


  對自己進行自我凈化。


   林逸懷里抱著藥箱,到小柳村時,天已經擦黑,灰蒙蒙的。


  他站在小柳村村口,一股尿意襲來,于是疾步朝著村口北面的小竹林走去,到一棵筆直的青竹前面放下藥箱,將褲襠拉鏈拉開,掏出家伙放水時,突然聽見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響起,扭頭見一個壯實的 男人拉著一個少婦急急忙忙的朝著小樹林里面沖來,頓時嚇的一哆嗦,幾滴尿液一下子滴在了手指之上,來不及多想,林逸趕緊蹲了下去,將自己給隱藏在一旁的雜草堆中……那壯實的男人拉著少婦進入小竹林深處后,猴急的緊緊摟住了少婦的腰身,騰出一只手就要去扯少婦的裙子……“等會兒……”少婦拽住那男人的胳膊,有些忐忑 的說:“你急什么,這種地方不會被人發現吧?”“不會的,趕緊給我,我忍不住了……”林逸蹲在草堆里瞧見眼前的一幕,心中已經有數,原來是一對偷情的男女。


  少婦不悅的瞪了壯男一眼,伸手狠狠的掐了他一把,“你個棒槌,急死你。


  你不怕我家那口子發現,把你給廢了?”壯男嘿嘿一笑,一臉得瑟的說:“ 王志強正忙著照顧他那快死的老娘,現在是焦頭爛額,哪里還有工夫管我給他戴綠帽子?!”少婦白了壯男一眼,說:“聽說他請了鎮上林家醫館的人來給他老娘看病,也不知道能不能治好。


  ”“哼哼,林家醫館雖說在鎮上挺有名氣的,但也不至于能有起死回生的手段,我看啊這老婆子熬不過今年冬天了……”“呸, 張鐵柱,嘴巴也太毒了吧,你當著我的面詛咒我婆婆,小心我告訴王志強去。


  ”叫張鐵柱的男人咧嘴一笑,“你敢告訴王志強,我就敢告訴他,你給他戴綠帽子。


  ”說話時,他又是一笑,一雙大手開始不老實的在少婦身上亂摸起來。


  “去你的。


  ”少婦紅著臉嬌媚一笑,朝張鐵柱下面瞥了一眼,說:“老娘如果不是看你壯實的像個牛犢子,才不會和你干這種事情,你也就下面那玩意有點用處!”張鐵柱聽了少婦的話臉色露出氣憤之色,咬牙切齒的說:“ 李秀云,你這娘們敢埋汰老子,看老子怎么折騰死你。


  ”說著話,他一把將李秀云的短裙給撩了起來。


  “少給老娘廢話,別磨磨唧唧的,趕緊辦事兒,老娘待會兒還得回去,出來時間長了會被王志強懷疑的……”“嘿嘿……現在輪到你這娘們急了吧。


  ”這會兒張鐵柱倒是不急了,一雙厚實的大手在李秀云沉甸甸的 胸部上揉捏著,臉上露出狡詐的笑意道:“老李頭承包魚塘的時間快到期了,你得幫我……”“我……我怎么幫你,又……又不是我的魚塘……”李秀云氣喘吁吁的說道。


  張鐵柱雙手由她胸部慢慢探索到了肥碩的臀部上,張鐵柱愛不釋手的把玩著,嘴里提醒道:“你老公可是村長,只要他答應,一定可以幫我弄到魚塘的承包權……”“好……我回去……回去和他商量……你別再折磨我了,快給我……”張鐵柱滿意一笑,“嘿嘿,馬上就讓你知道什么叫做死去活來,騰云駕霧……”躲在草叢中的林逸見到這一幕,只覺得島國片和這個相比簡直是弱爆了。


  林逸覺得再看下去恐怕就要欲火焚身了,起身準備離開之際,突然,一只大黃狗從外面躥了進來,突如其來的吼叫嚇的林逸一下子從草叢中跳了起來。


  而這狗叫聲巧合也引起了那張鐵柱和李秀云的注意,李秀云見草堆里跳出個大小伙子,嚇的尖叫一聲,趕緊把脫了褲子準備干事的張鐵柱推開,慌張的去整理自己的衣裙。


  林逸暴露了目標,不敢多待,懷里抱著藥箱,慌忙朝著竹林外面奔去……等林逸離開后,李秀云哭哭啼啼的道:“完了,這次死定了,剛才一定被那小子看見了。


  ”張鐵柱男人瞇著眼睛說:“要不一不做二不休把他……”他做了個抹脖子的動作。


  李秀云嚇了一跳,一巴掌拍在張鐵柱胸口:“你小子是不是瘋了?你想死別拖累我!”她氣的一把推開張鐵柱,然后把自己裙子整理好,繼續說:“現在只能祈禱那小子不認識咱們,否則,如果被王志強知道,咱們兩都要倒霉。


  ”……林逸一臉郁悶的走進村,猶豫著要不要回鎮上去,已經被村長媳婦看見了,再去村長家得多尷尬?正糾結著,一個憨厚的笑聲在不遠處響起:“哈哈,你就是老神醫的孫兒吧?”林逸抬頭見一個穿著綠色布衫的男人迎面走來,就點頭疑惑的問:“你是?”“我是小柳村村長王志強啊,上午去拜見過林老神醫。


  ”王志強解釋的說道。


  林逸哦了一聲,看王志強的目光有些同情。


  王志強摸摸臉,疑惑的道:“我臉上不干凈?”林逸暗忖,臉上到不臟,就是腦袋上嘛,剛才被自己媳婦戴了頂綠帽子。


  林逸正要開口,王志強聲音再次響起,只不過不是對他說,而是對他身后的人說,“秀云,你去干啥去了?不是讓你呆在家里等著 小林醫生過來嗎!你怎么自己跑出去了?真是不像話。


  ”從竹林中出來的李秀云臉色頗為難看,見林逸就是剛才發現她的人時,她臉變的煞白,心里極為忐忑不安,生怕林逸把她剛才和張鐵柱偷情的事情抖露出來。


  “哦,剛才……剛才去地里溜達了一圈,準備摘些嫩葉青菜晚上吃。


  ”李秀云擠出笑意,牽強的解釋著。


  林逸這會兒才看清女人的長相,倒是有幾分姿色,不過也只是中等之姿,估計在小柳村這種地方可以算得上村花了,衣著也挺時髦,雖然沒有城里人的那種氣質,但高跟鞋、小短裙、花襯衫一樣也不少,就那一雙大白腿都能勾引不少男人的欲望。


  林逸忍不住朝李秀云身上瞥了兩眼,目光落在了李秀云裙子上,因為李秀云剛才太過匆忙,黑色裙子上蹭了一塊白色的粘液她自己并未發現,待發現林逸的目光之后,她低頭望去,臉唰的一下子變紅,趕緊用手捂住了那個地方……王志強倒是沒有發現兩人的異樣,樂呵呵的對林逸介紹道:“小林醫生,這是我老婆李秀云,這幾天你的生活起居就由她照顧,有什么需要直接告訴她就成了。


  ”林逸輕輕點頭,似笑非笑的望著李秀云,說:“那就麻煩李姐了。


  ”王志強搶著說:“不麻煩,不麻煩。


  應該是我們麻煩你才對,我母親的病還得指望你呢。


  ”李秀云見林逸似乎沒有要告狀的意思,心里稍微踏實,又見林逸有意無意的把目光看向自己,就嬌媚一笑,輕聲說:“能夠照顧小林醫生是我的福氣呢,小林醫生有什么需要只管吩咐便是,不管什么要求我都會滿足你的。


  ”林逸聽出李秀云的這句畫外音,心里暗罵一句,“這女人真夠騷的!”不過,想起剛才在小竹林見李秀云肥碩臀部被玩弄的顫顫巍巍,林逸原本已經平息的欲火再次被撩撥起來……剛剛下過雨的小柳村空氣極為新鮮,空氣中彌漫著淡淡的茉莉花香,在王志強的帶領下,林逸在一個紅鐵門前面止步,將大鐵門打開,便是一個水泥的圍墻將一幢三層的小樓房給圍在里面,小院子里面種著一顆楊樹,楊樹似乎有些年月了,枝干粗壯而茂密。


  “小林醫生,快請進。


  ”王志強笑瞇瞇的將林逸領進屋中,然后對李秀云吩咐說:“你趕緊去做飯,把家里的干貨都拿出來招待小林醫生。


  ”李秀云笑著答應一聲,一臉春意的瞥了林逸一眼后,扭著水蛇腰進了廚房。


  王志強為林逸倒了茶水后將煙遞到林逸面前:“小林醫生抽煙不?”林逸含笑的擺手:“我不抽煙,抽煙有害健康……”“呵呵,小林醫生說的是,我這煙癮有許多年了,戒不掉。


  ”說著,他給自己點上一支,深深吸了一口,旋即,眉頭又蹙了起來:“小林醫生,我母親的病有些奇怪,找了村子里的野郎中,根本看不出個所以然來,老人家又不愿意去醫院,所以只好麻煩你幫忙診斷了。


  ”林逸捧著熱茶,輕輕嘬了一口,看了一眼憂心忡忡的王志強,說:“不麻煩,作為醫生這是我應該做的,不過,我現在可以看看你母親嗎?”王志強一喜,趕緊點頭道:“當然可以,你跟我來……”到了二樓王志強母親的房間,輕輕將門推開,里面散發著一股刺鼻的氣味,林逸用輕輕嗅了一下,頓時皺起了眉頭,見老人沉睡過去,林逸腳步輕盈的走到床前,將手探到她枯燥的手腕上,中指和食指搭在上面,微微瞇起眼睛,一股內力隨體內緩緩溢出,無形的進入到了老婦體內,在老婦體內運行一周之后林逸輕輕搖頭。


  “你是不是給她喝了什么中藥?”林逸睜開眼睛,扭頭問王志強。


  王志強緊張的點頭說:“村里的野郎中開了一副藥方,說是祖傳的,讓我試試看。


  我看有一段時間了,但是似乎并沒什么效果。


  ”林逸冷哼道:“真是庸醫,他開的藥方里面有幾味草藥的藥性極為霸道,若是長期服用,以你母親的體質來看,非但救不了她,反而會成為她的催命符……”“啊!”王志強嚇的臉上一陣慘白,片刻,回過神后,嘴里罵罵咧咧的道:“賀老三這個王八蛋想害死我媽,我饒不了他!”“小林醫生,我媽還有救嗎?”王志強壓住心中的火氣,朝林逸詢問。


  林逸點點頭說:“其實你母親只是高血壓發作,再加上血糖偏高,所以身體才會受到影響,原本去醫院拿點降血壓的藥就能解決的事情,讓那野郎中一折騰,差點要了你母親的性命……”“哎,我老母親太倔了,從來不肯上醫院。


  小林醫生,事不宜遲,您趕緊給我母親治病吧?!”林逸苦笑道:“高血壓和高血糖是要慢慢調理,不是隨便一味藥就能擺平的,待會兒我會開出一個藥方,你按照藥方去抓藥,每天讓你母親按時服藥,再配合上我的針灸調理,三天之內應該就能把血壓和血糖都給降下去。


  ”“啊,三天就能治好?那可太好了,傳聞林家醫術已經到了妙手回春的地步,看來真是不假啊。


  ”王志強一臉激動的說道。


  “妙手回春不敢說,不過一般的病狀還是能夠輕松醫治的。


  ”兩人正聊著,樓下傳來李秀云嬌媚的喊聲:“志強,小林醫生,飯做好了,趕緊下來吃飯吧……”“呵呵,小林醫生咱們先去吃飯,邊吃邊聊,我這老婆什么都不行,就是做的一手好菜……”林逸心中暗忖:“你老婆不僅做菜厲害,給你戴綠帽的功夫也是極為了得呢。


  ”酒菜上齊,李秀云解開圍裙,一臉媚笑的說:“粗茶淡飯,小林醫生不要嫌棄呀。


  ”她坐到林逸對面,接過王志強手中的酒瓶,“今天高興,我也陪小林醫生喝幾杯。


  ”林逸望著一桌子豐盛的酒菜,打(美女半夜情欲高漲,夾逼自慰)趣的笑道:“這如果是粗茶淡飯,那我家的飯菜只能說是喂豬的。


  ”“咯咯咯……小林醫生可真會開玩笑。


  ”說著,她笑靨如花的起身躬著腰去給林逸倒酒,林逸微微抬頭,恰好瞧見她花襯衣的領口里面露出白花花一片,乳溝潔白如玉,心頭一熱,渾身竟然有些燥熱起來,他怕王志強發現他眼睛不老實,于是趕緊把目光移開。


  席間,王家夫婦不停的給林逸敬酒,一頓飯吃下來,林逸發現王志強特別貪杯,但是酒量又不好,喝道最后差鉆了桌底。


  李秀云的酒量倒是出乎林逸的意料,雖然也是有了醉意,不過比他老公可是清醒多了,她仰頭喝完杯中的酒,眼中蕩漾著春水的望著林逸,露出一個曖昧的笑意,旋即,踢掉了腳上的的拖鞋,一只小腳靜悄悄的伸到了林逸的小腿上,有意無意的在他小腿上磨蹭起來。


  “小林醫生,我這頓飯可滿意?”李秀云咬著紅唇笑問道。


  林逸見李秀云主動勾引自己,頓時心生警惕,雙腿朝旁邊移動,躲過她的騷擾,似笑非笑的說:“很滿意。


  ”“既然滿意,那么剛才傍晚你看到的……”“我什么都沒看見……”林逸心思活絡,搶著說道:“李姐多慮了,王村長喝多了,你趕緊照顧他歇息吧。


  ”“不急……”李秀云瞇著眼睛笑望著林逸,桌子下面的腳再次湊了上去,只不過這次直接把美足探到了林逸的大腿之上……林逸那里受過這種誘惑,整個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更何況他喝了不少酒,對于李秀云主動勾引自己的行為就有些把持不住了,在李秀云將絲襪小腳放在他襠部位置時,他很不老實的有了生理反應。


  李秀云自然能夠感覺到林逸身體的變化,得意的咯咯媚笑起來,眼中露出迷離的醉意,紅唇輕啟的誘惑道:“小林呀,你覺得李姐漂亮嗎?”林逸能夠感覺到李秀云的腳不停的在自己身上磨蹭,整個身體都跟著繃直了,意志力在酒精的作用下頃刻間坍塌了,他看李秀云的眼神也變的火熱起來。


  “李姐……你……”“怎么,我不漂亮?”李秀云故作嗔怪的媚睨了林逸一眼,起身走到林逸身邊坐下,身子緊緊的貼在林逸身上,接著握起林逸的手,朝她胸部上湊了過去。


  林逸的手被李秀云牽引著伸了過去,心中激動不已,眼看著馬上就要攀上那挺拔的胸部之上,趴在桌子上的王志強突然嗚咽一聲,嚇的林逸做賊心虛的趕緊將手縮了回去。


  李秀云見林逸被嚇到,又是一陣得意的嬌笑,旋即,滿含深意的媚笑著低聲說:“晚上十二點我去你房間找你,可得給我留門哦。


  ”說完,她把醉的不省人事的王志強給架了起來,朝著主臥室走去……夜色朦朧,林逸躺在王志強家的客房,目光看向窗外的月光,一直無心入睡,耳邊不停的回蕩著李秀云撩人的聲調,他感覺度日如年一般,心中有些期待即將要發生的事情。


  但是,轉念想想,如果李秀云半夜偷偷爬上自己床,自己真的就順水推舟的給王志強戴個綠帽子?作為一個思想單純的處男,林逸覺得把自己第一次交給這么個放蕩的女人太過虧本,所以他又開始猶豫起來,萬一李秀云真的爬上自己的床頭,該不該和她發生點什么……腦海中不停的胡思亂想著,等了許久也沒等來李秀云,慢慢的,林逸感覺眼皮如千斤重一般,沒一會兒就沉沉睡了過去。


  不知過了多久,睡夢中他隱約感覺到自己臥室的木門被推開,接著便是一陣腳步輕盈的聲音,林逸意識迷離間睜開眼睛,見身材豐腴且高挑的李秀云披著一件黑色輕紗睡衣,披散著秀發,半裸著身子緩緩朝自己走來,俏臉上露出極為嫵媚的笑意。


  林逸一緊張,剛想起身,卻發現自己的身體竟然動彈不得了。


  難道李秀云在給自己下藥了?這么想來,林逸突然有些害怕,萬一李秀云起了歹念,把自己給宰了,那自己可不就是死的冤枉了!正胡思亂想之際,李秀云已經到了床邊,踢掉了鞋子動作輕柔的爬到了床上,慢慢的爬到了林逸身邊,毫不猶豫的就將身子緊緊的貼了上去。


  林逸清晰的感覺到兩團挺拔酥胸帶來的彈性。


  
https://twgkhoiyouk.weebly.com/8022849.html
https://twfgtyhujik.weebly.com/216354.html
https://twbnhytusdfwqae.weebly.com/5852016.html
https://damifengaab.weebly.com/8684471.html
https://twghyujikop.weebly.com/454112.html
https://twoutlink.weebly.com/577456.html
https://twghyrwsejkmytr.weebly.com/291700.html
https://twergfvbhyu.weebly.com/599678.html
https://twdfbgfrsw.weebly.com/6037779.html
https://twdertgfred.weebly.com/626227.html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