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姦 母親

強姦 母親


男士朋友來說,很多時候會選擇使用 延時噴劑來增加時間, 龍水延時噴劑這一品牌是現在很多男士都會選擇使用的品牌,,那么龍水延時噴劑究竟怎么樣呢?下面我們一起來看看吧。


  龍水延時噴劑是一種相對實惠的延時噴劑,但它質量好,價格低,質量好。


  龍水延時噴劑 效果好嗎?看看消費者向我們反饋龍水延時噴劑的效果:1.以前我是傳說中的快槍手,現在可不一樣了,只要噴三下左右就可以戰斗50分鐘,終于有了自信。


  2.這個 東西真的很好用,但是使用的時候要注意。


  不能馬上噴馬上生效,至少等20分鐘。


  3.產品非常好用,不 麻木,延時效果極佳!我提前半小時噴了兩次,平時延時50分鐘。


  4.東西太好了,噴兩次按摩一會兒,沒有刺激感,沒有麻木,吸收很快,沒有讓我失望,效果很強也沒有多噴,沒想到時間延長了30多分鐘。


  5.東西還不錯,味道不難聞,用后不麻木,應該沒有添加麻醉 成分,時間明顯延長了很久。


  龍水延時噴劑的主要功能是延長性生活時間,對大多數人來說延長的時間都夠了。


  但是,要想讓延時噴劑發揮作用,必須注意使用方法。


  使用前要仔細閱讀說明書,不要過量使用。


   男性使用延時噴劑是否有副作用?男性使用延時噴劑是安全的,但男性延時噴劑有一定的不良反應,這個還要看使用的品牌和使用的人以及使用方法。


  有人說自己 用了影響勃起:這個情況和男性延時噴劑的使用量有關。


  男性延時噴劑是根據降低龜頭敏感度來增加性交時間的。


  但是如果噴涂過多,男性生殖器官的敏感性 就會進一步降低,導致硬起來的命令無法正常傳遞,導致一定程度的無法勃起。


  遇到這個情況怎么辦呢?不必擔心,等延時噴劑的藥力過后,就會恢復。


  下次注意就好了。


  有人說自己用了感覺灼熱和不適:這些不適感和延時噴劑的成分有關。


  也因商品而異,因人而異。


  有些延時噴劑的成分藥效強,降敏效果強,麻醉劑過多,導致不適,甚至導致所有男性生殖器官喪失感覺。


  現在市場上大多是中草藥成分的產品,一般正規品牌不會有這樣的不適感。


  另外,不舒服的原因,也會與人的 身體素質有關,因為每個人的敏感度和身體不同,用后的感覺也會不同。


  灼熱的原因有可能是添加了辣椒、川椒等成分。


  男性延時噴劑正規品牌正確使用是沒有不良反應的,適度使用即可,干萬不能產生依賴長期使用。


   “行了,人家是上帝,你這是干什么呢?不過你今天干的真不錯,回頭再表揚你!”將售車 小姐給拉開,銷售經理親自替 趙權填寫合同,更是始終笑臉陪著。


  店里其他的售車小姐,這會兒都一個個的吃了懵壁丸,懵壁到不要不要的。


  尤其是剛才勸說不用搭理裝壁犯的那位,這會兒更是羞的恨不能找條地縫鉆進去。


  那個趙權哪是上帝,簡直就是神豪,說掏錢就掏錢,連問都不帶問的。


  她差點害人沒賣出車去,心里很不得勁兒,不過還夾雜著些艷羨嫉妒。


  這樣的神豪客戶,她怎么就沒接待上呢,真是的。


  心里想著這個,她都有上去拿身子在人身上磨蹭的念頭了,畢竟那個神豪不光有錢,還那么帥,這要是能貼上……只不過她終究也只是想想而已,看到神豪旁邊的 韓璐,她心里頓時涼透了氣。


  她跟人家,除了都穿著肉色絲襪和上廁所都需要蹲下外,再也沒有了共通點,沒法比。


  而這時候,在不知不覺中被比較的韓璐才剛剛回過神來。


  她詫異地望著趙權,“你、你真買了啊?”趙權點點頭,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買了啊,覺得你開著應該挺酷的,所以就買來送你了。


  而且你是公司老總,有輛能配得上身份的車,也是給咱公司長臉不是?”韓璐懵的實在是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可是、可是我不會開啊,這車看起來跟平常那些車不太一樣,按鈕太多了,我、我真不會開。


  而且這禮物太貴重了,我不能要!”趙權卻是輕松的擺擺手,“沒你想的那么難開,稍后我教你就行了。


  而且這車也不能全算你送你的,假如有一天你要是不在公司干了,那我就把這車收回。


  ”韓璐心里明白,這只是趙權換了個說法而已。


  她一手創建的公司,是她自己的心血,她怎么可能不在公司干了。


  這點她清楚,趙權同樣清楚,所以這車根本就是送給她的。


  可這么重的禮物,她真覺得不可以收,“趙權,我知道你是好意,可是我不能……”“她不能收,韓璐不能收!”韓璐話都還沒來得及說完呢,不遠處就有急赤白臉的喊叫聲響起。


  隨后韓璐就發現,孫 曉蕓甩開 黃小山胳膊急匆匆的 跑了過來。


  “這車韓璐根本就不能收,這車是 賠給黃小山的,剛才在公司里都說好了,你得買車賠給黃小山!”韓璐雖想謝絕趙權的好意,但她卻不想被孫曉蕓這個厚臉皮的 女人給趁機撿便宜。


  “賠給黃小山?在辦公室里的時候大家可都聽的清清楚楚,黃副總說的是趙權能買得起同等價值的車就行,他可沒說買輛車賠給黃小山。


  孫曉蕓,你想錢想瘋了吧你?!”孫曉蕓一愣,這才記起在辦公室的時候,黃 政德好像真是這么說的。


  可她還是不想相信,更不想眼睜睜 看著原本該屬于她的 奧迪R8被韓璐給開走。


  于是她扭頭望向黃小山,望向了黃政德。


  黃小山收到孫曉蕓的眼神,大聲喊道:“沒錯,他在辦公室里說的就是賠給我!”話剛喊完,黃政德‘啪’的一個大嘴巴子就抽上了。


  隨即他氣憤的低聲說道:“你是傻子嗎?即便耍賴你也得有證據,連證據都沒有,你憑什么耍賴說人家要把車賠給你,說話不經腦子的玩意兒!”不得不說,黃政德還是有腦子的,沒有跟黃小山和孫曉蕓那樣見錢眼開。


  錢,他也喜歡,但他活的久所以想的也更多。


  今天這錢擺明是趙權自己出的,韓璐即便想墊付都沒錢。


  而且通過這事他也看出來了,公司那一千萬投資合同九成是真的。


  既然合同是真的,那么趙權大股東的身份自然也是真的。


  一個大股東想把他這不占股的副總給踢出去,簡直太容易了。


  所以他現在要想的不是怎么賺便宜,而是趕緊止損!這邊黃政德還在想著止損的辦法,那邊孫曉蕓又出了新的花招。


  “不對,這車是我的,不能給你。


  你韓璐只不過是個騷貨,我孫曉蕓才是原配。


  我們今早剛剛離的婚,按說這錢就是婚前財產,婚前財產他必須分一半給我!”韓璐都氣笑了,她見過無恥不要臉的,還真沒見過如此不要臉的!只是不等她說些什么的,趙權就將她給護到身后,隨即朝孫曉蕓走去。


  在朝孫曉蕓那走的時候,趙權從口袋里掏出一個盒子,正是昨晚給孫曉蕓那個。


  “我昨晚要給你,但你不收,你嫌棄怕臟了你的手,你嫌棄上面有我汗水的酸臭味兒。


  ”“這會兒你不嫌棄了,又想要了?但是你記不記得上午在民政局離婚窗口那兒你怎么說的,你說什么東西都不要,而且是頤指氣使的摒棄給我,這點登記員可以證明。


  ”“孫曉蕓,我給過你機會,而且從昨晚到今早是三番兩次的給你機會,你還記得自己是怎么說的嗎?我想,不用我提醒當時你是多么絕情吧?”“我可記得你還跟我說過,你憑什么放著浪漫的燭光晚餐不吃,來端我這飯剩飯,還是餿了的。


  這話,你還能記得清楚嗎?”“假如你能記得清楚,那我想問問你,到底是什么給了你這么大的動力,讓你這會兒死盯著這點錢不放。


  是你的貪婪,你的不知足,還是你的厚顏無恥無恥和死不要臉!”趙權一步一句的逼問著,孫曉蕓則臉色蒼白的接連倒退著。


  直退到那輛白色的、跟黃小山那輛癩蛤蟆同款的奧迪TT那兒時,她無路可退了。


  看到這輛奧迪TT,再看看韓璐旁邊那輛奧迪R8,孫曉蕓癱軟著身子跪坐在地上。


  這會兒她眼淚嘩嘩的流,看起來要多懊悔有多懊悔。


  “老公,我錯了,我錯了……”眼淚是真的,想起舍棄R8投入到TT的座艙里,孫曉蕓就感覺特別的悔恨。


  她甚至還能想起幾個小時前,她得意的跟趙權炫耀著,鄙視趙權這輩子都沒機會感受下奧迪的真皮座椅。


  直至這會兒她突然 明白了,人家不是沒機會感受,只是不稀的去感受。


  想起這些,她眼淚撲簌簌的就更厲害了,口中更是不停喊著老公。


  她希望能夠靠這種往昔的溫暖回憶,來喚回屬于她的富貴生活。


  但孫曉蕓的這點心思,趙權卻看到透透的,所以他愈發的失望,以及鄙夷。


  “不,孫曉蕓,你沒錯,錯的是我,是我眼瞎,看上一個為了輛奧迪TT就能跑的女人。


  ”韓璐聽明白了,銷售經理聽明白了,那個幸運的售車小姐也聽明白了。


  在場所有人都聽明白了,趙權為孫曉蕓放棄了很多,但孫曉蕓卻因為一輛奧迪TT背叛了他,在今天早上驕傲的離婚,并且十分得意的投入了別人的懷抱。


  “真是活該,在人窮的時候把人一腳踹開,這會兒見人有錢了又想投懷送抱,惡心!”“幾分鐘前還竭盡所能的嘲笑著呢,這會兒看到人眼都不眨就把兩百多萬的車買下來了,又腆著張臉口口聲聲的喊老公,世界上怎么會有這么不要臉的女人?”“你可真是個賤貨,丟破爛堆里都顯不出你半點價值來,你這(性插故事)樣的垃圾怎么不去死?!”眾人紛紛斥責著,可謂是惡評如潮,幾乎要把孫曉蕓給徹底淹沒。


     一個名叫 徐燕(化名)的女人,婚姻之路走得非常辛苦,從18歲和一個 男人開始的感情糾葛,酸甜苦辣幾十年,來來去去,分分合合,真正是剪不斷、理還亂。


  女人一次又一次接納了男人,但是懷疑接踵而來—— 前夫是否真的浪子回頭?前妻是否另有所愛?破鏡重圓為什么這么難?  讓我們來聽聽徐燕的故事——  缺席審判  永遠也忘不了那個星期一,我一大早就來到證券營業部,律師說只要周一不給他取錢,周二就可以依法凍結他的資金。


  有20多萬啊,都是我的錢。


  說來話長了,簡單說吧。


    我家在城郊,他是個孤兒,我們倆一樣大,他18歲就到我家來了,父母說過幾年讓我們結婚。


  他很聰明,頭腦靈活,但脾氣壞,很暴躁,我個性也強,兩個人經常吵嘴。


  我21歲那年,他說要回老家做生意,我生氣讓他走,媽媽問我:你為什么還要哭呢?不久就出事了。


  媽媽離開后,一家人的生活擔子也都是他挑起來的,沒過兩年,我爸爸也生病去世,我也成了孤兒,兩個人就結婚了,生了一個 兒子


  糾纏:前夫 和情人卷跑了錢(6/6)  兒子五六歲時,他在一家工廠做事,廠里有一個小女孩喜歡上了他。


  有一天晚上他到12點還沒有回來,我騎車出門去找,在一條路口上,我看見老公和一個女孩在告別。


  回到家我就盤問,他當然不承認。


  我就說天一亮就到女孩家去告訴她爸爸,老公一聽就跪下來求我不要去。


  鬧到天快亮時,他睡著了,我想想還是跑出去,跑到女孩子家里去了……唉,事情就是這樣開頭的,我很后悔當時的處理方法。


  老公已經那樣求我了,本來也沒什么事的。


    我回來,老公心已冷,他冷冷地說:你到底還是去了!  有一個廠休日,我又在工廠辦公室里撞見他倆坐在一起,兩個人都在流淚。


  我簡直氣瘋了,沖上去就打那女孩,這時他們倆都在求我不要鬧。


  老公說:今天廠里有很多人,我也是要面子的,我們只是談談心,又沒有做什么,你這樣搞大家都知道了,我們怎么做人?我說有你們這樣談心的呀,在家里怎么跟我沒話說?你們還怕人知道呀?總之我是失去理智了,大喊大叫,看到老公護著她,我就更氣,三個人抓在一起,鬧得一塌糊涂。


  糾纏:前夫和情人卷跑了錢(6/6)  結果這件事鬧得人人皆知,夫妻更加反目。


  我又去找那個女孩,她說是你老公約我的,我們就是朋友。


  我說:你是不是喜歡他?你要喜歡我把他讓給你好不好?她說不喜歡。


  我又說:那你到我家去,當面對我老公說你不喜歡他。


  女孩跟我回來,明明答應了我的她,卻死也不開口了,只是看著我老公不說話。


    他倆一直暗地往來,我天天吵,吵到最后說離婚,又要東西又要錢,談不好也離不了。


  就是吵,任何事都發脾氣,這樣的日子又過了兩三年。


  他買了一輛二手車,從此更不著家,在家就接電話。


  好像又有什么 江西女人、河南妹子的。


    那時房屋改造拆遷,我家的賠房款有20多萬。


  1999年的時候大家都炒股,他瞞著我拿走支票,說買了新股。


  到我們造 房子時,他說錢拿不出來了,股市不好套牢了。


  有一天我又找他要錢,他接到電話要走,今天又是哪個女人?我跟你去……直鬧得尋死覓活,他還拿磚頭砸自己的頭。


  糾纏:前夫和情人卷跑了錢(6/6)  就是這一次,他住到那個洗頭妹那里去了。


    只有離婚起訴,我想這樣可以凍結資金,把股票的錢拿出來,房子造了一半,再借不到錢了,全都指望股票的錢。


    律師說需要相應的錢做抵押,我說沒有。


  律師很同情我的情況,他說我幫你想辦法。


  那天正好是周六。


  他說周六周日股市休市,只要周一股市開盤他不取錢,周二就可以辦下來。


    這樣,那個星期一證券營業部還沒開門我就去了。


  大約九點鐘,他真的來取錢,我不同意,兩個人在營業廳里打起來,他很快走了。


  我守了一天,到關門時才回家。


  以為松了一口氣,誰知第二天(益智故事)去凍結時,一分錢都沒有了。


  原來他在外面打電話辦了電話轉賬,全部轉走!  我連夜去找他,租房里空無一人,這兩個狗男女卷款逃跑了。


    毫無辦法,我天天哭,哭了七天七夜,不知道男人為什么心這么狠,跟一個不相干的女人跑掉,丟下妻兒不管不問。


    法官都知情,后來他一直不回來,法院開庭缺席審判,判決離婚。


  糾纏:前夫和情人卷跑了錢(6/6)  前夫回歸  過了一年。


  這一年我咬著牙,擦干眼淚,在大家的幫助下把房子造起來了。


  欠下了很多債,還要養兒子,我上班每個月拿到工資就還錢。


  這時期也想找個有錢的男朋友,幫我還債過日子。


  但很多事,不是你想得到就能得到的,有一個男人在我困難的時候一直幫我,我說拿一筆錢我們就結婚吧,但他無奈地說沒有錢。


    有一天我忽然接到一個電話:你成天在外面瘋癲,兒子還要不要管的?我聽不出是誰用這種口氣說話:你是誰呀?哈哈,我是誰?你都聽不出來了?我是你老公啊。


  原來是他回來了。


  我沒有老公,你還沒死啊?把我的錢還給我!  他真的答應還錢,但前提條件是復婚。


  他本來朋友多,第二天請客吃飯,小姐妹把我騙去。


  大家都要我再給他一個機會,讓他回家。


  我看著他們,眼淚落下來,我是無爹無娘的人,這個人怎么對我的?我是在什么情況下離婚的?難道你們都忘了嗎?糾纏:前夫和情人卷跑了錢(6/6)  可是人們還是勸,說看在兒子面上,而且他能幫你還債。


  我思想斗爭非常激烈。


  這時討債的又在不斷上門,他拿了兩萬還了急債,就此住進了這個他曾拋棄的新家。


    一切又回到原樣。


  但回來的,已經不是我們自己了。


    他找到一份開車的工作,他一出門我就會胡思亂想,是不是和那個江西女人在一起?我還沒問過他,他倒來查我,天天打電話到我單位,查問是不是加班。


  一個多月后,周末朋友一起打麻將,到12點時,前夫在電話里罵開了:你和哪個野男人一起?怎么還不回來?  噩夢又開始。


  我說如果這樣的話,你還是走吧,本來也沒辦復婚,我只答應看看再說,可是你倒懷疑我了。


  我跟你說過,我是有 男友的呀,我們已經要結婚了,你還是走吧。


    他聽了竟不說話。


  第二天我去上班,他在家里把電視機打爛,把我的新衣堆在院子里燒掉。


  我一進門,他抓住我說:是不是你的男朋友不放你?我氣極了說:是的是的,他不放我。


  他便揚言要殺人。


  糾纏:前夫和情人卷跑了錢(6/6)  半夜里他又來求我:我什么都改了,你不要趕我走?  我哭了,問他:你到哪里,會帶我去嗎?我到哪里,你會跟我去嗎?你開車每天給我一百塊錢,你能做到嗎?  他不響。


  就是這樣簡單的三個問號,他都無法承諾。


    那個江西女人還在找他,他們到底有怎樣的故事,這是我無法知道的。


    我不能跟這樣的人再過一輩子,不能再為了錢妥協。


  女人的自尊是從自立開始的,我既然能在那樣艱難的情況下把房子造起來,我也能出租房子還清債務。


  那天我帶兒子去買電視機,他說電視是他打壞的,他去買了還給我。


  我說:我不要,從此以后我不再用你的錢,只要你離開我的生活。


  他氣急敗壞:那你還我的錢,這房子我也有份的!糾纏:前夫和情人卷跑了錢(6/6)  我答應還給他一萬塊錢,只要他簽字永不再進門。


  可是我到哪里去找這筆錢?是朋友們幫了我,她們不但借錢還參與了簽字協議。


  前夫離開的那天,沖進廚房舉著菜刀亂砍亂叫,他的心情也壞透了,整個人像瘋了一樣。


  人們拉住他,我看他拿著錢的手直發抖,好,好,算你有本事,我還會回來的……  前面說過的那個男友,他也是離婚的,帶著一個孩子。


  他幫我做了不少事,便以功臣自居,儼然是這個家的男主人,成天要我跟他結婚。


    女人是在婚姻中長大的,經過婚姻硝煙的女人,不想再要一個戰爭。


  可是我的命運似乎脫離不了紛爭與糾葛,我跟男友提出先同居再結婚,他大吼:那我算什么?算什么?他居然也沖進廚房拿菜刀,對著我揮舞。


  我們死掉算了,我知道沒有錢你是不會跟我結婚的……糾纏:前夫和情人卷跑了錢(6/6)  其實這幾年我的經濟狀況已改善,房子有租金,債也還清,略有積蓄了。


  我不知道男友是不是因為我有房產而一定要和我結婚,不知道再婚的結局會怎么樣,內心一直在猶疑。


    再說前夫走后,不斷打電話給我,還是要求回來。


  我覺得世界上最難懂的就是男人,前夫一方面要回來,一方面又準備再婚,沒多久就聽說他和那個江西女人正式結婚了,接下去又聽說要生孩子了。


    我心里的感覺很復雜,有解脫又有不甘。


  心里以為這一回他真的成家生子,此后永無瓜葛了。


  又想,他到底是愛那個女人的,畢竟給了她一個名分,也是緣分吧。


  我想起媽媽的死,覺得傷心極了,媽媽知道我們不能白頭到老,九泉之下也難過吧?  沒想到,一切表面上的結束,并不是結束。


  命中注定這段姻緣還要糾纏不清。


    就在他娶了江西女人之后,消息不斷傳來。


  有一天聽說那女人懷孕了,又一天聽說她打胎了,接著又聽說兩個人吵鬧打架不可開交,又離婚了……糾纏:前夫和情人卷跑了錢(6/6)  這些消息還不知真假時,他又在我家附近出現了,借口是看他的兒子,法律沒有不準他來看兒子吧。


  于是,關于我倆要復婚的傳言四起,親朋好友都生氣,以為我真的要再接納他,我天天解釋都不行,親友們都不理我了。


    更生氣的是那個男友,他更加懷疑我了。


  兩個男人有時在我家門口遇到,雙方就像仇人見面,分外眼紅。


  一個說你還要回來,我就殺死你兒子!另一個說你算什么東西,住在我的家里?你要動我兒子一根汗毛,我要你死無葬身之地!真是熱鬧,兩個人吵得沸沸揚揚,我的臉都不知往哪擱,不知前生作什么惡,要遇到他們這樣的男人?  為防萬一,我把兒子送到他老家親友處。


  路上我問兒子,想要哪個爸爸?兒子說:當然是我自己的爸爸!聽了兒子的話,我真是哭笑不得。


    有一天晚上,我正在和男友吵架,我叫他不要再這樣鬧,他說我心里從來就沒有忘記前夫。


  我們正吵時,家里電話響。


  男友去接,這一接他竟對著電話吵起來,原來是我前夫打來的。


  男友說:你不準打到我家里!就聽他們倆在打舌戰,一下說要把你殺了,一下說要把你劈了。


  男友說你敢來就讓你死在這里,前夫說我就在樓下,馬上就來!男友摜了電話機,跑進廚房拿了菜刀,一刀插在桌子上,此時我已聽到前夫上樓的咚咚聲。


  我一邊打手機報110,一邊往樓下跑攔住前夫,不讓他上去。


  正在拉扯間,警察來了……  這樣的局面真不知如何收拾,我想還是先和男友分手,這個人并不善良,兒子也不喜歡他。


  于是和他談了一個晚上,他說:這兩三年我辛辛苦苦,為你做事為你忙,自己女兒都不顧,我不能就這么白白地走!  那你要多少?心越來越冷,原來世間所謂男女,到頭來還是要論錢財。


  我要10萬。


  你去搶吧!談了半夜,談到5萬。


    第二天這個男人拿了5萬塊錢,走了。


    前夫以為我這樣做是同意他回來,但我堅決不答應。


  很想過一段清靜日子,想起以往的事情,真是心有余悸。


    但我根本無法清靜,前夫開始短信大戰。


  每天發N個短信,說他生病了、寂寞呀、傷心啦、后悔呀,又回憶我們倆從小就像兄妹一樣長大,一生一世是不可能分開的等等,總之態度極其之好。


  除了電話短信懺悔,他又出現在我周圍,跟蹤我的行動,見面就討好,還對兒子實行攻心戰,讓兒子成天游說……終于在一天晚上,他忽然半夜敲門,一定要進來,說他無處可去……  生活就像一個圓圈,無論發生過什么,竟又能回到原點。


    可是舊日的折磨也同時回來了。


  我發現那個女人陰魂不死的,又來找過他,而他也是一天到晚用懷疑的眼光盯著我。


  我們兩個人之間已經徹底不能信任,他懷疑我和那個男人還在往來,我懷疑他不知道外面有多少女人,這些女人的關系斷沒斷?  人走到一起了,兩顆心卻不知在哪里?有一次小姐妹給我打手機,樓上信號不好,我就在樓下說了半天話。


  上樓他就不高興了,不準開電視,不準出門,過去的嘴臉又出來了。


    我問他:你到底想不想一起過?  誰不想過,打電話不能上來打?  信號不好你知道呀,你有什么資格懷疑我?誰知道你有幾個女人!  你不是也有男人了嗎?  我是離了婚以后才有的啊,有什么不對嗎?只許男人找情人,不準女人找老公?越說越生氣,兩個人又打起來……  就這樣鬧著,心里還是放不下他,竟像有病了似的,半夜里我會爬起來查他的手機電話,翻他的短信。


  我也不知道心里為什么這么苦?連他自己都問我,你為什么會原諒我?你憑什么能原諒我?  我說:我是愛你才原諒你的。


  可是他不相信,他不相信我還能愛他。


    過去他不回來,我痛苦;現在他回來了,我更痛苦。


  我的懷疑更多——他為什么現在要死要活地回來?我們房子又要拆遷,他是不是想回來再拿一套房子,然后再次拋棄我們母子?他為什么和江西女人結婚又離婚?這是不是一個陰謀?一個計劃?  還有更要緊的,他到底愛不愛我?我能不能和他復婚?  采訪感言  幾個小時過去了,徐燕的神情隨著敘述變化,越來越緊張。


  我嘆了一口氣,這些問題,沒有人能回答你。


  我只能幫你分析,以我的直覺,你的前夫可能是愛你的,也可能是你將和男友結婚的事實激活了他的愛,發生了那么多的事,他最終還是選擇回家,這不就是證明嗎?而且他還在緊張、嫉妒,這也說明他心里害怕再度失去你。


  其實現在的問題不是他,而是你自己。


    問題確實在徐燕這里,她為什么有那么多懷疑?她的自信又在哪里?徐燕說了這么一句話:這個男人現在吃我的、喝我的、用我的,如果心里想的卻是別人,我是不是要撞死?女人一旦陷入心魔,真是無藥可救了。


  徐燕已深陷在心魔之中,她并沒有原諒前夫,也不是愛,真正的愛是沒有條件的,是不需要懷疑的。


  她沒有弄清楚自己的感情到底是什么,就像她一開始處理男人情感問題也是一錯再錯,既然接納前夫回歸,就要有不計前嫌、從頭再來的胸懷與智慧。


    破鏡重圓,關鍵在底子,底子就是女人心,這顆心要比水還平,比山還靜。


  徐燕,你明白了嗎?  不信任折射出內心的不安全感  伴侶關系是最簡單也是最復雜的人際關系。


    其中,積極關系決定著婚姻伴侶優質的生活品質,消極關系則是很多痛苦與麻煩的根源。


    沒有人不希望擁有親密的伴侶關系。


  但精神分析學派認為,每個人都是帶著原生家庭的心理烙印開始自己的成長歷程,由此在二人互動之中難免會產生復雜的情感。


  比如伴侶關系中的不信任,并不僅僅因為婚外情等表象造成,而是有著更深層的心理來源。


  讓我們分析本文,徐燕的母親僅僅因為和別人鬧意見便選擇了自殺,可以推斷其母是一個內心十分敏感、脆弱的女人,她感到周圍世界的不安全,便選擇這種過激的離開方式消弭內心的憤怒與恐懼。


  母親的行為顯然破壞了女兒原有的信任構建,使她對他人產生了強烈的防備心理,行為上表現出敏感、多疑、責難、要強等等,而這些恰恰反應了她內心怕被傷害的不安全感。


    男主人公是孤兒,他最渴望的情感需要是被接納和被關懷,這種需要在和不同女性的關系中得到滿足,但畢竟從小和徐燕一起長大,對她有親人般的深層情感,失去她可能意味著自己真正的孤苦伶仃。


  他在轉了一圈又一圈后還是回來乞求她,討好她,為什么?因為他的內心同樣有怕被拋棄的不安全感。


    正是不安全感導致婚姻關系錯亂,導致心理和行為上的不一致,使兩個人的信任度降低為零。


  現在要重建彼此的信任與關愛,首要的是充分認識自己身上的問題,同時看清對方為什么會發生那些行為,如此才能進行有效溝通,并衍生出親密感。


    親密感是充分信任對方,在對方面前無須設防,是很自然地呈現生命本相。


  唯有建立起具有親密感的伴侶關系,才能使婚姻牢固而甜蜜,也才能使打碎的婚姻破鏡重圓。


   祝少桃慢慢往下刺,桃花又發出一陣嬌吟,啊,啊,好……好舒服…… 叫著叫著,桃花的臉便紅了,人如其名,面若桃花。


   這是 少杰第一次使用鬼針,他挺納悶,桃花的反應怎么是這樣,好像是在干那事? 猶豫了片刻,祝少杰擔心會有什么不良反應,便將銀刺抽了出來。


   啊——— 桃花再次發出一陣長吟,兩眼一翻,倒在地上。


   祝少杰大吃一驚,趕忙將桃花扶起,連聲問:你怎么樣? 桃花身軟如骨,我……我不知道,這是什么感覺,我還想要,還想要。


   祝少杰皺了皺眉頭,堅決地叫桃花趕緊回去。


   待桃花依依不舍地走后,祝少杰看著那枚銀針,陷入沉思。


   這天,祝少杰突然想起了秦 美麗,昨天,袁克良已下葬,不知秦美麗的身體好些了沒。


   雖然她已嫁于他人,但畢竟曾經愛過。


   下午,祝少杰正在研究醫書,門外響起一陣敲門聲。


   叩叩叩。


  聲音很輕。


   請進。


  祝少杰頭也沒抬,視線卻一直停留在醫書上。


   少,少杰。


  嬌柔的女聲從門口傳來,是秦美麗的聲音。


   美麗,你怎么來了?祝少杰很驚喜,連忙站起身拉著秦美麗走向休息室,沏了一杯花茶,放到秦美麗的面前。


   上午還在掛念著她,沒想到她下午就來了。


   少杰,我是過來看病的。


  秦美麗捧著杯子,抿了一口茶。


   秦美麗平時總是白皙紅潤的臉上,此刻已是慘白一片,卻意外有一種異樣的美感。


   祝少杰不禁皺著眉頭,語氣里滿是急切,美麗,你怎么了?她看上去,真的不算好,神情憔悴的許多,甚至少了生氣。


   聽著祝少杰的問話,秦美麗再也忍不住了,一下子就撲在祝少杰懷里。


   眼淚不斷從發紅的眼眶中溢出,讓她看起來更加的楚楚可憐。


   少杰,我這兩天老是感覺渾身發冷,那寒氣是從骨子里散發出來的。


  每次我單獨一個人的時候,就總是感覺有人在盯著我看。


  秦美麗一邊說,一邊抹眼淚。


   她是真的受不了了,這些天,她被折磨的沒有睡一個好覺。


   溫軟在懷,哪個男人還能忍得住?祝少杰拼命壓制住心底的騷動。


   你這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的? 自從袁克良死之后就這樣了,而且我最近都不敢睡覺。


  每每睡一覺,身上就會出現一個手印。


   似乎是害怕祝少杰不相信她說的話,秦美麗甚至把后背的 衣服掀起來。


   一個烏黑的手掌印浮現在秦美麗白皙的背上。


   因為秦美麗掀開的比較大,甚至連她穿的背心都露出來。


  紫色的褻衣映襯在她宛若凝脂的背上,更顯魅惑。


   此情此景,恐怕是個男人都會起反應吧。


   祝少杰不動聲色地壓下已經起了反應的分身,身體卻不由自主地向前。


   等祝少杰反應過來,自己的手已經搭在秦美麗的背上了。


   祝少杰輕咳兩聲,來掩飾自己的尷尬,美麗,你快把衣服放下來吧。


  這件事,我一定會幫你的。


   聞言,秦美麗把自己的衣服放下來。


   少杰,我只有你了。


  我實在是不知道該怎么辦了!說著,忍不住雙手掩面,哭了起來。


   那手印,像是人打的。


   祝少杰說出了心中的疑惑,美麗,袁家的人沒有欺負你吧? 秦美麗搖了搖頭,沒。


  這手印不是人留下來的,沒人碰過我。


   祝少杰半信半疑,身上無緣無故出現手印,實在匪夷所思。


   祝少杰說:要不,你回娘家吧,別住在袁家了。


   我也想啊,可是,我身不由己。


   秦美麗想過要回家,可是袁家的那群人偏偏不讓,說是怕她謀奪袁家財產。


   而他們結婚之前也確實說過,結婚后,她不準回娘家。


  可是她是真的承受不了了。


   你放心吧,這件事我肯定會查的。


  你先回去吧。


  祝少杰想起了寡婦村的詛咒。


  他把秦美麗送到門外,看著秦美麗哭得梨花帶雨的樣子,心里忍不住心疼。


   皺著眉頭,仔細思索著她述說的過程。


   難道,是老人常說的鬼壓床? 忽然,天上飄起了細雨。


   祝少杰打了個寒戰,發現秦美麗已經走遠了,轉身回屋。


   整整一天,祝少杰都沒有好好工作,一直在想著這件事情。


   晚上,房門被人推開了。


  祝少杰打開燈,本以為可能是賊,沒想到居然是秦美麗! 美麗,你怎么來了?秦美麗只穿了一件漂亮的黑色吊帶,外面披了一件外套,胸前的兩坨若隱若現,風光無限。


   許是感覺祝少杰的目光太過火辣,秦美麗不由得把身上的衣服裹緊。


   祝少杰有些失望地收起眼神,抬頭卻看見她那比早上還要慘白的臉。


   祝少杰剛想去找一件衣服披在身上,秦美麗卻從身后抱住了祝少杰。


   兩個柔軟緊緊地貼在祝少杰的后背上,讓祝少杰心猿意馬。


   少杰,他又來了。


  總是在暗處盯著我,還摸我,我……我們走好不好,我什么都不要了,我跟你走好不好?背上傳來一陣濕熱,秦美麗又哭了。


   祝少杰長嘆一口氣,把秦美麗箍著他腰的手掰開。


  轉過身,面對著秦美麗,美麗,錯過的終究是錯過了。


  我們也再也不可能像以前那樣了。


   這一刻,秦美麗像是徹底沒有的希望,整個人都像沒了魂一樣呆呆愣愣的。


   今晚你就睡在我這里吧,我幫你守著。


  看著秦美麗,還是忍不住心軟了。


   把秦美麗扶到床上,自己則是打算去診斷臺上面湊合一夜。


   看著秦美麗在自己的床上入睡,祝少杰自嘲地笑了一下。


  輕輕地把被子給她蓋好,在她的額頭上印下一吻,轉身出去了。


  自己還真是柳下惠啊。


   第二天一早,祝少杰把早飯準備好,打算去找村子了解一下情況。


   想著昨晚秦美麗哭得慘兮兮的臉,祝少杰在心里下定決心一定要幫助她。


   這邊的寡婦似乎都是男人突然暴斃,只要自己搜索足夠的資料,就一定可以弄清楚,他們究竟是怎么死的。


   轟隆一聲,昭示著馬上就會下雨了。


  祝少杰不禁加快了腳步,雨卻突然降臨。


   祝少杰不得不找了一個地方躲雨,心里想著,怎么會這么巧合。


  自己剛剛想要了解這件事,就下了大雨。


   雨下了一個多小時還沒停,祝少杰的心里不由得有些發急。


   忽然,耳畔傳來一聲尖叫救命!救命啊! 祝少杰仔細辨別了一下方位看去,是山洪! 再定眼一看,在呼喊著救命的人,竟然是袁 小玉


   她被卷入山洪中了! 祝少杰也顧不得想著那么多,麻利地爬到高處,等到山洪從自己原本所在的位置過去后,便縱身一躍。


  跳入洪水中,想要把袁小玉救出來。


   自己的體力并不是多好,必須盡快救出袁小玉。


   祝少杰不斷地在洪水中躲避著那些雜物,仔細尋找著袁小玉的身影。


   終于,游到袁小玉的旁邊。


  祝少杰伸出手,拉住袁小玉,想要帶著她一塊游回去,可是她卻緊緊摟住了祝少杰。


   雖然有軟香在懷,祝少杰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因為她把祝少杰的胳膊死死地抱住了,祝少杰也游不了了。


   體力逐漸不支,而就在這個時候,自己的腿也抽筋了。


  只能被袁小玉一塊拖入水中,嘴角掛著一抹無奈的淡笑。


   如果自己死了,答應秦美麗的事情也做不成了吧! 都說人在死之前可以回憶到很多東西,而祝少杰只想到自己答應秦美麗的事情。


   終于,眼一黑,陷入的昏迷之中。


   只不過,祝少杰的手還死死地抓著袁小玉的衣服。


   不知過了多久,祝少杰醒了過來。


   他緩緩地睜開眼睛,轉動一下自己的脖子。


   自己躺在水里? 想起來了。


  是山洪暴發了,自己是為了救袁小玉才… 袁小玉,袁小玉呢?祝少杰連忙爬起來,向四周看了一下。


  發現,袁小玉就在離自己的不遠處。


   祝少杰連忙跑過去,拍了拍她的臉小玉,小玉。


  快醒醒!祝少杰有些焦急,伸出手在袁小玉的頸動脈摸了摸。


   心跳已經很微弱了。


  看著袁小玉的樣子,祝少杰知道她可能是嗆到水了。


   祝少杰很快就把袁小玉的衣服扣子拉開,露出一片光潔的皮膚。


   看著袁小玉緊閉的雙眼,祝少杰終于下定了決心。


   把手放在袁小玉的胸口上,那軟軟的觸感讓祝少杰一陣失神。


   不能再拖了,祝少杰使勁按壓了兩下她的胸口,然后把她的嘴巴掰開,給她渡了一口氣。


   唇上的觸感讓祝少杰忍不住再次深入,將舌頭探入袁小玉的口中,汲取著她嘴里清甜的瓊漿玉露,依依不舍地從她的唇上離開。


  繼續給她做心臟復蘇。


   終于,在祝少杰重復了十來次之后。


  袁小玉終于吐出了一口水。


  然后,又昏死過去。


   祝少杰看了看天色,發現天已經快要黑了。


  必須得找個地方過夜!要不然,在這里過夜明天一早起來估計就起不來了。


   祝少杰把袁小玉抱起來,因為她的身材嬌小,所以并沒有多重。


  但是祝少杰因為一天沒有吃飯,再加上在水里泡了那么久,已經沒有力氣了。


   只能走一段,停一段。


   終于,發現了一個廢棄的茅草屋。


  剛剛走進去,祝少杰就累得癱倒在地上。


  因為袁小玉在自己的懷里,所以她也被自己壓在身下。


   祝少杰掙扎著,想要爬起來,手卻不經意間觸碰到了袁小玉的額頭。


   好燙! 糟了,她可能是發燒了。


  祝少杰心里有些焦急,自己雖然是醫生,但是這里什么都沒有,自己也無可奈何。


   只能用最古樸的物理降溫,而袁小玉身上的濕衣服是肯定不能再穿了,必須脫下來。


   只是,自己是個男人。


  如果…算了,不想那么多了。


  經過一番猶豫之后,祝少杰還是脫了袁小玉的衣服。


   袁小玉還在青春期,身體還很青澀。


  就像是一個青蘋果一樣,讓人不禁想要等到她成熟之后,再品嘗一下她的風味。


   看著袁小玉的身體,祝少杰的眼睛不禁有些發直,有了強烈的反應。


  祝少杰不由得唾棄自己,怪不得總說男人都是下半身動物。


   過會,祝少杰摸了摸袁小玉的額頭,還是滾燙! 咬了咬牙,祝少杰把自己身上的衣服也全都褪去,只留下一條褻褲。


   輕輕地把袁小玉摟進自己懷里,用自己的體溫給她降溫。


   肌膚相觸,他感覺更興奮了,那個活兒直沖沖地頂在袁小玉的腹上。


   祝少杰閉上眼睛,平復了一下心情。


  分身還是一副精神奕奕的樣子。


   輕輕嘆了口氣,閉上眼睛,打算瞇一會然后起來再看看袁小玉的燒退了沒。


   半夜,袁小玉感覺自己的身體很熱,她的手開始止不住的上下亂動,身子也止不住地扭動起來。


   祝少杰感覺到懷里有個東西在不斷扭動,摩擦著自己的身體。


  忽然,有個東西搭在自己的小腹上。


   祝少杰的腦子徹底空白了,偏偏那個東西還在不斷地上下游移,很快祝少杰就起了反應。


   祝少杰在迷糊間褪去了自己最后的褻褲,讓它在那片冰涼上不斷磨蹭。


   有個東西押在祝少杰的身上,祝少杰終于控制不住自己,翻身把她壓在身下。


   附身,大手在她的身上不停輕撫,嘴巴也不閑著。


   而身下的陣陣嬌吟則是徹底讓自己失去了理智。


   袁小玉似是有些疼痛,一口就咬在祝少杰的身上。


   疼痛讓祝少杰清醒了一點,看著眼前的場景,頭上不由得出了冷汗。


   差一點,差一點自己就犯下了大錯了。


   祝少杰靜下心,將袁小玉已經晾干的衣服再穿回去。


  自己則是守在門外,再在這里待下去,一定會出事。


   第二天一早,袁小玉就醒了。


  看了看自己身處的地方,有些疑惑。


   自己不是被洪水卷走了嗎?怎么會在這里! 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長舒一口氣。


  幸好沒人碰她的衣服。


  袁小玉走出門,就踢中一個東西。


   祝少杰睡得迷迷糊糊地時候,忽然有個東西砸在自己身上。


  祝少杰一下子驚醒了。


   小玉,你醒了啊?祝少杰揉著惺忪的眼睛。


   嗯,是少杰哥救了我嗎?袁小玉睜大眼睛問道。


   蝗。


  祝少杰點點頭,站起身,既然你醒了,咱們就趕快回家吧。


   袁小玉重重點了點頭,好的。


   回到村子,就被一大堆人圍住,噓寒問暖。


  趁著袁小玉被眾人關慰的時候,祝少杰直接跑回了自己的小診所。


   下午,袁小玉卻來了。


   少杰哥。


  少女清脆的聲音傳入耳底。


   怎么了?小玉臉來我這里不是看病的吧。


  祝少杰笑著問道,自己還是把袁小玉當作妹妹看的。


  至于昨天晚上的事,自己就當作沒有發生過。


   當然不是啦。


  我是看村子里只有少杰哥你一個醫生,平時一定很累吧。


  我想留在這里幫幫少杰哥。


   其實,祝少杰本來是不想留下袁小玉的,但是袁小玉一看祝少杰不肯,就眨巴著自己炫亮的眼睛看著祝少杰,滿臉期盼。


  祝少杰轉念一想,平時如果有女患者過來檢查身體,自己一個大老爺們還是不合適的,于是便留下了她。


   可以。


  聽到祝少杰的答復,袁小玉高興地一蹦一跳的,那我先回去準備一下,明天我就正式上職了。


   這個孩子還真是活潑,祝少杰無奈地搖了搖頭。


   忽然,門口傳來一陣汽車剎車的聲音,祝少杰連忙起身出去。


   門口停著一個救護車,從上面下來一個人。


   想必你就是祝醫生了,我姓陳,你叫我 陳醫生就好。


  那個人一下車,就來到祝少杰的面前。


   祝少杰伸出手,你好。


   陳醫生握住祝少杰的手,是醫院那邊派我過來協助你進行工作的。


  以后我們就是同事了,請多多關照。


   祝少杰微笑起來,看來這個新同事還不錯,以后肯定可以相處得非常愉快。


   第二天,袁小玉果然來了。


   少杰哥哥,我來(我的男友一千歲)幫你了。


  這個小妮子穿著短褲,披著長發,笑呵呵的,一臉地陽光,年輕少女特有的青春氣息銳不可擋。


   祝少杰搖了搖頭,小玉,幫忙的話,可不能穿這些。


  一邊說,他一邊找了一個白大褂遞給袁小玉,你把這個換上,順便把頭發扎起來。


   好的,少杰哥哥,那我去換衣服了。


  袁小玉笑嘻嘻地說道。


   祝少杰點了點頭,去吧,去吧。


   袁小玉沖祝少杰嘿嘿一笑,轉身進了旁邊的休息室。


   旁邊的陳醫生看袁小玉對祝少杰這么熱情,撞了一下他的肩膀,兄弟,你不錯啊。


  撩到這么正點一個妹子,怎么弄到手的? 聞言,祝少杰皺了皺眉頭,她只是我妹妹,你不要瞎說。


   嘿嘿,可不是你的好妹妹嗎?你是她的好哥哥。


  陳醫生自以為知道了真相,笑了出來。


   就知道你也是跟我一路人,我跟你說啊,我來這里最大一個原因就是這個村里寡婦多。


  想想那滋味,就……嘿嘿嘿。


  陳醫生拋給祝少杰一個你懂的眼神。


   祝少杰有些氣悶,但是也不能直接開口說,畢竟是在一起共事的。


   陳醫生看祝少杰不開口,以為祝少杰是默認了,唾沫橫飛,我跟你說,我看上了一個叫 小蓮的寡婦。


  你是沒看到她,前凸后翹。


  那一雙長腿,一看就非常帶勁。


  我今天就找機會,去她家試試。


   祝少杰擰著眉頭,重新給陳醫生下了一個定義,這個人不能多接觸。


   等小玉出來時,陳醫生已經找到借口,去小蓮家了。


   少杰哥哥,那個陳醫生呢?眼睛里滿是單純,讓人不忍玷污。


   陳醫生他出去給病人檢查了。


  摸了摸袁小玉的頭發,還是沒忍住又加了一句,他不是什么好人,以后離他遠點。


   袁小玉睜著懵懂的眼睛,好,少杰哥哥說什么我都會聽的。


   晚上,陳醫生從外面回來了。


   我跟你說,那妞實在是太騷了,只是看看我就忍不住了。


  陳醫生灌了一大口水,我在城里也算是萬花叢中過了,只要是我看上的,絕對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祝少杰實在不想和陳醫生談論這種問題,所以,他一句話都沒說。


   約莫是看出祝少杰不想和他談論這個話題,陳醫生也在說了一會得不到祝少杰的回應后,停了下來。


   半夜,祝少杰被一陣吵雜的聲音驚醒,拿著一把手電筒,想要看看到底是什么東西。


   到了客廳才看到,一個人影懸掛在半空中! 祝少杰大吃一驚,連忙把燈拉開,發現那個人影竟然是陳醫生! 祝少杰嚇得沖上去,趕忙把陳醫生抱了下來。


   一看,差點嚇暈過去。


  陳醫生的臉上,不知道被誰刻上了禽獸兩個字。


  他的臉已經血肉模糊,甚至看不出來原本的樣子。


   祝少杰連忙打了120,等把陳醫生送到醫院之后,才長舒了一口氣。


   等到搶救過來,我才又看到陳醫生,極為不解而又生氣地問道:你為什么要上吊? 啊?我上吊了?陳醫生有些迷茫,顯然也不清楚自己為什么要上吊。


   我這是怎么回事?陳醫生那手碰了碰自己的臉,發現自己的臉上裹滿紗布。


   我半夜起來就看到你在上吊,把你救下來一看,你的臉還被刻上了字。


  祝少杰撫-摸著太陽穴,頗有些頭疼。


  既然你已經沒什么大礙了,我就先回去了。


  你在這里好好養病。


  說完,他轉身就出了房門。


   醫療點里沒有別人,而陳醫生也不會自己劃破自己的臉,更不會自己去上吊。


  難道,他是被鬼上身了? 看來,必須得盡快把這件事調查清楚。


   他的眸子在太陽下,迸發出一種名為堅定的光彩。


   回到醫療點,祝少杰現在只想倒頭就睡,今天可是快把他累死了。


   叩叩叩……一陣敲門聲響起。


   祝少杰不耐煩地起來,大半夜的怎么還有人來。


   打開門一看,卻發現門外的是小蓮。


  想著陳醫生今天說的那些話,他感覺自己沒有辦法視她。


   你有什么事嗎?這是明顯的逐客令了,沒事就趕緊走吧。


   嗯,有事。


  說完,一個柔若無骨的身子就鉆進了祝少杰的懷里。


   祝醫生,我來找你查病啊。


  說完,貼得更緊了。


   不了,現在是休息時間,我沒有義務為你查病。


  祝少杰斷然拒絕道。


   聞言,小蓮不但沒有收斂,反而更加放肆了,一雙柔胰在祝少杰的身上不規矩地亂動。


   你就給我檢查一下又能怎么樣,我又不會吃了你。


   這樣吧,既然你要檢查。


  而且你還是一個女孩子,那我就找一個女孩子來幫你檢查吧。


  說著,就要打電話給袁小玉。


   小蓮看著祝少杰的動作,一下子急了,她是過來勾引祝少杰的,又不是真的要檢查身體的,要是被人發現了可不好了,想到這里小蓮臉色立馬變了。


   我想起我家里還有一點事,下次再約,下次再檢查。


  說完,落荒而逃。


   祝少杰看著小蓮的背影,搖了搖頭。


  她估計是再也不敢來自己這里了。


   少杰哥哥,你找我來干什么?袁小玉很快就趕到祝少杰的面前。


   沒什么,剛剛有個女患者要檢查,本來是叫你過來幫她檢查的,既然她已經走了,那就不用了。


  祝少杰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小玉,你要是困了,就直接在我這里睡吧。


  我先走了,回去睡覺。


  說完,眼閉著就要走回臥室。


   少杰哥——袁小玉突然喊住祝少杰,我想跟你聊聊。


   祝少杰頓住了,有什么明天說不可以嗎? 我就要今天說。


  袁小玉的態度顯得很強硬。


   好吧。


  祝少杰無奈地坐回到袁小玉的對面,說吧,什么事? 少杰哥,你能跟嫂子和好嗎?你們還能在一起嗎?我是真的希望,你們可以在一起。


  說著,袁小玉又頓了頓,嫂子,這幾天都待在自己的房間里,整日以淚洗面。


   祝少杰定睛看著袁小玉,像是想要透過她看出什么,嘆了一口氣,無奈道:小玉,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選擇付出代價。


  既然她當初放棄了我,選擇和你哥結婚。


  那么她現在所承受的,就是結果。


  萬事有果必有因。


   袁小玉驚訝地望著祝少杰。


   我打算,把這件事調查清楚后,就離開村子。


  出去,去外面看看。


  他回來就醫本來就是為了秦美麗,而她現在嫁人了。


  雖然成了寡婦,但是,到底不是屬于他的了。


   夜里的時候,祝少杰翻過來調過去的睡不著,頭低下枕著鬼醫十三針,可是腦海里還是在想著昨天夜里看到的一幕。


   這里不僅是寡婦們自己的丈夫會暴斃而亡,同時也不允許他人染指,就像是昨天的陳醫生一樣。


  
https://twtgfbvvbfdfcf.weebly.com/7524440.html
https://twhjkiujhgn.weebly.com/2303269.html
https://twkdjfngvbi.weebly.com/5263476.html
https://twjkmytuefvs.weebly.com/2965869.html
https://twukiluftgrhbresf.weebly.com/6784349.html
https://twzxcvb.weebly.com/8012686.html
https://twkenaxg.weebly.com/1932509.html
https://twggyytrgfb.weebly.com/9067664.html
https://twerdfghtjyui.weebly.com/1278232.html
https://twasgasjg.weebly.com/223074.html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