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x 419

ipx 419


即將登臨巔峰的感覺,讓這 女人仿佛迷失了心智一般,或許因為我只不過是個瞎子, 許柔變得肆無忌憚起來,雙腿擺動的幅度也比之前打了很多,口中胡言亂語不自在說些什么。


  肆無忌憚的 嫂子在我 給她按摩心口的時候,居然毫不掩飾的將手放在了美腿之間!看著她那妖嬈的模樣,已經香汗淋漓的嬌軀,我穿著一件比較緊身的褲衩,這種被禁錮的壓迫感, 讓我感覺要爆炸了!我很想直接撲上去,將她的衣服全部撕掉。


  就在我感覺自己已經無法忍受,甚至要對許柔做點什么的時候, 沙發上的手機突然震動了起來,將客廳有些奇妙的氣氛徹底打破。


  “嫂……嫂子你電話響了。


  ”我咽了下口水提醒道。


  飄飄欲仙的許柔依舊沉寂在快感中,被我(上課時被同學摸出水來)這么一提醒,這才將玉手從腿邊移開。


  她的手機屏幕上,標注著一個叫做 猛哥的名字,許柔接起電話便親昵說道:“親愛的,你想我了嗎?”我當時就震驚了!這猛哥顯然不是 表哥,嫂子難不成在外面有 男人?接下來幾分鐘的通話,都是非常親密露骨的,我在一旁聽得面紅耳赤。


  掛斷電話后,許柔非常淡定的說道:“你表哥也真是的,才出差一天就想我們了。


  ”我心中不禁冷笑,嫂子知道我看不見,所以故意編造謊言蒙我,但我看到來電顯示了,我可以肯定,她和那個猛哥的關系肯定不一般!接完猛哥的電話后,嫂子好像很開心,表哥在那方面不行,根本滿足不了嫂子,因此她在外面有男人,多少還是讓我有些震驚。


  “想什么呢?小陽,沒想到你在按摩院干了沒多久,技術這么好,剛才捏的嫂子很舒服,明天繼續幫嫂子按摩好不好?”許柔微微笑道。


  她和我只有十公分的距離,我可以清晰聞到她口中的香風,她眨巴著大眼睛望著我,似乎在等待我的回答。


  “好……嫂子你喜歡就行。


  ”我有些緊張的回答道,在如此近的距離上,嫂子那張臉簡直美的毫無瑕疵!許柔嬌笑著反問道:“怎么?你不喜歡給嫂子按摩么?”“喜歡!喜歡!”我毫不猶豫的回答道,能在她這樣的性感美女按摩,對于我來說,是一種刺激,也是一種享受。


  不知不覺,剛才給嫂子按摩了一個多小時,在和嫂子閑聊幾句后我便回屋休息,畢竟明天還要工作。


  但嫂子卻一直在客廳玩手機,是不是看一眼時間,透過沒有關緊的門縫,我一直在觀察客廳里的嫂子,難道她在等什么人?那個和她通過電話的猛哥?我沉沉睡了過去,不知過了多久,我被房門打開的聲音吵醒,透過門縫,我看 到了一個陌生男人的背影!凌晨兩點鐘,嫂子顯然一直在等這個男人的到來,期間還洗了澡,換了一身薄紗情趣睡裙。


  靠,準備的還挺充分!她簡直無視了我的存在,居然在自己家里會野男人!此時那男人居然緊緊將嫂子摟在懷里,雙手更是肆無忌憚的在她身上亂來。


  “你這小妖精,老子可想死你了!”那男人說話間,一把將許柔推到了沙發上……“壞死了你!居然兩點鐘才來,人家等了好半天了!”許柔小拳拳在那男人心口敲打著,這就開始打情罵俏起來。


  那男人顯然就是之前和她通話的猛哥,一米八的大個子,身上不少腱子肉,身材的確很猛。


  他將許柔壓在沙發上,一雙手便胡亂摩挲。


  我多么希望這個人是我。


  許柔薄薄的金色睡裙里,穿著一條黑色的丁字褲,那若隱若現的朦朧誘惑,讓我看的有些燥熱,一股邪火也升騰起來。


  那男人將許柔的薄紗睡裙一把扯開,許柔那雪白的一片呈現出來,這一幕讓我 忍不住吞了下口水。


  即便不久前替嫂子按摩過,但終究只不過是隔著一層衣服,目睹了那光潔的白皙,想來手感一定非常不錯!在那男人上下其手的情況下,許柔很快目含秋波,像是一塊冰被融化了,癱軟在沙發上發出愉悅的聲音。


  她那風情萬種的姿態,讓我情不自禁的上前一步,不小心踢翻了腳邊的凳子!從我屋內傳來的動靜,加之房門吱呀一聲打開,讓那男人瞬間嚇得不敢動彈了!我連忙裝作若無其事,扶著墻壁往外慢慢得走,許柔多少有些緊張,但接著就鎮定了起來,她將修長的食指放在唇邊,對那男人做了個噤聲的手勢。


  “原來是個瞎子。


  ”從那男人的口型我可以看出,他 是在嘲笑我!當我若無其事的進入衛生間后,隱約聽到許柔的聲音。


  “家里一個親戚,瞎子一個,什么都看不見。


  ”我心中無比憤怒!居然當著我的面,在表哥家偷男人!真當老子看不見?“差點把我嚇軟了,我還以為是你老公呢,咱們繼續別管他!”精蟲上腦的男人再次在許柔的身上肆意放縱起來。


  當我從衛生間走出來的時候,這一對男女居然直接無視了我的存在。


  他們在不發出動靜的情況下,像是兩條蛇一樣糾纏在一起。


  我心里越想越不是滋味,恨不得沖出去教訓這狗男女一頓,只是我擔心自己眼睛復明 的事情,會淪為嫂子誣陷我的把柄。


  經過深思熟慮,我決定還是走一步看一步。


  假若我現在偽裝的足夠好,興許可以收集一些許柔出軌的證據,就算是到時候我復明的事情敗露,許柔也不敢拿我怎么樣。


  因為我之前是個瞎子,用的手機是最辣雞的老人機,沒有攝像頭,甚至連錄音功能都沒有!這也意味著我沒有辦法收集證據。


  客廳里的動靜越來越大,心慌意亂的我本來就不可能睡著,于是乎我又偷偷趴在門縫觀察起來。


  只不過接下來我看到的情形著實有些勁爆,甚至有些可笑!那自稱猛哥的男人,身體很壯實,但是戰斗力卻是個渣渣,連個秒男都算不上。


  興許是因為許柔真的是個極品尤物,幾番挑逗之下,戰斗還沒開始,猛哥這家伙就已經繳械投降,簡直讓人笑掉大牙!我不禁 心想,這猛哥原來就是個假把式,如果換了我,一定會弄到許柔求饒。


  “你特么倒是開始啊!”嫂子迫切想要得到滿足,卻發現這猛哥徒有虛名,于是抱怨了起來。


  猛哥無比尷尬的回答道:“我已經那個……已經弄完了……”“虧你練了一身腱子肉,沒想到和那臭男人一個德行,也是個廢物!”欲求不滿的嫂子甚至爆了粗口,至少在我印象中,許柔是個還算賢惠的女人。


  果然,欲望有的時候可以讓一個人面目全非。


  許柔說話間,試圖讓猛哥重振雄風。


  但無論給她怎么樣,那猛哥都扶不起的阿斗。


  顯然此前許柔和這男人并沒有實戰過,因為表哥不在家才有了機會,猛哥的表現一點不猛,這讓嫂子覺得自己瞎了眼,找了個中看不中用的情人。


  “我……要不再試試?”猛哥全然沒有了剛才的氣勢。


  許柔將衣服三兩下穿好,一把推開了沙發上的男人。


  “時間不早了,你回去休息吧。


  ”許柔不咸不淡的說道。


  “我……”猛哥心有余而力不足,力不從心的他很不甘心。


  “滾!”嫂子終于忍不住怒吼道,猛哥收拾好衣物,悻悻離開……透過門縫,我看到嫂子那幽怨的表情,心中不禁心想,這女人有毒吧,找了個老公那方面不行,偷個人居然比表哥還差勁。


  表哥好歹能堅持十秒鐘,這猛哥還沒開始就陣亡了。


  那男人走后,客廳里安靜了下來,也許因為剛才那無能的猛哥把嫂子的心火勾了出來,她軟趴趴的躺在沙發上,玉手在自身游走著。


  我不僅瞪大眼睛偷看這一幕,雖然嫂子偷男人這事兒讓我很惡心,但不可否認她是個可憐的女人,甚至連女人最基本的生活都不能被滿足。


  就在我這樣想著的時候,嫂子從沙發的縫隙中,摸出了那個小玩具。


  擺弄了一會后,顯然這小東西并不能滿足嫂子的空虛,透過門縫,我清楚看到,嫂子將目光移到了我的房門上。


  我連忙避開目光,深怕讓嫂子發現了,也正是她那含情脈脈的注視,讓我心里咯噔一聲!現在家里只有我這么一個男人,嫂子該不會是想要讓我幫她滅火吧?就在我這樣想著的時候,身披薄紗睡裙的許柔,赤著玉足,緩步朝著我的房間走了過來……門輕輕地被嫂子給推開了,而我卻故作沒聽見一般靜靜的躺在床上,房間里面的燈沒開,嫂子趁著月光在漆黑的房間摸索著,終于,我的腿感覺到了一絲的冰涼。


  “小陽?小陽?”嫂子輕輕呼喚著我的名字,而我卻因為剛才的那一幕不愿意回應嫂子。


  一方面我心里有一些生氣,畢竟出軌的是自己的嫂子,但是另一方面我又期待著嫂子能對我做出一些什么事情。


  黑暗中,我聽到了嫂子的一聲嘆息,半晌,嫂子都沒有聲音再發出來,而我的心里卻也莫名的有些不甘。


  可是就在我準備翻身的時候,卻是感覺到一股溫熱出現在自己的某個地方,我試著悄悄將眼睛睜開,只見嫂子正輕輕地用她那白若脂膏的手玩弄著我某個關鍵部位。


  原來,她喊我是看我睡著沒有,她知道我睡覺一般是比較死的,晚上只要睡著了,一般是弄不醒的。


  一時間,我只感覺一股血液沖到了我的腦袋上去。


  縱使周圍一片漆黑,但是我依舊能看到月光下嫂子的美眸,透過她那雙眼睛,我看到了欲望,看到了嫂子的火熱。


  接下來,更加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也許是剛才猛哥的短淺,或者是因為嫂子長期得不到滿足,她竟然將手伸進了她的那里。


  “呼呼呼……”即使嫂子已經盡力在壓低自己的聲音,但我卻還是能聽到從其喉嚨中發出的一聲聲嬌喘,此時我的全身都在顫抖。


  我不知道自己該不該拒絕這個女人,但是眼下的情景讓我無法拒絕。


  雖然她的手被內內遮蓋著,但是我依然能看到這只靈活的手在其靈魂最深處的挖掘,而嫂子也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的聲音了,一聲聲如野貓般的呻吟似有還無的充斥在我的耳邊。


  “不行了,不行了,我要去了!”忽然,在嫂子的一聲啼吟之下,通過那只握在我某個關鍵地方的手,我感受到了嫂子的顫抖。


  如果眼前的這個女人不是我的嫂子,我發誓,我一定會站起來和她大戰三百回合,可是我不能。


  嫂子雖然滿足了,但是我某個地方,越發壯大。


  “居然還沒有去,好持久啊,這才是真正的猛男啊,如果你表哥能像你這樣就好了!哎……”又是一聲輕輕的嘆息。


  “今天謝謝你了!”黑暗中,嫂子呢喃的說道。


  她以為我睡得很死,其實,我一直沒睡著,我一直在享受和壓抑當中。


  次日早上,可能是我做賊心虛,早早的便從表哥家里出來去了按摩院。


  復明之后,我上班方便多了,但我依舊裝瞎子。


  一上午過去了,我的腦海中依舊環繞著昨天嫂子的模樣,我甚至依然能感覺到自己下面殘留著的嫂子的余溫。


  “喂!小陽,今天怎么魂不守舍的,是不是談女朋友了?”店老板似乎也發現了我的不對勁兒,走在我面前關切的問道。


  “咳咳,老板太會開玩笑了,像我這樣的人,怎么會有人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呢?”我也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急忙回應老板道。


  “你說的可不對,現在是金錢社會,不管你是不是瞎子,只要有錢,什么女人你泡不到,所以說你還得好好掙錢,快去吧,剛才來了一位客人,點名要年輕的技師,你可得招呼好,還是位美女呢!”老板說著將按摩的工具遞到了我的手上。


  如果放在平常的話,老板能將美女的活交給我我一定對其感恩戴德,但是現在我已經有了嫂子,覺得這世上再不會有比嫂子更性感的女人了。


  不過我還是按照老板的吩咐來到了包房當中。


  “我去!”當我進門的那一瞬間,這兩個字差點從我的嘴巴中說出來,不過還是被我忍住了,雖說這是盲人按摩店,但此刻我已經不是盲人,所以自然是有些受不了眼前的景象。


  只見一個什么都沒穿的年輕美女,光著身子趴在床上,雖然我還沒看到她前面,但是從她的后面來看,她的身材是絕佳的。


  我恢復了視力,對于女人的抵抗能力,尤其是對性感女人的抵抗能力,就下降了許多,我有種撲過去,壓在這女人身上的沖動。


  “來了?能找到座位嗎?要不要我幫你!”這女人聽到了我的腳步聲之后也是急忙回頭,不過她卻沒有因為什么都沒穿感到慌張,畢竟在她的眼里,我只是一個盲人,什么都看不到。


  “可……可以!”我盡量讓自己保持鎮定,但是我的聲音依舊是出賣了自己,不過我卻用自己嫻熟的演技騙過了這個女人。


  “可以開始了嗎?”坐好之后,我輕輕的向女人問道。


   老王心里大失所望,他原本的打算是想讓 黃琴見識見識他雄偉的尺寸,這是老王全身上下最值得驕傲的一點,就拿 劉玲玲來說,一開始不也是看中了他的尺寸?老王氣的差點吐血,怎奈黃琴還笑的十分天真說:“我洗澡的時候都會放一顆泡泡球的,我看你這沒有,就只能將就一下用沐浴露啦?怎么樣?我很聰明吧?”老王被她氣笑了,皮笑肉不笑說:“是啊是啊。


  ”黃琴以為他是不好意思, 也沒多想,她站起來對老王說:“那我先幫你脫衣服吧,待會水涼了就不好了。


  ”老王自然點頭同意,他在心里安慰自己,還好有脫衣服這個環節,待會有些地方,黃琴不看也得看到。


  可老王最終還是低估了黃琴這個富家女的腦回路,只見她突然不知從哪掏出一把剪刀,刷刷刷就將老王的衣服給剪了,幾秒的功夫就搞定了。


  至于褲子,在老王還沒來得及阻止的情況下,也被她三兩下就剪掉了。


  不過有一點黃琴萬萬沒想到,原本她想著,剪掉老王的褲子也不怕,至少他里面還有一層內褲,怎料老王今天壓根就沒穿內褲!就在黃琴蹲在他身下剪掉褲頭的時候,有一根東西猛地從下滑的褲子里彈了出來,毫無防備就彈到了她的臉上,加上老王剛用手發泄過,那些液體有的糊到她紅潤的小臉上……黃琴頓時就懵了,拿著剪刀愣在原地。


  別說是黃琴,就連老王自己都懵逼了,這事情到底 是怎么發展到這個地步的?他慪的差點吐血,心想這次還真不能怪他,是這黃琴太不按常理出牌了!老王反應過來之后,也顧不上其他了,趕緊抽了幾張紙巾把黃琴的嘴巴跟臉擦干凈,他深怕黃琴待會一個激動一把剪刀葬送了他的關鍵部位,趕緊找了條毛巾捂住,這才敢跟黃琴說話。


  “黃……黃琴,對不起啊,我不知道你今天會幫我洗澡,我一個人在家,想著單手上廁所不方便,就沒穿內褲……”黃琴呆呆得站起來,舉著剪刀喃喃自語說:“剛剛發生了什么?”老王被她嚇得忍不住捂緊他的身下,支支吾吾說:“剛……剛才你剪了我的褲子……”黃琴一個激靈回過神來,抬手捂住他的嘴阻止他說下去,她的臉此時比猴屁股還紅,臉上寫滿了尷尬。


  “我……我覺得還是找個護工來幫你洗澡比較好,我還有事,先走了!”黃琴跑得比兔子還快,老王現在沒穿衣服,也不能追出去,只能眼睜睜看著心中的 女神羞燥得奪門而出。


  老王覺得老天爺簡直是在耍著他玩,每次煮熟的鴨子都能讓它飛了!沒辦法,他只能先拆了手上的紗布木板,穿好衣服,又等了半天,見黃琴也沒給她打電話,這才忍不住了,給她發了條短信。


  他短信寫著:黃琴,對不起,今天這事真的是意外,我沒有任何侵犯你的意思,我可以發誓!但是黃琴沒有回復,他心里越發著急,忍不住又發了幾條,但依舊像石沉大海般了無回音。


  最后老王忍不住了,直接給她打了個電話,但也無人接聽。


  老王這些確定了,黃琴在逃避他!這會老王真是悔得腸子都青了,早知道就提什么洗澡的事了,他費盡心思好不容易才挽回的形象,這下又全崩塌了!可這次老王是真的冤,雖然他做夢都想糊在黃琴那水潤動人的櫻桃小嘴里,但他萬萬沒想到這事這么快就能“實現”啊!!這下他真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老王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一樣,可一連等了好幾天,都不見黃琴回他的短信,他也不敢再給黃琴打電話了,怕她覺得是在騷擾她……最后老王實在坐不住了,心想得找個人打聽一下黃琴的消息。


  老王第一個想到的人就是劉玲玲,但想從劉玲玲的口中知道黃琴的消息,就必須先解決好之前答應過她的事。


  想到這,老王毫不猶豫撥通了李成的電話……兩天后,老王約了李成跟劉玲玲在一家日式料理店見面。


  老王對李成的喜好基本上都摸了個七七八八,他知道李成最喜歡這種日本調調。


  所以,他特意提醒劉玲玲,要穿那種日式一點的衣服。


  可他沒想到劉玲玲這么上道,老王見她走進包廂的時候就驚呆了……這妞穿的居然是水手服!!看來平時島國片也沒少看啊!老王悄悄瞄了旁邊的李成一眼,見他兩只眼睛都快瞪出眼眶了,那口水哈喇子都差點掉下來,恨不得馬上撲上去將劉玲玲弄個死去活來。


  成,不用問了,這事十有八九會順利的!老王暗暗朝劉玲玲睇了個贊許的眼神,同時忍不住像李成一樣打量她。


  這劉玲玲果然一點就通,他只跟她提過李成喜歡那種日式的風格,她就弄了這么一身水手服穿。


  而且這水手服還是特意改過的,上身衣服被她改小了腰圍,變成了露肚臍的緊身衣,領口也被她改過,上半身像是要把衣服撐爆一樣。


  下半身那就更離譜了,那裙子直接被她改成短得不能再短的小短裙,半個屁股都露在外面,好像還沒穿內褲,不過也有可能是穿了丁字褲。


  也不知道她這一路是怎么走來的,就不怕遇到色狼直接將她拖進小巷子就地正法?老王心想,以后誰要是娶了劉玲玲當老婆,這頭上的草原估計能趕得上呼倫貝爾大草原!不過蘿卜青菜各有所愛,老王是看出來了,李成就挺愛她這款的。


  劉玲玲學著那些日本女人一樣在榻榻米上跪坐,見李成的眼睛都沒離開過她的身上,心下暗喜,表現得越賣力。


  她伸出芊芊玉手給李成跟老王倒了一杯茶,那手法,顯然是學過茶藝的,那優美的姿勢看的李成那西裝褲都快被撐破了。


  老王瞅著這形式,心想這兩人沒準待會就得忍不住在這包間來一發了,他暗暗羨慕李成,同時也再次明白有錢有權的重要性……就連李成一個小小的監考官都有這樣的美女自動送上門來獻身,要是他還能再往上走,得有多少女人前仆后繼要上他的床?可老王不知道,再過不久,他就能鯉魚躍龍門,趕在李成前面,一夜之間擠進權貴的世界,同時也離他的女神越來越進……包廂這頭,老王負責簡單地給兩人互相介紹一下身份,又有一搭沒一搭陪著聊了幾句,看著兩人越來越嫌棄他的眼神,就趕緊找了個尿遁的借口溜了。


  后來他悄悄折回去,在門口的時候就聽到里面傳來毫不壓抑的叫聲,他下腹一緊,忍不住趴在門縫向包廂里看去。


  就見李成將劉玲玲壓在飯桌上,兩人衣服都完好穿在身上,只有劉玲玲的上衣被撩了起來。


  李成動作激烈,劉玲玲被撞得七葷八素,胸前劇烈晃動著,兩人身下的桌子也被推得咯吱咯吱做響,但很快就被劉玲玲的叫聲淹沒了……老王看得眼睛冒火,忍不住靠在門外,將手伸進了褲襠里。


  好在他早就預料到會有這樣的情況,所以他定的是這里最偏僻的包廂,這里還是監控的死角,他在這大大方方偷窺了好一會都沒人發現。


  老王紓解完之后,見包廂里還沒完事,他怕再看下去那股邪火又要壓不住了,趕緊提上褲門撤了。


  第二天,老王又單獨約了劉玲玲見面,他心想這么多天過去了,總算是能問到黃琴的消息了。


  老王約了劉玲玲在一個很普通的飯館見面,劉玲玲昨晚估計是被李成折騰狠了,這會走路的姿勢都十分怪異。


  她坐下來無精打采看著老王說道:“王教練,又約我出來有什么事?我剛從李成那回來,趕著回去睡覺呢,有什么事你就直說吧!”老王也不跟她廢話了,單刀直入問:“我就是想問問你,黃琴最近都在干嘛?”劉玲玲撐著太陽穴看他,打了個哈欠才懶懶道:“怎么,你最近惹黃琴生氣了?”老王很誠懇得點點頭,但也不說為什么生氣。


  劉玲玲咯咯直笑,笑了半天才說:“王教練,我覺得你還是趁早死心吧,我們家琴琴真的不可能喜歡你這樣的……”窮屌絲。


  老王臉色一沉,瞪了劉玲玲一眼,只強調說:“你只需要告訴我她最近在做什么就可以了,別的不用你多說!”劉玲玲聳聳肩,也不急著說,她從包里拿出一包煙,她抽了一根遞給老王,老王沒接,她就自己叼進嘴里。


  狠狠吸了兩口煙之后,她才說:“王教練啊,不管你之前是怎么惹琴琴生氣,她原不原諒你,這都不重要了,因為……她要出國了。


  ”老王愣了一下,像是被雷劈住了,過了半響他才說:“你剛才說什么?”劉玲玲單手拖著下巴,另一只手夾著一根煙,如斯性感。


  她朝老王吐了一口煙,就著朦朧的煙霧,緩緩說道:“她學的是服裝設計,她的父母要送她去美國進修,這個月月底就要走啦!王教練啊王教練,如果以前你還能自欺欺人,這一次,你也該認清你們兩之間的差距了吧?”老王好像受了極大的打擊,兩眼無神道:“什么差距?”劉玲玲勾唇一笑,手上的煙在煙灰缸的邊緣有一下沒一下的敲著,一字一句道:“當然是——錢的差距啊!”老王渾身一震,半響無語。


  是啊,黃琴是住在大別墅里的白富美,她家里有錢、有權。


  她可以去美國甚至任何國家讀書或者玩樂。


  可他只是一個大山里走出來的窮屌絲,奮斗了二十多年,如今還只是一個教人開車的小教練,他買不起大別墅,更買不起豪車,他這樣的人,怎么可能追得到黃琴呢?老王整個人都萎靡了,他從來沒有一刻覺得自己這么不堪過,他覺得劉玲玲說得很對,他跟黃琴之間最大的差距,歸結起來就只有一個字——錢!劉玲玲見他一副大受打擊的樣子,忍不住翻了個白眼,用熟稔的語氣像老朋友一樣拍拍他的肩膀道:“老王啊,其實我挺感謝你這次幫我的,雖然我知道你打心里瞧不起我,但我也瞧不起你啊!我們都一樣,都瞧不起沒錢人,卻沒想過,我們自己本身就是沒錢的人。


  ”見老王被她說得臉色更難看了,她想了想,只能轉移話題說:“你知道我跟黃琴是怎么認識的嗎?我們兩是在酒吧認識的,黃琴是為了去找她哥,后來被人在酒里下了藥,要不是我提醒她啊,你那清純的小女神早就被人破身啦!”老王驚訝地抬起頭看她,沒想到劉玲玲跟黃琴居然是在這樣的情況下認識的,只聽劉玲玲又道:“你別以為我跟黃琴要好是看中她的錢,她知道我家里的情況之后就想給我錢,可我一分沒要啊,我這人只拿男人的(上課時被同學摸出水來)錢,特別是渣男的錢,有多少我榨干多少!”老王實在想不到劉玲玲原來是這樣的“女中豪杰”,心里對她還是有所改觀的,但想了半天都不知道該怎么接這話茬,最后憋了半天又忍不住問:“那你知道黃琴具體幾號走嗎?”劉玲玲愣了一下,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將手里的煙掐滅在煙灰缸里,咬牙切齒說:“老王啊,我說了這么大半天,你還不死心是不是?”老王苦笑,心想那可是他做夢都在想著的女神,又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死心呢?至少也要見她一面表了白才能死心……   曾經的初戀在她心里一直很美好,她甚至小心翼翼地把那段逝去的感情收藏在心底,可如今,前 男友無休止的騷擾打亂了她平靜的婚姻,現在她只想對前男友說———  初戀,我愛他那么投入  那一年,當前男友 文勇(化名)突然跟我提出分手時,我感覺自己走到了世界末日,眼前漆黑一片,心痛得像要撕裂開來。


  好不容易撐過來后,我還是把對他的感情和所有關于他的記憶都深深藏在了心底,我固執地認為,對我來說,他是世界上最好的人,跟他一起共度過的日子是我此生最美好的時光。


    2005年初, 我和文勇經人介紹相識并 戀愛了,那年我24歲。


    文勇家在外地,他一個人在寧波和朋友合伙做生意。


  戀愛初,他雖然沒像其他戀愛中男孩那樣每天風雨無阻地接送我上下班、約我吃飯,但每天電話里的噓寒問暖已經足夠讓我感覺到無比的幸福。


  從沒戀愛過的我,把他的關心看得很重,也更加倍地去愛他。


  知道他一個大男人在外面不懂照顧自己,我們戀愛半個月后,我就兼起了女友加鐘點工的角色。


  當時他租了套一室一廳的房子,我每周過去幫他打掃一次房間,洗一次衣服,每半個月幫他換洗一次床單被罩。


  做這些事時,經常是他在單位忙,我去他辦公室取鑰匙,然后一個人去他房子給他收拾。


  我覺得戀愛就是互相照顧,互相珍惜,我能幫他多分擔一些生活上的瑣事,他工作上就會輕松很多。


  口述:我已結婚 請不要再來 打擾我  為了讓文勇能吃得好一點,我還向媽媽學會了煲湯,排骨湯、鴿子湯等,總之,我認為有營養的菜,都會學著做。


  我們戀愛的那半年里,為了文勇我瘋狂地愛上了廚房。


    分手,他棄我如此絕情  可我和文勇戀愛只持續了半年。


  不知什么時候開始,以前總是文勇主動打我電話和發信息,竟變成是我主動給他打電話、發信息了,再后來,就變成文勇經常不回我的信息。


  偶爾我問他是不是不愛我了,他說兩人戀愛沒必要每天膩歪在一起,每天說肉麻的話。


  我反駁說我們戀愛這半年,見面大多是一周兩三次,而每次都是我給他送東西或者取鑰匙收拾房間。


  聽我這么說,他就會很認真地解釋,如果他現在不忙著掙錢,將來拿什么娶我。


  他這句話,讓我的氣立馬就消了。


    生活仍然繼續,我們戀愛也仍是我積極主動。


    身邊的朋友善意地提醒我:愛是相互的,不是單方付出就能得到幸福。


  每當這時,我就拿文勇對我說的那句話來向朋友們解釋:文勇說他忙著掙錢娶我呢。


  可正當我的愛灼熱如火時,文勇卻跟我提出分手了。


  聽說他愛上了別的女孩時,我幾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哭著說他騙我,如果他愛上別人了我應該能感覺到。


  文勇生硬地說,如果不是我對他那么好,他早離開我了。


  他不主動聯系我,就是讓我自動離開,沒想到我這么笨。


  口述:我已結婚請不要再來打擾我  愛是勉強不來的,文勇堅決要分手,我只有放手。


  但分手后很長一段時間,我都無法從失戀的痛苦中走出來。


  我覺得初戀失敗了,我此生就與愛情永遠絕緣了,我的人生再也不會亮麗多彩。


    結婚,我找到新的幸福  和 丈夫 元啟(化名)戀愛是2006年7月的事。


  媽媽看我一直沉浸在失戀的陰影里,再不戀愛就變成老姑娘了,于是托同事給我找對象,同事介紹的人就是元啟。


    元啟比我大三歲,做財務工作,而我是做出納的,這樣一說我們還是同行。


  出于禮貌,相親那天我和元啟坐下來聊了會兒天,聊天后我才發現,我和元啟竟有很多共同語言。


  首先,我們在工作方面就有很多探討的話題,他知識面比我廣得多,我正好可以學到很多東西;另外,我們都是宅男宅女型,下班后愛呆在家里,不喜歡去娛樂場所,唯一喜歡的就是旅游。


    我再次戀愛了。


  以前一直以為沒有文勇我就失去了一切,認識元啟后我才知道,原來愛情仍然很美好。


  不過當時我還是把對文勇的感情埋在了心底,雖然后來我很愛我的丈夫,但文勇偶爾還會從記憶深處浮上來,讓我情不自禁地懷想一下從前。


  口述:我已結婚請不要再來打擾我  2007年10月,我和元啟結婚了,一年后,我們有了一個可愛的女兒。


  如果文勇不出現,我想(男人抓胸將機機桶美女口述)我們的生活會像很多幸福的家庭一樣,一直過著平淡而溫馨的日子。


  可去年年底,文勇卻突然重新闖進我的生活,并把我們家的平靜徹底打碎,嚴重影響了我和丈夫的感情。


    去年12月的一天,我手機里突然接到一條陌生號碼發來的信息,上面寫著: 曉慧,你現在過得好嗎?看上面對方叫我的名字,我知道這個人肯定認識我的,于是我回了句很好,順便問他是誰?他只回了一句:一個關注你的人。


  他這樣說更引起了我的好奇心,我繼續問,他就再沒聲息了。


  這事我也沒放在心上,以為是朋友同事的惡作劇。


  可第二天,我又收到這個人的信息,并且組織語言時也越來越曖昧。


  我想了想回撥過去。


  電話接通后,只聽了喂我就知道是文勇了:他的聲音是那么的熟悉。


  口述:我已結婚請不要再來打擾我  騷擾,他影響了我的家庭  做不成戀人,可以做朋友,這是很多戀人分手時都會說的一句話,我當時就抱著這樣的想法又開始了和文勇的聯系。


  我一直是抱著普通朋友的心態和文勇接觸的,甚至在他要我家里的電話號時,我都毫無顧忌地告訴了他。


    最初文勇只打我手機,我們聊天時也僅限于說說各自目前的生活情況。


  文勇說他和我分手后又戀過幾次愛,但都失敗了,因為那些女孩沒有一個比我對他更好。


  聽說他沒女朋友,我就說如果有合適的,我會幫他介紹。


  他聽后苦笑著說,如果女孩的性格跟我相似就介紹,否則他拒絕。


  聽了他的話,我心里浮起一絲感動,覺得那是他對當年狠心拋棄我的一點補償,所以聊天中,我對他說的話也多了些安慰。


    我的電話突然繁忙起來很快引起了元啟的注意,他知道我平時很少離家,為數不多的幾個朋友他也都認識,于是他問我誰經常打電話來。


  我坦白地告訴他是文勇。


  以前我和元啟說起過初戀的事,所以我一說文勇,他就知道是誰。


  當時我覺得自己沒有做對不起他的事,也沒向他隱瞞過什么,他應該不會多想,可那天元啟還是冷下臉來了,他嚴肅地告訴我,以后不要再和文勇聯系了。


  看到元啟如此不高興,我馬上答應下來。


  然而之后的日子,盡管我總以忙為由希望文勇不要再打我電話,可他仍會頻繁地打來。


  后來我怕文勇生氣,一回家就關機,可我忘了曾經告訴過他家里的電話,文勇在打不通我手機的情況下,竟又改成打我家里的座機。


  口述:我已結婚請不要再來打擾我  雖然我怕傷文勇的自尊,但我還是告訴他以后不要再打電話了,我丈夫已經不高興了。


  誰知文勇非但不理解,還說元啟小心眼不是男人。


  盡管后來我干脆不再理他,他仍會偶爾打來。


  我知道元啟很尊重我,不會因此和我吵架,但是他的沉默和冷冰冰的表情足以說明內心的不快。


  現在,我對文勇懷有的那種美好回憶已經蕩然無存了,有的只是反感和無奈。


  我只希望他以后不要找我,就如當年那樣,對我絕情絕義……  編輯發言  很容易搞定的事,曉慧居然嘮嘮叨叨扯不清。


  有道是,一個巴掌拍不響,你要斷然拒聽文勇的電話,他會沒完沒了地糾纏你嗎?  眾所周知,手機有拒聽功能的,只要你將那個號碼設置為拒聽電話,人家就打不進來。


  你卻不走這著棋,而是采取瞞天過海的辦法:在單位就接聽,回家就關機。


  這一點,正好證明你對文勇的拒絕根本就不是出自本心,而是礙于丈夫的不高興。


  如果丈夫的表現沒有這么激烈,你說不定絲毫不會有這樣跟前男友頻繁聯系的做法會傷害家庭的意識。


  口述:我已結婚請不要再來打擾我  我只希望他以后再不要找我,就如當年那樣,對我絕情絕義,這句話尤其令我對曉慧反感。


  文勇當年是你的男友,他移情別戀,使你成了被拋棄的人,這是既定的事實,已不可更改。


  但現在你是有夫之婦,你怎么可以說希望另一個男人對你絕情絕義的話?言下之意,豈不證明你們的確已舊情復燃?至少那個文勇是這樣。


  既如此,那你為何不干脆利索地斬斷他的非分之想?你可以告訴他你再騷擾,我就報警啊!  給文慧支兩個招:一,換手機號,用行動向文勇證明你已經討厭他;二,家里的座機能換號就換,不能換號就當著你丈夫的面在電話里狠狠地告訴他:離我遠點,離我們家庭遠點。


  這招當然最好別用,但如果對方是無賴,用也無妨。


  
https://twhgfjmbnv.weebly.com/7418452.html
https://twretfgbvhj.weebly.com/7367370.html
https://twsazxderfv.weebly.com/2869134.html
https://twuioplkikjuikk.weebly.com/8023935.html
https://twgherwedfgrh.weebly.com/3355545.html
https://xiaomifengokk.weebly.com/4546030.html
https://twuioplkikjuikk.weebly.com/3076685.html
https://twqwasdzcc.weebly.com/3264316.html
https://twloikujhiy.weebly.com/4052074.html
https://twjghytujhnbm.weebly.com/2470846.html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