寺島 志保



但也只是像小姑娘一樣,等跟 崔莉莉在一起比較之后, 李慧才發現,歲月已經在她的身上開始留下痕跡了,哪怕再去努力的保養,也不可能的真的比這些花季少女白嫩。

  “嫂子,你怎么老是用這種目光看我?”崔莉莉抬起頭,用抱枕擋住一些 身體,壞笑著說;“該不會是哥哥不在家,你打我的主意了吧?”“瞎說什么呢,你這臭丫頭!”李慧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然后拿著干毛巾在崔麗麗的頭上揉了揉,呵責道:“頭發要擦干,不然晚上睡覺會頭疼的。

  ”“嘻嘻。

  ”崔莉莉笑笑,沒說什么。

  此時,以李慧的角度低頭一看,崔莉莉長得有些纖瘦,這樣顯得玉臂和白腿都很修長,雖然看起來有些瘦弱,但偏偏臀部很翹,一下給那纖瘦的身材增加了無數美感。

  偷偷打量了一下崔莉莉的身材,李慧忍不住問道:“莉莉,在學校交男朋友了嗎?”“還沒有。

  ”崔莉莉說。

  “那送你過來的那個……男生呢?”李慧問。

  崔莉莉眨了眨眼睛,說:“他是在追求我……只是過,我還沒看上眼!”“小丫頭要求還蠻高的。

  ”李慧說著,看崔莉莉的頭發擦的差不多了,于是收起毛巾,說:“我先去洗漱了。

  ”“恩,我等你洗好了一起睡,嘻嘻。

  ”崔莉莉又咧開嘴笑笑,露出一拍小白牙。

  這感覺讓李慧有些隱約的不妙, 也不知道是被監視的感覺還是什么,總之,這次見到崔莉莉之后,李慧心里有一絲絲的不安寧。

  “或許是因為孫文斌帶來的錯覺吧。

  ”李慧心里想著,已經回到了廁所里,在鏡前開始卸妝,洗漱。

  期間拿出手機看了一下,崔杰還沒有回消息,都這個時間了,難道還在加班?心里想著,李慧有種莫名其妙的煩躁。

  等洗漱結束后,崔莉莉就跟著李慧一起回臥室了,本來又兩床被子,可崔莉莉躺了一會兒后就鉆到了李慧的被窩里。

  一時間,李慧也有些不好意思,她覺得崔莉莉的小身子很涼,也不知道是不是剛才在沙發上玩手機時沒穿衣服的原因。

  “嫂子,你身體好軟哦。

  ”崔莉莉忽然說。

  李慧也分不清這是閨蜜之間的嘮嗑,還是崔莉莉故意調戲她呢,正想怎么回答的時候,崔莉莉的小手已經抓住了她的那團渾圓,忍不住使勁一捏。

  “哎呦!”李慧忍不住叫了一聲,然后身體往后一退,說:“莉莉,你干什么呢?”“忍不住捏了捏,嘻嘻,要不你也捏捏我的?”崔莉莉壞笑著。

  李慧 聞言,也不禁想試試它到底有沒有彈性,崔莉莉的雖然沒有她的宏偉,但手感一定不錯吧?李慧心里想著,已經有些心動了。

  “嫂子,你該不會是真的心動了吧”崔莉莉忽然道。

  聞言,李慧的臉一下就紅了,自己這是在干什么呀?居然想捏這小姑娘的胸部,當即就趕緊收回了目光,說:“咳咳,莉莉呀……該睡覺了。

  ”“哦。

  ”崔莉莉一聽,就乖巧的爬起來關燈。

  但為了避免崔莉莉再說她,李慧看了一眼,立刻收回了目光。

  燈關掉之后,屋子就很黑暗了,兩個 女人鉆在一個被窩里,崔莉莉輕輕的伸了一下身體,調整了個舒服的姿勢,似乎就要睡了。

  李慧卻一時間有些不習慣,等崔莉莉的呼吸均勻之后,她終于還是輕輕的張開了胳膊,把崔莉莉抱在了回來。

  因為剛洗了澡的原因,小姑娘的頭發香香的,身體上也有奶香,混合著沐浴露和洗發水的味道,好聞的不得了,李慧輕輕的嗅了一下后,便抱著崔莉莉睡著了。

  ……第二天醒來的時候,李慧只覺得自己被一個八爪魚纏住了,睜眼一看,只見崔莉莉四肢纏著自己,小嘴撅著,明顯還在夢想里。

  唯一有些不舒服 的是,崔麗麗太瘦了,抱著有點硌得慌。

  “啊,嫂子?”崔莉莉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問:“你要起床了嗎?”“對啊,我還要上班。

  ”李慧盡量裝作沒事的樣子。

  聞言,崔莉莉就趕緊松開了李慧,但也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不好意思哈,嫂子,我睡覺的時候……習慣抱著被子了,也不知道怎么就睡成這個姿勢了。

  ”崔莉莉說。

  李慧也不敢解釋什么,畢竟昨晚可是她主動抱的崔莉莉……匆匆起床,李慧去廚房里做了早餐,飯后又是一番打扮,這才跟崔莉莉告別,準備會公司。

  崔莉莉的家庭條件不錯,崔杰有一輛邁騰,而崔莉莉的車子是一輛白色的甲殼蟲,挺適合她這種都市麗人架勢的。

  到了單位,李慧這才覺得自己恢復了一些狀態,休假的這幾天,李慧覺得自己變得有些不像自己了。

  “慧姐。

  ”李慧剛一進公司,就立刻有人打招呼道。

  李慧笑著一一回應,等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時,才發現董 依人正趴在桌子上小憩呢。

  看見董依人,李慧心里隱約又覺得不舒服,但隨即有很快的甩開了心里的想法,孫文斌雖然是董依人丈夫,但平時在單位里的時候,董依人一直對李慧挺照顧的,李慧覺得,她不該對董依人有成見。

  “昨晚沒睡夠嗎,大早上 就在公司瞇眼睛。

  ”李慧關心道。

  董依人連頭也沒抬,只是在胳膊上扭了一下臉,看著李慧說:“可不是沒睡夠嗎……”“放假幾天,生物鐘調不過來了?”李慧開玩笑道。

  “才不是。

  ”董依人撅了撅性感的嘴唇,然后才直起腰,有看看四處,確定沒人注意自己之后,才神秘兮兮的對李慧說:“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老公晚上干勁特別大,我都有些吃不消了。

  ”“……”李慧看著董依人,頓時有點不舒服,她輕咳一說,說:“在公(愛女狂歡)司,不要說這些啦!”“怕什么?”董依人向來大膽,她見李慧臉色有些不自然,還以為是她害羞了呢,于是就用食指拖住李慧的下巴,輕輕道:“是不是崔杰不在家,你有些不滿足?”“胡說。

  ”李慧的臉更紅。

  董依人嘻嘻一笑也沒有當回事,接著就在李慧的臉上親了一口,并且輕聲開玩笑說:“實在不行了,我把我老公借給你用一晚上。

  ”“說什么呢!”李慧一皺眉,聲音也大了些。

  聲音忽然的放大,瞬間就吸引了別人的注意力,其他人立刻就看了過來,瞅的董依人和李慧臉上青一下紅一下的,最后等他們扭回去頭之后,董依人也有些不悅道:“慧慧,你怎么回事啊,好像有點反常?”“我……沒什么,昨晚跟崔杰吵架了,心里不舒服。

  ”李慧隨便找了個理由敷衍道。

  “我說呢。

  ”董依人哼唧了下,然后抱著李慧輕輕的在她耳邊說:“是我不好,以后不給你開這個玩笑了,你消消氣。

  ”“沒事,我不生氣。

  ”李慧輕輕的做了個深呼吸,一時間也覺得自己有些小題大做了。

  董依人向來大膽,嘴巴上也沒個把門的,不定啥時候就吐出一句色色的葷段子,語不驚人死不休,李慧早就習慣了的,只是……董依人并不知道孫文斌對李慧做的事情,所以她也不不知道李慧這次會真的生氣。

  倆人鬧了幾分鐘之后,李慧輕輕的一拍董依人,說:“不聊了,老板來了。

  ”董依人一聽,扭頭便瞧見 王城夾著公文包朝著這邊走了過來,當即就擺正了態度,開始整理桌面上的東西。

  王城走過來之后,顯示笑瞇瞇的朝著董依人看了一眼,接著又瞧了一眼李慧,這才去了辦公室。

  “哎呦,這王總似乎越來越帥了。

  ”董依人花癡道。

  王城的年紀并不大,因為是子繼父業,所以在三十二三歲的年紀就當了大老板,因為五官端正,身子挺拔的原因,現在西裝革履的模樣,還挺有魅力的。

  “你可真花癡。

  ”李慧道。

  “才不是花癡呢,是王總本來就帥帥的……對了,我聽說人事部的嬌嬌被王總潛規則了,知道嗎?”忽然道。

  李慧搖搖頭,表示沒有聽過這回事。

  “跟你聊天真沒勁,一點兒也不八卦。

  ”董依人說著,就開始忙碌自己的事情了。

  李慧見狀,也急忙開始調整心態,現在還不容易回到了正常的生活軌跡,她不想在沖到輔助,所以還是安心工作的好。

  結果,一天忙碌下來,就在李慧和董依人準備去吃午飯的時候, 王程出來了。

  他走到李慧面前,直接道:“李慧,一會兒陪我去見下客戶。

  ”“啊?”李慧愣了一下,剛想反駁什么,卻聽王程繼續道:“你做的那個方案,客戶有些疑惑,正好中午吃飯的時候一起聊聊。

  ”“好吧。

  ”聽說跟工作有關,李慧只好不再推辭。

  見李慧被王程約了,董依人只好跟其她同事一起去吃飯了,倒是王城直接坦然道:“一會兒可能還要喝酒,你做好準備。

  ”“哦。

  ”李慧輕輕點頭道,老板已經發話了,她總不能對著來吧?很快,李慧就跟著王城下了樓,這時主動幫李慧打開車門讓她上車,隨后自己才繞到駕駛位上,綁好安全帶,將車子啟動。

  一切舉動都和紳士,加上名車的原因,李慧心里也忍不住喜歡一下。

  “對方的人多嗎?”李慧忽然問道。

  “不多,只有張經理一個人,本來不準備麻煩你的,可張經理說策劃方案是你提出來的,跟你本人聊,思路比較清晰一些。

  ”王城道。

  聞言,李慧只好笑道:“張經理小題大做了,有王總在,策劃的思路怎么可能不清晰?”“是嘛?”王城看著李慧,咧嘴笑了笑。

  這么一笑,李慧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倆人本來就是在駕駛位和副駕駛位,距離很近,忽然一個對視,車子里就有些曖昧的情況了。

  再者李慧今天的穿著也很性感……其實也不是穿著的問題,正式公司對員工的著裝要求都是統一的,內穿白色女款襯衫,外穿深灰色工作服,而下身則都是長裙。

  下身的裙擺本是剛觸及膝蓋的,正式場合上瞧見,大部分人只會覺得美麗而大方,想入非非的會很少,但此刻,李慧是坐著的,裙擺自然往上提高了很多,一雙修長的美腿頓時完美的展現了出來。

  而王城目光,盯著李慧的俏臉瞧了半秒之后,就開始打量她的身材…… 今天, 麗姐說要教我新的按摩手法,我什么都沒想就欣然同意了。

  我相信麗姐不會害我,因為她在不知不覺間,已經幫了我很多。

  說起來很心酸,因為我瞎了的原因,什么都做不了,找了很多家按摩店都被拒絕了。

  拒絕的理由很可笑,他們說,他們要的是小姑娘,而不是我這個手腳不靈便,還需要別人照顧的 瞎子

  麗姐本名叫徐麗,她的按摩店是針對女人開放的,而我卻是個男人。

  為了說服她們接受我的服務,她不知道遭了多少奚落和謾罵。

  這份恩情我一直都記得,所以我在工作的時候,一直都兢兢業業,不敢對女客戶有任何的非分之想。

  久而久之,情況有了好轉,有很多人愿意接受我的服務了,這樣的成就不知 讓我哭了多少次。

  “沒關系 小龍,我今天要教你的,就是這個。

  ”麗姐笑著說。

  “啊?”我意外的看著她,這種服務也太大膽了吧,有誰愿意接受?說實話,我蠻喜歡這樣的,因為我也是個男人,也對女人有想法,只是工作不允許我做出過分的舉動。

  這時,麗姐突然低聲 說道:“這里就我們兩人,我告訴你一些事情,你千萬不要和外面的人說,知道嗎?”我忙不迭的點頭,認真的回道:“放心,我會管住自己的嘴的。

  ”接下來,麗姐跟我說的事,大大顛覆了我的認知,聽得我瞪大眼睛,一臉燥熱,連連吞咽口水。

  原來,有這么一群女人,她們因為有著特殊的身份,所以根本不能在外面亂來。

  可是,她們又有著自己的需要,在家里又得不到滿足,所以就找我來幫助她們釋放。

  因為我是個瞎子,不會知道她們的身份,不會看到她們的模樣,所以她們對我很放心。

  “明白了嗎?這和你之前按摩的那些對象不同,說白了,來找你做這種服務的都是一群浪得沒邊的騷貨。

  ”說完,麗姐就沉默不言了。

  我猜,她一定推己及人,想到自己也來找我做這種事,害羞了,罵別人騷貨,不也是在罵自己騷貨嗎?可是,我還是有些擔心道:“姐,真的能行嗎?萬一她們事后反悔了怎么辦?”“沒事,她們就算事后不樂意了,也不會找你的麻煩。

  相對而言,我更擔心你。

  ”“我?”我指著自己的鼻子,很是不解。

  麗姐鄭重道:“對啊,我就怕你到時候把持不住,被這些被撩起情緒的騷狐貍一口不剩的給吃了。

  ”聽了這話后,我不自覺的咽了口口水,心跳猛然加快。

  不知怎么的,我竟有一些向往。

  腦海中登時蹦出一個個鮮活的身子伏 在我身上……“看吧,我就知道你會這樣!”麗姐突然笑著說。

  “這樣?什么意思?”我皺眉問道。

  話一說完,我就感覺自己的下面猛地一緊,被一只大手所捕獲。

  “麗姐,疼!”我苦著臉,又羞又燥,娘的,怎么這個時候升旗了,我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

  麗姐那邊沒說話,手下卻絲毫沒有放松,甚至還輕微活動了幾下。

  感受著她手心里的熱度,我全身上下瞬間變得又酥又麻。

  “小龍,沒想到你年紀不大,本錢還真是不小!”麗姐驚訝的說道,激動的同時,呼吸都變得粗重起來。

  我又羞又囧,“姐,你就別取笑我了,放我一馬好不好?”麗姐放開了我,連連深呼吸了幾口,調整好了氣息才說道:“看來你的定力還不夠啊,我一定要好好訓練你才行。

  ”這點我承認,可是我就不明白了。

  既然是幫助那些女人釋放,為什么還要學習什么手法嗎?干脆直接點不是更省事。

  接下來,麗姐便向我解釋了其中的奧妙。

  那些女人需要釋放是不假,可是她們要的不單單只是身體上的滿足,更多的是心理上。

  麗姐告訴我,她們出來玩,玩的就是一種感覺,如果只是為了那點事,還不如直接找個男公關。

  所以,我的任務雖看起來簡單,但其實不然。

  我要滿足三個條件,一,客戶滿意,這自不必多說,我就是干這個的。

  二,我不能被她們拿下,甚至起一點壞心眼,如果和她們糾纏在一起,或者引起了她們的不滿,將來都是很大的麻煩。

  三,我要掌握分寸,吊足她們的胃口,讓她們離不開我。

  開始我還挺興奮的,可是聽完這些話后,心里便沒有了底氣。

  這三個要求,一個比一個難,單說第二個,要我幫助她們釋放的同時,還不允許我起反應,真是要了我的命了。

  “姐,我,我擔心我做不來。

  ”“所以你才要學啊!如果,”麗姐中間停頓了一下,“如果你真的受不了的話,可以找姐來幫你解決。

  ”“啊?”我一臉古怪的看著她,心里怦怦直跳起來。

  難道,這意味著我可以跟她那個嗎?!“想什么呢?”麗姐杵了下我的額頭,嗔怪道:“我是說我用別的方法幫你。

  ”“哦!”我失落的低下了頭。

  滿以為這次可以好夢成真了,誰知道只是意思一下。

  不過,這已經讓我很開心了。

  不論是她的哪里,我都十分的想要,哪怕是手,都能讓我激動好半天。

  因為我從來沒有嘗試過讓女人來幫我。

  接著,麗姐撲哧一聲笑出了聲,調侃我道:“小壞蛋,你是不是早對我有想法了?”我憨笑著撓著頭,很不好意思,也就是和她能這樣放松的開開玩笑。

  “不要氣餒哦,說不定你到時候表現的好,我會試著考慮一下的。

  ”說完,麗姐一陣浪笑,笑得我心都酥了。

  此刻,我在重新燃起希望的同時,又無比的痛恨自己為什么是個瞎子。

  可以想象,在我面前的這可人兒,此刻一定美的不像話,偏偏我卻看不到。

  “來,小龍,今天沒有其他人,讓姐姐好好教你。

  ”說著,她兩手抓著我的手腕,將我有些僵硬的手掌按到了自己的豐滿上。

  “啊……”這就是女人的豐滿,我終于摸到它了!軟綿綿的真叫人愛不釋手啊!“嗯……小龍,不要,不要那么用力,溫柔一點,麗姐有些吃不消了,啊……”我嘴角勾起,心中不由有些得意。

  雖然她嘴上這么說,可我知道她喜歡我這樣,每當我輕輕撥動時,她都會引亢高歌,聲音傳到我耳中,引得我渾身都癢癢麻麻的,異常的舒服。

  在我漸漸掌握了規律的情況下,麗姐連連嬌吟,一聲比一聲高,到了最后,她身子猛地一僵,一聲高吟,結束了一切。

  “小龍,你實在太厲害了!”麗姐抓著我的手,氣若游絲的說道。

  她的手非常的滑嫩,可我現在的心思卻完全不在這上面。

  不住在想,要是能探尋一下她下面的幽境該有多好,長這么大,我還沒有接觸過女人的那里,不知道是什么樣的感覺,眼前就是一個不錯的機會。

  “麗姐,我,我想……”我支支吾吾的,話都說不利落了。

  “別著急,我知道你想干什么,今天就到這里了,等你完全學會了,我們再進行下一步。

  ”麗姐安慰我道。

  “哦!”我有些失落,但沒有表現出來。

  由于我出色的表現,麗姐特批給我半天的假,說是讓我調整心態,認真思考如何掌握新學的技巧。

  到了中午飯點,表嫂吳雪晴準時出現。

  不管遇到什么情況,她總是風雨無阻的來接我。

  “今天怎么樣?還順利嗎?”表嫂關切的問道。

  我微笑著點點頭,“還好,店長給我放了半天假,讓我好好休息一下。

  ”表嫂有些意外,“為什么呀,怎么好端端的給你放假了?”我知道表嫂有可能多想,倒不是說表嫂不樂意看我休息,而是擔心我被人攆走,因為這種情況在以前出現過很多次。

  于是我解釋說:“今天我學了新的按摩手法,店長很高興,所以就放我假了。

  ”“那感情好,回頭幫我也按按。

  ”表嫂笑著說。

  額……我不知道說什么了,心說你可是我的表嫂啊,我怎么能對你做那種事!但是,我心里又無比的渴望。

  表嫂是個好女人,然而生活中卻得不到堂哥多少的憐愛。

  不知多少個靜謐的夜里,我起床方便時,總是能聽到她低沉魅惑的叫聲。

  那聲音就像賦有魔力般,折磨的我躺在床上,翻來覆去,整宿整宿的睡不著。

  于是,我幻想著表嫂的樣子,然后……我為自己的舉止而感到羞愧,但是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或許,我真的是個很不稱職的表弟。

  回到家里后,我和表嫂有說有笑的吃完了飯。

  這個時候,是我最享受的時光,聽著女人在廚房里的忙碌聲,悠閑的躺在沙發上,或許,這就是家的感覺。

  ‘嘭!’門被一腳踢開,驚得我‘嗖’的翻身坐起來。

  不為別的,那個兇神又回來了!“呦呵,表弟,你也在家啊。

  怎么,今天沒上班嗎?還是又被人家踢了?” 陳有亮戲謔的聲音道。

  我聽了心里很不是滋味,可是卻不能通過實際行動來表達自己的不滿。

  因為我是個瞎子,論打架的話,我明顯吃虧。

  這個人就是我的表哥,一個十足的人渣。

  每天除了和他的那幫狐朋狗黨喝酒之外,就是賭錢。

  每次輸到精光才回家,拿了錢之后又去賭。

  我和表嫂不知受過他多少的辱罵和踢打。

  “有亮,吃飯了嗎?鍋里還有包子,我去給你熱幾個。

  ”表嫂知道我有難了,急忙出來解圍。

  “不用!”陳有亮冷冷回了一句,接著沖著我的方向很不客氣的說道:“臭瞎子,是不是人家又不要你了,每天就知道吃白飯,如果給老子掙不回錢來的話,趁早給老子滾蛋!”聽了他這話,我狠狠咬著牙,雙拳緊握,恨不能一刀子捅死這王八蛋!我們是親戚,他怎么能這樣對我!此時,我無比的痛恨自己,為什么我是一個瞎子,什么都做不了!“有亮,你誤會了,小龍今天被領導夸獎了,說他新技能學的好,特地準他休息半天呢。

  ”表嫂解釋道。

  “哦?看來長本事了,這么說來,你工資也應該漲了才對。

  好,從下個月開始,每月多給我一千塊錢,不然的話,我要你好看!”陳有亮兇狠的威脅我道。

  我沒坑聲,此刻我心里不停在想著,是不是帶著表嫂逃離這里比較好。

  之前沒有什么機會,因為錢都被這混蛋剝削去了,可是今天麗姐答應我,說我要是干的好的話,工資給我翻一倍,或許,我能偷偷攢下一些錢來。

  “瞎子!你沒聽到嗎?當老子說話是放屁嗎?”說著,我前方跟著一陣響動,聽情況,這混蛋又想沖過來打我。

  “聽到了!”我高喊了一聲,決定先穩住他再說。

  陳有亮得意的笑了兩聲,接著對旁邊說道:“走,跟我去廚房。

  ”周圍一下安靜了,我心有余悸的手按著自己的胸口,不管怎么樣,總算逃過了一劫。

  可是,不久之后廚房那邊就傳來了聲音。

  人都說,失去視覺的人,其他的感官會變得更加靈敏一些。

  這話不假,因為我確實聽的比別人遠。

  “騷貨,這么快就濕了,是不是想男人想的?”陳有亮喘著粗氣斷斷續續道。

  “別,別在這里,小龍還在,要做的話,我們到房間去。

  ”表嫂氣喘吁吁,似乎被男人折磨的很是不堪。

  “呵呵,你不覺得這樣才興奮嗎?你看,那個瞎子正看著我們呢,怎么樣,想不想讓他也來搞你一把?”陳有亮道。

  表嫂明顯不行了,嗯啊起來,之后便再沒有說話。

  陳有亮倒是一刻也沒閑著,不斷的說著糙話,“還說不想,你他么都來了!”坐在沙發上的我再也聽不下去了,我為自己有這樣的表哥而羞愧,也為表嫂而難過。

  另外,讓我感到難堪的是,我出于本能,居然可恥的有了反應。

  為了不讓陳有亮有進一步取笑我的機會,讓我和表嫂難堪,我決定回臥室去躲一下。

  然而,就在我手持盲杖,繞過茶幾的時候,突然腳下一絆,撲了出去。

  ‘咚!’一陣沉悶的聲響,我的頭當即就是一痛,似乎撞到了桌腿。

  接著,我感覺額頭有液體流了下來,腦袋昏昏沉沉,就要失去知覺。

  “瞎子摔倒了!”“這個時候你還說風涼話,快救他呀!”這是我最后聽到的話,我勉強睜著眼看了一眼,竟看到一雙白腿跑了過來!看來我真的完蛋了,都出現幻覺了。

  ……“小龍,小龍……”睡夢中,隱約聽到有人在輕聲呼喚我的名字,我嘗試著睜開了眼睛。

  好疼啊!我從未覺得眼睛如此的痛過,可是當我看到一絲光亮出現在我眼前時,幾乎瞬間懵了。

  這是怎么回事?!我能看到了!“嫂……嫂子?”我初次恢復了視覺,感覺一切還很陌生,所以便試探著問了一句。

  這時,表嫂裊裊婷婷的走了過來。

  只見她長發松散的披落在兩肩,身穿花色的印花裙,行走之間,曼妙的曲線若隱若現,韻味十足,讓我頓感口干舌燥,不由吞咽了一口口水。

  她的身材很豐腴,卻一點都不顯得累贅,胸前的一對鼓囊就像空蕩的衣服里塞了兩個蟠桃,傲人挺翹,渾圓飽滿,牢牢吸引著我的目光。

  等人走近一點,我才看清她的模樣。

  好美!我不由心生感嘆。

  彎彎的新月眉,一雙清靈的大眼睛,如同發亮的寶石一般。

  皮膚白皙,細膩紅潤,清波流轉之間,風情萬種,讓我不由心頭酥癢,為之迷醉。

  唯一不和諧的就是她的右臉龐烏青的傷痕,不用想,一定是陳有亮那混蛋打的。

  沒錯,她應該就是表嫂了!可惡,陳有亮那混蛋,我饒不了他!想著,我雙拳攥緊,手臂上青筋畢現。

  “怎么樣,感覺好一些了嗎?”表嫂輕皺秀眉,擔心的問道。

  看她的潔白的藕臂伸了過來,我下意識的要躲,可還是慢了一步。

  這時,我的心里突然忐忑起來。

  要(益智故事)不要告訴表嫂我的眼睛已經好了。

  重獲光明的喜悅讓我迫不及待的想與人分享,可是剛一張口便心中一頓,停了下來。

  沒錯,如果我說了的話,她一定反對我去按摩店。

  現在,最要緊的是早點拿到錢,脫離陳有亮那混蛋的掌控。

  就目前的情況而言,我除了按摩什么都不會。

  斟酌再三,我還是選擇先等一等再說。

  ‘嘶!’我咧著嘴吸了一口冷氣。

  表嫂見到我這樣,玉手連忙縮了回去。

  “對不起,弄疼你了吧?”表嫂一臉歉然的說道。

  “沒有,都是我不好,讓嫂子擔心了。

  ”我盡量擠出一個輕松的笑容,但看上去還是有幾分苦澀。

  聽到我這樣說,表嫂目光低垂了下去,表情自責道:“那混蛋把我手里的錢都拿走了,我只能簡單的幫你包扎一下,是嫂子對不住你。

  ”眼看著她,我的心都要融化了。

  多好的一個女人!我有幻想過她的模樣,她的眼神,卻仍不及我親眼所見到的一半。

  此刻,她清麗的面容正對著我,眼里含著淚,自責而關切,讓我止不住的心疼。

  “嫂子,一切都過去了,從今往后,我一定會讓你過上好日子的。

  ”我輕輕抓住她的手,溫柔的安慰她道。

  然而,就是這一下的功夫,表嫂愣在了那里,不可思議的看著我,讓我很是不解。

  怎么了?有什么不對的地方嗎?對了,我很快便想通了其中的關鍵,我是個瞎子,怎么能一下抓到她的手呢。

  于是,我停止了眼睛的眨動,面朝著一個方向,重新回歸到了那個呆滯的狀態。

  “嫂子,你不相信我嗎?”表嫂在愣了一下后,欣慰的笑了,一霎那,真如冰雪初融,山花盛開。

  “相信,嫂子相信你。

  時間不早了,早點休息吧,如果明天還覺得頭疼的話,就休息一天,我來和你表哥說。

  ”溫婉的笑容,讓我忘記了疼痛。

  她的眼睛仿佛擁有魔力一般,讓我不知不覺沉醉其中,不想挪開。

  “好。

  ”我點了下頭,不想讓她過多的擔心,心里卻已打定了主意,無論如何,我也會堅持去上班,為將來做好打算。

  表嫂站了起來,腰身款擺,搖曳生姿,把我的魂都勾走了。

  然而更讓我心慌肉跳的是她的穿著,那薄透的長裙中,一大片白光若隱若現,寬大渾圓的兩瓣完美的呈現在了我面前。

  表嫂沒有穿小褲!這個發現,讓我登時血氣上涌,腦袋跟著就是一懵,額頭的傷口再度火辣辣的疼了起來。

  不,她不是有意的。

  應該是她認為我是一個瞎子,所以沒必要避諱我。

  可是盡管如此,我依然很激動,表嫂真是太美了,不管是臉蛋還是身材,都絕對稱得上是大美女。

  整個晚上,我都激動不已,我能看見了,我不是一個瞎子了!直到凌晨一點多了,我才帶著笑容,沉沉的睡去。

  在夢中,我夢到表嫂鉆到了我懷里,羞澀的盯著我,讓我來愛她。

  我毫不遲疑的點了頭,然后我們兩人……早上醒來,我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清洗自己的小褲,真是太難受了。

  同時,我也為昨晚夢中的旖旎而臊得慌。

  但是很奇怪的是,我心里沒有多少愧疚感。

  或許,那一撞讓我醒了,去他么的陳有亮,他不配!表嫂這么好的女人,怎么可以讓這混蛋糟踐,我會好好照顧她,絕對不會再讓她受半點委屈。

  在浴室寬大的鏡子中,我看到了自己的樣子,雖稱不上絕對的英俊,但面容清秀,云眉朗目,給人平易近人,陽光清新之感。

  我很滿意自己的模樣,雖然看上去有些陌生,但我想,我活了,不用再逃避別人的責難,不必像條可憐蟲一樣躲入陰暗的角落。

  正高興著,浴室的門吱呀一聲打了開來。

  “小龍,你蹲在那里做什么?”娘的,此刻我想死的心都有了,怎么在做這種事的時候偏偏就被表嫂碰到了呢。

  然而,正當我抬起頭想向表嫂解釋時,鏡子里的一幕卻驚呆了我!表嫂居然只穿了罩罩和小褲就進來了!黑色!無論是花邊鏤空的小褲,還是胸前的兩個薄薄的布片,都是黑色!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